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eric聽著一楞,然後慢慢的探過身子,眼睛看著彗星的嘴......
吻住了一切。

彗星竟然沒有躲閃,任憑他吻下去......

四片唇相交,互相吸吮著,渴望以久的............在瞬間...爆發了..

eric摟著彗星的腰,使他更加貼近自己,舌尖順利的和彗星的舌交會,彗星竟然不知他是接吻高手,把他挑逗得迷迷糊糊,手不由的攀上了eric的脖子,

他不是沒接過吻,但是不知男人還可以如此深吻,上一次比較突然,沒有太深的印象,只是覺得有些奇怪,,但是這次他完全陶醉其中,當eric纏繞他的舌頭時,感覺體內升起一股強烈的欲望...

兩人本能的變換著角度,使舌頭能探得更深.....
eric雙手在彗星的後背上下的撫摩,慢慢的一隻手移到前面,輕輕的解開他的衣服扣子,小心翼翼的,手摸到胸前...

這時的彗星因激動,雙頰泛紅,眼睛微閉,身體顫抖著,由於身體的貼近,讓彼此能感覺到男人特有的生理反應...

eric離開彗星的嘴唇,往下吻......到了胸前,彗星的身體因為性欲而浮現微微的粉紅,這時他仰躺在沙發上,eric的身體以完全伏在他的身上,上身以全裸, 眼睛半眯起,頭微仰,露才出性感的喉結  


因為喘著出粗氣,小嘴張著,另一種媚態,eric完全被迷住了,認識了這麼多年,彗星現在的樣子讓他迫不及待的想要他,eric喪失了最後的理智...........  

開始用手脫彗星的褲子,可是男人有褲帶,eric的姿勢讓他解了好半天, (狐狸就會享受,也不幫著解)忙的滿頭大汗,終於解開了,剛要褪下.....  

eric同時激動得狂吻彗星的嘴...  


‘咚,咚,咚...’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倆人不理會...  
‘咚,咚,咚...’可惜外面的人那叫一個執著.......沒有要走的意思。  

終於彗星清醒過來,這才發現自己的樣子..‘啊”抬起一腳把身上的eric踹開,快速的跑進臥室...(好象是老大硬逼你似....)  

eric這個氣啊..爬起來兩步就走到門前“啪’的把門打開...  

就看門前的兩位還說呢‘家堛眯w有人,不行,jinjun把門踹開,大老遠的不能白來啊..’  

‘行,躲開點......誒,門開了,eric哥,咋才開門呢?’  


東萬和jinjun就看見了eric要吃人的臉...  

(兩位自求多福吧,一個小白加一個八婆,你倆破壞老大的好事,還不假公濟私的收拾你.......保佑吧)

andy一直覺得eric哥和彗星哥感覺怪怪的,還說不出為什麼..  

反正他倆眼神不對,那天pd問喜歡那個成員,彗星哥居然問eric哥‘eric,你真的喜歡我嗎?最喜歡我嗎?表情好怪,..  

這天,結束了一天的行程,畢竟是歌舞組合,強大的體能消耗,大家都好累,車上,彗星自然的靠在eric的肩上,閉目養神,其他幾個也挨在一起,這是這些年的習慣。  

這時,坐在前面的經濟人,接了個電話,回頭說‘還不能回家,去錄個影’錄了個節目,他們當藝人這麼多年,習慣了在鏡頭前,不管多累,都會把開心的一面給觀眾,最後他們吃飯時pd要錄一段,反正他們也習慣了,自然的很,他們平時吃飯時,就玩遊戲,所以這次也不例外,玩起了吸紙牌。  

(我們都知道了,就不細說了eric的情不自禁、彗星的欲蓋彌彰,尤其彗星的故意解釋,有點太誇張了)  

讓andy更加懷疑。  

(kamkam: 讓我補一張吸紙牌遊戲的圖)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幾天後,他們在eric他們住的家喝酒,這幾個人在一起抽,到最後他們三個先後的走了,andy開始收拾,自打和他倆住在一起,一直是他在打掃衛生,  
eric只會說‘andy,乖,andy最乖’  
彗星就直接去浴室洗澡了,andy把客廳弄乾淨,就去了廚房。  


浴室的門輕響,洗完澡的彗星出來後一邊整理頭髮,一邊往自己的房間走, 剛走到門口,猛然從後面抱住,不用回頭就知道是誰....  

eric打彗星出來就一直沒離開視線,頭髮沒幹透垂在額頭,由於溫度的關係,戀紅紅的,特別可愛,睫毛上是似乎還有水珠,燈光下色澤晶瑩,充滿了媚惑,eric猜想,彗星並不知道他有多麼吸引他,抬起的手臂在寬寬的浴袍下露出半截,纖細的讓人心動........  

(你是怎麼看怎麼美啊.....狐狸狡猾著哪,他知道他什麼時候最有魅力了)  


他倆自從上次的事後,有些心照不宣,表明誰都沒提,但好象都有想往下發展看看的意思。

彗星輕聲說‘放開,臭死了’微微的掙扎。
“別動,再動,要是做出什麼事情不要怪我”eric用沙啞的聲音說
(極力控制中)雙手摟的更緊了..

彗星立即不動了,他當然知道eric說的是什麼?臉不由的一紅。
(這倆人哪...咳....思想複雜啊..)

半晌,彗星聽見eric在他耳邊“鄭弼教,你知道我愛你對吧?”不等彗星回答...“我愛你”eric接著說;聲音因激動而發顫..........

彗星的僵住了....沒有想到,聽到eric親口對他說了這句話,不是玩笑的,絶對的認真,後背緊貼eric的前胸,能感覺到他強烈的心跳.....

eric用嘴唇輕輕的含住彗星發熱的耳垂,溫柔的,慢慢的,順著耳朵吻到脖子,滿是清香的味道,(那是沐浴乳的香味....他又不是香妃..想太多了你..)

那堛漲棌坏滑細膩,有感覺到了彗星漸漸的亢奮起來,呼吸明顯的急促,,把他的身體轉過來,向那顫抖的唇吻去,他的嘴唇怎麼那麼小巧,那麼柔軟,,......

