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三十五   




這是自政喆哥生病後,賀森第一次見到他。

政赫一直說他哥恢復的不錯,可乍一見到病中的政喆哥,賀森還是難以抑制心堛疑纗L。那種健康人絕對不會有的灰黃色的臉色,異常消瘦的身體,頭皮上薄薄的一層頭髮和那凹陷渾濁的眼睛,讓他無論如何也不能把眼前這個政喆哥和恢復的不錯聯繫在一起。
賀森拘謹的望著他,內心堣@波波抑制不住的絞痛,伴隨而來的是湧起在心頭的重的罪惡感。

他低低的叫了一聲:大哥。


文政喆是坐在病房的沙發堛滿A雖然是因為他生病被迫讓他們分手,可不知為何他的心堳o不願讓賀森看見他的衰弱。

依門而立的男孩,已經脫去少年人的青澀,他年輕漂亮消瘦高挑,本應該是光彩照人的年紀,可他的周身卻籠罩著一層揮散不去的憂鬱,使人親近不得心生悲傷。

文政喆心底那些隱流一般的憂傷,因為眼前明顯沈鬱的賀森而變得明顯,充斥在胸臆間若有若無的左右著他的心跳。
他不自覺的放緩了語調,溫和的招手說:

‘來!到這邊坐。’

賀森默默坐過去,坐在與政喆斜對的沙發堙C

‘我開門見山了。’

賀森倉促的抬起頭,眼神有點驚慌,他真不知道大哥的開門見山指的是什麼。

‘你和政赫還有聯繫嗎?’

賀森沒敢遲疑機械的搖搖頭,文政喆微微頷首。

‘政赫要捐肝給我,你不知道吧?’

賀森木然的看著政喆,不知道自己該做一種什麼樣的反應算是正常的,好半天才遲疑的說:

‘那樣大哥的病會好嗎?’
‘有點希望吧!!’

‘政赫…捐肝沒有危險嗎?’
‘危險當然有。’

申賀森半張著嘴…他實在不知道要怎麼辦,雖然,文政赫一再的保證絕不會有危險,可眼前文政喆說出的話似乎更可信。

‘我明白政赫的心意,他希望我康復,希望我們的人生都能還有機會。’

賀森抬起頭和政喆哥對視了幾秒,文政喆的表情是滿含深意的。


‘所以…我們都得努力好好活著,因為你不知道什麼時候上帝寬恕你…在上帝寬恕我們或是徹底懲罰我們之前,我們每一個等待命運的人都不能放棄、不能隨波逐流。’

賀森眼媮蘅羺{著淚花,大哥俯身拍了拍他放在膝蓋上的手。

‘看到你就特別想跟你說這樣的話,其實,我今天找你是有別的事和你說。’

賀森注視他

‘連山新區的事我都知道了,朴向前找我了,不過…我拒絕了他。因為他出言不遜,他說我挖了陷阱要害你,結果他成了替死鬼,要我給他說法。話說的很難聽,這倒無所謂。他投資失敗現在是喪家之犬,我不指望他說出什麼好聽的。只不過,他給我安的這個罪名我無論如何沒法認。我幫他,就等於把罪名做實了,我特意找你來跟你說清楚。我反對你和政赫,是有我必須反對的理由,對你我還是以前的心情。你叫我一聲大哥,我一輩子都不可能會害你。’

文政喆語調平緩,話是很輕鬆的說出來的,之後他溫柔的注視著賀森。也許有惺惺作態的成分,話說的磊落可心境就不一定有說話那樣氣定神閑。但即使這樣,文政喆也覺得幾日來糾結的心情輕鬆了不少。
人啊!!真是個怪物,會了多少種手段,又真正玩弄了多少種手段,到最後良心不安就全毀了。
他說了不管的,可他就會一直良心不安下去。
其實,他真的不需要管,朴向前也不過是傷財,幾千萬沒了聽著挺慎人可地還在,就如同申秉義的爛尾樓能盤活一樣,朴向前手徫搧蛦o塊地,想要賠個傾家蕩產也不容易。他找上他出言不遜惡語相向,無非是朴向前覺得憋氣,倒不是真的給逼上了絕路。

朴向前對賀森的心思他多少能看出來點,就算他不讓自己弟弟和他好了提防著他,也不願賀森最終落到朴向前這種人的手堙A朴向前在風月場上名聲很爛。

他最終是要管的,這樣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事,他這種人怎麼會錯過。
他收拾了朴向前的爛攤子,申賀森勢必要承他的情,對文政赫的心就也能收斂一點。文政赫以後知道了,也要念及他這個做哥哥的對他的好,做有違他心意的事,也能忌憚一些。最重要的是,他自己能心安。自己的弟弟是怎麼對自己的,而他又是怎麼對的自己的弟弟,他過不了自己的坎,哪怕這一切都是為了政赫好。
可什麼才是為他好,到如今文政喆似乎也叫不准,是不是要文政赫自己覺得活的好才算好呢?

