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10.06.02][轉載] [完結] 戀 (by emily_bunny) (RS)

作者: emily_bunny
轉自: 百度神話城堡吧



第一章


酒吧是個越夜越精彩的精彩的地方。
在這個城市的一角,名為“Waiting”的酒吧堿O一如既往的喧鬧。
“叮”的一聲,酒吧的門打開了,走進來一個人,戴著帽子,架著墨鏡,穿著包住全身的風衣,別說是樣貌了,根本連性別都看不出來。
酒吧堛漱H們並沒有注意他。在這個醉生夢死的地方,沒有必要去關注他人的一舉一動。



領班看見了來人卻立刻迎了過去。
“老闆!”
“嗯!”老闆點點頭。
“老闆,他來了。”領班Peter說得很小心。
“在哪里?”老闆摘掉帽子。
“堶情C”Peter用手指了指酒吧角落堛漱@個小房間。
老闆脫掉外套,“來了多久?”
Peter很自覺地接過外套和帽子,“還沒開門就來了,現在已經快到12點了,來了快5個小時了吧!”
5個小時?老闆的眉頭皺了起來。
Peter瞄了眼老闆,雖然燈光灰暗,但他也可以推想老闆的臉色一定很難看,“老闆,我沒敢多給他酒,可是……”
老闆擺擺手示意他不用再說了,“Peter,清場!”
“是!”
老闆只是微微點了點頭,朝角落走了過去。



Peter卻是感歎了一下,走向了吧台。
“怎麼?”吧台堛漕耵戔揖X頭來。“又清場?”
Peter沒有回答,只是點了點頭。
“果然!”侍者一點也不意外,“你說,我們今天又損失了多少?老這麼來一下,這酒吧還撐得下去嗎?”
Peter斜睨了他一眼,“你只管有工錢就行了!損不損失關你什麼事?人家有的是錢。又不靠這個吃飯。”
“也對!”侍者點點頭,“我們老闆怎麼說也是個大明星,隨便出個場就能開好幾間酒吧了。”侍者又壓低了聲音,“堶惆滬茖鴝閉O什麼人哪?每次來都清場!”
Peter丟了個白眼給他,“你管不著!做事!”
“好吧!”侍者攤攤手,走出吧台,開始一桌一桌地請客人離開酒吧,並告訴他們今天的酒錢就算是老闆請客了。



Peter卻是坐在吧台邊看著那個角落。
他們的老闆是當今最紅的大明星——李瑉宇,走在路上會引起一大片尖叫的那種,他開了這個酒吧,也算是藝人自己開闢的第二職業。小房間堛漕滬茈L就不認識了,只知道他姓申,不常來,可一來就會待上很久。記得他第一次來就喝得酩酊大醉,老闆好不容易才擺平。之後老闆就特地開了個隔間,還要求清場,讓所有的侍者都提前下班,自己則一直留在酒吧堻音菕C
這位申先生到底是什麼人呢?Peter撐著下巴開始思考,話不多,臉很小,架著粗框眼鏡,劉海長得幾乎遮住了半張臉,習慣性地垂著頭,再加上酒吧堛瑪O光真的很昏暗,所以這位申先生到底長得什麼樣子,他到現在也不是很清楚。不過怎麼想,也該是個平凡人了。真不知道老闆跟他是什麼關係了,朋友嗎?應該是了。



李瑉宇輕輕轉動門把,輕輕走了進去。
地上橫七豎八地倒著酒瓶,是啤酒!還好!李瑉宇完全懸起的心放下了那麼半寸。
沙發上的人拿著麥站在沙發上蹦蹦跳跳地大聲地唱著,他的聲音很好聽,可是李瑉宇不知道為什麼他能把那麼悲傷的歌唱得如此歡快。
“彗星!”李瑉宇輕喚了一聲。
“瑉宇!”申彗星聽到他的聲音立刻從沙發上蹦了下來,卻腳下一軟,直接撲向前方。
“彗星!”李瑉宇趕緊一個箭步接住他,把他摟在懷堙C
“瑉宇,你怎麼來了?”申彗星任他摟著坐在沙發上,抬起小臉笑吟吟地看著他。
“我是老闆,當然要來。”李瑉宇伸手撩開他的劉海,“倒是你,怎麼又來了?來了也不通知我。”
“呵呵……”申彗星笑吟吟地換了個舒服的姿勢,“瑉宇啊,這堛犖q我都唱遍了呢!你要找點新歌了呢!”
“好好,我知道了……”李瑉宇替他整理了下頭髮。
“還有啊,你這堛滌s越來越難喝了,以後不要再進這種貨了……”
“好好,我知道了……”
“算了,我要喝酒了……”申彗星掙了掙身子,坐了起來,伸長了手去夠桌上的酒瓶。
“彗星,你不能再喝了。”李瑉宇攔下他的手。
“不要,我要喝……”申彗星繼續去夠。
“不能再喝了!”李瑉宇乾脆拿過酒瓶,丟在一邊。
“我要喝嘛!”申彗星搖搖晃晃地站起身子,去拿放在一邊的酒。
“申彗星,你夠了!”李瑉宇跳起來,一把抓住申彗星的肩膀。
“瑉宇……”申彗星定住身子,呆呆地看著李瑉宇。
“告訴我……”李瑉宇抓緊他的肩膀,放輕聲音,“Eric,他又怎麼了?”
申彗星沒有出聲,只是呆呆地站著。
“彗星……”李瑉宇伸手抬起他的下巴,“告訴我……”
申彗星被迫抬起的臉上掛滿了淚水。
李瑉宇抬手拿掉申彗星臉上架著的粗框眼鏡,被淚水濕濡的清秀小臉露了出來。
李瑉宇把自己的聲音放得又柔又輕,好似耳語般地問,“是不是他和那個姓朴的女人在公司堙K…”
話還沒說完,申彗星的頭已經搖得像撥浪鼓一般了。
不是?李瑉宇拉著他重新坐了下來。
“他們……他們已經……分開了……”申彗星垂著頭,好半天才吐出細細的聲音。
分開了嗎?有一個月嗎?李瑉宇在心媞滮F算日子,“那……你在替他難過?”
申彗星輕點了下頭,卻又立刻用力地搖起頭來。
“別搖了!暈!”李瑉宇雙手捧住他的臉,強迫他看向自己,明明沒有近視,為什麼要強迫自己戴著這麼醜的眼睛呢?“他……又有新目標了吧!”李瑉宇提的是問題,用的卻是陳述句。
一句話,讓申彗星的眼淚掉得更凶了。“啪嗒啪嗒”,一滴一滴,滴落在他白皙的手背上,濺開了花。
“這次又是誰?我認得嗎?”
搖搖頭。
“新人嗎?”
沒有回應。
那就是是了。李瑉宇用手輕柔地抹掉他臉頰上的淚珠,“女人?”
半晌,搖搖頭。
那就是男人了?文政赫,你就不能消停會兒!“告訴我,你幫他做了什麼?送花?送禮物?安排約會?訂桌子?還是訂房間?”李瑉宇說得越來越快,聲調也拉得越來越高!
申彗星像是被嚇到了,一下子止住了眼淚,定定地看著李瑉宇。
過了半晌,眼淚又重新墜了下來,這次還伴著連不成句的話語,“瑉宇……你說……我……我是不是……很壞……我……我還偷偷地想……要是……要是他失敗了……那有多好……瑉宇……我怎麼會那麼壞心……”
“你這個傻瓜!”李瑉宇捧著他的臉。
“明明是……想要……幫他的……明明是……想要笑著的……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心媟|這麼……難受……為什麼喝那麼多酒……為什麼唱那麼多快樂的歌……眼淚……還是流出來了……”
“傻瓜!大傻瓜!”李瑉宇心疼地抹去他的眼淚,濕透了雙手也掩不住那從指縫滑落出來的哀傷。“你那麼愛他,為什麼不告訴他?這樣一輩子替他做這些事,你就不怕自己會心痛而死嗎?你不說我替你說!”
“不行!不行!不能告訴他!”申彗星立刻像受了驚的小動物一般抓住李瑉宇,“瑉宇,別告訴他!”
“不行!我不能看著你一輩子這麼傷心。”李瑉宇邊說邊去掏兜堛漱熅驉C
“不行!”申彗星拉住李瑉宇的手,“別說!瑉宇,求你,別說!求你……”
李瑉宇暗歎了一口氣,還是放棄了,“為什麼?彗星,為什麼你不想讓他知道?看到你這麼難受,我也不好受。”我會心疼啊……
“他說過,情人是一時的,朋友是一世的。”申彗星的臉上寫滿了落寞。“我想一輩子待在他身邊。”
“傻瓜……”李瑉宇一陣心疼,把他拉進自己的懷堙C
申彗星很是乖巧地任他抱著,“瑉宇,我只想做他的朋友……真的……就算難受……我也能忍……真的……真的……”



