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曉依檢查後就出院,出院後一星期都沒見hyesung的人影連一通電話都沒有,曉依想著給hyesung強吻時,hyesung所說的話,想著想著不禁覺得生氣。

這二天曉依覺得Amgazing的員工都怪怪的,不時竊竊私語有時更跟一些熟客咬耳朵,然就出現是明朗的笑聲,但問他們都表示沒特別,只是說一下笑話逗客人而已。

這一天的中午Amgazing的客流明顯減少一半多,當曉依想去做宣傳時,都給Amgazing的人員攔下接手去做。曉依邊感慨邊懊惱的想員工們是否吃錯藥,表情很可愛。

某處的監視系統中,二人正看著監視器,一人穿得很正裝心急的渡步中。

“嘩!曉依的表情很可愛,真的好想…咳…咳…”eric輕佻的說,但句子沒說完,便給正心急的hyesung扼著頸子,咳嗽著,一旁的dongwa狂汗中。

“我叫你看時間,不是看我的老婆,不可以對我老婆有非分之想。”hyesung氣說,喘著氣的eric瞪著hyesung。

“甚麼老婆!老婆!曉依沒說嫁給你,可能等一下他說不。”eric咬牙及扮鬼臉說

“你說甚麼!是不是很久沒試過我的迴旋腿呀。”hyesung氣說,二人打鬧了一番。

“喂!你們二個。”dongwan極無奈的叫道,這二人碰在一齊就是這樣,二人停下,eric歉意的看著dongwan,hyesung不好意思的看著dongwan。

Amgazing中曉依正努力的整理好桌子,突然整間店停電,嚇得曉依大叫一聲,摸索門口途中還絆倒。

“你們在哪兒? 找人打電話給管理室。”曉依揉著跌瘀青的腳說,沒有人回應。

“小婉、正浩、小怡你們在哪,別嚇我!”曉依害怕的說

Amgazing的大門突然打開,強光入眼,曉依要用手擋著適應了一會兒才可看向門口,一堆人影進入並有人演奏。

曉依心媊控o很奇怪,然後看到Amgazing的店員一個一個排隊走向他的方向,這時店的燈已經打開了。曉依茫然的看著Amgazing全員,連休假的員工、廚房、清潔的人員齊集。

“曉依老闆,那個人說抱歉沒能在你出生時就認識你。”店員A說,然後把手上的一塊東西交給曉依,曉依更加茫然。

“曉依老闆,那個人說不能在你生日時為你慶祝,雖然你不喜歡自己的生日,但很應謝天父讓你出生。”店員B說,把一塊東西交給她。

“曉依老闆,那個人說因為與你相遇,生活給充滿了,想更加珍惜與你的每一分、每一秒。”店員C說,又把一塊東西交給她。

直到第10個店員到來,把最後一塊東西交給她,亦有著感人的話。

演奏的人走進店堙A居然是eric、dongwan、有Elain, Clavin, 卓蘭及卓賢,最後那個人手持一束大大的花走向他,曉依本來眼框有些濕潤,看到那個人更加濕潤。

“這些都是我對你的心意。”hyesung說,將曉依手上那一堆東西拿起來,把花交給曉依,然後一名店員把一個東西搬到桌上,hyesung便把手上的東西並起來,原來是一個玻璃製成的心型並圖,有一張照片。

“本來是碎片的心,因你而併合起來;我的心堨u有你。”hyesung說,把玻璃心型並圖交給曉依,細看下是一張hyesung半身照片,然後肩膀下是一個大心心,而心心堿O曉依笑得很美的照片,下麵寫著‘我的心是你的’,看得曉依不好意思臉紅著,放下也不是拿著也不是,扁嘴的看著hyesung。

“從今天起可以把你自己交給我嗎? 我發誓今生非傅曉依不娶,我愛你,嫁給我好嗎依兒? “hyesung單膝跪下深情的說,並舉起戒指,曉依的臉越發越紅。

“那十個我要跟你結婚理由。”曉依咬一下嘴說

“第一 我愛你,第二 我hyesung愛傅曉依,第三 hyesung愛依兒,第四 我很愛你,第五 我真的好愛你,第六 我好好好愛你,第七 我不能沒有你,第八 今生只有你相伴,第九 我要你做我的老婆,第101 我要你成為我一生中唯一的女人。”hyesung笑說

Hyesung見曉依沒有回應,就向門口圍觀的人說“大家如果覺得傅曉依應該嫁給我,今天在Amgazing的所有消息包在我身上。”

大家聽到後很興奮,群眾齊說 “嫁給他! 嫁給他! 嫁給他!”。

曉依無奈的咬著唇害羞的說“那有人這樣的,你耍賴,沒101個,而且你真正的心要拿出來檢驗才可以,給!”曉依把精緻的玻璃並圖交給hyesung。

Hyesung把並圖放下,走到放置用俱的櫃,拿起一樣東西。

“那我把我的割出來給你看,證明我沒有說謊。”hyesung說然後,刀子住下旁邊的觀察吸口冷氣,曉依嚇到沒想到只是隨便說一說而已,奔向hyesung拿著他持刀的手。

“你別亂來!”曉依叫道,當曉依奔向他時已經預准好把刀放下,然後抱著曉依,一下子轉變場境臉再次紅起來。

“依兒!求你嫁給我!”hyesung額頭貼著曉依的額頭深情說,群眾再度起哄“嫁給他! 嫁給他! 嫁給他!”