彗星即渴望又有些害羞,真的好喜歡這樣的吻,有種被寵愛的感覺,

eric像是捧著珍寶一樣,小心翼翼的用雙手捧著彗星的小臉兒,細細的品味著,彗星作為男人從來沒有被人這樣吻過,還是被男人。

(你這樣吻過女人吧...想起來就要.......暈)

多麼好的畫面啊......可惜(不是不讓你倆...是沒到時候..)

‘啊..’的一聲叫,把兩個人從熱吻中一下推入了現實.....
彗星第一反映,andy,怎麼把andy給忘了,腦袋立刻清醒過來..

果然andy正驚訝的看著他們,眼睛埵頂﹞ㄔX的是驚訝?、懷疑?、難以置信?
.....總之是很複雜的表情...

但在彗星的眼堳o只看到鄙視?....是的,是鄙視。
自己這個樣子,竟然讓andy看見,不覺得羞愧難當...

用力把eric推出去‘啪”的把門關上,然後渾身無力的靠在門上..
這時,聽見外面eric的聲音’‘andy,我們...’
‘哥,先讓我冷靜一下..我真的一時....我回屋了..’

是啊,連andy都接受不了,那別人呢?

鄭弼教,你在做什麼,難道真的希望被別人用異樣的眼光看著你,說你是個同性戀嗎..不,不,我不要.
彗星在心堳s嚎著,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落入嘴堙A不是鹹而是苦澀....

之後的三人的關係有些微妙,彗星開始躲著eric和andy,又開始了喝酒,夜不歸宿,有時乾脆就住在kangta家,不給eric任何單獨相處的機會。
這天,大家在公司排練,彗星心不在焉的跳著舞,回避著eric不時投來的目光,他知道eric那忐忑不安的心情,但他已經下定了決心....

彗星連續跳錯好幾個舞步,引得大家都盯著他看。

他慢慢的走到音響旁,把音樂關掉,轉過身,面對他們緩緩的說“我...我前幾天答應kangta我們決定幫志勳合出張專輯”一口氣說完,自己也長出一口氣。
好象是顆炸彈突然炸開了..一時氣氛有些緊張。

M走近小聲的問“你怎麼了,過幾個月我們不是約滿要走的嗎?我們商量好的,你卻答應這件事?”M不解的問,

junjin也緊張的說“是啊?哥”(連他都看出這事不對..)

大家還想說什麼,彗星用手撫了撫頭髮,只說了句“我已經答應他們了”...
轉身走了出去...eric坐下來,把臉埋在手臂堙C

andy立刻追了出去,拉住彗星的手,都要哭出來了“哥,你不要瞎想,我只是當時太突然了,後來聽eric哥說的話,我非常理解了,真的,我早就想說了,但是沒機會...”

彗星摸了摸andy的頭,柔聲的‘小傻瓜,不是因為你,真的..’

跟在後面的M,似乎明白了一切..


在酒吧的包房,彗星靠在沙發上,手堛惕佽菾s杯..他知道M要跟他說些什麼,他早有心媟Ё....

終於M開口了“我不知道你..你和eric之間發生了什麼事,你不必說,我也不想問,但是和別人出唱片,你考慮清楚了嗎?雖然你平日是任性了些,但也不至於....”

彗星沒有吱聲,M吸了口氣繼續說“現在是非常時期,公司的精明你不是不知道,解散了HOT、SES,照樣能解散我們..我們在不齊心,那就完了..”

喝了口酒,聲音有些發抖...“還記得我們當初是怎麼走到今天的吧!
不會跳舞的你、andy東萬也練會了後空翻等高難動作..那時我們還是小孩子啊,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傷..常常抱在一起哭,人前還要笑。

外面風光,但滿身傷痛,那時我們瘦的都一把骨頭.....但是好在我們兄弟齊心,開開心心的熬過來,是老天安排我們在一起,我們發誓永遠在一起,andy的離開、jinjun的意外、你、東萬.....所有的磨難,我們都經歷了.....

如果我們分開了,各自會怎麼樣,誰也不知道,
只知道我們沒有了神話,什麼也不是...什麼也不是.....”


兩人早已經淚流滿面、哽咽得說不出話來,彗星閉著眼睛,回憶著以往的一切,滿腦袋都是成員的笑臉.....

是啊...為了自己的私心,毀了神話嗎...
這一夜,酒喝了好多,淚也流了好多....

在六輯的成功發行完,也是他們在SM的最後一張專輯,明確的表示不在續約後,

公司找彗星談了就是之前的想和kangta他們出專輯的事情.....
大家沒有問彗星..相信他的決定。

彗星握著酒杯,一點點的喝著,他不想喝醉,至少今天他不想喝醉,就在今天他明確的表示了“s是朋友,神話是家人”(名言呢..)拒絕了sm。

他有些氣自己當時的輕率,想的太簡單,只是想離eric遠一點,保持距離,不讓自己繼續深陷下去,事實證明自己的幼稚行為,給大家帶來困擾....

其實他已經接了好多的電話,都是指責他分裂神話,搞不和的..
媒體也大做文章,畢竟是韓國的最高組合,去留都是大動作,必定會引起關注
....


可是,我們怎麼會不和呢?從15、6歲開始,就離開父母,共同生活,
同吃同住的日子,讓彼此成了一家人...

只是他和eric不知何時從單純的兄弟情發展到現在的曖昧不情,連自己也不知是從何時開始的了...

還記得和shoo在一起的時候,eric看見了,當時我的心理好複雜....

他交女友時,真的好嫉妒,害怕他不是只看著自己一個人了,要看著別人了..但是自己車禍後,他的驚慌失措、和憐惜我的樣子,又讓我真的好驚喜..
  
eric啊..
畢竟“弼教”是你的專用詞吧
畢竟我是你特別的存在吧
畢竟那個女人來不及參與你的過去,也未必能陪你走到未來..吧
畢竟你是最在意我的...
.
.........現在頭...好暈...看來又..醉了..

當eric把彗星接回來時,他已經很醉了..平日強勢的彗星不見了,而是軟弱的任他抱著,看著他滿身的酒味,回屋給他拿衣服,出來後,原本躺在沙發上的,
彗星哪去了..這是浴室傳來了水聲..


彗星坐在地上,把水打開,微熱的水刺激得有些清醒了,抬起頭看著那個男人,是他...eric..那個帥氣的,耀眼的,文政赫,彗星晃悠的站起來,用手拉著eric的衣領,把他拉到自己面前,水流立刻把eric給澆濕了....