申賀森茫然的看著大哥,眼前出現一個有理有據的死結…可他心中確是溫熱激蕩。文政喆注視著賀森看著他的眼神,臉上的溫柔紋絲不動,心媮椄O發抖了。
好孩子怎麼就變成了野獸,就是這麼毀得,他是一張佛爺臉毀人不厭倦。

‘哥!你身體不好還為我丶操心…你別為難,我知道…我都知道…你不要管。’賀森低聲喃喃的應著,他沒有文政喆的氣定神閑,他的腔調媬E蕩的有些顫抖。這些話出於他的本心,他就是這心情,他真心實意的說。可這一句‘你不要管’說出去,好像就是和什麼重要的人了斷了一樣,他有些疼的受不住。

兩人之間有了一段沈默,文政喆一直盯著賀森,兒申賀森一直低著頭,現在連肩膀也縮起來了。

‘如果我不幫他,朴向前是不是會難為你?’
‘啊?’賀森沒想到大哥會問這種問題

‘他是怎麼起家的我很清楚,現在我身體不好,沒時間也沒精力和他鬥法。我沒什麼好怕他的,可我有點擔心他狗急跳牆會遷怒你。你想我幫他嗎?’

賀森半張著嘴,心娷膠翮阨一樣,他不怕朴前進會遷怒他,他怕有更恐懼的事發生…他怕什麼人會惱羞成怒後的無所顧忌…

那種灰敗的臉色突然被點亮的樣子,太讓人心動了。文政喆心頭一顫,在肚子媦菑F口氣,他的手段,何忍在這樣的孩子面前耍弄。

‘你找他談談吧!!就說我說的,他求人要有個求人的樣子…’

賀森僵了好半天,他就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反倒是大哥從沙發堹萼_來,拍了拍他的肩膀。賀森仰起頭,心絞痛起來。一種真正有負一個人的絞痛,完全不同於他對大前的那種辜負,也許是因為大前對他的覬覦,而大哥對他卻是完全無私的。
賀森覺得他必須得說點什麼,嘴唇顫抖著…

‘什麼都不用說,是我這當哥的為難你們倆,我自己知道。’

賀森難受的心發疼,他最終放棄了要說什麼,一味的低下頭,眼淚忍到肚子堙A喉嚨堿O苦苦的。

‘走吧!政赫一會就檢查完了,你們…還是別見面的好。’

賀森站起來機械的走向門口,轉回頭大哥溫和的朝他笑笑。賀森想說哥你一定要好起來,又覺得的這話說出去一定不是他想表達的意思,他沒有那一刻覺得自己那麼的對不起一個人。他狠心的咬咬牙,短促的說了聲大哥再見,就開門離開了。




賀森從醫院堨X來,雖然入秋了,但是天氣依然炎熱。他走在陽光堙A卻帶著一身冷汗,四肢無力、心發抖。他這時候的難受沒有一個人能和他分擔,他良心的愧疚讓文政赫和他之間悄然的站遠了一步。



* * * *


大虐要來了...

不要哭! 不要哭!
可是我看最後2章的時候, 眼淚真的止不住!!
孩子, 要挺下去, 挺到下去便能重生了....
明天繼續貼上部的最後2章



明天大虐...

18禁!!!

要有足夠的心理準備...

可憐的孩子...

小惡的話:


本章
十八禁!十八禁!無毛匪類!退後退後!!

本章
sm!sm!清純蛾子!退後退後!


Ps:本人已狗血淋狗頭豬油蒙住心,遇鬼殺鬼遇佛弑佛。
溫馨提示:別來惹我!!






