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你興奮什麼,今天沒戲了!"

... 停在這個關節上實在...好笑...
申彗星從來沒想過還能再遇見朴權秀,至少沒這麼快。當初他逃去美國的時候,人人都認為他在韓國的娛樂圈就算完了,沒想到,他居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翻身。
看到他站在走廊略顯昏暗的壁燈下招手,申彗星只感到一陣寒意迎面襲來,朴權秀那偽善的笑容背後隱藏的東西,他太瞭解了。儘管現在已經不在他手下了,見到他那種不寒而慄的感覺卻始終無法抹去。
還沒等申彗星從這份的陰鬱中解脫出來,又聽說樸忠裁要去日本了。
為什麼?!
為什麼站在他這邊的人一個個的離開,而那些絆住他的人,想傷害他的人,落井下石的人卻越來越多?
回到家洗完澡,安靜下來他心塈騝迡e的厲害。因為要開車,在酒吧都沒怎麼喝酒,現在他急需一些酒精來麻痹他過於清醒的思緒,哪怕只是暫時的。
一邊喝一邊看著掛鐘晃晃悠悠的過了十二點。
Eric怎麼還不回來?
他知道Eric為什麼要留在夜調,樸忠裁突然要走他也有一肚子的疑問。可是現在他滿腦子想的都是,如果Eric再不回來怎麼辦?
樸忠裁走了,Eric會不會也要走?他執拗的盯著掛鐘,時間每過去一秒,他心堛監婽袨N更多一分。
Eric走到他面前的時候,他已經困的張不開眼了,又或者他真的是睡著了,不然為什麼Eric的臉看起來是那樣的不真實?
他緊緊的抓住Eric的衣服不鬆手,帶著一點倔強,如同落水的人抱住的那塊浮木。
他和他的頭離的那樣近,申彗星甚至可以從Eric的眼睛堿搢鴞菑v的影子。那如曜石般黑亮的眼睛堙A全是他的影子。
“彗,彗星啊……”Eric的聲音有點慌亂。
申彗星突然起了戲謔之心,就想抓住Eric狠狠的怎麼著一下。所以在混沌中,他就真的怎麼著了他一下。
Eric顯然不是那種任由他欺負的主兒,就著他點燃的那顆星星之火,發展出了燎原之勢。
理智告訴申彗星,這是不對的,必須要停止,可他的身體此刻卻不受控制了,他撫著Eric垂在自己胸口的頭,任由自己在欲望中浮浮沉沉。
直到後來Eric跳下床,在一邊擺弄什麼的時候,申彗星的理智才重新佔據了主導地位。
他和Eric做了什麼?或者說,他和Eric要做什麼?!
身體的每一寸肌膚都在叫囂著要繼續,申彗星倒吸一口涼氣,酒一下醒了一大半。
他已經不是在酒吧或者什麼地方碰到的,只是長的好看的那麼一個人了,他是Eric。
申彗星這才發現,原來在他心堙AEric早已經是站在他這邊的人了。
如果繼續下去……申彗星問自己,你真的想失去他嗎?
不行,不行。
所以等Eric回來的時候,那個醉醺醺的申彗星完全醉倒了。
反正一開始就是借酒行兇,那就讓他再以這個為藉口蒙混過去吧。
申彗星知道這樣做很無恥,他知道自己的反應,也感受到了Eric的反應。大家都是男人,在這種時候把Eric晾在一邊,無恥程度甚至可以排在奧運會服用興奮劑之前。
他閉著眼睛,聽著Eric慢慢靠過來的呼吸,感覺到Eric把手撐在他的頭的兩邊,氣惱的嗚了一聲。他以為自己會被推醒,可Eric抬手輕輕的摸了摸他的頭,然後給他蓋了被子就出去了。
再簡單不過的一個動作,卻將申彗星的心神攪了個亂七八糟。即便有酒精作用,也折騰了大半夜才昏昏睡去。
당신은 사랑받기위해 태어난 사람
第二天一早,Eric打開房間門就聞到了飯香。
申彗星沐著清晨淺金色的陽光,正在廚房忙活著,小湯鍋咕嚕咕嚕冒著泡。白色的毛衣搭上淺藍的圍裙,跟草尖兒上那顆露珠似的。
Eric看著眼前的淡色身影,心堛澈鈭一瞬間百轉千回,混合著三分的喜悅,五分的甜蜜,十分的緊張。
申彗星一下回頭看到他,嚇了一跳,“呀!你沒聲沒響的站在這媟F嘛!”
沒事人似的。
Eric一愣,怎麼這反應?