猛然彗星用力的咬住eric的肩膀,狠狠的..
eric雖然痛,但是並未閃躲,任他咬著...抬起手想把水關掉,卻被彗星一把拉住,抬起頭的臉上,眼波蕩漾,溫柔似水......彗星把eric的手放在自己的腰上,自己攀上他的脖子...

eric被彗星現在自動的樣子,弄得有些不知所措,當彗星吻他時,身體緊貼著他時,
溫度在兩人體內瞬間燃燒起來...

兩個人迅速的脫去襯衫,邊吻邊向臥室移動(絕對的高難度).....

終於,兩人倒在床上,渾身是濕露露的彗星仰面躺著,心形的小臉完全呈現出來,還有幾綹髮絲貼在臉上,帶水的上身裸露著,修長的脖頸...加上性感的瑣骨.....(真的..真的..很...我瘋了)  

eric用手把彗星的頭髮撥到耳後,癡癡的看著這張臉...  

彗星睜開眼睛,看見eric直直的看著自己,不好意思的用手蒙住eric漂亮 的眼睛...  

eric伏下身,捉住他的嘴唇,反復的挑逗著...  
他知道這次的機會不能在錯過了,兩人本能的糾纏在一起,由於都是男人,兩人的動作幾乎相同,彗星吻著吻著不由的把eric壓在身下,而eric不舒服的一翻身又把彗星壓住...並且用腿把彗星的雙腿分開,這樣的姿勢讓彗星很彆扭,不禁皺起了眉頭..  

(狐狸啊..做小受就這樣,習慣就好了)  

一隻手抓住在往下身摸的手,一隻手推開eric的臉,eric不解其意......  

看著彗星那雙因為性欲高漲而越發嫵媚的眼睛.....  

“你...你..知道怎麼做嗎?”表情有些害羞的,  

(我暈,在這時你、你、你竟然問這種掃興的問題)  

果然,eric“哈哈哈..”的大笑起來,頭埋在彗星的頸部..完全沒看到彗星由紅變白,由白變青的臉.......

eric還控制不住的笑著..(ET精神也犯了..歎.)

彗星氣的一腳把他從自己的身上踹下,一骨碌坐起來,怒目而視,全沒了剛才的模樣,eric這才驚覺,但巳來不及了...

看來彗星是真的生氣了(他就是愛彆扭,大大啊.....可憐哪)

“你就覺得這麼可笑嗎?”
“不是,是我錯了..不過這種事情怎麼...不會呢..”說這話時,
eric還是忍不住想笑,但是強忍著。

“什麼,你的意思是做過嘍?”
“啊?不是,我也是第一次和男人..”
“什麼。那意思是女人玩夠了,想在我這找刺激嘍?”
“不是,我從來沒拿你當男人....啊..不是....哎呀...啊..”eric的身上挨了一陣猛踹。

(大大呀,不會說話就別說了...汗)

“覺得我可笑吧,終於被你勾引了,想和你上床了,滿足你的征服欲了吧?尤其是我..”彗星冷笑著..

今天明明是你先勾引我的呀..eric心媟Q著,但是不敢說...

看著彗星拿了一件乾淨的襯衫,往外走,eric連忙攔住他。

彗星剛想開門,被趕過來的eric一把拉住...

“你想去那堙A我錯了,我真的錯了..”eric邊說邊想抱彗星,畢竟機不可失嘛!
“滾開,我現在不想看見你...”彗星用力的推開他,eric不管不顧的抱住他,任彗星怎麼掙紮,他都不放(這個,他擅長..)
兩人在門口糾纏起來..

“弼教..原諒我吧...我們繼續..好嗎”小心翼翼的說..


彗星半推半就的任他抱著,eric乘機把他手中的襯衫扔的遠遠的,接著輕吻著彗星的眼睛、鼻子、嘴....

eric邊吻邊脫彗星的褲子,心想:這回得快點...
(真是怕什麼來什麼..)

這時,大門忽然被推開,andy還大聲的喊著“我們回來了.”為什麼進門還嚷嚷呢,就怕他倆在做什麼事,何況還有個jinjun跟著回來的...

可門後的倆人可就慘了,彗星的褲子拉鏈剛拉到一半,後背靠著門,被這一撞,整個人趴在eric身上,這還不說,拉練一下卡在彗星的那兒個上了....

“啊..” “啊..” 的連聲慘叫,有彗星的,也有eric的..
eric當時就想:媽的,看來下次得去開房。
彗星當時就想:媽的,看來我和eric每次想那個的時候,准沒好事。

進門的andy和jinjun看見他倆的樣子,andy一下就明白了,忍俊不止..

而jinjun楞塄的說“哥,玩什麼呢?也加上我一個.”

“玩?是啊..可好玩了,你和eric玩吧!我是不玩了”彗星吸著氣,提著褲子,爬起來狠狠的說,

而eric也翻了翻眼睛,沒好氣的說“我看你就住在這埵n了..免得來回跑...”

“真的?好啊!”
“咣...”剛站起的eric再次暈倒。
之後的幾天,eric忙著見律師,和SM談判,還要和別的公司見面,好多的公司就是想簽幾個,也都被eric回絕了,原因就一個“要簽都簽,我們是不會分開的.....”

03年夏天,他們和GOOD簽約了。

eric終於把神話完整的帶了出來,當然也付給了SM所開出的天價。
當時eric在付錢時,沒有討價還價,只是有一個要求就是讓彗星答應過的和kangta他們出專輯的事情,把它完成。

SM當然同意,明顯的有利可圖嗎。
再說,關係也不想弄得太糟,畢竟,當年的hot事件,貌似他們贏了,其實並未占到便宜,股票的下跌,讓他們很是傷筋動骨,好在當時還有神話支撐著..
但這回不同了,

現在的神話fans的年齡的跨度更大了,也更有經驗了,人數也更強大了.....
不能在冒這個險了...
早前讓eric當隊長,就是看出他表面好象沈默寡言,面無表情的樣子..
但是他將來必定會大器有成,
因為他有足夠的條件..包括智慧..

