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丹丹
看見你在某處關於這文的回貼..放心了..

(二十三)

     房間堜艙M就靜了下來,賀森很快翻身起來,臉上刷了一層紅色。“真討厭。”他嘴婸暑援B噥了一句,還特意擦了擦嘴唇。
    “害羞了?那你以前怎麼那麼自然。”剛剛的觸碰讓文晸赫心堬6殿楫滿A但賀森躲得太快了,這讓他有些不滿足的感覺,直覺告訴他還想繼續。
    “以前那是我自願的。”
    “現在就不情願了?”
    “也……不是。”幾個字輕飄飄的從賀森的牙縫媕膝X來,撓得文晸赫癢癢的。
    “大不了我再親回來就是了。”說著,文晸赫的嘴就向賀森的臉貼去。
     賀森有些木然,他愣在那堙A感受著文晸赫的親吻。心婸﹞ㄓW來是什麼樣的感覺,有些奇怪還有些彆扭,雙手推著文晸赫卻沒用上什麼力氣,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而文晸赫只覺得像吃了顆棉花糖一樣綿綿軟軟的,不願離開賀森的身邊。親過了左邊的臉,又湊上去把賀森的右臉親了個遍。
    “森森真是又香又甜啊。”看著賀森快燒起來的臉,文晸赫心滿意足。
     賀森完全亂了陣腳,雙手胡亂的撓著文晸赫的衣服,眼睛不知道該看向哪里,頭也垂了下來。
    “森森,我覺得和你在一起,也不用交什麼女朋友了,她們哪有你可愛。”掐了掐賀森的臉,文晸赫一臉壞笑。
   
    “文晸赫,你真是個色、情、狂!!!”
   
     直到吃晚飯的時候,賀森才又開始搭理文晸赫。文爸爸和文媽媽自然不知道下午發生了什麼,看著賀森可愛,一個勁兒地給他夾東西吃。而文晸赫為了“賠罪”,自然對賀森殷勤有加。這麼一來,賀森反倒開始不好意思。
     晚上看春晚的時候,賀森坐在最邊上,沒成想文媽媽和文晸赫開始搶起了他身邊的座位。無奈之下賀森只得坐到了沙發中間,左邊是文媽媽,右面就是黏人的文晸赫。不過這也方便了他時不時的可以掐文晸赫兩下或是踩上幾腳。
     半夜十二點的時候大家一起吃了頓香噴噴的餃子,賀森更是好運氣的連著吃到了好幾顆花生仁。文媽媽笑眯眯地說賀森是有福氣的孩子,肯定心想事成。聽到這話,賀森忽然有些茫然,自己究竟想要些什麼呢?不過他也只是神遊了一小下而已。

     文爸爸和文媽媽睡得早一些,文晸赫和賀森精力還很旺盛,一直挺到淩晨三點多。最後賀森實在是困得不行了,眯著眼睛,打著呵欠,直拉著文晸赫去睡覺。
     看著自己床上的被子,文晸赫哭笑不得,竟然只有一條。而找遍了家堛漕漕Ъd子,也沒發現適合冬天蓋的被。沒辦法,他只能任命地往床上一躺,要殺要剮,只能隨著賀森去了。
    “賀森啊,睡覺吧,不過看起來咱倆今晚只能蓋一條被子了。”
------------------------------------
TBC
這兩個膩歪的孩子
文晸赫果真是色、情、狂啊
親完左邊臉又親右邊臉...
(二十四)
   
     賀森沒吱聲,脫了身上的衣服就鑽到被窩媞恅情A身上就剩下了小背心和小短褲,露出白淨的皮膚來。
     文晸赫關了燈,也鑽進被堙A朦朦朧朧的看見一截白生生的胳膊露在被子外。北方的冬天確實有些冷,文晸赫怕凍著了賀森,忙捉過那手腕往被子媔諢C光滑的觸感卻讓他難以鬆手,愣是順著手腕直撫上了賀森的胳膊。
     那皮膚暴露在空氣堙A著實有些涼。感覺到熱源,便一直向文晸赫那媥a過去,不知不覺的,賀森整個身子都偎進了文晸赫的懷堙C
     而文晸赫只覺得賀森軟軟香香的,便也當摟了一個抱枕,迷迷糊糊的就睡了。

