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樸忠載一直在思考。
看得出哥非常希望由李瑉宇來擔任這次的代言,這並無不可。但文政赫說得沒錯,就氣質而言,他推薦的那位新人Andy倒是更合適,看來還是選他好了。反正也是為了公司……
“請喝咖啡。”一杯熱氣騰騰的咖啡擺在他面前。
“謝謝!”頭也不抬地謝了一句。
“不客氣。”
“嗯!彗星沖的咖啡就是好喝。”是文政赫誇獎的聲音。
算了,就選Andy好了……
樸忠載頭一抬,愣住了,真的又再見到了!
頭髮拉直了,還帶著難看的粗框眼鏡,可他還是一眼就認出來。
“Jin啊,決定了沒有?”金東萬一邊喝著咖啡一邊問。
“決定了!”樸忠載一拍桌子,嚇了眾人一跳。
樸忠載突然站起來,走到申彗星面前,雙手搭住他的肩膀,“就是你了!”
“誒?”申彗星瞪大眼睛,這是怎麼回事?
“我要你做我的模特。”朴忠載直視著申彗星的眼睛。
“Junjin先生,我想你搞錯了。”申彗星試著往後退了一步。
“叫我Junjin。”樸忠載也跟著上前一步,“你不記得我了?”
“誒?”我們認識?申彗星拼命思考。
“上個星期我們見過了,在公園的大樹下面,我還替你拍了很多照片……”見朝思暮想的人似乎不記得自己了,樸忠載有些急了。
“噢……”申彗星終於想起來了,“你是那個攝影師。”
“對!你記得我!”樸忠載笑得很燦爛。
記得!是個奇怪的人!
“我要你做我的模特。”朴忠載再次重申。
“我想你是不是哪里搞錯了。”申彗星定了定神,“我只是經紀人,不是……”
“不。”樸忠載打斷他,“我要你做我的模特。”
“Jin啊!”看得一頭霧水的金東萬插進來,“怎麼回事?”
“哥,我說過了。他就是我的模特,這次的模特我找到了。”



狀況一下子變得混亂起來,誰都沒有想到樸忠載會有這麼出人意料的選擇。
“Jin啊,你說真的?”金東萬小心翼翼地問,Jin不是腦子出問題了吧?這個申彗星戴著副眼鏡,看上去普通得不得了,又只是個小小的經紀人,怎麼做代言人?
“當然。”朴忠載的眼睛根本沒離開過申彗星。
“那麼,申先生的意見呢?”金東萬問著在有些不知所措的申彗星,這個模樣倒是有幾分可愛。
“當然不行!”沒等申彗星回答,李瑉宇就擋在他身側替他拒絕了,“彗星不是我們這一行的,他不幹這個。”
“瑉宇……”申彗星伸手拉拉他。
“對啊!彗星做不了這些的。Junjin你還是不要為難他了。”文政赫也開口了。
誒?這種工作我真的做不了嗎?申彗星低下頭。
“Eric哥!”見文政赫的語氣不是很好,李善皓靠過去拉拉他,不過還真是沒想到。
“兩位不是讓我選嗎?我選了,為什麼又反對呢?”樸忠載的語氣也不善起來。
“Jin啊!”知道自家表弟的脾氣上來了,金東萬趕緊安撫他,“你也要聽聽當事人的意見嘛!”
“那麼……你答應嗎?”朴忠載越過李瑉宇的肩膀直視他身後一直低著頭的申彗星。
申彗星,你不是下決心要學會不再依賴他,學會離他遠一點嗎?那現在也許就是一個機會!
“彗星不會答應的!”李瑉宇移了一步,想要擋住樸忠載的眼神。
“那個……”申彗星輕輕開口,“我想……我可以試試。”
“誒?”一句話讓所有人的眼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那麼你就是答應了?!”樸忠載一陣興奮。
“如果可以的話,我……沒問題!”申彗星從李瑉宇身後走出來。
“那真是太好了!”樸忠載的笑容一下子變得燦爛無比,“哥,你看,他答應我了。”
“不行!”文政赫還是不願意,開玩笑,這種事怎麼能讓彗星去做!他根本不適合這個複雜的圈子。
“文總裁是用什麼立場反對?”樸忠載收起笑容。
“Jin!”金東萬稍稍提高了一些音量,“其實我也不是很贊成那麼兒戲。”
“哥!”
“不過,我倒是有個主意。”金東萬在樸忠載發飆之前趕緊說,“既然我們三個的意見不同,不如替他們各拍一組。到時候,照片出來了,再看效果。這樣如何?”
“這樣倒也公平!我贊成!”文政赫沒有異議。
朴忠載看了看金東萬,又看了看文政赫,低下頭思考了片刻,又抬起頭看向申彗星,“好吧!就這樣!這次我們新品牌的主題是‘Angel’。三天以後,我們就各自根據這個主題替他們拍攝好了!到時候到我的攝影棚見。”
“好,那我們三天後見!”文政赫開始送客。
“好!”金東萬很識趣地拍了下樸忠載的肩膀,示意他跟自己回去。
哪知朴忠載並不理會他,反而朝申彗星伸出手,“那我們來重新認識下!我是樸忠載,大家都叫我Junjin。”
申彗星微怔了一下,還是把手遞出去,“我是申彗星。”
“那麼,彗星,三天後我來接你!”樸忠載用力握了握他的手。
“誒?”申彗星愣了愣,看著樸忠載拉著金東萬離開了。接我?我們才剛認識,你去哪里接我?



文政赫和李瑉宇對視了一眼,便對身邊一言不發看著這一切的李善皓說,“Andy,你先回去吧!這些日子的通告全部取消,好好的去準備。”
“嗯!”李善皓依然乖巧地點點頭,申彗星跟在他身後準備跟他一起離開。
“彗星!”文政赫出聲叫住他,“你別走!”
“噢!”申彗星依言停住腳步。
“還有,Andy,從明天起我會派新的經紀人給你。今天你先自己回去。”
“嗯!”李善皓帶著一頭霧水離開了。
“誒?”申彗星瞪大眼睛看向文政赫,因為我搶了Andy的工作,所以你生氣了嗎?
“彗星!”李瑉宇看著申彗星,表情很嚴肅,“你認識那個Junjin?”
申彗星下意識地搖搖頭,可腦子一轉又點點頭,“也算不上認識,只是在路上碰到,他替我拍過幾張照片而已。”
“這個工作你非要做嗎?”文政赫也是一臉嚴肅。
“我……”申彗星不敢看他,低下頭玩著手指。
“你明明知道自己根本不適合這樣的工作,跟他也不熟,為什麼要答應他?”文政赫嚴厲的聲音證明他果然是生氣了,“你好好的做Andy經紀人就可以了,幹嘛非要去做這種你做不了的事!”
“Eric!”看著申彗星的頭又低下去幾分,李瑉宇有些心疼地提醒文政赫,就算不是責怪的意思,可讓現在的彗星聽在耳朵堙A一定會誤會的。他就是個死心眼。
“我……”申彗星猛地抬起頭,眼睛堸{著堅定的光,“我想試試看!”
“彗星……”李瑉宇歎了口氣,死心眼的傢伙。“那就試試吧!”
離開文政赫的辦公室,申彗星的身體突然軟了一下,只能扶著牆壁穩住身子,這次是真的讓他生氣了。他知道自己的眼圈現在一定是紅著的,可是……這次……申彗星,你要勇敢一點!



