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但我開始嗅了"雜念"的氣味
당신은 사랑받기위해 태어난 사람
(十九)

     這一覺醒來,天都快黑了。賀森睜開眼睛的時候,看見文晸赫就在他身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他看。
    “你幹嘛這麼看著我,怪嚇人的。”
    “你好看啊,所以要多看看,說不定什麼時候就看不到了。”文晸赫心情很好的樣子,說出來的話都和調了油似的。
    “你那張烏鴉嘴啊,真是,趕緊呸一下。”說完還掐了掐文晸赫的臉。
    “好好好,呸……這烏鴉嘴,真討打。以後申賀森不論跑到哪里,我文晸赫都會死纏懶打跟過去,他想看不到我都不行。這麼說怎麼樣?”
    “文晸赫,我忽然發現一件事唉,”申賀森的臉忽然靠了過來,“你該不是,愛上我了吧。”他故意在文晸赫的耳邊輕聲說著,文晸赫的耳朵忽然麻麻的。
    “這都被你發現了?我就是——愛、上、你、了……”
     看著賀森有些微微發紅的臉,文晸赫不由得心情大好。他指了指自己的臉,“來,香一個。”
    “你這叫得寸進尺,床都讓你睡了,還想著讓我親,羞羞羞。”
    “睡都被我睡過了,親一下又何妨。”
    “什麼叫被你睡過了,分明是你被我睡過了好不好,別忘了你是我媳婦兒。”
    “嗚嗚嗚,那你許諾的八台大轎在哪里,我怎麼都沒看到。沒看到就算了,連親都不親人家。果然沒得到的時候都是好的,睡過了就什麼都沒了……嗚……”文晸赫裝得一臉委屈,還抓著被角裝成要哭的樣子,一副小媳婦樣。
    “文晸赫,你可以當演員了哈。”
    “人家聽老公的……”
    “……”

     文晸赫走的時候天已經完全暗了下來,外面的街燈亮著,橘色的光線製造出溫暖的錯覺。
    “真不想讓你回去。”賀森嘴堜懇菕C
    “你這話怎麼和小三似的,不想讓男人回家找老婆。”
    “你嘴奡N沒好話。”
    “知道你一個人待著沒意思,要不然我和我媽說說,春節後過來陪你住兩天。”
    “你是說真的?”賀森滿是期待的神情。
    “騙你我有什麼好處?真是的,還不信我了。”
    “就知道媳婦兒最疼我了。”說著,賀森輕輕地親了一下文晸赫的臉。他看著文晸赫略有些驚訝的表情,癟了癟嘴,“幹嘛這麼看著我,這個不是你剛才要的麼?”
    “別生氣嘛,我是受寵若驚。嗯,就是這樣……”
    “你最好說的是真話。”

     賀森要把文晸赫送到站點兒,文晸赫說天太冷了,死活不讓賀森下去。
     走到半路,文晸赫回味起賀森給他的兩個吻,心堶捲6殿楫滿C他下意識地轉過頭去,發現賀森家的窗戶開著,賀森正伸出個小腦袋和他笑著揮手呢。
    “明——天——見——”文晸赫大聲地喊了一句,聽得賀森捂著嘴笑起來。揮完手之後,文晸赫又做了一個飛吻的動作。
   
     只聽見樓上的人回了一句,“媳婦兒——我會想你的——————”
--------------
TBC
賀森啊賀森
你是大字輩的老大啊
怎麼這次對著文晸赫的表現不像孩子也不像老大, 反倒像個媳婦兒似的?







