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四)

     文晸赫再次見到賀森的時候,十二月已經過了近三分之一。這個漫長而又乾冷的冬天正漸入佳境。
     坐在學校的小禮堂堙A文晸赫搓了搓手,這個地方陰冷陰冷的,舞臺的燈光製造出一種燦爛的假像。
    “12•9”文藝匯演,是這所高中的傳統活動。今年高一新生分配到的任務是合唱,相鄰的四個班要組成團體,至少表演一首“紅歌”。對男生來說,除了搜尋年級堛漪女之外,整個匯演毫無亮點。
     文晸赫百無聊賴地環視四周,心堶接Z磨著該找個什麼時機溜出去。正走著神,旁邊的小嘉忽然捅了捅他,“喂,想什麼呢?”
     這一捅,文晸赫被嚇了一跳,立刻精神了起來,“你想嚇死我啊……我剛才溜號呢。”
    “你要不溜號能被嚇著麼,你別總找客觀原因。對了,據說下個節目堶惘釩茩禲A你幫我記著點兒我都說誰帥了,然後幫我追哈。”
    “有好處麼?”
    “好處?我想想……”小嘉沈默了幾秒,忽然特別興奮的在文晸赫的耳邊說,“我追不上的帥哥可以給你追啊。”
    “駱曉嘉你死定了!”說著,文晸赫瞪了瞪那雙“大眼睛”,小嘉立刻萎靡了。

     “下面請欣賞,由高一十三、十四、十五、十六班的合唱《精忠報國》。”主持人開始串場。單純是對這首歌起了興趣,文晸赫把目光移到了舞臺上。

     “滿江紅
       怒髮衝冠,憑闌處、瀟瀟雨歇。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

     這首合唱是由岳飛的《滿江紅》引入,和《精忠報國》正是同一個主題,舞臺的構思可謂精妙。現在的禮堂堨縞R斥著一種悲愴卻又雄渾的聲音,作為領誦的男生自然吸引了全場的目光。文晸赫不由得對他行了注目禮。
     黑西裝內,白襯衫領口處的幾粒扣子被解開,露出白生生的一段脖子,略微有些長的自然捲髮併攏到耳後,這身打扮烘托的臺上的人異常精神。文晸赫有些看不清臺上人物的面容,但那人卻像是他極為熟悉的。他向小嘉要來了眼鏡,待他仔細看清了那張臉後,心埵酗@種說不出的悸動。

    “是他……”文晸赫不由得輕歎一聲。
    “你認識他?”小嘉有些激動。
    “嗯,他是我朋友,申賀森。”

     朗誦完畢,賀森又開始領唱。與剛剛朗誦的聲音略有不同,他唱歌的聲音有些清亮。照理說,這首精忠報國應該找一個聲音低沉些的人來領,但是在所有人雄渾的和聲堙A賀森的聲線雖然突出,卻與大家的聲音有著高度的融合度。
   
     這首合唱是文晸赫看的最認真的一個節目,自始至終他的目光一直都沒有離開賀森的身上。他覺得賀森就像是一顆到哪里都會發光的小太陽,將四周照得亮堂堂的。
     歌曲一結束,趁著燈光熄滅的黑暗與大家鼓掌的混亂,文晸赫悄悄地溜走了。不過他的方向卻與原計劃相反,他沒有離開,反而是去了後臺。
     更確切地說,他是想找賀森,很想,十分想,特別想。
去吧去吧大眼睛
又漂亮又陽光的男孩誰見了都愛
你巳不自覺地要更接近格子衫了..
(五)

