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第二十五章


“彗星!”文政赫輕拍了一下扒在車窗口的申彗星。
“嗯!”申彗星頭也不抬地輕應了一聲,那小心思早就飛到攝影棚堨h了。現在,他是真的喜歡上這份工作了。
唉!被無視了!文政赫歎了一口氣,這小傢伙最近越來越無視他了。“彗星!”文政赫伸長手臂拍拍他的腦袋。
“嗯?”申彗星總算是回過頭了,沖著文政赫眨巴眨巴眼睛,漂亮的眼睛媦g著“怎麼了?”
“真的要去?”文政赫寵溺地看著他。
“嗯!”申彗星認真地點點頭。
“跟我回公司!”文政赫提議。
“不要!”申彗星搖搖頭,“大家都等著我呢!”
“那我不也等著你呢嘛!”
申彗星眼睛眨了幾下,沖他皺皺小鼻子,噘了噘嘴撇過頭,“才不!”
“彗星……”文政赫湊過去貼著他的耳邊,“別忘了,你可是我的特別助理!”
“請假了!”申彗星回給他一個微笑,一手伸過去拉車門。
唉!好吧!文政赫又歎了口氣,“那你小心!結束了給我電話!我來接你!”
“嗯!”申彗星乖巧地點點頭,打開了身邊的車門。
“自己小心!別累著!”文政赫湊過去親親他的臉頰,毫無意外地看到申彗星紅了紅臉頰。
“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申彗星噘噘嘴,回給他一句,“再見!”
“再見!”文政赫探過頭去,真想把他綁回來。
出乎意料的,已經走出了幾步的申彗星突然又折回來,快速地在文政赫臉上親了一下,“開車小心!”說完就跑開了。
文政赫卻滿意地看到他紅透了耳根,他的小天使真是太可愛了!
關上車門,文政赫往後靠在駕駛座上,臉上突然浮現出詭異的笑容,樸忠載,你馬上就會知道彗星是我的!你別想從我身邊搶走他!不過……他的小彗星啊……呵呵……不要太害羞才好!


申彗星手徫搧萓蝒A,傻呆呆地站在那堙C
“哥,怎麼了?”Emily好心地詢問,好不容易把這哥哥盼回來了。幾天沒見,又漂亮了呢!但是……怎麼好像“傻”了呢?拿著衣服就在那媯o呆,臉還紅得可疑!這衣服怎麼了?挺好看的啊!
“啊!”申彗星總算回過神來,“那個……那個……”
“嗯?”Emily好奇死了。
“我自己可以了,你……”申彗星抓著衣服的又緊了緊。
“好!那我先出去了!” Emily很機靈地接過話,沖申彗星擺擺手。
“呃……謝謝!”申彗星有禮貌地道了聲謝。
直到大門關上,申彗星才重重地坐回到椅子上,都是文政赫的錯!
拿到衣服,手才搭在一顆扭扣上,他腦子奡N突然想起自己身上滿是不能見人的痕跡,這讓他怎麼在人前換衣服?而且對方還是個女孩子!
嗚……壞蛋文政赫!申彗星敲了敲椅子,早知道這樣,早上就答應跟他回公司了……嗚……白親了他一下……
但是,害羞歸害羞,衣服還是要換的,工作還是要做的。
所以,申彗星磨磨蹭蹭地換上模特的服裝,對著鏡子轉了好幾圈,確定衣服已經把自己身上那些羞人的痕跡都遮起來了。
這才打開房門,開始他的新工作!




樸忠載對著鏡頭歎了第N口氣,終於還是放下了手堛漪蛨驉C
這照片……讓他怎麼拍?
放下相機沖助手們揮揮手,助手們立刻會意地放下手堛漯F西離開了。
“誒?”坐在聚光燈下的申彗星呆了一呆,“Junjin?”
“唉……”樸忠載歎了一口氣,把相機往桌子上一放,朝申彗星走了過去。
“Junjin?”申彗星從椅子上站起來,瞪大眼睛朝樸忠載眨了又眨,“怎麼了?是不是我做錯什麼了?”
唉……樸忠載又歎了一口氣,伸手揉揉申彗星的頭髮,“沒有……”
“嗯?”申彗星又眨眨眼,一副純良無害的表情。
樸忠載收回手,捏了捏拳頭,一看到那痕跡,他就……媽的!該死!那天姓文的打電話來幫彗星請假就知道有鬼,這些日子他們都發生了點什麼看那個痕跡就知道了。真他媽的!
“Junjin?”申彗星的眼睛又眨了眨。
“你出來的時候照了鏡子沒有?”樸忠載扯了扯微笑。
“照了啊!”申彗星一臉的迷惑,自己明明對著鏡子照了又照,確定沒有問題才出來的啊!
“唉……”樸忠載牽起他的手,真是沒自覺!該死的!一定是那個姓文的故意的!在那種地方留下痕跡……看來照鏡子也是白照!
“誒?”申彗星乖乖地跟著樸忠載走。




