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10.01.26][轉載] [完結] 星 -- 不了情 (by 赫賀家的文慧)(RS)

這文是文慧始於2007年尾的作品, 是<命運>的同期作品, 主角 Hyesung 十分十分可愛...


作者: 赫賀家的文慧
轉自: 百度 ricsung 吧



踩著泥濘的地面..文政赫高大的身影蹲了下來.  

“小子們,還是回去找媽媽吧.再吃幾年的奶再來找我.  
...現在就憑你們?”輕蔑的一笑.用手指抿了一下嘴角.  

聽不清在自己面前的這個男人在說什麼?  
喘著氣...努力的睜開已經腫成一條縫的眼睛.想證明自己還沒有死.  

文政赫懶得理他..站起身.對手下說“你們處理吧.”然後拔腿離開.  
在道上混了這麼多年..習慣了打打殺殺的日子.找他尋  
仇的人見的多了那堨帢o著他出手,兄弟就擺平了.  

雖然他已經轉入正行.但是以前的恩怨還是不時的找上他.  

從用拳頭混飯吃的那天起,壓根就沒有想過要走正道.  
但是讓他不顧一切的,冒著那麼多的風險改正行的就因為一個人的一句話,  

這個人的話,他是一定要聽,畢竟是留給他的最後一句話.  

和平日一樣,出差或者回國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回到那個舊公寓.  

拿著每次給他買的禮物去看他..  
在那個房間..  


“彗星,今天來晚了,生我的氣了吧..”文政赫臉上露出了和他臉部線條不相稱  
的溫柔表情.這種表情他只對彗星一個人..  

照片上的彗星靜靜的看著他,不說話..但是眼睛卻充滿柔情.  

政赫把唇貼上去..雖然他是冰涼的.  

他離開了這麼久,但是政赫還是當做他還活著.並未離開.  

這個房間的還是原來的樣子,包括擺設和彗星生前書,CD所放的位置.  
還有他們的大床.  

只是他不在睡在上面..最初就幾天他堅持睡在這堙A  
但是他受不了,受不了出現幻覺的彗星還在身邊.每一個觸摸和鑽進鼻子堛漁薿妊讓他要發瘋...彗星..彗星.你好狠心啊~難道你忍心不在看見到我.忍心讓我這麼想你...  

政赫摸著照片堭k星的眉毛、鼻子、唇.
四年前的三月:  

彗星:  

醫院的這段日子...  
住在我隔壁病床是個約20多歲的年輕人..  

我知道他是同別人打架受的傷..  
常常看見有一些身上帶著刺青.面相兇惡的人來看他.  
哪里像是來看望病人.  
每次都是吵吵嚷嚷的.說些我聽不懂的話.  
而且他有一種霸氣在身上.說不出的霸氣.  
有時靠在那塈l煙沉思的樣子卻有著和他年齡不附的沉穩.  
我當然不敢跟他搭訕..  

他也不和我說話,甚至看也不看我.  
這樣更好,我呆我的,他呆他的.  

我喜歡書,各種類型的書,最近迷上了推理小說..  

這種書讓我著迷..除了必要的事情,我基本就是呆在床上看書.  
有時半夜下床上廁所,我看見他的被子踢開了,我也會給他蓋蓋.  
他和我一樣,雖然有他的朋友常常來看他,  
但是也沒有家人來照顧.吃著醫院的飯菜..孤獨的一個人.  

我因為是腿傷,所以在沒有護士的情況下,我都是自己一點一點的忍著疼  
上廁所之類的,  
因為天性害羞,腿好一點,我就堅持不讓護士陪著了..雖然她們會說這樣  
對腿不好.  



有一天,我路過他床前的時候,我身子一歪.原本靠在床上的他..突然伸手扶住我.他好有力氣啊.我感謝的對他說“謝謝”  
他沒有表情..只是下床.陪我去了衛生間..  

以後還主動跟我說了話...  

“小鬼,吃個蘋果..”  
“哎,小子,叫你呢”漆黑的眼睛很深的感覺..  
我發現他長的很帥.  
我剛開始不太敢理他..後來慢慢的熟悉了些以後.  
感到他並不可怕..雖然沒有太多的笑容.  

也知道了他叫文政赫.  
有一天,天氣特別好,我們坐在我的病床上..因為我的床靠著窗戶.  
陽光照射進來..暖洋洋的.  

他把腿伸直.讓自己更舒服些.  
我看一本推理小說..看得入神..  

“你不要以為我沒有文化..如果我繼續上學的話,我現在一定是大學生..  
然後戴上博士帽”  
他突然說..  