辦公室堨u剩下李瑉宇和文政赫了……
“Eric,你不該這麼說他……”李瑉宇望著關上的門很是擔心。
“該死!”文政赫捶了下桌子,“他從以前開始就是這樣,難道看不出那個Junjin的意圖嗎?還自己傻呼呼地自己送上門去!”
“你在生氣。”
“那個笨蛋!不該生氣嗎?”文政赫開始自言自語,“不知道那個Junjin是什麼來歷,有沒有什麼不良嗜好,是不是個騙子……不行……不能讓那個笨蛋就這麼去……”
李瑉宇看著兀自生氣的文政赫搖搖頭,文政赫,如果你不清楚自己的立場,就根本沒有生氣的權利。
第六章


申彗星一大早就起來了,其實在答應做模特的第二天就後悔了,他從來沒有做過類似的工作,要在鏡頭前擺出各種動作讓人拍,他真的不會……是不是可以反悔呢?
對著鏡子埵菑v笑了笑,不對,做人不可以這麼言而無信。再說,有瑉宇和Andy,怎麼看也輪不到自己的……
想了想,還是拿起眼鏡架了起來,申彗星,好好做!
換好衣服,剛準備出門,卻聽到一陣急促的門鈴聲。
這個時間會是誰呢?申彗星發了下愣,應該不是Eric了,他有鑰匙的。也不會是瑉宇了,瑉宇從來都不按門鈴的。
門鈴還在瘋狂地響著,申彗星趕緊跑過去打開門。誰知門一開,看到一張大大的笑臉。
“彗星!”
“Jun……Junjin……”申彗星怔住了。他怎麼會來的?
“我來接你了!”樸忠載的笑臉湊近了一些。“我們說好的。”
“誒?”申彗星被冷不防靠近的臉嚇了一跳,不自覺地向後退了一步。
“這個你不該戴的,拿掉!”樸忠載手一伸,就把眼鏡從申彗星的臉上拿走了。
“誒……還給……”申彗星伸手想要去搶回自己的眼鏡,卻被樸忠載一把拉住了手,“來,我們走了!”
“誒……等等……”申彗星被拉著走,無奈地只能順手關上門。



“彗星!”文政赫敲敲門沒有人應,只能掏出鑰匙打開門,卻發現門只是關上了,卻沒有上鎖,“彗星!”
“Eric哥,彗星哥好像不在啊!” 跟著走進去的李善皓小聲地說。
“那個迷糊蛋,出去連門都不鎖!”文政赫環顧了一下,確信申彗星不在,“Andy,我們走了!”
“噢!”李善皓乖乖地跟著走。
那個小笨蛋,是不是跟瑉宇一起去了?文政赫一邊鎖門一邊想。等下看到他一定要好好說說他!越來越迷糊了!



等文政赫載著李善皓趕到攝影棚的時候,金東萬他們已經等在那堣F。
文政赫環視了一下,發現申彗星坐在不遠處,樸忠載就站在他身邊,俯下身在他的耳邊低語。申彗星則微垂著頭,嘴角含著淺笑。
這個小笨蛋,什麼時候跟那個攝影師混得那麼熟了?文政赫大步朝他走了過去。
“彗星!”
“嗯?”申彗星頭一抬,看到文政赫已經站在自己眼前了。
看到申彗星瞪大眼睛一臉無辜地看著自己,文政赫發現自己有些無名火起,“你什麼時候來的?”
“誒?”申彗星怔了怔。
“你知不知道自己連門都沒鎖!這麼大個人還那麼迷糊!”文政赫熟落著他,“家堻Q偷光了都不知道。”
申彗星咬著下唇,垂下頭,一定是剛才走得太急了,所以只是把門帶上了。
看到申彗星委屈的樣子,樸忠載心疼極了,移了一步擋在他身前,“文先生,你今天是特地來教訓我的模特的嗎?忘了鎖門也不是什麼大事,今天是我載他來的,不關彗星的事,有錯也是我的錯。說到錯,文先生,你和你的模特才是遲到的人。”
文政赫眼一眯,彗星?關係那麼好?嘴一張剛想出聲,李瑉宇一手搭上他的肩膀,“好了!”放低聲音在他耳邊說,“你今天是來招架吵的嗎?事實上,你和Andy真的是遲到了。”
“是啊!時間也差不多了。”和外表一樣忠厚的金東萬出來做和事佬,他知道自家表弟脾氣向來不好,沒想到連文政赫也那麼沖,“造型師已經等著了,三位去準備準備吧!”
“彗星,來!”李瑉宇拉起椅子上的申彗星,一邊回頭招呼李善皓,“Andy,走!”
“嗯!”李善皓有些不放心地看了文政赫一眼,也跟了上去。
“彗星哥!”已經打理好的李善皓走到正在做髮型的申彗星面前,一雙眼睛直愣愣地釘在申彗星臉上。
申彗星被他看得手腳都不知道該放在哪里。
“Andy你看什麼?”打點好的李瑉宇走過來,把李善皓從申彗星的跟前拉開。
李善皓被拉開了幾步,可眼睛還是鎖定在申彗星身上。
“Andy!”李瑉宇在他頭上輕輕敲了一下,“你到底在看什麼?”
“瑉宇哥!彗星哥今天沒有戴眼睛呢!”李善皓終於把眼睛移到李瑉宇身上,“彗星哥的臉真好看!”
聽他這麼說,申彗星的臉立刻紅了紅。眼鏡?!被Junjin拿走了,等下記得要拿回來。
“可是……”李善皓又湊過去,“彗星哥你為什麼要戴眼睛呢?你的眼睛真的那麼不好嗎?為什麼不戴隱形眼鏡呢?”
“那是因為他戴不了隱形眼鏡。”李瑉宇拉著他的胳膊就走,“好了!我們先出去了!”
“誒……瑉宇哥,我還沒問完!”李善皓被拉著走,嘴媮晹b不停地問,“彗星哥,那你為什麼不換一副……啊……瑉宇哥……”
聽著李善皓的話,申彗星抬眼看了看鏡子堛漲菑v。身後的髮型師突然接過話茬,“剛才那位先生說得對!你的臉型很漂亮,戴這種眼睛會把你臉上的優點都遮起來的,能不戴的話就儘量不要戴了。如果非要戴眼鏡的話,我建議你還是選那種鏡框小一點的眼鏡。”
“嗯!謝謝!”申彗星垂下臉,其實眼鏡上的鏡片只是擺設而已,他不是戴不了隱形眼鏡,而是根本不需要戴。



直到李瑉宇和李善皓的照片拍好了,申彗星才從化妝間堨X來。
“彗星!”樸忠載叫了一聲便迎了過去,親親熱熱地拉著他的手出來。
“誒?”申彗星倒是嚇了一跳,垂著的頭一下子抬了起來。瞬間,他看到了眾人投射過來的驚訝眼神。怎麼?很奇怪嗎?剛才造型師說因為要拍照,所以一定要上一點妝,否則拍出來效果不好。雖然是淡淡的,不過一定很奇怪,早知道還是不要聽他的了。
“嗯!”金東萬走過來看著他不停地點頭,順手拍了拍樸忠載的肩膀,“眼光不賴!”
“那是當然。”朴忠載拉著申彗星一臉自豪,“你弟弟我可是世界知名的攝影師。”
“吹吧你!”金東萬含著笑捶了他一拳。
樸忠載笑笑,輕聲對申彗星說,“彗星,去那媯奶@下。等下拍的時候,做你最舒服的動作就可以了。”
“嗯!”申彗星點點頭,輕輕抽回被拉住的手,慢慢走向被燈光籠罩佈景。一邊走,一邊用眼睛偷偷去瞄文政赫的表情。誒?好嚴肅的樣子!他果然還是在生氣。



文政赫站在角落堙A抱著臂面無表情地看著樸忠載把申彗星拉出來。彗星是個很精緻的人,從他在樹下接住他的時候他就已經認識到這個事實了,不過不得不承認這個造型師很懂得如何突出彗星的優點,從髮型到服裝全都很合適他。只不過他習慣了把這一切都掩藏在長長的劉海和大大的眼鏡下的彗星,他覺得那樣很好,對彗星這個迷糊蛋來說很安全,不像現在,吸引了所有人的視線。
所以,雖然很好,可他並不喜歡。
尤其是那個殷勤的攝影師,有眼睛的人都知道他的意圖,只可惜那個小笨蛋是很遲鈍的。
不過彗星是從什麼開始戴起那幅難看的眼鏡的呢?皺了皺眉,時間太長,已經不記得了。