     文晸赫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快中午了,睜開眼就發現賀森牢牢的自己纏住了自己,兩隻胳膊把自己抱得死死的,一隻腿也搭了過來。
     文晸赫本想下床去洗漱,沒想到他微微一動,賀森就跟著蹭了過來,他只好抽出個枕頭塞在賀森懷堙C
     賀森把枕頭抱著墊在腦側,又接著睡起來。

    “小懶豬,起床啦。”洗漱歸來,文晸赫心情很好,捏著賀森的臉就開始叫他起床。
     賀森不太真切地覺得有人掐他的臉,於是伸出手,胡亂的撥弄著那討人厭的“爪子”。他微微地皺起眉頭,嘴唇嘟了起來。
    “起床了起床了,太陽曬到屁股了。”文晸赫忽的掀開被子,賀森兩條修長的腿便暴露在文晸赫的眼前。大概是覺得冷了,那兩條腿又蹭了蹭,看得文晸赫有些發呆。
     這傢伙還真撩人。

     折騰了好長時間賀森終於醒了,吃過飯後文媽媽給兩個孩子包了個大紅包,不過是遞到了賀森的手堙C
    “晸赫啊,你這幾天和賀森好好玩玩,拿這錢買點兒好吃的。下次賀森過來一定要胖點兒啊,你看他瘦的。”照常,文媽媽又開始了對文晸赫的“教導”。
    “是……遵命……”文晸赫不耐煩的托起了長音。

     兩個人回賀森家的途中去了趟超市,雜七雜八的魚啊肉啊買了一堆。
    “你買這麼多,會做麼?”文晸赫不由得好奇起來。
    “不會做,你吃生的好了。”賀森很正經的說著,說完還特意看了看文晸赫的臉色。
    “嗯,我看生的不錯,把它們做熟了還真麻煩。”文晸赫也一本正經地回答。
    “你這個傻瓜。”賀森噗哧一聲樂起來,隨手就打了一下文晸赫的腦袋。

     鬧著鬧著兩個人就到了賀森家的院內,整個院子堛讀讀滿A地上散落著很多煙花爆竹的殘片。
     離得遠處有輛車停在那堙A賀森和文晸赫走近的時候從副駕走下來一個男人,急匆匆地向兩個人走過來。
     文晸赫正納悶兒,忽然賀森就站在那堣ㄟ吨F。
    “賀森,怎麼了?”文晸赫有些不解地看著他。
     而賀森只是搖了搖頭,什麼也沒說。
--------------------------
TBC
那男人是誰? 賀森的爸爸嗎?
坐副駕的...還是他爸家的什麼管家之類?
好奇呀好奇...
(二十五)

     迎面而來的男人大概四十多歲,雖然已經不算年輕,但還是有一種出眾的氣質,溫文爾雅。他的頭髮略有些亂,眼角有些發紅,看起來像是沒有睡好的樣子。
     文晸赫看著這個男人,雖然陌生,但那種感覺卻似曾相識。那是一種距離感,而非常人庸碌的樣子。
     他不知道這個男人想要做些什麼,於是下意識的抓了賀森的胳膊,然後他聽見賀森一聲淺淺的呼喚。
     賀森的臉上是一種文晸赫從未見過的憂傷的表情,他喊那個男人,“爸。”
     只是這一句,慢慢地彌散開來,傷的人心尖疼。