我抬頭.“政赫哥,你為什麼不念書了?”  
“...嘿..家庭條件不允許唄,太窮了..還有妹妹呢.就出來賺錢了.”  
我看見他手上有著和他年齡不符的老繭..  
穿著緊身背心的肩膀上骷髏紋身,隨著他的動作.一動一動..的  
“幹體力活賺的不多,還挨欺負..後來遇到一個大哥..硬碰硬.  
我到覺得痛快..現在也有錢供妹妹讀書了.”  

“我也不想挨欺負.”我自語.  
但是看看自己的腿..和瘦弱的身體..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你?呵呵.要靠腦袋..懂嗎?”他指指頭.  
接著說“在這個社會上,如果有了名譽、地位、金錢、權利、就不會被欺負.還可以把別人踩在腳下.什麼事情不要擺在臉上..那樣會被輕易看穿.”他拍拍我的肩.  
“我?...”我搖搖頭..“我活著都覺得多餘”  
‘為什麼這麼想,要想有出息.就必須要有自信..對了,你怎麼老低著頭啊?”  

我頭低的更低了...“沒什麼”  
“要自信”他好笑的樣子.  

他比我早出院的.臨行的那天.  
我送給他一張我給他畫的像..上面的他,戴著博士帽..笑的很開心..  
他看了好半天..“我都不知道你什麼時候畫的..畫的好象啊..”  
“我因為寂寞。從小就常常畫些東西..  
以前也學的是這個專業.畫的不好..但是希望你喜歡”我誠心  
的說..這段時間的相處..讓我覺得有點戀戀不捨...  

他把畫疊起來,放進錢夾..  
走到門口,又回頭深深的看我一眼  
“我們有緣再見.當然,不要在這種地方”  
“再見.”我沖他揮揮手,  

我知道我即使出院了,腳也是跛的.雖然不快步走,看不出來..  
我想我媽媽要是還活著,一定會心疼的抱著我哭.  
但是現在已沒有人會在意,我是瘸還是瞎.?  
真沒用..就這樣連打工的地方也丟掉了.  

想要找到自己的雙生兄弟是自己唯一的願望..在母親留下最後一口氣的時候.就下定決心,要找他..在世界上最後的親人..  

現在不但沒有找到.還....哎  
傷口正在癒合而有些癢..用手撓撓還疼.
六月:  

沒有想到會再遇到政赫..  
“先生.你的外賣.”我把袋子遞給一個男人.  
那個男人打量我.從褲兜堮野X錢.我伸手去接.  

結果他一把拉過我的手..另一隻手麻利的解開褲帶.把我的手放進去.  

“啊..”我嚇的腿打顫.  
怎麼會有這種事情呢?是變態嗎?  

“不要啊..救命啊..”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誒.我真他媽的...”隨著一聲罵.  
那個人鬆開了手,捂著臉跑掉了.  
我驚魂未定.  
“是你..?”  
我抬頭,是政赫..  
插著腰站在那..  
他定定的看著我..  
我臉紅,竟然在這種情況下再見面..  
看看地上的袋子.怎麼辦?  
我蹲下身...眼淚在眼眶堨斯衕..  
怎麼什麼事情都讓我碰到.  

“我走了啊.小子,你自己多保重吧.自己要學會保護自己”  
我看著他轉身要走.  
捂著臉.哭了起來.  
“哎..哭什麼啊..大男人的.”政赫有點無奈的看我一眼..拉過我.  
我抽搭著..他的大手給我很強的安全感.  
“如果這份工作也沒有了,我連住的地方也沒有了..哥.我什麼都願意做,你收留我吧.”  
我抬起帶著淚的臉.懇求的看著他.  
我看見他愣愣的看了我半晌.  

就這樣,我被他帶回了他住的地方.  
到了他家,我發現對我來講他這娷痕蓬N是“豪華”.  
我還沒有住過這麼好的地方呢.  
有自己的衛生間.有電視,有音響.  
沒有看見他妹妹.  
“她在國外呢..不是我厲害,是她自己棒.有獎學金的.”  
說著拿她的照片給我看.  
很漂亮和他一樣,有著一雙大眼睛.  

我不理解他的錢就靠打架就能賺來嗎?  
後來他說,那天恰巧經過.本來不想管閒事的..但是聽到聲音好象很耳熟.  
而且也看不慣這種事情..就伸手管了.  

他讓我別去打工了,就在他這堨握u好了,給他做飯,洗衣服.  
他住一間,我住一間.  
雖然我的那間不大,但是我滿足的當天沒有睡著覺..  