懷堛漱H已經抵不住酒勁沉沉地睡去。
李瑉宇小心翼翼地替他調整好睡姿,輕輕撩開貼在臉上被淚水沾濕的發,用手指拭掉殘留的淚漬,刷過濕濡的長翹睫毛,這張被長長的劉海和大大的粗框眼鏡埋沒的小臉有著不輸給任何藝人的美麗,白皙的皮膚,秀氣的眉毛,狹長而惑人的眼睛,挺直的鼻子,還有櫻桃般的可愛小嘴,如果做藝人的話,光憑外貌就能吸引大批fan吧,何況還有那麼動人的嗓音,應該會紅透半邊天。就算不做藝人,在其他行業也能很順利吧!雖然不想承認,但是一副好的皮囊的確能讓人少奮鬥一些。為了留在文政赫身邊把這些都藏起來值得嗎?
傻瓜!你真的是個傻瓜!李瑉宇輕刮了下他的鼻子,那種人有什麼好的!這麼委屈自己!
文政赫,Eric,國內最大的神話集團的總裁,也是他的老闆,名下有著數不清的產業,年輕、帥氣、多金,想要抓住他的人數不勝數,只可惜這位文大少爺多情卻不專情,換情人比換衣服快,至今沒有人能真正抓住他的心。
雖說神話名下的產業很多,但他卻喜歡待在娛樂公司堙A不為什麼,只因為他喜歡獵取新鮮的獵物,而娛樂公司堨羶楔ㄞ吤L看得上眼的獵物。
申彗星是他的同學、朋友,是他的特別助理,是他的“保姆”,就是不是他的情人。
傻瓜啊!那種花花公子真的值得你愛那麼久嗎?你不說,他永遠都不會知道的!暗戀就這麼好玩嗎?
李瑉宇小心地脫下外套,蓋在他身上,千萬別感冒了。
暗戀哪……伸長手夠過桌上的酒瓶,用力打開瓶蓋,“咕咚咕咚”灌了一通,李瑉宇,你有什麼資格說別人呢?!暗戀,你不也正玩著呢!你不也沒膽子對人家說……呵呵……李瑉宇,你也是個傻瓜!
申彗星緩緩睜開眼睛,頭還是有些暈,眼前也是一片模糊,用力眨巴了幾下,才漸漸清明起來。望著非常熟悉的天花板,呵……申彗星,你昨天又醉了……又麻煩人家了……你還真是個麻煩的人哪……
“醒了啊!”浴室的門打開了,李瑉宇穿著浴袍走了出來,頭髮上還掛著水滴。
“瑉宇,對不起啊……”申彗星緩緩坐起身子。
“傻瓜!”李瑉宇走過來,在他的鼻子上刮了一下,“說什麼對不起!你又沒怎麼樣!”
“不是啊,我昨天一定很失禮了……”
“小傻瓜!”李瑉宇乾脆在他額上敲了一下,“當我是朋友就不要說這些有的沒的。”
“嗯!”申彗星點點頭。
“覺得舒服了就起來洗個澡,等下我送你回去換件衣服,再一起去公司。”
“嗯!”
“還有……”
“嗯?”
“來做我的經紀人吧!”
“呃?”申彗星一下子清醒了點。
“至少不用離他那麼近,也不用再替他安排這安排那,也就不會那麼難受了。”李瑉宇打開門,走出去,“考慮一下吧!”
門又合上了。
離他遠一些嗎?申彗星,你做得到嗎?



“彗星!彗星!”李瑉宇將車子停進車庫,輕輕喚了喚坐在副駕駛座上的申彗星。
申彗星卻呆呆地看著前方,沒有反應。
“彗星!彗星!”李瑉宇輕輕推了推他。
“啊!”申彗星這才有所反應,“瑉宇……”
“你在想什麼?我們到了。”
“噢!”申彗星還是有些呆呆的,推開車門想要下車。
李瑉宇卻一把拉住他的手,“我的提議你答應嗎?”
“我……”申彗星垂下臉。
“好了!下車吧!”李瑉宇放開手,“再不上去,你就要遲到了。”說完,反而先申彗星一步拉開車門。
“呃?”申彗星怔了怔,也跟著打開車門下了車。



站在總裁辦公室的門口,申彗星發現自己很緊張,一步也邁不開,他很怕在房間埵野L不想看到的場面。
“進去吧!”李瑉宇上前一步拉住他的手。
“瑉宇……”申彗星側頭看了他一眼,緊張的心情被手上傳來的溫暖感覺化解了不少。
給了他一個鼓勵的微笑,李瑉宇拉起他的手敲開了總裁辦公室。



“彗星……”
門一開,走在前面的李瑉宇被一個巨大的力量給拽得向前跌了一步,然後就被攬進一個大大的懷抱。
跟在後面,被一直拉著的申彗星也跟著踉蹌了一下,然後就別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嚇得怔在原地。“Eric?”
“誒?彗星?”文政赫和待在原地的申彗星眼對眼。
“Eric,你抱錯人了!鬆手!”反倒是李瑉宇冷靜地推開扒在自己身上的文政赫。
“誒,瑉宇?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文政赫沒有鬆手,而是更用力地抱了抱。“好久不見,我很想你啊!”
“Eric,你少來!”李瑉宇回抱了他一下,就把他推開了,“甜言蜜語留著對你的情人說去!”
“彗星!”文政赫一個轉向,又向申彗星抱過去。
申彗星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步,避過文政赫地擁抱,也順勢關上了門。不是不想被擁抱,只是怕自己會貪戀這樣的懷抱而無法放手。
文政赫見他躲過了,也不以為意地收回來手臂,卻一把拉起申彗星低垂的手,拖著就走。
申彗星輕輕掙了掙,掙不開,也就算了。



“Eric,你見人就抱的壞習慣什麼時候才改得掉?”李瑉宇翹著腿坐在沙發上,眼睛瞟向坐在一旁不作聲的申彗星。
“這是對人親切的表現。”文政赫一點也不覺得自己的行為有什麼不妥。“對了,你們怎麼一起來了?”
“我們在樓下遇上的。”
“我昨天跟瑉宇在一起看電影。”
異口同聲,卻是絕然不同的答案。
“誒?”文政赫微怔了一下。
申彗星立刻低下頭,李瑉宇看了他一眼,彗星,你真的不擅長說謊,“我昨天剛回來約了彗星看電影,吃完宵夜回去已經很晚了,剛在樓下又遇上了。”
“怪不得我昨天打了你一晚上的電話都沒打通。”文政赫一副了然的模樣看著申彗星。
申彗星趕緊從口袋堭ルX手機,關了。“看電影的時候關了,之後就忘了開了。”
“Eric,你夠了啊!”李瑉宇又出聲了,“彗星是你的助理又不是貼身保姆,沒必要一天二十四小時都要聽你吩咐吧!”
“別這麼說嘛!”文政赫走到申彗星背後,雙手扶住他的肩膀,“彗星可是我最好的朋友!”
“朋友?!我看你就是把他當保姆了!”李瑉宇一個白眼丟過去,“說吧!你打了一晚上電話,一大早又扒著彗星不放,有什麼事?”
“正好!瑉宇你也在。快來幫我參詳參詳!”
“參詳什麼?”李瑉宇一頭霧水。
“昨天的事,砸了吧?”半晌沒出聲的申彗星突然蹦出一句。
第二章


