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11.04.24][轉載] [完結] 情人 (by 鄭小狐06號) (重逢篇 ~ 劫後餘生之永相隨)(RS)

轉自: 百度神話城堡吧
作者: 鄭小狐06號



恩 成天看文 也燃起了偶滴寫文的小火苗!!!

於是 在一次專業課上 這個文案誕生了!!!!

本人沒寫過文,是個理科生,文筆不太好!!純屬娛樂啊!平時也在吧幁O文看,最愛小惡大人滴文(可惜失蹤了)!!其他人的也好看的不得了就不一一列舉了!
還有 很愛鄭二大人(這個也失蹤了)!
總之,一切純屬虛構!寫的不好大家別在意!我儘量有靈感!儘量不坑啊!!

“瞎寫的王道文”純屬娛樂


下面 上文!




情人——鄭小狐06號

當你老了——葉芝

當你老了,白髮蒼蒼,睡意朦朧,
在爐前打盹,請取下這本詩篇,
慢慢吟誦,夢見你當年的雙眼
那柔美的光芒與青幽的暈影;
多少人真情假意,愛過你的美麗,
愛過你歡樂而迷人的青春,
唯獨一人愛你朝聖者的心,
愛你日益凋謝的臉上的哀戚;
當你佝僂著,在灼熱的爐柵邊,
你將輕輕訴說,帶著一絲傷感:
逝去的愛,如今已步上高山,
在密密星群堮I藏它的赧顏。


文案:
這是兩個人的愛情故事,唯一特殊之處那就是兩個“男人”。
你是我遙遠的,秘密的,不可侵犯的玫瑰;你是生長在我心底,永遠讓人面紅心跳的玫瑰;你是我的情人,我 永遠 愛著的人。

第一章        再相遇

文政赫是個老總或者說是個董事長,反正這年頭帶“總”帶“長”得多了,也不差他一個是不是,經營著一家自己的公司,有點臭錢也不是太多,比大部分人強但離那些所謂巨頭差遠了。反正他有房有車有秘書,有錢有子有老婆,總得來說他啥也不缺啊,是這個城市乃至全國當中很多人的羡慕物件,起到標兵帶頭作用!於是,文總有一個完美人生?!
但是文總不滿足,為啥捏?因為文總覺得吧,生活中差點啥!究竟差點啥呢??文總這個問題糾結了很久,很久啊!


“你醒了?額。。。。。。能起來麼?喝點水吧”一個很有磁性的聲音響起,還帶著一點點遲疑或者是逃避。
文政赫睜開眼,果然是他,還沒走啊,一個白白的小臉蛋出現在他眼前,恩看這眼睛水汪汪的,小臉白白的,小嘴紅紅的,咋這麼好看捏!文政赫大腦完全當機了,直到一分鐘之後。
“謝謝你啊!救了我們全家!”文政赫元神歸位,開始吐槽了。
“沒事,應該的,你們就是有點脫水,其他人也沒事,你放心吧,要是沒事我就先走了。”鄭弼教同學結結巴巴的說著,腦中只有一個念頭——“跑”!
“你有事?要是有事先去忙吧,謝謝你!”文政赫那叫一個從容啊!完全從容思密達!


三天後的實習站,一個高大,帥氣,風度翩翩的男人手拉著王老師的手眉飛色舞的講述了事情的經過。原來本來是文政赫的兒子今年考上了高中,一家人出來西藏自駕游,哄太子爺開心,誰知方向迷失困在了無人區已經三天了,無依無靠,無水無糧,無人無電,一家人都要變人幹兒的時候,“額滴神!天使出現了!”文政赫在妻、子都昏睡過去後,他昏倒的前一刻心奡N是這麼想滴(為啥是別人昏睡他昏倒呢,因為他把所剩的水都給妻子和兒子了,自己兩天沒喝水了,我們老文是好男人啊!)。

天使就是鄭弼教同學,雖然他木翅膀但是他來的很及時,他是地質大學的研究生,這次出來和導師一起來西藏做項目,這個無人區上星期來了一次,發現了很好的露頭,當時他和幾個師兄弟都覺得這個地方很不錯有研究價值,於是和導師說了一下,今天和導師同學帶好了設備準備取一些樣品回去做實驗。於是大家在這媯o現了正在進行昏迷時(完全ing形式)的文總裁,鄭弼教發現有人第一個沖過去,這可是無人區啊咋會有人哩!於是一大群人趕緊把已經昏迷的一家三口送去醫院搶救。在去醫院的途中,鄭弼教已經認出了文政赫,這讓他很窘迫,很撓頭,這可咋辦啊!我要快點跑!

說到這堙A我們有必要交代一下,這倆玩意兒是認識的哈,咋認識滴呢!

前面說文總在生活上總有點遺憾,那是因為文總是個“異類”啊!他對男人的興趣大過女人啊,這是他在聽從老爹的旨意成親生子後總結的人生一大哲理。女人麻煩,男人可愛,這是文總的內心真實想法。於是結婚七年後的文總開始癢了,和妻子攤牌後,倆人決定為了老的小的先不公開,等老爺子歸西,兒子成年再進行協議離婚,別問我這女人為啥這麼好說話,這是21世紀的現代化城市不是50年代的革命老區,更何況自己男人一直性、冷、淡。其實妻子是個好女人,也是個女強人,自己的事業也做得風生水起,只是自己對她沒感覺,要不是老爺子的話倆人也走不到一起。文政赫很孝順,他對老爹簡直是溺愛啊,老爹要兒媳婦馬上娶,要孫子馬上生,文政赫小時候家婼a,老爹為了供兒子上學念書,什麼活都幹過,賣力氣又賣命啊,年紀大了身體不好,文政赫不忍老爹傷心什麼都聽他的。