我們的生活就這樣開始了,雖然陌生,但是出奇的和諧.  

他說話的語氣也越來越溫和..  

回家吃飯的時候越來越多.  
一次,我們在看電視的時候,他吃著我給他切的水果.  

突然看著電視說“你給了我家的感覺.”  
說實話,我都沒有見過他真正打架的場面..只不過,有時他會帶傷回來.  

開始還很怕,後來我的包紮手法越來越熟練.  

有一次,我幫他包胸口的傷口.  
“還是不要了,好嗎?這樣什麼時候是個頭啊...看你身上的疤.”  

我埋怨著..很心疼..手很輕的,生怕會讓他更疼痛..  

我把紗布圍著他的胸繞了幾圈..  
這樣就象環抱著他一樣..我的鼻子尖碰到了他的乳頭.  

我一抖.  
抬頭正碰上他的眼睛...  



他生活方式很奇怪..常常接到電話就出去..然後不一定什麼時候回來.  
有的時候幾天也見不到人影..  

他從來不帶他的兄弟回來,所以我也不認識那些人..  

一天,我出去買書.回來時,下起了雨.  
我把書放進衣服..就這樣跑了回來..  
進門.意外的看他回來的還真早.  
“哦,我還沒有做飯呢..你等等我.”  
我放下書.  
“等等.看你都濕了.他拿起他剛剛脫下的衣服,給我擦雨水.  
當他擦到我的頭髮時.把擋在我額頭前的頭髮佛開..手明顯的頓了頓.  

然後把衣服一丟.“自己快去擦乾淨,我餓了.”  

有點摸不到頭緒.我連忙去衛生間.拿手巾擦了擦,然後去做飯.  
慢慢的我發現他對我怪怪的..  
明明看著我,但是我一發現,他就別開頭.不去看我.  
他睡覺的時候,我不敢打擾他,因為他說過,睡覺的時候最討厭被打擾.  
但是我還是趁 他睡覺時去過他房間.  
那是因為我想拿他的衣服來洗.  
我發現他睡覺的時候,完全沒有了平日的霸氣.  
撅著嘴有點象小孩子.  
睫毛長長的...有一次我還好奇的用手撥弄一下.  
他揮著手..翻了個身.然後騎著被子接著睡..  
露出長長的腿.內褲包裹著他的臀部.我竟然有點不好意思.  
自己出來時,還想,這有什麼啊,都是男人.  
再給他洗內褲的時候,老回想起那個結實的屁股.


這天,我拿著他壞了襯衫..學著電視堛獐豸l.把下擺剪了剪.所以打結系在腰間.  

因為他身材高大,而我太瘦.肩膀還窄.  
鬆鬆垮垮的..  
我邊聽著音樂,.邊開始整理他的衣服.  
把一些髒了的衣服.洗乾淨.  
沒有地方掛了.我看見露臺的的最上面還可以掛幾件,我就搬了椅子踩上去.剛掛了一件..突然感到暈.眼前一花.  
身體失控的倒了下來.  
沒有想像的摔到地上.而是倒進一個溫暖的懷抱.  
“政赫..”我還是很暈.  
他沒有說話,只是用很奇怪的眼神看著我..我看見他盯著我的嘴唇好半天.  
我莫名的口乾舌燥.  


我動了動,他的手摟在我的腰上..因為摔下時,移上去好多,露出我瘦瘦的腰.  

他的手心在我的肌膚上,好象在迅速升溫.好燙..  

恍惚間,看見他的臉在我面前越來越大.然後溫熱的氣息拂上面頰.  
我就這樣被他親了臉一下,我竟然不討厭..還有點欣喜.  
我嘴角露出笑意.  

他就猛然的吻住我的笑.然後我被他撬開嘴.我的舌頭一直被他吸吮.  
有點疼,但是喜歡...  

我怎麼會躺在男人的懷堙A然後被他親吻呢?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我只知道,我喜歡,我喜歡他..  

從那以後,我們的關係有了變化.可能是因為接吻過了吧.  
感覺更象情侶.  
我要是去圖書館,他有時就會騎著摩托車來接我.  
然後帶著我去吃好吃的..買東西.  
有時,會在林蔭道上.牽著我的手,慢慢的散步.  
因為他知道我腿的事情,所以走的很慢.  
一次下雨,他拉起我跑..剛跑幾步,回頭看見我狼狽的樣子.  
彎下腰,一把抱起我.  
“政赫..放我下來,被人看到怎麼辦?”我害羞的說.  

他不回答,我看見他嘴角緊緊的抿著.  