     文晸赫溜到後臺的時候,剛才那幾個班的同學也才從舞臺上下來不久,整個後臺有些亂哄哄的。

     不過這對於他尋找到賀森來說並沒有什麼大礙。掃視一圈後,他還是輕易地發現了賀森所在的位置。

     遠離開擁擠著翻找自己外衣的人群,賀森正把自己縮在牆角那邊,凍得直跺腳。
     文晸赫連忙跑上前去,迎接他的,是一雙由詫異逐漸轉為欣喜的眼睛。
    “文晸赫,你怎麼在這堙H”申賀森的音調提高了一個八度,脆生生甜絲絲的像是杯糖水一樣。
    “恰好路過,來看看你。”說著,文晸赫笑起來。
    “怎麼樣,剛才我在臺上,帥吧。”賀森的聲音媞U了一點自得的味道。
    “是挺帥的,”這句話說完,文晸赫停了兩秒鐘又故作腔調地說,“如果剛才是我站在臺上,絕對比你還帥。”
    “你就自我感覺良好吧。”本是奚落的言語堳o沒有一絲慍怒。只是這句話剛一說完,賀森就凍的輕咳了兩聲。
    “你怎麼不去拿衣服?”文晸赫看著他凍的可憐樣,忙去牽了一下賀森的手。那雙手冷冰冰的,像是兩塊凍冷了的玉。
    “那麼多人都擠過去搶,我怕被擠死嘛。”賀森嘟了嘟嘴,委屈的看著文晸赫。

     文晸赫看他的襯衫薄薄的,委實可憐,上下牙床還在不停地磕著。於是很快地拉開外衣的拉鏈,敞開來。“怎麼樣,要不要我來溫暖你?”說著,還張開了胳膊,是等待擁抱的姿勢。
    “你別以為我不敢抱你。”賀森一邊說著一邊真的撲向了文晸赫的懷堙C他的雙臂環著文晸赫的後背,整個頭部枕在了文正赫的肩上,像只小貓一樣不斷地蹭著文晸赫以求溫暖。
     文晸赫則是笑眯眯地用衣服覆住了賀森的後背,輕輕地耳語著,“叫哥。”
    “嗯,晸赫哥。”賀森的懶洋洋的回答媞U雜著濃濃的鼻音,聽得文晸赫心媊o癢的。

     很久以後,文晸赫終於意識到,這個世界上最溫暖的事物不是陽光或者火焰,而僅僅是賀森所給的一個擁抱。
    心滿意足。

------------------------------








世界上最溫暖的事物是賀森的擁抱, 大大, 你的懷抱對賀森來說又何嘗不是呢...
(六)

     賀森拱了拱文晸赫的頸窩,選了一個舒服的姿勢就閉上了眼睛,鼻孔媦Q出的熱氣似有若無的粘在了文晸赫的脖子上。
     他的兩隻胳膊將文晸赫抱的緊緊的,好像要把自己融進他的身體一般。文晸赫可以清晰的感覺到他的消瘦,那兩扇小肋骨有點兒硌著他了。
     賀森一定是個被寵壞了的孩子,他這麼想。

     沒過多久,文晸赫的耳邊傳來了均勻的呼吸聲。文晸赫輕輕用手撫摸了一下賀森的後背,但是他並沒有醒來的跡象,應該是真的睡著了。
     文晸赫忽然想起了很小很小的時候他在鄰居家堿搢ㄙ漱p貓仔,它蜷起身體,將自己埋在窩堙A像個可愛的小球一樣,就連他這個男孩子都生起呵護之情。而現在的賀森,在文晸赫的眼堳蝏簻搦蝏艡控o像極了當時的那只小貓咪,幼小單純的還不知道怕人的小貓咪。
     唉,自己怎麼就沒有像賀森這麼乖巧的弟弟呢,文晸赫心堣ㄕ礄I怨著。