     那男人摸了摸賀森的臉,捋了捋他耳邊的頭髮,很輕,很溫柔。他說,“寶貝兒,新年快樂。”
    “爸,你在這媯奶F很久了吧。”
    “沒有,其實我也是剛到。昨晚本來是想接你回家過年的,但是你沒回來,手機也沒通,我怕出事,所以來等你。”他拍了拍賀森的背,“現在看見你回來我也放心了,想回家麼?”
    “今天有客人,這是我同學……”賀森有些囁嚅地說著,“這是我同學文晸赫,他可能要過來住一陣子,所以……”
    “那我知道了,你好好照顧自己。”之後他轉過頭來,和文晸赫說著,“這段時間麻煩你多照顧一下賀森了,他是表面上很要強的孩子,但是心堳亃虓P。這麼多年來是第一次有朋友陪他過年,所以,拜託你了。”
     文晸赫默默地點了點頭。

    “他來了吧。”賀森忽然問道,用的卻是肯定的語氣。
    “他……在車堙C”男人的臉上忽然露出幾分不自然的神情。
     聽到這話,賀森匆忙的跑向車邊,堶悸漱H搖下窗戶,不知和賀森說著些什麼。之後文晸赫看見賀森吻了一下那人的臉,接著又跑了回來。
     那是名同樣英俊的男子。
    “我剛才親了他,”賀森看著他的父親,“我已經接受他了。”
     父親給了他一個結實的擁抱。

     和申父告別之後,文晸赫跟著賀森上了樓,本來沒幾層的樓梯卻好像走了很長時間。到了家後,賀森把自己摔在沙發堙A蜷成一團。
     他抱著膝蓋,把臉埋了下去,發出一些細碎的嗚咽聲。
     文晸赫忽然泛起一種無力感,想要好好安慰賀森,卻不知道怎樣去做。
     他坐到了賀森的身旁,輕輕拍打著他的後背,從上到下撫摸著,就像一個正在哄孩子的母親。
     賀森抬起頭,兩顆晶亮亮的大眼睛堶掛眶蛢\,他對著文晸赫說,“我難受。”
     文晸赫的心已經被賀森的眼淚淹的生疼,不自主的伸出雙臂,把賀森抱進懷堙C
   
     他對賀森耳語著:“乖,我在這兒,不哭了。”
     然後他聽見賀森含糊不清的說著,“文晸赫,求你,不要可憐我……”
--------------
TBC
因為文政赫所以賀森接受那男人了?
求你,不要可憐我…..這話有太多含意了..
(二十六)

     賀森哭的時候沒有聲音,他擡起頭來的時候,文晸赫的胸前已經濕了一片。
    “森,我會在你身邊的,別難過了。”
     賀森卻猛的掙脫了文晸赫的懷抱:“我說過你別可憐我。”說著他急匆匆地逃回臥室,把自己埋在床上,用枕頭嚴嚴實實地蓋住了腦袋。
     他在鬧脾氣。

     文晸赫是有些措手不及的,完全跟不上賀森變臉的速度。直到現在他只是模模糊糊的知道了一些事情,離婚了的賀森父母,在家門口等著賀森的申父,一個和申父同行的陌生男人……然後賀森哭了……又對著自己的安慰發脾氣……
     他想理清一些頭緒,可惜徒勞。
     不知怎麽,賀森一哭,文晸赫的心堶探N跟著亂,就像有密密麻麻的小爪子使勁撓似的,不撓破了不放手。

     等賀森起床的時候他的情緒才好了一點,直喊著餓要去做飯吃。本來是切著土豆塊的,可是切著切著就不知道開始想些什麽,那刀直對著手指尖就下去了。
    “哎呦。”賀森叫了一聲,菜刀摔倒了地上。
     文晸赫忙走到賀森的身邊去看,只見那白白的手指上一道血痕,血珠還在向外冒著。
     賀森皺了皺眉,把手指放到涼水下面沖了沖,拿出來的時候嘶嘶地吸了口氣。
    “真是笨死了。”賀森埋怨著自己。

    “疼壞了吧,怎麽這麽不小心。”文晸赫說出的雖然是埋怨的話,卻沒有一點兒責備的感覺。
     文晸赫原來會著急啊,想到這堙A賀森忽然覺得有點兒想哭。他撅了撅嘴,把手伸向文晸赫,“好疼……”
    “我給你呼呼,然後就不疼了。”抓過賀森的手,放在嘴邊輕輕地吹著,文晸赫忽然覺得自己像是撿了一個小孩子回家。
    “今天的菜我做吧,你教我。”文晸赫主動請纓。
     賀森眨了眨眼睛,同意了。

     吃晚飯的時候味道倒是不差,但是文晸赫切得亂七八糟的菜著實讓賀森笑開了懷。而文晸赫看著他開心的樣子,都有些傻了。
     這還是早上那個哭得滿臉淚花的孩子嗎?

