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按耐不住好奇,我當天就把女友約了出來,找到適當的時機“我今天在城北監獄看見你舅舅了..”

她顯然沒有準備的,有點慌亂.然後試探的“你......”

“是啊,我知道了,其實你大可以告訴我的,我不介意這種事情”我裝做不在意,其實我真的太想知道的詳細一點。

最後她還是告訴了我。

“那個酒吧其實是他男朋友的,也就是現在在服刑的那個人,我們之前不知道原來他是..gay的,是出現這個事情之後才知道.我舅舅很喜歡唱歌,唱的也好,長的也好看,走到哪里都吸引目光..他在還沒有畢業的時候就到酒吧唱歌了,我們家很是反對,但你也看到了..反對也是沒有用的.而那個酒吧的老闆從開始就喜歡上我舅舅了.我們也不知道他是知道還是不知道.反正舅舅一直當他是老闆兼朋友.

我們家堣]不知道他在酒吧堛漕蒛敼〞p..好像他常常受到點騷擾.像他那樣的人.哎.反正那個老闆就一直替他擋著保護著他,最後也不知道怎麼搞的,有個人特別喜歡我舅舅.到了非得到不可的地步.就在一天.好像趁我舅舅喝多了吧..”她說到這個時候,尷尬的看了看我.我當然知道她要說的是什麼..示意她說下去..

我表面上很平靜的樣子.其實手都有些抖了.奇怪我只是在聽已經發生過的事情了.怎麼還有如此反映..?

“總之那天一團糟.那個人死了..而我舅舅就躺在那..老闆手奡今菑M.他的一隻眼睛也血淋淋的.現在徹底失明了.我舅舅說他會等著他,直到出來..而那個酒吧老闆執意把酒吧交給了舅舅.舅舅就這樣替他管理著..
他的性格也變的更沈默了..我都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喜歡男人的.但我一直想,他是感恩大過愛吧.如果愛.怎麼在出了事情才承認那個人是他男朋友..”

我用手支額.心媔藪V糟的.以至於後來她又說些什麼,我都沒有聽進去.
怎麼會這樣,這樣一個人,就這樣等監獄堥滬茪H很多年嗎?他愛那個人嗎?沒有真正愛的人嗎?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賀森這個人佔據了我的生活,我去女友家,自己都知道是為了想看到他.
雖然他每次跟我說不上幾句話.但我很滿足..
我掩飾的很好.知道有點對不起女友.但也沒有辦法.

一次,聊天的時候,無意說到賀森去過加洲.“哦..什麼時候?”我問.

但賀森臉色一變.有點不知所措.慌亂的站起身回房.

“他啊~是上學的時候,去參加一個辯論會.那個時候.他還叫彗星呢.他很聰明的..還和隊友拿了個亞軍回來.”

。。。。。什麼...?彗星?加洲?辯論會?亞軍?..不會吧.我匆忙逃離他家.在車上掩面.思索著.

.迫不及待的給家堨晶q話,讓我媽媽把我在大學時期的相冊找出來..把我唯一一次參加加洲的辯論會後的集體照找到發傳真過來.

把傳真拿出來.一眼就看見了自己,也看到了身邊那個男孩.我的手還搭在他的腰間,他羞澀的笑

他是賀森,沒錯,只不過現在的他更加有韻味,比那個時候更漂亮.更耀眼.如果沒有這張照片,我真的想不起那個彗星長的什麼模樣了,只是依稀記得要了他的那個時候,他很清澀,一點經驗也沒有,縮手縮腳的.整個過程我都沒有怎麼看他。

夢中。。。。。

“政赫,你會去找我吧.”那個只能算的上清秀的男孩問,

“會的,我喜歡你,真的喜歡,今年放暑假就去找你,不過你要老實點哦,怕親愛的被別人搶去”我摟緊他,雖然是同年,但他的發育象個中學生,瘦瘦小小的,我用慣用的甜言蜜語安撫著他.在他把自己交給我之後。

突然,眼前的場景變了,是現在漂亮冷傲的賀森站在我面前.“你怎麼不來找我,我給你寫信也不回,你這個騙子”
我想辯解,但說不出話,

“你怎麼就把我忘了呢..?”他轉身.冷笑著說“你不要我,可有的人要.現在就找給你看”
我急了.不要不要,我喜歡你,我不要你躺在別人懷堙A你是我的。。。。。。

早晨醒來時,我是一身汗,我抱著被子抽著煙.“暑假去找他?”那時的我早就把這句話丟到了烏拉國去了.