從大大那張烏鴉嘴...好像嗅到點什麼來著??
(二十)

     兩個人玩著鬧著,半個月就過去了。
     賀森本不是愛學習的人,雖然這些天文晸赫把作業都做完了,但賀森的那些卷子上還有許多題根本就沒答。文晸赫本想履行一下教賀森做題的這個承諾,結果賀森嘻嘻地笑著,說他本來就沒想過要寫那些理化題,因爲他是要學文的。
     文晸赫才明白過來,教賀森做題完全就是一個藉口。不過他也懶的戳破,畢竟和賀森一起的這幾天他玩的很開心。

     文晸赫在家待了幾天,很快春節就到了。年三十的一大早,文晸赫就跑去賀森家門口,砰砰地敲門。
    “誰啊。”賀森打著呵欠,穿著睡衣就開了門。
    “怎麽,還沒睡醒呢?”
    “你來這麽早幹嘛,困死了,我要回去睡。”賀森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地走回了臥室,一頭栽到床上去了。
     文晸赫脫了外衣就往床上躺,兩隻冷冰冰的手對準賀森的腰就摸了過去。
    “唉呀,你想殺人啊,凍死了。”賀森一個激靈,轉過身來瞪著文晸赫。
    “非也,我跟你來說事的,說完再睡。”
    “嗯,你說吧,我聽著呢。”賀森的眼睛又閉上了。
    “今晚去我家過年吧,我已經和我媽說了。”
    “哦……”賀森應了一聲,“啥?”他忽的一睜眼,把文晸赫嚇了一跳。
    “我是說,去我家過年啊,怎麽了?不想去啊。”文晸赫心堶惟艙M就打起了鼓,他還真怕賀森不想去。
    “是真的啊,你沒騙我?”
    “我什麽時候騙過你啊。是真的,今晚去我家過三十,然後明天開始我過來陪你住,怎麽樣。”
     賀森沒說話,只是用力地抱住了文晸赫,往他的懷娷H著。文晸赫知道他是同意了,用手捋了捋賀森的頭髮,拍了拍他的後背,“睡會兒吧。”

     賀森這一覺睡到將近十一點,醒來了就找東西填肚子,那吃相確實不怎麽雅觀。文晸赫提醒他少吃點兒,再怎麽說晚上還有頓年夜飯呢。
     低頭啃著麵包,賀森的眼睛忽然擡起來看文晸赫,還眨巴眨巴的,好像誰欺負了他似的,文晸赫只得隨他去了。

    “你媽媽喜歡什麽樣的男生啊?”賀森一邊挑著衣服,一邊問著。
    “你這樣的。”
    “我是很認真的問唉,你就不能正經回答?你媽媽都沒見過我,怎麽可能喜歡我。”
    “我媽喜歡乖孩子,看你長的多乖啊,說不定她一心動就不要我了呢。”
    “你就知道貧。”雖然嘴堮I怨著,臉上還是一副開心的模樣。

    “你媽媽喜歡乖孩子,那我是不是要穿的乾淨點兒啊?”賀森拿了兩件白毛衣出來,“可是穿哪一件好呢。”
     兩件毛衣沒有什麽大的差別,只不過一個是圓領一個是翻領的。文晸赫想都沒想,直接選了那件翻領的。美其名曰“爲了保暖”,而實際上就是想多看一看賀森穿翻領毛衣的樣子,真的很好看。
     賀森換完衣服,轉過身來攏了攏頭髮,只聽見文晸赫大呼一聲,“完嘍完嘍,我媽一定會特別喜歡你的,看起來我要失寵了。”
   
    “你放心,我肯定不會只搶你媽媽的,我要把你的爸爸媽媽都搶走。”
---------------------------
TBC
看完虐文再看甜文真好..
可以舒緩一下情緒,,,



我說..賀森...你是不會搶去文晸赫的父母的
因為...
其實..可能....你會把他父母的兒子搶去才是...哈哈哈..
(二十一)
   
    “媽?我們回來了。”一進家門,文晸赫就喊了一聲。
    “哎,知道了。”接著就是一陣急匆匆的腳步聲從廚房那邊傳來。賀森不由得有點兒緊張,拉了拉文晸赫的衣服。
    “你怕啥,我媽又不是老虎,還能把你吃了不成。”文晸赫打趣道。
    “哎呦我的大兒子,怎麼帶了這麼可愛的孩子回來呀。”文晸赫話音剛落,文媽媽就走了過來,拉著賀森左看右看的,心堿O說不出的喜歡勁兒。
   
