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四十一


向他具體展示這筆財富的是雙吉集團行政副總孟海,這個人樸大前認識,在他的小公司瀕臨倒閉的時候,這個人曾連見面的機會都不給他。
真應了那句老話‘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樸大前這次耍足了威風,光見面的時間就拒絕了三次,最後還遲到了一的多小時。可看到雙吉的資產總額後,又心虛自己是不是耍的太過分了。他知道雙吉的規模,知道雙吉的那些分子公司,卻不知道雙吉還在那麼多他不知道的的領域堣]已經投入了巨額資本,這是一個企業王國,不是他不敢想而是他根本想不到的財富。他控制不了自己狂跳的心,在回來的路上想著自己是不是又掉價了。可這一切就要都是他的了,是他朴向前的,他好像市井草芥一步登天,一切真實又不敢相信。
待到慢慢從那種亢奮中冷靜,朴向前開始有種被文政喆羞辱的憤怒。還有一種…自己幾乎雀躍著接受這財富的罪惡感。這一切超過了他這個將巴初中畢業的人所能承受的極限,他的腦子混亂成一鍋粥,各種想法衝突在一起,一刻也不能讓自己清醒。他覺得自己要瘋了,腦子要爆炸。整整三天,他在焦躁不安中,只知道他要這些錢,要雙吉集團,要披靡天下,要人前無雙,其他的再不管,他的人生從此要改寫。剩下的就是要給他的憤怒找個發洩口,給他的罪惡感找個替罪羊。這些倒是難不倒他,市井流氓出身的他慣於發洩自己的怒氣,也善於漠視那偶然出現的罪惡感,其實,若不是小前,罪惡感這種東西到真的不常出現在他的思維堙C

文政喆倒是把朴向前算准了,這筆巨大的財富確實讓他顧不得其他,何況他還坐擁美人,他的禍根他的孽債他的心魔。這幾天朴向前並沒有碰賀森,可心中篤定之後,他有一種躁動的興奮,錢還未到手,可人已經在手堣F。看來命運就是這麼安排的,萬般奔忙不可得,到頭來擺在眼前求著他要。
雙吉集團、申賀森,他是不是該說夫複何求呢?他到說不出這高深的話,他只是痛快。連坐在小前床前也心安理得起來,掩飾不了的高興。他喃喃的說:哥給你找最好的醫院,花最多的錢治病,只要有錢死人都能復活。

他是帶著那種幾乎狂躁的興奮離開的醫院,回家還有一個一潭清水兒一樣的人兒等著他,而且,據說從此之後,就要對他不離不棄忠心耿耿了。
朴向前就是讓錢燒得懵瞪了,倒還是不至於相信申賀森能巴巴的老實委身他,但他有辦法讓這樣的事通過自己的努力,就真的發生了,真的讓他自己想不信都不成。
想到這些,他又抑制不住他的高興來。

申賀森是倒在沙發堛滿A聽見他開門的聲音才窸窸窣窣的做起來,帶著一個睡的發紅的眼睛,和一臉面無表情的懵懂。
朴向前就站在玄關那呆呆的看了他一陣,申賀森各種各樣的樣子都讓他發蒙。幾秒鐘之後,他想到他即將要做的事幾分得意爬上臉頰。就在他這個不經意的表情下,申賀森面無表情依舊但懵懂轉瞬不見了。

進了三伏,天氣叫囂著悶熱,房間堛鬚梮}的很大,樸向前進到屋奡N甩脫了T恤和長褲,只穿著一條三角褲衩,隨意的在廚房和客廳間走來走去。
喝了水上了廁所,一屁股坐在沙發堙C申賀森一如既往的平靜,朴向前還興奮著,臉上不自覺的得意。

‘就這麼幹呆著,不悶?’
他這倒也不是真的問賀森,這只是句開場白。緊接著他就茶几下麵的暗格堮野X個牛皮紙袋,瞅著賀森笑眯眯的說:‘給你看個好東西!’
申賀森還是沒表情,但是樸大前覺得他害怕了,所以愈加的得意。