曉依其實很感動,只是經歷太多害怕是夢,醒後發覺一切都是假的。
“好怕是甜密的夢,醒來後一切都不一樣。”曉依掉淚的說

“別哭哦!看我又把你弄哭了,我真沒用。我保證這不是夢是真實的,要不你打我,如果我痛得大叫就是真的。”hyeusng憐惜的擦曉依臉上淚水說,曉依微笑了,輕輕的打hyesung一下。

“哎呀呀!那依兒答應嫁好嗎?”hyesung作狀痛苦的說,曉依點頭,hyesung把戒指戴上他的手,並親吻曉依的臉,眾人歡呼 及拍手。
完結了嗎?就在這最開心的情節上結束也不錯,我喜歡HE的哦~

가능하다면 제가 하늘의 별도 따 드리고 싶어요.
完結了嗎?就在這最開心的情節上結束也不錯,我喜歡HE的哦~
lingling 發表於 2012-2-9 02:26
未END, 仲有~
晚上Amgazing關門後,hyesung不讓曉依回到住處,讓他搬到申宅的別墅,因離開eric所租的家後,在一個簡單的房屋但外在環境一般般。最後在半強半軟下加上申赫陽的請求下,以hyesung未婚妻身份搬到申家,曉依到申家才知道原來他還在昏迷時hyesung已經籌備好婚禮的東西,婚紗將由eric獨家設計,而婚期定於三個月後。

曉依堅持婚前與hyesung分開房睡,花了幾小時把東西整理好,就走到露臺吹吹風;微風吹起曉依烏長秀髮,看著美麗的夜空微笑,美麗的手伴一下吹起的秀髮,畫面很自然美,讓剛進門的hyesung感歎著,輕輕慢慢的從後抱著曉依,吸著他的清香及親吻烏黑的秀髮。

“真漂亮!”hyesung溫柔的在耳邊說

“唔!這景觀真漂亮。”曉依輕輕的說

“我是說你,我的可愛未來老婆大人。”hyesung笑說,曉依極速臉紅。

曉依轉身,輕輕的打hyesung說“討厭了!”,hyesung更緊的抱著曉依。

“我就是喜歡你、喜歡逗你、喜歡你害羞的樣子、喜歡明瞭人的心,總之喜歡你的一切。”hyesung溫柔的笑說,然後俯身吻著曉依紅唇,曉依青澀的回應他,真到hyesung的吻轉到耳朵及頸子。

“不要!”曉依喘氣的推開hyesung,hyesung知道自己過火了但還不是抵不住曉依的不自覺的誘惑。

“我…那個…就…等結婚後,我就是你的人,不用那麼…快。”曉依臉紅極說

“哈哈! 我怎麼可以不愛你,你看你多可愛,放心我明白的。”hyesung開心的說,把曉依抱在懷中。

曉依搬進申宅後,hyesung每天都會送他上下班,不時還會送小禮物,逗得曉依很開心,恩愛的樣子讓大家都感到安慰和羡慕。

曉依入住申宅已經一個月,這一天曉依到了早餐時間還沒有下來,hyesung就上去找他,發現他還在床上,擔心他生病了。

“依兒!那堣ㄤ峈A?”hyesung向背著他的曉依說,曉依突然臉紅。

“是發燒了嗎?臉那麼紅?”hyesung說

“我…沒甚麼的,就肚子痛而已,不用管我,你自己上班,今天我會遲一些才去Amgazing。”曉依輕輕的說

“肚子痛還說沒甚麼? 不行,我帶你去看醫生或叫人來看你。”hyesung擔心的說

“呀!~嘶! 不…不用,我休息一下就好了。”曉依說,hyesung擔心著掀開被子想要抱曉依起來,就發現床上出現一大片紅潮,知道他生理痛。曉依順著hyeusng呆看的方向見那一片紅潮,臉又紅起來。

“都說沒事,你出去了。”曉依害羞的說,拉好被子把自己包緊緊。

Hyesung轉身出去,沒一會兒再聽到二人的腳步聲,轉頭看到hyesung和打掃的阿姨進來。

“來!依兒起來,換一套衣服,讓阿姨換過床單被子。”hyesung溫柔的說

曉依不好意思的起來及在洗手間換好衣服及洗了澡洗好頭髮,出來看到hyesung換了家常服靠在床邊,床邊的櫃上有一些東西,曉依疑惑走向hyesung。

“依兒,阿姨說飲熱的蜜糖會補充水份及緩和痛楚,趁熱飲吧!”hyesung把那杯上遞上。

“今天我不回公司,在這陪你。”hyesung說,把曉依輕輕按撫在床上。

“可是…”曉依說二個字,就hyesung用手按著嘴巴。

“沒事比你重要,依兒你的手腳那麼冷,肚子也是,難怪那麼痛。”hyesung說並輕輕揉著他的肚子,溫暖的手掌按著疼痛的肚子,真的舒緩很多,也讓曉依再一次感動。

“有看醫生嗎? 怎麼那麼多? 所以身體就那麼差?”hyesung親吻曉依的額頭說

“以前都是忍著,要忍不住就吃一些現成的止痛藥,看醫生別說專科醫生這我負擔不起,有時候一邊打工一邊痛,過後也沒吃甚麼補品,每天要打工的時間及生活費已經緊迫,沒閒錢看醫生,所以每次頭二天都是這樣習慣了。”曉依說,hyesung的心給刺痛一下。

“對不起!以後我會陪著你,你也不用那麼辛苦,等你好了,我讓張嫂給你弄一些補品。”hyesung溫柔的說,然後對上曉依那要哭的水亮亮的眼晴,忍不住吻下去。
二個多月後,婚紗曉依已經試穿,但eric和dongwan死都不讓hyesung知道曉依穿起特別設計婚紗的樣子,說要保持神秘。這一天是婚禮前一星期,eric, dongwan, hyesung及曉依一同聚餐,eric和dongwan成了hyesung的二個伴郎,曉依也請了elain及卓蘭為二位伴娘。