文政赫立刻擺出一副哀怨的樣子,“彗星啊!”
“Eric……”申彗星仰起頭,望著文政赫的眼睛。
“Eric,你少來!”李瑉宇打破那略顯曖昧的氣氛,“是哪個大人物會不買我們文大少的面子?”
“唉……”文政赫重重地一口氣,放開申彗星的肩膀回到自己的椅子上。“真不甘心哪!”
“是個新人!”申彗星替文政赫解釋起來,“嗯……很可愛的一個新人!應該會很有前途。”
“是啊!很可愛的人哪!”文政赫撐著下巴開始想像,“彗星啊,你說我是不是該想點新招呢?”
“嗯……”申彗星重新垂下臉。
“招什麼招?”李瑉宇見著申彗星這個樣子就不忍,走到他身邊一手搭上他的肩膀,“你問他?算了吧!彗星連場戀愛都沒談過,能幫你支什麼招?你成心為難他是吧?”
“瑉宇……”申彗星輕輕拉了下李瑉宇,示意他別說了。
李瑉宇撇了撇嘴,“對了,有件事拜託你!”
“就知道你不會無緣無故出現了!”文政赫倒也是說說而已,被岔開話題也不以為意,“說吧!什麼事?”
“彗星借我吧!”
“呃?”
“啊?”
這次文政赫和申彗星同時抬頭看著他。
“你要借彗星?”文政赫重複了一遍。
申彗星卻用力拉拉他,瑉宇,你怎麼自己就說了?
“我這個大明星可是處在無政府狀態,再不開工可就要喝西北風去了。就把彗星借給我吧!怎麼?不願意?”
“借給你啊……”文政赫撐在下巴一直在考慮。
李瑉宇低頭看了看申彗星,手一直捏著拳頭,很緊張吧!怕他答應放人,還是不放人?
“借給你……”文政赫沉吟了片刻終於出聲了。
“我不願意!”幾乎是同時,申彗星也出聲了。
“彗星!”李瑉宇對上他的眼睛,那雙眼睛在對他說“對不起”。
“瑉宇是大明星,讓像我這樣從沒做過經濟人的人來做的話,沒什麼益處吧!還是找個有經驗的吧!”申彗星淡淡地說。
“對嘛!”文政赫隨聲附和,“我也不答應的。借個你,我怎麼捨得!”
“那算了!”李瑉宇朝申彗星笑笑,這下心埵n受了吧!“不過,Eric,彗星你捨不得,也總不能讓我孤軍奮戰吧!記得替我找個好的,至少要有彗星一半那麼聰明能幹的。”
話音剛落,還沒等文政赫回答,桌上的電話開始響個不停。
“什麼事?”文政赫按下通話鍵,劈頭就問。
秘書也像是習慣了,語調一點也沒有波動的回答,“總裁,李先生到了。”
文政赫臉上立刻擺出大大的笑容,“快請他進來!”
“是!”
掛掉電話,文政赫笑得讓李瑉宇想暴打他一頓,“可愛的新人來了!”
聞言,李瑉宇看到申彗星的笑容僵在了臉上。



“Andy啊,歡迎!”門一開,文政赫就擺出來他最有魅力的笑容。
“總裁,你好!”
隨著甜甜的問候,走進來的是李瑉宇不認識的新人,彗星和Eric都沒說錯,是個很可愛的新人,看著就想讓人捧在手心堹k的那種小可愛,怪不得Eric會動心了。瞟了眼身邊的申彗星,他只是垂著頭,又在偽裝自己了。
“Andy啊,來,我給介紹一下!”文政赫很熟撚地想要去牽Andy的手,卻被靈巧地躲掉了,“這是我的助理彗星,你已經認識了。這位你應該也不陌生才是!”
“M!”Andy驚叫了一聲,一下子蹦到李瑉宇身邊,“我是你的歌迷啊!你真的好棒噢!你給我簽個名吧!”
意料之外的變故,李瑉宇倒是也沒被嚇到,“那倒是我的榮幸了!有這麼可愛的後輩我也要努力了!”
“要簽名嘛!以後有的是機會!”文政赫不甘被冷落,插了進來。“瑉宇,這是我們公司新簽的藝人,李善皓,Andy,以後要好好照顧他啊!”
“知道了,總裁!”李瑉宇丟了個眼神給文政赫。
“那麼Andy今天特地上來有什麼事嗎?”
李善皓見要不到簽名,也就不再糾纏,吐了吐舌頭很是乖巧地回答,“我是想來問一下總裁,公司什麼時候會給我配經紀人呢?”
“這樣啊!”文政赫微笑著坐下來,“讓我想想!我當然要替我們Andy找一個聰明又能幹的經紀人了!”
“不如找老金啊!”李瑉宇在一旁提議。
“不行!老金年紀太大了,做事保守!”文政赫搖搖手。
“那就小高囉!”李瑉宇繼續說,“他也給我做過一陣,能力不錯!”
“不行!小高人脈不夠!”文政赫繼續搖搖手。
“不如就老樸吧!”申彗星也開始出主意,“他的能力大家都有目共睹了。”
“不行!”文政赫還是搖搖手。“老樸太嚴厲了!”
“老樸也不行?”李瑉宇提高了音量,“他已經是王牌經濟人了!文政赫你想怎麼樣?”
“我……”文政赫的眼睛轉了幾圈,看看李瑉宇,又看看李善皓,最後目光停在了申彗星身上,“找到了!”
“誒?”李善皓瞪大了眼睛。
“彗星,就你吧!”文政赫的手指一指。
“我?”申彗星也嚇到了。
“對啊!彗星又聰明又能幹,又不會太嚴厲,人脈又廣,幫著Andy正好!”文政赫說得洋洋得意。
“彗星……”李瑉宇伸手去拉身邊已經呆住的申彗星。剛說不捨得,現在轉手就送人了!
“彗星,你的意思呢?”文政赫還記得去問申彗星的意見。
申彗星垂著頭一聲不響,李瑉宇的手越拉越緊。
“我……”申彗星從李瑉宇手堜潀^自己的手,慢慢抬起頭,“我……沒問題。”
“那麼,彗星哥,以後要多多指教噢!”李善皓蹦到申彗星身邊,朝他甜甜地笑。
“我沒什麼經驗的。”申彗星回了個笑給他,這個孩子真的很可愛,招人疼!“要委屈你了。”
李善皓乖巧地搖搖頭,“哪會?彗星哥那麼本事,是Andy要好好加油才是!”
“那麼我們從明天開始要好好努力了!”申彗星拍拍他的肩膀。
“嗯!那Andy先回去了!”李善皓朝他們擺擺手,“總裁,再見了!”
“那Andy自己要路上小心啊!”文政赫儘量讓自己笑得親切。
“嗯!M,再見!”李善皓一邊關門一邊不忘朝李瑉宇擺擺手。
“Eric,那我呢?”見李善皓離開了,李瑉宇扳著臉問。
“瑉宇,不要生氣嘛!”文政赫趕緊討好。
“少來這套。”
“還是讓老樸跟著你吧!以前你們合作得挺好!”文政赫下了決定。
“老朴就老樸吧!”李瑉宇生怕自己再待下去會忍不住揍人,“我還有事,先走了!彗星,走吧!”
“呃?”突然被點名的申彗星嚇了一跳,“噢!”
“不行!”文政赫突然說得很大聲,“我還有事和彗星說呢!你可不能把他帶走!”
“瑉宇,你先去吧!我下班了再找你啊!”申彗星伸手推推李瑉宇,示意他不要再理會這件事了。
“好吧!”李瑉宇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那我先走了!”
辦公室只剩下申彗星和文政赫了。
申彗星武裝好自己的笑容,“Eric,有什麼事要說嗎?”
“彗星啊!”文政赫忽閃著眼睛看著申彗星,“這次委屈你了啊!”
申彗星搖搖頭,“都是工作,沒什麼不一樣。”
“他真的很可愛吧!我昨天完全失敗了。”
“我知道了。”申彗星給了他一個鼓勵的微笑,“我會幫你的。”
“真是委屈你了啊!做經紀人可是很辛苦的。”文政赫抓起他的手,“不過你放心,等我找到合適的人選就把你調回來。”
是等你追到手吧!申彗星撐著臉上的微笑,“不急不急!總要找到最合適的人選才行。沒事,我出去做事了!”
“彗星啊……”文政赫再次叫住他。
“嗯?”
“晚上給我做好吃的吧!”文政赫一臉的期待,“很久沒吃了呢。”
“嗯!”申彗星朝他點點頭,“叫上瑉宇一起去我家吧!”