樸忠載把他往鏡子前一拉。
“誒?”申彗星看了他一眼,又轉頭去看鏡子的自己,左照照,右照照,沒有什麼不妥啊?!難道是我衣服穿錯了嗎?沒有啊!Junjin好奇怪呢!
唉……樸忠載撈起桌上的一面鏡子……
“嗯?”申彗星透過鏡子的折射看了看,“啊!”不自覺地驚叫出聲,小臉立刻漲得通紅!
這……這……這……
耳根子下面有一個大大的紅得發紫……吻痕……
嗚……這是什麼啊……
申彗星伸出手用力去擦鏡子塈擙g出來的吻痕,一定是鏡子上有花啦!怎麼都擦不掉啦!
樸忠載看著他幼稚的行為,搖搖頭,放下鏡子,“別擦了!不是鏡子花了!”
“啊!”申彗星又是一聲驚叫,立刻用手捂住自己的脖子。慘了!Junjin看到了!
“唉……”樸忠載還是歎氣,“他留下的?”
“啊?誰?!不!不是!”申彗星驚得一個勁地搖頭否認。
樸忠載放柔聲音,“你們……是不是在一起了?”
“嗯?”申彗星不再搖頭,反而瞪大眼睛望著他,小臉漲得更紅了,瞪了一會兒隨即又垂下了頭。
那就是默認了……樸忠載只覺得無奈,既然事情發生了……算了……只要彗星覺得幸福開心就好……
“彗星……”樸忠載握住他的肩膀,加重力量迫使他抬起頭。
“嗯?”
“彗星,答應我,一直要開開心心的。”樸忠載說得很認真,“和文政赫好好地過日子。”
“嗯!”
“一定要幸福!”
“嗯!”
因為申彗星頸子上的痕跡,樸忠載不得已還是停止了拍攝。
“Junjin……”申彗星紅著臉看了看樸忠載,被他看到這麼羞恥的痕跡……在心堿蝸|了文政赫一通……看著樸忠載的眼睛堭a著歉疚……
“彗星啊……”樸忠載拍拍他的頭,“今天就算了!等會兒我跟服裝師再商量一下,把你明天的衣服換換,我們再拍。”
“嗯……”申彗星點點頭,“那今天……”
“今天就這樣吧!”
“嗯……”
樸忠載想了想,開始提議,“反正也不拍了。不如我帶你去找找靈感!”
“靈感?”申彗星不解地眨眨眼。
“你忘記了嗎?”樸忠載捏捏他的鼻子。
“嗯?”申彗星揉揉自己的鼻尖。
“你答應做我的模特的。”樸忠載好心地提醒他。
“噢!”申彗星偏著頭想了想,真的是有這樣的事呢!“那我們……去哪里找靈感?”
“嗯……隨便去走走吧!”樸忠載拉起他的手就往外走。
“等……等等……我的衣服……”申彗星沒想到樸忠載說風就是雨的。




“你們在幹什麼?”文政赫一進門就看到讓他火大的一幕,讓他最心煩的樸忠載居然拉著他的寶貝彗星的手,而且他的寶貝彗星居然任他拉著!
“E……Eri……”申彗星呆了呆,Eric怎麼出現這堣F?他不是應該去公司了嗎?
“彗星……”文政赫立刻換上笑臉,走過去一下子拍掉樸忠載的手,換自己拉起申彗星的手,“很驚訝嗎?”
“嗯……”申彗星張大嘴,有些呆呆地點點頭,“Eric……你不是去公司了嗎?”
“想你了啊!”文政赫親親熱熱地在他臉頰上親了一下。
申彗星倏地臉一紅,狠狠踩了文政赫一腳,抽回自己的手。“你幹什麼!”
“想你啊!都2個小時沒見你了!”文政赫乾脆伸出手去攬申彗星的腰,申彗星扭了扭身子,還是沒躲過,只能給了他一個白眼,卻任他攬著。
“怎麼?今天不拍了嗎?”文政赫一手攬著申彗星,一邊用得意的神情看著在一旁有些臉色發白的樸忠載。
還提這個!申彗星聽到這句臉更紅了,屈起手肘用力往後一撞,只聽到文政赫一記悶哼……呀!重了!有些擔心,卻又不能回頭……
“既然不拍了,我們就回去吧!”文政赫的另一隻手也搭了上去。
“不要……”申彗星毫不猶豫地拍掉他的手拒絕。
“那……跟我回公司啊……”文政赫無視樸忠載的存在,繼續建議。
“不……”申彗星有些猶豫了。
“你不在,我沒辦法工作啊……”文政赫湊到申彗星的耳根子旁邊說。
“那……”申彗星更猶豫了。
“回去吧!”文政赫繼續軟綿綿地建議,“我會想死你的……”
“那……申彗星最後還是點了點頭,“好吧……”
“好!走吧!”文政赫拽著他的腰就走。
“等等……Eric……”申彗星的腳下一沖,“我的衣服還沒換……”
“不用換了!穿著走好了!”文政赫繼續拽著他的腰走。
“不行!”申彗星用力推他。“我要換衣服!”
“好啊!”文政赫停下來,轉過臉笑得賊兮兮的,“我幫你換!”
“砰!”隨著一聲關門聲,文政赫被丟了出來。
還有一起走出來的樸忠載。