“曉依,你看看我的手,昨天為你的婚妙親手加添和修改時,給針刺到哦!你看!”eric撒嬌的說,把手遞向曉依,當曉依要碰到時,給hyesung給推向另一邊。

“大男人叫甚麼叫,受傷找你旁邊的醫生,不是找我老婆。不准你碰他的手,不可以!不可以!”hyesung瞪著eric說

“曉依你看看他,他凶我。”eric作狀可憐的說

“你還敢說,我現在就讓救護車送你到醫院,順便檢查一下你這個ET腦袋。”hyesung氣說

“你們別這樣了! 我只是看一下eric oppa的手,他始終是親手為我一針一線設計我的婚妙,我就看一下好~~嗎~~呀~~”曉依說,最後一句就撒嬌的搖著hyesung的手說

Hyesung聽到曉依的請求和撒嬌就軟下來,點頭示意好,但在曉依看eric的手時,hyesung將把曉依靠在自己懷堙A曉依用一塊消毒棉清潔一下。

“沒事了! Eric oppa謝謝你。”曉依笑說,hyesung繼續監視eric的舉動。

“曉依真好,不像某只像狐狸的人沒良心。”eric搞怪的說,這話讓曉依與dongwan笑翻,然後hyesung追著eric打,追出門時還叫dongwan保護好曉依但不可以碰他,讓dongwan感無奈。

“Dongwan oppa你找到對象了嗎?”曉依微笑說

“怎麼突然這樣問? 你怕oppa沒人要嗎?”dongwan摸著曉依的頭笑說

“不! 只是oppa們都很好,我想你們都有個好的另一半,疼愛你們。”曉依說

“曉依真好,別擔心我們,下星期就要做新娘子,東西弄好了吧?”dongwan說,曉依點頭,然後hyesung勾著給抓到的eric進門。

“看你下次還敢不敢,啍!”hyesung說把eric扔回原位,再到自己的位擁著曉依的腰,二人繼續大眼瞪小眼。

‘對不起曉依,直到現在還不能放棄在我心中的位置,只要你幸福的笑,我就滿足。’ dongwan輕笑的看著曉依在心中說

一星期後婚禮當天,位於郊外湖邊的大教堂,會場的佈置以繁花、絲帶、精緻的水晶裝潢,hyesung誓要在進入教堂前看曉依的新娘裝,走到偌大的新娘房,大家正在忙錄著,曉依已經換好婚紗、化好妝及整理好髮型。

頂級設計簡約不失高貴的婚紗,充分的表現曉依高雅的氣質,hyesung覺得自己的老婆很美,是驚心動魄的美,被hyesung一直盯著,而且雙眼發光般,讓曉依覺得不好意思臉紅。

“新郎哥,快出來就位,知道新娘得漂亮了,快!快!”卓蘭打趣的說,hyesung給推出門,而eric和dongwan在門外看著被推出來的hyesung耶喻了一番。

邀請了著名管弦樂團為婚禮演奏,曉依步入教堂挽著的是淩先生(elain的爸),因為曉依已沒有親人就請淩先生代勞,起初淩先生不願意,但經過遊說下答應請求。

Hyesung從淩先生手中接曉依的手時,淩先生說“申先生,真的好好的愛大小姐。”,hyesung真誠的點頭,接過曉依的手心情很激動。

當牧師宣讀誓詞時,二人面對面而站,hyesung很快就回答願意娶曉依,然後牧師對hyesung笑一下及揮一手,曉依很奇怪接下不是應該由hyesung宣讀或問他願不願嫁hyesung嗎? 在曉依還在疑惑中,hyesung突然單膝跪下並執著曉依的手,曉依嚇到全場人驚訝,除了dongwan和eric外。

“傅曉依小姐,我從一開把你鎖定,不是因為愛而是因為報復,但在這過程中你沒有因此而氣餒或在我下沉時踏上一腳,反而給我了一直都察覺不到的溫暖,可是我無視善良的你,你早在我心中生根但我不願承認,只為你加上更多的傷害。請在場各位見證,我從今天起願意一生的照顧你、愛護你、疼愛你、尊敬你、不讓你傷害、不再讓你流淚、以我生命來保護你,你願意嫁給我嗎?”hyesung深情的說,在場有些人感動落淚,曉依已經淚流滿面。

“我願意!”曉依感動的說,hyesung為曉依戴上結婚戒指。

hyesung站起來說“看我又把你弄哭了,別哭哦!”,並親吻曉依的淚痕,牧師宣佈結為夫妻,hyesung掀開頭紗吻著曉依,得到大家熱烈的掌聲及歡呼。

“我愛你,老婆。”hyesung吻完後頭靠著頭向曉依說。
教堂後的一座歐陸式古典設計的副堂,為款待來賓有服務生以西式自助的餐點,高級的料理及甜點,整整三層樓都座滿人,而hyesung和曉依在更衣室更換衣服。

Hyesung換了一件簡約的藍色配上紫色恤衫的禮服配合高貴的胸針,而曉依換了一件古典設計藍、紫及白色的晚裝,eric第二件精心設計,大部份頭髮束起左邊梳成一束頭髮,完全一個古典美人,讓hyesung再一次感歎。