事實證明,公司的眼光是對的,也是錯的,“神話”的成功、一個組合的成功,
跟有個讓人信服的隊長是分不開的..

錯的是如今的他也帶著“神話”成功的離開了。

彗星天天美滋滋的和kangta他們準備專輯..後來乾脆和他們住在一起,以方便錄製...
(真的挺沒心沒肺的..)

eric好長時間沒見到他了,因為今年他好忙,新公司的自由性,讓他們都有了各自發展的空間,但也更加忙碌了,新專輯定在了明年,所以他們幾個都接了各自的活動,常常見不到面。

彗星來到錄音室,意外的看見eric坐在這堙A不覺的一楞,但真的好長時間沒見了,這傢夥好象更帥了....

正在和kangta說話的eric看見彗星進來,眼前一亮...幾天不見,他更漂亮了,新換的髮型,襯托著他有種精緻的美,小巧的下巴好象更尖了,嘴巴...

“你怎麼在這”彗星故意冷冷的說,打斷了他色迷迷的眼光..
他怕這個et說錯話,剛才eric看見他進來的那個表情,整個一色狼....,
表情好曖昧,讓他不得不同時又遞了個眼色。

這麼多年的默契,eric當然明白,裂嘴一樂,“是kangta讓我來幫忙的,放心吧
有了我專輯一定會大賣的..呵呵”

其實eric知道彗星這次和別人出專輯惹來了非議,恐怕路不太好走,有什麼比他,“神話”隊長的身份更讓人信服的呢,所以他決定來給他們唱RAP,來表示“神話”的支持。

彗星當然知道eric的心,嘴上不說,心堮撞◥滿Aeric的部分先錄製完了,在這兩天彗星一直陪著,有時趁別人不注意,eric偷偷的拉著彗星的手,還在掌心輕撓幾下,所以大家總會看見彗星的眼睛會笑成月牙兒..

即使在看在歌譜,也忽然笑起來,這種情況在eric錄完了不來以後就沒了。


在打歌時,eric連續來了四場,趕來時,還沒來得及換衣服,eric是相當的忙的,這時的力挺給了彗星強大的力量,在他們坐在沙發上唱著歌,eric在後面唱rap時,彗星轉過身,凝望著他,兩人在不是“神話”的舞臺上,目光相交,眼堨u有他倆才懂的........情!
他們渡過了忙碌的03年....

eric在劇集中小試牛刀後,受到了很多好評。
彗星的新組合也在fans的支援下完美落幕了。
jinjun雖然被裸照事件所影響,但是在家人、朋友、歌迷的愛護下,順利的渡過了難關。
M竟然在新公司的幫助下,成功的發行了個人的第一張專輯,對當時正有些慌亂的、忐忑不安的fans來說真是個意外的驚喜。
東萬的mc做的非常成功,雖然還是有時會東拉西扯,說著說著就跑題..但是也保持了自己獨特的主持風格。 (不這樣,我們還不習慣呢..)
andy常常的上節目,保持著一定的暴光率,同時他的口語應變能力也日益增長。

彗星後來也沒有搬回去,這樣也避免了和eric有單獨相處的機會,
同時他想到:
不發生關係也許是對的,一旦發生了,性質就變了...
他也對自己的自製力越來越沒有信心了,
現在eric只要靠近他..抱著他..他都有種莫明的衝動,
以至於當eric用眼睛直視著他時,他都有些不敢對視了..

(這就是所謂的心埵陸郁a..)

eric也一直鬱悶著,彗星再不給他機會了,他怎麼暗示都沒有用了。

反而彗星在節目上說喜歡柏拉圖似的愛..好象在暗示給他聽..

04年初,他們為了答謝不離不棄的橙色公主們,準備了開年演唱會,成員們都專心聚在一起準備著,提前把個人的活動能完成的都完成了,
大家好長時間沒開演唱會了,有些興奮,
有些緊張,好多的歌詞和舞步都忘了...

eric終於可以和彗星好好的呆上幾天了,這個樂啊...(嘴又裂的挺大)

這不,彗星的舞步忘了,他積極的飯都不吃了“彗星啊,這段這麼跳...哎,你幹嘛去?”

彗星沒理他,走到鏡子前,上下左右的照著自己的臉,用手整理著因汗水濡濕的頭髮,還矯情的撥了撥貼在鬢角的小毛兒..看見eric跟了過來,
馬上揚聲喊

“jinjun,幫哥練練..這..”就看jinjun立馬顛顛的跑過來了...
“jinjun啊..吃完飯了嗎?”eric好像很關心的問,  
“吃了..” 還是eric哥關心我,jinjun想,
“那在吃點..要不一會該餓了”  
“不了,東萬哥說今天的飯菜沒營養,叫我少吃,對身體沒好處”  
東萬哥也不錯..

(叫你少吃?他好象還在往嘴堸e著呢..)  

“jinjun啊..你去把那xx找了來,我有很重要的事。”eric使壞的說,

(隊長的權利這時不用啥時用.)

這次單純的小孩沒有懷疑的跑出去了........

剛把jinjun支走,又一個沒眼色的來了,“彗星啊,這段我會..”是東萬!

(哎...歎..愛情路上多艱險呐...)——

eric看著他們一教一學的,這個氣啊..看東萬那殷勤樣兒..

(萬叔本來就熱心腸就是沒眼力見兒唄...老大..你..哎.萬哪..怎麼得罪人的都不知道?還美呢)

心媟Q:好啊..你敢跟我搶差事..咦?還敢摸腰..還..
那什麼..金東萬,你等著,看我..嘿嘿..。

正在這時,伴舞、助理...什麼的都來了,還有些媒體..
jinjun也回來了,跑到eric面前,“哥,他今天沒來..”

切..當然..我早知道..不過現在沒工夫搭理他,eric正在琢磨怎麼收拾東萬呢..

記者看見“神話”的隊長,正坐在那堨堣轉睛的看著他的隊員練舞,
不由的心生敬佩,怪不得外界都傳“神話”的隊長對成員愛護有加..
看來是真的..

(汗一下..)  

走到eric面前,微微的低著頭,問“採訪一下,方便嗎?”
eric正生氣呢!不防有個記者來到跟前,說要採訪,小楞了一下,但
馬上回答道“當然可以”

這位記者看,練著舞的彗星忙活的滿頭大汗,四肢好象很不協調的樣子,
決定以這,為這次採訪的開頭....