申彗星端著湯鍋飛快的從他旁邊走過,看都沒看他一眼,“盛飯。”
“哦……”Eric應了一聲。
雖說醉了,可酒醉三分醒,他居然連一點印象也沒有?Eric偷偷打量著申彗星,莫非昨晚的一切,都是自己昏了頭做的一場粉色醉人的春夢?
鼓起勇氣,“彗星啊,那個,昨天……”
“嗯?”
“哦,呃……”Eric結巴了,“忠裁回來了嗎?
“沒有,說要直接去公司,還說他這兩天就搬出去了。”
“這麼快?”Eric在飯桌前坐下。
“嗯,好像要先參加集訓。”申彗星一邊吃一邊說。
Eric看他塞的滿滿的嘴,鼓的像個小包子,忍不住發笑,嗚嗚胡亂答應著。
以後就剩他和彗星了。Eric現在的心情很微妙:一方面捨不得忠裁離開,另一方面又對以後的生活充滿了期待。他真想問問媽媽,當初他離開家去念大學的時候,她是不是也是這種心情?
正想著,就聽到申彗星感歎道,“哎,我現在就像要送鳥寶寶去國外讀書的鳥媽媽一樣。”
Eric含著一口湯差點嗆著,他舔舔嘴,壞笑說,“是啊,我們家的鳥寶寶啊!鳥爸爸我真不放心。”
“嗯。對了,你昨天問了嗎?他真的簽了經紀公司?”
Eric聳聳肩,“看起來……應該是吧。”
“我總覺得那小子像是有什麼事似的。本來就不是有心機的人,突然去什麼日本!”
“說是有前輩在那邊,應該會照顧的吧。”Eric攪著湯,聲音悶悶的。
申彗星也跟著歎氣,半響回過神來,“不對,你憑什麼是鳥爸爸?”
“鳥媽媽這一重要角色不是先被你搶了嘛,我當然只能當鳥爸爸了。”Eric一臉無奈。
申彗星氣結,掄起湯匙作勢要敲他,“呀!”
Eric往旁邊一躲,抱頭笑的開心。
哎,算了吧,表白什麼的。Eric不承認自己自欺欺人,只不過是因為現在的感覺過於美好,即便是假像,即便再短暫,他又怎麼捨得親手去打破?
再等等,等到時機對了,我就說。Eric打定了主意。
申彗星原以為樸忠裁走了以後,家堨u有他和Eric會很尷尬,沒想到實際情況恰恰相反,沒有忠裁的日子,兩個人居然越發的親近起來。
除了那天早上,當Eric說昨晚兩個字的時候,他緊張的心臟差點就跳了出來,還好臉上夠鎮定才沒露出破綻。也許真的是跟Eric在一起久了,他也成演技派了吧。
“我一會兒去見導演,你不是要去公司嗎?我送你去吧。”Eric穿上外套。
“嗯,那你等一下。”申彗星從房間堭揖X半個頭,“晚上去夜調嗎?李志勳新請了個樂隊,過去聽聽?”
像這樣,每天差不多時間一起出門,各自工作結束後約地方吃個飯喝個酒打個球,然後再一起回家,行動一致的恨不得同手同腳。
有幾次Eric沒什麼事,還專門開車到申彗星趕通告的地方等他。
連太學都開玩笑的說,他這個經紀人的飯碗要被Eric搶走了。
申彗星倒不覺得奇怪。本來Eric在這邊認識的人就不多,加上個性內向文靜,他的朋友真是屈指可數。忠裁不在,他當然只能跟著他混了。
正常,很正常。

這樣過了大概一個月,Eric接到姐姐的電話,說大姐要結婚了。他高興的不得了,馬上聯繫李宗玄,排出了十幾天的假期,要回趟美國。
申彗星這才意識到,Eric也是有家人的。
回去半個月。不知道怎麼的,他心堻漲釣ヮヰ漸9芋C
“彗星不要太想我喲!我會給你帶禮物回來的。”臨出門的時候,Eric說,“要走了不擁抱一下?”
“抱你個頭!”申彗星把手堛甄妒垓陘l遞給他,“幫我祝大姐幸福。”
不知道是因為手堛漱j禮盒還是大姐這個稱呼,Eric臉上的痞笑不見了,“哦。”
“趕緊走吧。”申彗星把還發著呆的Eric推出門。
安靜了。家堿藒M寬敞的有點不像話。
申彗星後悔不該休息的,一整天無聊死了,在家吧不知道幹嘛好,出門吧又懶得動。
好不容易到了晚上,他剛進浴室沒一會兒就聽到手機響。
他趕緊裹上浴袍,頂著一頭的泡泡跑出來,心想著不會吧,這麼快就到了?
接起來果然不是Eric,“彗星啊!”