Hyesung挽著曉依向大副堂走去,招呼各人。招呼途中不少人灌二人酒,hyesung知道曉依不善飲酒,大部份幫他擋下。

“別喝那麼多,對身體不好。”曉依擔心的說,hyesung笑了一下。

“好!老婆遵命。”hyesung開心的說,曉依害羞臉紅轉頭請dongwan和eric幫忙擋一下酒,也讓來賓不要只灌酒。

到五點多才完成招待,而hyesung說有些急事要辦一下,讓dongwan和eric領他吃晚飯,然後再送回申宅。

當曉依回到申宅時,已經八點多了,謝過dongwan和eric就進入申宅。他走上樓時要hyesung就攔著他,表示不小心把新房的門給鎖上,讓他先到原先住的房間洗澡待會開門後再讓他過去,曉依依指示做。

Hyesung在門外等待曉依出來,這時曉依已經換上一件黑色絲絹的睡裙,hyesung拉著曉依的手走到書房旁的一間房間。

“依兒這我送你的結婚禮物。”hyesung說然後打開電燈,曉依看到房間明顯是新裝的樣子,堶授\放著鋼琴、豎琴、長笛等還有一些書架。

“這是…”曉依感動著說,他夢想就是要一間放著自己樂器的房間。

“這些樂器都是你的,也是你私人書房,而且這一道門是跟我的書房相通,以後我在書房可以聽到你的演奏也可以天天看著你,老婆喜歡嗎?”hyesung拿起曉依的手說

“喜歡!很喜歡老公,謝謝你。”曉依感動快要掉淚說

“小傻瓜,別哭哦!你真的很容易哄。”hyesung把曉依抱在懷中說

“討厭了!”曉依給逗笑的說

“來!我們回房。”hyesung說

當hyesung打開新房,曉依又一輪感動,完全明白為什麼hyesung在婚禮後要說有重要事,現在他知道了,新房一早知道重新裝潢及換新傢俱,但沒想到是融合了他喜歡的原素及一幅令他驚訝的婚照。因為曉依不想跟別人一樣,婚前累半死照一堆婚照,所以根本沒有照片可以放,大床對著的小廳掛著一幅令她震撼的照片。

“這就是你說的重要事吧!”曉依感動的笑說,並拉著hyesung的手。

他們面前是今天在教堂堙Ahyesung下跪及曉依感動落淚的照片及一些招待會穿晚裝的照片,都是在曉依不知道情況下拍的,很自然很美。

“對,我知道我一走嚇到你了,但我想自己完成這任務,所以這照片我選好後,監控整個過程,親手放這照片進去,也親手掛在牆上。這一張照片放在我們床前,就是要讓我時刻提醒自己,我們的愛情是那麼不容易,以後只會疼愛你也記住自己說過的承諾。”hyesung緊抱著曉依深情的說

“今天實在太多驚喜和感動,這不是夢吧。”曉依感動伏在hyesung的懷中說

“當然是真的老婆,我可以有辦法證明是真實的。”hyesung笑說,曉依聽到這話後在想難道hyesung要咬他,當曉依想時hyesung臉已經靠近了。

“今天是我們的洞房夜,讓我好好愛你就可以證明。”hyesung邪惡的在曉依耳邊說,最後更輕輕咬他耳珠一下,讓曉依臉紅,當要說話時就給吻住。

Hyesung抱著曉依熱吻,退去二人的衣物,公主式抱他上床,赤裸相對,曉依羞澀的看著hyesung在自己身上走遍。

給吻得迷糊的曉依臉頰紅潤,令人著迷,hyesung撫摸著他的豐盈“老婆我來了!”,房間充滿著歡愛的氣息。
第二天清晨六點鬧鐘響起,曉依動一下感到全身酸痛,當要再移到床邊就給一大手抱著。

“老婆早!那麼早去那?”hyesung聲音帶點沙說

“我要去弄早餐給爸和你吃。”曉依懶洋洋的說

“不用,你現在是少奶奶,這些讓下人做就可以,昨天累壞你了,再睡一下。”hyesung說收緊手的力度說

“第一天我想弄早餐給你們吃,而且你應該餓了吧,昨晚好像沒吃飯。”曉依想掙脫的說,hyesung給掙扎的曉依弄得更清醒

“既然醒就運動一下,你的確讓我餓了,所以我要吃掉你。”hyesung壞壞的壓在曉依身上說,待曉依叫一聲後,春光遍房間。

九點多hyesung拉著不太願意起床的曉依去洗刷說“快起來了,懶睡的豬。”

“都是你了,讓我很累。”曉依埋怨的說

“誰叫你那麼可口。”hyesung壞壞的說

“你甚麼時候臉皮那麼厚。”曉依無奈的說,走去洗手間洗刷。

二人下樓後,曉依第一時間拉著hyesung給他爸爸請安。

“爸!早,昨天睡得好嗎?”曉依開心的說

“乖!好!快吃早餐別涼了,對身體不好。”申赫陽暖心的說,看見hyesung沒動作就撞他一下。

“哦!爸早!”hyesung帶點無奈說,申赫陽更開心hyesung自中學後幾乎不跟他說話。

Hyesung拉曉依坐在餐桌上,申赫陽識趣的起來。

“我吃好了,老了要活動一下身體,你們慢慢。”申赫陽說

申赫陽離開後,曉依就看向hyesung。

“我知道你父子還討厭爸,但他是你唯一的親生,也是全心愛你的,你就別再生他氣好嗎?”曉依撒嬌說

“依兒!我很難放下他對媽的態度,你別管。”hyesung冷冷的說

“你是我愛的人,只想你快樂,事情都已經過去了,二人都有犯錯,他此終是你爸也是唯一的親人。如果我還有親人,我會去原諒他,珍惜他,因為他老了還有多少次可以在我們身邊,我不想你後悔。畢意要討厭我比你更有權力去作,我不這樣做就是不想大家辛苦。”曉依低頭灰灰說,hyesung給曉依的話給震住。