作為李善皓的經紀人,申彗星開始了新的生活。
工作很是繁瑣,每天要和各種各樣的人打交道,決定各種各樣的工作是否有接的價值,總之就是替Andy打點好一切。
好在這些事他平時也做慣了,其他人認識他是文政赫的助理,也都給他幾分面子,事情倒也很順利。
現在,他正坐在一邊看著在鏡頭前擺著各種POSE的李善皓。
Andy真的是個很努力的新人,各種工作他的做得全心全意。再加上他長得很可愛,嘴也很甜,工作人員都非常喜歡他,對他也是特別的關照。
“彗星哥!”拍完照的李善皓蹦蹦跳跳地回到申彗星旁邊。
“拍完了嗎?”申彗星遞上毛巾,“累了吧?”
李善皓搖搖頭,“不累!”
“餓了嗎?”申彗星替他擰開水瓶,“先喝口水。”
李善皓喝了口水,“嗯!肚子是有點餓啊!”
申彗星從包堮野X一包餅乾,撕開包裝遞給李善皓,“還有一組就好了,再忍忍吧!先吃點餅乾墊墊饑!”
“嗯!謝謝彗星哥!”李善皓拿起餅乾就往嘴媔諢A腮幫子鼓鼓的很是可愛。
果然還是個小孩子!申彗星拿起面紙替他擦掉嘴角的餅乾屑,“慢點!當心噎著!”
“嗯!”李善皓一邊點頭,一邊使勁吃。
李善皓的手機這個時候突然響了起來,申彗星趕緊從包塈滮熅鷘膝X來。聽這個音樂不用看也知道是文政赫打來的。
“Eric哥!”李善皓笑吟吟地拿著電話,轉到一邊去接了。
申彗星抱緊手堛漸],嗯……胃不太舒服啊……是因為從早上到現在什麼都沒吃過的關係吧!?最近,看Andy那個樣子,Eric進行得很順利吧!他本來就是個情場高手,再加上自己替他做“臥底”送情報,似乎是很一帆風順的樣子。唔……越來越疼的樣子……是不是應該吃點什麼?
“彗星哥!”
“誒?”聽到李善皓的聲音申彗星抬起頭。
“Eric哥找你聽。”李善皓把電話遞給他。
“誒?”找我?申彗星拿過電話,“Eric!”
“下午沒工作了吧?”文政赫醇厚的聲音從話筒媔ЛL來。
“嗯!”
“還沒吃飯?”
“嗯!”
“收工了就快去吃飯,又不是不知道自己胃不好!”
“嗯!”胃似乎沒那麼難受了,不過等下還是要去吃一點才好。
“那你自己照顧好自己。”
“嗯!”
“Andy你不用操心,我約了他吃飯,等下會來接他的。你自己回去就行了。”
“誒?”稍稍驚訝了下,說了那麼多其實只是想告訴他這件事吧!“嗯!”
“把電話給Andy吧!”
“嗯!”把手機還給李善皓,胃的抗議似乎更厲害了。
“Andy!”遠處的攝影師在大聲叫他們。
“來了!”李善皓笑吟吟地掛掉電話,把手機遞還給申彗星,“彗星哥,我先過去了!”
“嗯!好好幹!”申彗星給了他一個大大的微笑。
第三章


啊!又通關了啊!申彗星丟開手堛犒C戲手柄,大大地伸了個懶腰,就著這個姿勢重重地往後倒在床上。

望著高高的天花板,他開始思考這樣“悠閒”的日子已經過了多久了。三天了!還要過多久?加上今天還有四天吧!他也許是最清閒的經紀人了吧!Andy去荷蘭拍宣傳照了,他這個經紀人卻沒有跟去,因為老闆親自去了。荷蘭,一個美麗的國度,現在該是開滿鬱金香的季節了吧!很適合拍照的季節,很適合戀愛的季節。

就他的經驗而言,一期宣傳照只需要三天就可以完成了,而且對一個新人也沒有跑到那麼遠的地方去,濟州島已經很漂亮了,可見老闆對他的不一般了。一個星期啊!老闆的“私心”還真有夠明顯!

顯然,對他這個小經紀人也是有好處的,不用跟著去,整整多了一個星期的休假。忙碌了很久突然空下來,倒讓他有些無所適從了,這些日子他除了打遊戲還是打遊戲。

他們現在幹什麼呢?申彗星睜大眼睛看著天花板,似乎透過天花板能看到那遙遠的國度。呀!算了!別自尋煩惱了!還是繼續打遊戲!

猛地坐起身子,撿回被自己丟在旁邊的遊戲手柄,對自己說,申彗星,加油!今天要破紀錄!
剛按下“Start”,床邊的手機就開始響個不停。
雖然有些不情願,但還是停下遊戲,接起手機,“喂,你好!”
“彗星!”
“誒?瑉宇?”放下遊戲手柄,背靠著床頭,抱起枕頭,“你不是在日本做宣傳嗎?”
“是啊!”李瑉宇的聲音聽起來有些遙遠,“在家?”
“嗯!”
“沒跟著去荷蘭?”
“嗯!Eric說他去就行了。”
沈默了一陣。
“這幾天出去了嗎?”
申彗星抱緊枕頭,小聲地回答,“沒有。”
“在家打遊戲吧!”李瑉宇還是很瞭解他的,如果沒有必要的事,他是根本不會自己出門的,只要有遊戲機,他可以在家堳搕W整整一個月,把遊戲重複一次又一次,把記錄刷新一次又一次。
“嗯……”申彗星的聲音細微得聽不到。
果然!李瑉宇歎了一口氣,“飯有準時吃嗎?”
吃飯?申彗星用眼睛掃了一下堆在一邊的泡面盒,從三天前就開始吃這個了,今天好像還沒吃……“有!”
停頓了這麼久,就是沒吃了,李瑉宇發現自己的頭有些漲,“別唬弄我!你自己的胃不好,不能餓的,知不知道?”知道!申彗星吐了吐舌頭,自知理虧還是乖乖聽著,“快點把遊戲關了,好好去吃飯,別老吃泡面!”
“知道了。”申彗星乖乖地回答。
“還有,別老窩在家堨晶C戲,等下出去散散步,呼吸下新鮮空氣!”
“嗯!”
“你別敷衍我,要做才行!”李瑉宇仍然是不放心,“對了,要什麼禮物?”
禮物?申彗星偏著頭想了想,日本實在是太熟悉了,去了不只一次,每次Eric都會買PSP送給他,黑的、白的、銀的、藍的……再下去可以開店了吧!“不用了!”
“瑉宇……”手機那頭似乎有人在呼喚李瑉宇。
申彗星突然感激起那個不認識的人來,“要工作了吧?”
“嗯!有個採訪!你別在那堸蔓滿A記住……”
申彗星立馬打斷他,“我知道,我會按時吃飯,會把遊戲關掉,會出去走走,你買什麼禮物我都會喜歡……好了!我知道了啦!你快去工作啦!”
“知道了要做!還有,我不在的時候別去酒吧,他們不會招待你的!”
“好了!好了!我不會去的啦!瑉宇,你越來越像我媽了!”
“你個臭小子!好了,照顧好自己,我掛了!Bye!”電話媔ヮ茠熄坅P聲越來越響,李瑉宇還是掛掉了電話。
“Bye!”