“幹嘛?”這是他關係不錯的一個哥們兒,所以申彗星說話也就沒什麼顧忌了。
“怎麼這口氣!”對方小聲念了一句,接著問道,“明天去海邊玩啊?”
“不去。”洗髮水的泡沫順著脖子流下來,他沒心情蘑菇,“沒事我掛啦。”
“哎哎,等等等等!”對方不滿了,“申彗星,你最近很不夠意思啊!”
“我怎麼了?”
“啊,這麼說來,還有上次也是!你小子是不是有什麼事沒跟大家通報啊?!”
“上次怎麼了?”申彗星沒好氣。
“上次!我好不容易有個假期讓你一起出去玩的,你居然說你要去釣魚!”
“我就是去釣魚了啊。”申彗星的臉悄悄紅了紅。
那次本來說好幾個朋友聚聚的,結果Eric突然說晚上去哪里釣魚,他覺得很有意思就跟著去了,且不說夜釣好玩不好玩,放朋友鴿子的確是他不對。
“得了吧!就你?你自己說,你能是去釣魚的那種人嗎?!”對方嗤笑聲很明顯,“是有別的原因吧?”
申彗星聽著他口氣怪堜ヴ薵滿A有些疑惑,“我有什麼原因?”
“我問你,你跟那個Eric到底是什麼關係?發展到……什麼程度了?”
申彗星越聽越糊塗,“什麼關係發展的,你什麼意思?”
“喂喂喂,你還不肯說嗎?連我也不能說?”
申彗星咬著牙說,“你到底想說什麼?”
那邊沉默了一會兒終於開口,“Eric為了你去找朴權秀的事你不會不知道吧?”
這句話順著冰冷的聽筒傳過來,把申彗星擊了個措手不及。頭髮上的水已經涼了,滴在浴袍上濕了一片,真冷啊。
당신은 사랑받기위해 태어난 사람
我喜歡你

十幾個小時的飛行,一個人,真是沒勁透了。Eric一路上都在想,要是彗星能跟他一起回去該多好。
雖然這個假設實現起來有相當大的難度,但想想又不犯法。
到達LAX機場的時候快要中午,飛機落地還在滑行他就迫不及待的開了手機,按了個號碼撥出去,電話接通剛響了一聲又趕緊掛斷。
傻了傻了,怎麼忘了還有時差這東西!首爾現在是淩晨啊。想到那個人被吵醒一臉惱怒的樣子,Eric撇撇嘴,老老實實的寫了條短消息。
來接他的是姐姐和准姐夫。
後來姐夫感歎說,果然是明星啊,明明穿的那樣一般,擠在人堆堳o好像能發光似的,一眼就看著了。
Eric心花怒放,這話真該讓申彗星聽聽,看他還敢說我邋遢!
南加州早已進入春季,適宜的氣溫,湛藍水潤的天空,空氣中甚至隱約飄著淡淡的花香。
家人,朋友,婚禮。
在這樣的環境堙A心情本該跟陽光一樣好,可Eric卻燦爛不起來。
還不是因為申彗星!
Eric不知道怎麼回事,從他到美國開始,申彗星就跟變了個人似的。發短信要麼不理,即使回復也不外乎是哦,好,知道了之類,真正的惜字如金。
打電話更是常常找不到人。
一開始Eric以為是信號問題,特意給李瑉宇打了幾次電話想試驗一下,結果次次溝通無極限不說,還悲憤的收了張A4紙寫不完的採購清單。
他想來想去,總覺得放心不下,參加完姐姐的婚禮,就推說還有工作提前回了國。
回程的航班因為天氣原因延誤了不少,Eric走出機場叫了輛計程車。提前結束假期的事他誰也沒驚動,自然沒人來接他。看著首爾黑壓壓的天,Eric心堛漱ㄕw跟那烏雲似的,越積越厚。

打開門, Eric一愣。
申彗星斜靠在落地窗前, 手堥茧萛皕, 臉朝著窗外出神, 青灰色的煙霧升騰起來裹住他, 隔絶出疲憊無助的姿態。
“我回來了。”
申彗星像是突然被人從睡夢中叫醒, 表情是驚訝的, 卻又極力的克制住關心, “哦。”
Eric 一看他那樣子, 更加肯定了心堛熔q測, “發生了什麼事嗎?”
“什麼?”
“我不在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嗎?” Eric又問了一句。
“沒事。”申彗星把煙往煙灰缸堣@按, 轉身往房間走。
Eric 急了, 一把抓住他的胳膊, “到底怎麼了?!”
“你放開”申彗星猛的把手抽出來, 用力推了 Eric一把, “關你什麼事!”