李瑉宇坐在椅子上,是金子就有發光的一天,也許從這個攝影棚開始彗星將會吸引無數的追捧者。
可是彗星太單純了,這樣的工作,這樣的生活,真的適合他嗎?
也許Eric說得對,他做不了這樣的工作,不是因為他的能力,而是因為他的個性。
Junjin……
這個目的決不單純的攝影師,你會帶給彗星什麼呢?
申彗星站在鏡頭前,心堳嵼炳o不得了,他為什麼要來做模特?房間堛漫狾鹵O光、目光全都集中在他身上,手腳好像不是他的一樣,怎麼擺都不舒服。如果可以的話,他真的想就這麼跑掉。
現在該怎麼辦呢?求助的眼神掃過鏡頭後的樸忠載,習慣性地投向角落堛漱戭F赫。
樸忠載透過鏡頭看著手足無措的申彗星,他的動作很僵硬,手腳擺得都不是地方,那看向自己的無助的眼神,讓他看起來就像一隻被困在陷阱堛漱p動物,可憐又可愛。
文政赫也在看著他,接收到他發送給自己的求助信號,小笨蛋,現在知道自己不合適了吧!這樣的場面你以後可是要常常面對的,你做得了嗎?堅持了一會兒,看著申彗星越來越無助的表情和眼神,文政赫還是放下手臂,準備去給他安慰和幫助。
誰知,有人還是比他快了一步。



“彗星……”樸忠載伸手搭上申彗星的肩膀。
“嗯?”申彗星收回眼神看向樸忠載。
“是不是很緊張?”樸忠載溫柔地看著他。
“嗯!”申彗星垂下眼瞼。
“來,別緊張!”樸忠載輕輕安慰他,“先閉上眼睛,深呼吸一下。”
申彗星依言慢慢合起眼瞼,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再慢慢地吐出來。
“來,再吸一口氣……”樸忠載儘量把聲音放得又輕又柔,申彗星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好,再慢慢地吐氣……”
見申彗星已經放鬆了不少,樸忠載繼續輕柔地引導,“別睜開眼睛!現在想像一下,這堣ㄛO攝影棚,而是讓你記憶最深刻的地方……”
記憶最深刻的地方……那棵茂盛的大樹……那個讓他和文政赫相遇的地方……
“對……想像一下……那媯鳩A的感覺……”
感覺?很溫暖的感覺……陽光照在身上好溫暖……微風拂過面頰好溫暖……那個燦爛的微笑好溫暖……那個大大的懷抱好溫暖……
“好……你可以睜開眼睛了……”
申彗星慢慢張開眼睛,打在身上的燈光就像當時的陽光一樣……
“好了,現在是不是好一點了?”
“嗯!”申彗星眯著眼睛點點頭,這個人也有一種讓人覺得溫暖的力量啊……
“那好!”樸忠載拍拍他的肩膀,“不用刻意做什麼動作,隨意些就可以了。”
“嗯!”
文政赫收著腳步並沒有跨出去,卻又重新抱起雙臂,站在一旁看著聚光燈下發生的一切。
還是一樣容易輕信別人的小笨蛋!
這個Junjin,怎麼可以這麼旁若無人!
小笨蛋被人拐走了都不知道!



申彗星並沒有做什麼動作,只是站在那堙A慢慢閉上眼睛仰起臉,聚光燈打在他臉上,散開一層柔和的光。
好溫暖……
“還以為是天使從天而降,沒想到是只可愛的小貓。”
微微揚起嘴角,勾起微笑……
那時候的記憶他願意用來回憶一輩子……
他沒有聽到周圍散開的一片吸氣聲……
也沒有看到不斷亮起的閃光燈……
直到耳邊似乎傳來陣陣輕柔的呼喚,他才慢慢睜開眼睛……
“誒?”站在自己眼前的是樸忠載。
“好了!”樸忠載輕拍了下他的肩膀,“已經可以了。”
“誒?”申彗星帶著疑惑的眼神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周圍,自己明明什麼也做啊!
“你表現得非常好!”樸忠載給他的是充滿鼓勵的微笑,“去休息下,等下就可以看照片了。”
“嗯!”申彗星微微點點頭,越過他的肩膀偷偷看了眼遠處的文政赫,卻還是把腳步轉向了另一個方向的李瑉宇。



“累了?”李瑉宇拉過椅子讓他坐下,順便替他遮掉從旁邊投射過來的各種各樣的眼光。
“沒有。”申彗星坐下來,搖搖頭。“瑉宇……”
“嗯?”
“我……”垂著頭,咬著下唇,過了一會兒,“瑉宇,我什麼都不會,是不是做得很糟糕?”
糟糕?真的糟糕的話,就不會有這麼多盯著你的眼睛了。李瑉宇扯著嘴角笑了笑,你知不知道就算你什麼都不做,只是在那媕R靜地站著就已經是最美的風景了。“不是。很好!非常好!”
“可是……”申彗星垂著的眼睛還是飄向文政赫,“Eric好像在生氣。”
“笨蛋!”李瑉宇忍無可忍地用手捶了一下他的頭。
“痛!”申彗星捂著額頭。
“這是你自己的事,你管他生不生氣!”看著申彗星有些委屈地扁著嘴,李瑉宇又不自覺地放軟語氣,“而且之前他不就是已經反對過了。你現在才關心他生不生氣是不是太晚了?!”
申彗星扁著嘴低下頭去,過了一會兒又重新抬起來,“瑉宇,要不我不看照片了,還是先回去好了!”
還沒等李瑉宇回答,李善皓就從旁邊跑了過來,“彗星哥!”
“Andy……”兩個人的眼睛都轉向他。
“彗星哥……”李善皓開開心心地搭住申彗星的肩膀,“你好漂亮!”
“誒?”
“真的!”見申彗星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李善皓趕緊拿出最誠摯的語氣,“你剛才站在那堙A我們都怔住了呢!真的好漂亮!好像天使啊!”
“Andy!”在李善皓不斷誇獎的時候,文政赫突然在旁邊大聲道。
“Eric哥!”李善皓立刻跑過去拉著文政赫,“我剛在說彗星哥好像天使呢!你說是不是?”
申彗星帶著期盼的眼神看向文政赫。
寵溺地揉了揉李善皓的頭髮,文政赫終於放鬆了臉上的表情,“嗯!”
誒?!申彗星突然覺得像是回到了那棵茂盛的大樹下……
第七章


眼尖的李善皓老遠就看見樸忠載和金東萬重新出現,立刻一把拉起申彗星的手,“彗星哥,我們去看照片!”
申彗星被李善皓拉了個措手不及,跌跌撞撞地調整了幾步才跟上李善皓。李瑉宇和文政赫也很自覺地跟了上去。
“Junjin,是不是我們的照片好了?”李善皓一臉興奮地看著樸忠載手堮陬菄漕漱@疊厚厚的照片。
“是啊!好了!”朴忠載應了聲,眼睛毫不掩飾地停留在李善皓身後顯得有些手足無措的申彗星身上。
“給我看看吧!”李善皓鬆開申彗星,伸手就去拿。
“Andy!”跟在後面的文政赫越過申彗星拉住李善皓,“別那麼性急!”
李善皓吐了吐舌頭,收回手,“Eric哥,人家想看嘛!”
金東萬溫和地笑笑,從樸忠載手堮章L照片,“我也很想看!Jin哪,我們去那邊!”



“好!那麼先看誰的?”金東萬微笑著詢問。
“我的我的!”李善皓無比興奮舉起手,世界知名地攝影師替自己照的照片呢!正想彗星說的,被他拍過的人可都是都一夜成名了的。就算不能發表,也能自我陶醉很久呢!
“好!那就先看看Andy的。”金東萬依舊是溫和地微笑,一邊把李善皓的照片一張一張地擺在桌子上。
“Junjin你好厲害!”李善皓一邊看一邊讚歎,“我從來沒拍過那麼漂亮的照片。”
照片堛漣黤蔥q是無比的純真,有著純純的眼神,純純的微笑,天真可愛、活潑自然的模樣儼然就是一個的小天使。
“Eric哥,你說Junjin是不是拍得很棒!”李善皓興奮地拿起幾張照片,沖文政赫揚起小臉,“我要拿回去裱起來!”
“嗯!很可愛!”文政赫寵溺地揉揉他的頭髮,眼睛卻溜到申彗星身上轉了轉。
“這是瑉宇的。”金東萬繼續把照片一張一張擺在桌子上。“完全是另一種風格的天使啊!”自家表弟的實力他一向是很有信心的,對李瑉宇的感覺也把握得很准,那種慵懶的性感,黑衣黑褲襯得他隱隱散發著一種叛逆的氣息,就像一個悖逆一切的墮天使。
“照得還不錯!”李瑉宇一副滿不在乎的表情,那種大明星的驕傲讓他看起來似乎照得是好是壞都與他無關。
“啊!彗星哥的!”李善皓又興奮起來,“我要看彗星哥的。”
“好啊!”金東萬開始拿出申彗星的照片。
“啊……”申彗星一手搭上金東萬的手,卻又馬上縮回了手,垂下頭,“我的……算了吧……”
“嗯?”金東萬一臉疑惑地看著他。
“我……”申彗星的頭垂得更低了。
“怎麼?”樸忠載從他身後搭上他的肩膀,輕柔地在他耳邊問,“是對我沒信心嗎?”
“不……”申彗星趕忙側過頭否認,“不是……”
“那就好了!相信我!”樸忠載加上了另一隻手,還加重手上的力度,“你就是我的天使!”
“誒?”申彗星被他的話震了一下,回轉頭看向他,卻錯過了文政赫投射向樸忠載那充滿敵意的眼神。
“好了!”樸忠載沒有收回手,反倒是開始吩咐金東萬,“哥,照片!”
“知道了知道了!”金東萬一邊任命地應道,一邊暗歎,這個臭小子!到底誰才是哥!不過……算了……這小子的眼光還真是一流的……



