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第十九章


眼前一亮,申彗星不適應地眯了眯眼睛。
手被拖著,人就隨著文政赫走出了黑暗。
漸漸的,適應了,申彗星又慢慢睜大了眼睛。
咦?不是到了外面嗎?
申彗星不解地看了看周圍,眨巴眨巴眼睛,怎麼還是在室內呢?難道他們還沒有出去嗎?
“Eri……”申彗星拉拉文政赫牽著他的手。
文政赫回過頭給他一個微笑,可眼媦g著的也是不明白。
“Eri,你看!”申彗星伸出手指越過文政赫的肩膀指了指。
“什麼?”文政赫牽著他回過頭。
他們對面的牆上,掛著一個大大的牌子,兩人稍稍湊近了一些,就看到上面寫著,“請看一看陪您一起走過這片黑暗的同伴。”
誒?
文政赫轉過頭看向身邊的彗星,我文政赫對天發誓,我再也不嚇唬你了。
申彗星轉過頭看向身邊的Eric,Eric,謝謝你找到我!
一瞬間,四目相對。



耳邊突然傳來輕輕的哢喳聲。
誒?
有些詫異地看向聲音的來源。
只看到那大大的牌子下面有道細細的小縫,小縫媞C慢地吐出一張紙來。看那質地,像是照片。
申彗星好奇地走過去。
文政赫握緊了,不鬆手。
申彗星從小縫堮酗U照片,乖巧地送到文政赫面前,和他一起看。
照片上是兩個人。
一個叫申彗星,另一個叫文政赫。
申彗星微抬著下巴,文政赫低垂著眼睛。
兩個人對視著,深深地對視著。
兩個人眼角眉梢都帶著笑。



“真有趣!”申彗星看著照片笑眯了眼,“這個地方還有這麼有趣的東西!Eri,你說,他們是不是給所有人都拍照啊!”
“有趣?”文政赫看著笑得像花一樣的申彗星也笑了,“那你下次還來不來?”
申彗星一聽,拼命地搖搖頭,嘟起小嘴,“不來!”
看著他有趣的反應,文政赫忍不住哈哈大笑出來。
“哼!”申彗星瞪了他一眼,“你笑什麼笑!”說完,狠狠跺了他一腳,看著文政赫呲了呲牙,又“噗哧”一聲,咧開小小的櫻桃小嘴笑了。
真可愛!文政赫在心媄暀F一聲。他的彗星還真是漂亮!即使是哭花了小臉,臉頰上掛滿了淚痕,還是那麼漂亮!還是那個從天而降,落入他懷堛漪麗小天使。
看著看著,文政赫的心堣S癢癢起來,他的小天使,那麼可愛,那麼善良,那麼漂亮,他……誰都不想給!
不自覺地伸出另一隻手撫上申彗星的臉頰,用大拇指的指腹一點一點摩挲著,粉嫩粉嫩的,這麼漂亮的臉,怎麼能有這麼不協調的淚痕呢?
誒?申彗星被這突然的動作嚇了一跳,收了笑,怔怔地看著他,一臉的疑惑。
在文政赫看來,那迷茫的眼神,微啟的小嘴根本就是在誘惑他。腦中不自覺地回憶起那麼輕輕的吻。
文政赫就這樣對著誘惑他的小嘴吻了下去!
輕輕地,柔柔地,小心翼翼地……
申彗星被這突如其來的吻嚇到了,忘記了反抗,只是瞪大了眼睛……
文政赫輕輕離開他的唇,手輕輕地下移到他的腰際緊緊扣住,在他輕輕地說,“閉上眼睛……乖……”
申彗星被這輕柔的聲音蠱惑了,慢慢地闔上他美麗的眼睛。
文政赫再次吻了下去,一點一點地入侵那甜美的源泉……
兩隻手緊緊地交握在一起,越握越緊,越纏越緊……



申彗星的另一隻手無助地揪住文政赫的衣襟,全然不知那照片已飄落到地上。
誰都沒有看到,那照片的反面有一行細細文字:
祝願一起經歷黑暗的同伴能相伴一生。



一個吻……
經歷了好久……
直到呼吸都好像停止了……
文政赫輕輕放開申彗星,放開他的唇,放開他的人,手卻始終緊緊糾纏著!



申彗星閉著眼睛,軟軟地向前靠在文政赫的肩上。腦子塈馴是一片空白,完全無法思考,直到離散的靈魂一點一點重新回到他的身體堙C
他這是怎麼了?身體軟綿綿的,沒有力氣。
Eric的懷抱真溫暖。
等等!他為什麼會靠在Eric懷堛滿H他們剛剛做了什麼?!
身體漸漸恢復了氣力,揪著衣襟的手改為慢慢推開兩人之間的距離。
抬起臉,眨巴眨巴仍然迷蒙的雙眼,已經拉開的距離讓他能夠清楚地看到掛在Eric臉上的微笑……
他們……剛才……接吻了……
文政赫微笑著看著申彗星如慢動作般的行動,嘴咧開的角度越來越大……
他的小彗星,怎麼那麼可愛呢?
那雙蒙著水霧的眼睛……
那因為缺氧而紅撲撲的臉頰……
還有那被吻得紅豔豔的小嘴……
他的小彗星……
怎麼辦?
好想再吻吻他……
接……接吻了……
申彗星的大腦再一次短暫地短路了……
Eric吻了他……
他被Eric吻了……
天哪!
是他在做夢?還是Eric瘋了?
他們怎麼可以就這樣接吻了?
完了!
他會不滿足的。
他會想要更多的!
他會變得很貪心的!
不行!絕對不行!
他們是朋友!那就要做一輩子朋友!



“彗星……”文政赫一手伸過去想要輕輕撫上他的臉頰,不出意料地看著申彗星的眼睛一點一點地睜大。
申彗星像是受了驚一樣,猛地往後一縮。
“彗星?”小傢伙怎麼了?果然突然吻他,讓他受驚了!但是……他真的只是隨著自己的心在行動而已,只是想做就做了。該怎麼跟他解釋才好?
“我……”申彗星咬了腰下唇,垂下頭,“我先回去了……”一邊說,一邊用力想要甩開緊緊糾纏在一起的兩隻手。
“彗星!”文政赫用力拽緊他的手。該死!怎麼能這樣放他回去?自己還沒好好解釋過!該死!他該怎麼解釋?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會吻他!難道跟他說因為突然想吻他,所以就吻了他?看彗星現在這個樣子,他一定狠狠地嚇到了,說不定他會就此怕了自己,然後……遠離自己……不行!他怎麼可以讓這樣的事發生。
文政赫拽得緊,申彗星掙扎得厲害。
申彗星怎麼甩也甩不開,心堣@急,乾脆低下頭在文政赫的手背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文政赫手上一吃痛,不自覺地松了力道,申彗星趁機用力一甩,終於掙脫了開去。
手一獲得了自由,申彗星立刻頭也不回地逃了。
文政赫舉步立刻要追過去,卻看到那掉落在地上的照片。彎下腰撿起來,重新追了出去……
卻發現,偌大的遊樂場堣w經沒有了申彗星的身影。



文政赫憑著直覺往外沖,沖出遊樂場的大門,就看見那抹纖細的身影鑽進了一輛計程車。
還沒來得及大聲呼喊,那計程車就給他留下了一道輕煙。
立刻從兜堭ルX手機,熟練地按下幾個數字,放在耳邊。
聽筒媔ヮ茪F幾聲“嘟嘟”聲之後,就傳來一個悅耳的女聲,“您好!您撥打的用戶正忙!請稍後再撥!”
該死的!敢掛他電話!文政赫連砸了手機的心都有。
按下重撥鍵,這次連“嘟嘟”聲都沒有了,那個悅耳的公式化的女聲在那頭對他說,“您好!你撥打的用戶已關機!請稍後再撥!”
該死!居然關機!
文政赫回身沖進停車場,用力踩下油門,朝著那計程車就追了過去。



不用看儀錶盤,也知道那肯定是在超速駕駛。
但他管不了那麼多了,現在他心媟Q的只是要把那個小東西給追回來。
憑著他傲人的記憶力和精湛的駕駛技術,總算是看到了那計程車再次出現在自己的視線堙C
想也不想,更用力地加大油門,想要超上去。
可“吱啦”一聲,一個紅燈,文政赫踩下刹車,汽車生生地跟著另一輛車子停了下來。
媽的!文政赫在心媟t罵了一聲,一握拳狠狠地砸在喇叭上。
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那計程車又開出自己的視線。