“對不起!依兒!我會儘量的。謝謝你,娶到你真的是我的福氣。”hyesung抱著曉依說

“放開我,大家都看著。”曉依害羞的說

“我的老婆真可愛,你們說是嗎?”hyesung搞怪的說,下人們很開心的點頭,自從少爺搬出申宅後,很少回來,因為留著少奶就搬回來住,而且少奶的話也有道理,少爺也好像聽取了,覺得未來申家會好熱鬧。

因為工作繁忙,所以結婚後的第四個月二人才去日本和法國成為結婚旅行,他們玩得很開心還帶手信回來,除了申赫陽、dongwan和eric外,連下人們都有份,起初因身份關係下人們都不敢/肯接收,但在曉依細說及申赫陽批准下接收了,曉依窩心的舉動讓大家都很開心。

回到房間,洗刷好的二人坐在小廳,途中hyesung給曉依買了不少東西,讓曉依很開心,所以他靜靜的準備了東西送給heysung。

“老婆,看你哄得全部人多開心連爸都笑到合不了嘴。”hyesung開心的拉著曉依的手說

“怎麼了,你吃醋哦!”曉依揚眉說

“才沒有!”hyesung真的有點吃醋說

“哈哈!明明有不承認,好吧!這個給。”曉依開心的說,然後拿出一個大盒子,當hyesung打開,原來是一套純手工的西裝連恤衫和領帶。

“這…你甚麼時候買的,我都不知道。”hyesung開心的說

“在法國經過一間店,看到很適合你,拿了名片靜靜的打電話預訂,在你去分公司開會時就溜出去,那知道原來布料和色版都快弄暈,我訂好了西服就讓人直接送來,我還讓曾管家把東西收好,所以你沒發現囉。”曉依笑說

“老婆,我怎麼可以不愛你,我明天就穿這,你要幫我穿上和打領帶,我再送你早安吻。”hyesung興奮抱著曉依的說

“我才不要你的早安吻了。”曉依臉紅的說

“最喜歡看你臉紅的樣,哦!你怎麼知道我的size? 難道你看到或是碰到我身體就知道size?”hyesung繼續鬧的說

“你…我是問了曾管家,才不像你可以目察。”曉依沒好氣的說

“老婆,真瞭解我,知道我有目察的能力,可是我現在覺得要親身感受才最準確。”hyesung壞笑的說,曉依還在思考最尾一句時,hyesung就把他抱起並走向大床,害得曉依叫了一聲。

“我跟你說正經的。”曉依臉紅的打hyesung胸膛一下說

“我也是正經的要親身體驗,而且爸說要孫子,我要努力才行。”hyesung說完就堵住要說話的曉依,然後作戰。

第二天醒來,曉依身上滿是hyesung的傑作,hyesung滿意的笑,曉依卻瞪著笑的hyesung。一早管家表示申赫陽請讓二人到書房見面,說有要事,二人走到書房,見到除了申赫陽和曾管家還有申家的首席大律師。

“看這就是我的兒媳婦,是不是很漂亮?”申赫陽開心的跟大律師笑說,大律師認同的點頭,讓曉依害羞的臉紅。

“來!依兒,過來坐在我旁邊。”申赫陽開心的說,曉依坐下後,大律師就走向他們,hyesung一直以霸佔姿態抱著曉依的腰,硬擠在那一人的沙發。

“申太太你好!我是申氏的首席大律師,今天受董事長所托把他名下百份之三十的申氏股份轉到你名下,這是轉讓書請查看有沒有問題。”大律師說,驚訝的看著申赫陽。

“我老了,現在是你們年輕人的天下,打並了那麼多年,是時候退下來,這些遲早都是留給你們的。依兒身為申家少奶奶當然擁有繼承權,別跟我說不,這也是留給我的孫子。”申赫陽笑說

“可是爸,我真的不可以收,你已經送我Amgazing,我怎麼可以再收這股份呢。”曉依皺眉說

“哈哈! 我給別人,別人急著要,只有善良的你才會推辭。Amgazing算是我為你爸媽給你的嫁妝,股份是我給兒媳婦及未來的孫子,在申氏現在可是跟hyesung平起平坐,我決定的事你就接受了,要是覺得不好意思,就快生個孫子給我這老人樂一樂。”申赫陽開懷的說,曉依聽到前面是感動後面側臉紅。

最後在無奈下簽下股權轉讓書,二人回到房間,hyesung就讓曉依幫他換上從法國買來的西裝,曉依細心的為hyesung穿上及打領帶,看著曉依那認真的樣子,忍不住讓hyesung實行早安吻。

“別鬧了,要上班了。”曉依推開hyesung說

“讓我照一下鏡子,嘩!真的很適合,顏色及款式都很喜歡也很適合我的風格,我的老婆眼光真好。”hyesung開心的說,偷親了曉依的臉頰一下,二人下樓去吃早餐。

“差一點忘了,下個月就是股東大會,你必需要出席及瞭解申氏的情況,當中會有一些董事詢問你申氏的問題,你要準備好,也需要發言。”hyesung說,旁邊的曉依聽到後,就給嚇到連喝下那杯牛奶給嗆到。