但是,但可是這一切並不妨礙老文出去獵~豔啊!他需要男人,在自己有幾個臭錢和自由後他就開始出去滿足自己了,他喜歡419沒有固定的伴兒,因為就男人和男人在一起這件事情上老文無比理智,本來這就是社會的非主流現象,而且自己也算個有頭有臉的人,家媮暀@堆麻煩,玩玩兒就得了,滿足了自己愉悅了他人,大家心堣]都明白。

於是,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一個有名的同~志酒吧,倆小人相遇了!419了!!
第二章        神秘的419

今晚月黑風高,適合外出覓食,文總這樣對自己說!
來到常來的酒吧,點了一杯喝的,文總開始進行掃描了…….目標一發現:恩 身高不錯,身材不錯,長的不錯,一切都很不錯就是“娘”!pass;目標二:恩 長的不錯,身材不錯,也不娘,就是皮膚“差”!pass;目標三…….目標四…….在文總的雷~達掃描下,結論為今天沒好貨!!!

正在文總唉聲歎氣,懊惱今日出門不利之時,門口進來了一個人,這個人怎麼說呢!唉!怎麼這樣啊!!大熱天的,只見他身穿一個密不透風的黑色長款風衣,頭戴黑色針織帽,大黑天的還有一副墨鏡!!行蹤十分鬼鬼~祟祟,走一步看三步,知道的是在逛酒吧不知道的以為摸地~雷呢(詳情見鄭弼教機場照哈哈)!總之這個奇怪的人以其十分獨特的裝扮順利進入文總的雷~達掃描區。

文總覺得很有意思,他就喜歡揭開神秘的面紗!要知道文總最愛看的就是什麼鑒寶啊,發現啊之類的節目,人家喜歡那個調調麼!!看身高不錯啊,身材看不太清估計也不錯,最起碼不胖啊!臉蛋兒嘛,看他僅露出來的一點點皮膚很白啊!!要是整張臉木有青春痘就贊了!感覺木有痘!於是文總很期待的向那個人走去,邊走邊掃描邊盤算,伸手在那個人肩膀上拍了一下,“嘿,美人兒,出來419啊,還是反~恐啊?!”

“嘿,美人兒,出來419啊,還是反~恐啊?!”隨著這句話,一隻手拍到了自己的肩上,嚇得鄭弼教同學一哆嗦。趕緊回頭,一個男人站在自己面前,比自己高了一點點,昏暗的燈光下看不太清他的臉,只有一雙眼睛在黑暗中一閃一閃的很亮,依稀可見他微翹的嘴角。鄭弼教對文政赫的第一印象就是很亮的眼睛,一閃一閃,像是餓了很久!!
“怎麼不說話,你是出來玩的麼?”略帶笑意的聲音再次響起。鄭弼教這才回過神來!額,鄭弼教真的不知道說什麼了,完全卡住了!!

要知道鄭弼教同學是大四的學生,家人老師同學心目中的乖寶寶,好學生,成績優秀,為人熱情善良,深受廣大人~民群~眾的喜愛!可是就是這麼的一個人,他心中有小秘密啊小秘密!不錯,他是個“異類”!這是他在上大學後感覺到的,之前在家人的嚴格控制下,他木有早戀過所以也不清楚自己的取向,來到了大學他才一點點覺得自己似乎有點不一樣(別怪這孩子發育晚啊),但是他很害羞,他也不太敢面對,總覺得自己可能不是那樣的!就這樣糾結了一年又一年,他還是個感情上,身體上的小~處~男!

今天,他大四就要畢業了,順利保研的他覺得自己是個大人了!在前後糾結了很久的情況下,終於邁出了第一步,來同~志酒吧看看!但是他又怕別人認出自己,要知道他只是想來看看啊看看,於是,就有了上面的反~恐造型夜探G`A`Y吧。
“額……你好!我…我..來…來…..看看……”純潔的小~處~男不會撒謊,乖乖的招了!
就憑這一句話,文總呆了,心媦皉漱F,這一聽就是個什麼都不懂的,還419呢估計連酒都不會喝。看來自己這個前輩有必要教教他人生中的常識啊!錯!是愉悅他哈哈哈!文總此刻心中充滿了激動!

於是在大灰狼哥哥的細心教導下,小白兔弟弟在連419的意思都沒搞明白的情況下,喝了兩杯據說很好喝的甜飲料,心情十分好!慢慢放鬆下來,摘下了墨鏡後,一張巴掌大的小臉,皮膚在燈光下有些蒼白透明,嘴唇被剛剛喝下的酒潤澤的顏色十分鮮亮,一雙桃花眼已然有點醉了還含著水光,文政赫這時才算看清了這個人的眼,頓時感覺,額,得馬上去賓~館進行實地教學了!!
於是,鄭弼教被帶走了!!!
第三章        我們419了!

嘩嘩的水聲,甜膩的氣息,耳邊的電視聲,亂死了!
浴室中的鄭弼教很清楚很清楚這一切,或者說從他喝酒,到被帶走,到開~了房間,到做,到結束,一切的一切他都很清醒,此刻的他有點慌亂,有點奇怪,有點後悔,有點懊惱!慌亂的是他真的做了,奇怪的是居然感覺不錯,後悔的是自己怎麼這麼衝動,懊惱的是自己真是“異類”!總之,他認清了!本來去酒吧前他只是想看看,可是那個環境下,突然,他決定豁出去了(所以說好學生都是被壓抑久了的,衝動啊)!
他也不想出去,因為外面有個陌生人,還曾經親密過,他不知道該怎麼辦,怎麼辦!等他神情恍惚的出去時,才發現陌生人已經睡著了,忽然間安定下來,慢慢的挪到床前(他很不適,某個地方哈哈),他才有機會看他,這個男人長著一雙很亮的眼,濃眉,高鼻樑,有棱有角的臉,睡著時嘴微微張開向前嘟著很是可愛,啊剛才就是他啊!莫秒奇妙的臉紅了,真是奇怪,鄭弼教十分懊惱!
鄭弼教很懊惱,於是,他慌慌張張的連夜跑了!