    “大哥,大哥……”忽然,文晸赫聽見有個男生正在喊著什麼,他下意識地抬頭看,只見三個男生在門邊,正向他這堥咧荂A好像在找著什麼人,而最前面的那個人手媮椪陬菑@件外衣。
     大概是他們的聲音太大了,賀森忽然醒了過來,他抬起頭向著傳來聲音的那邊看了一眼,“啊”了一聲之後接著又開始睡。
     那三個男生很快找了過來,他們看見賀森被文晸赫摟著睡覺的這一幕略微有些吃驚,不過很快就恢復了正常。
    “大哥,我們給你送衣服來了。”領頭的男生對著他們說。
    “你是大嘴還是大板牙?”賀森就維持著原來的姿勢,連眼睛都沒睜開,“把衣服放這邊吧,我再睡會兒。”
     大大大大……大哥?文晸赫的眼珠差點兒就掉了出來。就這單薄的小身板,是怎麼當上那三個傢伙的大哥的。

    “大哥,這是?”剛才的那個男生又問了一句,他盯著文晸赫的眼睛就像是審查犯人一樣讓文晸赫很不自在。
     賀森終於抬起了頭,“哦,原來是大臉啊。他是大眼睛。”說完,又抽出手指了指那三個男生,對文晸赫說,“大眼睛,這三個是大臉,大嘴和大板牙,都是我的小弟。”
    “哦,幸會幸會。”文晸赫笑著和他們點了點頭。

    “那既然大哥都替咱們介紹了,以後就是兄弟了。”大臉很爽快的笑了起來。
    “那我們就先走了,大哥你再睡會兒吧。”只聽見那個叫做“大板牙”的男生說道。

    “嗯……”申賀森打了個哈欠,往文晸赫懷媃p了鑽,“文晸赫你別管他們了,這兩天忙的都要累死了,讓我再睡一會兒。”
    “唉,再睡就成豬了……”
-----------------------------------
七)

     倒數計時,5,4,3,2,1……
    “鈴……”下課鈴響了。

     第二天的中午,老師依舊押堂講著課,而文晸赫卻沒了往日的從容。眼睛頻頻地掃向門外,就等著老師說那句“下課”了。
     上次在後臺見了面,賀森也只是在他懷媞峇F一小會兒。演出結束了,他得回到自己班級,跟著大部隊行動。
     走之前聽見賀森和他說,“明天中午一起吃飯吧。”
     他想都沒想就說好,後來回班了才想到,第二天的老師是最喜歡拖堂的一個。

     不經意地,文晸赫又向門外瞥去。忽然發現後門玻璃那兒隱隱約約有個人影,再一看,那不就是賀森麼。他穿了一件黑色的羽絨服,帽子上還帶著一圈毛邊兒,不知怎麼的就是覺得有種貴氣。門外的人發現文晸赫正往外看,調皮地揮了揮手,還連帶著沖他眨了一下眼睛。這下子文晸赫完全坐不住了,就想著沖向門外赴約。

     好不容易挨到了下課。大家瘋一樣的沖出教室,埋怨著老師的押堂,這麼一來,食堂堛漲n菜估計已經被搶沒了。
     文晸赫出來的時候,其他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整個教學樓變得空空的。
    “真是不好意思,讓你等了這麼久。”他撓撓腦袋,對賀森說。
    “喔,你還知道不好意思啊,快走吧,我都快餓死了。”
    “那我請你吃飯好了。”
    “這可是你說的,那我今天吃窮你,別反悔。”說完,賀森捂著嘴笑起來。
     文晸赫伸手就在他鼻子上點了一下,“你還訛上我了啊。”
    “你不是說要請我吃飯的?”賀森撇了撇嘴,“要麼吃完飯給你來個餘興節目?”
    “唉,算了算了,本大爺只接受賣身的,不接受賣藝的。你的餘興節目就留著吧,大爺有心情再說。”
    “呀,文晸赫!”賀森假裝生氣地撅起了嘴。

    “好了,不氣了,要麼大爺我給你樂一個?”
    “噗……”賀森終於華麗麗地噴了。
------------------------------
(八)
   