當申彗星的第一張照片擺上桌面的時候,攝影棚堣w經沒有了聲音。隨著金東萬不斷地拿出照片,攝影棚媔V來越安靜,除了呼吸聲,已經找不到第二種聲音了。
過了半晌,才聽到李善皓輕輕地說,“Eric哥,你看我就說很漂亮吧!”
文政赫沒有回答,只是加重了揉弄李善皓頭髮的力道。
“彗星哥,真的好像天使呢!”依然是李善皓充滿豔羨的聲音。
照片堛漸荓k星沒有什麼特別的動作,只是閉著眼,微仰著頭,輕揚著嘴角,每張都一樣。潔白的襯衣,襯得他的皮膚更加白皙,沒有暇疵的臉在燈光下散發出柔和的光,完全就是一個悲天憫人的天使,一個初降人間的大天使,美麗而祥和。
臉上洋溢著一種幸福,一種虔誠的幸福,像是陷在美好的回憶中,陷在與深愛的人在一起的美好回憶中。
嫉妒!羡慕!圍看的人突然生出了這種情緒!嫉妒那個讓他如此美麗的人,羡慕那個讓他如此幸福的人。
如果是我,我一定會讓你永遠都保持著這虔誠的幸福。我美麗的天使,怎麼捨得你哭!
“你看,你就是一個天使!”樸忠載湊近已經呆掉的申彗星耳邊輕聲說著。
申彗星卻是充耳不聞,他被自己的照片完全震撼到了,一次是這樣,第二次又是這樣,為什麼每次拍照片的時候都會想到文政赫?為什麼每次都會不自覺地有這樣的表情?
“彗星!”李瑉宇的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申彗星身上,第一眼看到照片他就知道拍照片的時候這個小傢伙滿腦子都是文政赫,現在他一定想找個地洞把這些照片和自己統統藏起來。“彗星!”又輕輕喚了一聲,還是沒反應。唉……在心媦菑F口氣,李瑉宇不著痕跡地擠到申彗星身邊,輕輕地把他從樸忠載身邊拉開,搭著他肩膀用力搖了一下,“彗星!”
“呃?啊!”申彗星一下子回過身來,“瑉宇……”
“沒事吧?”李瑉宇在他耳邊輕輕地問。
申彗星搖搖頭。
李瑉宇繼續輕輕地說,“你知不知道你剛才的樣子就像見了鬼一樣。”
申彗星的身子在他的手下變僵了。
“好了!”李瑉宇開始安慰他,“如果覺得不舒服我們走。”
申彗星搖搖頭。



“彗星……”不甘心被擠到一邊的樸忠載又擠了回來,“你喜不喜歡這些照片?”
申彗星又看了看照片,真的照得很好,可是……
不忍心讓那麼盡心的樸忠載失望,申彗星還是沖他點了點頭。
“我就知道。”朴忠載一臉得意地笑著面向金東萬,“哥……”
知道了!金東萬丟給他一個“你別那麼急”的眼神,又低下頭看了看照片,的確,照片堛漸荓k星最符合新品牌的理念,像天使一樣美得讓人移不開眼睛,美得令人心動,不得不承認Jin作為攝影師的對人有著過人的敏銳感,如果不是他,可能真的會錯過這個最合適的人選。“那麼……文總裁有什麼看法?”



文政赫抱著臂,托著下巴,用審視的眼神看著桌上的照片。這個小笨蛋拍照的時候在想什麼?臉上是那似有若無的微笑,發自內心的純真美麗。這樣的微笑他已經很久沒有看到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彗星不再這樣笑了?蹙起眉想了想,想不起來了,完全不記得了……
不過……這些照片真的很美!那種純純的美!彗星一直像極了一個天使,不,彗星他根本就是一個天使。這一點他一直很清楚,不過……從照片堿搊o出攝影師一定很喜歡自己的模特兒,在拍照的時候他一定投入了自己大量的感情,對他來說,他拍的不是天使而是戀人……
只是那個小笨蛋還是那樣無知無覺……文政赫抬起頭望向站在自己對面的申彗星,看到他抬著眼睛偷偷瞄向自己,可目光一撞上他就趕緊低下頭,儼然一副怯怯的樣子。他在害怕自己。該死!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對著自己總是那麼怯怯的?是什麼時候開始起他不再對著自己任性?
看見申彗星又偷偷抬起眼睛看了看他,可不到一秒又垂了下去,文政赫看著他一動一動的發絲,知道再這樣看下去這個小笨蛋說不定會哭出來。
“那麼……文總裁有什麼看法?”金東萬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看法?文政赫低下頭想了想,突然繞過眾人,一把拉起垂著頭的申彗星。
Eric還是在生氣吧!申彗星偷偷觀察了一下文政赫的臉色,果然……他還是不會認同的……
突然和文政赫對視了一眼,他趕緊垂下眼睛,早點反悔不就好了……
就在他自我煩惱著是不是應該說聲抱歉然後就走掉的時候,自己的手被一把拉起了。
有些驚訝地抬頭一看,發現居然是文政赫。
文政赫拉得很用力,申彗星站立不穩,向前一個趔趄。
“Eric……”
“金總裁,我跟彗星先談談!”耳邊只有文政赫丟下的一句話,就被拉走了。
只留下一群你看我我看你的人們。