“你們成員中是不是彗星君的舞蹈總出錯?需要單獨加強練習?”
eric聽完,這個不爽,為什麼說我們彗星....不想回答..

哎.等等..(主意有了)“恩,不是彗星,怎麼說呢..應該是東萬吧!但是你們別誤會,不是他偷懶,他可勤奮呢!
唉...這也不怨他呀,就是天生的資質不夠...

eric看見記者有些疑惑的看著,正在練舞的彗星和東萬......
(小聲說,其實,不是人家懷疑,而是你家那位,實在跳的真的有點慘不忍睹)

連忙接著說“看吧,彗星,飯還沒吃呢!一直在教東萬,哎..誰讓我們是兄弟呢,

也不能看著他在臺上丟人呢?看把彗星累的......他就是個熱心腸..
東萬其實真的肯學,就是...哎..”
(老大,你真昧著良心呐...)

東萬看見eric在接受採訪,還看著他在說話...

心想:老大肯定在誇我呢!
..這下跳的更歡了..恨不得滿場飛...

等東萬想過來聽聽時,那記者已經走了,就問“剛才是不是提我來著,都說我什麼了”一臉期待..

“啊.就我說你特勤奮...什麼都肯學”
eric心媟Q:等採訪登出來時,我就說那記者明顯的會錯意了,把意思給變了, 到時東萬也得認了。

(可憐呐...萬萬,就這樣叫大大給黑了)

大家在排練室一遍又一遍的練習著,到了晚上,大家都好累啊..
助理買來了宵夜,其他人都回去了...andy說“真的好久沒有這麼累了,連吃飯都沒力氣了”看著他們也好象很累的樣子..突然說“哥哥們”
......
然後可愛的笑了一下說“我們在公司住吧,我好久沒有和哥哥們在一起睡覺了..好嗎?反正明天早上還要彩排,好不好..嘛”開始撒嬌..

一聽這話,剛才就已經累癱了的eric立刻舉雙腳贊成..馬上就來精神了,
說“好啊..我們又可以像以前那樣了..該多好啊..”

聲音興奮的有些走音..

心媟Q:還是andy好,這樣我就可以和彗星...嘻..嘻。

不知不覺的臉上爬上了奸笑,自己馬上就察覺到了,怕別人看到,
連忙低下頭...把頭埋在臂彎..
想想,還是忍不住的....“嘻嘻嘻”..肩膀開始抖動起來..

“哥,你怎麼了,太累了嗎?”東萬關心的問,引得大家都看向他....

大家越看他,他越控制不住,慢慢的他們好奇的圍過來,eric連忙使勁的掐自己的大腿..終於..克制住了.抬起頭.看見了幾張納悶的臉,大家也同樣看見了他那張奇怪的臉,jinjun開玩笑的說“哥,看來你真的老了..哈哈...才跳了一天的舞就累成這樣?好象都要抽了..”

(他沒看見eric的現在臉就抽呢.氣的.)————

彗星也沖大家說“別理他,又犯病了”

(是啊..要不是你,他能犯病嗎?)

M坐下來說“好了,我們就這麼決定了,今天大家一起睡”jinjun聽完,
抱著彗星高興的說“我要挨著哥睡,哥,好不好”,
彗星看著他,疼愛的抬起手給他擦了擦汗。

eric看在眼堙A又開始琢磨了...

(老大,你累不累啊?)

大家都很高興,圍在一起,開始吃飯,可能是太累了,彗星的胳膊都抬不起來了,有一口沒一口的往嘴堸e著,坐在對面的eric看見了,連忙殷勤的擠到他旁邊,用勺子往他嘴堻煄A彗星實在想吃,就自然的張開嘴接受了。

M在一旁看著他倆的樣子,會心的笑了....

吃完飯,大家都去洗澡,公司的員工浴室是一小間一小間的,
洗澡時只能看見對方的頭部,eric磨蹭的走進來,看見彗星進了一間後,
連忙占住了隔壁那一間,

彗星洗完頭髮,一抬起頭看見了隔壁的eric,eric忙沖他笑了笑,
這種笑容,讓彗星不得不承認,eric實在太性感了..太....

eric看著霧氣中的彗星,有一 種不真實的美,鼻尖微翹著,帶著水珠的嘴唇象剛剛洗過的紅櫻桃,充滿著誘惑,眼睛埵乎蒙上一層水霧,
朦朧而又清澈...

讓他也不得不感歎隨著時間的流逝,彗星是越來越漂亮了,也越來越吸引他了..
他的眼睛堣w經看不到別人了,也不想看到別人了..
包括女人..長得再漂亮也沒有感覺了..

倆人就這樣不知不覺對視了著,彗星看著eric的眼睛...突然想到現在
彼此赤裸的身體,
不覺的臉上一紅,身體也有些發熱..
連忙轉回頭,用水沖洗著臉來掩飾他的尷尬...

文慧的話: 哈哈..看來我們都一樣,我以前也是把他們的視頻8了又8,看了又看,
那是我唯一的興趣和愛好了..
我是把覺得有用的地方稍微打亂了一下,好方便增加效果...


休息室的地板上早就鋪好了被褥,jinjun一進屋就高興的像個孩子似的
蹦上去“啊..好像回到咱們小時候了,是吧,哥”
M眯起眼睛,笑著用手輕推了推他的腦袋說“這才多長時間哪?至於嗎?”
嘴上雖然這麼說,但也看得出來他很開心..

“還是按照以前的位置睡嗎?”andy問,話音剛落,跟在彗星屁股後面進來的eric就接岔了
“當然了..習慣了嘛..”說完拿眼睛瞄了瞄彗星,

彗星有些不自然的看了看他,因為他知道eric所說的習慣是指什麼..

....
他們最早期時在一起睡覺的位置是eric、彗星、andy、jinjun、M、東萬..,
那現在彗星就想了:這樣我和他...不行,以前還小,沒有雜念,那時我
還摟著他睡呢..

