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我知道》系列 之四《申包子》



文政赫再次見到申彗星時,是在他們剛剛搬進的新家大廈電梯..

當一身清爽裝扮的男生跨進電梯時,政赫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申包子?政赫有兩三年沒有見過他了.那還是在他去外地念書之前..還是住老宅那個時候。

他瘦了好多啊~簡直不敢認了.

如果以前說他白白胖胖包子型.那麼現在就白白的.斯文型..

個子也高..政赫上下打量下.覺得他應該比自己矮不了多少.

身材好的很,牛仔褲..襯衫.越發顯得腿長.腰窄..

政赫一點不掩飾的打量著他..

但對方始終耳朵塞著耳機.靠在那堭q始至終都是低著頭.看都沒看政赫一眼.

難道他沒有認出我?明明他剛才進電梯時,看見我了的呀.真是個瞎子.政赫暗罵。

你裝作不認識我,我也沒有必要認識你.

直到他們走出電梯.他和彗星也沒有說一句話..


這天,政赫用了半天時間來回憶.他和申包子之間的恩怨.

那還要追溯到他們出生開始.政赫比彗星早出生幾個月..也就是說小政赫都能歪歪扭扭坐著的時候,小彗星還在自己媽媽的肚子.

文申兩家一直要好.還是鄰居.所以申媽媽挺著大肚子常常來文家串門.

一次,小政赫又往申媽媽的肚子上瞎抓..這麼小的孩子當然什麼也不懂.可能只是覺得鼓鼓樣子很好玩吧..

“不是說小孩子眼睛靈的嗎..不是政赫看見我肚子堛漕k孩子還是女孩子..?”申媽媽的說.

因為一直沒有檢查出胎兒的性別.所以到現在也不知道男女.

“即使知道.他也不會說話呀..”文媽媽抱回努力爬向孕婦的兒子.

“哈.是不是我懷的寶貝千金啊~所以你兒子才這麼積極的老想往我身上湊..”申媽媽那個時候一心想要個女兒.

結果幾天後生下來的是白白胖胖的兒子.

滿月的時候,小政赫抬手就是一爪.那個繈褓中的嬰兒呱呱的哭了幾聲.
小政赫嚇一跳..奇怪的望著這個四肢亂動的物體..


在彗星2歲時.牙齒剛剛長全..政赫老喜歡去彗星嘴媟m吃的.
結果多次被彗星無意識的“哢嚓”咬下..

到了彗星3歲時,就開始知道和政赫勢不兩立了.因為文政赫仗著個頭大.常常欺負他.
比如.玩具.明明兩個人一起玩的..結果最後都是政赫玩的夠本才丟給他玩.吃東西也是..每次都是政赫吃剩下的他才能吃到.
上了幼稚園後.政赫常常和別的小孩子一起玩.而小彗星怕生的性格讓他只能跟在政赫的屁股後面求著..

就這樣兩個孩子一起磕磕絆絆的長大..

後來上了學,早熟的文政赫成了孩子王,走到那堻ㄕ釵P學圍著.

而彗星還是安靜穩重的個性.雖然沒有政赫出風頭.但學習不錯.一直是班級幹部.

就一點不好.很貪吃.可能是沒有人再跟他搶的原因吧,因為政赫已經對吃的沒有那麼大興趣了,所以他看見吃的沒命.漸漸的變成小胖子.

他最愛吃的就是包子,是街口那家小籠包..

一天早晨,政赫正買包子.就聽見“要15個包子..”

政赫打趣的看著彗星那個包包的臉..“我說..你不正吃著那嗎.還買?”

彗星當然知道他是故意讓他難看..憋了半天.回了句“我打包帶走.不行嗎.”

“哈哈~~....”

彗星提著包子.氣鼓鼓的聽見身後後那得意的笑聲.

申包子這個外號就是文某人的傑作..

偏偏兩家關係極好,幾乎不分彼此..過小節.渡週末的時候.還常常搞個家庭聚會.
對兩個孩子的關係.也是認為打鬧正常..畢竟都是男孩子..

中學的時候,因為政赫和女同學早戀..被彗星告密.結果政赫挨了幾巴和兩腳,結束了那可憐的純純之戀..

畢業時,因為彗星媽工作的原因.他們搬家了..臨走時,彗星闖進政赫的家堙A拿走了他們小時候兩個人的光屁股合照.

難道是拿回去毀屍滅跡..?政赫後來想..從小看到老..小時候的小JJ就沒有我的大..

現在也大不到那堨h..> <

兩家還是常常通電話,但政赫和彗星就是一直沒有聯絡.

上個月,政赫從外地學校回來,正趕上他們家搬進新居,他也聽父母說了.彗星家也搬進來了..因為是單位集資房.所以幾乎住進來的都是父親單位的.



現在政赫念的是醫大..那年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錯,不聽父母的話,..一門心思要學醫.

他也從媽媽那堛器D了彗星考的廣播學院..當他聽說的時候~笑的肚子疼,就申包子還..哈哈~

但今天看到他.政赫覺得他真的變化很大.

不但沒有了包子臉,而且那側臉看起來非常漂亮..都怪剛才他一直低著頭.沒有看的太清楚..

身上好像還有淡淡的香味...
政赫在新家埵矰F幾天..最後一天.兩家終於湊齊人數.在政赫家吃飯.


相對於面對政赫的態度..彗星同政赫的父母很是隨意.一點不見拘束..

而對他.只是點下頭.

這幾年沒見.就一點也不好奇嗎..沒有發現我越來越帥了..怎麼說也是個大帥哥啊.

政赫心媃{悶.嘴巴就表現出來了.

“申包子.還愛吃包子嗎..”政赫湊到彗星耳邊小聲的說..他想看到彗星生氣的表情.

彗星眼睛眨也不眨..仿佛什麼也沒有聽到,反而政赫盯著眼前白皙透明的耳垂發起呆來..

“小哥倆說什麼悄悄話呢..?”申媽媽幫忙從廚房端菜出來..

就見彗星優雅的扭頭對他媽媽一笑.“哦..他說明天早晨去給我買老街街口那家的包子.難得他還記得.”
優雅..不錯.是優雅.

政赫突然覺得帥哥可以分很多種的.彗星這一種也不錯..!

政赫本就是心高氣傲的很~一直以來覺得自己高人一等.沒吃過什麼虧.

但一頓飯下來覺得自己被輕視了..因為自己以前一直認為不咋地的申包子比他牛氣多了..比他還傲的樣子.

真不知道這幾年申包子是怎麼改造的..活脫脫的貴公子形象..動作優雅.表情淡淡的..

最重要的是,他的聲音太好聽了.

聲音不大.語速不急不慢..有點庸懶.又有點清冷的感覺..總之讓人聽著舒服..

政赫想.:光聽著這聲音就是一種享受.不過這種待遇並不是對我..而是對那幾位家長.

對我可真可謂是惜字如金.多跟我說兩句話會死啊....

彗星的嘴巴不急不慢的吃著東西.間隙偶爾會說上幾句話.