三十六

賀森沒有找大前,他不確定要政喆哥幫大前是不是正確的。就如同政喆哥說的一樣,幫了,就做實了惡名,賀森開始恐懼這惡名也許並非只是名聲那麼簡單,有些人你真是丟了性命也不敢辜負的。

那一天回到學校,在悶熱的宿舍睡了一個下午。宿舍堛漲P學也有些奇怪,申賀森從來和同學們走的疏遠,今天倒是奇怪,問了那個床鋪沒人,倒在上面悶頭大睡。一直睡到大家吃了晚飯回來,才滿頭大汗的起來,接連兩天都是這樣,直到空床的正主回來了,才磨蹭著說回家。

一個人走出校園,夜風習習。身上的熱汗也幹了,竟然有些冷颼颼的。一時間站在學校的門口四顧茫然,以前沒依靠沒牽掛,多難的時候也覺得自己能挺。如今有人寧可背負惡名也要幫他,他卻覺得這一次的自己無論如何也挺不過去了。
心媕Y只剩下害怕,無邊無際的恐懼,伸長脖子等著砍頭的恐懼。他躲他藏他在劫難逃。

手機一直是關著的,他也許只能用這種方法抑制自己想念政赫的衝動。硬著頭皮回到家,他不斷告訴自己催眠自己,睡一覺又是一天,天一亮就沒事了。

只有一樓的聲控燈能亮,上到三樓就一點亮光也不見了,也許是睡的多了,申賀森在黑暗中有點頭暈,不得不摸索著扶著骯髒的樓梯扶手。黑暗埵釵菑v邋遢的腳步聲和擂鼓一般的心跳,上到五樓氣喘的很厲害,天氣太熱汗液蒸發的快,賀森整天都覺得心悸乏力。肩膀靠著門框在挎包塈鞄_匙,六樓上有一點動靜,是那種特意輕手輕腳而發出的緩慢又不明顯的聲音。申賀森直起脊背向六樓上張望,五樓半的窗口有銀白的月光,窗子很小光亮完整的投射在樓梯轉角的扶手上,賀森稍定了定神,緊接著他聽見了一聲喘息,從黑暗堥咱X了一個人影。賀森壯著膽子,揚聲問:

是誰!?
政赫嗎?




(kamkam: 以下內容要虐身了, 但雖如此, 其實很大部份篇幅是他們的心理描述, 看得我心驚胆憻.. 你準備好了嗎? 要有足夠的承受力才回貼看啊…..)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這電話來的大有來頭,朴向前翻身下床從扔在地上的褲子娷膝X了手機。來電是‘你老公’真就是文政赫的笑臉在那閃,朴向前不生氣反倒樂上了。

他湊近賀森

‘你老公!我接得了,讓他聽聽現場直播。’

賀森這次刷的睜開眼睛,那臉絕對是害怕。朴向前嘿嘿的笑,拿著手機離開了,一會回來手堜藒菑@把菜刀。

‘你說要是一直不接電話他能來不?’說著把菜刀‘鐺’的一下鈍在床頭櫃上。
‘大前哥…大前哥…’申賀森直著脖子喊,大前把手機挫在菜刀上,轉回來說:‘也許你配合點,文政赫趕不上現場直播我就能完事了。’

申賀森僵硬著,看不出是個什麼表情…大前笑著去親賀森的嘴,那嘴依然毫無反應,大前皺著眉頭看他

‘不怕?’
‘怕死了…可沒用。你們倆個…肯定有一個活不成了。我怕!但是…只有我一個人害怕…有用嗎?’那灰眼珠安靜的看著他,一座枯井召喚著他…


那歌纏纏綿綿的低語著…


小小的小孩
今天有沒有哭
是否朋友都已經離去留下了帶不走的孤獨

漂亮的小孩
今天有沒有哭
是否弄髒了美麗的衣服卻找不到別人傾訴

聰明的小孩
今天有沒有哭
是否遺失了心愛的禮物
在風中尋找從清晨到日暮…


我親愛的小孩
為什麼你不讓我看清楚
是否讓風吹熄了蠟燭
在黑暗中獨自漫步

親愛的小孩
快快擦幹你的淚珠
我願意陪伴你走上回家的路
下面虐心部份, 卻更令人痛
不隱藏了...





三十七


申賀森是在一陣尖銳的疼痛中醒過來的,疼就是這樣,讓你死過去讓你醒過來。

疼痛是那麼強烈的感覺,在瞬間清醒的意識堙A它肯定是主導的。申賀森的胳膊疼著、疼著、有力而頑固的疼著。
慢慢的…不再那麼疼了,因為,有更疼的地方出現了。


他想把自己完全的蜷縮起來,讓所有的肢體、骨肉、皮膚都縮在心臟周圍,他要調動全部的力量來安撫那最最疼的位置。
可他一動不能動,身體已經不再是他的了。
更加淒涼的是,他清醒著…還在思考。




睜開眼睛
眼前是被遮擋起來的,細細碎碎的衣服拂在他臉上,是一個人的上身橫在他頭頂,而疼痛就是因為那個人在搬弄他的胳膊。



穿衣服的人?
穿天藍色衣服的人?
不是朴大前,那會是誰呢?
是誰在看他被淩虐之後豔麗的軀體?
是誰在妄圖解救他?
政赫嗎?