清晨的陽光射進房間,溫暖又熱情,床上的人動了動,慢慢的睜開眼,啊在賓館,文總大腦自動進入獵~豔完成時狀態,呆呆的看著前方,文總起床後總是有點呆,一分鐘後習慣性的伸手拿手機,確認了短信電話等等之後,順手將電話放回床頭,無意中觸到了一個東西,回頭一看是一個黑色的墨鏡,文總的手指呆呆的觸著它,昨晚的記憶一點點爬出來。

昨晚那個小孩很可愛,只能用可愛來形容他,他好像很抵觸,但是卻又很熱情,就是太笨拙了,無論是吻,還是聲音,還是……,文總記得他白淨的臉上的紅暈,那緊緊閉著的眼似乎不敢睜開,睫毛上還帶著濡濕的水跡,牙齒緊緊的咬著嘴唇,沒有一絲呻~吟,這讓文總很不爽,他很惡意的用力,不帶一絲溫柔只想聽聽他的聲音,還有他的背,光滑,手感很好,上面還帶著細細的汗珠,或許是很疼吧。

後來,後來他也沒有聽到那個人的聲音,只有在最後他幫他釋放時,聽到他淺淺的,帶著三分愉悅,七分放鬆的歎息,唉怎麼回事,歎息似乎在耳邊放大了,切,搞什麼老文,什麼時候這麼婆媽了,可是,老文在罵自己的同時憤恨的發現自己可恥的生~理反應了!沒辦法自己是禽~獸啊。
於是在這個明媚的早晨,文大總裁的腦海中不斷地嘴~唇,汗珠,歎息向他襲來,他也只好手持墨鏡,自己滾床單去了!估計是史上第一個跟墨鏡睡的人吧!

話說鄭弼教,一個人連夜跑出來,慢慢的走在黑夜堙A晚上的風還有些涼,他緊了緊衣領,腦中也開始清明起來,平靜的接受了自己是個同的事實,是的自己這麼多年早就應該想到了,對於女生只是像朋友沒有那種心動的感覺,相反對於自己曾經的中學體育老師,他確是衝動過的,當時自己還嚇壞了,覺得自己是個變態,怎麼能戀~師呢!只是那時候年紀小,根本不知道還有這樣一個新名詞,只是惶恐,怕有人知道他的秘密,怕大家知道自己是個變~態,怕因為這樣就考不上大學了!(——!好吧這句有點噁心,可是我上高中的時候真的不敢早戀唯一的原因就是怕老師發現考不上大學!)

於是自己守著這個秘密,好辛苦,也不知道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來到了大學,慢慢接觸了網~絡和很多東西,“同~性~戀”這個詞被自己慢慢熟知,越是熟悉他越是害怕,因為這明明就是說的自己啊,尤其是當他在網路上看到很多對同~性~戀的謾~罵後,他更是覺得要把自己改過來,他花了兩年的時間強制自己去找女朋友,結果都是失敗。所以在四年後的今天,他終於鼓足勇氣,讓自己嘗試相反的方向!

怎麼辦,其實剛才自己看那個人的第一眼,就感覺很好,心堬鬖W其妙的很期待,很喜歡那個人的聲音和眼睛,現在一想到那個人,心奡N覺得癢癢的很緊張,剛才他抱著自己,拼命的吻~著,那是自己的第一個吻,居然那般熱情和狂~野,自己完全透不過氣來,還有他的手,碰到哪里哪里就風生水起,敏~感的自己都下了一跳,現在想起來都要渾身起小疙瘩,好像渾身都被那個人印滿了唇~印,連呼吸中都帶著那個人的氣息;還有他的舌,在自己耳邊不斷描畫,輕輕的,讓自己渾身戰慄,讓自己臉紅,他的一切都像在周圍。

告訴自己不要再想了這個陌生人了,這樣也好,在接受了自己的性~向後,鄭弼教就連夜做了一個重大決定!交個男朋友!感受一下戀愛的感覺!(小白想通以後化身萬年妖孽要出洞了!——!)



第四章 第三次相遇

鏡頭拉回來啊,話說我們文大總裁在經歷了西藏的生離死別後對於生活是更加熱愛了,每天注意保養啊,愉悅身心啊,勞逸結合啊神馬的,公司堥S什麼重要的事基本都交給別人做,美其名曰災後後遺症——求安慰中,反正秘書都要高舉白旗了!在這樣去不能給他幹了,自己挑大旗做老總了!
這一天,文總帶著一身的疲憊,在自家秘書的萬伏高壓電注目禮下,跨上了自己的大奔(姐俗,車只認識大奔和qq,斟酌一下還是開大奔吧),一溜煙兒的來到了上次的酒吧。一進門,狂熱的舞曲充斥於耳,在一陣電閃雷鳴的探照燈下文總熟門熟路的向堶惆哄C