坐在計程車堛漸荓k星卻完全是心慌意亂。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自己真的跟Eric接吻了!
還……還一幅沉醉的模樣……
這……這讓Eric怎麼看他?
Eric是不是發現自己對他的心意了?
不……
那怎麼辦?
兜堛漱熅鰿藒M毫無預警地想了起來,手忙腳亂地掏出來看了看,來電顯示上赫然寫著“文政赫”。
怎麼辦?
接?
不接?
這堣裐堸囿孝菕A那堣漇一不小心地按下了“掛機”鍵。
啊!
糟了!
申彗星驚了。
要不要打回去?
不!不行!不能打!
心媟Q著,手指已經不自覺地按著鍵關機了。



不知不覺地,計程車已經到了他住的公寓的樓下。
“先生,你下車嗎?”計程車司機等了半天,終於忍不住開口了。
“呃?啊!”申彗星這才反映過來,“啊!到了!謝謝!”一邊道謝一邊拉開車門就想下車。
“誒,先生!”計程車司機回過頭急了,“你的車錢!”
“啊!對不起!對不起!”申彗星一邊從兜堭ルX錢來,一邊不停地道歉。
計程車司機接過比實際車錢多得多的錢,目送著那個略顯纖細的身形慌慌張張地跑進公寓。這人是到底是怎麼了?
就在申彗星慌慌張張地鑽進公寓的時候,文政赫的車也緊跟著停在公寓門口。
車一停下,文政赫就迫不及待地拉開車門。
可腿才邁出去半條,就停住了。
想了想,他把腿收回來了,手一伸,把車門也關上了。
該死的!人是追到了,可他真不知道該怎麼說,該說些什麼!
搖下車窗,點起一根煙,往嘴堣@塞。
文政赫,你這是怎麼了?
煙霧嫋嫋地升起。
居然就這樣吻了他!
為什麼會吻他?
是被他的眼睛給蠱惑了吧?!
該死!文政赫,明明是你自己做錯了!居然還要賴到彗星的身上。你怎麼可以那麼無恥?



申彗星鑽進家堙A把門緊緊地關上,鎖上。
這才像安全了似的把背貼在門上,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喘了一陣,他才慢慢地往屋子堮縑A最後挪進了浴室。
雙手撐在水池上,抬起臉,出現在鏡子堛漲菑v讓他嚇了一跳。
這……這……這是他嗎?
鏡子堛漱H臉頰紅撲撲的,眼睛婸X著還沒有散去的水霧,還有微微有些紅腫的雙唇……
天!他就是這個樣子回來的?
那他的這個樣子,Eric……Eric豈不是全看到了?
天!
打開水龍頭,拼命用冷水撲在自己臉上。
申彗星,冷靜一點!
意外!那不過就是個意外!去告訴Eric,那不過就是個意外!
可是……
他可以嗎?



樓下的文政赫,煙已經燒到了他的手指。
啊!文政赫晃過神來,掐熄了手上的煙。
又發了一陣呆,順手又掏出一根煙,塞進嘴堙A點燃。
上樓?他不知道說什麼。
打電話?他更不知道說什麼。
開車走?他不願意,更……不捨得。
所以,他只能停在這堙A停在這埵u著。
透過窗子望著那扇沒有開的窗戶。
他知道,彗星在堶情C



煙點了,燃盡了。
煙又點了,又燃盡了。
周而復始,直到夜幕降臨。
那沒有開的窗戶堜l終沒有亮起燈。
最後,他掐熄了最後一根煙,踩下了油門。
第二十章


“彗星哥,你的皮膚還真好!”
“謝謝!”聽著正努力給自己撲粉的化妝師的讚美,申彗星的臉不自覺地紅了紅。
“我說的可都是實話。”化妝師Emily一邊努力撲粉,一邊讚美得真誠,“哥的皮膚真的很好呢!又白又剔!我以前畫過的那些模特啊,明星啊,根本都不能比!”
“我哪有那麼好!”申彗星的臉更紅了。這個小化妝師是剛換的,年紀雖然小,可化妝的技術倒是一流的。小嘴也很甜,哥啊哥啊的叫得很勤快。就是有時候“勤快”得有點過了頭,比如說現在。
“當然有了!”Emily開始替他上淡淡的妝,“哥的眉毛很秀氣,稍微修一下就行了。哥的眼睛很奇特,細細長長的很生動,好像會說話似的,金色的眼影很襯你的。哥的鼻子也很好看,圓圓潤潤的,還微微帶著翹,特別可愛。”
申彗星的臉被誇得越來越紅,不好意思地他開口想要阻止Emily再誇下去,“Emily……”
Emily繼續往下誇,“不過我還是最喜歡哥的嘴。哥的嘴怎麼就那麼小呢?唇型特漂亮!顏色也好看,粉粉的,稍微畫一點唇彩上去就特別水潤,還特別誘人。”Emily突然停下手上的動作,朝他的臉湊過去。
“誒?”申彗星被她突然放大的臉嚇了一跳,“Emily?”
“哥啊!”Emily突然一臉的壞笑,“你知不知道,你的照片一放出去,可是有好多人想親親你的。”
“啊!”
“哥被人親過嗎?”Emily敲了一下自己,“看我這問的。哥你都那麼大了,怎麼能沒親過呢?”Emily繼續手上的工作,“好羡慕那個人呢!”
親?一聽這詞,申彗星腦子立刻一蒙,文政赫的臉在頭腦堣@閃而過。
天!手不自覺地撫上自己的唇,他又想起那個吻了……
已經過去幾天了。他沒去找Eric,Eric也沒來找他;他沒給Eric打過電話,Eric也沒給他打過;他沒有去過公司,甚至連假都沒有請,這些日子他就在這兒拍宣傳照了……他不知道該怎麼跟Eric說……
那個吻……
那麼深……
那麼甜……
讓人沉醉……
卻也讓他害怕……



“哥!彗星哥!”
Emily替申彗星畫好妝,卻發現申彗星已經在那媦噩萛B神遊太虛去了……
她知道這個漂亮的哥哥臉皮薄,沒事逗逗他,很有趣的。
剛才就看他被誇得小臉也紅了,可是現在這會兒,不僅整張小臉都紅了,還紅透了……
“哥!”用手推推神游的申彗星,卻發現他連耳根子都紅透了,就連白皙的脖子也蒙上了粉色……
哥想什麼呢?那麼入神!Emily帶著滿頭的問號,用力一推申彗星,“哥!彗星哥!”
“呃?啊!”被用力一推的申彗星總算是清醒過來了,一抬眼就看到滿眼好奇的Emily。
“畫好了!”Emily提醒他,“哥剛才在想什麼呢?”
“啊?”這下連脖子都紅了,“沒……沒什麼!”申彗星從椅子上站起來,“我出去了。”
“誒,哥……”Emily只是輕喚了一聲,卻看到申彗星打開門出去了。可步子還沒邁開,就左腳絆了右腳,接著跌跌撞撞就出去了。
呵呵……哥真可愛……