“啪!”
文政赫很用力地把化妝間的門撞上,嚇得坐在椅子上的申彗星心跳快了些。Eric到底要跟我說什麼?他好像真的很生氣……
“彗星!”文政赫的語氣很急。
“嗯?”申彗星低下頭不敢看文政赫。
他在怕我?文政赫看著他有些微顫的肩膀慢慢走到他面前,然後緩緩蹲下身子,“彗星……”
“嗯……”申彗星的頭垂得更低了。
“彗星……”文政赫伸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看著我……”
申彗星用很慢很慢地動作一點一點地抬起頭,直到他能夠平視文政赫的眼睛,卻又低垂著眼瞼,不敢直視。
“彗星……看著我……”文政赫再次要求。
過了許久,申彗星才抬起眼瞼,看向文政赫那張無比帥氣的臉。
“彗星……”文政赫深深地望進申彗星清澈的眼睛堙A對視片刻,“這份工作……你是不是很喜歡?”
“呃?”申彗星怔了怔,垂下眼瞼又重新抬了起來,然後認真地朝文政赫點了點頭,“嗯!”其實不是喜歡,而是想要透過它來證明自己,也通過它來讓自己學會不再依靠不能依靠的人。
“好!”文政赫突然說得很大聲,驚得申彗星瞬間瞪大了眼睛,“我答應讓你去做!”
“誒!”申彗星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不反對了嗎?
“別高興得那麼早!”文政赫伸出手指在申彗星的額頭上彈了一下。
“唔……”伸手揉揉自己有些疼的額頭,微微噘著嘴望向文政赫。
看著他一臉委屈的可愛模樣,文政赫忍著想要笑出來的欲望,可轉念一想到這個小傢伙寧可自己忍著也不向他呼痛,文政赫突然笑不出來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起變成這樣的?他們是最好的朋友,卻在不知不覺中變得疏離。他突然開始有些羡慕李瑉宇了,曾經那麼任性的小傢伙現在是不是只有在對著瑉宇的時候才會偶爾使使性子……
“Eric……”見文政赫突然不再說話,申彗星揉了揉額頭又用手去輕輕碰碰他的手臂。
“呃……”陷入思考的文政赫突然回過神來,看到眼前是一張略微顯得有些擔心的精緻小臉,“別那麼失望!我的意思是我答應讓你做這次的代言,但是你要答應我的條件。”
條件?雖然滿肚子疑惑,但習慣了服從的申彗星還是點了點頭,“嗯!”
“關於細節的事我會和金東萬談。你要記住這只是你的兼職,你還是我的助理,所以不能隨便蹺班。”
“嗯!”
“飯要好好吃,就算忙也不能不照顧自己的胃。”
“嗯!”
微微揚起的嘴角,是不是開心一點了呢?算了,他喜歡就讓他幹好了,不過……那個心懷不軌的攝影師還是要防一下的……“還有……”
“誒?”
“離那個攝影師遠一點。”
“啊?”
“除了工作必要,不要和那個傢伙有私下接觸,知道嗎?”
“誒?可是……”想要張口反駁,Junjin是個很好相處的人啊!為什麼不能接觸呢?
“總之就是少跟他打交道。”文政赫擺擺手不讓他說下去,這個小笨蛋就是沒有警戒心。
“噢!”應了一聲,申彗星略低下頭,Eric跟Junjin有仇嗎?
“好了!出去吧!”文政赫站直身子。
“嗯!”申彗星從椅子上站起來,跟著往外走。
“噢,對了!”文政赫突然停下腳步,刹不住的申彗星差一點撞在他寬厚的背上。“有件事那個攝影師說得沒錯。”
“誒?”
“照片照得不錯,你的確是最合適的人選。”文政赫說這些話的時候並沒有回頭。
“誒?”申彗星微怔了下,隨即美麗的微笑慢慢在他臉上漾開來。
“走吧!”文政赫微側回身子,拉起申彗星的手,“該出去了,我們的天使!”
“嗯!”用力點點頭,微頓了一下,輕輕地說,“Eri,謝謝!”
文政赫沒有發現被他拉著的申彗星臉上那燦若星辰的絕美微笑。
申彗星也沒有發現拉著他的文政赫那高高揚起的嘴角,彗星很久沒這麼叫過我了吧!



一打開門,申彗星就接收到齊刷刷投射向他們的熱切目光,不禁腳下一滯,誒?這……是怎麼了?
文政赫卻一步不停地拉著他繼續往前走,申彗星只得加快了幾步免得跌倒。直到走到眾人面前,文政赫才停下腳步,只顧加快腳步的申彗星還是一頭撞了上去。
“呀!”還是忍不住輕呼了一聲,撞得鼻子有些疼啊!
“笨蛋!”文政赫的語氣堥S有責備,回過身攬過申彗星的肩膀,看到他撞紅了的鼻尖,只有無奈,“走個路都能撞上來。”這個小笨蛋迷糊成這樣,怎麼可能放心讓他一個人做那麼複雜的事情。看到申彗星幾乎不可察覺地蹙了蹙眉,扁了扁嘴,就知道這個小笨蛋有些委屈了,不自覺地伸手刮了一下他的鼻尖,“沒事吧?”
“誒?”申彗星被文政赫的動作驚到了,只來得及瞪大眼睛呆呆地看著他。
“真的撞傻了?”文政赫揚起嘴角。
“沒……沒事……”回過神來的申彗星微微低下頭。
“那個……”等了許久的金東萬插了進來,“打擾一下……你們……談得怎麼樣?”
“是啊是啊!”李善皓也跟著過來,“Eric哥,你們商量好了嗎?彗星哥那麼適合,你就讓他幹嘛!”
“關於這件事……”文政赫眼睛一眯,嘴角一揚,雙手搭住申彗星的肩膀往前一推。
“誒?”瞬間面對所有的人,申彗星瞪大眼睛不知道又出了什麼事。
“在你們面前的就是‘Angel’的代言人了。”



洗完澡,申彗星傻傻地站在鏡子前,就這樣呆呆地看著鏡子堛漲菑v,還滴著水的發絲,被水蒸汽熏得微紅的雙頰和迷蒙的雙眼,這個樣子的我真的要開始做另一種工作了嗎?
對今天發生的事,他實在記得得不多,尤其是最後那一段,他能想起來的只是Andy一直抱著他跳,跳得他頭暈眼花。還有瑉宇,他離得自己遠遠的,卻一直在對自己微笑。後來是Junjin,接著是金東萬……
是怎麼回來的?好像是瑉宇送我回來的。從離開攝影棚到回到家,他們都沒有說話……
今天真的是發生了好多事……可是……不管怎麼說……馬上就要過新的生活了……申彗星,要加油了!絕對絕對不能辜負他的心意……
習慣性地伸手去摸水池邊,“誒?”眼鏡呢?瞪大眼睛想了想,還是忘記了……下次……記得向Junjin要回來吧……
第八章


金東萬努力忍著拍桌子的衝動,他很少生氣,可是看著眼前這兩個人,不,確切地說只是對著不斷提出“無理”要求的文政赫生氣而已。
金東萬再一次告訴自己要保持冷靜,和文政赫鬧翻了絕對有害無利,維持著招牌似的溫和笑容,維持著平易近人的溫和語調,“那麼文總裁到底有什麼條件,請一次說清楚。”
“好!”文政赫笑得很有風度,“那麼我的條件很簡單。第一,彗星的接送工作由我負責,我會派專人定時接送。”
“這當然沒問題。”金東萬答應得很爽快,能少做一件是一件,人家願意自己接送就自己接送好了。
“第二,必須保證彗星的休息時間,每次拍攝時間不得超過5個小時。”
5 個小時?金東萬眉頭一皺,依Jin那個性子,一有點子可是十幾個小時不會停的……不過……算了……先答應了再說。“好!這件事我會和Jin商量。”
“彗星是我們公司的職員,也是我的私人助理,我也完全沒有要更換助理的打算,所以請不要把拍攝任務安排在彗星工作時間。”
“什麼?”金東萬一陣驚呼,這什麼意思?不在工作時間?難道要安排在晚上或者是大清早?這個條件簡直無理得一塌糊塗。
“誒?”一直乖乖坐在一邊聽著兩人商談的申彗星也驚了一下,眼睛不自覺地定定地看著文政赫。今天他一大早就來接自己了,剛才還一直幫自己爭取著權益,從酬勞到休息時間考慮得面面俱到,看得出,金東萬很是頭疼,Eric真的很關心自己這次的工作呢!雖然只是一聲不吭地坐著,心堳o是甜絲絲的。可是……這個要求……算什麼?
“金總裁沒有聽清楚嗎?那我再說一邊好了。”文政赫面不改色地重複,“我的意思是請不要把彗星的拍攝安排在他的工作時間。”
“那……文總裁認為應該安排在什麼時間?”金東萬幾乎是咬牙切齒。
“這個應該是金總裁應該考慮的問題。如果要聽我的意見的話……”文政赫頓了頓,“倒是可以利用休假日中的一天。”
一天?開玩笑!每週一天的話,什麼時候才完得成?他們這個新品牌豈不是根本無法上市?這個文政赫到底安的什麼心?“文總裁,你在開玩笑?”金東萬還是拉下了臉。
“金總裁覺得我像是開玩笑嗎?”
“你……”
“Eric……”申彗星伸手拉拉文政赫的衣袖,這個條件是不是太過分了?每週只工作一天,而且只有5個小時,怎麼都不可能完成的。
文政赫給了申彗星一個“你別出聲”的眼神,“怎麼?金總裁不能答應?”
“當然不能!”脾氣好不代表沒脾氣,金東萬終於爆發了,“文總裁其他的要求我都能答應,只有這個不行!你明明知道‘Angel’趕著上市,才急著找代言人,你這麼做的話,‘Angel’根本不可能按預定的時間上市。文總裁,你到底想怎麼樣?”
“‘Angel’能不能上市跟我有什麼關係?”文政赫一隻手搭上拉著自己衣袖的申彗星,“我關心的只是彗星的利益!”
“誒?”申彗星又是一呆。
“既然文總裁那麼沒誠意合作,我看這件事就算了。”金東萬“啪”地合上合約。
“沒問題,算了就算了。”文政赫拉起申彗星,“彗星,我們走了。”
“誒?”申彗星呆了一下,還是被拉走了。



