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十二)
  
     文晸赫覺得賀森像一枚薄荷味的口香糖,是口香糖一樣的恰到好處的粘性,也是薄荷的清清涼涼的味道。
     中午和放學的時候,申賀森總是在文晸赫班級的門口等他。有些膽子大的女生好奇地詢問他們的關係,申賀森總是笑眯眯地讓她們去問文晸赫,而文晸赫總是故作神秘。其實只有小嘉知道,這兩個人只是好朋友而已,僅此而已,哦,或許文晸赫是賀森的小弟?
     別問我小嘉是怎麼知道的,我只能透露給你,小嘉是大嘴的女朋友。噓……這話可別讓其他人聽見。

     平淡無奇的日子總是過得飛快,眨眼間,這個學期就過去了。
     這個冬天沒怎麼下雪,是乾巴巴的冷,尤其是從期末考的考場出來,所有人的心堶惇O說不出來的寒。不知道期末的卷子是誰出的,難得要死,大家心堣ㄙ器D把出題老師罵了幾萬次,這不是不讓人好好過假期了麼。
     唯獨文晸赫和申賀森不著急,只不過文晸赫把最後的大題做出來了,而賀森還是一如既往地空著卷子。  

     考最後一科的時候兩個人都提前交了卷,就這麼在外面碰上了。
     意外的,那天太陽很大。操場上沒有什麼人,兩個人就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下來,邊聊天邊等著那幾個小弟考完出來。
    “我們班數學留了十套卷子,英語八套,語文一本文言文鑒賞。其他的物理化學什麼的還沒留,聽說亂七八糟的一堆,這日子可怎麼過啊。”賀森不住的開始抱怨。
    “你們班就不錯了,我們班還留了一堆競賽題呢,真是費腦細胞的東西。”
    “文晸赫,你可聰明了是不?”賀森忽然語氣一變,含糖量瞬間變為八個加號。
    “……”文晸赫被他嚇了一跳,“你想幹嘛?”
    “我知道你人最好了,放假的時候你來我家唄,教我做題。”
    “呦,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學了?”
    “痛快點兒,到底來還是不來。”賀森忽然又變回了平時說話大哥般的腔調。
    “好了好了,我去就是了。”短短幾分鐘內,賀森的情緒變得如此之快,文晸赫像看戲一樣,覺得好笑極了。
    “說好了啊,看你要不來的。”
    “我要不去怎麼樣?”
    “宮刑伺候!”

    “大哥啊……手下留情……”
----------------
TBC








文晸赫啊, 文晸赫!
賀森吃定你了...

(十三)

     吃完飯之後,大家提議一起去玩一玩。幾番商討後,一致同意去滑冰。
    “賀森啊……我不會滑冰怎麼辦啊……”文晸赫略有些為難。
    “沒事,大冬天穿的都挺厚的,肯定不會摔死,最多也就是二級傷殘。”順勢,賀森還順便掐了一下文晸赫的胳膊,“這肉也挺厚的嘛。”說完就捂著嘴開始笑起來。
    “我要是摔死算好的,要是摔殘了這輩子肯定賴上你,你就等著養我吧……”
    “可是我一直都不想養寵物啊,何況還是個殘疾了的寵物。”賀森偷偷瞄著文晸赫的反映,看見文晸赫一臉憋氣的樣子,順勢拍了拍他的後背,“好啦好啦,我教你滑冰就是了,幹嘛黑著張臉。”
    “沒辦法,我長得就這麼黑……”