我沒有告訴他,我還有弟弟的事情,不是故意,好象是沒有機會.  
反正,不知道為什麼,我一直沒有說.   
早晨,起床,好暈啊..我有點上不來氣.  

想再躺會.我又奔向枕頭..血?我以為眼花..定定神.再看.是血.  
我顫抖著去摸.手上印了少許.  
頭“嗡‘的一聲,我有不好的預感..非常不好預感.  

結合我最近的情況..會不會.?  
我想到了我媽媽..第一次看到她藏著的帶血的衣服和紙巾.  

看到她驚慌失措的表情..和絕望的眼睛..  

我同樣的藏 了起來我帶血的枕套..  

以後的日子堙A我的鼻子常常流血.也越來越眩暈.  

“彗星,看我給你買什麼了..”政赫在這個寒冷的冬季給我買了件白色的羽絨服.雪白雪白的..他說我適合白色..  

“你真漂亮.”他說,“其實,我在醫院堿搢ㄖA時,就想還有這樣漂亮的男孩.”  
“我怎麼沒有覺得.”我在他的視線下,臉發燙.  
“真的,看你的眼睛,鼻子.嘴巴、”然後抬起我的下巴.“還有這尖尖的下巴”  

然後我們在原地擁吻.  
“我們永遠在一起吧.”他在我耳邊說.  
我下巴搭在他肩膀上..被他緊緊的摟著.  
“永遠”我默默念著..



從醫院出來,我用手遮住陽光.看看天..  
還能看幾次太陽呢?這樣站在這堻ㄛO奢侈的..  

我坐著公車.從開始到終點..再坐回來,一遍一遍的.  
我貪婪的看著窗外的一切..不想遺漏一點..  
“陪我去看看我媽媽吧..”我對正在擦著胳臂上傷口的他說.  

他回頭.“好”  

我們回到老家,我並沒有立刻帶他去看媽媽.而是先帶他回我的家.  
因為捨不得媽媽留下的東西被破壞,所以即使沒有錢,也沒有出租出去.  

在進門的一刹那.我難掩的悲涼..看著家堛漯鰱瑪漯..回想起以前媽媽在這媔i出的身影..  

我捂住嘴.扶著桌子坐下來.趴在上面.“嗚.”我痛哭起來.  

媽媽,我就快要找您去了.你在那堭I寞吧..  

我穿著那件白色羽絨服.看著跪在母親墳前的他..  

“媽媽,我叫文政赫.放心,我會照顧好彗星的.”他對我媽媽說,  
我心媕q念:媽媽,不要生氣,我喜歡他.第一次這樣喜歡一個人.我帶他來,是想讓您看看他..他很英俊吧,還有也是為了我去找您時,好讓他送我來這..  
弟弟,我沒有找到,我想我們沒有緣分吧...。  

我看見墳頭上的枯草擺了又擺.我走上前想拔下來..  
但是我又收回手..現在我拔掉了.以後還會有的,那時會有誰拔哪.  

回來後,我就發燒了..  
盡說胡話.把政赫急壞了..以為我在吹了冷風的關係..  
只有我知道,是我媽媽想我了..  
吃了他喂我的藥.偎在他懷..臉緊貼著他的胸膛..  
“你知道嗎?我文政赫平生就對你這樣..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想對你好.  
我對別人可從來沒有這麼好的耐性..”  
“我知道”我從他和朋友的通話中就聽得出了..  
所以我才覺得我現在是最幸福的人了..是上天對我最後的憐愛.  

這天晚上.我枕著他的胳臂和他一起看電視.  

正好演到主人公的生離死別的場面..  
我看著電視堥滬的幾乎昏厥的男人..我突然想我走後,政赫會怎麼樣?.  

我用手悄悄的擦掉眼淚.“政赫.如果有一天,我..我會離開,你應該沒有什麼關係吧.”  
“當然有關係..我習慣了天天看見你了..這個屋子如果沒有你,我都不願意回來.離開我?這輩子也別想..”  
他翻身把我壓在身下..  
曖昧的姿勢使我知道他想做什麼..  
其實之前,我也知道他一直在壓抑著自己..每次,在我們吻的火熱的時候.他就生生的收起欲望..  

為了不留遺憾.我早就想好把自己交給他了..  
所以我摟著他的脖子....  
然後,我把他拉向我.吻上他那個骷髏紋身.  
我吻的很細.其實我的技術不好.我知道..但是我真的是用心去吻的..  

順著脖子往上吻..  
還沒有到他的嘴唇.他就轉過頭.迎了上來~  
他的舌頭在我的口中輾轉著..有點上不來氣.  
我們都穿著睡衣、睡褲.  
我的扣子不知道何時被他解開了.  
他的手移到我的胸前.  
“我有點上不來氣..”我說,是真話..很辛苦.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後來..後來..  