情敵見面,分外眼紅。
文政赫用挑釁的眼神看著眼前的樸忠載,“彗星請了那麼天假,沒給你添麻煩吧?!”
“沒有!”樸忠載毫不退縮地回視他,“彗星沒什麼大礙就好!”
“彗星當然沒事了!有我照顧著,我怎麼可能讓他出事!”文政赫勾起嘴角。
“是就最好了!”樸忠載回給他一個微笑。
“那我就替彗星謝謝Junjin你的關心了。”文政赫繼續微笑。
“不客氣!”樸忠載正了正表情,“彗星是個很單純,很善良的人,我希望文總裁能照顧好彗星,不要讓他受別人的傷害,更不要傷害到他。”
“這似乎不是Junjin你應該關心的事吧!”文政赫收起微笑,朝樸忠載伸出手,“不過還是要感謝Junjin你對我們的關心!彗星,是我文政赫的寶貝,我當然不會傷害他!”
朴忠載微笑著握住文政赫伸出來的手,“相信文總裁能說到做到。那我祝你們幸福了!”
“謝謝!”文政赫用力一握,嘴上勾著微笑眼睛堳o寫著,“你沒機會了!別妄想了!”
“不客氣!”樸忠載手上也用力,眼睛媦g著,“如果你敢傷害彗星,我一定不原諒你!”
“啪!”化菻ヰ漯虪普}了。




申彗星在化菻⑺奡咫F衣服,對自己整了又整,對著鏡子照了又照,順手拿起圍巾在脖子上繞了一圈又一圈,直到把自己包得嚴嚴實實的才甘休。
“啪!”地一聲打開化菻ヰ漯龤A就看到文政赫和樸忠載兩個人握著手,笑得十分友好。
咦?他們兩個人和好了啊!
申彗星心堸矽陸_來。
總算是可以做朋友了呢!
“Junjin!”申彗星一邊開開心心地叫了樸忠載一聲,一邊走到文政赫身邊拉著他的手,“你們在聊什麼啊!”
“聊你啊!”文政赫張開五指握住。
“我?”申彗星瞪大眼睛,“我有什麼好聊的?”
“Junjin說你大有進步啊!”
“是嗎?”申彗星立刻對著樸忠載笑眯了眼。
“是啊!我們彗星最棒了!”樸忠載笑笑。
“好了,我們回去了!”文政赫拉拉申彗星。
“嗯……”申彗星乖巧地任他拉著走,“Junjin,不好意思……”
“沒事!”樸忠載朝他們擺擺手,“路上小心!”
“嗯!明天見!”
樸忠載直挺挺地站在那堙A看著文政赫牽著申彗星離開,耳邊只傳來兩個人的對話。
“彗星啊,我們回家……”
“喂,Eri,我們不是回公司嗎?”
“嗯……我想了想,我們還是回家……”
“不要……我不去了……”
“回公司……我們回公司……”
……
呵呵……樸忠載撓撓自己的後腦勺,樸忠載,你失戀了啊……
第二十六章

甜蜜的日子就這樣一直過了下去。

每天早上跟著Eric回公司,下午Eric送他去攝影棚,晚上再由Eric載著回家……一切都顯得那麼充實,和諧……

申彗星甚至想不出比這更讓他嚮往的生活狀態。

端著咖啡,申彗星臉上掛著最燦爛的笑容往總裁辦公室走。

嗯……Eric最喜歡這個牌子的咖啡了!皺著鼻子嗅了嗅,申彗星顯然很滿意自己的傑作。

站在總裁室華麗的大門前,申彗星抬手象徵性地敲了敲門,就自己推開門進去了。

門一打開,就看到那靠著牆的大大的沙發上坐著一個熟悉的身影。

“瑉宇!”申彗星開心地大叫一聲就端著咖啡沖了過去。

“彗星……”李瑉宇回了一個微笑給他,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瑉宇啊!”申彗星完全無視文政赫的存在,把手堛漫@啡往桌上一擺,就張開雙臂給了李瑉宇一個大大的擁抱。

“呵呵……”李瑉宇回抱了他一下,“今天怎麼那麼熱情啊?”