“hi,文哥,今兒有空啊?最近來的勤啊!是不是看上我們這哪個弟弟了?怎麼終於想通了要來個長長久久啊!”說話的是酒吧的老闆,這爺們明明長的比誰都爺們,偏偏喜歡手持一張小手絹的在這裝少女,大哥你褶子都能夾死蚊子了啊!文政赫在心堿蓮蔽爾■琤L!
“咳,我能看上誰啊!都差不多,玩玩得了,不能當真的。”文總嘴堨p著煙,從牙縫堶颻馧o句話。
“文哥別這麼說,咱們這雖說與別人不同,但也不能太悲觀不是,你這麼多年了幹玩不下水!忒兒對不起那些為你要死要活的弟弟們啊!”胡老闆手持小手絹哀怨狀。
“有要死要活的我怎麼不知道啊?!”文總調戲狀。
“奴家為您守著身呢,您怎麼就看不見啊看不見!”胡老闆完全進入狀態,那個幽怨啊,那個淚水啊,一滴都木有!
“行了,大哥,別跟這兒噁心人了啊!”文總嫌棄狀,“爺要是想收了你,還用得著等你人老珠黃到這個地界?!您要是恨嫁找jing~察去,他們負責解決人~民內部矛~盾!別TMD的廢話,叫我來幹什麼?”
“得了,您看不上我,我一早就知道!虧了我滴小心肝啊還時時刻刻的惦記著您!想著沒個人給您端茶遞水,揉肩暖床的,這不今兒有個好貨啊!我就想到您了!”胡老闆邊拿小手絹擦臉,邊拿一雙眼睛向舞臺那邊飄去。“這一看就是個好孩子,剛來玩的,您抓緊點步伐,還能搶上機會,您要是用用心思把他收了,也嘗嘗……”文政赫順著胡老闆的眼神兒看過去,一下定住了,這邊胡老闆還在孜孜不倦,滔滔不絕的說著。那邊文總已經三步並作兩步走開了。

酒吧正中間的舞臺上,昏暗的燈光下,兩個男孩正在上面喘~息舞動,一個緊緊的抱住另一個,隨著激烈的音樂聲,懷中的男孩半眯著眼,嘴角上翹,半偏著頭隨著音樂激烈的晃動,他一隻手緊緊的環住另一個男孩的脖子,用頭在上面慢慢的蹭,像貓一樣的好似在撒嬌,另一隻手卻來到了自己的褲子上,正慢慢的拉開褲子拉鏈,依稀可見堶捷礎滫犖簳迨漢褲。另一個男孩也沒閑著,他用嘴慢慢的蹭著懷中人的耳朵,一隻手揉捏著那挺翹的臀,另一手正在幫忙解褲子呢!!!
眼看著被抱著的人的白襯衣被撩上腰間,露出那細軟扭動著腰,回首一個媚~眼飛出去舞臺下面簡直要瘋了!尖叫聲,嬉笑聲,男人們的聲音夾雜著轟鳴的音樂,簡直是群魔亂舞啊!文總此刻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這是誰啊這是他麼?!純潔小白兔鳥槍換炮變身萬年狐狸精了?!
不錯,舞臺上妖嬈亂舞的正是純潔可愛,無比善良的鄭弼教弟弟,還是那個被抱著的!

文總簡直要瘋了,這是他們第三次見面,上次在西~藏,自己一家三口身陷險境,多虧了鄭弼教他們及時出現挺身相救,文總那是千恩萬謝啊,那時的鄭弼教就是一個乖乖的小學生啊,當時從他慌亂的眼神兒中,文總知道他已經認出自己了,在他無數個哀求的眼刀下,文總知道,要裝作不知道,裝作不認識,為啥啊?!答案顯而易見啊,小鄭同學不希望讓人家知道自己的秘密唄!
其實這事兒文總完全能夠理解,當時身邊全是鄭弼教的老師同學,一看鄭弼教那個樣兒就知道丫兒平時就是一個英雄光輝形象,絕對的學習上,工作上,生活上的模範標兵!要是讓人家知道他是個同,還和別人玩過419,而且當事人就是現在這個攜家帶口~手持錦旗千恩萬謝~大名鼎鼎的文總裁!還不讓周圍的一干人等眼珠子掉下來!!

所以,文總是個一點就透的人啊!倆小人在西~~~藏合演了一出dang和人~~~民心~~連心,河~~~蟹社~~會好~~事多的年~~度大戲!!文總那叫一個熱淚盈眶啊!一口一個“感謝鄭弼教同學,感謝鄭弼教同學的老師教``育出來的好學生,感謝……”周圍的老師同學都看不下去了!!
當時文總內心還內疚呢,這多好的一個孩子啊,美好的前途啊,明媚的未來啊,要不是自己能把他嚇那樣,唉自己趕緊給人行方便吧,再說了人家是真的救了自己一家人,文總也確實從內心感謝啊!越發覺得不能褻~瀆了這個人!

可是,今天,文總懵了,這小子唱的是哪處兒啊,這簡直要在眾人面前上演肉搏戰啊,這是要動作片還是動作片還是動作片啊!文總正想著呢,人家這邊可白熱化了,牛仔褲已經脫下來了,媄銢O很純潔,也很色~情的黑色緊身小內內,雖說不是丁字吧,也快了,上面的白襯衣已經要飛走了,小鄭已經差不多被人完全摟住了,那人的手還不斷在他妖~嬈的小腰上摸著摸著,小鄭同學完全享受啊,那個美,那個浪啊,還不斷的用自己的小手夠人家的下巴摸人家的嘴,順帶著向下面的崇拜者們飛個眼啊,嘟個嘴啊什麼的。
文總不敢再繼續想了,在想人家就走火了。趕緊邁大步,向前沖,上舞臺,抓胳膊那叫一個一氣呵成啊,臺上正high著呢,突然上來個爺們,叫大家都一愣,隨後大家馬上以高漲的熱情迎接文總,並配合的大喊著“噢噢..3~p…噢噢3~p”。
這時,小鄭同學將頭慢慢的轉過來看著抓著自己胳膊的人,隨後向那個人甜甜一笑,張嘴扔出一句炸雷“hi,美人兒,出來玩啊, 419麼?”。