那個暑假我抱著新的女朋友玩了個透。

自己真的是被沖昏了頭了,怎麼就沒有想起他呢,現在仔細一想,賀森對待自己很奇怪,冷淡的很,卻在我不注意的時候,常常看我。

看來他早就認出自己了,我把臉埋在被子.也許他在酒吧奡N認出來了,不,在外面聽到我的聲音才找藉口進來的也說不定.

想到這堙A我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一連幾天,我都沒有和女友見面,也是避免去他家堙A真的沒有辦法以那樣的身份去見他,


今天晚上,我來到酒吧,.據女友透露她小舅舅這幾天都呆在酒吧,回家已是很晚,我想他和我是一樣的原因,在躲避對方。

朋友看見我來了,以為是來找他的,高興的招呼我,我坐在高腳椅上,適應著光線,尋找四周,臺上有一男孩在自彈自唱,還算賞心悅目,但我沒有任何心思去欣賞,只想找他,和他談談,至於談什麼,我還沒有想到,我第一次發現自己並不是一伶牙俐齒的人,只是個笨蛋。

“喏..”我朋友沖我努嘴.“我們老闆看來又點喝醉,這幾天他天天來,天天喝醉”

我順著看過去,離臺子不遠處,身穿白衣的賀森和兩個男人在喝酒,白衣在光線下分外顯眼,他本身就是耀眼的,

這時,賀森也看見了我,竟然意外的沖我笑了,還招手讓我過去,我一時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猶豫片刻.走過去。

他保持著微笑,這是我第一次看見他笑,有立刻想撲上去的衝動,他在勾引我嗎?

“知道這個帥哥是誰嗎?是我姐姐的未來女婿,他要叫我舅舅的”看來的有點喝多了,身子都點晃,我在他身邊的那人還沒有扶住他之前,搶先一步扶了他一下,他身體的重量順勢靠過來,我不得攬住他的腰,雖然姿勢看起來有點奇怪。那兩個人以為他是開玩笑,只是笑笑,沖我點頭打招呼。

“你們不相信嗎?”賀森好像很生氣,掙脫一下,我暗中用力的攬著不放,他帶著酒氣的嘴巴湊過來,眼睛上下打量我的臉..

我看到他眼睛埵頃~傷略過,我心堣@緊,有痛感湧上心頭.

“你說,你對他們說,別讓大家誤會,這堛漱H誰不知道我是傑哥的人,如果他回來會生氣的”他看我沒有反映,氣惱的拿出電話“好,我給我外甥女打電話,讓她來,你們就相信了.”

那兩個人“好了,我們相信了,森,..別喝了,早知道就不同你喝酒了,啊.到我們了”說完,他們倆上了臺子.音樂、口哨聲起.原來是這堛犖q手。

“他們唱的怎麼樣?”森突然扭臉看著我說,他的眼神蒙朧,帶著說不清的味道,風情萬種!該死,這樣的賀森呆在這種地方真的很危險,我看了看四周曖昧的目光.

“我以前和他們一起唱歌的,可現在不唱了,我是老闆怎麼能唱歌呢”他自說自話,我把他拖到了吧台.我朋友詫異的看著我們,“給我一個毛巾,”我說,
在朋友詢問的眼神中,我丟下句“以後再告訴你”後,架著他往門口走。
快到門口的時候,賀森突然掙脫我,跑開幾步,然後在原地轉了個圈.“你還認得我嗎..?”他穿的半長的白風衣,沒有系扣.隨著擺動,有幾個客人駐足看向他,滿眼的驚豔..