     賀森暗地奡瞻槷У息V了努嘴,怎麼樣,老虎果然來了……
   
    “阿姨好。”彗星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低了低頭。
    “真乖,比我家臭兒子好多了。你先讓晸赫陪你玩會兒,晚上有好吃的。”說完還不忘了摸一把賀森的臉。
    “你也太偏心了吧,怎麼才見面就這麼喜歡他啊。誰是你兒子啊?”文晸赫不滿地大叫。
    “你學學人家,乖點兒,我還少操心。”文媽媽彈了彈文正赫的腦袋,接著就回廚房了。

    “我就說我媽會喜歡你的,你還不信,看看怎麼樣。”
    “好啦,我信了還不行。”

     前幾天文晸赫和文媽媽提到賀森的時候說了他父母離異的事,當時聽過之後,文媽媽就皺了皺眉,“真是難為這孩子了。”心媕q默地同情起了賀森。今日這一見面,一看賀森就是乖孩子的樣子,兩隻烏黑的眼睛乾淨極了,真是喜歡到心尖去了,自然也把賀森當自己孩子看待。
     至於文晸赫,這小子本來就不怎麼聽話,是該好好損損他了。
     文媽媽心情大好。

    “阿姨,我來幫你做菜吧。”一聽這脆脆的聲音,肯定是賀森來了。
     文媽媽連忙轉過身,笑眯眯的看著賀森,“不用你幫了,我忙得過來,你要進來那毛衣該髒了。”
     唔,也是,賀森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怎麼走之前沒想到這一點呢。
    “阿姨,沒事的,髒了再洗嘛,在這堳搧菑偵繷ㄓㄟ策h不好意思。”
    “那麼客氣幹啥,我還真不習慣。要不然你跟著晸赫叫我‘媽’算了,看你還客氣。”
    “媽啊,真不是我說你偏心啊……”文晸赫酸溜溜的走過來,“賀森啊,跟我過來。”
    “嗯?”
    “過來。”

     文晸赫拉著賀森就回了臥室,接著就把門關上了。
    “喂你幹嘛,你別脫我衣服啊,天冷你不知道啊。”賀森瞪著文晸赫,“你媽對我這麼好你生氣了?”
     折騰了好一會兒,文晸赫終於把賀森的毛衣脫了下來停了手。他遞給賀森一件舊毛衣,“呐,穿上這件再去幫忙吧,反正也是舊衣服了。”
    “哼,不幹好事。”

     那衣服雖然舊,但是也挺大的,正好把賀森套在了堶情A文晸赫看著賀森的樣子就止不住地樂。
    “這回挺好,就不怕髒了。”一邊說著文晸赫還一邊笑著。

     文媽媽看賀森執意要幫忙,就讓他去擇豆角了,一看文晸赫,竟然也搬了個凳子過來幫忙。嘴堜壎o上了,“晸赫啊,我說你小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勤快了。”
    “我一直很勤快啊……”越說聲音越小。
    “你看看吧,你自己都不信。”

    “對了賀森啊,晸赫這小子在學校有沒有啥動向啊?”
    “啊?什麼動向?”賀森被問的一頭霧水。
    “有沒有什麼女生追他,或是看上哪個女生了?你和他這麼好不會不知道吧。”
    “啊,聽說有不少女生喜歡他呢。”說完之後賀森瞟了一眼文晸赫,結果發現文晸赫正氣鼓鼓地盯著他。那樣子分明就在說,小樣兒,你敢陷害我!“不過阿姨啊,你放心吧,文晸赫一個女生也沒看上,不用擔心他早戀。”說完了賀森還沖文晸赫吐了吐舌頭,根本不給他生氣的機會。
    “哦,這小子,看不出來挺招人兒的啊。賀森啊,你到學校了幫我看著點兒他,別讓他交女朋友啊。”
    “嗯嗯嗯,我會看著他的。”賀森忙不迭的應下來,看著文晸赫一臉扭曲的表情,心塈馴舒暢。
--------------------------
TBC



賀森的表現完全是乖孩兒
文媽媽要不喜歡都難了..