     晚上睡覺之前賀森說要去泡個澡,讓文晸赫先睡了。文晸赫在床上翻來覆去的難以入眠,想著賀森一會兒還要出來,便又進了賀森的被窩捂著,直到賀森的被窩也暖暖和和的才放心。
     牆上的鍾嗒嗒地走著,很快轉了半圈,然後,再半圈……等待的時間很漫長。
     終於耐不住性子,文晸赫走到浴室,試探性地拉了拉門,竟然開了。
   
     賀森的頭斜斜地靠在浴缸邊上,頭髮零亂地搭下來,雙眼緊閉,像是睡著了的樣子。白皙的身子在水堿搊o並不真切,朦朦朧朧的漂亮。
    “賀森?”文晸赫輕輕地喊了一聲,發現賀森並沒有醒過來。他用手試了試水溫,已經涼透了。
     文晸赫放了浴缸堛漱禲A那白白淨淨的修長身軀一點點袒露在他眼前。優美的手臂線條,柔軟的腰腹,小孩子般小巧可愛的乳頭和紅紅的乳暈,不加掩飾,恣意地展著。
     文晸赫第一次見到這副裸 體,不設防的第一次,沒有準備的第一次。
     他拿過浴巾仔仔細細地幫賀森擦著身體,由始至終賀森沒有醒過來,只是發出了一些曖昧的呻 吟,好像是從喉頭擠出來的一些細微的聲音。
     文晸赫把他抱回了臥室,他的臉還紅撲撲的,軟軟的,還是副乖乖的樣子。一沾枕頭,馬上露出了一個甜甜的笑。

     可能是想了太多事,文晸赫半夜忽然醒了一下。在月光中看見賀森熟睡的樣子,忽然特別想靠近。
     他鑽進了賀森的被,緊緊地摟著賀森,那肌膚剛清洗完,軟軟滑滑的還帶著一種奶香,他想咬上去。
     最後他用牙輕輕地磕上了賀森的肩頭,簡簡單單地刺了一下,就好像是一匹捉住了獵物卻不著急享用,只是做了個記號證明所有權的狼一樣。而賀森看起來則像極了一隻逆來順受的小羔羊。
     賀森轉過身來,正好面對著文晸赫,嘴唇微微的嘟起來。他的呼吸很均勻,薄薄的胸膛一起一伏的,睡得很安謐。
     沒有多想,文晸赫只知道他要一個吻,於是他親上了賀森的臉。在那一瞬間他的心臟仿佛要停止跳動了一般的空蕩蕩的疼。他試探性地挨上了賀森的嘴唇,軟軟的,甜甜的,像是顆多汁的紅櫻桃。刹那間所有血液都直沖頭頂,他在賀森的唇邊細細地啃咬著,好像在品嘗著什麽一般。

    好久好久之後,文晸赫才明白那個時候他已經愛上了賀森,是血液堶捫U燒的,任誰干擾都無法平復的一種衝動。
     這衝動,不曾止息。
---------------
TBC  

本來不想進展這麽快的
可是森森FM上太坦誠了……
腐魂沸騰!!!

全世界都知道你喜歡老大 超級超級喜歡!
丹丹, 今天的更新看得我很激動...超喜歡!!!
本來不想進展這麽快的
可是森森FM上太坦誠了……
腐魂沸騰!!!
p.s進展再快一點也可以,
期待~ing
당신은 사랑받기위해 태어난 사람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