我走上去,把他拽住,拉進懷堙A小聲說“別在這媥x,很多人認識你。”

他推開我.晃悠著走在前面,這條街,是酒吧街。全是酒吧..他就這樣招搖的晃在街上.引著更多的目光和口哨聲,我皺眉,不能再讓他耍酒風下去了,我拉著他鑽進一輛車子,說了我的住址,,他搖頭對我笑..我知道他在想什麼.我不理他,一直把他兩隻手攥著。
我住的地方是一居室的公寓,推他進來,他一屁股坐在地上,我也不拉他,蹲下來,直對著他的眼睛“你..是在恨我吧,我承認我錯了,但..我不是狡辯.最起碼我還記得申彗星這個人.好幾年過去了,模樣有變化,而且你也改名字了.不全怪我吧.”不是狡辯嗎?我慚愧。

他亮晶晶的眼睛盯了好久.然後環視我的房間..緩緩的說“她經常來吧.?”.“....”我點頭,

“那你帶我來這媟F什麼..?難不成你又想抱男人了.?”
“現在不和你說,你先睡一會,醒醒酒..然後再說”我去廁所拿濕毛巾,出來時,他趴在床上,臉側歪在枕頭上,定定的看著我.

我蹲下,用毛巾擦他的臉,他還是看著我.我有點心虛.避開他的眼睛.“你知道嗎,就是你這該死的溫柔害了我..”他突然開口.

“當年,在國外,是你帶著我去吃冰激淩.帶我玩了一整天,雖然現在想來你是為了那天晚上跟我上床,但真的打動了我..也是這樣用毛巾給我擦了臉..”
他說的這些話讓我汗顏.

他抬手..我怔怔的感覺唇上的那抹冰冷.他反復摩擦一下.然後眉頭一皺.“啪!”我臉火辣辣的歪到一旁......................

外面電話響了,我起身去接..不敢看他的臉.是女友,我猶豫的想了想了,還是接了.“恩,我在家,有點不舒服.恩..沒事..明天見.。”
放下電話,我自己嘲諷的笑了.我什麼時候到了如此地步..文政赫,這就是你逃到這堛熊痕G嗎?。

其實,如果我想女友分手,大可以就直接說,和以往一樣,但現在有賀森這層關係在,還是要考慮周全才是。

我回到房間,他已經睡了,眼角那晶瑩的光澤.是淚嗎....

我就這樣坐在地上.看著他.他的頭髮傾灑在半邊臉上.看起來很柔弱.

心婼|著自己.文政赫!是個大混蛋!你終於得到報應了,想得到眼前的這個男人嗎?看來很難。且不說他恨死我了,何況他還有那個男朋友呢.想到這.我頭疼欲裂.

半夜,他醒了,動了動,我想他可能是渴了,忙遞上杯水,卻被他格開,起身直接去了廁所,一會兒我聽到水聲,他在洗臉..

看來喝多的情況下他才說了那麼多話,現在又恢復了不和我多說一句的局面。
看他要離開的樣子,我連忙送他,他不語..沈默的走在前面,

“對不起!”我先說話了,好半天他才開口“沒什麼都過去了。你和她好好相處吧,前些天,她跟我聊天,說非常喜歡你。”
兩個人又是無話。

“我...我想和她分手。”我站住,我們身處在一黑暗的角落.他不理我繼續往前走.我一把拉住他,使勁帶進懷.他掙扎..我用力圈住他,騰出一隻手扳過他的臉,吻下去。。。

一束光照過來,是輛車駛過,我把他整個抱在懷..遮擋住那束光.準確的吻住他的唇..舔著唇瓣,又得寸進尺的想侵入口腔.但他咬緊牙,不讓進..他手機突然響了,

該死.我一愣神的功夫,他用力掙脫開了,跳上一輛計程車,揚長而去。

因為最近工作比較忙,我把煩惱暫時放下,埋入工作中,夜深人靜的時候時常整理這些年來自己的感情經歷,還真的是很亂,上過床的,沒上過床的,逢場作戲的,一面之緣的..雖然不是很多,但有的真的記不清了,賀森在我腦海堨i能只有幾天的記憶,現在想來,很遺憾.