第五章 我們戀愛吧

酒店的餐廳處,文總在一口一口的喝著咖啡,順便斜一眼對面那個一嘴包子豆漿的人,看人家吃的那個歡啊,沒把文政赫給氣死,這是那個反~恐造型的小白兔麼,這是那個勇敢救人的好學生麼,這是昨晚上那個風情萬種的妖孽麼,現在眼前的人整個一個餓死鬼投胎啊!真是形象百變啊!
“哎,你慢點吃,什麼形象!”文政赫看不下去了,伸手搶過那個人的包子,遞過去豆漿,“先喝點豆漿,把嘴堛漸]子咽下去再吃!”
“恩”人家頭都沒抬,就這文大總裁的手喝了一口豆漿,低頭接茬吃包子。沒辦法,鄭弼教餓死了,他都兩頓沒吃了!昨天中午一直幫導師做實驗,忙完了連飯都沒吃一口,隨便墊了兩塊餅乾,就趕緊去研究所把已經分析好的樣品取回來,等他都弄好都晚上7點了,心媮棱}記著去那找個男朋友,心媬E動也不餓了,神神叨叨的就來到了酒吧。
也不怪他一直惦記著來酒吧玩,離他上次來有小倆個月了,一直在xi~~~~zang幫導師做專案出野外,茫茫雪山上哪有男同志和他玩親親啊!自從鄭弼教開了葷,想通之後,他就一直惦記著找個男朋友,周圍也沒和他一樣的,於是他就來酒吧玩,本著這邊貨源充足的理念,他是卯足了勁要愛一把,可惜還沒怎麼實踐呢,就被老師抓走了,這一走就是倆月,他都快憋出鳥了!!
“我說,你怎麼回事,我看你也是個好學生,好孩子,怎麼能那樣玩啊!”文政赫斜著眼,耷拉著臉,恨恨的說,心堻o個罵啊,這孩子這不毀自己呢麼,昨天晚上都趕上MB了,差一點就在所有人面前實戰了,傳出去他怎麼做人啊,虧了自己當初還小小內疚了一番。
“告訴你,以後不許來玩了,我不管你是獵~奇也好,發~泄也罷,這樣玩太危險,你那麼怕學校的老師同學知道,還敢這麼張揚的玩!你要是真是同~性~戀,就好好的乖乖的找個跟你一樣的,清白的好人家倆人玩,就倆人玩聽見沒?!”老文中氣十足啊!
緩緩的抬起頭,鄭弼教抬著自己的小白臉,眼睛一眨一眨的,一伸脖兒吞下包子,清了清嗓子說“行啊,那咱倆玩唄,就像你說的那樣玩,天天玩,行麼?”
“啊?!”文總一愣,隨即明白了,這小孩想什麼呢!嘿嘿一笑“不行,我不和人家天天玩,我只玩419,只衝浪不下水~遊!”
“哦,那咱倆談戀愛行麼,不玩。”鄭弼教緩緩地說。
文總徹底無語了,這小崽子,敢情上我這談戀愛來了!“不行,你沒看見我有老婆有兒子,我還談毛線戀愛。”
“我知道你有老婆有兒子,臭顯擺什麼啊!但是你是同~性~戀對不對,我早看出來了,我想跟你談戀愛,行不行,我說我願意做你的情人和你談戀愛。”
“不行不行不行,小屁孩兒一個,你知道什麼啊,吃完飯快點給我回學校!”文政赫覺得和這人說不明白了,怎麼就好好的非要談戀愛了!他招誰惹誰了!不就是昨晚上沒讓這小子發~情麼,他也是為他好啊,至於麼,要跟他玩愛情了!
“我知道了,你等著,我會追求你的!”鄭小屁孩兒扔下這句話,揮一揮衣袖,叼著半個包子上樓補覺去了,剩下文總一人對著一堆包子豆漿,鼻子都要氣飛了。得了,悻悻的到前臺結了帳,讓前臺小姐十一點叫醒那孩子。文總上了自己的大奔,奔公司飛走了。笑話,今天上午有一筆大單子要簽,眼瞅著就到點了,文總得快點啊那是錢啊。
公司堙A秘書都要急死了,自個家那個挨千刀的老總咋還不來啊,眼瞅著會議室坐著的對方老總都喝了三杯茶了!再不來她就要嗚呼哀哉捲舖蓋卷走人了。終於,文總裁一陣風兒似的進來了,秘書那個千恩萬謝啊,各路神仙都謝了一遍啊!趕緊的,該談的談,改簽的簽吧。唉,這cao蛋的一天啊,小秘書順便彪了個髒話!