“你還說!”申彗星放開他,不滿地嘟了嘟嘴,“你的巡演一去就是那麼長時間,我還以為你不打算回來住了!”

“呵呵呵呵……”李瑉宇笑著拍拍他,“我們小彗星在這堙A我哪捨得不回來啊!”

“哼!”申彗星哼了一聲,卻掩不住眼角的笑意,順手把放在桌上的咖啡往李瑉宇那堣@推,“呐!咖啡!剛沖的。”

在一旁被冷落了很久的文政赫終於忍不下去了,自家寶貝居然旁若無人地在那婺穨O的男人摟摟抱抱,還忍得下去他就不姓文。

站起來,走過去,毫不猶豫地伸出手搭上申彗星的細腰,“彗星啊!”

“嗯?”沒有準備的申彗星被突然出現的文政赫嚇了一跳,身子輕輕地震了震。

“我的咖啡呢?”文政赫手上一用力,把申彗星整個環進懷堙A下巴輕輕地擱在他的肩膀上,貼著他的耳朵輕輕地問。

“啊?”申彗星呆了呆,隨即扭了扭身子試圖擺脫文政赫有力的雙臂,卻無奈被摟得太緊掙不開,只能忿忿地拍了拍搭在自己腰上的狼爪。“不是在那兒嗎?”

“在哪兒啊?”文政赫笑吟吟地又貼近了幾分。

“桌子上!”申彗星隨手往桌上一指,咦?咖啡呢?這才發現,替Eric準備的咖啡已經給了瑉宇,而瑉宇正喝得一臉香甜。“呀!”

“我的咖啡啊!”文政赫開始裝可憐。

“瑉宇是客人嘛!”申彗星丟了個眼神給他。

“可那是我的啊!”

“Eric!”

“呵呵呵呵……”文政赫環著申彗星沖李瑉宇笑得燦爛,“瑉宇啊,我家彗星的沖咖啡的技術又進步了吧?!”

李瑉宇端著咖啡杯的手在半空中停頓了一下,隨即又放到唇邊,張開嘴大大地喝了一口,接著放下杯子捧在手堙A抬起臉給了他們一個微笑,“是啊!彗星沖的咖啡一直是那麼好喝啊!”

員工餐廳堥麭B撒滿陽光。

李瑉宇定定地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垂著頭玩著咖啡杯的申彗星。零散的劉海微微垂下,看不到眼睛,窗外透進來的陽光灑在臉上,散發出一片柔和的光。修長白皙的手捧著白色的咖啡杯,不停地轉動著杯子。

李瑉宇輕輕籲了一口氣,裝作不經意般地問道,“你們……在一起了……”

“啊!”申彗星手堛滌囮@一停,低垂的發絲晃動了一下,沒有回答。

李瑉宇安靜地等著。

似乎過了很久,才有如蚊子般的聲音飄過來,“……嗯……”

“那……”李瑉宇猶豫了一下,還是問了,“你說了?”

“啊!”這次申彗星猛地把低垂著的頭抬了起來,瞪大眼睛直看著李瑉宇。

“嗯?”

申彗星看了他一會兒,又慢慢地把頭低下去,“……沒……”

李瑉宇愣了一下,“噢……”

一時間,兩個人都不再說話,就這樣沈默了一會兒。

李瑉宇思考了片刻,還是問了,“彗星……”

“嗯……”申彗星繼續玩著手堛漯M子。

“你有想過嗎?”李瑉宇問得很認真。

“嗯?”

“你跟Eric……”李瑉宇坐正身體,“能在一起多久……”

“……”申彗星的動作停了,“他應該知道……”

“彗星,你要想清楚。”李瑉宇很嚴肅地勸導著,“你們現在已經在一起了,不管怎麼樣,都應該坦誠一點。現在跟以前不一樣了,把你的心思告訴他吧!你不能什麼都不說,只讓他去猜。彗星,你應該知道Eric並不像他外表看上去那麼聰明!”

“瑉宇……”申彗星依然垂著頭,“我知道……可是……”

突然傳來的電話鈴聲打斷了申彗星的話,申彗星慌忙從兜娷膝X手機,“Eric……”

李瑉宇往後靠在椅背上,沒有表情地看著捧著電話掩不住一臉甜蜜的申彗星。

好不容易掛掉了電話,李瑉宇淡淡地問,“是Eric?”