我們真正在一起的時候,他緊抱著我,我喘不過氣來..但是我也沒有推開他.  

因為我太愛他了!!





8月.  

我真的不行..症狀越來越明顯了.  
終於還是被他發現了.  

粗心的他,和刻意隱瞞的我.讓我的病情在最後才公開.  

看著他把我的藥瓶摔在地上,然後又一粒一粒的跪在那媥葥_..  

我看見他的肩一抖一抖的..  

我走過去,抱住他的頭.不一會,我的衣服前襟就濕.  
我拒絕入院..因為不想死在那..  

頭髮一直帶掉.幾乎每天都在枕頭上撿到幾綹.  
然後他會放在一個袋子埵為_來..  

那段時間,他幾乎不出門了,就陪我..  
我們一起吃飯,散步..  

雖然我常常會不知不覺昏倒,但是醒來的時候,一定是看見他的.  

他跟我說了很多話,  
他說“他從小就有好多兄弟..都是和他一類人..他也認為男人就應該是他們那個樣子.但是我不同,我細心..體貼.第一次看見我的時候,其實他就注意我了..怎麼這個男孩子長的這個樣子..說話也溫溫柔柔..  
弱不禁風的樣子..讓他有很強烈的保護欲.  
離開醫院後的再次見面..讓他更有這種想法了..”  

註定的,註定的讓我生命埵酗F他,還陪了我最後一程..  

每天在他的懷堜睡,再醒來..  

我也知道他很怕,怕每次睡覺後不再醒來,我也怕,怕的很.  
但是我們誰也不說.  
這幾天,我什麼也吃不下去了,堵的慌.精神開始恍惚.  

我沒有對他說,我夢見我媽媽了,她來接我了.  

看來我真的要走了.身子輕的要飄起來了.  

這天他給我擦完澡.我一直昏睡.什麼也不知道.也沒有太多的感覺..  

偶爾睜開眼睛.就看見他流著淚的眼睛,想替他擦掉,也沒有了力氣..  

第二天清晨,我突然醒了,我感到我好有精神啊,也感到餓.這是很久  
沒有的感覺了..想吃辣抄年糕.還是我們以前常常吃的那家小吃店的.  

好想吃啊...  

我搖晃還在睡覺的他,他“騰”的坐起,驚訝的看著我.  

他太驚訝了,因為沒想到我還有力氣搖晃他,還看見我臉上的光彩.  

我對他說我想吃辣抄年糕,他高興的穿上衣服..忙不跌的想跑出去..  

我看著他,叫住他“以後改行吧..我知道你行的..不要再過那種日子了.  

我真的是每天為了提心吊膽..怕你出事..”  

他深深的看我一眼,然後出去,和在醫院那次的眼神一樣..  

只不過,我們是再也見不到面了..  

我永遠也不知道他回來後看見已經安睡的我是什麼反映..  

永遠不知道他是怎樣抱著我哭的.  

永遠不知道他是怎樣思念我的.  

只知道我臨閉上眼睛才想起把手伸向床底我的一個小本子,我想告訴他,我有個兄弟,孿生兄弟,和我長的一模一樣..
現在的文政赫終於在房產業站穩了腳..雖然是從強買地皮開始的.  
但也是轉入了正行..  

以前的兄弟還跟著他,只不過他的規矩嚴,既然做公司了就要拋開以前  
的江湖氣..不能改的就不必跟著他了,  

他還遇到了個好生意夥伴..--李抿宇.這個精明的生意人.也是看中了文政赫所有的霸氣和膽量..這是那些所謂的上流社會商人所沒有的.  

司機開著車.政赫坐後面,腦袋媟Q著事情,眼睛看著外面.  
他的表情一直是嚴肅的,認識他的人也很少看見他笑.  

車子拐進一個巷子.  

“文先生.前面好象有打架的..我們繞道吧.”司機說,  

他往前方看出..雖然是夜晚了,但是在幾輛摩托車的車燈照射下,還是看清有十幾個人在群架..  

他見這種場面見的多了,幾年前他也是個樣子的.  

“調頭.”他說,  

車子剛剛轉個來..“吱”一台摩托車技術超好的飛沖過來.攔在他前面.  


司機嚇了一跳“怎麼?”  

就看見那個騎在摩托車上的人.把臉一揚..“幫個忙..”  

對車堛漸L們說..  

文政赫就這樣看著,一聲不響.  