現在不同了,即使他能睡著,我也睡不著啊..。

“咳.jinjun啊,你不是想挨著我睡的嗎?睡我這邊吧”
“好啊”jinjun象猴子似的跳到這邊,M馬上說“這麼說,我也換位置”

andy和東萬一聽連忙喊“那我也換”
大家你推我搡的開始搶位置,嘻嘻哈哈的笑作一團兒,哪里還有平日堳荇薵獐瓞..
(他們那時,就是這樣吧..)

........

最後,除了eric大家都躺下了,jinjun三下五除二的脫掉上衣,“哧溜”
的鑽進被窩,eric一看,連忙用手指著他,氣急敗壞的說“你怎麼把衣服脫了?”有些奇怪,jinjun就脫個上衣至於嗎?

jinjun覺得好笑的說”哥,誰睡覺不脫衣服啊,再說,開了暖氣好暖和啊,哥你也躺下吧,睡在我這邊”笑的挺甜!

彗星 在靠牆的位置躺下了, jinjun挨著彗星,M挨著jinjun,而東萬摟著andy...

M開始用手機發著短信,他最近交了個女朋友,正甜蜜著呢!jinjun好奇的想看他們在聊些什麼..著了M好幾記白眼..

東萬和andy在那看一本雜誌,一邊看還一邊嘀咕著,一副八卦的嘴臉...
這邊,
eric蹲下身,小聲的跟彗星商量“讓我睡在你這邊吧?我保證什麼也不幹,再說了,這麼多人,我能幹什麼啊,好不好嘛?”
彗星閉著眼睛,就是不理他...

eric沒辦法只好擠在jinjun和M中間躺下,那還不死心的問jinjun“和哥換換?”

“不要”.......

到了半夜,始終沒睡eric悄悄的把睡著的jinjun移到他這邊,乘機還掐
了他幾下臉“叫你老是破壞我的好事”(小人)——

“哎.....這小子還真重啊”..怨念中
(老大,你呀,還真能折騰..)

終於躺在彗星旁邊了,這個美啊..這個舒坦呐...

把熟睡中的彗星輕輕的摟在懷堙A心想:彗星也就這時乖得不得了
(當然了,睡著了嘛)

eric的心中此時沒有一絲邪念,只是就這樣抱著他.....想著想著就幸福的要暈過去了....

(當然了,他又不是禽獸,成天想那事.....真是這樣嗎?.嘻)

“砰”eric的後腦勺挨了重重的一擊,不用回頭看,就知道是睡覺不老實的jinjun,早知道剛才就應該把他踹遠點.....

哎..這回真要暈了,不過是被打暈的.........

(不過這樣也好,這回你也老實了..)

彗星睜開眼睛,天亮了,剛想伸個懶腰,這時才發覺有人從後背抱著自己,低頭看了看胸前的那只手,簡直太熟悉了..無奈的翻了翻眼睛---  
eric這個死變態,真想用腳踹他.......  
剛想動..  
怎麼了?彗星的臉一瞬間就紅了....  
後面的某人的特殊器官正死死的抵著自己的屁股,明顯的感覺他的堅挺,當然同是男人,他知道這只是男人早晨起床前的一種生理現象,  

自己也是這樣,以前在一起住的時候,常常看到,  
但是現在.......真的..有著異樣的感覺...  

小心的轉過身,eric還在睡著,再看看其他人,橫七豎八的,andy甚至滾到了東萬的腳下,  
junjin整個人趴著,枕頭不見了,也不知哪去了...
(小孩,昨晚又闖禍嘍 .....)

彗星把視線停留在eric的臉上,這張英俊的臉近在眼前,濃密的眉毛,挺直的鼻樑,長長的睫毛覆蓋著那雙讓人看了就臉紅心跳的眼眸.....  

彗星想:世界怎麼會有這麼漂亮的眼睛呢......  
而幸運的是,他的主人現在就在自己身邊.....  


最後視線往下移..他的唇.....彗星的眼睛看著他的唇,竟然有種想吻上的衝動.....  

彗星想:就輕輕的吻一下吧?反正大家還沒醒。
(絕對的悶騷型...真的)  

小心的往前挪了挪,呃...又感覺到了eric那膨脹的....  

彗星尷尬的要命,伸手用力一推,讓側身面向他睡的eric呈大字仰面躺著,被子也從身上掉了下來......啊?  

彗星的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eric這樣躺著?那個..那個..就更加突出了..  

不行,不能讓別人看見eric這個樣子,他趕緊爬起來,想把eric再翻過來......  

......“砰”隨著房門的被推開,經濟人喊道“各位,快起來了,  
今天還有好多事情要做呢..”  

“啊!”“起來了..不要吵了”..“是...”  

大家紛紛的答應的爬起來,因為多年的習慣,聽到命令就起床...  

“彗星?你在幹什麼呢?”  
經濟人的話,讓大家,包括剛醒的eric,都看向因為受到驚嚇而撲倒在eric身上的彗星......  

彗星本來是不想讓別人看見eric的..........  
(私心吧,就你一個人的..佔有欲太強..)  

結果,經濟人的突然闖進,讓他嚇了一跳,本來用力的想翻個eric的身體,  
結果手一滑,重心不穩,人趴在了eric的身上,這回好了直接用自己給蓋上了....

彗星伏eric的身上,臉一陣紅一陣白,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突然,andy指著eric他們倆說“哥,你好過分哪..”

彗星連忙爬起來,語無倫次的,腦袋晃得象波浪鼓“不是的....真的..我沒有.是.......誤.”

“eric哥,你又偷歌迷送給我的內褲,大家都知道我只穿這個牌子的,你..真過分”andy嘟著嘴說,

大家這才看見eric穿的四角褲,真的是andy平時穿的牌子。
“還有,彗星,我就說你,大早晨的還鬧,今天時間很緊張的,大家快起床吧”
接過話的經濟人說完,轉身出去了...
jinjun揉著眼睛也跟著出去了,東萬說“睡都睡不夠,你還有精力玩,服了你了”
一會兒,他們四個陸續的都去了衛生間....

彗星偷偷的松了口氣..原來是這樣..害得自己白緊張了..

呃..eric這時把臉湊到他的跟前,彗星看他的表情怎麼顯得那麼淫賤呢?

“嘻..彗星.你呀.想要就說嗎?暗示我也行啊..在這?還有這麼多人呢,就直奔主題?第一次好歹有個前戲啊...
.還趁我睡覺的時候..哎呀..你又打人..”