“你什麼意思!”Eric也生氣了, “你這個人怎麼這麼別扭! 發生了什麼, 說出來大家一起商量, 有什麼不能解決的!”
“是, 你了不起, 什麼都可以解決!”申彗星幾乎氣急敗壞, “你不要這麼自作聰明行不行?!”
明明是受傷的表情, 卻倔強的揚起眼狠狠的瞪著 Eric。
Eric的心無可奈何的軟了下去, 他上前一步靠了過去, “是…因為我?
“我問你, 你幹嘛去找朴權秀?!”
“朴權秀?” Eric終於知道問題所在了, “那天晚上見過一次…”
隨即又有些緊張, “他找你麻煩了?”
“沒有。” 申彗星重重的歎了口氣, “不管有沒有都是我的事, 我自己可以處理, 實在處理不了….該承擔什麼後果我心甘情願, 與你無關。”
他冷冷的說, “我不需要你來同情!”

Eric苦笑了一下。沮喪,特別沮喪,全身仿佛虛脫般無力。
申彗星竟然這樣想他。
原來自己所作的一切在他眼堙A不過是出於英雄主義的憐憫與同情!
雨是突然下起來的,劈堸埶晡犖V打在玻璃窗上,一如Eric碎掉的心情。
既然這樣,那就說了吧,把什麼都說清楚。
Eric退坐到沙發上,十幾個小時奔波的勞累突然湧了出來,他再也沒有力氣裝下去了。
“不知道你在哪里聽到了什麼,你剛才說的……”他抬頭看著申彗星,目光灼灼,“我沒有那樣的意思,從來沒有過。”
“我喜歡你。”
Eric松了一口氣,終於說了。沒想到等來等去,等到這麼一個最不合時宜的時機。
申彗星跟遭了雷擊似的,嘴巴張了張,沒發出聲音。
“你不知道?”Eric的聲音微微發抖,“其實我也不知道,怎麼就成這樣了。哈,這麼長時間,我以為你多少能有些感覺,可你剛才說的那些話……看來是我一廂情願了。”
他輕輕笑了一下,扭頭望著窗外。

氣氛突然變得安靜而壓抑,只剩下雨滴聲紛亂無章,所以驟然響起的手機鈴聲顯得特別突兀,“喂。”
“什麼?!”Eric驚得從沙發上跳起來,“在哪個醫院?!……好,我馬上到。”
掛上電話,抓起鑰匙就要出門。申彗星一把拽住他,“怎麼了?”
“一個朋友受傷進了醫院,正在手術。”
申彗星看他六神無主的樣子,怕他路上出事,趕緊說,“我送你去吧。”
趕到醫院的時候手術還沒結束,兩人在手術室門口的長椅上坐下,中間留出了一個人的位置,各自整理著思緒。
Eric偷偷望了一眼申彗星,見他還穿著薄薄的家居服,於是忍不住問,“冷嗎?”
申彗星白了他一眼,“我說冷你脫衣服給我啊?”
Eric摸著身上從加州穿回來的短袖T恤,噗的一笑。
這時候護士過來把Eric叫走了,本來下午就該過來的,Eric在飛機上關了機,醫院一直聯繫不上,現在還有一堆手續需要補辦。
等Eric填完各種各樣的表格回來,遠遠的就看到坐在長椅上的申彗星。
一個人那樣靜靜的坐著,讓Eric有種跑過去抱緊他的衝動。
可是不行,不行。你想的跟他要的不一樣。
Eric不是沒有預想過這樣的結局,只是其中的失落和疼痛遠遠超出了他的想像。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走到申彗星跟前說,“彗星啊,你先回去吧。”
당신은 사랑받기위해 태어난 사람
忙碌的baybaychu, 因為急著要看, 讓我來幫你貼一段吧.....