“彗星……”樸忠載輕喚了一聲在神游的申彗星,可惜沒有回音,一看就知道他還在神遊。
“唉……”樸忠載歎了一口氣,朝旁邊的工作人員揮揮手,示意他們今天的工作就到這媯異穭F。
工作人員零零散散地收拾收拾就走了。
樸忠載看了眼繼續神游的申彗星,又歎了一口氣,就朝他走了過去。
“彗星啊……”樸忠載拍拍他的肩膀。
“啊?”申彗星小臉一抬,立刻換了一個動作,“好了嗎?”
唉……樸忠載覺得自己的皺紋一定是多了,這兩天彗星根本就不在狀態啊。用手揉揉他的頭髮,“好了!他們都走了!”
“呃?”申彗星往四周看了一下,工作人員真的都走了,“好了啊!”申彗星整了整衣服,“那……我回去了……”
“等等……”樸忠載按住他。
“嗯?”申彗星疑惑地看著他。
“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樸忠載雙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直視他的眼睛。
申彗星垂下眼睛,用手指絞了絞衣角,“沒……沒事……”
樸忠載盯著他的頭頂看了一會兒,“好吧!那我有事!”
“誒?”申彗星重新抬起頭。
“你能幫我個忙嗎?”
“嗯!”申彗星點點頭。
“我要你做我的模特。”
“誒!”申彗星一驚。
“我要你做我的模特。”樸忠載用力壓了壓他的肩膀,“做我樸忠載的專用模特。”
“我……”申彗星咬了咬下唇。
“不願意嗎?”
“不……不是……”申彗星搖搖頭,“只是……”
“彗星,三個月以後在法國有一個比賽。”樸忠載壓著他的肩膀說得很認真,“我要你和我一起站在國際最高的領獎臺上。”
申彗星垂著頭不吭聲。
“彗星,做我的模特好不好?”
“我……我怕我不行……”
“不,彗星!你是最好的。”樸忠載說得無比認真,“你就是我找了很久的天使,是我樸忠載的天使。只要有你,我相信我一定能拍出最好的照片。”
“可是我……”申彗星抬起臉。
“相信我!”
看著樸忠載無比誠懇的眼神,申彗星咬著唇點了點頭,“那……好吧!”
“你答應了?太好了!”樸忠載興奮地一蹦就三尺高。
申彗星看著興奮的朴忠載勾了勾嘴角。怎麼Jin也那麼像孩子呢?
樸忠載一把拉起申彗星的手,“彗星,走!”
“誒?”申彗星被突然拉了一下,嚇了一跳。
“我們吃飯去!”樸忠載拉著他就直往外走。
“誒!”申彗星小跑了幾步,才算是跟上了樸忠載的大步子。
“彗星……”樸忠載輕喚了一聲低頭玩著刀叉的申彗星一聲。
“嗯?”申彗星沒抬頭。
“我去下洗手間,你等我一下。”
“噢!”申彗星垂著頭應了一聲。
樸忠載無奈地放下刀叉,起身去了洗手間。
申彗星還是垂著頭,手奡今菑M叉左搗一下,右戳一下,折騰著盤子堻挩l的食物。
“這不是Hyesung嗎?”突然有個聲音在他跟前響起。
“誒?”申彗星好奇地抬起頭,就看到兩個長得很和善的男人站在自己的餐桌邊上。
“真的是Hyesung啊!”站在前面的那個男人臉上倒是很激動,“能在這堥ㄗ鴔A,真是榮幸啊!”
“啊!你好!”申彗星有點傻了,但還是很有禮貌地站起來。站在後面那個一直笑得很和善的中年男人很眼熟啊!在哪里見過呢?
“你好!你好!”來人很是激動地握了握他的手,然後往旁邊退了一步,向申彗星介紹道,“這位是我們的社長,李秀滿先生!”
李秀滿?申彗星腦子堣@驚,不就是那個SM公司的大老闆嗎?跟著Eric倒是見過幾次,Eric跟他是有生意來往的,怪不得看著眼熟呢!不過,Eric跟他的關係似乎不怎麼好!最近的生意也似乎一直談不好。“你好!”申彗星趕緊朝他伸出手去。
“Hyesung真人可是比照片上更漂亮呢!”李秀滿握了握他的手,讚歎道。
“李先生誇獎了!”申彗星的臉迅速變紅,被陌生人誇獎了!
“不知道我有沒有這個榮幸請Hyesung吃個飯呢?”
“啊?”突如其來的邀請讓申彗星呆了一下,“這……”
“怎麼?我沒有這個榮幸嗎?”李秀滿臉上寫滿了失望。
“不……不是……”申彗星擺擺手,這個李秀滿也是個大人物,說不定能幫幫Eric。
“那,Hyesung明晚有空嗎?”李秀滿再次發出邀請。
“那……好吧!”申彗星朝他點點頭。
“那就這麼定了。”李秀滿滿意地笑笑,“明天我派人到攝影棚去接你。”
“不用……”申彗星又擺擺手,“我……”
“彗星!”那邊,樸忠載的聲音又傳了過來。
“Hyesung的朋友回來了啊!”李秀滿瞟了一下跑過來的樸忠載,“那我們就不打擾了。明天見!”
“誒?”申彗星呆愣愣地就看他們走了,這時樸忠載也已經跑到他眼前了,“彗星,你沒事吧!”
“沒事!”申彗星搖搖頭。
“他們是誰?”樸忠載對那兩個男人沒什麼好感。
“SM公司的大老闆。”申彗星重新坐下來。
“他們找你幹嘛?”樸忠載一副警惕樣。
“沒事,就是隨便聊聊。”申彗星重新拿起刀叉,“想請我吃飯。”
“你答應了?”樸忠載一驚。
“嗯!”申彗星點點頭。
“什麼時候?我陪你去!”樸忠載徹底驚了。
申彗星抬起頭朝他笑笑,“人家請的是我,又不是你,我怎麼帶你去嘛!”
“可是……”
“沒事的啦!就是吃個飯嘛!我又不是小孩子,還要人陪。”申彗星笑著拒絕了。



他們誰都沒有發現在不遠處坐著的李善皓。
“那不是李秀滿嗎?”朋友問著。
“嗯!”李善皓點點頭。
“誒?跟他說話的那個不是那個‘Angel’的模特嗎?”朋友不是圈子堛漱H,不知道彗星做過他的經紀人。
“嗯!”李善皓還是點點頭。
“真人比照片還漂亮啊!”朋友感歎道。
近看更漂亮!李善皓在心婸﹛C
“嘖嘖!怎麼看上去那麼好騙呢?”朋友接著說,“你看那個李秀滿,一看就知道沒安好心。”
李善皓卻在想自己的,在圈子塈鶢q滿的名聲可是很不好的。彗星不會不知道吧!不過……不知道也不奇怪,Eric哥把他保護得太好了!這事,該不該告訴Eric呢?
嗯……李善皓支起下巴,Eric哥你該怎麼謝我呢?



文政赫這些日子也煩惱得很。
他已經好些日子沒有跟申彗星說過話了。
一是因為沒機會,這些日子彗星根本就沒有在公司出現過。派出去的司機倒是每天向他彙報,說是彗星天天都去攝影棚。
二是因為沒膽量。不知道為什麼,他莫名地就膽怯了。沒膽量去見他,就連打給電話過去問候也沒有膽量,雖然他十分想念彗星的聲音,哪怕只有輕輕的一聲“喂”。好吧!就算是光聽不說話,他也不敢!
問題是,思念會將你越纏越緊。他現在只要一閉上眼睛,就都能看到申彗星的臉,美麗、純真、善良……天哪!還有那個該死的……吻!



申彗星早早地就結束了拍攝。
因為Junjin必須回家赴家宴,他的父親回來了,所以所有工作都提前結束了。
但是對申彗星來說,這反倒是他求之不得的。他可以不用費力地去想理由,也不用擔心會被揭穿。不管怎麼說,這是個私人約會。不管怎麼說,通過這個私人約會,他還是想幫幫Eric的。所以,還是不要告訴Junjin的好。
迅速回到家,洗完澡,換好衣服。
申彗星站在鏡子前看了很久,鏡子堛漲菑v似乎變得有些不一樣了……
哪里不一樣了?他說不出來,總之就是有些不一樣了……
李秀滿?沖著鏡子眨眨眼睛,見到他該怎麼說呢?應該怎麼幫Eric呢?如果說得太直接會不會引起他的不滿啊?那該怎麼辦?先去閒扯嗎?那閒扯些什麼呢?
就在申彗星對著鏡子胡思亂想的時候,時間一點一點地溜走……
啊!忘記了!申彗星突然想起李秀滿約他在攝影棚等……糟了!不知道會不會遲到……
他一邊想,一邊跌跌衝衝地往跑,換好鞋子,關上房門就出去了。



“喂!”李善皓接起電話。
“Andy啊!你讓我查的事我已經查到了。”
“嗯!”
“李秀滿今天可是預訂了凱悅酒店的整個頂樓。”
“噢!”李善皓嘟了嘟嘴,請吃飯,這李秀滿還真捨得下本錢。,“然後呢?”
“然後……你也知道了。他還預訂了總統套房!”
“OK!我知道了!謝謝!”
掛掉電話,李善皓對著電話勾起嘴角……
頂樓?總統套房?李秀滿,看樣子你對彗星是真的真的非常感興趣!
只不過……
彗星,你知道嗎?
還有……
Eric哥……
你知道嗎?
事情真是越來越有趣了!
是告訴Eric哥呢?還是我自己去呢?
李善皓偏著頭開始思考。
不如……
擲硬幣吧!



這邊,申彗星已經坐上了李秀滿派來的豪華專車。
第二十一章


在電梯門打開的那一刹那,申彗星還是為眼前的景象驚歎了一下。
跟著Eric,他去過不少五星級的地兒,當然也見識過不少大場面。可是今天他還是忍不住想要驚呼,無比豪華的佈置,讓他有了一種來到中世紀貴族酒會的感覺。
“Hyesung你來了啊!”李秀滿一看見申彗星出現,就立刻笑容滿面地迎了過來。
“李……李先生……”申彗星紅了紅臉,這樣的李秀滿突然讓他有一種受寵若驚的感覺。
“來來來……”李秀滿把他一直往堶惜煄A“這邊,我已經訂好位子了。可以看到全城的夜景,你一定會喜歡的。”
“啊!謝謝!”申彗星跟著往堥哄A一邊走一邊心想,這李先生比他想的要好相處多了。



李善皓摸出一枚硬幣,放在桌子上轉……
啊呀!又倒了!
李善皓嘟嘟嘴,拿起硬幣繼續轉……
硬幣在桌子上一直轉……
轉啊轉啊……
“啪!”
李善皓用力一掌拍下去。
時間剛剛好!
Eric哥,就看你這次運氣如何了!