女友打電話來讓我去他家吃飯,我答應了,到了後,才知道她父親回來了,看來是想特意見見我,我後悔當初這麼快在她家露面,有點進退兩難。。

“小舅舅,開飯了。”她去喊賀森吃飯,從我來到現在,他一直呆在自己房堙A隱約的聽到音樂聲。。

我攔住她說“我去叫吧”她看我一眼,可能認為我想和他改進關係,很開心的點頭.

推開門,滿眼的藍色.牆紙和床單都是淡藍色,他正靠在窗邊,低頭看著手,嘴巴跟著音響媔ルX的歌聲合唱著.穿著隨意的家居服,

赤足,腳掌輕晃,打著拍子,頭跟著一點一點的。。

我在他跟前站定,他慢悠悠的抬起頭,手指懶洋洋的劃著額頭髮髻,看著我。
音樂聲不大也不小,我略大聲對他說“吃飯了”

他笑笑,那表情有點諷刺的味道,我理解為:看來還真的以我們家人自居了。

他站起帶著淡淡的香水味道,越過我身邊,我突然拉住他,但下一步不知道該做什麼,我什麼時候變成這樣了,他回頭,烏黑油亮的眼睛狠狠的瞪我,“放手”

我無賴的假裝沒有聽清狀,其實光看唇型都知道他說什麼了。
他無奈的湊過來,“我說放手!嗚。。。”我堵住了他開啟的嘴巴,舌頭直達口腔深處,壓向他的舌根,不給他推出我的機會,

但馬上他的表現讓我有點驚訝,他只是呆住半秒。。就技巧很高超的回應起我來。。舌尖流連到嘴角再到中央..一點點移動著...先在外頭,後來變成舔舐嘴唇內側..

我被他吸的找不到北,瞬間的意亂情迷起來,這期間我竟還閃過一念頭,他怎麼這麼有經驗?完全老手的樣子。

手按向他的屁股,一隻手將對方固定住,另一隻手大姆指從尾椎處向下摩擦,。。

“啊”我吃痛的鬆開他,舌頭被咬了一口。。本能的鬆開,耳邊好像聽見他的輕笑,然後房間堛滬絳痐]驟然而停。

他沖我一挑眉。。。我有了被耍弄的感覺。。。。鬱悶•!


坐下來吃飯的時候,我忍不住老看他,他還是老樣子,不鳥我..這次他坐在我右邊,左邊是女友。對面是她父母,然後兩邊是老人。

我一直想怎麼表現出來,不讓她們家誤會,,別拿我當未來女婿看待..早知道這樣,就不過早的來她家,但反過來想如果我沒有來,又怎麼會遇見賀森呢.,
她父親是個風趣幽默的人常常引我說話,我不得不提起精神應對,

當他說到“我丫頭有點任性,你還要多多包容”時,我沒有回答,因為這個時候我看見賀森緊低著頭,耳邊的長髮尖掉到了桌子上的湯碗堙A我順手拿起紙巾,把他的頭髮拿出,擦了擦,別在他精緻的耳朵後面,這一系列動作,我完全的忘我,直到發現包括賀森在內,大家都盯著我看,我知道剛才有點唐突了。。但也點故意的味道?

賀森用力的瞪了我一眼“文先生,我和你很熟嗎?”

“小舅舅,別這樣,政赫是想和你搞好關係,他以為你不滿意他。。”女友說,

我聽了一頭黑線。。有這樣打好關係的嘛!

裝作若無其事狀。。繼續吃飯,心堣]想清楚了。。聽天由命!