申彗星看了看只顧拉著自己的文政赫,心堹Жe得很,Eric這是怎麼了?不是已經答應得好好的了?難道他反悔了?不會啊!Eric一直都不是不守信用的人……


後悔!他真的後悔了!文政赫拉著申彗星一直走。
答應讓申彗星接下這個工作的第三天就後悔了。
他習慣了每天早上有一杯熱氣騰騰的咖啡,習慣了所有的的檔整整齊齊地擺放在自己桌子上,習慣了自己所有的行程被安排得井然有序……說白了,就是習慣了身邊有彗星的存在,就像習慣了身邊有空氣的存在。
雖然之前也有讓彗星去做Andy的“保姆”,可總還是見得到,也算是在他的掌控中,而且他也有把工作安排得妥妥當當。
可是這些日子不一樣,哪里都沒有彗星的影子,就連身邊的空氣也突然變得稀薄起來……
不行!一想到彗星馬上就會被那個攝影師“騙”走,然後就不會再替他沖咖啡,不會再替他整理檔,不會再幫他訂桌子,不會再幫他安排一切,他就開始不自覺地後悔,不行!說什麼也不能讓彗星被“騙”走了。
提出這麼多無理要求總算達到目的了,現在只要立刻把彗星從這堭a走就行了。至於彗星,等下記得要哄哄他,不管怎麼說也是為了他好,這麼複雜的圈子不適合他的。



“等等!”金東萬突然又出聲。
“怎麼?金總裁還有事?”文政赫回過頭。
“彗星!”不理會文政赫,金東萬直接走到申彗星身邊。
“嗯?”申彗星睜大眼睛看向他。
“彗星,我想這件事你可以考慮一下。”金東萬說得很誠懇,“你知道你是最合適的人選。對你也好,對‘Angel’也好,這都是絕無僅有的好機會。你是一個成年人,這些事情你應該可以自己作主才是。”稍頓了頓,金東萬繼續說,“至於酬勞,我們可以再談!我們環宇絕對是有誠意和你合作的。希望你好好考慮一下!”
“金總裁……”文政赫用力一拉,把申彗星拉到身後,“是你拒絕了我的條件。”
“文總裁,抱歉!”收起溫和笑容的金東萬看起來很有威嚴,“我現在是在和彗星說話,不是和你!”
文政赫眼一眯,抓著申彗星的手一緊……
不好!Eric生氣了!被藏在身後的申彗星敏銳地感覺到文政赫的變化,另一隻手趕緊搭上緊攥著自己的大手,“Eric……”
“彗星!”金東萬乾脆完全忽略文政赫,“你覺得怎麼樣?”
“這……”申彗星依然任文政赫攥著,卻輕輕地從文政赫的身後繞到了他身前。
“彗星,你不用考慮其他,那是你自己的事,你絕對可以以你個人的身份來回答,其他的事我絕對可以幫你解決。”金東萬細細地勸著,說到最後不忘朝文政赫看看。
“我……”申彗星微垂著頭,手上傳來的痛感卻越來越強烈,Eric快要爆發了。
“彗星,你不用怕任何人,那是你自己的事,沒人可以替你做決定。”金東萬繼續遊說著。
“金東萬!”文政赫一聲大吼。
“Eric……”申彗星拉拉他想要安慰。
“你他媽到底想幹什麼?不要用你的花言巧語來離間我們!你給我聽好!彗星是我文政赫這輩子最重要的朋友,你休想讓他離開我!”文政赫幾乎已經是在口不擇言了。
“Eric……”聽了這番話,申彗星不知道自己是該笑還是該哭,不管怎麼樣,都只是朋友而已……
“總算說實話了!”金東萬一陣嘲諷,“文總裁,你別說得那麼好聽!你不過實自私而已,只想把彗星綁在自己身邊。你有沒有替彗星想過?這對他來說是一次多麼難得的機會,他會非常成功!就因為你的自私,你想毀了他的前途嗎?這是一個好朋友幹的嗎?!”
“金總裁!”申彗星趕緊擋在文政赫身前,用力地看著金東萬,這話有點過了……
“彗星,你讓開!”文政赫想要撥開申彗星。
“Eric!”申彗星突然轉過身,微抬起眼睛直視文政赫。
“彗星……”文政赫一怔,忘了生氣。
申彗星的眼睛閃了幾下,隨即輕輕地說,“你認為……這個工作……我真的不行嗎?”
文政赫瞬間愣了一下,如果說“不行”的話,彗星會怎麼樣?
“真的不行啊……”沒等文政赫回答,申彗星已經自己下了結論,微微垂下眼,“可是……”睫毛顫了幾下,又抬了起來,“我真的很想試試。”
“彗星……”文政赫心堸吨F動。
“真的……想試試……”申彗星的聲音還是輕輕的,輕得讓文政赫心媊o得難受,“我知道我很笨……很迷糊……我也知道你答應了爸爸媽媽會好好地照顧我……可是……我不能……總靠著你生活……”
“彗星……”文政赫輕輕搭上申彗星的肩膀,這個樣子只會讓人更不放心。
“這次的工作……我真的很想試試……就算不行……也想試試……”肩膀顫了顫,“Eric……就算你不喜歡……也真的很想試試……”抬起來的眼睛又閃了閃,文政赫看到那堶掉g著,“Eric,別拒絕,好不好?”
該死!文政赫在心媟t咒了一聲,如果不答應的話,就不是朋友了。而且……這雙眼睛……這個眼神……會讓人覺得,拒絕他的要求的都是魔鬼……“唉……”文政赫歎了口氣,“彗星,這事你真的非幹不可嗎?”
沒有回答,可一閃一閃的眼睛告訴他,“是的。”
“唉……”再次歎了一口氣。
“Eric……我不會辭職的……公司的事我還是會好好的做……”感覺到文政赫的動搖,申彗星繼續輕輕地說,“‘Angel’的話,我會利用空餘的時間去做的……如果……你能……”
“好了!半天!”文政赫突然打斷他。
“誒?”申彗星一怔。
“我說,半天!”文政赫的表情很無奈,“‘Angel’的工作時間是半天。”
“誒?”申彗星還是怔在那堙C
“這是我最大限度的讓步。”
“那……你不反對了?”申彗星的嘴角開始一點一點地揚起。
“是。”文政赫無力地牽動嘴角,“可是要照條件做!我會找人送你,不准工作得太晚,保證休息時間……”
“嗯!”申彗星點了點頭,嘴角正好揚到最完美的角度。
“那個……”又被晾在一邊許久的金東萬開始說話,“我可不可以理解成文總裁你改變主意了?”
“嗯!Eric答應了。”申彗星保持著那個絕美的微笑開心地回轉身。
金東萬被這個微笑煞到了,呆了片刻才有反應,“那麼……我們還是繼續談談細節問題吧!”
“不用了!”文政赫斷然拒絕,對這金東萬他還是有氣。“照剛才約的就行了。”
“那……我們先走了!”申彗星拉拉文政赫,“我沒什麼意見。”
“那好!合約做好了我會派人送過去給你。”金東萬也不想理會文政赫,只是沖著申彗星笑。
“嗯!”



看著申彗星拉著自己一蹦一跳地走,文政赫突然覺得自己的決定也許是做對了,很久沒看到他這麼開心的樣子了。只是……別被人騙去了才好!
“Eri……”柔柔的聲音傳過來。
“嗯?”
“謝謝!”