“還是這麼能吃..但怎麼不胖了..?難道是屬螃蟹的.肉長在骨頭..?”政赫咬著筷子.神態壞壞的.

彗星放下筷子拿起水杯..拇指和中指掐杯.食指微翹.慢慢悠悠的喝了一口..“天生麗質..”

“撲哧.”政赫沒涵養的表現引來了父母的白眼.

“幾年不見..臉皮到是練厚了.還天生麗質.?不知道誰叫包子來著..”政赫用臉皮把白眼反射到別處.無視.= =

“學醫還不知道.那叫嬰兒肥嗎?小孩子那樣才可愛吧..”彗星用一隻手托著腮幫.眼睛也不抬的.拿起果盤堛漱@棵櫻桃.

那顆櫻桃.紅紅的.圓圓的.以放慢鏡頭的方式.被一隻白淨的手送到了同樣如櫻桃般的口中.
政赫甚至看見了舌頭和櫻桃肉攪在一起的樣子.

被回了句嘴一時忘了反駁..

好半天,等那個櫻桃徹底屍骨無存的時候..“我是學醫的..但你不知道嗎.我主修的是............”
說著眼光開始從彗星的脖子以下掃..

彗星嘴角一扯.“當然知道..畢竟你將來治病救人的地方是......”也是話留半截.

說完,一條腿點地身子往後一靠.擺明是讓政赫看他別太費力..倒主動的很.

兩個人的對話.讓兩家的家長面部抽搐.....

文爸爸暗自搖頭..:自從兒子學醫後,自己在家堣W廁所也要關門..
經不住兒子的職業病嘛..

“怎麼.?莫不是你年紀這麼輕就有隱疾了..?我怎麼覺得你把我往這方面領呢..”政赫半垂眼簾.

視線直對彗星的那....

“哎.打住.你們倆想說什麼回房說..”文爸爸攔住話題.

“我又不是學婦產的.緊張什麼..”政赫離開座位..看著彗星..那意思是..:走啊..我們進屋說話。

結果彗星好像沒看見他似的..用紙巾擦擦嘴.倒了杯啤酒..慢慢飲..

徹底被無視了。

之後政赫回校後連續幾天..一直對彗星耿耿於懷..“申包子..你好樣的..長大了.翅膀硬了..一直給我難看.

不是小時候流著鼻涕跟我屁股後面的時候了..?枉我..”

當他想說枉我對你這麼好的時候..自己就否定了.
回想起他們以前.自己好像還真沒有對彗星怎麼好過.

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有次學校運動會.彗星報名參加400米接力,被自己那個譏諷啊.

但他上場時.自己還是一直盯著他.還大喊的為他加油..當彗星真的沖到前面..把接力棒交給下一個同學的後.

自己高興的想拉住他..

誰想到.自己腳上的釘子鞋不合作..身子過去了.腳還在原地..沒拉住手..卻拉下了彗星的褲子..><

彗星當時這個臊..恨不得眼睛堹鉞o飛刀射死他..

政赫鬱悶了幾天..很快就拋到腦後了..

大三那年.過年期間.他聽說彗星交女朋友了..

他咬牙切齒的不服氣.“早戀..絕對是早戀..”

文媽笑駡的說“這麼大了.怎麼是早戀..是你沒本事.還嫉妒人家..”

政赫終於在一次彗星把女朋友領到家堮.他“恰巧”去串門.

然後熱情的如主人般招待那個女生..

還“好心”的跟她講彗星的“優點”

什麼別看彗星好像瘦弱的樣子.其實可能打了..脾氣上來.愛誰誰.所以找我們彗星就別怕挨欺負.

還有什麼別看我們彗星說話很慢的.好像木納的樣子..其實一點不呆板.好交好玩的.
以前我們出去玩吊馬子全靠他..說到這個時候.政赫忙住口.慌張的看彗星.表現的樣子:我不是故意說錯話的。

最後在彗星眼神警告的情況下..不得不離開..臨出門時..一拍腦袋“我忘了來幹什麼來了.看我的腦子.”

拿出一盒藥.神秘的“小聲”對彗星說.“早晚服一粒..你這身體啊..過兩年可怎麼辦啊..”歎息狀..

那麼大的盒子.彗星一看還是套裝.上面寫了字..強X補腎..= =


過後女朋友雖然不是因為這些跟彗星分手的..
但政赫還是興奮...那叫一個有成就感啊.!!

本以為能看到彗星失戀的樣子.但再次遇見他時.人家根本什麼事也沒有..
一如既往的高傲如公主.

當年同自己一起長大的小鬼.現在竟然搖身一變把自己不放在眼堣F..

搞得難得放假回家的政赫,挖空心思的想看申包子能鼓起腮幫的樣子.

這一天.彗星剛出家門就看見家門口.放著個口袋.他左右看看沒有人.“是什麼..?”

他用腳踢踢..袋子堛漯F西露了出來.他一看..用手背堵著嘴.輕笑了下..


那是一個半舊的軍艦模型.結構複雜..做工精細..彗星拿在手.用手指撫摸.

這個模型,想當初他喜歡的很.為了讓政赫送給自己..沒少替政赫寫作業.遇到政赫值日.還替他掃除.

結果最後那個無良文政赫說他這麼大也沒有聽過他叫聲哥...


回想起那個時候.彗星還真的低聲叫了哥.他想啊..前面做了那麼多事情.也不差這臨們一腳了.

也不知道是彗星的那聲哥叫的好聽.還是政赫抽風.反正又變本加厲的“呐..親哥一口..”-_-|||

彗星大概就是那個時候知道.沒有最變態,只有更變態!對付變態的辦法就是你得比他更變態..比他更變態..比他更變態.!

所以後來.政赫的自行車胎被紮啦..誤進女廁所啦等偶爾的倒楣事情.誰也想不到是這個三好學生所為..


正沉浸在往事..“怎麼樣,哥哥夠意思吧.感動了吧..”

彗星不用抬頭.也知道是誰..從一開始模型莫名其妙的出現.他就知道政赫一定是躲在角落..

“感動什麼..?就這麼個破模型.?”彗星放下模型.站起身.還撣了撣手..

“破.?你..”

“我有很多.你要不要看看..?”彗星打開門.

“看看就看看.”政赫跟著進去..臨關門時.還不舍的彎腰拾起他的模型.

自從再次相逢.他還是第一次進彗星的房間..小時候.彗星扯他進去他都沒時間進.

現在他竟然很期待.

彗星直接來到了自己房間的一個櫃子前..很大的一個拉門櫃子.

.拉開靠邊上的門.“你看吧.”

政赫靠近一看..是個衣櫃.靠邊上有幾層格子.放了有將近十個模型.

其中有兩個和他這個幾乎一模一樣.而還有幾個應該是非常貴重的珍藏版.

“你受刺激了.?怎麼買了這麼多..”政赫詫異的說.

“這麼貴的東西..我買這麼多幹什麼..都是別人送的..”彗星拿起一個..手指劃過漂亮的艦身.

意思在明顯不過..就是你不給.自然還有人給.