    “哈哈哈哈……”二人的身後傳來一陣笑聲。文晸赫與申賀森同時轉過頭去,納悶地看著小嘉與大嘴他們,“有什麼好笑的麼?”
    “沒,沒有……”一邊說著,大板牙還一邊止不住地笑。
    “那個,賀森哥啊,晸赫哥都以身相許了,你就收了他算了。我們班這麼多男男女女的,我還真沒見他看上誰了。”小嘉在一旁添油加醋地說。
    “誒?是麼?沒看出來,他還是個清純小娘子啊?本大爺很有興趣啊。”說著,賀森抬起了文晸赫的下巴,左看看右看看,自言自語著,“濃眉大眼的,看著蠻舒坦,雖然有些男相但是應該屬豪放派的。”接著他又從上到下把文晸赫看了個遍,“這身材……唉,不是前凸後翹型的啊。”說罷,他拍了一下文晸赫的屁股,“不過看這大屁股,應該是能給我生個大胖小子。”
    “姑娘你就從了大爺我吧,怎麼樣?我準備準備,明天就幫你贖身。”賀森壞笑著看向文晸赫。
    “大爺,今天起,小女就是你的人了,請你多加愛護。”文晸赫掐細了嗓子,拿腔拿調地回答著。

    “爺啊,小的是不是應該替您準備新房,等您八抬大轎娶文小姐過門啊。”大臉討好地說。
    “准了。”
    “唉呀,爺,這真是小女我幾世修來的福分啊。”文晸赫故作一副嬌羞的姿態。

    “啊啊啊啊啊……救命啊……噁心死人了……”只聽得幾聲慘叫,大嘴等人早已作嘔吐狀,不肯前行了。
----------------------
TBC
賀森, 你不是想要文晸赫這樣的哥哥嗎? 怎麼現在變了.... 呵呵...
怪不得未重開前那篇賀森會喊文晸赫作媳婦兒了....
賀森, 你不是想要文晸赫這樣的哥哥嗎? 怎麼現在變了.... 呵呵...
怪不得未重開前那篇賀森會喊文晸赫作媳婦兒了....
kamkam 發表於 2010-6-23 21:04
媳妇儿 是早晚要喊回来的!

贺森在这文里的定位 应该是虽然外表很开朗 但是内心很敏感的孩子吧……
祈祷我能把这种矛盾写明白

平淡是福
媳妇儿 是早晚要喊回来的!

贺森在这文里的定位 应该是虽然外表很开朗 但是内心很敏感的孩子吧……
祈祷我能把这种矛盾写明白
丹丹 發表於 2010-6-24 01:28
丹丹,  
這個從賀森要文晸赫擁抱他而且哭了的時候我就感覺到了
他是有心事的吧...
(十四)

     到了滑冰場,賀森換了雙速滑刀就上了冰面。而文晸赫則穿著花滑刀戰戰兢兢地跟在賀森後面。
     雖然文晸赫很是不滿,但是被賀森的一句話就堵回來了:“哪有初學者上來就穿速滑的?你是巴不得摔殘了好讓我養著你吧。”
     文晸赫只好無奈地搖搖頭。

     對初學者來說,首要的就是學習怎樣在冰上“走”。文晸赫左手扶著欄杆,右手拉著賀森,小心翼翼地往前挪動著,時不時還打個趔趄。
    “哈哈,文晸赫,你怎麼這麼像企鵝呢。”放手後的賀森看著文晸赫左搖右晃的背影,禁不住笑起來。
    “那也比你這只黑不溜秋的小烏鴉強。”文晸赫毫不示弱地開始反擊。
    “哦……不過烏鴉會飛,企鵝可是飛不起來的呦。”說著,賀森就往內場滑去。“你扶著欄杆先走兩圈,然後再試著不扶著東西走兩圈,我待會兒就回來。”
     賀森滑遠的身影,還真像是一隻振翅欲飛的……小烏鴉。文晸赫想著想著就笑了起來。

     不一會兒,小嘉滑到了文晸赫的身旁,拍了拍文晸赫的肩膀。
    “你幹嘛,嚇死我了!”
    “你看那邊,賀森和那個女生,怎麼回事?”小嘉手往遠處一指。
     順著小嘉的手看去,果然,賀森的身邊多出了一個女生,兩個人有說有笑地滑著。接著兩個人像是要比賽似的,都加快了速度。
    “呀,這個傢伙,把我扔到這堶鴩茯O要去勾引女生。太過分了。”文晸赫錘了一下欄杆,結果把手錘得生疼。
    “沒辦法,賀森長的帥,滑的又好看,當然吸引人了。哪象你,連滑都不會,當然沒什麼人注意你了。”
    “不是吧,連你都這麼說我。”
    “別人那是不敢說。”