     其實賀森不過只是個小孩子而已,文晸赫在這個中午終於發現了這一點。
     就像揀到了個寶貝一樣,文晸赫滿心歡喜。
   
     本來兩個人是去食堂吃飯的,結果好端端的,賀森的碗堻漸X現了像是刷鍋的鐵絲一樣的不明物體。賀森當時就一撂筷子,撅著嘴賭氣說不吃了。
     這話一說出來,文晸赫就有些擔心,說不吃就不吃了,下午一定會餓壞了的。沒成想,兩個人剛走出食堂的大門,申賀森就拖著他去吃米線。
     到了米線店塈颽O讓他哭笑不得,點第三個配菜的選擇權本來是在他的手堙A可是被申賀森一票否決了。文晸赫一臉無奈地看著賀森,“喂,你倒底多大了啊?”
    “十八。”賀森面不改色地說。
    “你騙誰呢?”
    “愛信不信。”

     文晸赫盯著對面的賀森直勾勾地看著,那小嘴一張一合的吃的很來勁。忽然文晸赫憋不住地笑了。
     對面的人不滿地來了一句:“有什麼好笑的,沒見過別人吃飯啊。”
    “見過吃飯的,不過沒見到吃的這麼狼狽的。”說著,文晸赫指了指自己的嘴角,又壞笑起來。
     拿了張面巾紙一擦,一片紅乎乎的辣油晃得賀森發暈。“不就是油嘛,你喝水的時候嘴上不也得濕一片?”
    “嗯嗯,是的是的。不過你嘴角沒擦乾淨哦。”

     事先說好了文晸赫請客,申賀森就沒往出掏錢。文晸赫先穿好了外衣往出走,看見申賀森還在座位上沒起來,就伸過手打算拉他一把。
     賀森愣了兩秒,把手搭了上去,抓著文晸赫的手就不放開了。
     文晸赫倒也不在乎,拉著賀森就往外跑。
     停下來之後,他看著直喘著氣的賀森,不自覺的就觸上了他的臉。

    “賀森,你臉紅了。”

(九)

    “文……晸赫。”當那只手觸上賀森的臉頰的時候,有一種熱度破開了冬季的冷。賀森抽了抽鼻子,眼睛直愣愣的看著他。
    “怎麼了?”
    “你……能不能抱我一會兒……”說著,賀森就猛地紮進了文晸赫的懷堙A讓他措手不及。

     文晸赫一時有些愣了,這是兩個人的第二次擁抱,可是這一次著實有些怪異,難以琢磨。
     他晃了晃身子,沒有甩掉粘在他身上的賀森,卻聽見了細小的抽泣聲。他慢慢抬起賀森的臉,發現眼角處有淚滴掉下的痕跡。
     賀森的眼睛紅紅的,像是只小兔子。

    “你怎麼哭了。”語氣堭a著一絲意外也有一絲安慰在堶情A文晸赫慌忙去擦那臉上的淚珠。
    “嗚……”
    “賀森,沒事麼?”
     賀森不出聲,只是拼命搖著頭,在狹小的空間堣斷蹭著文晸赫的胸口。

    “文晸赫,我一直,很想有一個你這樣的哥哥。”賀森很認真地仰起臉,盡力克制著抽泣聲,一字一句地說。
    “真傻。”文晸赫拍了拍賀森的頭。

    “對啦,我就是傻才想要你當我哥呢。”還是一如既往的牙尖嘴利。
    “好好,那你別哭了,好像是我欺負你似的。”
    “嗯……”

     果然賀森的抽泣聲慢慢停了,從文晸赫懷堭瓣膆X來的時候,還順道拍了拍文晸赫的前襟,“你身上一股米線味。”
     文晸赫就傻樂著,拉著賀森慢慢往學校返。途徑書報亭的時候他買了兩根棒棒糖,剝開其中一根,就哄著賀森張開嘴塞了進去。

     至於那剩下的一根,早就不知不覺進了申賀森的口袋了。


----------


真實的賀森看來並不像之前看的那樣陽光啊, 有心事埋在心裡了嗎?
(十)
   