申彗星趴在床上,側著頭枕在交疊的雙手上,一雙腿勾著晃啊晃的。
他心情好,非常好!
雖然還沒有正式開工,但光是想想心情就不錯了!Eric那緊張兮兮的樣子讓他想起來就想笑,就像想起那棵大樹……
不管怎麼說,我在他心堿O特殊的……
申彗星,知足吧!
嘴角就這麼一直勾著,繼續晃啊晃……
門鈴突然唱了起來,很響,很悅耳……是Eric選的……
這麼晚了,什麼人呢?
從床上爬了起來,整了整衣服和頭髮,匆匆地跑去開門。
門鈴還在那堸菢茪ㄟ情A申彗星踢踢拖拖地拖著拖鞋往大門跑,嘴媕陬菕A“等等啊!來了!哎呀!”一個不注意,腳趾踢到了茶几,“好痛!”輕呼了一聲,還是拖著腳去開門了。
“彗星,你沒事吧?”
眼前是朴忠載寫滿擔心的臉,“Jun……Junjin?”
“你沒事吧?”朴忠載完全沒有是客人的自覺,一步就跨了進來,“撞到哪兒了?疼不疼?”
“誒?”被嚇到的申彗星任他拉進屋堙A任他一把甩上門,任他把自己安置在沙發上……
“你到底撞到哪里了?是不是膝蓋?還是腳趾?”樸忠載上上下下反反復複打量著他。
“那……那個……”申彗星好不容易才回過神。
“怎麼了?是不是很疼?”樸忠載還在上下找著傷處。
“我沒事!你怎麼來了?”申彗星縮回自己的腳,“找我有事嗎?”
“有啊!”朴忠載自顧自地在沙發上坐了下來,遞了個信封給申彗星,“這是合約,哥讓我拿過來的。”事實上,是他硬從金東萬那媟m來的。
“噢!謝謝!”申彗星接了過來,隨手就放在茶几上,“呀!對了,你喝什麼?我去泡咖啡!”
“不用了!”樸忠載趕緊把他壓回沙發上,“我坐坐就走,你還傷著呢!好好休息!”
“我沒事……你是客人嘛!”申彗星掙了掙身子還想起來。
“不用了!”樸忠載用力壓住他,“你還是先看看合約吧!”
“那……好吧!”申彗星也不再堅持,隨手拿過文件袋子掏出合約來看。
“怎麼樣?還不錯吧!”樸忠載在他身邊坐下來,“我那表哥可小氣著呢!我可是費了好大的力氣跟他據理力爭了好久。你要是覺得不合適,我再去跟他說說!”
“啊!不用了不用了!已經很好了。”申彗星也算了做過一陣子經紀人,這合約上條件對他來說已經是十分優渥了,他還沒見過哪個藝人有這樣的待遇的,連瑉宇都……
“那可不行!我就是要做到最好,讓你開心。”
“誒?”申彗星有些詫異地看向樸忠載,這個攝影師人真好!對他笑了笑,“真的不用了,能做這個工作我就已經很開心了。”
彗星笑起來真漂亮,樸忠載在心媃g歎了下,“你開心就好!如果沒問題,明天記得到律師那媄惜F這份合約。”
“謝謝你啊!”申彗星依舊笑眯眯的,眼睛彎成可愛的弧度。
真可愛!慘了!想親親他!樸忠載抓了抓頭髮,“那個……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說完,就一下站起來自顧自地往外走。
“誒?”申彗星趕緊跳起來,“我送你!”
“那個……彗星……”樸忠載停在門口。
“誒?”
“我已經想好了,先在棚堭ぐX組,之後我們去拍外景。你喜歡哪里?我初步設想是瑞士。這幾天你先整理整理,缺什麼記得告訴我,我幫你準備。那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再見啊!”樸忠載像是打搶似的一口氣把話說完了,隨即就關上了門。
誒?申彗星怔了片刻,一把打開門,樸忠載已經沒了蹤影。
這個攝影師走得還真快!真是個奇怪的人!
再次關上門,拿著合約往堥哄A他剛剛說什麼?外景?瑞士?
申彗星定定地怔在那堙A慘了!這次怎麼和Eric說?
第九章


“彗星,怎麼了?”樸忠載輕問著在自己身邊一臉驚慌的申彗星,馬上就要登機了,這又是怎麼了?好不容易才想了法子讓助手們先走了,這一路可是他好好表現的機會,絕對不能就這麼黃了。
“手機……我的手機不見了!”申彗星急壞了,“怎麼辦?”
“別急別急!”樸忠載趕緊安慰他,“好好想想丟在哪兒了?”
“不知道……我不知道……”申彗星急得眼圈都紅了。
“啊!剛才不是有個人撞了你一下嗎?”樸忠載突然想起走進機場時那混亂的局面,“會不會是被偷了?”
“啊!那怎麼辦?”看著申彗星快要哭出來的樣子,樸忠載把手插進口袋想要摸出自己的手機遞給他,可聽到他下一句話就生生忍住了,“我還沒告訴Eric呢!怎麼辦?”
“別急!”樸忠載縮回手,攬過他的肩膀就往堥哄C“快要起飛了,我們先進去,等到了那兒再打電話。”
“等……等等……Junjin……”申彗星“被迫”跟著走,突然腦子堣@閃,“Junjin,你的電話呢?能不能先借我?”
“噢!”朴忠載應了聲,一手攬著申彗星繼續走,一手作勢摸了摸口袋,“哎呀!我的好像也被偷走了!”
“啊!那怎麼辦?”申彗星更急了。
“算了,先上機吧!”樸忠載加快了幾步,“到了瑞士再說吧!”
“可……可是……”
“好了好了!你不是已經跟他說好了嗎?只不過臨出發沒有知會他而已,不要緊的。你都那麼大個人了,他還會不放心?到那兒再打電話也來得及!來,走了!”樸忠載一邊勸說一邊攬著他走得越來越快,得快點進閘才行,可不能讓他反悔了。
“可……可是……”
“怎麼?難道你想留在這堙H不去了?”樸忠載突然停下腳步。
“啊!”突然停下,讓申彗星踉蹌了一下,奇怪地看了看樸忠載,咬了咬下唇,微微垂下頭,“不……要去的……”
“那不就是了。走吧!”樸忠載重新攬過他肩膀,繼續往堥哄C
申彗星這回只是乖乖地垂著頭跟著走。
朴忠載看了眼申彗星,嘴角揚了揚,悄悄掏出袋子堛漱熅驉A悄悄丟進了身邊的垃圾箱。
搞定!



那個小笨蛋又怎麼了?
文政赫用力把話筒甩回座機上。
電話關機!
早知道就不應該答應讓他去瑞士。這陣子忙暈了才會這麼容易就答應他。
要不是因為早上有個很重要的會,就應該親自把他“押”上飛機。不,不對,應該是乾脆直接“押”回來。
這麼迷糊的性格,不要在那兒丟了才好。
等等!還有那個攝影師!
該死!根本就不應該被他可憐兮兮的樣子打動。
現在可好,連電話都不通了。
怎麼就沒想到要找個人去看著他!



“彗星……”樸忠載搭上坐在身邊不停地向窗外張望的申彗星的手,“看什麼呢?”
“沒……”申彗星嘴媕陬菕A眼睛卻始終停留在窗外一片片的雲彩上,突然回過頭看向樸忠載,“Junjin哪……我們還有多久才到呢?”
唉……樸忠載在心媦菑F口氣,手上稍稍用了用力,“這才剛起飛呢!還早著呢!”
“噢!”垂下眼繼續轉向窗外。
“沒事的話,我們聊聊!”樸忠載湊過去輕輕建議著。
“嗯……”心不在焉的回答。
唉……算了……樸忠載想想還是放棄了,“你還是先睡會兒吧!坐飛機,挺累的。到那兒還要工作!”
“嗯……”小腦袋幾乎要貼到窗上去了。
唉……樸忠載歎了第三次氣,算了,時間長著呢!不用那麼急!慢慢來……不過……他要是這個樣子一直坐到瑞士,非得閃了腰不可……
這飛機到底要飛多久呢?申彗星探著頭,一片一片數著窗外的白雲,Eric會不會生氣呢?
應該是會啦!怎麼辦?一邊想著,一邊發現窗外不遠處的一片雲長得特別像文政赫的臉,還是生氣的臉。慘了!估計要聽他的大呼小叫了!
可一想到文政赫數落自己的時候那吹鬍子瞪眼(雖然是沒有鬍子的)的模樣,他又突然打心媊控o有些暖暖的,雖然臉臭臭的,語氣也凶巴巴的,可那怎麼說也是重視自己的表現……
其實,他對自己真的很好呢!管吃管住管穿……能管的他都管了……不能管的他也管了……
窗外的雲彩一片又一片得變成文政赫的樣子,有微笑的臉,有生氣的臉,有大笑的臉,還有垮著的臉……
不自覺地揚起嘴角,可笑不了多久,嘴角又垂了下來,Eric,怎麼辦?我已經開始想你了!好想好想!怎麼辦?是不是我這輩子都不可能離開你了?
突然腰上一軟,奇怪地回頭一看,“Junjin?”
“靠著看吧!”樸忠載往他身後塞了一個軟軟的枕頭。
“誒?”身子動了動,很舒服!“謝謝!”
“不客氣!”樸忠載又往他身上蓋一條大大的毯子,“機艙塈N,來,好好蓋著!”
申彗星低頭看了看身上的毛毯,沖樸忠載甜甜地一笑,“謝謝!”
“不客氣!”揉揉他的短髮,“累了就睡會兒!”
“嗯!”Junjin真是個好人呢!