那種恐懼像一場絞刑的開始…
申賀森這才知道,被樸大前貫穿的那一瞬間,原來並不是世界末日。
真正的世界末日,是他以如此羞辱之姿去面對深愛自己的人。
那個把他視為骨中骨肉中肉的人,此時會否是骨中穿釘肉中生刺。

什麼樣的靈丹妙藥,能醫好他們。
什麼樣的代價,能償還救贖。
眼睜睜的滅頂,也不過如此吧!!



因為他的顫抖,頭頂上的人立刻發覺了。
光線瞬間改變,小前驚恐萬狀的臉懸在他頭頂。那是張淚流滿面痛苦扭曲的臉,賀森看著他,竟然笑了。



這個時候還有值得慶倖的事,可見世間的事永遠沒有最糟的。

這種心情怎麼又回來了,還是厄運一直在周而復始從沒停止過。
他的世界堛G然沒有最壞的,這個時候竟然有小前來拯救他。




小前沒法面對賀森此時的笑,申賀森可能不知道他的腿是大張著的,下身受傷已經腫脹的不成樣子,身上傷痕遍佈,手臂似乎也折斷了。他一定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否則,他怎麼可能笑的出來。

‘賀…賀森…’小前哆嗦的喊了他的名字,他想說沒事了沒事了,結果自己卻嚎啕大哭起來。他說不出自己是什麼心情只是想哭,控制不住的哭,失禁了一樣。是個壞掉的水龍頭,從現在開始再也修不好了,只能日日夜夜的漏水。

‘怎麼辦呀!!啊…啊…可怎麼辦啊!!賀森啊!!…該怎麼了…’小前摟著他的頭,賀森的眼淚也汩汩的流出來…他也是個壞掉的水龍頭,他那樣並不是在哭,他明明沒有哭。他還在慶倖呢!他萬分慶倖此時的人不是文政赫,他簡直要感謝上蒼所有睜著眼睛的神靈。我這麼幸運怎麼可能會哭呢!!

小前大肆宣洩著他的難過,他是難過,他大概連大前幹他的現場都看到了,申賀森相信,他疼,他甚至會比自己都疼。
賀森的腦子亂亂的,他還在心疼可憐著小前,突然,他想這時候的人如果是文政赫,文政赫會怎麼樣,他想不出,慌亂的掙扎起來。


‘小前…你鬆開我…快點... …把我胳膊解開,想辦法帶我離開…不能讓文政赫知道…小前!!你快點!你別哭了!!’

小前懵瞪的直起腰,賀森還在焦急的重複那些話。小前終於緩過神來了,他原本就是要解開賀森的。俯下身子,繼續解繩子。

‘賀森啊!解不開!!怎麼辦啊!系死了,都殺到肉堣F。’
‘沒事…找刀,拿刀割開。’賀森疼的聲音都走調了,他真怕自己再失去意識。

小前趕緊起來,要奔去找刀。

‘小前!刀在這呢!’

小前回身看著鈍在床頭櫃上的菜刀,他又哭起來。但這次他沒廢話,拔起菜刀跪在床上。賀森的手都勒青了,手腕窩著緊緊的和床頭欄杆綁在一起,連下刀的地方都沒有。左胳膊不是骨折了就是脫臼了,姿勢奇怪的彎著,而纏在手臂上的鞋帶現在都陷在肉埵憒袧瓟k。小前是滿頭冒汗,可真沒地方下手。

‘賀森…沒地方能下刀…’
‘往肉上割,沒事…你快點…’
‘怎麼往肉上切啊!’小前又大哭起來,賀森也急了‘你別哭了!切菜你不會啊!往有繩子的地方切,快點!快點!我求求你了,文政赫一直打電話,我都沒接,我真怕他會來…他看見我這樣,他就得活活疼死,你和你哥就都不用活了!!我求求你了…你快點的吧!!!’