這天,我正坐車回家,電話響起,是我那個酒吧朋友。。“我們老闆一直嚷著找你,你快來吧,真是的,奇怪了,你們什麼時候這麼熟。。”
賀森他找我?不是吧?

當我到達時,在一間包房堙A賀森拉著朋友的脖領子。。倆人推拉著“文政赫那個混蛋呢。。?原來。。。。你認識他。。。啊。。”

“文政赫。。大混蛋。。”
“別拉著我。。我知道他在那堙A在我家約會呢。。”
“我才不躲他呢。。咳咳。”

他又喝醉了,這是我第二次看見他喝醉。。眼色迷離的。。兩頰帶粉。。嘴巴嘟囔著,映著誘人的光澤..


我大步走過去,當著帶我進來的那個小弟和朋友面,扯過他。。扣住他的胳膊,壓在他背後,固定住..對賀森邪惡的笑笑。頭也不回的對那兩個大燈泡說“把他交給我吧”
我和賀森盯著對方看,眼光巡視著其五官。。他開口“是你。。”

“恩。。。”

我歎口氣。。摟緊賀森來了個標準的法式吻。。。
不去理會一旁沒有立刻離開的我朋友
任他目瞪口呆的愣住。。

我一彎腰,抄起賀森的雙腿,騰空把他抱起,他迷糊的驚叫了一聲,我在耳邊警告他“乖乖聽話。要不然就這樣我抱著你出去,讓所有人都看見。。”

他斜了我一眼,本能的勾住我的脖子,已防跌倒,我一笑,對身後一直呆看我們的朋友說“後門在哪里?”

賀森修長的身體畏縮在我懷堙A讓我異常的有滿足感,以至於到了我家門口也沒有放他下來,坐車到現在他好像睡著了,一直安靜的靠著我胸前。。

開門的時候,他突然開口了“你還真逞能。。。”埋在我懷中的臉露出來,
我故意歎氣“你不下來,我想不抱著都不行。。。還抱了這麼久。。”

他孩子氣的折騰起來,身子扭動,腿踢動幾下。。幸虧我眼急手快的已經抱他進了門。。踢上門的同時.站立不穩的。。兩人撲到地板上。。“砰。。”

兩人同時倒吸口氣。。而被壓在下面的賀森更是翻了翻白眼..我支起身子,但未離開。。曖昧的看著他。。

他喘喘氣。。胸脯起伏著。。細微的喘息聲讓我心懷逸馬。。“賀森。。”
他庸懶躺在那堙C。。和我對視著。。我一時不敢造次..只是凝視著他..半響,他伸出舌舔舔自己的嘴唇,我認為那是他對我的挑逗。。慢慢的低下頭。。先是輕啄下他的額頭..再吻向他的眼睛.感覺到他顫動的睫毛掃著我的唇。。有點樣癢的。。麻麻的。。

突然他咬住我的下巴.有力的..我忍著痛...不動..任他發洩..

很快他就鬆了口.

我抬起頭,把他是手固定在的頭部兩側..有點像投降的姿勢.他眯著眼..嘴角掛著笑.我對他的反復無常態度琢磨不透..不知道他到底心媟Q怎麼樣..

“賀森..你恨我吧..?如果恨..說明你還愛我..對嗎,畢竟我是你第一個男人,再次看見你,我想清楚了,我要補償你,我不在胡鬧了,這些年我已經玩夠了,對於過去的種種的我們忘掉吧..你怎麼懲罰我都好..我們重新開始。。”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我們情事後。我給他清洗...他昏昏睡去了.

他把自己裹的如粽子..只露出小腦袋.看起來更像個小孩子..睡的很沉..偶爾動動.

洗澡時.我忍不住借機摸摸.但被他毫不猶豫拍開了..搞不懂他的情緒變化。。總之他又對我冷淡下來了。。


他睡覺,我看他。。一直看。。想著如果就一直這樣該多好。。!.

門鈴響,我激靈一下,這麼晚了能是誰.?..怕吵醒賀森..我輕輕的下床.有預感的..關上臥室門.