一百米的距離

和金東萬夜談後,李瑉宇張羅著找房子搬了出去。
對他這種配合的態度,金媽媽很滿意很放心。其實如果她再稍微細心一點,她緊張的神經可能會再次繃緊,比如打聽打聽李瑉宇搬到了哪里。
李瑉宇租下的小公寓離金東萬的家不到一百米,他本來就沒多少行李,搬家的時候都沒找搬家公司,直接拖著行李箱就過去了。
人家說距離產生美,這話說的一點沒錯。
一百米的距離不遠,可以在晚飯後散步的公園遇到,在便利店的食品區撞見,甚至趴在窗臺就能看到他院子堥煽吨w經發出新芽的樹。
一百米的距離不近,讓他有足夠的時間和空間,仔細梳理自己的思緒,想清楚一些事。
剛剛好。
搬出去的第二天,李瑉宇在上班路上碰到了金東萬,接下來的日子堙A兩人把偶遇發展成了默契,就像結伴上學的孩子。好幾次李瑉宇出門晚了,會看到金東萬背著個大包站在路口等他,笑容被清晨的陽光鑲上一層淺淺的金。
每當這時候,久違的興奮感就溜出來,悄悄擊打著李瑉宇的胸腔左側。
李瑉宇,你要不要這麼肉麻!不用鏡子也知道,他此刻肯定一臉傻樣。
一天天的,李瑉宇眼看著自己陷進去。
金媽媽見過了,金東萬上一段以悲劇收場的戀情也聽過了,要和他在一起是怎樣的山高水深李瑉宇清楚的很,可他並不打算克制自己的感情。
因為在金東萬那堙A有他最想要的生活。那種平淡簡單的,兩個人倚在屋子的一角,分享陽光的生活。
可是金東萬呢?自己這堙A有他想要的嗎?
李瑉宇覺得金東萬的心卻遠比他想的複雜。有時候他覺得金東萬看他的眼神明明有什麼,可一轉眼,又被再正常不過的笑意蓋了過去。
實在捉摸不透。
正當李瑉宇一籌莫展的時候,老天迎頭扔下來一個機會,砸得他倒地不起。

那天中午,李瑉宇跑完任務回雜誌社的路上,被幾個人攔下了。
李瑉宇歎了口氣,金融危機影響真是大,自己穿成這樣都能遇上打劫的。這幾個人不是白癡就是窮瘋了,當他是貧民窟堛漲妐U富翁啊?
打頭的是個彪形大漢,叼著煙輕蔑的掃了他一眼,“就是你啊!臭小子,你膽子不小嘛!”
李瑉宇還沒消化這句話什麼意思,小腹上就挨了重重的一拳。
灼燒感立刻從著力點四散開來,他痛的縮起身體倒在地上。
“給我打!”
四周的打手圍了上來,沖著李瑉宇一陣拳打腳踢。其中兩個人,腳法相當精准的踹在他的肋上,頓時火燒火燎的痛。
李瑉宇抱著頭蜷成一團,心堛蔓Жe,這程式不對啊,怎麼一上來就打?搶劫也搶的太不專業了吧?
“等,等……等一下!”李瑉宇喊道,“您弄錯了吧,我從來沒見過您……”
“停一下!”那人蹲下來,抓住李瑉宇的頭發揚起他的臉,“是啊,我也沒見過你,本來井水不犯河水的,你小子怎麼就這麼不知死活呢?啊?金大律師給了你什麼好處,你連命都不要了?!”
說完,重重的把他的頭按到地上。李瑉宇隱約聽到皮肉與地面摩擦的聲音,血一下滲了出來。
竟然是金東萬招來的仇家?李瑉宇實在沒辦法把那樣平靜溫和的人跟眼前這種暴力血腥的場面聯繫起來。
“哎喲,不是!您真的弄錯了!”這些人怎麼會找上他,李瑉宇顧不上了。他艱難的抬起頭,極力讓自己看上去虛弱又狗腿,“事情,事情是這樣的……”
帶頭的見他有話要說,狐疑的湊到他跟前。
李瑉宇淌著血的臉上閃過一絲詭異的笑。他猛地跳起來撲在那個人身上,揮起拳頭對著他的臉猛揍。
不打的你親媽都不認識你,你就不知道李瑉宇是誰!李瑉宇一手抓住他的衣服,另一隻手不停的往他臉上招呼。只幾下,那人臉上就血糊了一片。
旁邊的小嘍囉們都慌了,拳頭雨點似的落到李瑉宇身上,可李瑉宇像發了狂,不管他們怎麼打,他下手始終快准狠。
最後有人拿棒子往他頭上敲了一記,李瑉宇眼前一黑,歪倒了下去。
在更文前,先要感謝kamkam公主的幫忙!

醒過來的時候已經躺在醫院了。
旁邊有人趴在床邊睡的正香,李瑉宇想伸手推醒他,無奈手臂像灌了鉛,嘗試了幾次終於放棄,“喂!”
還好沒有啞。
那人抬起頭,露出一張憔悴的臉,睡眼惺忪,鬍子拉碴。
定定的看了李瑉宇兩秒,他突然爆發,“呀!你嚇死人了知不知道!”
李瑉宇耳朵嗡嗡響,“你來了啊,Eric。”
Eric大聲說,“你這樣了我能不來嗎?!”
沒等李瑉宇感動的熱淚溢滿眼眶,他又補了一句,“你的緊急聯繫人留的我的名字!”