看到eric無恥的樣子, 彗星氣急敗壞的抬手就打,

eric一把捉住彗星打過來的手,彗星使勁掙紮,兩人滾倒在地鋪上,eric把他的手固定住,快速的吻了他一下,

eric心想吻一下就得了,畢竟怕有人進來,可是
吻了一下後,看著那片紅唇又忍不住的俯下了身.....
吻上了就不願放開了,eric好長時間沒有碰過他的唇了...

彗星不配合的躲避著...但還不敢嚷嚷,最終eric還是給了他一個法式深吻....
好久..才戀戀不捨的抬起頭...
在彗星的耳邊輕聲說“改天,我們在繼續..”說完,沖他調皮的擠擠眼睛,站起身,走了出去..
名為〈winter story tour>的演唱會終於完美的落幕了,他們在這場演唱會上向歌迷激動的承諾了永不解散的諾言...

因為今年要發行七輯,所以公司收集歌曲和選歌,成員們都參與進來,因為這張專輯的成敗關係重大,如果失敗,他們可能就被某些,準備隨時看他們完蛋的公司或媒體踩腳下,永不翻身..

eric接了好幾個劇本,經過細細的挑選後,決定出演〈火鳥〉這部連續劇,雖然是男二號,但是有很大發揮的空間,而且戲份決不少於男一號。

要開拍前,大家決定給eric打氣,約在酒吧喝酒...

彗星打心堸矽部A一直笑眯眯的看著eric,兩人不時的交換在眼色,彗星的臉上不知是因為酒還是因為心情,紅紅的...煞是好看.

“老大,這次是正劇,應該有吻戲和親熱戲吧?好羡慕哦!!!”是東萬,表情有些狗仔....
打斷了二人的眉目傳情..

eric的臉色一變,果然某人的小臉兒撂了下來,彗星想:我光替他高興了,怎麼沒想到這個呢?不由的興趣索然..

氣得M拿起酒杯猛灌身邊的東萬,andy也過來幫忙....心想:非把你這破嘴堵上。
(萬萬哪..因為你這張嘴,吃了多少虧啊.可憐哪.)——

彗星站起來,說“我先走了,你們繼續”
“我送他”eric連忙追了出去...

“哥,別走啊..”jinjun還沒說完,就同樣被andy拿酒把嘴堵上了。

eric追上彗星,拉上他的手,彗星順從的任他牽著手,兩人一路開車直奔彗星的
家,上了電梯,誰也不說話,但明顯的感覺到彼此急促的呼吸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

清晨,身上的酸痛和汗跡都在提醒著彗星,他和eric終於邁出了這一步,從今天開始,已經不是單純的成員和兄弟的關係了.....

eric還在沉睡著,彗星把臉貼在他結實的肩臂處,回想著昨晚的情景,不好意思的用鼻子蹭了噌eric的肩臂,
“噗嗤”彗星笑了出來:這傢夥的技術還真不錯...讓我....哎..想什麼呢?正在胡思亂想著呢..

突然,手機鈴聲大作..
把彗星嚇一跳,連忙接聽,生怕吵醒eric,他還想讓他多睡會兒。

(現在就知道心疼LG了..哎..女人呢.什麼不是女人?..他在eric面前就是女人) )

“喂,誰呀?”
“...彗星?.是彗星吧,eric在你家嗎?讓他接電話,今天還有個廣告”
是eric的經濟人?
彗星這才發現他接的是eric的手機,忙用手捂著電話,一邊用腳踹著eric,
“eric,快醒醒,快..eric..”
eric被彗星叫的醒了過來,
“彗星啊..來..親一.......哎喲......”
“撲通”
彗星怕被電話那頭的經濟人聽到,慌忙中,一腳把eric踢到床下。

eric筋疲力盡的爬上床,接過彗星遞過來的電話“哥,是我,恩,知道.”
彗星看著eric放下電話才緊張的問“他沒懷疑什麼吧?”
eric沈著臉說“他說早就看你倆有問題了..原來是真的”
“啊.這可怎麼辦呢?”彗星感覺沒臉見人了...把臉埋在被子堙A
“哈..哈..”eric被彗星的樣子逗得再也憋不住了“我是騙你的,你真好騙..”
彗星這才知道受騙,氣的罵道“你他媽的就是欠揍”
說完,就要打他,但是這一用力,後面好疼..不覺得倒吸一口冷氣..

eric連忙過來,心疼的摟住彗星,在他臉上親了又親...然後讓他靠在他的身上,

用手憐愛的撫摸著他的頭髮..深情的說:

“鄭弼教,我文政赫生生世世都愛你,你願意讓我照顧的話,我發誓我會守護你一輩子
我愛你..”說完,用手托起彗星的下巴,給了他一個甜蜜的吻...
良久,兩人才分開,彗星接著靠在eric的胸前,緩緩的問“你是什麼時候愛上我的?”

“....我也不清楚,可能在美國的時候就有潛意識的感覺吧,只是那時還小,不懂什麼是愛,後來我發現我看不到你,心就慌...還記得我們第一次接吻嗎?”

彗星點了點頭..
“我覺得跟你接吻好甜蜜,是比和之前同別的女人接吻感覺更強烈..”
彗星的嘴角微微上揚,他何嘗不是這種感覺呢?
“那你愛我什麼呢?”彗星有些飄飄然的繼續問著 ,

eric愣了一下,認真的想了一想,
“其實吧,你愛忌妒...恩 .又小氣..還記仇..好彆扭..”他自顧自的說著,完全沒有看見彗星的彆扭已經來了..
彗星狠狠的把eric的手放在嘴邊使勁咬下去...
eric一聲慘叫...
彗星起身把他衣服、褲子摔到外面客廳,把eric也推出去,然後坐在床上開哭嘴媮棌|著...

(狐狸..你這是啥形象啊.....暈..)

“死eric,變態文政赫,果然都一樣,到手的就不值錢了,昨晚才把我上了,今天就說我的壞話,以前你怎麼不說呀..嗚..”

eric乘這機會把衣服穿好了..看看時間.壯著膽子....小心翼翼的對著
就差滿地打滾的彗星說“時間來不及了,我先走了。晚上公司見,你想吃什麼,我買回來,好吧?”

(整個一氣管炎....)