文政赫呆呆地坐在辦公室堙C
整幢文氏大樓除了他的辦公室已經一片黑暗了。
彗星在幹什麼呢?
文政赫呆呆地用筆敲著桌面。
要不要打個電話呢?
不如……
就裝作什麼都沒發生好了……
可是……
在這個時候,電話毫無預警地響了起來。
按下通話鍵,“喂!”



呀!通了!Eric哥你可真是幸運呢!
“Eric哥!”李善皓親親熱熱地叫了一聲。
“Andy!”電話那頭的文政赫顯然很驚訝。
“Eric哥,很久不見了呢!”李善皓支起下巴。
“有事嗎?”文政赫口氣並不太好,顯然是心不在焉。
“也沒什麼……只是很久不見了,打個電話說說話嘛!既然Eric哥沒空,那我就掛掉了啊!不過……”李善皓故意拖了個長音。
“有什麼事就說!”
“呀!Eric哥今天火氣好大呢!”李善皓對著電話笑了笑,“好吧!有件事我想還是通知你的好。”
“說!”
“李秀滿Eric哥你認識嗎?”
“認識!”
“今天晚上,李秀滿約了彗星哥在凱悅吃飯噢!”
“什麼!”文政赫的聲音一下子提高了不少。
“我聽說他的嗜好很奇怪啊!”李善皓用可愛的聲音接著說,“而且,我聽說李秀滿還訂了一間總統套房噢!Eric哥,你要不要……”
“嘟……”李善皓話還沒說完,電話就被掛斷了。
呀!Eric哥,好心急呢!



彗星!彗星!彗星!
文政赫用力踩在油門上,他已經不知道闖了幾個紅燈了!
電話也打不通!
接電話啊!笨蛋!
快接啊!
媽的!文政赫拽掉耳機,狠狠一拳砸在方向盤上。
你個笨蛋!你到底知不知道李秀滿是什麼人!居然就這樣送上門去!
媽的!一定要趕上!
彗星你個小笨蛋!這次回來一定要好好地教訓教訓你!
千萬千萬不要出事啊!
文政赫用力把油門踩到底!
車子“嗖”地一聲又闖過了一個紅燈!



“來!彗星,嘗嘗這個!”李秀滿很熱情地給申彗星布菜。
“謝……謝謝……”申彗星笑笑,李先生真的很熱心,還真的很好相處啊!
“來!試試這酒!這是82年的陳釀!”李秀滿站起來替他斟滿一杯。
“啊!謝謝!”申彗星盛情難卻地執起酒杯抿了一口。啊!有點暈!申彗星放下酒杯晃晃頭。他知道自己的酒量不好,非常不好,所以跟不熟悉的人在一起他一向是喝得很節制的。可是今天……果然是陳釀!好暈哪!
“來!再來一點!”李秀滿繼續慫恿他。
“不!我不行了!不能喝了!”申彗星擺擺手。
“Hyesung這是不給我面子囉!”李秀滿沖著他微笑。
“不是的。”申彗星趕緊搖搖頭,看了看李秀滿的含笑的眼神,無奈地又抿了一口,“我喝……”
唔……更暈了……申彗星發現眼睛花了花,眼前的李秀滿變成了兩個。申彗星用力搖搖頭,不行……好像是醉了……
“彗星,你怎麼了?”李秀滿湊過來關心他。
“沒……沒事!”申彗星給了他一個微笑,“就是頭有點暈……”
“頭暈!”李秀滿的臉上寫滿了關心,“頭暈可大可小的。來,我扶你去房間堨薿坐@下。”
“不……不用了……”申彗星婉拒,扶著桌子站起來,卻穩不住身子晃了一晃,“我想我還是回去了……”
“那怎麼行?!”李秀滿一手搭上申彗星的腰,“我怎麼放心讓你一個人回去!我已經訂了一個房間了,我們下去休息!”
“不……不用了……”申彗星扭了扭身體,李秀滿搭在他腰上的手讓他很不舒服。
“去吧!房間我早就訂好了!”李秀滿加重手上的力道,握著他的腰就往前走。
“不……”申彗星伸手去掰李秀滿的手,這李先生怎麼有點熱情過頭了!“李先生,我自己回去好了!”
“Hyesung你不是頭暈嗎?”李秀滿不理會他的反對,一邊攬著站立不穩的申彗星一邊湊到他耳邊輕聲地說,“還有沒有別的地方不舒服啊!”
申彗星扭了扭脖子,想要擺脫脖子上那一陣陣的搔癢,“沒……沒有……唔……”腰上被用力捏了一下,整個身子震了一震,瞬間又軟了下去,還有一股躁熱。
“怎麼了?嗯?”李秀滿越湊越近,“要不要我幫你?”
“李先生……”申彗星一扭頭,只看到李秀滿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那看著他的神情讓他心驚,就好像……就好像……野獸看見了獵物……
“來!我們去房間!”
“不……”申彗星用力推開他,這樣的李秀滿讓他害怕。
“彗星!來,我們下去!”被推開的李秀滿帶著微笑毫不介意地又湊了過來。
“不,不用了!”申彗星被嚇得直往後退。
“Hyesung真是可愛呢!”李秀滿越湊越近,“不要害羞啊!”
“不!我要回去了!”申彗星扭過頭就跑。
“Hyesung怎麼可以就這樣走呢?”李秀滿一步就攔在他面前。
“李先生!”申彗星瞪大眼睛看著他。
“Hyesung,來,過來!”李秀滿伸手去拉他。
“不!”申彗星警覺地往後退了一步。
“Hyesung,你怎麼了?”李秀滿的臉上堆滿了笑容,可這笑容現在看在申彗星眼堮琤輕N是不懷好意。他現在總算是有點明白為什麼李秀滿被叫做笑面虎了。
“不好意思,我要先走了!”申彗星勉強提足精神,一貓腰,從李秀滿身邊鑽了過去。
“等等!”李秀滿一把抓住他的手。
“啊!”申彗星驚呼了一聲,回轉身,毫不猶豫地一腳踢過去。
李秀滿被踢個正著,不得不鬆開手,向後退了一步。
申彗星頭也不回地趕緊跑去按電梯。
“攔住他!”李秀滿大聲地對電梯旁的手下吩咐。
手下們立刻湧過來阻攔,申彗星完全被嚇到了,顧不上頭暈眼花,身體自動自發地本能反應,毫不客氣地幾腳飛踢過去!
手下們明顯沒有想到這個外表看上去像小兔子一樣無害的Hyesung身手那麼厲害,不自覺地就被逼退了開去。
申彗星趁機竄進還沒有合上的電梯門,拼命按下“1”鍵,電梯門在手下們沖過來之前總算是合上了。



“媽的!笨蛋!”李秀滿走過來給了他們一人一下。
“老闆!”手下們低下頭。
“給我追!”李秀滿滿臉怒意。
“是。”手下們應了一聲立刻追過去。



文政赫踩下刹車。
車子“吱”的一聲停在凱悅門口。
該死!彗星你一定不能出事!
文政赫猛地推開車門,可腳還沒跨出車門,就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從大門堥R出來。
“彗星!”文政赫大聲叫。
“Eric!”隨著一聲驚呼,申彗星跌跌撞撞地跑到他的車邊。
“彗星!”文政赫趕緊下車接住他跌過來身子。
“Eric!Eric!”申彗星沖進他懷堙A“走啊!快點帶我走啊!”
“彗星,怎麼了?”文政赫用力抱著他。
“走啊!快開車啊!”申彗星用力推他上車。
“發生什麼了?是不是李秀滿對你做了什麼?”文政赫一陣緊張。
“Eric,走!快走!好不好?”申彗星抬起的眼睛媦g滿了驚恐。
媽的!李秀滿那個混蛋做了什麼!文政赫把申彗星抱進車堙C“沒事了!沒事了!我們走!”



“老闆!”
“人追到沒有?”
“老闆,人上了文政赫的車。”
“一群飯桶!”