“3~2~1~叮”隨著辦公室中眾人低低的倒計時聲,秒針在12處劃過,十點整。
“你好,請問文政赫先生在麼?有他的快遞請他簽收。”
“你好,請跟我來。”王秘書微微一笑,心說又來了,嘴角微微抽搐一下,轉身將人帶進來,向著文政赫的辦公室走去。
等他們一前一後進去了,辦公室就嗡嗡的炸開了,“看見沒,今兒都第幾天了,一天一支,真是,額…..”一個微胖的大眼姑娘說;“就是就是,這玩的什麼啊,居然給文頭送花,一天一支,每天十點,還是五塊錢一朵玫瑰花!”另一個瘦瘦的,一看就是婦女狀的眼鏡人士趕緊附和;“唉,誰知道啊,文總年輕有為,沒準兒讓哪個純情小妹妹相中了,不過這送五塊錢玫瑰花的戰術不太像小妹妹做出來的啊,疑惑啊疑惑。”另一個同是眼鏡的瘦高男士分析道,辦公室F~B~I人員們正說著,突然看到王秘書和那個快遞人員走了出來,於是大家趕緊閉嘴幹活。
王秘書送走了快遞人員,心堣ㄔ拲o暗暗生疑,這到底是誰啊,這麼狗血,今兒可是第42天了,文總接到花跟沒事人一樣,真叫人費解啊費解!
辦公室小單間內的文總,看著眼前的廉價玫瑰花,都不知道該笑還是該哭了,這孩子真是追——他——了!他是怎麼知道自己的情況的呢,看來還是花了心思的啊,居然把花送到公司,一天一支連續42天,五塊錢一朵,呵還是挺燒錢的啊,有點意思。
文總一輩子沒怎麼談過戀愛,知道自己是同~性~戀就沒抱什麼白頭到老的美好夢想,今天都是被著玫瑰花點到了心思,可不自己還沒收到過花呢!委屈死了!邊想著邊拿電話給酒吧老闆,自己的死黨胡老闆打電話。
“老胡麼,把鄭弼教電話給我吧。”文總幽幽的說
“呦,文哥,您老人家好啊,什麼要什麼我聽不清楚?”老胡那邊驚天動地啊
“別TM瞎廢話,把他電話給我,這不都是你出的損招麼!要不他能知道我公司還每天把點兒掐得准准的,我剛坐下就有花送過來!”文總罵道
“嘿嘿,真不關我的事,實話告訴你,這小子早就對你上心了,老早就看上你了哈哈,行了,這個真不錯,難得人家那麼純是不是,你就試試吧,處一個長久一點的,奴家先恭喜文爺了!”幸災樂禍等著看好戲的胡老闆簡直美死了!一顆小心臟跟那兒叫囂著,文政赫要下水了!文政赫要下水了!!歐也!


第六章  文總試水之

燈光下,餐桌前,倆人正大眼瞪小眼呢。
“咳”文總清了清嗓子,“說好了,我們在一起,我給你錢,給你房子,和你在一起的日子媢鴽A負責,你不能出去找別人鬼混,乖乖的只屬於我,但是不能讓人知道我們倆的關係,畢竟我們都是有皮有臉的人,我還有生意要做,為期兩年,你畢業了我們就好聚好散,大家你情我願在一起就圖個樂呵,要做我的情人就要聽我的話。明白了麼?”文老總拿出了在商場上談判的架勢。
“恩,好,那我們要好好戀愛啊!”鄭弼教笑眯眯的完全開心!
看著眼前的傻孩子的笑容,文政赫突然覺得心動了,心軟了,其實他不是個什麼善人,玩來玩去這些年了,萬花叢中過,片葉不留身的風流文總,有時候也會在某個孤獨的清晨醒來,摸摸身邊的空床,心中哀怨,“要不下水遊一把”的小火苗也會慢慢出現,隨之又被自己否定。
第一次見著這孩子的時候就挺喜歡,後來他又救了自己,自己也算間接瞭解了他的情況,這麼多年了,文總一直在海邊衝浪,生怕自己一不留神掉海堙A早防著晚防著怕自己動真情,他不敢許人家什麼長久的承諾,因為他知道自己許不起,對於妻子他敢說實話,可是對自己的老爹和兒子他就不敢了,他要做個孝子賢孫,做個好爸爸,更何況還有自己的生意,商人都注重自己的信譽和形象,他不能冒天下之大不韙挑戰社會底線。所以,這樣挺好,這孩子是個明白人,說得清楚免得以後麻煩。
內心正在翻雲覆雨的文總正陶醉在吾日三省吾身中,突然,唇上不知道被什麼黏黏糊糊的啄了一下,一抬頭,鄭弼教正頂著個烈焰紅唇看自己呢,伸手一摸,自己嘴上這是什麼呀,紅不拉幾的,舔一舔,恩!味道不錯!一股番茄醬味兒。
“你和我吃飯呢,在想什麼有色畫面?!笑的賊兮兮的…”鄭弼教嘟著嘴質問道。
“我哪有!我想吃飯呢。”文政赫很無語,這才剛開始這小孩兒居然開始管他了。
“你跟我在一起的時候只能想著我!我的小傲嬌!”鄭弼教再一次向前,越過桌子以及桌上的一堆佔據文總腦袋瓜的東西,啪的又來了一個墨西哥番茄吻。
“曖曖曖,注意點,別這樣”文政赫欲躲但沒躲開,心說我這是花錢嫖了啊還是被嫖啊,怎麼感覺不對勁兒啊!
“我跟你說,這麼多人,以後不許這麼熱情了啊,要熱情咱回家去。”文總開始調~教了。
“恩”鄭同學很敷衍。
“我和你說話呢,這什麼態度,我說什麼來著,做我的人,”
“做你的人,聽你的話!我又沒聾!”鄭同學很大聲。
“恩,乖”文總總結道,心說這小子得好好教啊,一身的刺兒啊。