呀!是下重擊,沒躲過啊!申彗星越打越起勁,遊戲堛漸D角似乎變成了他自己,主角承受的每一次重擊都好像打在他自己身上一樣,生疼生疼的。
丟在一邊的手機又開始響起來。
一定又是瑉宇了!申彗星打定主意不接。
而是打電話的人完全地有耐心,電話鈴一直鍥而不捨地響著。
唉……看來不理也不行了!按下暫停,拿過手機,“好啦,瑉宇!我有好好吃飯,也沒有玩遊戲了,正準備出門!”
“彗星……”
話筒媔ヮ茠瑭n音讓他瞬間呆掉了,是文政赫!
“Eric……”
“彗星,你在撒謊!”
“我沒……”申彗星完全心虛。
“遊戲打到現在根本就沒出門,餓了就吃點泡面算了。”文政赫說得好像親眼目睹一樣。
“呃……沒……”申彗星完全沒底氣地否認,一個兩個都那麼瞭解他。
“唉……”文政赫的歎息聲通過手機傳進申彗星的耳朵堙A“工作這麼能幹,怎麼照顧自己的時候就像個小孩子一樣!”
“Eric!”大老遠的丟開情人給自己打電話就是為了來數落他的。
“好了!別氣!就知道你沒人看著你,你是不會好好吃飯的!不准再吃泡面了。”文政赫的聲音讓申彗星覺得整個人都是暖暖的。
“Eric哥,你快來看!”手機媔ヮ茠漪O李善皓甜甜的聲音。
“嗯!來了!”文政赫毫不掩飾笑意的回答。
他們在荷蘭過得很開心吧!突然打了顫,明明關著窗,為什麼會有風吹過?
“快去吃飯!不想出門就多開開窗透透氣,老關著對你身體不好,房間堣]會有味的。我們過幾天就回來。”文政赫叮囑著,“Andy等我呢!掛了!Bye!”
“Bye……”申彗星說得很慢,直到話筒堨u剩下“嘟嘟”聲。
兩眼盯著螢幕,手徫搧菑熅驉A申彗星呆呆地坐在地上,明明只是遊戲而已,為什麼自己的身上會那麼疼?明明沒有打到眼睛,為什麼連眼睛都開始疼起來了?
“叮咚!”一陣門鈴響。
這個時候,會有什麼人來?申彗星趕緊跳起來,胡亂地套上拖鞋跑去開門,卻跌跌撞撞地撞到了茶几。
門一打開,是個不認識的年輕人,帶著帽子,穿著制服。
“申彗星先生嗎?”
“是!”狐疑地看著他。
“這是您的外賣。”年輕人遞過來一大包東西。
“外賣?”我沒叫外賣啊!
“是文先生叫的。”年輕人把東西硬塞在他手堙A“還有,文先生讓我提醒你,一定要開窗換氣!”
文先生?文政赫?申彗星呆呆地關上門,大老遠地從荷蘭替我叫外賣,文政赫你為什麼要對我那麼好?!你這樣讓我怎麼少愛你一點?文政赫……
手堛漱熅驉完蕨縑谷a叫了幾聲,是短信。
低下頭看了看,是Eric的短信。
手幾乎有些顫抖的打開短信,“外賣到了?好好吃飯!沒事的話,出去走走,別老悶在屋子堙A會發黴的。Eric”
他背靠著牆慢慢滑倒在地上,明明是在屋子堙A為什麼會下雨?大得連眼睛都濕透了,裝滿了,溢得滿臉都是……再下下去,屋子會被淹掉的……不要再下了……
一點一點吃光所有的外賣,申彗星看了看自己的肚子,都鼓出來了……
慢慢走到窗前,“唰”地一下拉開窗簾,透過窗子照射進來的陽光刺得他張不開眼,抬起手遮住眼睛。過了一會兒,偷偷透過指縫看著窗外,外面一片陽光明媚,是好天氣呢!
等到眼睛適應了陽光,他才放下手輕輕推開窗戶,一陣暖風迎面拂過,好清新好溫暖……
申彗星,也許你真的應該出去走走了!
打開衣櫃,望著滿滿一櫥衣服,想了想還是拿出了白色的襯衣,藍色的牛仔褲……
走進浴室,拿下眼鏡,洗了把臉,慢慢地抬起頭,鏡子堛漲菑v有些憔悴,狹長的眼睛有些腫,看來是打遊戲打太多了。撥開自己額前的劉海,露出光潔的額頭,瑉宇常說,這麼漂亮的臉為什麼要藏起來呢?真的……漂亮……嗎?撥拉了幾下自然卷的頭髮,嗯……瑉宇說得對,劉海是長了些,等下去店堶蚾聾@下好了!
從美髮廳堥咱X來,申彗星想著剛才理髮師的話,“先生,你的發質真好!臉型也那麼漂亮,什麼髮型都適合!”
是嗎?什麼髮型都適合?申彗星有些不放心地摸了摸自己的鬢角,從來沒有理過這樣的髮型,有些淩亂的微卷,染成自然的亞麻色,真的好嗎?突然想起很久之前,Eric曾經揉著他的頭發笑吟吟地對他說,“彗星的頭髮又軟又滑,摸起來很舒服啊!不過,早上起來就亂糟糟的,像是雞窩!”雞窩?那現在一定很像囉!
眼睛突然瞟到路邊咖啡廳擦得光亮的落地玻璃,快走了幾步湊到窗邊,對著玻璃撥拉了幾下自己的頭髮,嗯!好像還是蠻適合的,不過不是很好打理的樣子。算了!對著被當成鏡子的玻璃吐了吐舌頭,反正也不習慣,還是回去拉成直髮好了。
再對著玻璃吐了吐舌頭,撥拉了幾下頭髮,對著自己笑了笑,難得出來,就去前面的公園走走好了。
轉身離開的他並沒有發現自己剛才那難得俏皮的模樣已經深深印在咖啡廳堛漱@個男人眼堙C



朴忠載是個攝影師,拿了很多大獎的那種。剛回到首爾,今天算是出來采采風,看看這個許久沒有回來的城市有什麼變化。
走了一上午也沒拍到什麼的他走進路邊的咖啡廳歇歇腳,想要看看路邊的風景,便找了個靠窗的座位。大大的落地玻璃,窗外是形形色色的路人,忙忙碌碌的身形,急急衝衝的腳步。然後他看到一抹“悠閒”的身影,白衣藍褲,最簡單的裝束,低著頭若有所思的樣子。突然他走到自己面前,不,是走到自己身邊的玻璃面前,近得好像整張臉都貼在玻璃上。明顯他根本沒有發現自己,只是對著玻璃撥拉了幾下自己的頭髮,微微噘著嘴,輕輕吐了吐舌頭,那個樣子真的是俏皮得可愛。
怎麼會有這麼天然可愛的人呢?
等樸忠載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已經付了帳,悄悄跟在他身後很久了。
好大的樹!申彗星在公園媞延L目的地逛了很久,最後停在一棵大樹前面,這棵樹好高!好大!好茂盛!
慢慢走過去,輕輕撫著樹幹,很粗糙的樹皮……
轉過身,背靠著樹幹,抬起頭。唔……陽光透過枝葉照在他臉上,有點刺眼!一陣微風拂過,吹得枝葉沙沙作響,吹得他的頭髮更加淩亂,吹得他的衣角隨風飛揚……
這顆樹……真的好像……
微微眯起眼睛,讓眼睛熟悉這光線……
他記得很清楚,也是這樣一棵樹,把文政赫送進了他的生命。

那個時候他剛剛轉學不久,對著不熟悉的人他一向很靦腆,所以過了好幾個星期他也沒找到聊得上話的朋友。這天他一個人在校園奡疏B,路過一棵枝繁葉茂的大樹,突然聽到一陣“唧唧”的叫聲,頭一低便看到腳邊有一隻雛鳥,蹲下身子把它捧在手心,就知道這只雛鳥是因為一不小心掉出了窩。抬頭看了看大樹,有點高,算了,還是要把鳥送回家的。
也幸虧他手腳靈活,不久就爬到了鳥窩邊。
“小鳥啊小鳥,下次不要那麼不聽話從窩堭憧X來,不是每次都有那麼好運氣的噢!”
把小鳥輕輕放回鳥窩,他就慢慢爬下樹。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樹枝太脆弱承受不住他的重量,突然他一腳踩斷了細枝,隨著自己的驚叫,他整個人就這樣摔了下去。
完了!這次他一定會摔成骨折了!不知道等下他躺在地上會不會有人來救他呢?
樹枝劃過他的手、腳,還有臉,只能閉上眼,腦子堣ㄟ惘a想著,為什麼地面會離得這麼遠呢?
可是沒有意料中的疼痛,他掉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咦?真的有人來救他了?
慢慢睜開眼睛,只看到一張帥得沒天理的俊臉對著自己燦爛地笑,然後他聽到一個醇厚的聲音,“還以為是天使從天而降,沒想到是只可愛的小貓。”



小貓?
申彗星仰著頭,看著陽光,綻出美麗的微笑……
Eric,我永遠都只是你身邊那只可愛的小貓,卻永遠做不了你心中的天使……
我……應該……放棄了……



好美的風景!樸忠載遠遠地站在那堙A靜靜地看著樹下美麗的身影,好美的微笑!
忍不住拿起身邊的照相機拍起來,一張又一張。
真是可惜了,這只是普通的相機,要是帶的是他那些寶貝相機就好了。
看到他就要離開,樸忠載想也不想立刻沖了上去,攔在他身前,“你好!我是樸忠載!”



咦?申彗星呆了呆,這算是搭訕嗎?
樸忠載見他沒有回答,以為他誤會自己是無聊人士,立刻把相機給他看,“你別誤會!我是攝影師,看到你在樹下的姿勢很好,就擅自替你照了幾張,你看!你千萬別誤會,我不是壞人!”
看樸忠載急著解釋的樣子,申彗星不自覺地“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哪有壞人會說自己是壞人的?看這個人有些呆呆的樣子,真是有趣。
見他笑了,樸忠載也跟著笑起來,抓了抓頭髮,把相機遞給他看,“你看!剛才你在樹下的樣子真的很漂亮!”
申彗星用眼睛瞟過相機,螢幕上的人真的是他。
被風吹得紛亂飛揚的髮絲和飄起的衣角,被光照射得光亮的小臉,還有微微揚起的嘴角……就像一個精靈,這個奇怪的傢伙居然真的把他拍得這麼漂亮!
“很漂亮吧!”樸忠載悄悄湊近了一些,手指翻動著照片。
申彗星看著相機堛漲菑v,好多!這個傢伙拍自己拍了多久?幾乎是相同的姿勢,不同的角度,不同的距離,可是每一張都那麼美,每一張都像錯墜人間的精靈一樣……
“等等!”申彗星驚呼一聲,阻止樸忠載再翻下去。
“你喜歡這張?我也很喜歡!你看這張的眼神……”樸忠載像是找到了共同語。
是!這張的眼神……讓他害怕的眼神……申彗星覺得自己都要顫抖起來了,剛剛還想著要放棄,可是這眼神媞◇〞熙ㄛO愛戀,帶著淡淡憂傷的愛戀……不行!不能看!這樣的眼神不能讓別人看到,絕對不可以!
伸出手指,迅速刪除這張讓他害怕的照片。
樸忠載呆了一下,“你……”
“對不起!我走了!”申彗星推開眼前這個人,匆匆地跑走了。
“喂!你還沒告訴我你的名字呢!喂!”樸忠載大聲地呼喊,可惜他已經跑得沒影了。
沒關係!我一定會找到你!樸忠載看了看手堛漪蛨驉A那張充滿愛戀的照片已經深深地印在腦子堣F,能被你如此深深愛著的人,一定很幸福!