“彗星!”文政赫一手握著方向盤,一手用力握緊身邊申彗星的手,“怎麼了?”
“沒……沒事……”申彗星搖搖頭。
“怎麼可能沒事!”文政赫加重手上的力道,“你看看你的臉色!跟我說實話,李秀滿那個老混蛋有沒有對你……”
“我不知道……”申彗星用力回握,小小聲地說,“剛開始還好好的……後來我喝了酒……頭就開始有點暈……他……他就過來扶我……我想他是好心……可是……可是我突然好怕……他說要帶我去房間……我……我好暈……我好熱……我……我好怕……Eric……我就推開他……好多人……好多人來攔著我……”申彗星突然抬起頭,看向文政赫,眼睛堿晙晡犖′O水汽,“Eri……Eri……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可是我怕……”
那個老混蛋!想灌醉彗星!文政赫捏著申彗星的手幾近發白。
“Eri……疼……”申彗星突然呼痛。
“啊!對不起!”文政赫放鬆手上的力道,“沒事了!我在這堙A你不會在見到他了!”
“嗯……”申彗星點點頭,“Eri,我好暈……”
“沒事!我們快到家了!”文政赫捏捏他的手表示安慰。那個老混蛋到底給彗星吃了什麼!
“嗯……”申彗星握緊文政赫的手在出汗。
有件事他沒說出口,現在的他不僅暈,還很熱,那是一種抑制不住的躁熱。
即使再無知,他也隱約地知道是怎麼回事……
這……讓他怎麼說的出口……




“彗星!我們到了!”
文政赫輕輕拉了拉申彗星的手。
這一路上,他們的手一直握在一起。
他明顯地感覺到申彗星的手在一直流汗,沾濕了兩人的手心。
一開始他以為那是緊張、害怕,可是……
手心那意外的高溫告訴他,事情不是那麼簡單。
難道……
難道李秀滿給他吃了……
媽的!混蛋!文政赫重重地敲了一下方向盤。



“Eric!”全身心地和躁熱抗爭的申彗星被嚇了一下。
“沒事!我們到了!”文政赫放柔聲音。
“嗯!”申彗星動了動身子,解開安全帶,可是……身體軟得動不了了……
“怎麼了?”文政赫敏銳地感覺到申彗星的反應。
“我……我……”申彗星垂下頭。
“你別動!”文政赫立刻明白了,立刻下車繞過去,打開申彗星這邊的車門,“我抱你上去!”
“Eric……”申彗星瞪大眼睛看著他。
文政赫輕手輕腳地把他抱出車子。
沒走幾步,申彗星就小小聲地說,“Eric,我……我自己可以走……”
“乖!我抱你上去。”文政赫不容反駁地用力抱緊他。
“Eric……”
“乖……”



熱……
好熱……
被安置在沙發上的申彗星緊閉雙眼,不斷扭動著身體,試圖減弱那不斷用身體深處湧上來的躁熱……
但那躁熱感始終都不肯放過他,即使脫去外衣,解開鈕扣,仍然不願就此讓他解脫,讓他不自覺地輕吟出聲……
一絲冰涼突然入口,順著他的咽喉緩緩地滑進體內,幫助他稍微緩解了些熱度……
“啊……還要……”舒服的涼意瞬間又被被討厭的火熱所代替,惹得他輕皺起眉,不甘願地張開眼,尋找那份清涼。
“彗星……”張開眼看到的是文政赫寫滿擔心的臉。
“Eric……”申彗星帶著些驚恐地往沙發媮Y了縮,糟了,被Eric看到他丟臉的樣子了……
看著申彗星那像是被嚇怕的小動物般的反應,文政赫忍不住爆出粗口,“媽的!”隨即把手堛漱籅M重重地往茶几一放,那聲音大得讓申彗星又不自覺地縮了縮身子。
文政赫俯下身,伸出手輕撫申彗星的臉頰,帶著心疼輕聲地問,“彗星,是不是很難受?”
“唔……”被冷不丁碰觸的申彗星身體顫了一顫,“我……沒事……”強忍住想要出口的呻吟,申彗星繼續往沙發媮Y,“Eric,你可不可以離我遠一點……”我怕我忍不住了……
“彗星……”文政赫輕喚了一聲,還是縮回了手,站直身子看著申彗星因為忍著躁熱而不斷顫抖的身體,他的怒意越來越盛。媽的,混蛋李秀滿!居然敢給彗星吃那種東西!現在要怎麼辦?難道真的要給彗星去找個女人?
不行!絕對不行!他不能忍受!誰都不能碰他的彗星!
媽的!怎麼辦!文政赫狠狠地一拳捶在茶几上。
“Eric……”申彗星又被嚇了一跳。
“沒事……”文政赫趕緊安慰他,“你怎麼樣?我送你去醫院……”
“不……不要……不去醫院……”申彗星扭了扭身體反對,“我去洗個澡……就……就好了……嗯……”
“可是……”文政赫蹙起眉。這個樣子……
“Eric……拜託……”
“好吧!”文政赫看著他那可憐的樣子,根本狠不下心拒絕,“那你在這媯奶@下,我去給你放水……”
“嗯……謝謝……”申彗星縮緊身體。
文政赫一步步往浴室走,身後卻傳來申彗星已然抑制不住的呻吟。
握緊拳頭!李秀滿,我要宰了你!



等從浴室出來的時候,文政赫只看到在沙發上緊縮成一團的申彗星。
襯衣依然遮不住他白皙的身體,纖細的身體在不斷地顫抖,汗水浸濕了他所有的劉海,軟軟地搭在他光潔的額頭上。
“彗星……”文政赫輕輕地撫上他的額頭,“我們去浴室……”
“嗯……”申彗星從牙縫媕膝X回答,文政赫只看到他的下唇被咬出深深的痕跡,他……一直在忍……
文政赫俯下身輕柔地打橫抱起那燙熱的身子,大步向浴室走去,“彗星……要是忍受不了了,一定要叫我。”
第二十二章


文政赫坐在客廳堙C
整個房間很安靜,非常安靜……
安靜到他能清楚地聽到自己的心跳……
還有……
從那緊閉的房門的縫隙中流泄出來的細細的無法遏制的呻吟……
該死!
揚起頭,大大地喝了一口杯中的冷水,即使是這樣也無法澆熄他身體堥瘧摯坁漱鶩]……
握緊水杯的手不斷地加重力道,那力道幾乎要將水杯捏碎。
沒事!
沒事!
沒事!
沒……
他媽的!
見鬼的沒事!
蹙起眉,將手中的水杯狠狠地砸向牆壁,那水杯瞬間四分五裂,玻璃碎片伴著水珠四處飛濺……
他該怎麼辦?
不,事實上是他想怎麼辦!
想……
已不必再想了……
他的心,他的身體,已經告訴了他的大腦……
站起身,大踏步地走向緊閉的房門……
界限,越過之後,便再不能回到從前。



整個身體浸在浴池堙A冰涼的水輕輕滑過他修長的身體,可即使是那樣的冰涼也舒解不了他體內的躁動。申彗星情不自禁地曲起雙腿,雙手緊緊地抓住浴缸邊緣,本就白皙的指節也沒了血色,衣衫已然淩亂不堪,遮不住他象牙色的白皙肌膚,唇齒間不斷流泄出無力地呻吟……
很狼狽……
卻很媚人……
他全身心地抗拒著侵擾那不斷侵擾著自己的火熱欲焰,以致于根本沒有發現那突如其來的“入侵者”。



走進浴室的文政赫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副“活色生香”的畫面。
躺在冰冷的浴缸堛漱H兒,淩亂的發絲,嫵媚的表情,壓抑的呻吟,大敞著衣襟,拉開的拉鏈,曲起的膝蓋,自然而然張著的腿……
在文政赫眼堙A這就是……挑逗……
不!
這根本是……邀請……
“嗯……”隨著一聲輕吟,他眼睜睜地看著那修長的手離開光滑的浴缸邊緣,慢慢滑入水中……纖長柔軟的手指在水中慢慢地動作著……
文政赫的所有注意力都被吸引在那泛著桃色的臉頰上,隨著手上的動作越來越快,那微啟的朱唇中傾瀉出來的呻吟越來越重……媚惑……無比的媚惑……
“啊!”隨著一聲低啞的下腹部處於火熱亢奮的狀態,似乎已經很久了輕吼,那漂亮的頭顱向後揚起,濕透了的短髮甩出一道優美的弧線,然後是一個靜靜的短暫的定格,帶著極致的誘惑……
文政赫動了動喉嚨,處於火熱亢奮狀態的下腹部提醒著他,忍耐已經到了極限。



“嗯……”水堛漱H兒又是一聲輕吟,纖長的手指又開始活動,顯然那躁熱又開始作亂……
“彗星……”文政赫暗啞著嗓子伸手去碰觸那火熱的肌膚,“這樣不行,我帶你去醫院……”
“Eric!”隨著一陣驚呼,手上的動作一停,申彗星倏地睜大眼睛,Eric!為什麼Eric會在這堙IEric豈不是都看到了!不……那是他最不堪的一面啊……
“我們去醫院!”文政赫強迫自己保持著理智,伸出手去撈水堛漸荓k星。
“不……”申彗星伸手推拒,手上那尚未洗淨的濁液斑駁了文政赫的外衣,卻還是無可避免地被騰空抱起。
“彗星,聽話……”文政赫的聲音帶著隱忍,撈起他的強健的雙臂在微微地發顫。
“不……”申彗星無力地軟在他懷堙A他不去醫院,既然已經無可選擇,他寧願……無力地將雙臂環上文政赫的頸項,將頭輕輕地靠在他的肩上,“Eri……我不去醫院……”
“彗星,不行……”文政赫的聲音幾乎是從牙縫媕膝X來的。
真的……無可選擇嗎?體內那比剛才更為強烈的躁熱感一次又一次地這樣提醒著他,申彗星閉起他迷離的雙眼,如果是這樣……他希望能實現的是他那卑微的願望……深埋心底……無可碰觸……
那麼今晚,就讓他自私一次吧……
借著這卑劣的藥物,拋開那所有的自尊,實現他卑微的願望……
“我不去……醫院……”申彗星勉強使上力氣讓自己更貼近文政赫,柔柔的氣息拂過他的耳邊。比起體內那叫囂的熱望,他現在更擔心的是遭到拒絕。
“彗星……”
打斷文政赫,用他那帶著情欲的嗓音,“我請你……幫我……”
時間在那一秒凝固。
抱著他的雙臂漸漸收緊,漸漸僵硬……
果然……
可下一秒,在他還來不及反悔的時候,身上那濕透的衣物已然被俐落地扯去……
人,也跟著被抱離了浴室……