可是...文媽媽你要賀森帮看着文晸赫别讓他交女朋友..
這點..我怕你會後悔啊....呵呵
這叫什麼?
捉蟲入米箱?

甜密的孩子
(二十二)

     廚房堥S有什麼活,不一會兒兩人就擇完了豆角,被文媽媽遣回了房間。
    “呀,文晸赫。” 一個不注意,賀森就被文晸赫從後方環住了腰,直接拉倒在了床上。  
    “你敢陷害我。”文晸赫輕輕扯著賀森的耳朵,直到它變得粉紅粉紅的才罷手。
    “誰陷害你了,我分明就是在反映事實嘛,你不許打擊報復。”賀森有些不服氣地還嘴。
    “喔,那你倒是說說怎麼就事實了?”
    “呐,你們班那個挺漂亮的文委,不是總圍在你身邊嗎?還有你的那個前桌,總說不會做題讓你教她。還有誰來著,讓我想想……”一邊說著,賀森一邊掰著手指頭,像小孩子做算術一樣。
    “看起來有個人是嫉妒了吧。哈哈,你看上哪個了就和我說,我一定給你好好介紹一下。”
    “嫉妒?我才不會嫉妒呢。你們班的那些女生啊,還是留給你好好欣賞吧。最近我們臨班有個女生在追我,我看還挺漂亮的,是不是要考慮一下呢。”賀森故意氣著文晸赫,還拿出了手機,一邊按著鍵,一邊念叨著,“應該怎麼發短信呢……唉,你還我手機……”
   
    “唉呀,文晸赫,你怎麼把我手機堛漱k生電話都刪了,這不是煩人呢嗎。”
    “既然我媽要你看著我,那你就要以身作則哦。”文晸赫得意地笑著,隨即腰上便挨了一拳。
    “還笑,你還笑,你這個討厭鬼。”賀森嘟起了嘴巴,轉過身子不理文晸赫了。

    “賀森……賀森……賀森……”耳邊傳來黏黏糊糊的聲音,不用想,肯定是文晸赫。
    “幹嘛?”
    “唔,理我了?”
    “怎樣。”
    “那個,我是說……你會不會真的看著我啊。如果我有女朋友了,你是站在我這邊還是站在我媽那邊?”
    “你猜。”
    “哈哈,你是不會出賣我的吧,森森對我最好了。”說著,文晸赫就從背後抱住了賀森,下巴靠在了賀森的肩頭。
    “額,這次不算數,你可以再猜一次……”

    “……”

    “森森啊,你怎麼能這麼對我……我傷心了……”
    “我看阿姨對我比較好嘛,跟著你混,有什麼出路?”賀森裝作很蔑視的樣子,戳著文晸赫的腦袋玩。
    “你們壞蛋,欺負人,不讓我找女朋友。”文晸赫眨著他的大眼睛,“那我去找男朋友好了!”
    “不行!”
    “怎麼,這個也不成?”

    “這個真不成。你是我的媳婦兒,怎麼能背著我找男人呢?”
    “那你啵一個,親我一下我就不去找別人了。”
    “哼,你想得美。”賀森故意靠著文晸赫的臉說出這幾個字。沒成想文晸赫把他忽的往下一拉,兩片軟軟的嘴唇正好挨上他的臉。
    “看來我應該先把你拿下……我的森森老公。”
---------------------
TBC
這曖昧的兩人
究竟是還年少没弄懂自己的感覺嗎?
這曖昧的兩人
是年少無知還没弄懂自己的感覺嗎?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