“嗯……”申彗星捧起杯子笑吟吟地抿了一口。

“讓你回去?”

“嗯……”申彗星笑吟吟地把杯子放回桌上,拍了拍衣服站起來,“還有事做,回去了……”剛離開座位又停下了腳步,對著毫無動靜的李瑉宇說,“瑉宇,你不走嗎?”

“我還想再坐一會兒……你先回去吧……”

“嗯……”申彗星點了點頭,轉身就走了。
李瑉宇重新端起咖啡杯,突然聽到那柔柔的聲音幽幽地傳來:“瑉宇,這是我這輩子最任性的一次賭博。賭注就是我所有的一切,包括我的軀體,我的大腦,我的心,我的尊嚴,我的人格……我一切的一切……如果這次我輸了,我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所以……我會努力不讓自己輸掉的……”

“彗星……”

“可是,如果真的不幸……”申彗星的背影挺了挺,“我會消失……”

看著那修長的背影越行越遠,李瑉宇大聲地喊了一句,“彗星,要幸福啊……”

然後垂下頭,對著自己也說了一句,“彗星,要幸福啊……”

難得的休息日,屋外豔陽高照。

屋子堙A申彗星抱著抱枕坐在地上享受陽光。

他的面前放著一堆所謂的垃圾食品,事實上,它們很美味。

一邊抱著抱枕蹭了又蹭,一邊伸長手撈起一片又一片垃圾食品放進嘴堙C

眯起漂亮的眼睛,皺皺秀氣的鼻子鼻子,嗯……真不錯……他喜歡陽光……他喜歡垃圾食品……他喜歡這樣的日子……

文政赫剛走進客廳就看到這樣一幕。

“彗星,在幹什麼?”很自然地走過去,在申彗星的身後坐下來,伸出手把他攬進懷堙C

“曬太陽!”申彗星又伸長手拿了一片薯片。

曬太陽?!文政赫有些想笑,哪有人在這樣曬的?“是曬你的零食吧!”

“你擋到太陽了!”申彗星噘噘嘴,用手肘撞了撞緊攬著他的文政赫,“讓開點啦!”

“呵呵……”文政赫笑了笑,攬著他挪了下身子,這下陽光完全照到了他們的側面。

申彗星一下子眯起了眼睛,好亮!立刻別過頭,往文政赫的懷媬鄐F賴。

“彗星……”文政赫攬著他,寵溺地看著他從袋子堭ルX一塊牛肉幹往嘴堨窗C

“嗯……”申彗星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些零食上。

“不如……我們出去吃飯吧……”文政赫湊過去嗅著他身上清新的味道。

“出去?”申彗星伸出小舌頭舔舔嘴唇,嗯……真好吃。

“你想吃什麼?”文政赫有些嫉妒那些零食了,“我們去吃日本料理啊……要不去吃義大利菜……”文政赫努力地用美食誘惑著他可愛的寶貝,“嗯……乾脆我們去吃法國大餐好了!”

“誒!”申彗星停止了拿零食的動作,法國大餐啊!

“怎麼樣?”文政赫親親他的臉頰。

“我去換衣服!”申彗星“騰”地一下從他懷堹萼_來,然後就往房媔]。

耶!成功!文政赫在心堣韙F一個“V”字。

哪知申彗星跑了幾步,又跑回來了,彎下腰撿起他的寶貝零食抱在懷堣~又跑回房堙C

文政赫只能好笑地看著這一切。

“彗星!”在客廳媯奶F很久的文政赫終於等不住了。彗星這是怎麼了?出個門,換個衣服也那麼久。

“彗星!”文政赫一邊喚著一邊往臥室堥哄A“彗星啊!”

誰知道一走進房堙A就看到申彗星趴在床上,整張臉都埋在枕頭堙C

小懶豬!吃了就睡!文政赫笑了笑就一步一步地靠過去,“彗星啊……”

申彗星沒有理會他。

情況不對!文政赫發現他的肩膀一抽一抽地抖動著。怎麼了?“彗星……”文政赫立刻在他身邊坐下來,一手輕撫著他的頭髮,“彗星,怎麼了?”

申彗星依然把臉埋在枕頭堙A搖搖頭。

“彗星,到底怎麼了?”文政赫有些急了,用手去掰他的肩膀。

“嗚……”申彗星掙了掙身子,還是被文政赫拉了起來。

文政赫看到他的臉嚇了一跳,“寶貝,怎麼了?”整張小臉都沾滿了眼淚,可憐兮兮地看著他心疼死了。“寶貝……怎麼哭了?”