申彗星被輕輕地放在床上。光裸敏感的身體在接觸到柔滑的床單的那一刻時,不自覺地輕顫了一下,發出一陣陣的呢喃。
突然,覺得害怕……
身體卻在做出反應之前,被重重地壓回到床上……
壓住他的是同樣炙熱的身軀……
罷了!
這是他的選擇!
就讓他放縱一晚吧!
伸出雙臂,環上頸項,送上他顫抖的雙唇……



“我請你……幫我……”
文政赫確定,在他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所有名為理智的線全都被扯斷了……
用力扯去申彗星那已然不能蔽體的衣物,抱著他大步地走出浴室,將他輕輕地安置在柔軟的床鋪上……
看著那微啟的雙唇,微微眯起的水氣氤氳的雙眸,泛著桃色的細膩肌膚……他的心堨u有一個念頭——
要他!
是幫也好!是欲也好!
他已經無法思考,也不願思考!
這個如天使般的人兒,是——他的!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當陽光再次盡責地普照大地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了。  
溫和的陽光透過窗戶輕輕地灑在淩亂的床鋪上。皮膚略黑的男人緊緊抱著懷堛漸捰滮H兒,薄被一半拖在地上,另一半盡責地覆在床上那兩具緊緊糾纏在一起的修長身子上。那裸露在外的雪白肌膚上佈滿了星星點點,那是一夜縱歡的證據。  
沒多久,文政赫慢慢地睜開眼睛。  
看著如小貓一般偎在自己懷堛漸荓k星,文政赫的眼睛媟贗X得能滴出水來。  
目光順著白皙的身體往下,停留在那觸目驚心的吻痕上,文政赫只能苦笑一下,自己還真是失控了……  
輕柔地拉起薄被,覆住那纖細的人兒。  
文政赫再次伸出手,輕輕他撩開搭在額前的短髮,細細地注視著。那絕美的臉龐上還掛著激情時留下的淚痕,櫻紅小嘴被吻得腫了起來,昨天……真是累壞他了……  
手掌往下,輕輕摩挲著他粉嫩的臉頰,不自覺地笑得溫柔。  
我的天使……再也放不開你了……

文政赫輕撫著申彗星柔順的短髮,轉頭看了看床頭櫃上擺著的鬧鐘。
已經12:30了。
小東西是累慘了!到現在都一點沒有醒過來的跡象。文政赫微笑著湊過去,在他光潔的額頭上輕輕地落下一個吻。
我的小天使……吻落在額頭上。
我沒有後悔……吻落在長翹的睫毛上。
也不准你後悔……吻落在微翹的鼻尖上。
所以,睡醒了也不准當鴕鳥……吻落在櫻紅的小嘴上。



“唔……”突然的呼吸不暢讓申彗星不適地扭動了下身體,長翹的睫毛慢慢地顫動起來。
小傢伙要醒了!文政赫放開他的唇,微微拉開距離,微笑著看著即將清醒的申彗星。
“唔……”又是一聲輕吟,被滋潤小嘴蠕動了一下,睫毛顫了顫,接著就打開了那緊閉的眼瞼。
“寶貝,醒了?”文政赫帶著微笑,湊近那仍然迷蒙的小臉。
“嗯……”申彗星無意識地回應了一句,帶著初醒水霧的狹長鳳眼輕輕眨了眨。
真是可愛!文政赫在心媃g歎了一聲,又向前湊了幾分,在那誘人的小嘴上輕啄了一下,“還疼不疼?”
“唔……”唇上突然落下的溫熱讓申彗星瞬間瞪大了眼睛,眼前的人也變得越來越清晰。
“啊!”嚇了一跳的申彗星驚叫一聲反射性地伸出手重重一推。
“啊!”驚叫一下子變成了慘叫,小臉皺成了一團,痛!好痛!身體就好像被卡車碾過一樣,從尾椎到頸椎就好像是被拆散了又重裝起來一般的酸痛。
“當心!”文政赫長臂一伸,又把他攔腰攬進自己懷堙A“是不是很疼?”帶著無比心疼的語氣輕柔地往下按摩著他的腰肢。
“啊……疼……”申彗星還是忍不住呼痛出聲。
“好好好……乖……”文政赫輕聲哄著他,儘量放輕手上的力道。
漸漸適應的申彗星突然意識到兩人之間無比曖昧的姿勢,忍著痛去推文政赫“Eric……我……啊……”手心觸到的是一片滑膩的肌膚,出口的沙啞到不像自己的聲音……
“寶貝,怎麼了?”文政赫關心地問。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申彗星完全處在當機狀態。腦子堣@下子回閃過前一晚的景象。天!他跟Eric……他真的跟Eric……
看著懷堛漱H兒臉變成了通紅的蘋果,文政赫就知道小傢伙一定是想起晚上發生的事了。絕對絕對不能給他逃避的機會!
“很疼嗎?”文政赫攬緊他,“對不起……寶貝……”
“不……Eric……”申彗星嚇得不敢動,“昨天……那個……我們……那個……”
唉……文政赫歎了口氣,微微拉開兩人的距離,一手攬住他的腰,一手捏住他尖細的下巴輕輕抬起,“彗星,昨天發生的一切都不是夢。也不是誤會!不是錯誤!那是我文政赫的選擇!我不後悔!你也不准後悔!”文政赫盯著他的眼睛看了片刻,然後用很嚴肅的表情問,“聽懂了嗎?”
申彗星怔怔地等瞪著眼睛點了點頭。
“很好!”文政赫扯起微笑,又一點一點地靠近,在他的唇上輕啄了一下,“閉上眼,寶貝!”
申彗星聽話地慢慢合起雙眼,迎接那溫柔的吻。

文政赫放開申彗星的唇,滿意地看到他張大嘴重重地喘息著,眼睛媞′O水霧沒有焦距。
真是個誘人的小東西!文政赫勾起嘴角笑了笑,伸出手指點了點他的鼻尖,“小笨蛋,呼吸啊!”
申彗星大口大口地喘息了一會兒,輕吟了一聲,“嗯……”眨巴了一下眼睛,卻在下一秒又紅透了臉,睫毛抖動了幾下就垂了下去,天哪!又被吻了!申彗星知道自己的臉一定是紅得像熟透了的蘋果……怎麼辦?頭很暈……身體好痛……臉好燙……他該跟Eric說什麼?Hi,早上好嗎?不……
就在申彗星在腦子堣斷鬥爭的時候,他發現自己的身體突然騰空而起,細嫩的肌膚一下子暴露在空氣當中,微微的有些涼意。不自覺地縮了縮身子靠近熱源,卻又不小心牽動了後身,“嘶……”倒抽了一口涼氣。
“彗星,別亂動!”帶著笑意的溫柔聲音在耳邊響起,申彗星這才發現那讓自己騰空而起的熱源就是文政赫,下意識地紅著臉開始撲騰,“Eric……”
“跟你說了別亂動!”文政赫緊了緊手臂,制止申彗星不安份的舉動,跟著扯起詭異的微笑,“再亂動,就別怪我!”
“唔……”申彗星被一嚇,立刻停止了撲騰。
“這才乖!”文政赫滿意地抱緊他邁開步子。
“啊!”申彗星驚叫了一聲,抱緊文政赫的脖子,生怕掉了下去。等文政赫走到浴室門口,他才小小聲地開口問,“Eric,你……你要幹什麼?”
“幹什麼?”文政赫停下腳步,湊近到申彗星的小臉,鼻尖在他粉嫩的臉頰在輕輕地蹭著,“洗澡啊!”
“啊?!”申彗星不解地眨了眨眼。
“替你洗乾淨啊!”文政赫輕啄他的頸項。
“我?!”申彗星怕癢地縮了縮脖子,“我自己可以……”
“你確定?”文政赫突然拉開距離,正視他的眼睛。那眼神看得申彗星心堛蔥o毛,“Eric……”
“你連坐都坐不起來,還想自己洗澡?”文政赫的笑容充滿了玩味,申彗星這下連脖子都紅了,“還是我替你洗吧!”重新湊到他耳邊,咬著他小巧的耳垂輕輕地說,“如果堶惜ㄛ~乾淨的話,你會生病的。雖然我不捨得洗掉留在你身上的屬於我的味道……”
話還沒說完,申彗星的整個身體都泛起了可疑的粉色……
真是害羞的小天使!文政赫愉快地想著,“所以,寶貝,你放心,我會很溫柔地替你洗得乾乾淨淨。”
回應他的是緊緊關上的浴室門。