晚飯吃畢,文總帶著自己的第一任小情人上了自己的大奔,一溜煙兒的跑開了,左轉,左轉,左轉,到了一個優雅的小區前,進小區,開了一段路來到了一棟高層建築前,停車下車拉著小鄭同學刷卡進門上電梯,動作熟練不拖拉,一直來到了13(紀念一下咱們的13周年!)層,左邊的門口停下,開門進屋。
入眼的是一個寬敞的客廳,裝飾的簡單但是又很有風格,以黑白兩色為主,手工的地毯,舒適的沙發,讓人一看了就想躺下,對面是個大陽臺,上面種了一些花花草草爬滿了陽臺的一面牆,還有一把搖椅,旁邊的桌子上堆著這幾本書,哇!要是夏天在這婼鷁菗摁悀@定很爽,鄭弼教內心獨白道。
“進來啊”文總很熟門熟路的進來,脫鞋踢飛,轉身去洗手間很自然的不關門尿~尿中,鄭弼教趕緊脫鞋跟上,然後呆呆的站在去洗手間的途中不知道是該繼續還是該暫停(話說嫩已經暫停了啊!果然小孩兒還是純啊)。等文政赫出來了,看見小孩一副面紅耳赤的樣子,不由得撲哧一笑,緊接著上前抱住鄭小孩,捧起他的臉,狠狠的親上他的嘴。
鄭弼教覺得自己被定住了,這個人和餐廳堛漱H完全不一樣了,他緊緊的咬著自己的嘴,嚇得自己不知道該怎麼辦,舌頭緊跟著就進來了,這一通亂攪啊,就覺得自己的舌頭都要被他叼著吃下肚兒了他還不撒口,跟一頭剛搶著肉的野狼似的。把自己的舌頭反過來複過去的舔啊,吸啊,咬啊,吃啊,連帶著還磕了一次牙!
後來,鄭同學嚴重感覺缺氧,這才急的手舞足蹈的解救自己可憐的小舌頭,好不容易解救成功,他就覺得自己已經不是自己了,癱倒在人家懷堣ㄟ惘a倒氣兒啊!頭皮一陣陣發麻,這是舌吻啊,這是要人命啊!
“小樣兒,剛才在餐廳敢那樣撩我,看我怎麼收拾你!”大野狼哼哼道,內心深處想,你那天晚上的妖孽勁兒呢!怎麼不使出來啊?!,裝的吧!切!
“……”鄭弼教還在丟魂中……
“好了,來坐下”文政赫領著漸漸元神歸位的鄭弼教坐下來,“這是我的房子,你以後可以在這埵瞴A學校的宿舍你隨便,要住要退都隨你,不過我要回家的時候一定要看到你在家,這張卡是給你的,想要什麼儘管刷,我不會虧待你,也希望你好好待我,別給我惹事兒。”
文總邊說邊盯著眼前的人,突然覺得很滿足,美得不得了,因為那個人的臉紅的啊像火燒的一樣,估計還沒過剛才的勁兒呢,“恩,知道了”小紅臉兒低著頭小聲說。
“好了,今天就這樣,我有事先走了,怎麼,你的金主要走你也不給個笑臉兒啊”文總調侃道。
“啊,你要走?那個,你…今晚…不在這兒睡啊?”鄭弼教趕緊抬頭一臉疑惑。
“今天我還有事,不回來了,怎麼想要我睡啊,放心早晚會睡你的呵呵”文總一臉猥瑣的說道。
“行了我趕時間,走了”文總向門口走去,“鑰匙在床頭櫃埵酗@把,你帶著,給你的卡你要悠著點啊,還有,我三天後回來。”文總邊穿鞋邊下達著指令,最後一句時還沖他不懷好意的笑了一下,然後一轉身,走了。
剩下一個驚魂未定,一臉被調戲樣的鄭弼教呆呆的坐了五分鐘,心說什麼啊,這老流~~氓把自己給親得欲火中燒的,他一拍屁股走了!我要怎麼辦,請出五指山嗎?!
這篇精彩的文
終.於.來.了....真好!!
謝謝kamkam分享
당신은 사랑받기위해 태어난 사람
第七章 文總是個好爸爸

文政赫把鄭弼教一人留在家,你以為他想啊,這種看得見吃不著的感覺很難受啊!關鍵是,他必須得走,因為今天是他寶貝兒子回家的日子,文大總裁的兒子天才,聰明,才14歲就考上高中了,一直在學校寄宿,一個月才回一次家住兩天,就這兩天都要把老文跟他老婆弄瘋了,本來倆人已經分居好幾年了,為了這麼個寶貝兒子,每個月總有那麼兩天要一個城南一個城北的趕回來,在太子爺面前扮演河~蟹社~會的恩愛夫妻,老文每到這兩天就感覺像到了生理期一樣的精神要分裂了!
這不,今天就是太子爺要回來的正經日子,老文就得進行自我催眠:我是正常人,我是我家孩兒他爸,我是我老婆的當家的!我不是同~性~戀!不是不是堅決不是!!
以至於,回到自己的小別墅,剛進門,就來了一炸雷。本來他是想說“我回來了!!”,結果一路的催眠見成效啊!一張嘴變成“我同~性~戀了!!”文總自己差點把自己舌頭咬掉,這怎麼回事,金屋堶餔瓣W嬌就順嘴胡說了。還好兒子沒在客廳,只有妻子一個人剛從廚房那邊出來,結果就聽到這麼一句,人家乾脆沒好氣的接“知道了,用不著這麼大聲!”
文政赫簡直尷尬死了,也只好裝沒事兒人一樣,走進來,對妻子說,“沒~我說錯了。”
“行了,還不知道你,趕緊換衣服準備吃飯吧,小傲早回來了,在屋不知道弄什麼呢,你去看看他順便你倆下來吃飯。”妻子說完,扭頭進廚房繼續忙活去了。
文政赫剛換下外套,就看到兒子從二樓下來了,他的兒子文傲今年才14歲,從小就生的乖巧懂事,學習成績又好,基本上就沒什麼要操心的,這也是文政赫欣慰的地方,所以他要給兒子最好的也要最正常的環境和生活,他不想讓兒子知道他老爸的秘密,他也沒勇氣向兒子坦白。
“爸,你回來了!”文傲看見老爸很高興,趕緊跑過來拿外套。
“恩”文政赫揉了揉兒子的頭,眼神中滿是寵溺的笑,“趕緊洗手,你媽說要開飯了。”
餐廳的原木餐桌上,一家三口其樂融融的吃著飯。“寶貝兒,學習累麼,多吃點這個,媽媽親自做的,好不好吃?”妻子根本自己忙不上吃一口,就知道給他兒子不停地夾,“好吃啊,我就愛吃媽做的魚,外面的根本不是味兒。”“是吧,外面的哪有媽做的好!”母子倆你一言我一語的邊吃邊說。
“爸,跟你說個事,下周日,我們學校要開家長會,開學一個月了,老師說要和家長見個面以後方便溝通,您能去一下麼?”兒子正吃著突然抬起頭來說。
“哦?額….你媽有空麼?”文政赫遲疑了一下說。
“您又不能幫我去啊!媽媽下周要出差,估計要十天,您怎麼老讓媽媽去啊,您就不能幫我去一次!”太子爺有點兒生氣了,放下筷子埋怨道。
“噢,知道了,我這不是想想麼,下周好像要開個會,不過不是星期天,爸爸一定去啊幾點鐘?”文政赫趕緊挽救局面。
“下周日晚上六點,您別忘了啊!”太子爺拿起筷子說道。
“行,我肯定去啊!”文政赫爽快的說。