“Eri……”申彗星可憐兮兮地吸了吸鼻子。

“嗯……怎麼了?”文政赫用手指抹掉他的眼淚。

“我不去醫院!”申彗星用哽咽著的聲音說得斬釘截鐵。

文政赫一臉緊張地等在診室外面。

他可是費了很大的力氣才把彗星綁到醫院來,差點就被他那個可憐兮兮的眼神給打動了。

看他哭得眼淚止都止不住,一下一下地無力地打著嗝,粉嫩的小臉都有點腫起來了,眉毛扭在一起,五官都快皺得分不出來了。

就知道他又牙疼了!

還是疼得很厲害的那種!

該死!就不應該讓他吃那麼多東西!

當時他就決定,無論如何都要把他帶到醫院去。長痛不如短痛!把那些個搗亂的蟲牙一併給解決了!

狠了狠心就把哭得淅瀝嘩啦的彗星給架到了醫院,找了個相熟的醫生,千叮嚀萬囑咐地要治好彗星的牙疼。

拍了個片子才知道,他最堶悸漱齒已經被蛀空了,還蛀到了牙根上。怪不得疼成那個樣子。

醫生說,一定要立刻拔掉!否則會影響到其他的牙齒。

整個過程中,彗星一直拉著他的衣角,用可憐兮兮的眼神向他哀求,“Eri,我不要拔牙!”

“乖!”文政赫揉揉他的頭髮,狠了狠心,“醫生說了,牙齒一定要拔掉的!不然下次疼起來更厲害!乖!拔掉就沒事了!”

申彗星噙著眼淚拼命搖頭。

“乖啦!”文政赫半是強硬地把他給推進了診室。

現在,只能吊著一顆心在外面等著,不知道那個小傢伙怎麼樣了?

“啊!救命啊!”

突然一聲淒厲的慘叫從診室媔ルX來。

“我不要啊!”

“救命啊!”

“Eric救命啊!”

……

一聲比一聲淒厲的慘叫嚇得文政赫立刻踢開門沖了進去。媽的!那個混蛋醫生在對彗星做什麼!

“彗星!”

誰料,他一沖進去就看到醫生戴著大大的口罩,一手拿著鑷子,一手拿著錘子,手足無措地站在那堙A口中還念念有詞的,“你別叫了……拜託……我還沒有拔啊……拜託……”

躺在椅子上的申彗星呢,手舞足蹈地大叫著救命,完全拒絕的靠近。

“拜託……”醫生都快哭出來了,“你別叫了……不然其他病人還以為我在對你做什麼……求你了……別叫了……”

“救命啊!”申彗星完全無視他,繼續扯著嗓子大叫救命,“救命啊!我不要啊!救命!”

“彗星……”文政赫三步並作兩步靠過去,把手舞足蹈的申彗星摟進懷堙A“沒事啊沒事!”

“Eric……”申彗星立刻把頭埋進他懷堙C

“Eric……”醫生也很是無奈地看著文政赫,“我……”

“我知道……”文政赫一邊輕撫著申彗星的後背安慰他,一邊對著醫生說,“不好意思!他在鬧脾氣!我先勸勸他!你先去處理其他病人吧!”

“好吧!那你好好勸他!他這個樣子,我看哪個醫生都不敢替他拔了!”醫生把手堛瑣麂膉@放,依言先離開了。

“彗星……”文政赫把懷堛漸荓k星輕輕地扶起來,“寶貝……”

“Eric……”申彗星眼淚汪汪地看著他。

“寶貝,怎麼了?”文政赫用指腹輕輕拭掉他臉頰的眼淚。

“疼……”申彗星吸了吸鼻子。

“拔了就不疼了……”文政赫拂掉他睫毛上的淚珠。

“不拔……”申彗星搖搖頭,“疼……”

“乖……”文政赫穩住他不停晃動的頭,他知道彗星現在的牙已經不疼了,但是必須趁這個機會把這些搗亂的牙齒徹底解決掉,下一次會更疼,“拔掉了以後就不會再疼了……忍一忍就過去了……乖……”

“不……”申彗星還是拒絕,眼淚卻不斷從眼眶奡擖X來。

“寶貝……”文政赫心疼死了,湊過去吻掉他湧出來的眼淚,可他還是很堅決,“不哭啊……你這麼哭,我都心疼死了……”

“Eri……我不要拔啊……”申彗星又吸了吸鼻子。

“不行……”文政赫咬著牙拒絕。

“可是……拔牙……好疼……好可怕……”申彗星斷斷續續地哀求,“有鑷子……還有鉗子……還有錘子……醫生還戴著口罩……燈又那麼亮……嗚……我不要拔……好可怕……”