唔……真是太羞恥了……
渾身上下被洗得清清爽爽,酥酥軟軟的申彗星整個人窩在已經打理乾淨的床鋪上。床單Eric換過了,枕頭Eric換過了,被子Eric也換過了……那些沾滿了“罪證”的寢具Eric都拿去清理了……
連自己的身體也……
唔……太羞恥了……
申彗星拉高被子,連頭一起埋進了被窩堙C
他們在浴室堳搕F一個多小時,Eric真的實踐諾言,把他了上上下下、悹堨~外都洗了個遍……
一想到Eric的手指在自己的身體靈巧地活動著,他就……唔……
還有Eric在他耳邊的呢喃,“寶貝,你真敏感!”
最可恥的是,他居然……居然……在那種刺激下……又……又高潮了……
唔……這讓他以後怎麼見人?
呀……他不要見人了!
第二十四章


用被子把自己和外界隔絕起來的申彗星終於有了思考的機會。
從昨天晚上到剛才為止,所發生的一切對他來說……都太……瘋狂了……
他和Eric,那個他最愛的人,越過了所有的界限……
可是……
這一切算什麼?!
因為藥力發作而無可避免……
不!
他們可以去醫院……雖然他拒絕……
還有Eric的吻,Eric對他說的話,Eric對他做的一切……
那些都算什麼!
算是承諾嗎?
還是他可以認為……
那算是……愛……
不……
申彗星,你這個笨蛋!
你怎麼可以那麼這樣想?
也許那只是Eric不忍心看你受罪,親人般的幫助你而已。
什麼不後悔!不准後悔!
那都是體貼的安慰!
申彗星,別做傻瓜!
申彗星在被子媔V縮越緊,蜷在一起的身子已經完全感覺不到疼痛。一瞬間,剛換上的睡衣,濕了!



擦著頭髮從浴室踏出來的文政赫,看到的就是那麼一個拱起的小被窩球。
唉……歎了口氣,放下手堛漱礞y,走了過去,一看就知道,小傢伙在胡思亂想。不知道這個樣子多久了,再窩下去的話一定會窒息的。
文政赫對自己的定力向來都是很有信心的,沒想到一遇到這個小傢伙,就全都土崩瓦解了。剛才替他洗澡的時候,一想到那誘人的身體,惑人的表情,魅人的聲音……唉……要不是無數次告訴自己彗星的身體是絕對再也承受不起的話,自己一定會再要了他……
唉……所以只能在安置好小傢伙以後,再回浴室不停地沖涼水……這涼水還真他媽不是滋味!
文政赫幾步就到了床邊,慢慢地沿著床沿坐下來。
趁著洗澡的時候他也好好想過了,對於彗星,他是不可能放手的。只要一想到以後彗星再也不需要他,而是跟別人一起生活的時候,他就憤怒得發狂!不!是嫉妒!嫉妒得發狂!
呵呵……文政赫自嘲般的笑了笑,伸手撩了撩濕發,原來自己也學會嫉妒了!原來所有的反常都是因為放不開這個小傢伙……自己對這個小傢伙只怕是早就放不開了……只是,自己沒有發現而已……
不管了!文政赫伸手輕輕拍了拍小被窩球,就算彗星對他的感情只是親人般的友誼,也絕對絕對要讓彗星接受他,反正經過昨晚彗星已經是他的人了,他文政赫可是個頂天立地的負責任的大男人!
“彗星……”拉了拉被子,試圖把小傢伙從被子里拉出來,“再不出來可是要呼吸困難了……”
小被窩球只是動了動。
“彗星……”文政赫用了用力,他的寶貝還在害羞呢!“出來好不好?”
還是沒反應。
唉……文政赫歎了口氣,用力一扯,被子很出乎意料地輕易被扯掉了,申彗星蜷成一團的身子一下子暴露在空氣中。
“彗星……”文政赫往床上挪了挪,試圖讓申彗星展開身體,“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文政赫把他扯進懷堙A卻發現申彗星怎麼也不肯抬起頭來。
“彗星,寶貝,怎麼了?”文政赫湊近他的耳邊,熱熱的氣息全都噴灑在他的細嫩的脖頸上。
申彗星埋著頭晃動了一下頭髮。
沒了辦法的文政赫只能強行讓他抬起頭,申彗星卻固執地只讓他看到柔順的發絲。
“彗星……”文政赫加重了語氣,伸出手強迫他抬起臉來,卻意外地看到他微顫的睫毛上掛著晶瑩的淚珠,膝蓋上濕了一大片,袖口上也有水漬,不由得一驚,他哭了多久?“寶貝,怎麼了?”
申彗星掛著眼淚輕輕搖搖頭。
“是不是身體不舒服?”文政赫心疼地抱住他,“對不起!是我不好!”
不要道歉!Eric,不要說對不起!那樣我還可以……申彗星的身體顫了顫,別跟我說對不起……
“對不起!是我不好!”文政赫心疼極了,“是我不知道節制,弄疼你了!對不起!”文政赫吻了吻他的臉頰,“不過,那也不能怪我!實在是因為你太誘人了!那種情況,我怎麼可能停下來?!”
Eric你……申彗星的眼淚一下子又湧了出來。
“啊!寶貝你怎麼了?”決了堤的眼淚讓文政赫一下子手足無措起來,“別哭啊!別哭……”
寶貝?寶貝!Eric,我真的是你的寶貝嗎?還是你對誰都……
“彗星!我的天使!我的寶貝!別哭!你哭我會心疼……告訴我,怎麼了……”文政赫一點一點吻掉他的眼淚,“別不說話啊!”
Eric……對你來說,這大概就是責任吧!可是我需要的不是責任……算了……有昨天晚上我已經很滿足了,一個夜晚足夠我回味一輩子了……請不要對我負責任!“Eric……”申彗星抬起淚眼,抿了抿嘴,幾乎說得很堅定,“我們……是朋友……對不對……”
“不,不是了!”文政赫認真地看著申彗星,“彗星,你是我的天使,獨一無二的寶貝!我絕對不會放開你!”
“Eric……”受了震動的申彗星眨了眨眼睛,他沒想到文政赫會說這樣的話,那神情就好像他第一次對人說出那樣的話,“你……”
“是……”文政赫溫柔地看著他。
申彗星咬了咬下唇,即使是被討厭,他也想知道,那到底是責任,還是發自內心的第一次,“你……是不是……是不是跟很多人說過……”說完,他就垂下眼,不敢再看文政赫,問這樣的問題,就好像……好像……好像是在質問情人的小醋罎子……可他們什麼都不是……好丟臉……
“什麼?”文政赫愣了愣,隨即就反應過來了,小傢伙的反應就是……吃醋!呵呵呵呵……文政赫突然咧大了嘴,也就是說小傢伙對他也是有感覺的。呵呵呵呵……他可愛的小天使!“沒有!”
“誒?!”輪到申彗星一驚,那就真的是第一次。
“彗星,我從來沒有對別人說過,只有你才是獨一無二的。”文政赫親吻了一下他的額頭,“是我文政赫獨一無二的寶貝。”
“Eric……”申彗星瞪大眼睛。天!Eric說的是真的,那不是責任,Eric是真的對他……天!他是不是又在做夢了?
“別胡思亂想!”文政赫親吻了一下他的鼻尖,給了他一個大大的微笑,“你知道那些只是我生命中的過客,對我而言,他們是沒有意義的。所以,別亂想……雖然我很高興你在吃醋!”
吃醋?申彗星紅了臉,好丟臉啊……可是這一切都美好得讓他難以致信。
“別再胡思亂想了,好嗎?”文政赫親親他的臉頰,吻掉那上面的淚珠,“我的寶貝,別哭了!”
“Eric……”申彗星喃喃地開口,他希望這一切都是真的,希望……“不要騙我……”
“不,寶貝,我不會騙你!”文政赫慢慢湊近那櫻紅的唇,“在一起吧!我們……在一起吧!”
“嗯……”申彗星輕輕應了一聲,慢慢閉上眼睛。是做夢也好!是安慰他的謊言也好!老天,就再讓他任性一次吧!
就讓他們……在一起吧!
申彗星穿著水藍色的睡衣,整個人窩在寬大的白色沙發堙A懷堜窱菑@個大大的兔子抱枕,臉上是一副正在思考的神情。
從Eric對他說“我們在一起吧!”之後,這已經是第幾天了?
申彗星抱緊抱枕往沙發媞菑F窩,伸出纖長的手指,一根一根地開始數,1、2、3、4、5……
已經5天了啊!
天!他已經5天沒有去上班了!他已經5天沒有離開過家了!
都是Eric的錯!
申彗星狠狠地捏了捏拳頭,卻在下一秒把臉埋進了懷堛漫磢E……
唔……太丟臉了……
這5天……這5天他根本就是在床上過的……
Eric……Eric!Eric根本就是個不知道節制的大色狼!
醒過來之後,他的身體好疼。那畢竟是違反自然規律的行為,勢必要收到上天的懲罰。
Eric幾乎是強硬地讓他乖乖地待在床上休息。
好吧!他很乖!除了解決必要的生理問題,他沒有下過床。Eric就一直陪著他,抱抱他,親親他,替他按摩,一日三餐叫外賣……只要他一醒過來就能看到Eric握著他的手對他笑得很溫柔。
那完全就是美好得不真實。
直到第三天,他終於被允許下地了。雖然還是有點腿軟,他知道那是因為躺得太多,雖然還是有些疼,他知道那是第一次的代價,但他還是很開心的,腳踏實地的感覺真的不錯……
可他還沒踏夠,Eric就把他壓回了床上,用他那能淹死人的深邃眼睛,用他那能溺死人的溫柔語調,對他說,“寶貝,可以嗎?”
然後,他就迷惑了……
迷惑的結果就是他在床上又多躺了一天!
現在想起Eric那時的表情……
就像一隻偷腥成功的貓!不!是像一匹酒足飯飽的大野狼!
唔……色狼!大色狼!
申彗星捏著小拳頭狠狠地捶了抱枕幾下,可臉還是深深地埋在抱枕堙C
怎麼他以前就沒有發現那個一表人才,英偉不凡,溫柔有禮的標準紳士的,讓他死心塌地地愛了那麼久的文政赫,骨子堿O一匹狼呢?
嗚……
他這算不算是識人不清?
要不是今天Eric被一通電話給招回了公司,他還不知道會怎麼過這一天呢!
唔……
他不要就這樣在家媢L一輩子啦!
絕對不要!
他要反抗!
絕對不能讓Eric再得逞了!
下著決心的申彗星捏緊拳頭給自己打氣。
誰料,剛剛抬起頭就看到那雙無比深邃的眼眸……