“滾,快滾..”彗星聽到門關上的聲音,更氣了..
這時,門又開了,eric把腦袋探了進來,快速的說“我還沒說完呢,無論你有多少缺點,我就是愛你,這樣的你,還有,你最大 的優點是善良........
最重要的是...弼教,你真的好漂亮!!!”臨走時,還沖彗星來個飛吻.

彗星看著已經關上 的大門....終於破涕而笑.

(還真好哄啊..)

彗星美美的泡在浴缸堙A閉著眼睛回想著和eric這些年的點點滴滴......  

是冥冥中有主宰吧,好象讓我命中註定的遇到eric,這個男人,這個眾人眼堛漣僧男人.....  

彗星不覺的滿心的甜蜜,有一點點的虛榮感,這樣的男人竟屬於我---鄭弼教的了,“哼”那些女人要是知道,該多麼傷心....他愛的是我。  


手伸出來,拿起一旁的小鏡子。看著鏡中的自己,:你還真是漂亮..鄭弼教啊..  
你怎麼長得這麼漂亮呢?看這眼睛......還有嘴..  
彗星不覺的沖著鏡子做了好幾個嫵媚的表情...鏡子受不了,都要自殺了。  

(汗..還真是自戀哪 .....)  

咦?這幾天皮膚好象有些差,看來得勤去美容院了...自己糾結了半天。  

等他打扮完,可以出門時已經是下午了,站在穿衣鏡前,彗星穿著簡單的淡色的襯衫,下身穿牛仔褲,竟然帥氣十足..還擺了個酷酷的post...  
哎.我這樣的一等帥哥,竟然......  

又有大批的女人傷心嘍!  
(想的太多了吧..你..但是你還真是個矛盾體,要美就美,要帥就帥..)  

(你在世間的出現就是迷暈我們和勾引文政赫的吧?...)  

接著矯情的打電話讓助理來接他.....  
他想,我這樣怎麼開車?坐著就疼..這該死的eric。  
坐在車上,問了助理,知道今天沒有通告,就讓他送自己去常去的那間美容室,  
進去後看見了幾個認識的藝人,其中有兩個女星還和自己很熟,看見他就嬌聲嬌氣的迎上來“oppa,好久不見,一會兒吃飯吧?”  

彗星看著那張妝化得精緻的臉,不覺心媦萛臐G看吧,我是多麼受歡迎,可惜..  
誒..不對,我就是和女人約會又怎麼了,女人真的很好啊..聲音好聽,身體柔軟 ........

(咳..小子,你好色啊..想想就得了啊)  

心堻o樣想著,嘴上卻說“改天吧,還有事”表情也一改往日的柔和,略顯嚴肅,說完就進了單間。

公司的工作間堙A彗星和M手堮陬蛓X張歌譜,挨個的試唱,慢慢的感覺哪首比較好....彗星有些心不在焉...

心想:他怎麼還不回來?還沒結束嗎?..
正想著,門口就出現了eric的聲音...

彗星連忙用手整理整理頭髮,然後用手支著頭假裝認真的看歌譜,
這一切看在M的眼堙A感覺好好笑...
彗星真可愛啊..好象情竇初開的少女..

eric進門就找彗星,今天一整天都在想他,以至於頻頻NG....
好不容易結束了拍攝,買了幾盒平日彗星愛吃的韓食,趕緊回公司...
他的彗星正在低著頭,頭髮擋著眼睛,只看見他的小鼻子和嘟著的嘴,
eric想:這麼美的男人,除了彗星,還有誰?
剛想走過去,就被M的手勢阻止了,示意他別說話....

彗星奇怪怎麼沒有聲音....該進來了?
難道...抬起頭看見eric真的不在,
看來我剛才聽錯了?一下子變得好鬱悶!
把手中的往桌子上一放,身子往後一靠,
眼睛閉上,自言自語的說“難道我真的出現了幻聽了?這個死eric終於把我變成神經病了”

“彗星..彗星.”
彗星又聽到eric的聲音了..

“啊..不能再想他了,真的又瘋了..”
突然,臉上被親了一下,嚇得連忙睜開眼睛...eric無比深情的眼神正在看著自己....

(大家都知道大大的那種眼神吧..無法抗拒的那種..)

eric聽見彗星說的話,內心說不出的感動,彗星原來這樣在意自己..

彗星明白eric在逗他了,原本要生氣的,但是看見eric的滿臉柔情,不但不氣,
反而被他的眼神吸引住了..兩人雖然什麼也沒說,但是卻知道對方心意..

“咳,我說,還有我在呢...”M忍不住的開口了,在不開口的話,真的要被這個氣氛同化了。

彗星羞紅了臉,不好意思的站起來,避開半跪在面前的eric,
“你買什麼了?”來化解尷尬..打開盒子看了看..
“我去洗手”頭也不抬的往外走..
eric“我也去”

彗星在前面走,eric跟在後面,在走到電梯旁邊的樓梯時,eric拉彗星來到樓梯的下一層,這堿O沒人來的,

他們在這媄z發了所有的熱情,激烈的擁吻起來,
這一刻,彗星猛的勾住eric的脖子,將自己滾燙的唇貼上他溫熱的唇,
狂熱主動地親吻著。
  
他睜大眼睛地望著正閉閉雙眼熱情親吻自己的彗星,溫柔的笑意在眼底蔓延...
eric攬住彗星的腰漸漸閉上雙眼.....

彗星濕潤滾燙的嘴唇用力在eric的唇上磨蹭吸吮,他一手勾在eric的頭上,
一手扶按著他的肩膀,往日羞澀的小舌溜出口腔,大膽激情地挑逗著eric,
柔嫩的滑舌在他唇上蹭抹著愛媚的濕膩,
激顫地挺進eric溫濕的口中盡情舔噬著一切....

eric被彗星挑弄得燥熱不堪,欲火流串全身,壓迫著細小的毛孔。
他把彗星推抵上牆,瘋狂糾纏著他的嫩舌,用力啃咬著他的薄唇....
終於,兩個男人不舍的分開...氣喘吁吁...  
彗星無力的靠在eric結實的胸前,eric輕柔的撫摩著懷中人的脊背....  
“有想我嗎?”  
彗星點點頭,把環在eric身上的胳臂緊了緊....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