     回班的時候,離午休結束還有半個小時,賀森嘴堛煽帤怷}還沒含完。大嘴他們看見賀森回來,都圍了上去。
    “大哥,你今天沒和我們一起吃飯,我們都覺得好無聊啊。”大板牙和賀森抱怨著。
     看了一眼這三個小弟,賀森馬上明白了是怎麼回事,“我沒去就沒有女生看過來了吧?”說著,笑得一臉燦爛。
    “真不愧是大哥,說的真准,嘿嘿。”大臉撓了撓頭發,傻呵呵地笑起來。
    “嗯,那我初步決定,暫時脫離一起吃飯的隊伍,直到有女生開始注意你們為止,怎麼樣?”
    “大哥……”三個人一臉乞求的表情,但是話說到一半就被賀森的眼神嚇了回去。

    沒過多久,賀森的同桌就回來了,看著含著棒棒糖的賀森,就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好奇。
   “賀森你竟然喜歡吃棒棒糖啊,好可愛啊。”說著,還忍不住戳了戳賀森的臉。
    賀森瞪了她一眼,但是她絲毫都不在意。看見賀森衣服口袋媗S出的棒棒糖,她忍不住拿出來,“呀,還有一根呢。你一個人吃不完,還是給我吧。”一邊說一邊剝開了糖紙。
   “你拿回來。”賀森的聲音忽然變得有些冷,讓女生微微一怔。
    不過不巧的是,賀森這句話剛落下,那糖已經進了女生的嘴了。

    直到課間休息,賀森都沒再和同桌的女生說過一句話。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賀森生氣了。而大家都在詫異,平時很少發脾氣的賀森這次生氣,竟然是為了一根棒棒糖。

---------------------

最近比較亂七八糟…… 思路更亂套……
大家將就著看吧
丹丹..
我真怕這文給坑了呢, 幸好你回來了......雖然....是短了一些...
(十一)
   
    文晸赫怎麼也沒想到,中午剛剛哄好的小孩子這麼快又不高興了。當他看見嘟著嘴站在他面前的賀森的時候,心埵竟婸﹞ㄓW來的感覺。
   “你怎麼了?”文晸赫關心地問著。
   “也沒怎麼,就是棒棒糖被人搶走了。”賀森輕聲說道,說完後把頭扭向了一邊。
   “原來就是這樣啊,嚇我一跳,我放學再給你買,別生氣了。”聽見賀森不開心是為了這件事,文晸赫不由得松了一口氣。
   “真是缺乏教養,怎麼能不經同意就拿別人的東西。”賀森隨口又添了兩句。
   “那說明沒把你當外人嘛。是不是哪個喜歡你的女生幹的?”
   “呵,我寧可她看上的是你。”
  
    走廊堥S開燈,暗暗的可怕。賀森的聲音悠悠地回蕩在空氣堙A陰森森的往人身體堶排p。文晸赫不由得泛上一陣寒意。
   “賀森,你真的沒事?有人欺負你了還是挨老師批評了?和我說說,說完就好了。”
   “我都說了沒事。”賀森瞥了他一眼,“別管那麼多。”
   “哦,那你回去好好上課,晚上我去找你。”文晸赫對著賀森笑了,希望能緩和一下四周冷冰冰的氣氛。
   “你們老師總押堂,沒勁,還是我來找你吧。嗯,對了別忘了給我買棒棒糖,我要可樂味的。”

    忽然文晸赫拉住了賀森的手,一把把賀森摟進了懷堙C賀森大睜著眼睛看著文晸赫,被他的舉動嚇了一跳。
   “我就說,看你的樣子就是被凍著了,說話才那麼冷,我給你捂一會。”
   “嗯……”賀森輕聲應了一下。

    文晸赫,自懂事以來的這十幾年堙A我從未這般任性……
--------------------------------
TBC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