     兩個人正說著,賀森和那女生也往這邊滑了過來。只見那女生微微向賀森那邊一靠,接著就摔在冰面上了。賀森腳下一滑,也沒站穩,愣是坐了個屁股蹲。
    “這女生一看就是故意的,怎麼那麼賤。”小嘉開始嘀咕。
     賀森拍了拍屁股站起來,然後伸出手拉了那女生一把,那女生便開始扭扭捏捏起來。
    “真是的,裝也不用裝的這麼假吧……唉,文晸赫,你幹嗎去?”說著說著,文晸赫忽然開始往賀森的方向滑過去了,急得小嘉大叫,“喂你注意點兒啊,你還不會滑呢,逞什麼能……”

    “賀森。”聽見文晸赫的喊聲,申賀森轉過頭去,正好看見文晸赫彆彆扭扭地沖了過來。
    “文晸赫,你小心點兒別摔了。”
    “賀森……你……躲開點兒……”大事不好,眼看著就要摔了,文晸赫忙喊了一聲。沒成想自己的速度太快了,正好對著賀森就撞了上去。
   
    “文晸赫,你想謀殺啊。”申賀森被文晸赫撲倒在冰面上,驚魂甫定,有氣無力地埋怨著。
    “我剛才看見你摔了嘛,我就是想過來看看你有沒有事的。”文晸赫一隻手墊在賀森的腦後,另一隻胳膊完全被賀森壓在了身下。“怎麼樣,沒磕著腦袋吧?”
    “哎呀,真是,你不過來還沒事,一過來就出了這麼大的事故。”說著,賀森掐了掐文晸赫的腰,“至於腦袋……”他輕輕靠近文晸赫的耳邊,“謝謝。”
   
     剛才文晸赫沖過來的時候,知道摔跤已經不可避免了。情急之下,他左手護住了賀森的頭部,右臂環住了賀森的腰,摔倒的時候正好起了減震的作用。賀森也知道,如果要是直接躺在冰面上,這腦袋肯定磕的夠嗆,說不定都能摔出腦震盪來。

    “咳咳,你們倆,光天化日的就別在這兒卿卿我我了,注意點兒。”小嘉不知什麼時候跟了過來。
    “呀,駱曉嘉……怎麼哪兒都有你啊。”
---------------------
TBC
文晸赫
你真的不懂滑冰的嗎??!!
為了要保護我們的賀森
你的腦筋和動作可轉得真快!!
左手護住賀森的頭部,右臂環住賀森的腰...
呵呵...這動作還真有點兒曖昧的說...
(十五)

    “怎麽樣,還能走麽?”文晸赫故意拍了拍賀森的屁股。
    “哎呦……”賀森咬了咬牙,“疼,你不知道啊。怎麽,走不了了你背我?”
     聽著這話,文晸赫當真不走了,就地蹲了下來, “你上來啊,你上來我就背你。”
    “算了吧,我才不冒險呢。剛才你沒把我壓殘廢了說明我命大,你要是背我,還指不定把我扔哪兒去呢。”
    “那我給你揉揉吧,不是摔著屁股了嗎?”說著,文晸赫的一隻右手便放上了賀森的臀部,輕輕地按了按。
    “姓文名晸赫的……你可以把你的爪子拿下來了!”
    “好了好了,別生氣了。你要是摔傻了我養你一輩子還不成麽。”
    “這可是你說的,別反悔。”賀森的眼珠堳_出了精光,“到時候我就吃窮你,住窮你,讓你找不到物件只能養著我。”
    “嘖嘖,真是最毒婦人心……”
    “哦?是麽?那我就毒給你看看。”

    “啊……賀森……別這樣啊……我錯了還不行麽。”文晸赫捂著下體,一臉驚怖的樣子。
    “算了算了,今天就嚇唬嚇唬你。”賀森擺擺手,“以後別再犯了。”
    “嗯嗯知道了知道了……不過……賀森啊,我哪兒錯了啊?”