李瑉宇哧了一下嘴,翻了個白眼兒。
“你厲害啊!跟人打架?你還嫌你身上的傷不夠多是不是?!”
“喂喂,你好好看看,什麼叫我跟人打架?!很明顯是我被人打嘛!”李瑉宇努努嘴強調臉上的傷。
“打你你不能跑?不能求饒?非要跟人硬拼!”Eric掏出一根煙,想了想身在醫院,又無奈的放了回去,“你以為你是成龍啊?還十八對一呢!”
“我哪有。”李瑉宇很無辜,“對了,我傷到什麼程度?腿沒斷吧?”
“戰果頗豐啊!輕微腦震盪,肋骨斷了三根。”Eric笑嘻嘻,“你就準備臥床休息吧!”
李瑉宇哭喪著臉,“不是吧!”
“你該謝天謝地了!才這樣而已。要不是正好有巡警經過,你就……”Eric在脖子上一比劃,“也省得我往醫院跑了。”
“呀!”李瑉宇怒吼,“你這個沒良心的!”
其實他心堛器D,Eric這個人就是這樣,能拿他尋開心就代表沒事了。記得以前有一次,他因為滑冰鞋壞了摔倒撞在柱子上,Eric跑來確認他傷勢不要緊以後,足足笑了有半個小時。
“不過被你打的那個傷的更重,現在還昏迷著呢。嘖嘖,白長了那麼大個個子!現在的壞人怎麼都那麼沒用啊。”
李瑉宇懶得理他,“只抓住一個?明明很多人揍我的……”
“看到員警人家還不跑啊。”Eric終究沒忍住,跑窗戶邊點上煙,“你也不用擔心,雖然他傷的重,你也沒什麼責任的。我聯繫了金律師,他現在正跟員警那邊交涉呢,你應該屬於正當……”
“金東萬!”李瑉宇喊了一聲,怎麼把他給忘了,這些人就是找他的!
“嗯?”金東萬一呼即應,居然真的出現在門邊,“啊,瑉宇你醒啦?頭暈不暈,有沒有哪里難受?”
李瑉宇被他的熱情嚇到,連忙點點頭,又搖搖頭。
“對不起,連累你了!”金東萬滿臉都是真誠的歉意。
“到底怎麼回事?”
“哦是這樣,我正在跟的一個案子,那被告有些背景……嗯,早上在公司樓下你不是給我上次的照片嗎?大概被這些人看到了,所以他們誤以為你是證人……”
“啊?!”李瑉宇無話可說,說這些混混不專業還真沒冤枉他們。
Eric在旁邊聽的津津有味,眉眼輕動,“哇,真是太驚險了!”
金東萬的頭埋的更低了,“真對不起。”
“沒關係沒關係!又不是你的錯!”Eric拍拍他的肩,大方的說,“我們瑉宇扛打經摔,這點小傷不礙事的。”
沒等李瑉宇開罵,他又接著歎息,“哎,可是聽說肋骨斷了得兩三個月才能好呢,要在床上躺那麼久……”
“是啊。”金東萬也一臉凝重。
“我過去照顧你好了。”Eric神色落寞,“哎,新戲推遲點就推遲點吧。”
李瑉宇鼻子塈N哼了一聲正要說話,金東萬搶過話頭說,“還是我來照顧瑉宇吧!”
“這……不太好吧?”Eric面露難色,眼神真誠。
“沒什麼的,說來說去都是因為我,而且,我跟瑉宇也……住的很近。”
“既然這樣,那就麻煩金律師了。我有空就過去看他。”
“嗯,好。”
李瑉宇愣在旁邊,眼看著這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就把他給安置了,心堛滷◇一下上來了——喜悅的情緒:Eric你真是我好兄弟。
“金律師您來一下!”門口有人喊,金東萬應了一聲出去了。
Eric也不說話,一邊抽煙一邊對著李瑉宇笑。
李瑉宇心虛,“好啦好啦,你猜的八九不離十吧。”
“哦?什麼情況?”
“就是……有那麼點意思,又沒到你想的那種程度。”
Eric在心埵C了個二元一次方程組,大概估算了一下,“哦。”
李瑉宇看他表情怪怪,趕緊敷衍道,“你別亂想!我以後再告訴你!真囉嗦……”
“行。”Eric滅了煙,“哎,過去點,我兩天沒合眼,快累死了,讓我睡一下。”
“哎哎,你跟一個全身是傷的病人搶床位?即使是你Eric,這種行為也太無恥了吧?”李瑉宇不念兄弟情了,“下去下去!哼,大明星Eric會無家可歸,沒地方睡覺?!”