政赫忍不住也想拿過來看.其料彗星微微一笑.還是那麼優雅的用手擋開他.把模型放回去.把小門一拉.

“你真小氣..”政赫說完..心虛一下..-_-||

“這不是小氣..是太珍貴..”那一直沒有太多表情的臉上有點耐人尋味的味道.

“難不成你去叫別人哥哥去了..?”
“那也無妨啊.”

“也親了..?”
“自願的.”

“?”政赫拍拍手.面部極度扭曲還要表現豁達的樣子.“是不是發現不再固執..會很好.”

“不..是接受到東西.感激的去做的.沒有人要求..”彗星說這話時看見政赫來開了櫃子下方的抽屜.


抱肩..“怎麼?對我的內褲感興趣.?喜歡哪條我可以送你..”

“錯..!!”正義凜然的..“是想提醒你..你這個款式的內褲.有礙你小......”政赫撇著嘴.手挑著一條白色內褲.眼睛盯著彗星大腿間.

“發育嗎..”彗星心堣S默念:對付變態的變法就是你得比他更變態.!
“我發育的很好.要不要看看.?”

政赫.點頭.反映快速.-_-

“呲..”正色的..“今天沒有時間..改天吧..”彗星轉過身的肩膀抖動.

讓政赫懷疑他在笑.= =


“你長的什麼樣.我不用看,我也知道.你忘了.你身上那點物件有那些我沒有看過的..小牙籤!”
政赫惡毒的嘲笑.

低頭穿鞋..怎麼沒有聲音了.氣傻了..?嘻.小牙籤.

想想都好笑.哇哈哈.

“咣當”電梯開了.出來的鄰居就看到這麼一幕.:

一個男生優雅的手插口袋..耳朵塞著耳機..無奈的看著在他眼前笑的特沒品的另一個男生.-_-



日子一天一天過著,除了少有的見面機會..基本他們倆個各自有各自的生活圈子.

政赫的那個舊模型.那天落在彗星家了..他沒有去要回.彗星也沒提.

但政赫卻很高興..那意味著彗星留下了模型..

哎..以前求著向我要..現在求著讓人家要.什麼世道..


政赫的學院.因為專業的原因.男生女生之間談話沒有什麼禁忌..

畢竟對人體的內外結構都瞭解的通透..

他一直沒有交女朋友.雖然身邊有要好的女生..但就是沒有發展成為情侶。

女生大方.男生豪爽.倒也相處愉快..

下半年就要實習了.趁五一假期..政赫約請了幾個校友來到他所在的城市著名的旅遊景點來玩.

當然是他招待了.

頭一天到達後.先安排他們在家埵矰@宿.他父母特意為了年輕人自在點.躲了出去.

等父母前腳一走.馬上打電話讓等在樓下的兩名女生上來..

這兩名女生上電梯的時候.又進來了幾個居民.


其中一個女生用手碰同伴.兩個人對進電梯的一個男子感興趣起來.

政赫等在電梯口接她們.

就看見兩個白癡女和剛剛回家的彗星一起走出電梯..
.
為什麼叫白癡女呢..政赫看她倆口水流一地的樣子.當然是白癡女了,

倆個女生進屋後.對政赫說“你認識那個極品小受啊..?”

“什麼.?”政赫沒聽明白.

“沒有想到.在這媢J到極品了.太漂亮了.看那脖子、手、腰、腿..太正點了.”

“對啊~太美了.真不知道要什麼樣的人才配得上他.
這天,政赫第一次知道世界上還有同人女一族.是支持男男的.><

彗星嗎.美?

仿佛被點醒一般.一直認真的聽兩個女生繪聲繪色的講解.

還問他.你一直沒有女朋友.條件還這麼好..怎麼就不找女朋友呢..

難道你就是天生來配那個極品的攻?

我.彗星..?

中了魔啦..他現在的表情自己沒有看到.比剛才倆個白癡女要白癡一百倍.
與此同時的彗星正在自己房間想政赫帶兩個女生回家的事情.

晚上8點多,門鈴響,客廳傳來“阿姨.我想借你家浴室洗澡..我家堣ㄛO來朋友了嗎.我沒地兒洗了..”

“用吧.也不用回去拿什麼了..就用彗星的吧..”

政赫進來時.看見彗星正拿著個答錄機微皺眉的看著他.

身上穿著睡衣睡褲..好像剛洗完澡的樣子.

頭髮還有水珠.

政赫想:還真是極品.!之前只是覺得他變很多.但沒有想太多.今天經那倆個可愛的女人提醒..

注意:在這塈畯怓F赫同學把白癡女自動改為可愛女了..= =

發現彗星確實長的漂亮..心怎麼砰砰跳呢.


“我在你家洗澡了哈.用你的沒有問題吧..”

“沒有.你用吧..”


“哦..”政赫心堿滋滋的.

進了衛生間.

彗星把用品指給他看.“我的毛巾..恩.家埵n像沒有新的了.用我的吧.”

“這是什麼..”政赫看見有瓶很好看的.

“體乳.”彗星看他一眼.

等彗星退出去.

政赫拿起聞聞.這個味道.是彗星身上常常有的味道.


這個澡洗的恍惚.用洗髮水、乳液..毛巾.都滿是彗星的味道.

最後他發現自己連換的內褲都沒有帶來.

“哎.彗星..”他把門開個小縫.

彗星來的倒是快.“幹什麼..?我爸媽回房睡覺了..在吵醒他們.”

“借我條內褲...”

“這個東西 有借的嗎..再說我沒有新的..”

“那也行.”

他說完.偷笑.但馬上又想.彗星一定不會借他.

沒想到轉眼功夫.門被拉開.
反而他嚇了一跳.連忙用毛巾擋在那.
彗星進來.掃了幾眼.遞給他個白色內褲.這好像就是那天政赫拿過的那條.


彗星並未離開.而是整理那些瓶瓶罐罐..和水跡.

趁彗星不注意.政赫趕快套上內褲..他塊頭比彗星大.穿在身上緊繃的很.可謂曲線盡現..-_-+


調整下X的位置..好像好受點. ==+

抬頭看見彗星正看著他 ..嘴角怎麼有點嘲笑的意思.?


“你.你什麼意思..?”政赫有點結巴.

可人家根本沒有接茬..開門出去了.

留下政赫發直半天.



“你在錄音嗎.”他再次去彗星房間.

“恩.作業....”彗星說完.看著他.在看看牆上的時鐘..意思分明是下逐客令.

“那你關好門吧.我回去了..”

政赫這個晚上沒有睡太好.他把這歸於睡他房間的男同學.

把那條內褲換下..放在枕頭下..半夜他同屋的就聽見他冷不丁的罵了句.“我他媽的變態了..”

第二天.“我說,文政赫.你昨天晚上那句話.把我們嚇的夠嗆..捂緊被子睡的啊..”-_-

政赫直翻白眼..“我就真變態.也變態不到你們哪啊.”

“就是..有隔壁的極品.怎麼看上你們”那兩個可愛女適當的插嘴.