    “完嘍完嘍,這倆大好青年又廢了……這得傷了多少純情少女的心啊。”小嘉搖搖頭。
    “廢了?不是吧?”大嘴完全在狀況之外。
    “笨啊,你看這倆人,完全就是在打情罵俏。唉,這年頭,果然帥哥都搞gay了,女人還怎麽混下去。”
    “咳……咳咳……”
    “唉,大嘴你咋了,沒事吧?”
    “沒事,就是被唾沫嗆了一口。”

    “唉,文晸赫,你直接回家不?”賀森拽了拽文晸赫的袖子,小聲問了句。
    “是該回家了,要不然我媽又該打電話催我了。”
    “那你明天別忘了來我家,帶著作業。”
    “嗯。我怎麽去你家啊?”
    “你明天坐車到咱們校這站下就行,我家離學校近,我在站點兒接你。”
    “你呀,”文晸赫轉過身,刮了下賀森的鼻子,“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
丹丹,
這完全是少年時拍拖的片段呀..突然間好懷念以前的學生時代了...
(十六)
   
     那個晚上忽然下雪了,夜堣j片大片的雪花紛紛揚揚。文晸赫睡到正酣,忽然不知怎麼就醒了,等到再躺下的時候竟然有些失眠。
     房間堥S有開燈,外面厚厚的白雪反射著街燈的淡淡的光,天地間是一片安謐的黃。文晸赫順手拿過手機,翻著通訊錄,看見賀森的名字的時候心堜艙M小顫了一下。
    “幹嘛呢?睡了嗎?”他給賀森發了這樣一條短信。
     不一會兒,短信就回了過來。
    “討討討討……討厭啦~剛剛在睡覺 被你震醒了臐\臐
    “……我不是故意的”
    “那怎麼辦 我睡不著了ˇ^ˇ 怎麼辦 你賠我的睡眠~>_<~”
    “這個賠不了 不過‘陪睡’還是可以的 哦哈哈哈~”
    “額額額 赫赫小娘子 你是想我了嗎*^_^*”
    “才沒有 真是自作多情”
    “5555……一定是我讓小赫赫獨守空房 於是你就欲火焚身饑渴難耐了 我錯了T__T 原諒我吧 明天就娶你過門 讓為夫好好疼愛一番(*^•^*) ”
    “                                               ”
    “安啦安啦 困死了 我要先睡了 明天表忘了來我家哦~ 晚安吻一枚( ̄3 ̄)”
    “                                               ”

     手機恢復了安靜,文晸赫又把他們的短信記錄翻了翻,他甚至可以想像得出申賀森一邊打著呵欠一邊揉著眼睛給他發資訊的調皮樣子,不由得微笑起來。

     第二天早上文晸赫出門的時候,發現路上都結冰了,走了兩步差點兒滑倒。
     平常十分鐘不到的車程愣是讓司機開了近半個小時,也難怪,路面本來就滑,從文晸赫家往學校的方向還是個上坡,偏偏又堵車了。

     一下車,文晸赫就看見申賀森在站牌那兒繞著圈子,跺著腳,臉凍的和紅富士似的。
    “賀森,我不是告訴你晚一點兒下來嘛,今天堵車,你看你都凍成啥樣了。”
    “我怎麼想到能堵這麼久嘛。我特地晚了十分鐘才下來的。”一邊說著,賀森一邊搓著手。
    “帽子和手套都沒戴,你想被凍死啊。”文晸赫一把拉過賀森凍的胡蘿蔔似的小手,捂起來。
    “走啦,回家,不想看我被凍死就快一點。”
    “知道了,那就快點兒走吧。”文晸赫把手心堛熄P森的手揣進了兜堙A“這回不冷了吧。”
    “嗯,人造暖爐。”
-----------
TBC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