幾乎是用逃的回到家堙A打開門,又狠狠地關上門,踢掉腳上的鞋子,一頭鑽進房間,打開遊戲……申彗星,打遊戲!打遊戲!不准亂想!不准多想!聽到沒有?絕對絕對不准亂想!
之後三天,他把自己關在家堙A沒日沒夜地打遊戲,外賣會一日照三餐送來,餓了他就吃了,困了就倒在床上眯一會兒,睜開眼睛就繼續打遊戲,完全不讓自己有機會想其他的事情……
直到聽到有一陣狠狠的敲門聲,有人在外面大聲地叫喊他的名字。
是誰?不要打擾他的清靜!申彗星捂著耳朵不去理會他。
“申彗星!申彗星!你給我開門!申彗星!”門外的聲音越來越響。
申彗星知道如果再不去理會他,自己家的門被砸破是一回事,被鄰居投訴才是大事!
丟開遊戲手柄,申彗星拖著拖鞋去開門。一開門,他看到一張包含怒氣的臉。
“瑉……瑉宇……”申彗星扶著門的手往下滑了滑,好想把門關上。



李瑉宇踏進房間,環顧了一下四周。天!這個小子到底在搞什麼?李瑉宇發現自己的怒火在上漲。
房間一股氣味,一定是很久沒有開窗透氣。
走進臥室,地上堆滿了吃剩的飯盒和泡面盒,一看就知道這些日子就窩在家埵Y這些沒營養的東西。
窗簾拉得緊緊的,房間堨u有螢幕上透出來的光,想也知道這些日子就是靠打遊戲為生了。
該死!完全不會好好照顧自己!
他知道平日堙A申彗星就和他的外形一樣,把一切都安排得井井有條,會把房間打掃得一塵不染,也會做飯給自己吃。可是一放假,就不一樣了,他會把自己關在家堙A不出門不開窗不開燈,沒日沒夜地打遊戲,不覺得餓也不覺得困,實在撐不下去就吃點泡面眯一小會兒講究一下……也就是放幾天假,他就會這樣折騰自己幾天……看樣子,這些天都是這樣過的,不過會叫外賣也算是有進步了。可是,還是不能這麼就放過他……
“啪”地一下打開燈,回過身就看到低著頭像是做錯了事的小孩子一樣跟在自己身後的申彗星……
“彗星……”火氣消了一點。
“嗯……”頭又垂下去了一點。
“彗星!”稍稍嚴厲一點的語氣。
“嗯……”頭慢慢抬起來。
髮型變過了,連顏色也不一樣了,也就是說出過門了?可是眼睛又紅又腫,就連臉也有些浮腫,一看就是沒睡好。小嘴周圍長了一圈稀稀的胡渣,肯定是很久沒打理了……
唉……算了!李瑉宇哀歎了一下自己的心軟,看他這個可憐兮兮的樣子他還真罵不出口。
“去洗個澡,打理一下,出來好好睡一覺!”李瑉宇揉揉他的頭髮,語氣是無比的輕柔。
第四章



等申彗星張開眼睛,已經是傍晚了。
咦?那些飯盒和泡面盒都不見了,遊戲也被關掉了,手柄被收起來了,堆在一邊的髒衣服不見了,開了一扇窗,窗簾隨著窗外的微風一動一動的。嗯……很溫暖的味道……
“醒了?”李瑉宇的身影在門前晃了一下,就進來了。
“嗯……”被這麼溫暖的風吹著還真是舒服。
“垃圾我都扔了,遊戲不准再玩了,髒衣服我請人來拿去洗了,窗就讓他開著透氣!”李瑉宇靠在門框上說。
“嗯!”申彗星應了聲,低下頭忍著笑,眼前這個圍著圍裙,包著頭,手上還拿著抹布的人,真的是那個在外面呼風喚雨的大明星M?要是被他的歌迷、影迷看到不知道會有什麼反應。
“笑什麼?”
“誒?”頭一抬,李瑉宇已經在眼前了,“我沒笑……”
“愛說謊的小孩!”李瑉宇捏了一下他的鼻子,“眼睛都笑沒了,還撒謊!說,你笑什麼?”
申彗星輕輕吐了吐舌頭,“瑉宇……”
“嗯?”
“有時候,我在想,你是不是我媽假扮的呢?”申彗星含著笑揚著頭,“呀!好痛!”李瑉宇在他頭上敲了一下。
“起床了!”李瑉宇又敲了他一下,就離開了。
瑉宇啊,申彗星抱著膝蓋,你真是個大好人!



申彗星踏出房間,只看見李瑉宇拿著抹布,坐在窗臺上,顯然是正在擦窗子。
“呀!瑉宇,你快點下來!”申彗星趕緊跑過去,想要把他拉下來。
“幹什麼?擦了一半了。”
“不行不行!你是大明星誒!要是被你的歌迷、影迷發現你在這媕艙﹞l,我會被他們圍攻致死的!不行,你趕緊下來!”申彗星用力拉他。
“彗星,這堿O15樓,不會有人看到的。”李瑉宇紋絲不動地任他拉著。
“你也會說是15樓了,要是你掉下去更不得了。不行,你快點下來!”申彗星鍥而不捨地拉著他。
“哈哈哈哈……”李瑉宇突然大笑起來。
“你笑什麼?”申彗星停下手,有些不解地看著他。自己是擔心他啊!還笑!
“你看清楚,窗是關著的。”李瑉宇敲敲玻璃,“我是在擦堶悸滿A不會有事的。”
“哼!隨你去!”申彗星丟開他的手,匆匆地跑開。
“彗星……”李瑉宇望著他的背影大喊,“給我做紫菜包飯啊!”
申彗星一頭栽進廚房堙A過了一會兒又從廚房媔]了出來。
“怎麼了?”
“圍裙還我!”朝李瑉宇伸出手。
“我要擦窗子。”
“你是大明星,什麼都不怕,還我!”申彗星伸著手,噘著嘴。
“好,還你!”李瑉宇笑笑,這個耍小孩脾氣的樣子真是可愛,“讓我先下來。”
申彗星往後退了一步。
李瑉宇從窗臺上跳下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地上有水太滑,他一下子向前滑倒了下去,把申彗星整個人撲倒在地上。
“痛……好痛……”被壓在下面的申彗星一陣呼痛。
“Surprise!”就在這個時候,大門毫無預警地打開了,“彗星!我們回來了!”