幾個人收拾好東西.邊說邊下樓

兩個女人再度看見她們眼中的極品時候,被政赫和彗星站在一起入一個畫面所吸引到.

她們兩不露痕跡的用手機拍下了..

當然過後政赫馬上就知道了.不但不讓她們刪掉.還讓發彩信傳給他.-_-|||


“小的時候.幾乎每個階段我們兩個都有合影..好像比同我們父母的還多..以前他老跟在我屁股後面.我特煩他....
我們兩家分開的時候..他已經不再粘我了.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的..”

就在那青山綠水間..就見一個樣貌英俊的男生身邊圍繞著兩個女生,三個人好像不是來遊玩,
倒像是聊天來的..不遠處.幾個男生自娛自樂的玩的也很開心..
別看政赫這樣鬧騰著.反而彗星的心堳o清明的很.

因為他知道他自己很早以前就喜歡文政赫了!

所以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從生下來那天開始.這個比他一點的男孩子就在自己面前晃悠..幾乎每天都能看見這個人.已經成為習慣.

從呀呀學語.到慢慢長大,.彗星似乎就認定政赫是他的.身邊的.家中的一員.

..入幼兒圓.進學校..政赫身邊開始有了很多同學朋友.雖然他還是常常跟在政赫身邊.

但他發現政赫已經不需要他這個夥伴了.哪怕像小時候那樣欺負他也好啊..可是..

好像從那個時候起.他開始貪吃..沒有節制的..雖然大家說那是因為政赫不在跟他搶的關係.但他知道.他寧願政赫還是來搶他的食物.

然後他靜靜的看著政赫吃!!


等再大了一些了.略懂情事之後.他又發現自己對政赫不是兄弟或者朋友那樣的感情.

他會為政赫嘲笑他是包子而生氣..會為政赫跟其他同學打鬧而傷心.會為政赫交了女朋友而嫉妒.

會在自己傷心或者高興的時候.需要政赫的擁抱.甚至更多.

那不是正常的感情.

明白了自己的心以後.有好長一段時間精神恍惚.不敢正視對方的眼睛.不敢離著太近.怕會讓對方知道.怕所有人知道.

他把自己深深隱藏起來,
直到後來他家搬走.他沖進政赫家.把那張他們倆光PP合影拿走..自己和政赫是不可能的.那就留著這張照片做紀念吧.

畢竟以後沒有機會和他這麼坦誠相見了>_<


他漸漸花心思在打扮上,注意儀表.而且開始減肥.

即使這樣,他還是沒有自信面對政赫..怕那雙挑剔的眼睛讓他自卑.

俗話說女大十八變.那麼他做為男的.豈止是十八變.

隨著身邊追逐的目光增多和良好的人際關係.讓他也越來越自信.

那麼在他們兩家再次巧合的成為鄰居後.

他腦海堨X現了很多種相遇的畫面.
但就是沒有想到在他毫無準備的情況下.遇見政赫.

當那天,電梯打開時.他只是掃了一眼.就立刻認出了政赫.

不知所措.心臟砰砰跳.緊張的身體僵硬,

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而政赫也沒有開口叫他.

難道他沒有認出我?還是像以前一樣壓根就不把我放在眼堙H

他倍感失望.在那狹小的空間.那麼近的距離.甚至可以感受到身邊人的溫度.出電梯的時候,他手心滿是汗水.

怎麼才能讓政赫不再像以前那樣輕視我呢.

要改變對政赫的態度.讓他對自己好奇一點.多在意一點.

雖然知道政赫和自己不一樣.但他還是對再次相見的政赫起了壓抑多年的意圖.


政赫還是那麼帥氣搶眼.馴傲不羈.

自己這幾年個子猛長.也許他要比自己矮..但看到後.,雖然兩個人的高度適合擁抱接吻..^-^但他希望自己是高的那個= =+



找個女生回來.故意刺激政赫.想看看反映.結果那天政赫的表現讓他笑了一夜.

還真是奇怪.自己對他越冷淡.他對自己就越留意.

彗星已經不止一次的發現政赫看他發呆.而且言談中也多了份小心翼翼..嘴巴好像也笨拙了很多.

更讓他沒有想到的是.政赫那天還竟然主動送上門.讓自己眼睛吃冰激淩.

在悶熱的浴室.政赫幾乎全裸的身體.他怎麼會錯過.雖然自己臉紅心跳的厲害.還是適當的佔點小便宜==+


怎麼才能跟進一步呢.彗星想:

老天爺啊~我可是一直崇拜您的~指條明路吧。。。-_-|||

如果政赫知道優雅的彗星內心世界是這樣,會怎麼想呢~






首次畫外音:

彗星:怎麼把我寫的跟披著羊皮的狼的似的呢~(極度不滿中。。)

文慧:咋的,文塈@者就是老大~誰讓你老裝(鄙視中。。)

彗星:多有損我的形象啊!(努力裝出CJ靦腆樣。。)

政赫:。。。。。。= =

眾人:嘔吐中。。。。

彗星:那好吧,既然這樣,我是大1也不錯,終於翻身了(淫笑。。)

眾人:。。。。

文慧、政赫:嘿嘿。。(同樣淫笑。。。^-^)

炎熱的夏季.暑期到來

老天爺果然給彗星指了條明路.


“..什麼通知?”
穿著短袖杉的彗星一邊搖著把小圓扇.一邊問在大廈門口貼東西的門衛..

“今天晚上11點鐘,停電一會.所以通知居民..免得帶來更多的不便...”

看著通知.彗星同學突然神秘一笑..


政赫接到中學同學電話,並不意外.

因為之前他就知道同學要在這個週末結婚,

他們幾個關係很好的哥們提前先聚一次.

在飯店..剛從洗手間出來的政赫...“彗星..你什麼時候來的.?”

彗星掃他一眼,沒有回答.

也是..問的話還真沒有水平..剛剛來的唄..

席間,喝的有點多的一個同學.一個勁的拉著彗星.“呵呵..看我們班上的這些人.變化都不太大.就申彗星變的太多了..如果在街上間..我都不太敢認了..”

政赫對拉著彗星的那只賤手.頗不滿意.上去不露痕跡的把彗星的手拽回來.“你們知道嗎.我和彗星又是鄰居了.”

一直微笑的彗星幽幽的說.“要說變化大的.我還不算什麼..上次在街上看見一肥胖婦女.那才讓我驚訝呢..你們猜..是誰..”

“我們班的.?”

彗星說出一個人的名字.滿桌的人笑了.

只有政赫尷尬的嘿嘿訕笑兩聲.“有的人的眼光還真是獨到呢.想必是看中的是心靈美..”耳邊接著傳來諷刺.

彗星說的那個名字就是當初被彗星破壞的政赫的純純初戀.

政赫其實後來也見過她,還真是婦女樣.想當年也是個清純可愛的美少女啊,怎麼幾年沒見,就那樣了呢.-_-、、、、




酒足飯飽之後.大家說我們去唱K吧.

大家當然同意..畢竟才8點多.好不容易聚一次.回家太早些.

政赫在包房外面給家堨晶q話.告訴家堣@聲.晚點回去.