女友拿著外賣出現在我面前..我本來想不開門的..裝做沒人..但客廳堣@直亮著燈,說不過去的,

打開門,我用身體擋住門。。意思在明顯不過。。她尷尬的不明就理..

“我明天有重要的事情,你先回去吧.”
她低頭抿抿嘴..“你..你是不是在躲我啊..?”

我沒有回答..

她轉身離開的時候,我心生內疚.但不這樣也不行.賀森還在堶惟O..

剛剛抽了根煙.突然有電話響..我找了找.是被我脫掉的賀森衣服堶悸漱熅..我剛拿起來看...音樂驟然停止..!
第二天中午賀森才悠悠醒來..把蓬亂的腦袋探出來..眯著眼四處看看..很快了然不是在自己家堙A和我對視後,沒有什麼表情的穿衣下床進衛生間.半響洗漱完出來..
“賀森.我們談談..!”我叫住正準備穿鞋離開的他.

“我們沒有什麼可談的,只是上個床而已,各有所需”他繼續低頭穿鞋.

我強忍怒氣,我是為了他的輕描淡寫而生氣?奇怪了,我不是一向不太在意這種事情的嗎,怎麼換到了賀森身上就這麼在意了?

他站直身子,對我說“你是常常出來玩的,這點道理也不懂?我們這些人找人上床很正常,如果你覺得吃虧了,或者後悔了,那就抱歉了.”

“你站住..!”我吼了一聲,攔住他.“你不是..一直等那個人的嗎.難道..”

“等他..是等他.但我也有需要不是?而且又不是什麼三貞九烈的主兒..有必要作做嗎..”他嗤笑了下.“等等.”他突然皺眉..“難不成她跟你說我什麼了..?”他看看我的表情繼續說“她一定是說.我怎麼怎麼清純..怎麼怎麼被騷擾吧.哈~那她是怕你反感.我是一直沒有斷過人的.進去的那個..恩...”他猶豫一下“算了,不說了..”他擺擺手,

我抓住他胳膊。。為他的一番話.心亂不已..怎麼會.他應該不是這樣的啊.

他甩開我,冷笑下“她沒有告訴你吧,我大學都沒有畢業,是被趕出來了..原因嘛..”他湊近我..用近似挑逗的眼神掃視我.“是我勾引我老師。。被發現了,所以被趕出來了..”說完,眉梢一挑。。斜眼側身的離開了。

等他離開後,我一直坐在那堜窱菪L昨天夜婸\著的被子..把臉埋在堶..賀森,我心痛!!!你知道嗎!

女友在那天之後,好像沒有生氣似的,繼續找我,即使我很冷淡,她還是溫柔如常。。

“明天你一定要來我家哦”她說,

我正要拒絕.

“明天我舅舅生日,你也來吧..熱鬧熱鬧!”聽了她這句話,我把話咽下去了。

路過一家首飾店時,我想起賀森好像很喜歡戴項鏈什麼的,猶豫下,進去,等我出來時,手堣w經拿了一精緻的盒子。

經過那天,我簡單的調查了一下賀森,沒想到他真的是被開除的,他學習是那麼優秀,一直是優等生.具體的不太清楚,只知道他和他老師在辦公室被撞見了,然後矛頭都指向他,沒有太多的人指責他老師,因為他老師有家庭,而且很愛他老婆,這誰都知道,而賀森卻是同性戀者,這有他同學作證,是他自己說過有喜歡男人的。。

我想:他在沒有遇到我之前,不是個同性戀者,這我知道.是被我帶入了歧途的..

決定今天跟女友攤牌.既然知道自己不愛她,又怎麼可以這樣一拖再拖..反還是先不要說我愛她舅舅的事實吧..那樣太複雜了,一樣一樣來吧,我想用真心打動賀森,把他搶回來,我有個感覺他並不愛那個男人!



到他家的時候,是女友開門,接過我手中的果藍.笑盈盈的拉我進去..