小前真的切了,在兩條胳膊緊緊密合的縫隙上來回的切。賀森真的一聲都沒出,直到鞋帶割折了。
細細的鞋帶一點點的從肉堳出來,申賀森差一點又疼昏過去。他一直側著頭盯著床頭櫃上打開的手機,他看著那個就昏不了。

終於全解開了,小前滿手血,拎著血淋淋的菜刀,渾身脫力的坐在地上。申賀森的雙手還舉著全身都在打哆嗦,眼盯著小前,哆哆嗦嗦的說:‘把手機遞我。’

小前扔了菜刀,想把賀森的胳膊放下來。可稍稍一挪動他,賀森就疼的眼睛直往上翻,眼瞅著要背過氣去。只能讓他先緩緩,賀森像是要沒氣了一樣,大口的喘息。


‘左手不成,幫我把右手拿下來。’
‘哦!’


申賀森終於拿到手機了。
有十幾個,未接電話,還有短信。

小前立在窗前看著賀森,賀森完全沒注意自己裸體的姿勢,他全部的注意力都在那小小的手機上。小前已經沒力氣嚎啕大哭了,他一直默默的流淚。脫掉自己的夾克,蓋在賀森身上。看著賀森大張著的腿和暴露的器官,猶豫了一下,開始輕手輕腳的搬動他的雙腿。

賀森的雙腿似乎一點知覺都沒有,冰涼冰涼的。小前往他的私處悄悄的看了一眼,傷口外翻,血和白濁的精丄液塗的到處都是。下身腫的不成樣子,而且還血肉模糊的。

小前狠狠的閉了一下眼睛,他從虛掩的門縫堿搢ㄙ滿A就是他哥雙手掰著賀森的大腿奮力抽丄插的情景。不是說好了要好好的平平安安的,別遭什麼罪別受什麼苦和自己心愛的人在一塊,順順當當過普通生活嗎?怎麼就成了現在這樣,他要殺了他哥給賀森報仇嗎?可他明明是任憑他哥逃走了。
真是個壞掉的水龍頭,淚水模糊的滴滴答答的淌下來。

賀森在撥手機,單調的鈴聲一聲一聲的重複著…接啊!政赫!快接電話!

‘賀森…’電話堣戭F赫的聲音有點不穩
‘我才看見你來電話。’相反,申賀森的聲音倒是特別平靜。小前看著他,心想著的卻是,讓文政赫來吧!來殺了他和他哥吧。

‘是睡著了嗎?’
‘對!睡著了…’
‘哦…’
‘讓你擔心了。’
‘賀森…我是有點擔心,你真沒事嗎?’
‘沒事…’

房門發出吱的一聲…也許是賀森太專注了,他並沒有發現。

‘沒事?’
‘沒事。’
‘賀森?’文政赫的這聲呼喚明顯的發抖了

申賀森倉促的抬頭,正對上文政赫來不及掩飾驚恐發白的臉,他大半個身子還隱在房門外,漆黑的背景下那雙最好看的大眼睛灰撲撲的看著他。

四目相對的一瞬間,滾滾黑雲中,一道閃電劈空而來,巨大的電荷爆炸在他們的頭頂。過於猛烈的劇痛讓人沒有知覺,死後方知以死,升騰的靈魂面對焦黑的遺體。那是什麼樣的心情,是極度的無力感嗎?
賀森沒有想的太明白,他真成了一具沒有任何力量的屍體,有關於他的一切都不再存在,他只要聽人的哭泣,看人的悲傷,轉不動腦筋去想什麼。知道心痛卻不知道心痛的感覺,眼滾熱流,卻不知那是眼淚,不知熱淚奔流是因為傷心。


文政赫的驚痛真的是被一道閃電擊中的力量,心臟讓幾千萬度的熱量焚燒,他不敢細細體味那蝕骨的疼痛,大腦的回路堨都是一個資訊——挽救!

他要挽救,他要逃出生天,他要將傷口平復於無形,其他的…通通不重要,不重要!怎麼來的創傷不重要,傷成什麼樣子不重要,屈辱不重要,發生過的一切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眼前,是以後,是未來,是申賀森和文政赫這兩個人。

他甚至不用深呼吸來緩一口氣,直接推開了房門大踏步的走向賀森。


文政赫的鎮定是天賦,他痛咬了自己的嘴唇,含著滿嘴的腥氣走到床邊。他盯著賀森的臉拒絕去看除了那雙眼睛以外的一切,那雙眼睛淚濕睫毛,黑眼珠蒙著水亮的淚光中,目光皎潔澄淨。
這就是他力量的源泉,這雙眸子不變,這世上萬千變化就只是一場幻象。