從牛皮紙袋子堜漭X光碟放進DVD,拿了電視機的遙控器走回沙發。他們的目光平靜的對視了一眼,朴向前幾乎算是溫和的笑笑,轉身坐在了沙發了另一端,‘啪!’的點亮了電視。

總共的3分45秒的錄影,很清晰。這是在樸大前強姦他那晚之後,賀森第一次看見文政赫。3分45秒實在不算長,畫面堨敦囿疑飺Y沒讓賀森吃驚,倒是藍屏出現嚇了他一跳。他轉頭看向樸大前,樸大前一副等著看戲的架勢,不料申賀森竟要他再放一遍。
這段樸大前以為威力十足的監控錄影,申賀森足足看了十幾遍才甘休。後來他是自己拿著遙控器的,有些鏡頭他還要定格。全是文政赫面對著攝像頭的畫面,申賀森倒還沒有什麼如醉如癡表情,可樸大前認為這是申賀森故意的。他故意要在他面前這樣,讓他明白他永遠也不可能真正得到他,那怕他得到了這麼有力的證據。

申賀森終於不再看了,關閉了電視靠近了沙發堙C房間媞ㄥ癒A廚房堛瑪O光更顯得人面目不清。大前只是感覺賀森在看他…

‘怎麼你才能饒了他?’
樸大前是生氣的,他故意不說話,發狠的盯著賀森。
‘什麼條件都行,怎麼你才能饒了他?’
樸大前冷冷的‘哼’了一聲‘怎麼才能饒了他…?世上有這種法子嗎?
‘有!你給我看了這個,不就是亮出了籌碼嗎?那就一定有法子。’
‘你這麼認為的?’
‘難到不是嗎?’
‘那我問你…’樸大前從沙發堜}身逼近他‘怎麼你才能愛上我?世上有這種法子嗎?’
‘你能饒了他,我就能愛上你。’
‘真的?’
‘真的。’

朴大前從新靠回沙發堙尼琱ㄚH你,可我信這個。’說著伸手指了指電視。‘這個能管十年,十年堛漸籉韝@秒鐘我都能讓他在監獄塈b上不止十年。親愛的…記住了,你要讓我每一秒鐘都感覺你在愛我。’

朴大前伸手掐住賀森的下巴‘小四!你愛哥嗎?’
‘我~愛~你…’
‘下次你在哆嗦,我就當你說假話。’

樸大前心堻ㄜn開花了,捉住賀森的手玩弄著。用眼睛不動聲色的瞅著他…
‘記住…你要讓我感覺你每一秒鐘都愛我。’這是一句緊箍咒。果然,他的小孽障哆哆嗦嗦的來吻他了。
天! 怎能這樣??!!
我只有哭的份兒
這樣做有用嗎?
放過賀森吧..






在百度看到小惡親回的貼說....
‘永夜‘的生死相許...才有,‘不許哭’的苟活同存。
對於相愛的兩種不同解讀吧。

這個解讀完全折服呀..
別緊張, 不是更文.... 只是帶來小惡親在百度的留言, 好等等文等了很久的親們放心的繼續等, 一定不會坑啊...



小惡的留言:

21/9/2010

出來和大家團聚。

整個夏天病的花樣翻新,不會坑的,我再調整調整就會開寫的。





8/10/2010

關於,文。

我是這樣打算的,第一部分一定要把寫丟的找補回來,整理後重發。(已經在整理重寫了)

同時寫第二部分,第二部分是一定要寫出兩萬左右字才會發的。

所以
想看的親,就邊玩邊等吧!

=====================================

最後,希望大家身體健康
祇要不是坑就好
耐心地等著小惡
당신은 사랑받기위해 태어난 사람
43# kamkam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