其實就做做樣子,在家埵Y飯,吃完飯,我們三個年輕人就去他的酒吧,那埵釦韟h的人等著為他過生日呢.

他今天穿了件淡粉色的衣服,襯托的他越發年輕,甚至嬌嫩。。。

他表情很正常的,沒有看出異常。。想像不出他就在幾天前和我上過床,而且還有過那種淫蕩神情..!

坐車去酒吧時,他坐在的前面,我和她坐後面,我一直細細打量他,看也看不夠.女友和我說話,我也是隨口敷衍..

對於他,我想多多瞭解他這幾年是怎麼過的,雖然以前也不是很瞭解他,但潛意識媊控o他應該的變化很大。。

到了酒吧,他很高興的為每桌送瓶酒,還和等在這堛漯B友們喝酒玩耍。。我一直坐在角落看著他,他卻不看我一眼。

我朋友來我身邊。。疑惑的盯著我。。我知道他在想問什麼.對他說“今天晚上,我就不是她男朋友了。。”拍拍他的肩膀,站起身來。
繞到賀森身邊,小聲“生日快樂!!!”
他微笑下。。沒有說話。。

“我希望你以後的生日我還能呆在你身邊。。”
他突然仰聲對大家說“今天,我高興,給大家唱首歌!”看也不在看我。。離身走上台,接過歌手的麥..對樂手說了句什麼。。

坐在一高腳椅上,瞬間的他吸引的全部目光,女友挎住我的胳膊。。拉我坐下“聽我小舅舅唱歌。。非常迷人的,他就是這樣迷住他們的”

他們?我看了看她,她不語,只是把眼睛調向了別處。。

臺上的賀森,一曲略帶歡快的英文歌曲。。演繹的完美至極..迷人嗎,的確,他一直不看向我,但我眼睛一直沒有離開他。

那天晚上,我什麼也說成,女友喝的有點醉,緊靠著我,
賀森是一副責備我的表情,我很冤枉,還什麼也沒有說呢,結果她就自己喝多了。

我只好送她先回家,臨走時,我把禮物給他,他接過,沒什麼表情。。。
這時,她喃喃的說“政赫。。去你那堙芋A我看見賀森轉身回到他朋友中間,只留給我個背影。
我當然不能帶她回去,以前可以,但現在卻不可以。。

她拉著我不放,呈現撒嬌的狀態,她一直是很矜持的人,現在卻也能做出這樣。。我對她還是很愧疚的,最起碼以後她面對我喜歡她小舅舅的事實,是很殘酷的。。

對她媽媽道晚安,我出來,但沒走遠,就坐在她家對面的一石凳上,抽著煙..結果等了竟然天露白。。他一夜未歸。。

我拍拍屁股拖著發麻的腿走人。。留下一地的煙蒂。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還是很順利的,我媽她老人家來了,好要死要活的警告我,不要在做荒唐的事情了,告訴我,我走後,我的風流債可是她一直在還。。

我對她說,我想和現在的女友分手,她說,不喜歡,可以分,再找個家事穩當的人家,但不要再去搞男人,那樣她就跟我拼老命。
我點頭哈腰的,順著她。。

我把她約出來,我們坐一家咖啡廳。。

剛開始提出分手,分的似乎很順利,她眼淚打轉的沒有多說什麼。。

但當賀森表情有點詫異踏進來的時候,我明白了,。片刻間,我們都了然了。。

既然事情來了就面對吧,但我和賀森還不是她認為的那樣。


我不記得她都說了些什麼,只是從平靜到激動。。最後開始咒駡我們倆,賀森很鎮定,對她說“我們其實在以前就認識,這樣也好,讓你看清他是什麼人。。他不值得你愛”