“唉……”文政赫歎了一口氣,“不怕啊……那是我的朋友啊……他技術很好的……不會狠疼的……”

“不要……”申彗星用力揪著文政赫的衣襟,“我不要……嗚……疼……”

文政赫心疼地把他摟緊了,一下子吻上他微啟的小嘴。

“唔……”申彗星只來得及輕吟了一聲,就被深深地吻住了。

文政赫深深地吻著他,靈巧的舌頭輕輕地刷過他不斷做疼的蟲牙,輕輕地來回撫慰著……

“唔……”又是一聲輕吟,申彗星被放開了。

“怎麼樣?是不是好一點了?”文政赫輕輕地問。

“嗯……”申彗星紅著臉頰點點頭。

“乖了……”文政赫又吻吻他的臉頰,“我們把蟲牙拔掉好不好?”

“不……”申彗星的拒絕才剛剛出口,就又被吻住了,“唔……”

一陣深吻過後,文政赫才滿意地放開他。

看著他越來越紅的小臉,繼續說服著,“讓醫生進來把牙拔掉好不好?”

申彗星剛想拒絕,突然意識到又會被吻,立刻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只用眼神告訴文政赫“他不要拔牙”!

“我的寶貝……”文政赫含著笑親了親他的額頭,又親了親他微涼的鼻尖,“別用這種眼神看著我,我會忍不住又想吻你的。”

“唔……”申彗星把自己的嘴捂得更嚴實,卻垂下眼瞼。

“好了!”文政赫把他的頭按到自己的肩膀上,輕撫了一會兒,“乖乖把牙拔掉了,以後就不會再疼了。好嗎?”

“嗯……”申彗星的聲音悶悶地從他的肩膀上傳了出來。

“好!”文政赫再次把他扶起來,盯著申彗星低垂的眼睛,“寶貝,聽著!不要再給醫生找麻煩!乖一點!如果你再像剛才一樣的話,我可不管有沒有外人在場了啊!”

“嗯……”申彗星微微點了點頭。

“那我去叫醫生。”文政赫把他輕輕地壓回到椅子上,“你乖乖的。”

“Eri……”文政赫還沒離開一步,衣袖就被拉住了。

“怎麼了?”

“陪著我……”

“嗯……”
第二十七章


申彗星暈暈乎乎地窩在床上,拉高被子只露出兩隻眼睛一眨一眨的。
“彗星,怎麼樣?”文政赫坐在床邊,把手輕輕搭在他的額頭上,“有點燙……還很暈嗎?”
“嗯……”申彗星的聲音從被子悶悶地傳了出來。
“那先好好睡一會兒。”文政赫替他把被子拉下來,露出他燒得有些紅的小臉,再幫他掖好被子。“拔完牙會發燒是正常的。乖乖睡啊!睡醒了就不會那麼暈了。”
“嗯……”申彗星吸了吸鼻子,眨了眨眼睛。
“來,乖……”文政赫用手撩開他的劉海,輕輕在他的額頭上親了一下,“閉上眼睛,睡一會兒……”
“嗯……”申彗星乖乖地閉上眼睛。
沒睡多久,申彗星就被一陣乒乒乓乓的聲音吵醒了。
“唔……”輕吟了一聲,申彗星還是決定起來出去看看。
頭還是很暈,很重,還有點冷……
申彗星搖晃著身子走到廚房門口,就看到摔了一地的鍋碗瓢盆,還有穿著圍裙蹲在一片狼藉中間的文政赫。
“Eric……”申彗星睜大眼睛往堶戛怴AEric果然不適合待在廚房堙C
“彗星!”文政赫抬頭看到只穿著睡衣的申彗星往廚房堮怴A急忙丟下手堛瑣馴蚽萼_來。
“Eric,你在幹什麼?”申彗星看著那滿地的狼藉一陣心疼,他最喜歡的鍋,他最喜歡的碗,他最喜歡的鏟……
“你怎麼跑出來了?”文政赫把他往懷堭a,“又不是不知道自己在發燒,”文政赫用力抱緊他,“還穿得那麼單薄……”
“Eric……”申彗星輕輕推推文政赫,抱得那麼緊,他不能喘氣了,“你到底在幹什麼?”
沒有回答申彗星的問題,文政赫抱起他就想把他送回房間堙A“快點回床上去躺著……”
“不要……”申彗星用力掙扎了一下,“你放手啦!”
“你在發燒……聽話……”文政赫用力制止他的掙扎。
“那你告訴我你在幹什麼?”申彗星繼續掙扎,唔……暈死了……
“好好……”文政赫安慰他,“我想熬點粥……你剛拔完牙,又在發燒,吃清淡一點比較好……”
“熬粥?”申彗星停止掙扎,睜大眼睛看著文政赫,廚房殺手要熬粥給他喝?
“好了……”文政赫把他抱起來,“你還是回床上去,這塈琩茼洵B……”
“啊……”申彗星驚叫了一聲,趕忙用手環住他的脖子,“Eric……放我下來……”
“不行!”文政赫抱著他就往外走。
“放我下來!”申彗星不停地撲騰。
“聽話!”文政赫有些無奈。
“我不要……”申彗星繼續撲騰,“放我下來!”
“唉……”文政赫歎了口氣,還是把他放了下來。
“我餓了!”申彗星靠著他輕輕地說。
“呃……”文政赫輕輕攬著他,揉揉他的頭髮,“那你先回去睡會兒,我去買粥……”
“不要……”申彗星搖搖頭。
“乖……”文政赫還是很無奈。
“我自己做……”申彗星輕輕地說。
“你這個樣子怎麼做飯?”文政赫摟著他的腰反問。
“你扶著我就行了!”申彗星抬起眼看著他。
“扶著你?”文政赫一臉疑惑地看著他,知道申彗星的小臉一點一點地變紅,最後連耳根子也紅透了,才醒悟過來!“噢!”
“噢什麼!”申彗星紅著臉撥開他的手,蹲下身去撿地上的廚具。
“我來撿!”文政赫把申彗星從地上拉起來,勾著一臉曖昧的笑容在他耳邊輕輕地說,“我一定會好好扶著你!”
這下,申彗星連脖子也紅了。