文政赫注視賀森的眼神平靜又溫暖,停在床邊他輕輕的歪了下頭,就像無數個清晨堣@樣,他會停在床邊看一夜好睡的他在他溫柔多情的目光媬籊荂C

輕輕拿走賀森手堛犒q話。用手背給他擦了擦眼淚,捋順捋順他汗濕散亂的頭髮,最後…輕輕的把自己的面頰貼了上去…溫存環抱住他。


‘我來了,沒事了!沒事了!再也沒事了!’擁抱住他的一瞬間,文政赫沉沉鈍痛的心延展成一副受盡侵蝕粗糲不堪卻堅如磐石的寬廣河床,用堅忍和磨礪來承擔一切痛苦的激流,總有一天!總有有一天!他能化滔天惡浪為靜水深流,那一刻他的心堹u的沒有悲傷。




那懷抱還帶著外面的涼氣,抱著他的手臂也微微發抖,賀森躲在堶情C這就是世界末日?如此讓人心碎,卻又如此讓人沉醉。滾燙的淚流下來,嗚咽沖口而出。狠命的抓住文政赫的一塊衣角,抓住了,一起浮上去,或者抓住了一起沉到底,無所謂。什麼樣的遭遇都無所謂,有這個人在,再讓他牢牢抓住了就好。

他許過他一缸熱水,一碗泡面,一個熱被窩,這是文政赫的咒符,今天他對他說:我來了,沒事了!我來了,沒事了!我來了,再也沒事了!
申賀森相信把委屈朝他哭出來就沒事了,文政赫說到的都做到了,申賀森終於放聲大哭起來。緊緊的攀附著政赫,聲嘶力竭的大哭。

文政赫竭力不讓自己發抖,穩穩的抱著賀森。目光挪向賀森的身體,一寸寸。

文政赫抱了他很長很長時間,後來自己也躺到床上把賀森整個人摟在懷堙A賀森的哭聲越來越大,直到漸漸孱弱下去了變成了抽噎。

‘我給你收拾收拾,咱們再去醫院,好嗎?’文政赫低聲的說
‘我不去…’
‘你受傷了…聽我的。’
‘我不去…’
‘聽我的…’
‘我不去…不去…不去…不去…’賀森再次哆嗦起來,哭聲又起。

文政赫再次抱緊他,他卻掙扎了起來

‘賀森?’
‘你走吧!走吧!’
‘你說什麼?’
‘我們分手吧!我再不會纏著你了!’
‘你再說一遍’
‘我們分手!’
‘你把頭抬起來!!’

賀森真的把頭從文政赫的懷堜黻_來並注視著文政赫的眼睛

‘我們!’

文政赫堵住了他的嘴,賀森掙扎了起來。

‘嗚嗚…你瘋….嗚…髒…嗚嗚….’

文政赫使勁的摟住他,輾轉允吸的吻著…舌頭捲進口腔,那屬於他的秘密花園。

‘賀森…我愛你,我永遠愛你,發生什麼事我都愛你,你死了化成灰兒我也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聽清楚了吧!!從現在開始,別再讓自己疼了,換我來疼。我越疼就越愛你,你忘了嗎?’

哭聲又起…

懷堛漱H逐漸安靜了,有粗重的呼吸。
文政赫從床上下來,又注視了賀森一會,才轉頭冷眼看了朴前進。

‘你別走,在外間等我,現在出去。’

朴前進沒有動,他不知道要跟文政赫說什麼,他以為文政赫會暴跳如雷,會像他一樣嚎啕大哭,可他都沒有,他甚至沒流一滴眼淚臉上都是幹幹的。
可賀森哭了,那麼悲慟至極。

小前從地上爬起來,文政赫的到來沒有帶給他恐懼,反倒要讓他恐懼的心安定下來,一口氣舒出來,心穩穩的落地了。


在洗手間接了熱水,絞了濕毛巾,抖著手把蓋在賀森身上的夾克輕輕拿開。文政赫被銳利的疼痛激的眼前發黑,不自覺的按在心口上。顫抖著手指輕輕觸碰那慘不忍睹的身體,一股熱流急速的沖了出來…文政赫的銅牆鐵壁瞬間崩塌。

有些事僅靠意志來承受真的是有困難的,視覺上的衝擊,心靈巨大的傷口,承受起來真是四肢百骸無處不痛,那種憤怒、自責、灰心、痛苦這樣無視也難以平復。
這樣的賀森他真的接受不了,他能拿什麼來挽回,他都讓他的愛人承受了什麼,一無所知的他,以為就要迎來新生的他,結果是他把他一個人丟在深淵堙A而他還在做著春秋大夢。