“咳!咳!咳!咳!”曉依咳嗽著,hyesung笑笑的幫他順氣。

“甚麼!下個月,你怎麼一點都不緊張,你一早知道爸要這樣做的吧!”曉依無奈的說

“哦!這爸是早跟我商量過,我是沒問題也想爸休息,難道你不想爸休息?”hyesung玩味的說

“當然不是,但你們…”曉依說到一半,hyesung就指一下手錶。

“oh!No!要遲到了。”曉依瞪大眼說,趕快吃完早餐跟hyesung離開。
因為股東大會的關係,曉依成為跟hyesung擁有相同股份的大股東,其他董事或股東們會對突然擁有大股份的曉依多番問題,所以在這一個月的時間曉依要知道申氏的運作、分公司、業務及未來的動態。Hyesung讓人把申氏的資料整料好給曉依,但因資料屬機密只可在申氏或申宅中看及瞭解,因此可用的時間不多。每晚hyesung看著曉依很認真的看資料,就像以前上學時的樣子,不禁笑顏逐開。時間很快就到了股東大會當日,曉依準備好但還有一些用專業的,商業字詞不明白,就提早三小時到申氏,也讓hyesung抽時間來教他。

Hyesung進入總裁辦公室,就看到曉依穿了正式的套裝坐在沙發皺眉看資料,連hyesung進來也沒發覺,hyesung笑笑的讓大家都退下,然後走到大門的密碼鎖旁按了一些東西,曉依才察覺他進入。

“我按了啟動密碼功能,這段時間也讓他們沒事不要打擾,除了我沒人可以進出打擾我們,那埵陸暋D老婆?”hyesung曖昧的笑說,然後坐到曉依旁邊擁著他,臉靠近曉依的臉。

“正經一點了,快幫我看看。”曉依臉紅的說,然後指示一下不明白的地方,花了整整一個小時,把問題全弄明白,讓曉依可以舒口氣的伸懶腰。

“老婆,知道你不明白,我特意把一些工作調到前天和昨日趕著做,讓我累著了,你要怎麼答謝我?”hyesung挑眉說,曉依聽到後奴一下嘴想,然後很快的吻了hyesung一下。

“嚇! 這麼一點點蜻蜓點水式答謝,不行。”hyesung笑堭a些情欲的說,突然抱起曉依向後走。

“放我下來了,別鬧。”曉依打hyesung幾下說

“不行! 我要在這堹d下你的味道,到房間辦事。”hyesung繼續走說

“嚇! 你的辦公室有臥室?”曉依好奇的說

“對! 還有浴室,以前工作晚了或要在公司開夜車就在這房間休息。”hyesung說,然後二人已經進入臥室,hyesung把曉依放在床中間。

“我們等一下還要開會,還是預准一下好點。”曉依坐起說

“老婆,我現在就要你,開會的事已經準備好了,別擔心而且你要獎勵你老公我呀!”hyesung把曉依按回床說,然後吻住曉依,曉依進辦公室時因為熱把套裝的外套脫下,只穿著一條吊帶衣服,hyesung坐近時已經泛起這意念。

吻到一半,曉依掙脫吻說“這埵釣S有其他女人睡過,比如你的前未婚妻?” hyesung雙眼充滿情欲的說 “沒有!我的臥室只有我進來,你是我第一也是唯一的女人進來,吃醋了?”

“才不是!怎麼知道你會不會在辦公室也’皮皮’ !“曉依扁嘴說

“只有你在我才會這樣,平常工作都夠我忙了老婆大人。”hyesung再說,然後新一輪的進攻,纏繞後澡時對著鏡看到頸子上的吻痕,所穿的套服是遮不到,曉依帶點氣的出來。

“你看你的傑作,怎麼辦了!遮不了!我怎麼出去見人。”曉依撒嬌的說,然後一直用小手輕輕的打笑著的hyesung。

“其實我昨天買了一件衣服,很適合你今天穿。”hyesung說,然後從抽屜把衣服拿出來,中西混合的設計,上半身採用沒袖旗袍設計,下半身的裙子以斜邊荷葉邊的,而服裝採用溫色系,讓人看到就很溫暖的感覺。

曉依很開心的接收,但看到盒媮晱]括內衣褲時就看向hyesung。

“這個也是早有預謀的吧!”曉依扁嘴的說,hyesung開心的點頭,待曉依換好出來後,再簡單的把頭髮弄一下就很漂亮,完全遮住吻痕外還給人亮眼及高貴的感覺。

“唔!我的老婆真美。”hyesung抱著曉依說

二人慢慢的走到最大的會議室,hyesung坐主席位,曉依就坐在hyesung旁邊,今天才知道eric和dongwan也申氏股之一,並一個坐在對面一個坐在他旁邊,所以很開心的向二人笑。會議開始時,空調比較大,穿得單薄的曉依就一直磨擦雙臂,hyesung見狀把自己的西裝外套脫下,走向大家時彼在曉依身上,曉依頓時甜絲絲的笑,會議進行到一半後,曉依果然就給問上一些申氏問題及對未來的思考,雖然在未來的思考不太完美,但以一個非出身商業的女子來說,已經做得好好。

說了一大堆東西,膽戰心驚的回答,曉依終於可以舒一口氣,就順手拿起桌上的東西喝,高級的奶茶,選最上乘的茶葉及淡奶沖泡,讓人入口甘香,但曉依一進口就感覺怪怪的再吞下後更覺得怪怪的。會議一直開著沒有注意到曉依的臉色變了,曉依忍著想吐的衝動,掐著自己的手,最後到會議的尾段,曉依真的忍不住了。

“對不起!我先離開一下。”曉依說完就快快的出門口,曉依出門後就極速的跑出會議區,見到hyesung的秘書助理就問洗手間位置,當到達洗手間曉依就忍不住大吐出來,一直吐到沒東西才可以停下,嚇到助理。