那個人笑了“嚇傻了?..我朋友受傷了,需要你們幫下忙,用汽車送他去醫院..”  

然後自己嘟囔著“要不是本少爺.今天沒有開車,還求你們..”  

司機說“我們快走吧..這種人不要理”  

誰知道,他卻聽到文政赫說“我幫.”  

醫院門口,文政赫看著剛才的那個人一直消失在門口也沒有回過神來..  

身穿皮衣而又張揚的這個人..和彗星,我的彗星竟然張的一模一樣.  

雖然他的表情和動作和彗星截然相反..但是五官、身高真的一模一樣.  


他是誰?他是誰?



這晚,政赫破天荒的回到了舊公寓.
因為他每天只是早晨呆一會的,..跟彗星說說話,然後上班..

今天,他沒有回現在他住的新寓所..

那個小子連聲謝也沒有說,就扶著就傷者進去了.

但是政赫看得他真切的很..太象了.象的可怕.

此刻,政赫站在彗星的照片前..
“你知道嗎?今天我睡不著了..因為我看見了和你長的一樣的男人.
真的太象了.有種錯覺就是你..我真的太想你了..”照片堛滷k星
還是那樣溫柔的笑著~

坐在床上,翻看彗星生前看過的書.
他挑了一本放在最堶悸漁恁A
彗星走後,他有時間就看這些書.看的差不多了~

拿起書,一翻就直接到了書的後半部.因為夾著一個小小的書簽..
政赫突然眼淚湧了出來.

那個自製的小書簽上寫著:頭疼啊,先不看了,結局會是什麼呢?真的想看完啊....

政赫把書合上.不想看..結局他更不想知道..

就這樣看著彗星的相片到天亮.

一夜未睡的政赫大早晨的直奔醫院.還帶了個大花籃.

“你說HYESUNG嗎?我雖然知道他名字,但是不熟啊..我們是在前幾天
飆車認識的.很夠意思的一個人,我也在找他,想還他醫藥費.

昨天醫院的錢是他付的,然後就走了”
政赫坐在社長室..思緒飄的很遠.

桌子上的電話響起“哥,想我沒有,打你手機不通耶..還好你在公司..”

是他唯一的親人,他妹妹--文秀兒.

“恩..怎麼了,想起我了?”政赫聽到妹妹的聲音很高興.

“是啊.哥,我後天回去..你來接我.”文秀兒撒嬌的說,

“回來?怎麼突然想起回來了”這個妹妹在國外多年,早就洋派了.

不習慣韓國的生活,所以很少回來,都是他去看她.

“恩,哥我煩死了,有個臭小子好拽啊..我喜歡他,想做他女朋友,
因為他愛玩.我就陪他玩,可是他說我瘋瘋癲癲的,那我就扮淑女嘍.誰知道他又說我樣子傻..”秀兒委屈的說,

政赫有點好笑..她也有這個時候?因為她妹妹一直是甩人的,第一次聽別的男孩子不理她.

“所以呢?”政赫問,

“前幾天,他不聲不響的回韓國了.幸虧我和他奶奶常常聯繫.他奶奶也喜歡我,就告訴我了..哥.氣死我了..”

“他有這麼好嗎?很帥嗎,比我帥?”

“不是,你們兩個兩個類型.他是..恩.說不好,特有味道..特迷人.”

秀兒那邊開始發花癡.

“這樣的人沒有女朋友?我不信”政赫喝口茶.繼續逗她,

“有,好多.不過時間都不長,他每次都不認真.沒有人拴住他”

“那你還要自己跳火炕”政赫不理解,

“不是,是我想征服他...多有挑戰性啊,對了哥,不知道你聽過他奶奶
的名字沒有,這個老太太在韓國投資很多項目,她眼光毒的很,
她只投資,所以每次都找別人合作..每次都賺大錢,這次,她還是看中
一個小島,想開發渡假村.還沒有找合作商呢,哥,你爭取合作吧,
這樣我就更有機會了”

“胡鬧.做生意是開玩笑嗎?”政赫看見抿宇進來了,示意他先坐.
“好了,你先把她的資料傳過來,我先看一下”政赫最後說,

不一會,傳真到了,抿宇一看笑了“別說,這個丫頭還真辦件好事情”
“怎麼?”政赫好奇的說,

“這個老太太可是很神秘的,她投資的項目每次都是大的,而且很少看走眼,所以如果和她合作應該只賺不賠..”

“哦..”政赫拿過資料認真的看起來.



政赫開著車..到機場的停車場.
看見一個空位剛想停進去.
“刷..”一輛紅色的跑車搶在前面停了進去.