本來是一句玩笑話,Eric嬉笑的臉卻僵了起來。
好像大明星Eric,真的快要無家可歸了呢。

金東萬很快就回來了。Eric識趣的把李瑉宇交到他手上,退了出來。
一場春雨將街道沖刷的乾乾淨淨。泥土的味道,青草的味道,清晨的味道,鋪天蓋地的向他籠了過來。
Eric打了個噴嚏,本來就漿成一團的腦子更加混沌起來。他覺得眼下的當務之急是找個地方睡一覺,不然當街暈倒被人拍到了,宗玄哥得麻煩死。
Eric真是佩服自己,這種時候還能想到李宗玄。
渾渾噩噩走著,他突然發現申彗星的車居然還停在昨天晚上的那個位置上!
真是要暈了,現在幻覺都出來了。Eric無奈的想。
即使是幻覺,他還是克制不住的走了過去,敲敲車窗。
暗色的玻璃背後,是另一張憔悴的臉。兩眼通紅,面色發灰,嘴唇上方微微冒出了青色的胡渣,頹廢的樣子比他好不了多少。
兩人相視無語。
Eric在心堛躝~一口氣,以前畏首畏尾,怕的就是這樣的局面!
“上車啊!”申彗星說了一句。
Eric揉揉額角,該來的總是要來,死就死吧。
당신은 사랑받기위해 태어난 사람
申彗星開著車從醫院出來,在街上漫無目的的瞎轉。
“我喜歡你。”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申彗星覺得頭上炸開了一聲驚雷。他說不清楚是他被嚇著了還是真的打雷了,畢竟當時正好在下雨。
然後還來不及說什麼,就陪著Eric去醫院了。
申彗星把車子停在路邊,進了一個24小時便利店。本來只是想買煙,後來不經意的掃到貨架上包裝精美的巧克力,不知道怎麼的就順手拿了兩盒。結賬的時候,收銀小姐一個勁的盯著他看,嚇得申彗星趕緊把帽子往下拉了拉,匆匆刷卡走人。
坐回車堙A申彗星揉了揉有點發痛的太陽穴,點燃一根煙猛吸了幾口,又發動車子回了醫院。
之前去醫院的路上,在手術室外的長凳上,以及現在,他都在試圖思考,思考著該怎麼回應Eric的“喜歡”。
也許想著想著睡著了,反正沒過多久就看到Eric從醫院大門出來了。沒等他按喇叭,Eric已經朝他走了過來。
Eric看到他明顯的皺了一下眉,廢話,他坐車堸g迷糊糊的熬了一晚上,抽了……不知道多少煙,樣子能不狼狽嘛!申彗星左右看了一下,還好開的是Eric的車。
Eric可能也因為車子被煙薰火燎心疼了,輕輕的歎了口氣。
申彗星的腦子正亂著,偏了偏頭說,“上車啊。”
Eric一上車就看到裝的滿滿的煙灰缸,然後又看了一眼申彗星,然後是沉默。
“還順利吧?”申彗星盯著後視鏡倒車。
“什麼?”
“你朋友啊,手術……”
“哦,沒什麼事。”
之後的一路兩人再沒有說話。
당신은 사랑받기위해 태어난 사람
到家後申彗星裝失憶,正想往房間媃p被Eric叫住了,“彗星啊,我們談談。”
這就是申彗星最討厭的時候,Eric正兒八經的要跟他談談的時候。
“朴權秀那個事,其實不是我去找他,是他來找的我,就是忠裁說要走的那天晚上。”
“哦,是嗎?”申彗星坐到沙發上,掏出煙。
Eric摸不清他這種態度是什麼意思,“我跟他也沒說什麼,重話……也就那麼幾句而已。”
“重話?你是不清楚他是什麼樣的人吧?!你知道招惹上他會給自己帶來多大的麻煩嗎?!你是不是覺得你現在特紅,他不過是條喪家犬,所以不敢動你?!”
“我當然知道會有麻煩!”Eric強壓住心堛澈蒴N,“可是他拿你威脅……”
申彗星的表情一滯,隨即冷笑道,“拿我威脅你?威脅你什麼了?呵,所以你要怎麼幫我?拿錢擺平?或者直接賣身給他?!”
他蹭的站起來,把手堛熒狨Y狠狠的往地上一扔,“你是我誰啊要替我出頭?!!”