文媽媽接的.“知道了.彗星告訴我了.你們早點回來....”後面媽媽好像還說了點什麼.政赫沒有聽清.

因為彗星突然扶住他胳膊.好像差點摔到,.

喝多了吧..?政赫想.兩人露在外面的胳膊摩擦到.讓政赫心堣@蕩.



“死了都要愛 不淋漓盡致不痛快 感情多深只有這樣 才足夠表白 死了都要愛 不哭到微笑不痛快 ....”

..KTV堣@大包.一哥們在那一會做歇斯底里狀.一會捶足頓胸狀.表情糾結.嚎叫著....= =+

:我靠..還死了都要愛呢.還不如叫死了都要唱.早知道他是麥霸.就不會在這個同學唱完兩首後. 給他“熱情”的掌聲了,“既然你們這麼喜歡..那我就再唱一首.”同學在說這話的時候,政赫手指顫抖著..克制著自己,

為這曠世歌喉,真的想送他一房子.不過送原材料.兩車磚頭..-_-++

再看在座的諸位.幾乎每個都緊握酒瓶子做深思狀...完全沒有剛才的喧嘩.

.-_-|||

實在受不了..政赫躲出去透口氣.等估計差不多的時候.才又進來.

包間的燈不知道什麼時候調的暗了些.滿物的類似星星的燈光在大家身上.牆上.任何角落旋轉著..
弄的很有情調.可惜就幾個大男人.有點不適合.

這首歌叫什麼來著..政赫正想現在放的前奏很熟悉時.

“對唱啊..誰選的..?老歌了...”

坐在沙發上的彗星手握話筒.也沒有站起來.就坐在那..“明明白白我的心...只有老歌我會唱...誰和我合唱?”

“我..我會.”不出政赫所料.那位正在喘氣歇著的歌神又想拿話筒..

政赫一拎他脖領子.“..你歇會吧..”

.呃..他也沒有用力啊..怎麼同學就被掀到桌子底下去了呢.?

其實他是沒留意到彗星偷偷伸出的腳..>_<

緊接著歌神被其餘幾位正義人士壓在那媊敿s..長出口氣..

他也知道大家那不是在幫他.而是在“為民除害”= =

你有一雙溫柔的眼睛 你有善解人意的心靈 如果你願意 請讓我靠近 我想你會明白我的心。。。。。。。


直到和彗星坐計程車回家.政赫還哼唱著..以前怎麼沒有發現彗星唱歌那麼好聽呢.簡直好聽的要命..唱得他骨頭都酥了..

雖然他自己跑調的厲害.害得彗星頻頻瞄他..但也無損他的心情.

怎麼大廈一片漆黑.?政赫拉住彗星.想給家堨晶q話問問.

“看看幾點了?是不是11點多了..我想起來了.11點停電.好像要檢修什麼.”

彗星說完,拿出打火機.“啪”照亮前行.幸虧他們兩就11樓.如果是27樓頂樓還不得累死.

政赫用手機借亮.兩個人去爬樓梯.

他看見彗星不時的東張西望的.也是.到處黑黑的.兩個人微弱的光亮更顯得詭異.

想起小時候..他拿著手電筒放在下巴那.燈柱從下往上.舌頭伸出.眼睛翻白.嚇膽小的彗星.

把彗星嚇得,叫出來聲音的都不是人動靜了..

真想再嚇唬嚇唬他..但現在他想改變彗星對他的態度.讓彗星能夠向小時候一樣.再次粘著自己..^-^

“小心點哈.別絆摔了..”政赫上前扶彗星..

可能是因為火機有點發燙,彗星手堛漸亮“噗”滅掉了..

政赫撲了個空.

索性放賴坐下來..“彗星啊.我們坐下歇會吧.你也醉暈暈的不是嗎..”一邊說,一邊去拉彗星是褲角.

“怎麼.?還想拉下我的褲子啊.可惜現在這堥S人看我笑話.”

“呵呵..不是.”政赫耍賴到底.反正天黑.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抱著彗星的腿更是不放手.臉還在那幁O來蹭去的.真讓彗星懷疑他是在蹭鼻涕..
-_-+

“你怎麼和我這麼生疏了.我們可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啊.還一個被窩睡覺.一個碗埵Y飯來著呢.”

彗星不說話.只是使勁的掰著政赫抓著自己褲子的那只手.兩個人在黑暗中默默叫勁.

距離這麼近..政赫聞到那熟悉的香味.

.“你對我太好啦..怎麼能忘呢”彗星的語氣有點起伏.

“都怪我.都怪我.對你不好.以後補償..我那是年小不懂事嘛.認為我對你怎麼樣也沒有什麼.自家人嘛.”
政赫平日埵捋驍髒豸l..現在撒起嬌來還真讓彗星渾身起雞皮疙瘩..
.....


吼吼.政赫看彗星沒有說話.認定他對自己的話打動了..就是嘛..小時候就好騙.現在估計還一樣.*_*

政赫歡實的就差長條尾巴上下左右搖了.生怕彗星再記起舊恨..


猛站起來.想來個擁抱.說實話,他現在還真的沒有想邪的歪的.只是想表達他的此刻的心情.

可他老人家還拽著人家褲子呢.怎麼還帶借力站起來的呢.

O_O、、、、噢?、、、、、、、、

彗星身下清涼一片.

本來天氣熱,穿的就少.薄褲下面就是內褲了..“嘩啦.”

臉,面對,某處,距離,姿勢..-_-|||

..........OMO..........、、、

“你是要咬我怎麼地..”彗星的提起褲子很是冷靜..= =

“呃..你也可以把咬字拆開理解哈.”.>_<..政赫嬉皮笑臉的.他料定彗星臉皮薄,不能把他怎麼樣..

“哦.那你要是願意這麼做,我倒是不介意..”

噢..


..政赫張口結舌..下巴脫臼~
...........

“怎麼?動真格的就不敢了..?那就別耍嘴皮子.”彗星輕蔑的嘲笑他.


大哥,你這幾年跟誰混的..?這麼強.==+.政赫幾乎亂了陣腳.


“彗星啊.我剛才不是故意的..你想啊.我學的是什麼啊,可謂是閱X無數吧..怎麼可能是故意脫你褲子呢.”--|||


“那我現在讓你看.你看不..?”

“......”政赫當機.傻眼..=_=+


難怪都說人不可貌像.政赫呈癡呆狀的看著一臉清純模樣的彗星..

彗星抱著肩.“文政赫..別想像以前一樣耍著我玩.現在你想怎麼玩,我陪著..”

其實政赫現在心堨蕙Q著他那兩個可愛的女同學傳授給他的“經驗談”呢..

彗星會不會也有處男情結呢..?

“彗星.我問你,你的初吻是不是給我了.”沒來頭的,突然問.
“我們吻過嗎”

政赫:拜託,我們好歹也是男人和男人啊.我問這個問題就夠奇怪的了,怎麼你也要有點反映才行啊..怎麼這麼自然呢.

深吸口氣.死就死吧..政赫飛快的把手機放起來.瞄準彗星所在的位置.撲過去.