政赫和他的車差點撞上..怎麼這樣開車?

政赫把車窗放下.看看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等車上的人把車停好,下來,政赫愣住了,是他.

有點不能呼吸的感覺.

顯然他不認識自己了.

“怎麼?沒有看過美男啊”下車的HYESUNG氣不順的說,
好不容易自己逍遙的過幾天,他奶奶卻回來了.
看見車塈今菗F赫直勾勾的看他.車還堵在他車後面,他還得側身出來
..

政赫看著眼前面帶點怒氣的他,這張臉如此生動而漂亮.

頭髮有點綣,一邊竟然被小卡子卡著,看起來很野性.

雖然和他的長相不付.但很特別..
劉海到眉毛.和彗星一樣.

等他回過神來,這個漂亮男人已經走了,他回頭看背影.

熟悉而陌生..

彗星是不會這樣大踏步走路的,因為他腿不好,
也沒有他健康
雖然這個人也瘦,但是要比彗星有活力.

漂亮的臉是一模一樣,上次天黑了,今天看得真切,

眼睛,包括那個愛用眼角看人的習慣都一樣...

還有那個嘴巴,小而精緻..薄而光澤.


“哥,我在這堙A”政赫滿懷心事的去機場堭筒f妹.
再聽見妹妹叫他,順著聲音看見了她,也看見她身旁有個老人,
說是老人,但是氣質非常好,頭髮沒有刻意的染黑,自然的有點白髮.

身上披著披肩..拿個小包.身後有個男子,應該是秘書之類的,拿著行李..

他笑著迎上去,剛想說話,
一個黑影跑到他前面,一把抱住那個老人“奶奶.我想你了”

“我就知道,我們森會想我,呵呵..”老人輕拍他的背.

“哥,我給你介紹,這位是申奶奶.這個是HYESUNG哥.”
政赫不知道他妹妹是什麼表情.因為他的注意力被HYESUNG吸引住了,

現在的他表情乖巧...身上的衣服還是黑色,

看起來臉好白.顯得嘴唇很紅.
彗星很少穿黑色的.基本穿白色...政赫喜歡他穿白色.
以前怎麼沒有覺得他穿黑色應該也不錯呢.政赫想,

“你好”HYESUNG禮貌的向政赫伸出手.在奶奶面前他是絕對的好孩子.
雖然他認出眼前這個文秀兒的哥哥就是剛才在停車場的那個帥哥.

“你好”政赫握住他的手..手掌薄而軟.和彗星一樣.
他注意到HYESUNG露出小截的纖細手腕.

政赫向老太太見過禮..


分手時,約好下星期共進晚餐.

文秀兒一直想和HYESUNG說話,可是他就是不看她.不給她機會.

他奶奶走在他前面的時候,他才突然回頭對著和政赫一起走的秀兒做
個鬼臉.“少來煩我”說完才想起她哥哥就在一旁.

趕緊瞄了政赫一眼.正和政赫的大眼睛碰上.
回來的路上,

文秀兒一直追問政赫
“哥,覺得他怎麼樣?很好看吧.還可愛呢~怎麼不說話?”

“說什麼啊~不太懂事的樣子”
政赫是真的這麼感覺,性格和彗星完全不同,

好象很任性.嬌生慣養的樣子.

“不是被他奶奶寵的嘛.其實他也有男子氣概的,沒有看見他騎機車呢,
可帥呢!可是他奶奶不讓他騎了,老管他”

“為什麼?怕出事吧”

“已經出過事情了,聽奶奶說,四年前他出了車禍,就是騎機車的時候.

腿差點殘了..嚇死奶奶了,所以再也不讓他騎了”

“四年前?也是腿?”政赫好奇怪的感覺.

好久沒有騎摩托車了,政赫脫下西裝,換上皮衣,牛仔褲.

深夜堛漲僥犰葩瘍政赫想起帶著彗星兜風的時候,他會摟緊自己的腰.
然後開心的象個孩子.

今天怎麼了?看見這個HYESUNG就更想彗星了,

但是從心埵麻I排斥這個HYESUNG.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
想討厭他,找他的缺點..以為再也見不到了呢.
誰知道還是見到了.還是妹妹喜歡的人..

他的性格和彗星真的差很多..

抿宇和申老太太談的很順利..雙方決定各派人去那個小島先考察考察.
當政赫、帶著文秀兒到達他們約會吃晚餐的飯店時,申老太太還沒有到.

今天秀兒打扮的很漂亮..刻意打扮的.

時間有點過了,申老太太才帶著HYESUNG和那個在機場跟著回來的那個男人
進了他們的包間.

