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在東京的彗星過的很不好。
因為照片的事被社長禁足,連護照都被沒收了。他跟Eric發火說,“他這是非法的!限制我自由!”
Eric好像在吃什麼東西,一面嚼一面和稀泥,“他也是為你好嘛,這個時候你暫時先呆在那邊比較好。”
彗星額頭上爆出一根青筋,“什麼?!”
“的確是嘛!”Eric繼續吃吃吃,“現在還不清楚什麼狀況,先別回來了。”
彗星按捺住要抓狂的心,放軟聲音說,“可是我想你了。”
“咳!你……什麼,咳咳!!你……”Eric一下嗆住了,差點沒緩過氣來。
彗星得意的笑,也就是跟Eric打電話的時候能開心點,掛了電話又是一片愁雲慘霧。本來就夠提心吊膽的了,社長又總以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對著他,搞得他心情鬱悶,寢食難安,之前沒好透的胃病又席捲而來,有天晚上還發高燒進了醫院,整個人被折騰的瘦了一圈。
太學把他慘兮兮的狀況都寫到了網路日誌裡面,歌迷們都心疼不已,慰問的禮物信件來了一撥又一撥。
大概嫌擔心的人還不夠多,太學又偷偷給Eric打了個電話。
然後Eric就跟公司說要去日本宣傳電視劇。
公司的代理一臉迷茫,宣傳電視劇?新劇還沒開拍,之前那部劇過了很久了吧?再說,宣傳電視劇不是劇組的事嗎?怎麼也不應該一個演員牽頭做吧?
可是誰讓人家是公司的臺柱子呢!儘管疑惑很多,代理還是很快安排好了去日本的行程。效率之快讓Eric再次慶倖當初選擇這家小公司是有多明智。
在機場Eric感受到了他如今的人氣,因為時間倉促並沒有做過多的宣傳,機場還是被大批的影迷堵了個水泄不通。Eric始終保持著迷人微笑,從機場出來進保姆車,他感覺自己臉都快僵住了。
接下來是早安排好的行程,Eric問代理要了個假,在密集的行程中間擠出了兩個小時,善解人意的李宗玄已經幫他叫好了車。
因為是從電視臺接的人,很可能是明星,長的好看也很正常,可是司機見到Eric的時候還是小小的吃了一驚。
他留著清爽的短髮,稍微打理過,露出光潔的額頭,沒有染上時下流行的那些花花綠綠的顏色,只是黑色,卻更襯得他的眼睛乾淨明亮。他安靜的坐在後座,臉上揚著笑,好像把陽光都鎖在了他的周圍。
好像會發光似的,司機師傅在心裡讚歎,真是個帥氣又有魅力的男人。
車子開到公寓的山腳下,Eric一扭頭,居然看到了正在路邊走的彗星。
他趕緊拍司機的椅背,用各種語言說道,“停下!等!Stop!Stop!”
彗星正在跟誰打電話,邊笑邊罵,看上去很開心。他手裡提著一個塑膠袋,大概是什麼小吃,Eric放慢了腳步,沒有追上去,只隔了十幾米的距離,跟在他後面走。
彗星穿著黑色的大衣,頭上戴著裡面衛衣的帽子。Eric笑,又偷懶沒做頭髮,帽子下面,肯定是一團亂糟糟。他看著那搖搖晃晃的身影,突然有種想沖過去抱住的衝動。
Eric真有些唾棄自己,在一起多久了,怎麼還搞得跟暗戀似的!留意他的每一個表情,只要看到他就高興,聽到他的聲音就覺得安心,甚至像現在這樣,連一個背影都讓他這麼癡迷!
好不容易等到他掛了電話,Eric掏出手機給他撥過去。
“喂,”彗星的聲音有點驚訝,“哇,我剛掛電話你就打過來了。”
“跟誰打電話呢?”Eric忍住笑。
“李志勳。”彗星笑起來,“呀,你幹嘛一個人去桑拿房?”
“嗯?”
“剛李志勳說他在桑拿房碰到你,一個人躺屋子中間。”彗星的聲音跟他的表情一樣張牙舞爪,“太淒涼了吧,一個人。”
Eric賊賊的笑,“還不是怪你!那他有沒有讓你好好照顧我?”
原以為彗星會擠兌他幾句,沒想到電話那頭卻安靜了。Eric看著前面垂著頭的彗星,“喂?”
“哦。”彗星應了一聲。
“呀,你的胃又痛了?”Eric不悅,“又隨便亂吃東西了?”
“你聽誰說的,”彗星有些心虛的抖抖手裡的塑膠袋,“別聽太學胡說,我身體健康,吃嘛嘛香。”
“是嗎?”Eric問,“那明天來做我FM的嘉賓吧?”
“啊?不行。”
“為什麼嘛。”Eric用上了娃娃音必殺技,“來嘛。不是說好的嘛。”
“不行,”彗星歎了口氣,“你跟我,現在要保持距離。”
“為什麼?”Eric一下明白了,“難道……”
彗星沒說話,也就是默認的意思。
“所以你要跟我撇清關係?”Eric火了,“那要多久不見面?半年?一年?”
“照片也許還會再曝出來,現在先……”
“不行!”Eric一下提高音量,“我不同意!”
彗星分明聽到身後的聲音跟電話裡重合了,這才反應過來,轉過頭果然看到Eric,一下愣住了。
Eric掛了電話,快走了幾步到他跟前。
初冬的傍晚室外氣溫很低,風還是濕而凜冽的。Eric看到彗星的外套沒有扣,不自覺的伸手想幫他拉攏。
彗星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
Eric垂下手,深吸了一口氣,挫敗的說道,“我以為我們不用這樣。”
彗星不太確定他的“這樣”是指什麼,只覺得為難,“這個時候還是小心一點好,沒必要……”
“沒必要?”Eric一挑眉,“什麼沒必要?”
彗星也有點生氣,“你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
“一定要犧牲一個保全另一個嗎?!”
Eric突然上前一步抓住彗星的手臂,灼熱的目光直射進他眼底。
他一字一句,嚴肅認真,“永遠在你身邊這句話,我不是說說而已。”
彗星目瞪口呆,完全被他逼近的氣勢給震住了。他如此無所畏懼的炫耀著他的深情,他不貪心,也不等待,只是找到了感覺對的人,就決定了。
那麼自己呢,還要這樣畏首畏尾的在時光中消磨愛情麼?
彗星的目光在Eric臉上拂過,柔軟的,繾綣的,然後他低下頭歎了口氣。
Eric放開他的手,抿嘴輕笑,“明天下午三點彩排,我等你。”
당신은 사랑받기위해 태어난 사람
竟然唔拉燈?thanks!
沒有完結真痛苦……好多坑
文荒
Thanks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