“你們……”跟在文政赫身後的李善皓看到這個情景瞪大了眼睛。
“李瑉宇,你想壓死彗星啊!”文政赫丟開手堛漲瑽鶠A匆匆跑過去幫著李瑉宇把申彗星扶起來。
申彗星完全沒想到文政赫會突然跑出來,立刻傻了眼,只是呆呆地任他們把自己扶起來。
“李瑉宇,你搞什麼?彗星會被你壓死的。”文政赫扶著申彗星熟落著李瑉宇。
“Eric,不關瑉宇的事!”回過神的申彗星不好意思起來,“他幫我擦玻璃。”
“是啊是啊!我幫你擦玻璃,你好好地幹嘛要把圍裙要回去?”李瑉宇不著痕跡地把申彗星從文政赫身邊拉開。
“什麼嘛!還不是要給你做飯!”申彗星微噘著嘴掃了他一眼。
“是是是!我不好!我不該不把地上的水擦乾淨。”李瑉宇好笑地看著他可愛的模樣,“是不是撞到腰了?疼不疼?”
“撞到腰?”文政赫倒是大驚小怪起來,“疼不疼?”說著一手搭上申彗星的後腰。
“呀!”冷不防地被文政赫碰了一下,申彗星驚叫了一聲,趕緊拍開他的手,往李瑉宇靠了一步,“沒事!沒事!”
“還說沒事,碰一下都叫了,快讓我看看!”文政赫不依不饒地湊過去。
“沒事!真的沒事!不疼了!”申彗星推著他,看著站在那堛漣黤蔥q,趕緊轉移話題,“那個……你和Andy怎麼提前回來了?”
“Eric哥說要給你個驚喜嘛!”李善皓提著個大袋子走了過來,靠在文政赫身邊。
“驚喜吧!”文政赫也對著他腆著臉笑。
“驚喜!”申彗星點點頭。
是驚嚇吧!李瑉宇在旁邊搖搖頭。
“這是我們買給你的禮物!”李善皓把袋子遞給申彗星,“Eric說你一定會喜歡。”
“嗯!謝謝!”申彗星道了聲謝,伸手接過袋子。
“Eric哥……”李善皓別轉頭看著文政赫,“瑉宇哥的禮物呢?”
“好像在你包包堙C”文政赫指了指地上的行李。
“不會啦!我包包堥S有。一定在你那堙I”李善皓一邊翻著包一邊說。
“找不到就算了嘛!”文政赫也走過去幫忙,“反正那小子什麼沒有,不送也沒關係。”
“那可不行!那是我特地買給我的偶像的!”李善皓乾脆把包堛漯F西都翻了出來。
“那就再找找!”
看著他們兩個“甜甜蜜蜜”地蹲在地上找禮物,申彗星發現手堛熙U子突然沉得厲害。
李瑉宇想要伸手去拉他,卻被他輕輕躲開了。
“那個……”往後退了一步,申彗星輕輕地說,“既然來了就跟我們一起吃飯吧!你們坐會兒,我去做飯!”
說完,逃也似地把袋子放回房間,一個人躲進廚房堙C
“找到了!”李善皓突然從包堭ルX一個包裝精美的盒子,蹦蹦跳跳地把盒子塞給李瑉宇,“瑉宇哥,這是給你的。我一看就很合適你呢!”
“嗯!謝謝!”李瑉宇接過來打開看了看,是條很別致的鏈子。
“不客氣!不客氣!”看到偶像喜歡他的禮物,李善皓也很是開心。
“彗星啊……”找到禮物,文政赫一蹭一蹭地蹭到廚房門口,對著堶惘ㄧL的身影說,“我要土豆湯。”
“嗯!我知道了!”申彗星埋著頭回答。
“彗星啊……”文政赫一邊叫著一邊往廚房堥哄A可還沒跨出一步就被李瑉宇拖了出來。“文政赫,你給我待在外面!”
“誒?”李善皓也好奇地湊過來,“為什麼Eric哥不能進廚房呢?”
“他?”李瑉宇戲謔地看了文政赫一眼,“他根本就是個廚房殺手,進去只會搗亂!打破碗碟還是小事,他絕對有可能燒了廚房!”
“誒?”李善皓的眼睛瞪得更大,這麼厲害啊!
“所以,文政赫,你給我去客廳待著,不准打擾彗星!”李瑉宇把文政赫往客廳拖。
“彗星哥,我來幫你吧!”李善皓卷了卷袖子,“讓彗星哥一個人忙,不好意思啊!”
“嗯!”申彗星這才抬起頭,朝他笑了笑,“謝謝!”
“不客氣!”



“瑉宇……”文政赫坐在沙發上,眼睛直勾勾地看著李瑉宇。
“幹嘛?”李瑉宇被他看得心媯o毛,同時又想狠揍他一頓。
“瑉宇……”文政赫又喚了一聲,腦袋朝李瑉宇湊近了一些。
“什麼事?說!”
“你不會對彗星有意思吧?”文政赫突然語出驚人。
“誒?”李瑉宇吃了一驚,難道他看出了什麼?
“你看他的眼神不對勁!”文政赫說得很肯定。
“你看錯了……”李瑉宇收拾好心情,“沒什麼不一樣!”
“瑉宇……”文政赫擺出正經的臉,直視他的眼睛,“如果不是認真的,就絕對不要去招惹他!他是我文政赫最重要的朋友!你傷害了他,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李瑉宇毫不畏懼地和他對視。
過了很久,文政赫移開眼睛,“好吧!我相信你沒有。”
“文政赫……”李瑉宇也移開眼睛,倒在沙發上,“其實你很殘忍!”
“誒……”文政赫怔了。



“彗星哥,土豆這樣切可以嗎?”李善皓把一盤子土豆放到申彗星面前。
“嗯!”申彗星看了眼,“切的很好啊!”
“真的嗎?”李善皓看上去很開心。
“當然是真的。”申彗星對著這麼可愛的弟弟溫和地笑笑,“沒想到Andy連做飯都那麼拿手!”
李善皓開開心心地拿著土豆放下土豆,繼續去切其他菜,“我一個人住的時候都是自己煮的。前兩天在義大利我還煮給Eric哥吃呢!他說我煮的很好吃,不過還是比不上彗星哥的廚藝!”
“誒?”申彗星試味的動作停了停。
“今天能嘗到彗星哥的手藝真是幸運呢!”李善皓依然切得開開心心。
“Andy啊!”申彗星還是忍不住問。
“嗯?”
“你們還去了義大利?”
“是啊!Eric哥有帶我去法國、德國、義大利……”李善皓一個一個數著,“反正去了不少地方,不過每個地方都待不了多久就走了!”
“那你們……”申彗星聲音小得連蚊子都聽不到。
“Eric哥,他真的很好呢!”李善皓一下一下地切著蘿蔔,“原本我還以為他是個很不正經的人呢!沒想到他人那麼好,跟他在一起真的很開心!我真的很喜歡他啊!”
“誒!”申彗星怔住了,沒想到就這樣讓他聽到他不想聽到的事。
“你是不是也替我開心呢?”李善皓把一盤蘿蔔遞到他面前,看著有些發呆的申彗星,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彗星哥?彗星哥?”
“誒?噢!”申彗星回過神,“我當然替你開心了!”
“謝謝彗星哥!”
“Andy啊!”
“嗯?”
“你出去休息陪陪Eric吧!你是客人,不要在這堬硉菑F!我一個人就行了。”申彗星把李善皓往外推。
“誒……”李善皓被他推著直往外走,“那好吧!”
送走了李善皓,申彗星開始專心致志地煮菜,卻突然聽到“啪噠啪噠”的聲音,一滴滴水珠濺入湯堙C
慘了!用力抹抹眼睛,好好的一鍋湯,看來是要重煮了。
“吃飯了!”
過了許久,申彗星才從廚房堭揖X頭來。
“彗星哥,我來拿吧!”李善皓乖巧地主動過來幫忙。
“我也來幫忙!”李瑉宇也站起來,順便丟了個眼神給一邊想要起身的文政赫,“你去收拾桌子!”
“好吧!”文政赫點點頭。