一枕黃粱夢醒時,地陷天塌人不知。




文政赫縮著肩膀抵禦那即將崩潰的心智,卻終難抵擋,再次將賀森緊緊的摟在懷堙A一任淚水橫流。壓抑的嗚咽沒有顫抖來的明顯,小前透過窄窄的門縫,目睹著文政赫的崩潰。無聲的淚滑下來,他的人生中第一次那麼厭恨自己,那麼想要以死來彌補來償還。
真的有除死不能償還的罪責,朴前進年輕的心沉沉的痛著,想到還能以死謝罪,內心竟然感到輕鬆。



文政赫終於抬頭了,小前看見他狠狠的抽了自己兩個嘴巴,而後及快速的開始處理賀森的傷處。
小前離開了門口,安靜在坐在屬於自己的黑暗堙C



扶起賀森的大腿,將兩條腿敞開,擦乾淨上面的血污精丄液,找來乾淨的內褲給他穿上,再套上乾淨的長褲,穿上了乾淨的襪子。上衣穿不上了,用毛巾浴衣裹起來,把臉也擦的乾乾淨淨的。
賀森已經開始燒起來,文政赫這麼折騰他沒在醒過來一次。

房間堣@片狼藉,可躺在床上的賀森,這會兒看起來是好端端的。

文政赫直起腰喘了一口氣,好了!乾乾淨淨的賀森,他只是這樣想了一下,心就絞痛起來,逼著眼淚再次沖出眼眶。

文政赫跪下來,抓著賀森無知無覺的手,指甲縫堛漲憒癟豸ㄟ挈b,他心疼的看著,輕輕撫摸他滾燙的額頭。

‘賀森啊!!!有我在,你還是好端端的….記住了嗎?你一定要記住啊!你是好端端的,要永遠記住。’


眼淚滾出來…
文政赫狠命的搓搓自己的臉,他覺得某種疼痛在讓他昏厥。

推開門,坐在沙發堛漱p前望著他,文政赫有點言語艱難,小前明顯鎮定了,那臉上晦暗卻不再驚慌。文政赫看他他就立刻站起來,隨文政赫近到房間堙C

小前看見穿戴整齊的賀森,心底說不出的難過。我轉頭望向文政赫,真不知道死能不能謝罪。

‘對面就是醫院,我不想打120驚動更多的人,你也知道這離我們以前的高中很近,附近小店的人都認識他,我們倆抱著他過去,你沒問題吧?’

小前迅速的搖了下頭。

文政赫再看了一眼徹底昏過去的賀森,他抑制不了自己的痛苦,深深的喘了口氣。

活動了一下胳膊,文政赫爬到床的堶情A把賀森傷的很重的左胳膊儘量保持原狀放在自己的臂彎堙A彎身抱起賀森的肩膀。抬眼看著小前‘你在右邊,抱緊了,他不能再傷一點了,你明白吧!’小前點頭。

‘預備!起!’



急診值班醫生,是個四十來歲的女大夫。她大概是見多識廣,面對賀森如此尷尬恐怖的外傷,她到面不改色。

下醫囑的時候,她面無表情的陳述:左肩翻轉性脫臼、大面積軟組織損傷、二度肛裂、外傷性陰丄莖血腫,外傷性睾丸扭轉。懷疑被雞丄奸和性丄虐待,你們要報警嗎?

她抬起眼睛木著臉詢問他們。

文政赫感到一種極度的憤怒和羞辱,有一瞬間竟目不能視。一些被壓抑和漠視的痛苦熊熊的燃燒起來。他沒有回答女醫生的話,在熬過那一陣暈眩之後轉過頭用血紅著眼睛盯著小前,他似乎在這一刻才發現小前的存在。朴前進那張明朗英俊的臉因為存了以死相報的心,而變得坦然平靜。這種平靜無疑刺激了文政赫的憤怒:

‘要報警嗎?’短短的幾個字,有鋼牙咬歲的聲音。
‘不!’小前的回答分為的簡練。
‘不?’文政赫的眼睛開始猙獰了。

朴前進勇敢的迎視著他,這是自文政赫到來他第一次在他眼中看見嗜血的憤怒,他終於憤怒了,這讓小前安心,他盼望著文政赫來殺人,他盼望著一死。

那女醫生也看出來兩人之間的不正常,她知道被人雞丄奸就算是受害者,也肯定不是什麼好人。她的心理是蒼蠅不叮無縫的蛋,而文政赫的向小前目露凶光,更驗證了她的想法,看起來是一群變態爭風吃醋搞出的事端。她內心塈Y鄙夷又厭恨,陰沈著臉揮著手斥責:


‘報不報警你們外邊商量去,別在這唧咯!都出去!’




