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你們的短信真是肉麻得可以
毛管打顫...


(十七)

    “唉,你爸媽上班了麼?”寫著卷子,文晸赫忽然不經意地說。
    “沒有,這地方我一個人住。”
    “啊?”文晸赫抬起頭,看了看賀森,發現他根本就沒抬起頭。“那你就一直一個人住?”
    “嗯,他倆離婚了。”賀森說這句話的時候稍微停了停,但還是沒什麼太大的反應。
    “對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算了,都好多年前的事了,我早就沒事了。”

     這段對話之後,可能兩人都覺得有些尷尬,就什麼都沒說。
   
     中午一到,賀森就耐不住性子做題了。他轉著烏溜溜的小眼珠,捅了捅文晸赫,“哎,我想吃肯德基的全家桶。”
    “哦,那就打電話送來吧,外面挺冷的。”
    “可是我還想吃漢堡……”
    “一起送來嘛。”
    “可是我怕吃不完。”
     文晸赫彈了一下賀森的腦門,“笨啊你,中午吃不完就留著晚上吃唄。再說我在這兒呢,就不信吃不完。”
    “討厭,人家本來就笨,你還彈。”賀森不滿地撅起嘴去打電話了。

     文晸赫拿過賀森的卷子看了看,不由得樂出來了,這傢伙不會做就算了,竟然還用花體字在答題處寫著“太難了我不會”。看起來開學後是要被老師罵了。

     很快,肯德基就送到了,賀森忙心急地去接。眼看著賀森抱著一大桶吃的興高采烈的進了客廳。
    “午餐來嘍~”賀森吆喝了一聲。
    “來了來了,一看著點兒吃的就把你樂成這樣。是不是一上午都盤算著怎麼吃呢?”
    “切,要你管。過來吃東西,別磨磨唧唧的。”
    “好好好。”說著,文晸赫就在沙發上坐下來,拿了一個漢堡就準備吃。
     沒料到賀森“啪”地打了一下他的手,“叫一句,叫一句再吃。”
    “嗯?叫什麼?”文晸赫完全摸不著頭腦。
    “昨天咱們說啥了?”賀森在旁邊提示。
    “哦,大哥,我能吃了麼?”
    “不是。”
    “賀森?森?我可以吃午飯了麼?”
    “你個大豬頭,笨死算了!我不是說要幫你贖身嘛,那你叫我什麼?”
    “恩客……”
   
    “死文晸赫,你叫我句老公就這麼難啊。”
    “你就這麼想讓我叫你老公啊……”

    “吃吧吃吧,撐死你。”一邊嘟囔著,賀森一邊打開電視機,播了一圈台,最終定格在《喜羊羊與灰太狼》上。
     文晸赫嘴堣@口可樂差點兒噴出來,真看不出賀森怎麼這麼幼稚。
    “你沒搞錯吧,你喜歡看這個?你都多大了……”
    “別看我只是一隻羊,羊兒的聰明無法想像……”賀森哼了兩句主題曲,沖文晸赫眨了眨眼睛,“這麼可愛的動畫片,你不喜歡?”
    “算了吧,那我還不如喜歡你。”
    “你是我媳婦兒,喜歡我是應該的。唉你看我幹嘛?我臉上有髒東西嗎?快吃你的。”

     文晸赫正在大快朵頤,賀森當然不甘落後,從桶塈鴠X一塊原味雞就開始往嘴媔諢C可能是餓了,賀森把嘴塞得鼓鼓的,一動一動的咀嚼著,很快一塊雞肉就下了肚。他舔了舔手指頭,臉上露出滿足的神情。
     很快的,他又拿了一塊,這回是把一整塊雞肉撕成了兩部分,一手抓著一部分往嘴堸e。文晸赫看著他的吃相心堜艙M特別癢,湊到賀森的嘴邊就咬了一塊雞肉下來,津津有味的嚼著。
    “這原味雞做的真不錯。”文晸赫意猶未盡地舔了舔嘴唇。
    “那桶堣ㄛO還有嗎?跟我搶幹嘛?”
    “可是我覺得,還是從你嘴媟m下來的東西最好吃。”

    “……文晸赫……我嘴堛漯F西……帶口水的……”
------------------
TBC


賀森自己一個人住很孤單很想有人愛有人疼吧
文晸赫你就叫他一聲老公讓他樂一把不可以嗎?







話說...我今晚也是吃肯德基啊...呵呵..
賀森自己一個人住很孤單很想有人愛有人疼吧
文晸赫你就叫他一聲老公讓他樂一把不可以嗎?