“啊....嗵”
“.............”什麼狀況?

眼前燈火通明.電來了.冷不丁的還不太適應強光..彗星定神..

沒有香豔的KISS場面.只有某人趴在那堛瘧虃=_=

政赫心急邁空一個樓梯坎,扭了腳..最後被彗星扶著進的電梯.當然他借機吃點豆腐.頭窩在彗星的脖頸.手臂攬腰.

只是他沒有看見..被吃的那個也是難掩笑容..^-^

“...........以前你搶我的東西.吃的,用的”

“以後你搶我的,不,不用搶.喜歡什麼,我送你”

“騙我說去小樹林玩.結果你沒有去..”

“以後你使勁騙我..只要你高興”

“讓我給你背書包.”

“以後我背你!”

“你還叫我包子”

“以後我給你買包子..”

“以前你還跟同學們說,其實我們關係沒有那麼好.就是鄰居.”

“以後,我看見誰跟誰說,其實我們關係好的沒話說”..

“我們什麼關係?”彗星扶他出電梯.政赫像沒有骨頭似的.整個人靠在他身上.

“那種關係行不...?”

政赫把彗星擠在門上..三更半夜的.四下靜悄悄的..






PS:大家又該說我不HD了..停在這..

不,不是的,是一個情節一段嘛!!!!~~~~^-^

彗星此刻真的想把政赫的鼻子咬下來.

本以為政赫會把握時機“佔”自己的便宜..結果他只是不動的和自己玩意境.==||
  
他想起一個故事:說有一個女人和一個男人睡在同一張床上.自認純潔的女人在床中間畫條橫線. 說“過界的是禽獸!!”誰知道,第二天,那個男的果然沒有越界.氣的女人罵到“真的是連禽獸都不如”
  
彗星現在就想罵政赫連禽獸都不如=_=
   
用力一扭腰,返身把政赫扣在門邊.張開嘴.
  
“啊...”
  
政赫疼的捂著腮幫子.彗星怎麼突然咬人啊?
  
就見彗星甩開他.去開自家的大門..丟了句.“禽獸!”
  
政赫?難道他看出我剛才想親他...?強= =
   
我還什麼也沒有做呢,就罵我禽獸,太不值了
  
政赫腳也不疼了,動作俐落著呢><
  
幾步到了彗星身後,一隻手板過彗星的下巴.,
  
舌頭描繪著那唇的輪廓.
   
而對方並不驚慌也不示弱,反啃回來,
  
兩個人從細啃嘴唇到拉扯舌頭,互不相讓~
  
政赫始終站在他身後.半環著他在懷.彗星扭著修長的脖子回應著.
  
如果這個時候,有外人撞見,就會看見兩個美男吻的越來越投入.矮一點的閉著眼睛.雖然看不見明眸.
  
但絲毫不影響這個男人的清麗容貌..
  
身後那個高個的男人卻半眯著眼睛..享受的看著懷中人.
  
  “啪.”仿佛吻了半世紀的兩個人.在政赫打掉彗星探向自己褲子堛漱潀荍i終..
  
睜開眼睛的彗星略有點茫然的表情.和政赫平日堿搢ㄙ獐豸l完全不同.好像小時候彗星的樣子.
  
“彗星.原來..”他想說原來我一直喜歡著你~從小時候開始..
  
一直喜歡..欺負你..好像無視著你..以此為樂.
  
其實是自己不知道自己的心而已.
  
  
但---
  
彗星的臉快變成了調色板..各種顏色在臉上閃過.最後定格在紫色?
  
“原來..你只是.還想欺負我,看我笑話是吧?”彗星為政赫拍掉他的手羞憤著.腦袋和語言嚴重失調.
  
“呃.當然不是.”
  
“不是?不是你..”
“哦?..哦.呵呵.你說因為這個嗎”政赫拿起彗星的手..“我對別人摸這堹u的不習慣..再說這種主動的事情不應該是你來做啊~應該是我來做才是”
   
“為什麼我就不可以~好笑..你都懂什麼..知道該怎麼做嗎.”
  
O_O+
  
這也要學習嗎?
  
最後在未分出結果的情況下.各回各家.=_=+



自從兩個正式想成為那種奇怪的關係後.

兩個人顛倒了從小到大的相處模式..換過來彗星指使政赫做這做那.兩個人在大人面前也毫不掩飾.
  
當然沒有做什麼親密動作.
而且還是那樣的鬥嘴.針鋒相對.
  
但兩個人卻幾乎形影不離..
   
昨天他們又去看了場電影.為了看什麼電影.只是爭執了一小下.
  
最後還是看了彗星選擇的所謂有深度的電影.
  
政赫悶的快要睡著了..
  
突的....下身傳來陣陣麻粟.政赫一激靈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恩...恩啊.....”
  
政赫嚇了一跳..“你別叫出來啊..”
  
“是你叫的好不好..”
  
“是我嗎..”
  
彗星推開他.整理整理衣服.“是你!!!”
   
政赫正要辯解..肩膀上被拍一下.
  
他又嚇了一跳..回頭..
  
就見一面色蒼白.表情極度苦悶的一眼鏡男.“兄弟..我可以作證是你叫的.還有.求你們可憐可憐我這個失戀人吧.本想找個地方傷感一下.
你們卻..而且還是男和男的.當然,我沒有歧視你們的意思.當今社會可以理解.”
  
正說著,突然,他一拍手,道“我明白了..難道是上天的指意.讓我在多次與女人交往未果的情況下,遇到你們..然後讓我也去找個男的試試..?啊.一定是的.謝謝.謝謝你們..”他半站起來.激動的和正莫名其妙的政赫他們握手.
  
鬆開政赫手後.想去握彗星手時.突然頓住.盯著彗星那只剛才的罪魁禍“手”..嘿嘿...縮回..
  
政赫這次反映到很快.指著他“你..就是你!!快去找個男人..要不我可能忍不住要揍你!!!.”
  
“我走.立刻走.最後一句.看見你們剛才..嘿嘿.感覺不錯..我對男朋友很是期待哦....”
  
此男自己就在自己的解說中完全的拋開之前的苦悶樣..
  
簡直堪稱眉飛色舞..
  
O_O+、、
  
待那個人消失後..彗星掏出紙巾..把手抬高.張開手指.一根一根的慢慢擦起來.那叫一高雅~~怎麼也聯想不到剛才這個人做過什麼事情.
  
“就別擦了,我們也快走吧”
政赫拉著彗星逃也似的跑了..座位下散落著幾團紙巾..^-^
兩個人回到彗星的家..直接奔臥室.

政赫壓著彗星挑逗著..舔著耳廓.向堶推ヲN的吹口氣.
“你這幾年交了幾個朋友?”政赫摸索著那白皙的肩膀.
  
“交的沒你多..”彗星現在很緊張..只是他習慣了要強制鎮定.
  
“以後只允許我一個了.不許再有其他人.”
  
“那要看你,如果你對不起我,我怎麼會對得起你.”
  