“總裁夫人,你沒事吧!不如先到茶水間休息一下吧!吐了那麼多那兒有東西可以先填一下肚子。”助理怕怕的說,因為看到曉依已經吐得臉都發白,曉依輕笑的點頭,助理扶他出洗手間,在茶水間坐下,坐下看一下手錶會議應該快結束了。

曉依讓助理回去工作及謝謝幫助,就走向hyesung辦公室方向,走著走著感到地在搖動,沒一會兒就昏倒;走在前的助理聽到啪一聲,再轉頭看驚見曉依倒地,嚇得助理大叫。另一邊的hyesung覺得曉依臨走時的動態怪怪的,擔心下提早一點結束會議,就看見小助理驚慌跑去工作室方向,就攔下問。

“怎麼了!驚驚慌慌的樣子,董事們還在,這會嚇到別人。”hyesung歎氣的說,這個助理是新進的畢業生,工作挺好但遇到事故就會慌張起來。

“呀!總裁!”小助理尖叫道,跟在hyesung後頭的eric和dongwan三人一齊狂汗。

“我聽到,不用那麼大聲,怎麼了?”hyesung感歎的說

“總…總裁,那個人總裁夫人去洗手間吐了很多,我就讓夫人到茶水間吃點東西,那時候夫還很溫柔的謝謝我。”小助理膽怯的說,hyesung再次歎氣。

“重點!”hyesung重重的說

“夫人他昏倒了。”小助理小聲的指著茶水間方向說,hyesung聽到後就沖向茶水間,二人也跟上,跑到茶水間距離一米的地方看到曉依眼閉著倒下,快速蹲下抱起曉依。

“依兒!依兒! 醒醒!”hyesung擔心著也心痛著說

Dongwan到來檢查曉依生理表徵平穩,就讓hyesung快送曉依去醫院檢查。Eric駕駛dongwan坐在副座,hyesung抱著仍昏迷的曉依在後座。

“依兒!別嚇我,你不能有事,我們還有很多時間要過的。”hyesung擔心的說

極速到醫院後,送進急救室後dongwan吩咐女醫生看曉依,三人在外頭等,大約一小時後曉依給推進病房,主診醫生指會到病房解說病情,讓三人在病房稍等。
三人等著時,曉依就醒來,hyesung感恩的跑向他。

“還有不舒服嗎? 有沒有地方會痛? 下次不舒服就休息,不要來,讓我擔心死。”hyesung呵護的說

“這一陣子覺得身體很容易累,胃就像以前一樣間中會不舒服,今天也是所以只飲一杯牛奶,沒想到在會議室那杯頂級奶茶讓我想吐,吐完沒甚麼力氣然後暈倒,我也不知道怎麼一會事,不想你擔心,所以沒說。”曉依扁嘴的說


“傻瓜! 下次有一點不舒服都要說知道嗎?”hyesung寵溺的說

這時醫生進門,首先dongwan欠個身再向其他三人。

“申先生及申太太,已有檢查結果。恭喜申先生,申太太懷有一個月身孕,因為初期征狀不太明顯,而申太太已進食減少引致暈倒。”女醫生恭敬的說

最快反應過來的hyesung抱著曉依熱吻,曉依本來還呆呆的,一會兒便推開hyesung。

“別這樣!有很多人看。”曉依臉紅的說,然後把臉伏在hyesung的懷堙A其他人都哈哈大笑。

“曉依做媽媽還那麼害羞可不行哦!”eric開心的走近曉依說,曉依從hyesung懷中出來嘟起嘴的看eric。

“既然,沒事而且有喜事快出院回去告訴申伯伯。”dongwan開心的說

出院後hyesung,hyesung把曉依看像易碎物品一樣扶著又看路有一點點的不平就萬分小心,皆因離開前醫生跟他說 “初孕婦頭三個月容易流產,不能跌倒或撞到,房事也不太能過。”,hyesung謹記教悔。

幾經辛苦終於回到家,告訴申赫陽後,申赫陽很開心自己要當爺。第二天hyesung載曉依回Amgazing告訴員工作,大家都為他們歡樂。曉依到那兒都受到呵護,直到預產期前一個月只可在申家休養,把曉依養胖了,進入預產期最後一星期hyesung一直陪著曉依。

“你看我都成肥豬了,不好看了,衣服都穿不下,都是你讓我懷孕。”曉依扁著嘴打一下hyesung說,因為整個月都悶在申家,連快步走一下傭人們都不許,所以就以脾氣發在hyesung身上。

“我覺得很好看,懷孕的曉依最美,一點都不胖。”hyesung有點無辜的說

“我明顯變胖了,你是不是找其他女人,所以之前才那麼晚才回家,這一段時間你可得不到‘舒解’。”曉依繼需無賴的說

“冤枉呀!老婆大人! 我都是自已‘解決’,決沒有對不起你的,要是我對不起你,我就天打….”hyesung誠懇的說,要發誓時就給曉依蓋著嘴巴。

“不准你發這樣的誓,我只是悶成氣而已。”曉依說,他當然知道這樣,只是孕婦的心都會多一點吧,hyesung開心曉依的動作,抓著他的手親了一下。

“老婆我愛你,永永遠遠只愛你一個。”hyesung深情的說,曉依笑了,hyesung吻住了他,本身只想輕吻但吻下去,除了甜味還有淡淡的奶味,讓hyesung不能罷手,越吻越深,然後手不規矩握上因懷孕而變得更豐滿的柔軟。