話說...我今晚也是吃肯德基啊...呵呵..
kamkam 發表於 2010-6-30 19:33
我就在想 为嘛大家在看到我写“恩客”那俩字的时候不想乐呢
群里有个娃告诉我 如果是“嫖客”的话
她一定会笑的……

平淡是福
我就在想 为嘛大家在看到我写“恩客”那俩字的时候不想乐呢
群里有个娃告诉我 如果是“嫖客”的话
她一定会笑的……

丹丹 發表於 2010-6-30 21:38
細細聲的問...恩客...是什麼意思?
因我不明, 所以不會笑..我是白痴吧?!
細細聲的問...恩客...是什麼意思?
因我不明, 所以不會笑..我是白痴吧?!
kamkam 發表於 2010-6-30 23:23
恩客 特指经常光顾某妓女的嫖客
这个词很生僻咩……

平淡是福
36# 丹丹


呵呵...明白了
文晸赫還真把自己當女的了...
36# 丹丹


呵呵...明白了
文晸赫還真把自己當女的了...
kamkam 發表於 2010-6-30 23:47
想当年我们班男生开玩笑的时候有的是这么玩的~
反正就是口头上说两句 又不能掉两块肉~

平淡是福
(十八)

     看著賀森一臉尷尬的樣子,文晸赫不由得想多逗他一會兒,整個的午餐時間兩個人搶得不亦樂乎。這麼折騰下來,本以為吃不完的東西統統進了兩個人的肚子。
    “我困了,要睡覺。”拍拍圓滾滾的小肚皮,賀森對文晸赫說著。
    “剛吃完就睡,不怕變小豬?”
    “我都不怕呢,你怕啥。皇上不急太監急。”
    “你怎麼還心心念念給我宮刑啊。”文晸赫略有些委屈地說,當然這委屈是裝出來的,並且尤其不到位。
   
     文晸赫跟著賀森進了臥室,房間還算大,床上放了好幾個大抱枕。文晸赫想像著賀森晚上睡覺時被這些抱枕埋起來的樣子,偷偷地樂起來。
    “文晸赫,我要睡覺了。”
    “哦,那就睡吧,被子蓋嚴實點兒別凍著了。”
    “唉?你不陪我睡一會兒?誰昨天主動申請“陪睡”的。”
    “可是我不困啊。”
    “說話不算話,真討厭。就陪我睡一會兒嘛,又不會掉兩塊肉。”賀森蜷在被堶情A故意對著文晸赫撇了撇嘴。
    “那好吧,別怪我把你擠到地上去,地上可是冷冰冰的呦。”
    “還不見得是誰擠誰呢,真是鹹吃蘿蔔淡操心。”

     這邊文晸赫剛脫下毛衣毛褲,賀森就把手伸了過來,隔著襯衣對文晸赫的腰又戳又捏的。
    “你幹嘛啊,癢,別摸了,哎呦……”文晸赫哭笑不得。
     本來只是看著文晸赫身材不錯想捏捏來著,但是看文晸赫怕癢的樣子真的很有趣,賀森的手就停不下來了。文晸赫說哪里癢,賀森就專門撓哪里的肉。
    “賀森,停……別撓了……別……”文晸赫不住地討饒,但是賀森根本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好了,不玩了。”賀森鬧夠了就轉身躺在了一旁。文晸赫則是歇了半天,好不容易才喘勻了氣。
     看著賀森臉上一副得意的表情,文晸赫頓時起了報復之心,手伸到賀森的胳肢窩開始撓,嘴媮暀ㄖ悕壎o著,“怎麼樣,剛才玩夠了沒?這回該輪到我了。”
    “我錯了,我錯了,別這樣……啊……停下來……”賀森嘴堳瑹P地叫著,臉上一片潮紅。“哈……哈哈……停……哈……嗚……”鬧著鬧著,賀森被文晸赫擠到了床邊上,喉嚨堣]因為止不住的笑聲而發出了帶著哭腔的聲音。兩隻大眼睛水汪汪的,好像要滴出眼淚來。
     眼看著自己再鬧下去賀森一定要摔下床了,再加上自己的確玩的有點兒過分,文晸赫停了手,一把把賀森拉回了床中央,正巧賀森一下子就滾進了他的懷堙C
    “真討厭。”賀森撅起了嘴,閉了眼睛,不理文晸赫了。

    可能是鬧累了,不一會兒賀森就睡著了。文晸赫的胳膊被他壓在腦袋下面,想動也動不了,就側過身子看他。
    外面有些陽光灑進來,賀森的臉上的細小絨毛都變成了金色。他的眼睛閉得不是很緊,睫毛長長的鋪開來還微微的翹著。
   “真漂亮。”文晸赫不由得喃喃出聲。
    忽然間,賀森的臉上浮現了一個甜甜的笑,嘴婸斑窱菕A“要抱抱。”文晸赫仔細看了看,他沒睡醒,八成是做了什麼美夢了。沒想到賀森主動蹭了過來,不僅胳膊搭上了文晸赫的胸前,腿也纏了過來。
    接著賀森又嘟囔了一句,“媽咪親親。”文晸赫的心堜艙M撲通一跳,原來是把自己當成媽媽了。賀森自己一個人過了這麼多年,一定很孤單,這麼想著,文晸赫摟緊了賀森,在他耳邊輕輕地說,“以後我就是你哥了。”說完,在他的額頭上淺淺的吻了一下。
   “媽咪真好,就知道你最愛我了。”接著賀森忽然在文晸赫的側臉響亮地親了一下,又接著睡了。

    文晸赫忽然臉紅了……
--------------------
TBC
心無雜念才可以這樣子玩在一起
多開心!
賀森活脫脫就是一個小孩, 要人疼的小孩
文晸赫這回不做小媳婦要做媽媽了..呵呵..



文晸赫對賀森是由憐生愛吧...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