文政赫是用最大的意志力麻痹了自己劇痛的心,他只一心要挽救自己垂危的愛人。
讓自己冷靜理智的面對眼前不可能逆轉的現實,先要能把賀森的痛苦減低,先要能讓他恢復起來,別去問為什麼會這樣,別去管自己的痛苦自責和憤怒。別去做那些無濟於事的事,別去用傷害來拯救傷害。
就像他自己對賀森默默說的一樣:

有他在,他的賀森就是好端端的。就像他把賀森收拾的就像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乾乾淨淨端端正正,他營造了一幅假像妄圖讓所有人都失憶讓所有人都不疼。

可當那個面無表情的女醫生,把那些極度殘忍卻又極度現實的術語加注在賀森身上的時候,他知道乾淨的襪子掩飾不了傷痕累累的靈魂。
有他文政赫,他好端端的賀森也永遠找不回來了,這就是現實。

誰來賠給他,他用自己的牙咬著自己的心,一陣昏天暗地飛沙走石。熊熊烈火焚燒他,他開始希望這是個毀滅所有人的世界。他不用再吞咽污垢苟全愛人,他寧可他們都死了,讓純潔的善良的給髒的臭的殉葬,他要一個血債血償。


文政赫用血紅的眼睛陰狠的注視他,這是罪魁禍首還是一個幫兇,不管是哪一樣他都罪不可恕。
小前將自己背抵著牆,連後腦勺也抵住,他不想有退路。然後,他安靜的說:

‘是我幹的,你殺了我吧!’




上部
小惡的話:

看到親們的回復,無比振奮,總是擔心情節過於糾纏,使看文的親失去耐性。寫到這媞漎O成長期吧!有一個大概五至十章節左右的過度,然後是下部分,成長後。

中部分會扣文題,我自己都好期待。

我們一起期待兩個人浴火重生後,充滿力量的人生吧!!

PS:好糾結瑉宇和東萬,一直考慮要不要寫個番外鉤鉤。再說吧!熊貓派再出場時也許會比較牽強,原諒俺眼高手低吧!!

請在看文的親們,會打字的捧個手指頭場吧!!
手指頭賜予我力量!!!
上部完了
在東京看完結的時候告訴自己不能重看...一定不能重看
太虐了, 承受不了
只有20歲的孩子
要承受那些磨難看著都心痛
可是...我還是重看了
由頭開始重看
孩子的愛深得没法形容


他許過他一缸熱水,一碗泡面,一個熱被窩,這是文政赫的咒符,今天他對他說:我來了,沒事了!我來了,沒事了!我來了,再也沒事了!
這兩句看得很心酸...又哭了!!!

小惡, 你說不許哭, 可是... 誰看了會不哭?


小惡寫文的功力深厚
有很多後期出現的情節原來在之前的部份其實巳埋下伏筆
只是追文的時候因為不是一氣呵成的所以有很多都忽咯了
小惡的文無論用詞或故事編排都花了很多心思吧
期待過渡期的章節和下部的成長期
我深信經過了那些磨人的浴火
孩子一定會好起來會重生的



接下來的更新我會盡可能跟貼小惡親的
我們一起等待孩子的 "浴火重生後,充滿力量的人生" 吧
所以請大家期待囉...
小悪呀真係虐死人呀.真係有D怕睇落去.
46# kamkam
跟妳一起在東京看,一起哭
我也要勇敢的好好重看一次,
看看一起之前忽咯的。

""期待著那孩子能"重生"過來,
孩子,請你們要忍耐,
好日子快來。"""
당신은 사랑받기위해 태어난 사람
不許哭?
我哭少一次也不行,
小惡寫得真是非常虐心..............
HS... I NeeD U, I WanT U, I LovE U
由開頭虐到結尾, 然後在這環節停下來. 往後的, 拜託甜一點啊.
看見政赫壓抑著自己的情緒, 並冷靜地安慰重創的賀森  
政赫, 賀森, 往後的日子, 一定會好起來的 ...
我們一起期待兩個人浴火重生後,充滿力量的人生吧!!
朴前進, 不要護著你哥. 朴向前, 不會放過你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