“開飯!”文政赫聞著飯菜的香味很是滿足,“果然還是彗星的手藝最棒!”
“小心燙!讓一讓!”申彗星端著最後一大碗湯輕輕地往桌上一放。
“你的手怎麼了?”申彗星還沒來得及收回的手被文政赫一把抓住。
“沒事啊!”申彗星用力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卻被死死地抓住。
“沒事你包著OK繃幹什麼?”李瑉宇也看到了。
“真的沒事!”申彗星猛地一用力,終於抽回了自己的手,“不過就是在切土豆的時候不小心切到而已。”
“切土豆?”李善皓瞪大眼,“我不是已經切好了嗎?”
申彗星在心媟t罵自己幹嘛多嘴,“因為不小心放錯了佐料,只能整鍋倒掉重煮了。”
“誒?”
“我沒事啦!”申彗星拿起筷子,“吃飯吧!”
“吃飯!”李瑉宇也拿起筷子。
“Andy,試試這個雞。”文政赫夾起一塊雞放進李善皓的碗堙A“彗星做的雞可是一級棒的!”
“嗯!”李善皓依然夾起來放進嘴堙A“嗯!真的好吃!彗星哥,這是怎麼煮的?你要教我!”
申彗星朝李善皓微笑了下,“沒問題。Andy那麼聰明,一定很快學會的。”
“那說定了噢!一定要教我噢!”
“嗯!”申彗星再次微笑了下,就低下了頭。可這笑看在李瑉宇眼堨R滿了悲傷。
之後,這頓飯的氣氛突然變得越來越怪。
文政赫的眼睛則一直在申彗星身上轉悠。申彗星只能埋著頭自顧自地扒著飯,眼皮也不敢抬一下。李瑉宇和李善皓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能自己吃著自己的。
終於,先忍不住的是李瑉宇,“Eric,你幹什麼!”
停了老半天,文政赫蹦出一句,“彗星,你剪過頭髮了?”
“嗯!”申彗星繼續埋著頭。
“還換了顏色。”文政赫直勾勾地看著他。
“嗯!”申彗星的頭埋得更低。
“Eric,你問這幹什麼,有眼睛都看到了。”李瑉宇想要替他解圍。
可文政赫沒有理會他,又盯了一會兒,才慢慢地說,“你瘦了!”
“誒?”扒飯的動作停了停,申彗星還是沒抬頭,“沒有……”
“有!下巴尖了,手也細了,還說沒瘦!”文政赫拿出證據。
申彗星不再吭聲。
“呐,Andy!”文政赫轉過頭看向李善皓,“你看,我說衣服夠大了吧!瘦成這樣,他現在都連這個號都撐不起來。”
送走了文政赫,送走了李善皓,送走了李瑉宇,申彗星把自己一個人關進房間堙A一頭栽倒在軟軟的床鋪上。
一偏頭就看到那個大大的袋子,旅行歸來的禮物。
歎了口氣,他還是認命地拿過袋子。
打開一看,果然是這樣!
風衣、襯衣、牛仔褲、包包、鏈子……裝了滿滿一袋。
提著袋子,打開衣櫥,突然有想哭的衝動。
滿滿一櫥的衣物都是文政赫送的,他很清楚他衣服的尺寸,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只要一出新款就會幫他買上一大堆,到現在已經成了習慣。他所有的衣物,從堥鴠~,從上到下,全部全部都是文政赫打理的,他甚至已經不記得上一次自己去買衣服是什麼時候的事了。
其實不僅僅是衣物,在這間房子堙A似乎除了房子本身以外,幾乎找不到不是他送的東西。沙發是他送的,他說沙發白色的好看而且大了才舒服;餐桌是他送的,他說餐桌要白色大理石做的有質感;廚房堛瑭蝮J瓢盆是他送的,他說彗星用什麼做菜都好吃;床是他送的,他說床要大大的軟軟的睡著才舒服;電視、空調、窗簾、被子、床單、枕頭、牆上的燈……就連牙刷、毛巾也都是他送的……而自己似乎也已經習慣了。
背靠著衣櫥慢慢滑倒在地上,開始思考,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好像是從家人全部移民以後開始的吧!他記得,那個時候在機場,文政赫拉著自己的手對自己的家人保證一定會好好照顧自己,然後他就完全接管了自己的生活。
這一切都讓他告訴自己,申彗星,你對文政赫來說是不一樣的,你們是朋友,是比他所有的情人都要重要的人,你應該滿足了。
可是……真是壞習慣啊!他抱緊膝蓋,申彗星,你怎麼可以那麼依賴他!
文政赫,拜託你不要再對我那麼好了!眼淚一滴一滴地掉落在膝蓋上,染濕了睡褲,再這樣下去,我會想要的更多,多到你給不了,也給不起……
申彗星,你要學會不再依賴他……把頭埋在膝蓋堙A整個膝蓋一瞬間被浸濕了,一定要學會啊……
第五章


“彗星哥,這次是什麼樣的工作呢?”李善皓一邊走一邊偏頭問著身邊的申彗星。
“Eric沒告訴你嗎?”雖然心堣@直不舒服,可是申彗星真的很喜歡這個可愛的弟弟。
“說是有說啦,可是不清不楚的。”李善皓撇了撇嘴,“他就說是個形象代言的工作。”
“具體的我也不是很清楚。”申彗星溫柔地笑笑,“不過這次是和環宇集團的合作,據說是他們有一個新的服裝品牌要上市,希望找一個好的形象代言人。”
“誒?那就是要做模特囉!”
“也差不多吧!可能還要代表他們公司出席一些社交場合吧!”
“誒?很麻煩的樣子啊!”李善皓皺了下眉,他不喜歡無謂的社交。
真是個孩子!申彗星摸了摸他的頭發笑了笑,“不過,這真的是一個好機會。環宇很重視這次的合作,這次是他們的總裁親自來選代言人,還請了很著名的攝影師Junjin,據說這個攝影師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拍的,被他拍過的人都一夜成名了。要是成功的話,Andy可就是大明星了噢!”
“真的嗎?”李善皓一下子來了勁,“嗯!那我要加油了!”



敲開總裁辦公室的門,堶惜w經坐著三個人了。
除了文政赫,還有李瑉宇,就在他們奇怪為什麼李瑉宇也出現在這堛漁伬唌A他們還看到一個沒見過的人,精緻的五官,很忠厚的模樣。
“Andy,彗星,你們來了啊!”文政赫招呼了一聲,“來,Andy,快過來和金總裁認識一下!”
“嗯!”李善皓乖巧地跑過去,申彗星跟在他身後。
“Andy,這位是環宇的總裁金東萬先生!”文政赫指著忠厚的陌生人說,“金總裁,這位就是我提過的李善皓,Andy!”跟著又指了指申彗星,“這位是他的經紀人,申彗星。”
“金總裁,你好!”李善皓乖巧地伸出手。
“你好!”金東萬站起身,和他握了握手,又把手伸給申彗星,“你好!”
“你好!”申彗星回握了一下,沒想到這麼有名的環宇的總裁是個看上去如此忠厚的年輕人。
相互認識過後,大家又重新坐了下來。申彗星習慣性的想要坐到文政赫身邊,可腳剛抬起來就發現李善皓已經坐在那堣F,他立刻收住腳,轉而坐到李善皓身後,就這樣把自己隱藏起來。
“那麼,金總裁的決定是什麼?”顯然,在他們來之前,文政赫和金東萬已經談了很久。
金東萬看了看李善皓,又回過頭看了看身邊的李瑉宇,“文總裁選定的人選果然也很合適,不過我還是更傾向於我的眼光。”
“那麼,金總裁是反對囉!
“那倒也不是,還是等Junjin來了,聽聽他的意見吧!”金東萬往後一靠,“這種事還是攝影師說的比較准。”
“也好!”文政赫悠哉悠哉地喝了口咖啡,卻發現杯子已經見底了。
“我去替大家沖咖啡!”申彗星主動站了起來。



申彗星沒離開房間多久,樸忠載就到了。
他一邊走還一邊在心堮I怨自家表哥,可惡的金東萬,找他幫忙拍宣傳照也就算了,還要來陪他找模特,又不是不知道自己在倒時差,居然要那麼早來!模特?什麼模特嘛!照他說,那個在樹下的那個精靈最合適了。上次沒有問到他的名字真是可惜了,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見到他。
敲開文政赫的辦公室,就看到自家表哥正坐在那堜M他們說說笑笑。
“Jin啊!”金東萬一看到他便站起身,“來了。”
樸忠載則臭著一張臉應了一聲,“哥!”
“文總裁,這是表弟朴忠載,也是我們的攝影師Junjin。”金東萬主動做介紹。
“朴先生,你好!”文政赫伸出手。
“你好!”樸忠載回握了一下,“我比較喜歡別人叫我Junjin。”
“Jin!”金東萬提醒他,這孩子還是那麼直來直去的。
“哥!你把我叫來到底是什麼事?”朴忠載自顧自地坐了下來。
“Jin,來認識一下。這位是我跟你提過的李瑉宇。”
李瑉宇朝他微笑了一下,“你好!”
“啊!你是那個大明星……M!”樸忠載這點常識還是有的。
“這位是李善皓,Andy!”
李善皓乖巧地過去向他問好。
很可愛的小子!朴忠載也向他點點頭。
“Jin啊,叫你來是來幫忙的。”
“知道了。哥,快說!”
“你是我們的首席攝影師,這次新品牌的宣傳都要靠你,叫你來是來選模特的。”
“選模特?”樸忠載看了看李瑉宇又看了看李善皓,“在他們兩個堶捫鴾@個?”
“是的。”文政赫走過來攬住李善皓的肩膀,“作為攝影師,我想Junjin你的眼光是最准的。”
“是這樣。我認為M的形象夠好,名聲也夠響,有他加盟對我們而言是如虎添翼。”金東萬解釋道。
“而作為娛樂公司的老闆,我認為Andy的氣質更符合這次新品牌的理念,而且也他是新人,夠新鮮。”文政赫接著解釋。
“所以我們想聽聽攝影師的意見。”
聽著他們在那塈A一言我一語,李瑉宇很是無聊。其實這個工作他並不是很想接,不過和那個金東萬有幾面之緣罷了,也不是非幫不可的忙。Andy喜歡就讓他去做好了。可是這個金東萬就是不肯讓步,說什麼也要他來做,搞得他要坐在這媯o呆。
朴忠載的眼睛在李瑉宇和李善皓的身上轉來轉去,就低下頭去思考……
“Jin啊,你想好了沒有?”金東萬還是忍不住開口。



申彗星沖好咖啡一回到辦公室就看到文政赫他們三個人圍著沙發上的人,而李瑉宇還是坐在一邊。
應該是那個攝影師Junjin了。來者是客,先給他咖啡好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