因為之前抿宇跟政赫提到過了,這個男人是老太太的秘書兼助理.和有能力的一個人--金東萬。

“東萬雖然是我的秘書,但是我一直拿他當我的另一個孫子.呵呵”
老太太的意思明顯不過,不是生意飯局也帶著他,是她的家人.
HYESUNG進門就看見了政赫,這個男人給他的感覺很特別,說不清.

文政赫的眼睛很吸引人,雖然文秀兒的眼睛和他哥哥一樣大,一樣亮,

但是形似,神不似.

不太敢看他的眼睛,自己想:可能是因為他是文秀兒的哥哥吧.?

自己心虛什麼啊?我又沒有把她怎麼樣..

想起以前好象聽文秀兒說過他哥哥是個很厲害的人物.

應該是那種黑社會吧.

怎麼不太象?一身的正題西裝.一本正經的樣子.不笑的時候倒是很嚇人..


HYESUNG借著眼睛餘光打量著他..
鼻子非常挺..眉毛濃密而有型..眼睛是這個人最有魅力的地方.
嘴嘛.恩.

這時看見政赫的眼睛掃過來,連忙看向別處,卻看見秀兒正看著他..
白了她一眼..啊.不會讓她哥哥看見吧?
不自覺去看政赫,果然和他四目對上.

他的眼睛很黑.很深..


整頓飯下來,政赫發現HYESUNG很挑食..他奶奶看見菜埵野L不吃的就給

挑出去,或者乾脆換掉.

彗星是從不挑食,還很節儉.怕浪費.

HYESUNG吃東西很慢,這到是和彗星一樣...看著他小嘴一動一動的..

他又有錯覺了.好象彗星就坐在他面前吃飯.然後會不時的抬頭看他一笑.

“政赫,我可以這樣叫你吧”老太太的話打斷了政赫的發呆..

“是.當然可以,您不必客氣.”政赫收回眼光看著老太太.
“決定什麼時候去島上了嗎?”

“恩..過幾天就去,抿宇不去,我去..”政赫回答.

“哥,我也去”秀兒插嘴.

“誒..秀兒啊.那堥S有什麼好看的..等蓋好渡假屋,我們再去玩”老太太
笑眯眯的說,

“恩,還是先別去了,搞不好有狼.”政赫嚇她..

“有狼?那我也去.”HYESUNG興奮的放下筷子..看著他奶奶.

“哪里有狼.是開玩笑的..森啊,不去啊,你不會習慣的,島上的居民生活
很儉樸.也原始.就是想我們的人去看看環境..”老太太看著他孫子的眼神

充滿疼愛..


“奶奶...我想去,我快悶死了..奶奶..”HYESUNG撒嬌的本領不是一般的強.

晃著他奶奶,身體也微微擺動著.嘴巴嘟著.


政赫看著這樣的HYESUNG,想到了他不在他奶奶面前時的樣子..

現在的他完全的是個小孩子..

“好了好了,別晃了,去可以,不過你要聽東萬哥的話..”
老太太經不住他孫子的撒嬌..

衛生間堙A政赫正在洗手..HYESUNG進來了.

從鏡子堿搢ΕYESUNG背沖著他拉下拉練.脫褲子.......

HYESUNG完畢,回頭只看見洗手臺上落下一隻手錶,
他拿起來.應該是文政赫的.也太匆忙了吧..

“政赫哥,你的手錶..”回到房間,把表遞給政赫.

“謝謝.”政赫接過.低頭戴上.


喝了會兒茶..老太太要先回去了.
一直不太說話的金東萬跟著站起身.

秀兒“奶奶,讓HYESUNG哥和我們玩一會吧.”

要是平時HYESUNG不會理她,
現在HYWSUNG積極回應..“是啊,奶奶,我想玩一會再回去”
因為自從奶奶回來後,他一直困在家..

“早點回來啊.”老太太和政赫他們道再見,帶著東萬先走了.

秀兒拉著HYESUNG“我們去哪?”
“別煩我了,我走了.”HYESUNG心早就飛走了,

“你去哪里?這塈A有朋友嗎?還是有女朋友了?”秀兒有點急了.
難道他回來這幾天真的有了?


“是啊.是啊.有了”HYESUNG說這話的時候人已經出了門口.

“哥.”秀兒氣的跺腳.

政赫看見彗星抬臂甩開秀兒,露出短外套下面窄窄的腰身.
以及別著臉展露出的頸部弧度.和那轉身的動作.

那麼熟悉.

竟有想上前攬住的衝動.象以前把彗星抱在懷堣@樣.

可...他不是彗星..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