Eric被噎的一句話說不出來。
申彗星望著Eric的眼睛,黑亮的瞳孔媬U燒著無盡的怒火,恨不得將他生吞活剝了似的。可一轉眼,這份盛怒就褪去了。
“我不是那個意思。對不起,是我自作主張了。”
他將情緒掩飾的實在很好,可是當一個人心堛i濤翻滾的時候,你總能從他的表情他的動作他說的話塈鋮鴩З齔楣邪鞢C
對不起。
要知道從Eric那媗巨麭o個詞的概率有多小。
打嘢我“這次的事情……我考慮不周,以後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了。”Eric的眼睛垂下來,“如果你還是覺得彆扭,我可以搬出去。”
申彗星又點了根煙,只聽著他說,沒吭聲。
Eric徹底頹了,他對自己很失望,對申彗星很失望,對整個世界都失望透頂了。
客廳的空氣突然變的很稀薄,就在Eric轉身往房間走的時候,申彗星在他身後說,“那你說喜歡我的時候考慮清楚了嗎?”
Eric詫異的轉過身,“當然了!”
“看著不像啊,”申彗星板著臉,卻有絲絲笑意流淌出來,“你不是以後不再為我出頭,還要搬出去嗎?”
“什麼?你……我,不是……呀!”Eric死灰般的眼神突然變得光彩煥然,對於劇情的急轉直下他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所以他什麼也沒說,徑直走過去抓起申彗星抱住。
“呀呀,小心煙……”申彗星有點推拒。
Eric哪管他那麼多,緊緊的環住他的背,喜滋滋的說,“其實你也喜歡我對不對?原來你也喜歡我。”
“誰喜……”
剛出口兩個字,嘴被封住了。
당신은 사랑받기위해 태어난 사람
Eric大概是發覺了跟他廢話就是給自己找噎,於是立刻發揮嘴的另一個功用,舌尖靈巧的撬開他的牙關闖了進去。
申彗星楞了一下,隨即也迎了上去。
他們的關係會不會也像這個吻,糾纏,熱烈,長久的怦然心動?
一吻結束,兩個人的臉都有些發紅,眼神流轉,無限的曖昧。
Eric抿嘴傻笑,摟著申彗星耍賴起膩,“彗星呀……”
“幹嘛?”申彗星發現他的手也還留在Eric的背上,趕緊鬆開推了Eric一把,“哎,你放開。”
Eric真的聽話的放開了手,眼睛卻還緊盯著申彗星,秋波脈脈發送中。
申彗星又覺得窘迫了,“你想幹嘛?!”
“我餓了。”
毫無氣氛的一句話讓申彗星腳下一趔趄。
“你要吃什麼?”申彗星的口氣硬不起來。想來的確也餓著了,他的肚子都在咕咕叫。
“蘑菇湯!”
“你把煙頭給掃乾淨,再把地擦了!”申彗星阻止某人跟過來的腳步。
Eric笑的臉上肌肉收不住,“哦。”

做好蘑菇湯出來,Eric已經躺在沙發上睡著了。
申彗星湊過去,看著Eric撅起嘴的無辜睡顏,像極了一個得不到糖吃在委屈的孩子,突然惡趣味的想把他拍下來。
然後他真的拍了,慶祝長久的猜心遊戲圓滿結束。
說起來,好像還得感謝朴權秀,不然他也不能這麼快看清自己的心。
知道Eric為了他跟朴權秀放狠話的時候,申彗星的心被一波混合著失望與憤怒的情緒席捲了。
他暴怒了半天,後來反應過來開始疑惑,自己為什麼要生氣?
有朋友對自己這麼仗義,恨不得兩肋插刀,一般人都應該高興慶倖感動什麼的,怎麼都跟生氣這一情緒沾不上邊吧?
這時候他才突然意識到,或許,他喜歡Eric?
Eric說的沒錯,這麼長時間以來,Eric對他的種種,他當然是有感覺的。
可是他不清楚這種感情到底是什麼,他猜測可他不敢確認。
因為Eric對他好,同樣也對忠裁好,甚至更好,畢竟他們已經認識那麼多年了。
可現在他明白了,Eric對他的好和對樸忠裁的好是沒有差別的,只是因為是朋友,所以他潛意識的想保護他們。
之前的一切都是他表錯情會錯意,自作多情。
所以他失望,他生氣,他沖Eric發了一通火。
結果沒想到……
看來以後有什麼事情一定要攤開來說清楚,電視劇堛熙s環狗血誤會可不就是來源於生活!
申彗星正對著Eric的小腿拍特寫呢,一個不留神被人箍住了腰。
“原來彗星你這麼變態,竟然有這種怪癖。”
申彗星怔了半秒,大吼,“你說什麼!”
Eric抱住了不撒手,“哎,我是你誰啊?”
“什麼?”
“以後幫你出頭的時候,我說我是你的誰啊?”Eric的聲音黏黏糊糊。
申彗星一把把DV扣在他頭上,“我養的豬!!”
당신은 사랑받기위해 태어난 사람
是豬不是兔嗎?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