指尖解開扣子.露出白淨又單薄的前胸..不同與女人豐滿...但入政赫眼堣]是口乾舌燥的緊..
  
政赫把自己的短衫扒掉..然後拉自己褲子拉練..
  
彗星優雅的單臂支床.雙腿交疊.半敞襯衫,看著政赫表演的脫衣秀.:真的有了這麼一天.政赫最終還是我的啦^-^
  
但政赫越急拉練越拉不下來.可能是在影院堮.把拉練搞壞了..==
   
“過來;”彗星拉政赫到跟前.他還是坐著.政赫站著.拉練還是不合作的,就是拉不開.反而把政赫搞的脹大分明.
  
“哎.看來我還是要使魔法才是..”彗星抬眼..似笑非笑的沖政赫眨眨眼..竟似嫵媚至極.
  
然後對那婸暑揮j口氣.“寶貝.聽話啦..”
  
><
  
“嘩啦”就見拉練下來了.政赫的鼻血也下來了.
  
“呃..”
“文政赫,你是用鼻血射精的嗎..”
  
=_=+

“我哪里射.你不是知道嗎”褲子脫下來的政赫馬上就得意起來...不理鼻血..
還故作性感的扭著屁股讓褲子滑下.

彗星從床頭拿起根煙.細長的手指夾著點上.眼睛盯著他看,

政赫反而開心不起來了..:怎麼還像是被視奸的感覺呢><

“你會抽煙?”

“恩..別人是事後一支煙..我是事前一支煙..”彗星眯著眼.把煙圈吐出.聲音有點沙啞..
..嘴叼著煙..一隻手探向自己的下邊.也去脫褲子.

受騙啦,受騙啦..政赫現在毫不懷疑.彗星非常的有經驗..

自己只是外表貌似風流不羈.其實內在很是保守..

他以為外表清高的彗星一定還是處男.怎知種種跡象表明..彗星以前同別人有過實戰.而且經驗老道..

嗚!!!!

虧了...=_=


老天爺啊.我是強X你媽還殺了你爸啊.怎麼這麼對我啊..!!!!

他光著上身.穿褲衩.眼望窗外.淨想著彗星和別人抱在一起的畫面.

古怪的樣子讓彗星有點詫異.也跟伸脖看向窗外..難道外面有飛碟.?==||

“兒子啊.在家沒..接把手..爸累死了..”外面沒有看見飛碟,倒是客廳媔ヮ茯搌钁n.

真的有外星人入侵了?

不好,我爸回來了.彗星連忙蹬上褲子..把政赫往床上一推..“快穿上.”
然後,自己扣上扣子出去...

彗星剛剛幫他爸把新買的花盆搬到陽臺上.就見政赫跟陣風似的從他房堥R出來.“我們的事.再議!!”
估計人家申伯伯還沒有看清是什麼物體呢,

就刷的消失了。

==|||

“呃..剛才的是政赫吧..?你們又吵架了?我說你怎麼就這麼不懂事呢..都這麼大了”申爸喝著涼茶.吹著空調.算是緩過來了.開始教訓兒子.

“爸,我今天晚上就去他家和他聯絡感情去.”彗星冷笑著看著還開著門.:文政赫,你個窩囊廢!!!

“恩.就是,有誰還和你們倆個一樣啊~從小到大.應該比親兄弟還親才是..晚上住他那吧..回憶回憶當年光屁股蛋窩被窩堸晱]米的往事.感情會回來的..倆小子,都是自己兒子多好.”

老爸的話,讓正在關門的彗星差點沒把手夾嘍..行,爸,這可是你說的,住那就住那..誰怕誰怕!!!

話說政赫吃完晚飯,洗過澡,就貓自己屋子媢疝o。

下午從彗星家出來後,直奔電子市場..臨去還不忘帶了副墨鏡.

他知道一般買色情碟的都賊眉鼠眼的..看見象買主的就湊過來搭訕.

他轉悠了幾回也沒有人來搭茬.怎麼回事呢.難道今天賣主都看不見自己?我現在隱身著呢?

最後,他實在沒法了.摘下眼鏡,拽住一個站在角落的一個小青年..“請問.這埵魚璅犖媞衁熄隉

“......”

“.............”

兩人對瞧了N久..

那個人說了“老弟下次別把自己搞的跟便衣似的.”

“呃..我像嗎”

“現在不像了.”

“為啥?”

“眼神夠饑渴!!”=_=

政赫想:要不是有求與你,真想現場給你做個手術..割包皮!!..沒有包皮也割!!!

兩人到一偏僻地.那人從懷堮野X些碟..

“怎麼都是男女?沒有男男的嗎”

“....................”
那人再度無語,以“崇拜”的眼神看了他幾眼.沒看出來,強人啊!!

最後政赫還是如願的拿著高價買回的“教育”片.

放入電腦.“研究”~
彗星敲開政赫家的門,是文媽應的門,看見彗星穿著睡衣來找兒子很高興,看來他們倆個又像以前一樣親密起來啦,

彗星心媕q念“可是你們都同意的啊,家長全部同意,以後可不要反悔哦!!”^-^
“兒子,你怎麼把門鎖上了?彗星來了,開門”政赫一臉黑線的連忙把盤拿出,藏起來.慌亂的起身去看門.

“阿姨,我今天想住下,可以吧.?”彗星乖巧的樣子,

“當然好了,陪我們政赫一起睡,他也會高興的”文媽媽不明就理地,還提倡“陪睡”一詞==|||


政赫把門打開,聽到媽媽的話,差點笑噴.

彗星進屋後,打量一下,然後仰面呈大字型躺在床上.微長的頭髮散開.細長的眼睛帶著異彩看著政赫,薄薄的布料突現出男性的特徵.

明明同是男人,政赫卻口乾舌燥起來,比起剛才看的那些瘋狂的畫面比起來,這樣的彗星誘人的多的多........

“你剛才在做什麼?”主導地位不動搖^-^

“沒..沒做什麼啊”又是很被動=_=+|||

“那麼這堳蝏繷o樣了..?”指政赫某處.

“...............”夾腿掩飾也來不及~

可是,過了一會兒的情況.^^床上...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再最後..
  
“彗星,你的模型誰送你的?”
  
“我的肉啊!”往後面的人懷中靠了靠~
  
“什麼?”
  
“減肥..不亂吃東西..省下來的錢啊!!”拉過政赫的胳膊繞在自己胸前..
  
“哦!!!”^_^彗星好像又變以前那樣可愛啦!!希望別一到天亮又變狼+_+||||
  
  
第二天,政赫父母看著緊閉的房門.“好像他們半夜又打起來啦.”
  
  
“是啊!!!好像彗星罵人了”
  
“彗星那孩子不這樣的人,穩住著呢”==|||
  
中午時分.
政赫邊往身上套T恤,邊問“想吃什麼?”
  
床上那隆起的被子媃p出個睡眼蒙朧的臉,細白的胳膊在空中揮了揮,政赫上前拉住,親了幾下。。
  
  
胳膊的主人又把自己縮回被窩,丟下一句.
  
“包子!!!”
  