文政赫的雙手繞過申彗星的腰輕輕交叉在一起,將申彗星軟軟的身體攬在懷堙C
申彗星虛弱地靠在他懷堙A手上細細地切著各種材料。
文政赫將下巴擱在他的肩膀上,微笑地看著申彗星切菜,寶貝的手藝真是不錯!切菜都切得那麼漂亮!
“喂!”被脖子上溫熱的氣息惹得臉更紅的申彗星扭了扭身體。
“嗯?”文政赫的下巴依舊擱在他的肩膀上。
“我是讓你扶著我,”申彗星紅著臉抱怨,“不是讓你靠著我!”
“我有好好地撫著你啊!”說著,文政赫又緊了緊手臂。
“那你離遠一點……”申彗星拿手肘去撞他,“這樣我怎麼做飯?”
“我怕你跌倒啊!”文政赫一點也沒有放鬆的意思。
“你……”申彗星還是拿他沒辦法,只能任他繼續抱著自己的腰。算了!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漸漸地,廚房堛x起粥香,濃濃綢綢,慢慢散開的溫暖……
得逞了的文政赫笑吟吟地攬著他的寶貝,看著窗外燦爛的陽光,這樣的日子真好!
有些無奈的申彗星把自己的重量全都交給身後的男人,這個男人啊,勾起細細的微笑,他一直愛著的男人啊……就在這個屋子堙A就跟他在一起……輕輕地祈求老天,永遠不要結束……


上部完
後記


寫了好久的《戀》終於在2007年結束之前告一段落了……

撒個花先∼∼∼

來回顧一下:

寫這篇文純屬意外的興致所致。突然想知道如果狐狸暗戀兔子會怎麼樣,就寫了。

現在想來,這根本就是沒有經過深思熟慮的結果……

果然,衝動是魔鬼啊!



所以,這個故事越來越脫離軌道,越來越脫離掌控……

無論是故事的發展也好,人物的性格也好……

真的是無法掌控。

說實話,我是真的不那麼喜歡這篇文。

不過文就好比是自家的孩子。自家的孩子即使是個醜小子,自己也是愛的。所以,再怎麼不喜歡也還是有那麼一點喜歡的。



對於本文,我不想再做過多的評論。

但是,還是要謝謝所有看文的親∼∼∼

謝謝你們的鼓勵與支持∼∼∼

真心地表示感謝∼∼∼



現在,文已經告一段落,希望各位能支持本小E!

人家知道人家的坑很多∼∼∼

但是人家都會填的∼∼∼

要相信人家噢∼∼∼



最後,再次向大家鞠上一躬∼∼∼

謝謝大家的支持∼∼∼

小E耐你們噢∼∼∼
上部完結了
可是親們不要等下部了.....


因為....

貌似小E親還没有開始寫下部呢...呵呵..
等了幾天的更新了,
感謝KAMKAM喔!
是我近排最喜歡的一篇文章!
HS... I NeeD U, I WanT U, I LovE U
心跳加速呀.
一直在找這篇文
終於看到了
感謝樓主分享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