文政赫今天很懊惱。
原本想要跟親親小寶貝在家埵n好溫存的計畫全被一通電話給破壞了,迫不得已地親了親彗星,叮囑了很久才戀戀不捨地離開。
到了公司才知道根本就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二話不說拍板確定,又臭駡了屬下一通以後就用趕超生死時速的速度回家了。
誰想,一打開門就看到他的寶貝抱著大兔子抱枕,窩在雪白的沙發堙A沒有穿鞋,水藍的褲腿下露出的是細白的腳踝以及和他的人一樣漂亮纖長的雙腳,可愛地糾纏在一起,腳趾微微地蜷了起來……
文政赫不自覺地咽了咽口水,才幾小時不見,他的寶貝更誘人了!
大大的抱枕遮住了他的整個身體,讓他顯得更加纖細。小腦袋埋在抱枕堙A只有柔順的短髮灑在抱枕上,隱隱地還能看到紅透了的小耳朵,和弧度優美的脖子……
小傢伙又在胡思亂想吧!
文政赫勾了勾嘴角,不過……這次在想什麼,他還是知道的。
輕手輕腳地走過去,蹲下來,定定地看著他的小拳頭捏了捏,然後對著那慢慢抬起來的精緻小臉笑開了……



“Eric!”申彗星驚叫了一聲,顯然應該還身在公司卻意外出現在家堛漱戭F赫讓他狠狠嚇了一跳。
“在想什麼?”文政赫爬上沙發,伸出手臂,將申彗星連人帶抱枕一起摟進懷堙C
“沒……”申彗星顯然驚魂未定。
“沒什麼?嗯?”文政赫貼著他小巧的耳朵輕輕地說,毫無意外地看到他的耳朵紅透了。真可愛!
“Eric……”申彗星用手肘撞撞文政赫的胸口,試圖讓他不要緊緊地貼著自己,那樣很熱,也會讓他無法思考……
“嗯,寶貝?”文政赫在他的脖子上輕啄了一下,微微鬆開手,在這些日子堙A他突然發現逗弄這個小傢伙是很有意思的。
“你不是應該去公司了嗎?”申彗星趁機從文政赫的懷媃p出來,抱緊懷堛漫磢E轉過身,臉上幾乎是帶著“戒備”的表情。
“我想你了……”文政赫調整了一下姿勢,微笑著說,“所以就回來了……”
“誒?”申彗星的小臉立刻紅了紅,嫵媚的眼睛往下垂了垂,又抬了起來,沖著文政赫眨巴了幾下,“那你看到了,可以回去了……” 絕對不能再讓他迷惑了,再這樣下去他就不用出門了。
回去?文政赫眯了下眼睛,小傢伙下逐客令了!
“我可是剛從公司回來啊!”文政赫傾過身子,向他靠近了幾分。
申彗星立刻向後縮了一下,把抱枕抱得更緊,“那麼……那麼……” 堅持!申彗星你要堅持!
“什麼?”文政赫再靠過去幾分,這小傢伙的表情,怎麼看都是防他跟防賊似的!
退到沙發角落堛漸荓k星已經退無可退了,只能咬了咬下唇,瞪大眼睛認真地盯著文政赫,“我的意思是,你已經在我這埵矰F好久了,你是不是應該回家了?”
“回家?”文政赫擺出疑惑的臉,“這堣ㄣN是嗎?”
“啊?!這堿O我家啊!”
“寶貝的家不就是我的家嗎?”文政赫的臉已經完全湊到申彗星跟前,“還是說,彗星寶貝你嫌棄我呢?”
“不……不是……”申彗星的臉完全紅透了,幹嘛靠那麼近,害他都不能正常說話。
“好!”文政赫往前一湊,鼻尖撞到申彗星的鼻尖上,“不說這些了,我們還是來做些正事吧!”
“啊!”申彗星呆了一下,立刻放開抱枕伸手去推過分靠近的文政赫,“等……等等!”
“嗯?”文政赫趁機抽走申彗星懷堛漫磢E丟到一邊,湊過去親他的臉頰。
“等……等等……”申彗星手上用力,想要躲過文政赫不斷落下來的親吻,“我還有話說……”
“嗯?”文政赫停了停,稍稍拉遠距離,“什麼?”
“明天,我要去工作!”申彗星很認真地說。
“工作?”
“對!”申彗星用力點點頭,“我已經很久好些天沒有去工作室了,大家一定找我找得很急,明天一定要去的。”
“不要緊!我已經幫你請過假了!”
“誒?”Eric幫他請假?“請了多久?”
“無限期!”文政赫說完又往前湊,“別管那該死的工作,現在你應該照顧我……”
“等……等下……”申彗星這下乾脆連腳也用上了,Eric怎麼可以擅自幫他請假?“我已經沒事了!我要去工作!”
“不准去!”文政赫有些抓狂了,一想到彗星還要去拍那些掛在大街上的照片,讓那些噁心的傢伙覬覦,他就很憤怒。尤其是那個可惡的李秀滿,幸虧彗星逃出來遇上他,否則……他媽的老色鬼,一定要讓他付出代價!先不管那些,總之不准去就是不准去!
“為什麼?”申彗星眨巴眨巴眼睛。
“不准就是不准!”文政赫抬起他的下巴,二話不說就想吻下去。
“我要去!”申彗星的小脾氣也上來了,一把擋住文政赫湊過來的臉。
“不行!”文政赫拉開他的手,和一臉認真的申彗星對視了一會兒,勾起笑容,“寶貝,等下再說,我們先幹正事……”呵呵……我的小寶貝,我會讓你忘了這事的……
“不要!”申彗星噘噘嘴。大概是關係發生了變化,那壓抑了很久的小性子一點一點地復蘇了……
文政赫已經開始上下其手了,不安份地去解他睡衣的扣子……
唔……不行……絕對不能讓他得逞!申彗星一邊推拒著,腦袋堣@邊想著,就這樣毫不猶豫地一腳踹了出去。



文政赫毫無預警地以四腳朝天的“丟臉”姿勢倒在地上,瞪大眼睛看著沙發上拉著衣襟的申彗星慢慢地爬下沙發,撿起被丟到一邊的大兔子抱枕,驕傲地揚了揚頭,然後一步一步地走進臥室,只留給他一個纖細的背影。
啊!因為彗星純良太久了!他幾乎已經忘記了,他的寶貝其實是個跆拳道很厲害的任性小孩啊!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