突然,曉依重重的推開hyesung,hyesung想著又惹到曉依生氣嗎? 當看到曉依痛苦的表情就嚇到了。

“怎麼了?”hyesung擔心的說

“好痛! 肚子好痛!”曉依痛苦的說,hyesung驚慌難道要生了,就立刻呼叫預先安排的施措,抱著曉依坐上直升機。

“老公!好痛好痛!我們的兒子要出來了。”曉依痛苦,滿頭大汗的說

“別怕,很快就到還有3分鐘就要,我一直陪著你。”hyesung緊張的說,醫院方面特別小組已在天臺等待,待直升機降落就把曉依直送產房。

產房堙A曉依已經痛了一個半小時,汗流浹背、臉白如紙,但子宮口張度還差一點,hyesung多麼的心痛,他知道生孩子痛,但現可知道多痛,聽那慘叫和那流血度,後悔讓曉依順產。

“要不開刀吧!”hyesung心痛曉依向醫生說

“不!痛了那麼久我不要。”曉依帶哭腔說,hyesung緊握著曉依。

“呀!~~痛呀!”曉依臉色發白的慘叫

“依兒,不知道會那麼痛。我只要你平安就好了。”hyesung很痛心的說

再幾下慘叫,血流得更多,孩子終於出來。Hyesung很開心的接過剛出生的孩子,剛出生皮膚還是皺皺紅紅的,像看到堶悸漲蚺@樣,孩子一出來就閉著眼哭得很大聲,並手舞足動,生完的曉依已經沒力氣臉如紙白的躺在產床上。

“老婆!看這是我們的孩子,看多小多可愛。”hyesung抱著孩子很興奮的在曉依旁說,奇怪的孩子到曉依旁就不哭,並張開大眼睛轉動像尋找甚麼一樣,曉依笑笑的想摸一下孩子的臉,當手伸向孩子時,孩子好小的手握著曉依一根手指,像是安撫剛痛完的媽媽,這溫暖的動作,讓大家都感到驚訝及歡樂,適時hyesung把這畫面拍下來。

就這樣曉依坐月子一個多月了,這天在房間喂孩子母乳,寶寶小手抱著媽媽的豐滿努力的吸著,剛回到hyesung看到這畫面感歎著上帝造物的奇妙,又拍下一張照片。

“這照片羞人,不可以要快刪掉。”曉依撒嬌說,hyesung親曉依一下。

“放心!這照片只有我可以看。”hyesung心愛的說,看著食飽的孩子,曉依讓孩子輕輕的伏在自己的肩膀,輕輕的拍著背,讓孩子打奶隔。Hyesung看到把孩子抱到自己身邊接著曉依的動作,寶寶打隔後,就抱著懷中逗他玩。

“鐫鐫飽飽了哦!看爸爸早些回來看我寶貝兒子,親爸爸一下。”hyesung開心的說,申鐫凜開心的笑並發出依依唷唷的聲音,曉依看到開心的笑了。

“來!叫爸爸。”hyesung開心的說

“鐫鐫還那麼小不會說話,老公,爸好像今天回來吧?”曉依笑說

“對唷!應該快到了。”hyesung說繼續逗鐫凜說,然後就聽到傭人通知申赫陽回來了,申赫陽用三個月時間去了發展中的國家做慈善,知道孫子出後就安排好東西就回來。曉依抱回鐫凜下樓見申赫陽,申赫陽進門第一時間就是看孫兒,看到長得俊美的孫兒,可愛的手舞足動就開心的大笑。

“鐫鐫這是爺爺。”曉依開心的說,鐫凜像聽懂般看向申赫陽發出依依唷唷的聲音,逗得申赫陽很開心,小心的接過孫子抱著逗他。

曉依把鐫凜安睡好就回房間,但沒看見hyesung,本想出房找會聽到洗手間的聲音,知道他在 “解決”當中,就笑笑的站在旁邊等著。當hyesung出來看到忍不住笑的曉依,就歎氣。

“老婆,還笑。”hyesung有些害羞的說

“沒想到大家的王子也有這樣的一面哦!”曉依繼續笑說

“為了老婆大人和鐫鐫多難的事都要做。”hyesung走去抱著曉依說,一抱就感覺動作又錯了,嗅到曉依身上自然的香味,軟軟的身體和豐滿的柔軟, “解決”好的又再醒來。

Hyesung用力的吻曉依,不經不覺的把他帶上床,本在遊走的吻突然停下。

“不行! 還在坐月子會傷害到你的。”hyesung擔心的說

“我已經剛坐好了,已經一個多月,所以….唔!”曉依咬著唇害羞的說,但沒說完又給吻住。

一會兒的時間,hyesung清理二人所有的障礙物並溫柔下進入。

“老婆,我要天天這樣愛你。”hyesung努力運動的說

“唔~討厭。”曉依眼神迷離的說

“我就當你答應了哦!”hyesung開心的說

這一夜,不知道要了多少次,直到曉依昏睡才放過他,hyesung開心的撫摸著累倒的曉依,覺得生產後的曉依融合了女人及母愛一身,讓他欲罷不能。

第二天,領著疲憊的身子回Amgazing,當鐫凜一出現,所有人都很興奮都圍著曉依和鐫凜轉,而鐫凜的可愛都逗得所有人很開心。時間一天一天的過,鐫凜很乖平常都不怎麼鬧,讓dongwan, eric, 卓賢、卓蘭, Elaine, Calvin, Amgazing的職員及傭人們都很喜歡。

就這樣鐫凜到來後,申家更熱鬧,學會第一句的媽媽和爸爸時,讓曉依和hyesung很開心,而hyesung只有更疼愛曉依,一家人過後很幸福。


~~~~~~~~~~~~~~~~~~~~~~~  The End ~~~~~~~~~~~~~~~~~~~~~~~~~~~
除了看到大團圓結局,還能看到小baby,真幸福!

가능하다면 제가 하늘의 별도 따 드리고 싶어요.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