“申包子吃包子..”政赫輕聲念著,嘴角帶著甜蜜輕快出門..!!!


------------完------------



彗星, 你真是少有的主動啊....還要是主動得很啊!!... 臉紅..
《我知道》系列 之五-------《傷》


我剛剛回到國,這邊沒有什麼朋友,只有一個在美國認識的朋友,他現在在一家酒吧做調酒師,我按照地址找到時,還沒有開門營業,我被他領到他那不大的房間堙A 看他穿上那似圍裙的背帶裝,還挺精神的。

我們倆邊聊著天邊等待著營業時間,說好今天要一直等他下班的,然後我們也喝一杯。
不太厚重的拉門被拉開.我聞聲轉頭看,瞬間有驚豔的感覺,生活在美國那個環境下,看了滿眼的西方人,骨子媮椄O喜歡東方人的相貌, 但這個人卻是我至今見過的最漂亮的,棕色的頭髮埵陷X綹挑染的金黃色,半長的頭髮垂在肩上,加上一張標準的東方臉,給視覺以衝擊力,他的眉眼如畫,內致的雙眼皮,眼尾不明顯的微翹,不似我這樣的高挺鼻樑,最吸引我的就是正在說話的那張嘴,從不知道一個男人長著如此小巧的嘴唇會這麼好看.。

我從他隨便的打扮上來看,以為他也是如朋友般在這堣u作的小弟之類的,

“他還是個打工學生吧?”他離開後,我問,朋友卻告訴我他是這堛漲捘.O_O我不太相信,那個人看起來好年輕。,

朋友帶我出房,來到了他工作的範圍,酒吧台.“哥,森哥和你一樣大..噢.好像月份比你小而已”

什麼?他和我一樣大?好年輕的樣子。


想到剛才那個人除了進門看自己一眼外,就再也沒有鳥自己一下,難道沒有察覺自己那從頭到尾的注視?還是已經習慣別人的注視。

後來幾次去酒吧找朋友,都沒有再見到那在我內心深處潛意識想見男人的身影。


聽說赫森一直不太露面來酒吧的,那次我看見他是恰巧。

我在新的律師事務所做的還算滿意,在這塈睅斨ルH前做過的幾個案子,讓我不至於被輕視,甚至還很順利的打贏了兩個不算大的卻囉嗦麻煩的商業糾紛案.讓我這個本沒有什麼遠大抱負的人,很是滿意。

這期間我交了一女朋友,其實沒太認真,她是那種溫柔體貼的女人,很安心的感覺,重要的是她的眼睛給我好感,

這天,我送她回家.在她家門口,我只是想給她個晚安吻,她卻勾住我脖子深吻起來,..但卻忘情的碰到了門鈴,
當身後響起開門聲,.我抬頭對上一雙如畫的眼睛,我想我當時一定是呆住了,只是傻傻的看著那人-是那個酒吧老闆,漂亮男人----赫森,

我奇怪於我的反應,因為我當時第一反應竟然是推開她,然後心婽婽蚺ㄕw,有被捉姦的感覺?反正像自己做錯了什麼事的。

是姐弟嗎?事實證明,我又猜錯,赫森竟然是我女朋友的小舅舅...

我們的故事從這一刻就算開始了,我在第二天正式拜訪了女朋友家,對於我的到來,全家很熱情,只除了那赫森。

大家認為他不滿意我是因為我對他的稱呼,可我怎麼可能隨著女朋友叫他小舅舅呢?..真是的。

環視著坐在我周圍正在吃飯的女友家人,有她的外公,外婆,她母親、也就是那個賀森的姐姐,之前我就知道她父親長年在外,她和母親一直和外公家一起生活,我把視線定格在了賀森臉上, 他長的既不太像母親又不太像父親,應該是綜合了優點,我發現他們一家人唯一想像的是眼睛,都很好看,當然獨賀森好看的緊的,配合他尖尖的臉,簡直讓人移不開眼睛。

“文先生,這麼說,你家人現在都居住在國外嗎?”女友母親的問話打斷了我對賀森的窺視,我連忙移開目光,“伯母,叫我政赫就好了,是的,他們在美國”這時我的餘光告訴我,賀森突然抬頭盯著我,我轉頭去迎合時,他卻避開了。

“哦,那怎麼想回來工作了呢?”她接著問,
“在那堣u作的不是特別開心,所以想回來發展試試”其實我沒有說實話,我是為了躲難來的,在美國,我生活的很糜爛,交往對象很多,也招惹漂亮男孩子,後來有一男孩子認真了,常常來找我,還差點鬧到事務所.父母知道後,氣的要死,最後把我強行發送回國,我為證明我還是正常的,就交了現在的女友,並告知了父母,他們很高興..還說有時間讓我帶她回去。

席間我發現賀森在這個家堛漲a位超然,連吃個蝦子都是他姐姐給他剝好放進碗堙A連女友都自然的在他喝光杯子堛漱籉荅萼_給添上,他頭都不抬一下,習慣的很.

很快賀森推開椅子離開,顯然是吃完了,他家人完全沒有責怪他不禮貌的行為,反而問他吃飽沒..

當他再次出現的時候,換了白色的運動裝,戴著白色的棒球帽,頭髮綁了馬尾從帽子後面穿出來.碎髮散在白皙的脖子上,.看起來他顯得更加年輕,十足的大學生模樣,手堮陶o個籃球..開門出去。

“不要介意啊,我們賀森從小被我們寵壞了”老人微笑著說,我表示不介意。

8點多的時候,我起身告辭.

女友送出來,我們慢慢的順著小路走.

“你小舅舅是不是開了個酒吧?”我問,

她有點詫異“你怎麼知道?”

“我朋友在那堣u作,我見過他一次,但他好像對我沒有印象了,所以我也不便提”

“哦..”她看了看我,欲言又止的樣子.

“他不像是個經營酒吧的人.怎麼會開酒吧呢”我想說,你們家也不像是開酒吧的家庭的啊..

“其實..那個酒吧是..算了..以後再跟你說吧..”女友眼光看向前方.我順著看.賀森拿著球回來了.好像只拿著球去哪里坐了會的樣子.
沒有打過球的感覺。

我沖他微微點頭,他冷冷的看了我幾眼.“慢走”就讓過身走了過去.

“我怎麼感覺他好像不太喜歡我啊..?”我看著他的背影..問,

“怎麼會,可能是我舅舅心情不好吧..他..哎.”她的表情讓我很好奇.真的想知道他到底是怎麼一個人。。

幾天後,我為了公事去了城北監獄.誰知在那塈甯搢ㄓF賀森,我剛剛到,而他正好要離開,他看見我也是一愣.

“你怎麼在這堙H”我問,他臉色不太好.也對,來這種地方怎麼會好,一定是看犯人的。

他走後,我旁敲側擊的在相熟的獄警那堸搢鴗F些他來這堛滬鴞].到了最後,竟然讓我知道他是來這堿搢k朋友的..男朋友?我嘴巴有點合不上了.對方只是用有必要大驚小怪的嗎表情看我。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