“舅舅,”她淡淡一笑,“你是什麼人,還用我說嗎,勾引男人不是你的專長嗎?你連你的老師也不放過,因為你,我們家搬了幾次家,我在朋友面前抬不起頭。。但怎麼辦呢,媽媽、外公他們還是當你寶。。你是家堛瘧_。。”她對著賀森比對著我提出分手還激動。我看引來別人的注目,說“有什麼事情。你找我好了,跟他無關。。”

她很聰明,我早就應該想到的,我對他曖昧的舉動,還有那次晚上她來我家,賀森的鞋就擺在門口。。當然還有那個電話。

“無關?呵呵呵呵..”她拿起背包,離開座位,筆直的行了出去,

我和賀森誰也沒有動,賀森盯著我“你滿意了?這就是你想看到的結果。。”

“賀森,我喜歡的是你,我自己明確我自己心了,是我的錯,但誰又知道你們是一家人,時間舊了,她會好的,我不是她值得愛的人”

“也不是我值得愛的人,你以後和我們家徹底的沒有關係了,我們也不必再見面了!”

我正想要說什麼,店外一片喧嘩。。。“撞人了。。出車禍了”
我和賀森同時一呆,一個不好的預感,,讓我們倆沖出去。。
。。。。。。。。。
醫院一角處,賀森靠著牆。。“你走吧..”

我不語。。

“我當年從美國回來後,每天憧憬著我們的未來,想過很多很多..想著你的面孔,我會情不自禁的傻笑。。。想起那一夜,我還是會臉紅心跳..同學們在炫耀著他們的愛人時,我心堬Ⅲe的想,我的那個他更優秀..你們等著瞧吧..

我天真的以為你真的像你說的那樣,從來沒有動心過,只對我一人!!!

就這樣,一次,我在幾個同學的慫恿下,我竟然告訴他們,我有愛人。。”他們問是誰,我又傻傻的說“他是個大帥哥.”

賀森在說這話的時候,抬頭看著我,那眼中所流露出的,讓我心痛。。

“我沒有勾引我老師,我還沒有那麼賤,他不知道從哪里得知我喜歡男人,三番五次的騷擾我。。我忍了又忍。。終於有一次,他利用職便把我叫到已經沒有人的辦公室。。強行壓上了我,好笑的是,這時還有人來,呵呵。。我估計他從此會一輩子不舉吧。。有人揭發我是同性戀者,理所當然的我被勸退了,然後我們家搬離了住了20年的地方..”

他頓了頓..凝望著我“文政赫,
如果,你在第一次認出了我,但我在你面前站的那麼長時間,你並沒有叫出我的名字。
如果,你不是迫不及待的找女朋友,那怕回想起我一丁點。。但你卻沒有,
如果,我不是她舅舅..但我是。”


一場不大的車禍傷的是她身,真正傷的卻是我和賀森。。


在離開這個城市之前,我爬上了這堻怜牧漱s。。閉著眼,聆聽著耳邊的風聲、鳥聲、雜音..

也許賀森以後會跟著那個男人。。也許他們分開。。。但我可能無從知曉了..

猛吸幾口氣。。強迫自己把那要流出的液體吞回。。

腦海媟Q著那天最後一次看見賀森,他脖子上掛著的赫然是我送他的那個生日禮物----
一顆黑太陽石!


-----------完-------------






這篇也完結了,結局嘛,我沒有讓他們來個生離死別,而是留有遐想..  

系列我想先寫到這堙A如果有好的短篇我還會放進來的

                                                        ---- 赫賀家的文慧






看著政赫是什麼醫生的... 最後被申包子駡他 "庸醫"
真是很攪笑的一幕  
20# kamkam
這個結局、、、、、、
看到最後這段真的
現在仍未能夠消化到這結局,
真的太虐.......
당신은 사랑받기위해 태어난 사람
看到一半要回復...
一下子沒反應過來呢
~*huilin*~
本帖最後由 huilin888 於 2010-2-18 18:13 編輯

全看完了~一口氣的呢...
太好看了,流暢生動的文筆~
雖然有悲有喜,但文彗筆下的RS永遠愛的那麼美
~*huilin*~
我要看文啊!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