“Eric哥!Eric哥!”李善皓把手在明顯處於神游狀態的文政赫面前晃了晃,“Eric哥!”
“誒?啊!”文政赫終於回過神,“Andy,怎麼了?”
“我吃飽了!”李善皓指指文政赫面前的盤子,“你都還沒吃!”
“啊!”文政赫低頭看了看自己跟前的餐盤,“噢!我不餓!”
“誒?”
“吃飽了,我們走吧!”文政赫朝侍者打了個手勢,示意他可以結帳了。
“可你還沒吃啊!”
“沒事,不餓!”



“彗星!”樸忠載一手提著行李快步追了上去,怎麼走得那麼急!“彗星!”
“Junjin!”申彗星突然刹住車。
“嗯?”樸忠載差點撞上去。
“接我們的人呢?”申彗星眼睛一閃一閃地看著他。
“那個……”樸忠載裝作四處環視了一下,“好像還沒來!”
“那怎麼辦?”申彗星的小臉快要皺起來了。
“我們先出去吧!”樸忠載拉起他的小臂。
“可是……”反駁的話還沒說完,遠處就傳來一聲召喚,“Junjin,這堙I”
“啊!有人來接我們了!”申彗星一陣興奮,直接拉起朴忠載向那個聲音跑去。
真是的!來得還真是時候!樸忠載在心媢罹B著,腳下卻只能跟著走,還不忘用眼睛狠狠地瞪著朝他們不斷揮手的同事。
這是怎麼了?那同事打了個顫,怎麼好像有陣陰風吹過?一定是錯覺了!繼續很起勁地揮手。



“Junjin,你們可來了!”同事很是自覺地接過他們手堛漲瑽鶠C
“嗯!”樸忠載把行李遞過去,“Alan,其他人呢?”
“噢!Paul在外面等著,其他人在酒店。” Alan一邊回答,一邊朝樸忠載身邊的申彗星笑笑,“你好!你是彗星吧!我是Alan,Junjin的助手!”
“你好!”申彗星也笑笑。
真是個漂亮的人哪!Alan在心媃g歎。
“好了,走了!”樸忠載有些不悅,趕著Alan就走。
“那……那個……”申彗星突然拉住Alan。
“有什麼事嗎?”
“我……”申彗星咬了咬唇,“你……你有沒有帶手機?可不可以借我打個電話?”
“誒?”Alan倒是愣了愣。
“不行……嗎?”申彗星有些失望地垂下頭。
“行!當然行!” 看他這個樣子,Alan著實心疼了一把,怎麼能讓這麼可愛的人難過呢?說著就往兜堭リ熅驉A壓根沒看見樸忠載的殺人眼神。
“呀!謝謝!”申彗星很開心地接過手機,“你真是好人!”
“嘿嘿嘿嘿……”Alan不好意思地撓撓頭,被美人誇了呢!這是可愛!“Junjin……你找的這個……”一回頭,就看見樸忠載一臉黑線地看著他,“Junjin,你怎麼了?暈機嗎?要不要吃藥?”
樸忠載狠狠地丟了一個白眼給他,嚇得Alan一個寒顫,“多事!”
誒?我做錯什麼了?Alan再次撓了撓頭,看著朴忠載向申彗星蹭過去。
“嘟……”電話只響了一聲,就接通了。
“喂!”電話那頭是文政赫有些不耐的聲音。
“喂,Eric,是我……”申彗星的聲音輕輕的。
“你個笨蛋!”文政赫一聲吼了過來。
“Eric……”申彗星生生嚇了一跳,果然生氣了。
“你現在在哪里?你的電話呢?為什麼不開機?是不是跟那個攝影師在一起?”文政赫連珠炮似的問題嚇得申彗星不敢出聲,狠狠發洩了一通,文政赫才意識到可能嚇到申彗星了,這才放輕語氣,“怎麼了?說話啊!”
“沒……沒事……”申彗星拿著手機搖搖頭,“我……我在瑞士。”
“已經到了?”文政赫明顯已經調整好了心情。
“嗯!”
“手機呢?”
“被偷了!”申彗星乖巧地頓了頓,“在機場的時候想打給你的,可是被偷了。本來想借Junjin的,可是他的也不見了……”
“笨蛋!”文政赫又一聲吼了過來,真是的,哪有可能兩個人的手機都被偷了!
“誒?那個……”
“算了!”文政赫不再追究,“什麼時候回來?”
“嗯……”想了想,“大概一個星期吧!”
“知道了!最近那兒天氣不好,自己多注意點!”
“嗯……”乖乖地捧著電話應著。
“沒有人陪著不准去滑雪!”
“噢……”其實挺想去的。應該會去拍外景吧!
“沒事別亂跑,在酒店埵n好待著。”
“嗯……”人生地不熟,想去也不知道去哪里。
“不准去酒吧!”
“噢……”噘噘嘴,我又不是酒鬼。
“不准不吃飯!”
“噢……”真好!嘴角高高地揚起。
申彗星一聲一聲應得很開心。
“沒事別和那個攝影師瞎混!離他遠一點!”
“誒?為什麼?Junjin他人很好的!”申彗星始終不明白Eric為什麼總讓他離Junjin遠一點。
“總之就是離他遠一點!”文政赫根本不想說理由。
“可……”申彗星還想說些什麼,卻聽到電話那頭傳來李善皓的聲音,“Eric哥!”
“來了!”文政赫應了一聲,重新對著電話說,“反正你記住了,遠一點!不要太親近!記住了沒?”
“嗯……”申彗星的臉已經垮下來了。
“好了!就這樣!照顧好自己!少犯迷糊!再見!”
“嗯……”電話堣w經傳來“嘟嘟”聲,“再見……”
有些失落地合起電話,才發現樸忠載站在不遠處。
“打完了?”
“嗯!”
“走吧!”樸忠載再次攬過他的肩膀。文政赫……
“嗯……”
路過Alan身邊,申彗星很有禮地電話還給他,“謝謝……”
Alan有些愣愣地接過電話,“不……客氣……”這是怎麼了?剛還很有生氣的啊!怎麼打完電話就?讓他傷心的人……真是……可惡……



“Eric哥!”李善皓換好家居服從房間堥咱X來,就看到文政赫窩在沙發上打電話,臉色已經好了很多,應該是心情不錯吧!“在跟誰通電話呢?”
“彗星啊!”文政赫合上電話,一把拉過李善皓攬在懷堙A“那個小笨蛋到瑞士了。”
“噢!”李善皓調整了個舒服的姿勢,隨口應了聲,“你剛才就一直在打給他吧!”
“是啊!”文政赫揉著他的頭髮,“那個迷糊蛋手機也被人偷去了,怪不得一直打不通。”
“噢!他不是和Junjin一起去的嗎?”
“是就是。不過那小子……哼……鬼才相信連他的手機都丟了,”文政赫眉頭皺皺,“一定是那個小子耍陰招!只有那個笨蛋才信。”
“不是啊!我看Junjin人蠻好的嘛!”李善皓動了動身子,“是不是你誤會了啊?”
“那是你沒看到他的真面目。不過時間也不長,諒他也幹不了什麼,算了,等他們回來再說!”文政赫突然放開手,“Andy啊……”
“怎麼?”李善皓坐起身子。
“我餓了……”文政赫睜大眼睛看著李善皓。
唉……李善皓和他對視了一會兒,認命地站起來,“知道了!我給你去煮面。”
“我家Andy就是善解人意。”文政赫直起身子在李善皓的臉上重重地親了一下。
“你等會啊!”李善皓無奈地笑笑,這個Eric,就是有本事讓你難以拒絕他的要求。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