晚上十一點,文政赫和兒子聊了一會兒天,回到臥室看到妻子正在床頭看一份檔,他在浴室洗完澡,出來邊擦頭髮邊說“辛苦你了今天,多久沒做菜了,今天還露一手。”
“哪次兒子回來不是我做的飯啊!!”妻子抬了一眼說,然後繼續看自己的檔,“唉,我說,我下周要出國,有一個外商的事情沒談好我要親自去一下,小傲交代的事情你可別忘了。”
“恩,忘不了。”文政赫擦完頭,坐在床邊靜靜的等頭髮幹,他不喜歡吹幹頭髮,喜歡這麼靜靜的等,“我說你,洗完了就吹幹它,別老這樣,現在天氣還熱著,等天氣冷了你這樣容易頭疼,我說你多少遍了你怎麼不記著啊!”妻子看他這樣,忍不住又發話到。
文政赫沒吱聲,繼續坐著等,半響才說一句“這麼多年,委屈你了。”
妻子聽到這話,頓了頓,苦笑了一下,用嘲笑的語氣道“現在才良心發現啊?!”
“不是,唉~姓謝的對你怎麼樣啊?”文政赫呼了一口氣接著說“別委屈著自己,我說真的。”,妻子聽了這話,低低頭,然後笑著抬起頭說,“他對我很好。倒是你,別再老是玩兒了,這麼大年紀還讓人不放心。”
“呵呵”文政赫笑了一下,“我這樣的就得及時行樂,等小傲畢業了就把他送出國去,然後咱倆就把事情辦了,我早就應該放你自由了,也虧得人家老謝等這麼多年,我得請他喝酒啊!”
“唉,你嫌我囉嗦我就不說了,你也是,唉~小傲大了,總會懂事的。”妻子顯然沒心情看那份文件了,放下文件回頭對文政赫說“睡吧”
躺在床上的文政赫卻一點也睡不著,瞪著眼睛呆呆的躺著,也不知道躺了多久,一聲短信鈴聲響起,文政赫拿起手機。
“你睡了麼?”from小白兔
“沒有”文政赫回到
“哦,我也沒睡。”小白兔回復
空曠的五分鐘之後…..
“那你早點睡,晚安!”from小白兔
“恩,晚安!”
唉,鄭弼教一個人在文政赫的大床上翻來覆去的烙煎餅,就是睡不著,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鄭弼教還是鼓起勇氣拿起手機給老文發了個短信,可是卻不知道說什麼,糾結了一陣只好說了晚安。
鄭弼教又煎熬了半天,眼看都要把自己揉進被子堣F!終於,被子堶悼X來個小腦瓜,拿起手機看了半天,翻出一個號碼,鼓起勇氣按下了撥出鍵。五秒鐘後,嘟——嘟——的聲音傳來。
文政赫發完短信後,在床上躺了一會兒,終於起來,拿起手機向門外走去,邊走邊撥出小白兔的號碼,點燃一支煙,斜靠在樓梯扶手上,心堿隻菑v的按耐不住而懊惱,電話放在耳邊正想著該說什麼呢,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個令人熟悉的聲音“對不起,您撥打的號碼正在通話中,請您稍後再撥,sorry……”
文政赫頓時很氣憤,抬頭看牆上的鍾,正好淩晨一點半,叼著煙狠吸了一口,心說這大晚上的給誰打電話呢啊?!
第八章 打電話的故事

“喂,你好,請問是胡大姐麼?”鄭弼教捧著電話問
“呦呦呦 叫誰呢?兔崽子?!”電話那頭一個妖嬈的渾厚的男高音響起。
“那,是胡大哥麼?”鄭弼教有點嬉笑的問。
“我說你有完沒完?不是!”電話那頭的男高音明顯不高興。
“那你讓我叫你啥!”很明顯,我們鄭同學也不是好熱惹的。
“嘿嘿嘿,叫小胡!”男高音在瘋狂的音樂聲中毫不遜色。
“額,好吧,小胡大哥,我睡不著。”好漢不吃眼前虧,鄭弼教很識時務啊。
“呵呵,找我有什麼事?該不會是?”那頭明顯興趣高漲。
“恩,我已經非常順利的被包~養了!可是,他今天卻沒有留下來陪我,你說他會不會一點都不喜歡我?!”電話這邊的鄭同學很苦惱,向知心姐姐需求幫助中。
“什麼?!你說什麼?!被包~養了!!你是說文政赫包~~養了你??!!”電話那邊的男高音又上了個八度,明顯趕超維塔斯。
“是啊,我們…..恩…..和你一時說不清楚,反正就是我們在一起了。”
“額滴神啊,你說啥,你給我說清楚,怎麼就文政赫真下水了!!你小子真行啊,把個萬年的水上漂就這麼,呱唧,拽下來了?!都TMD給我小點聲!!”那頭的音樂聲明顯小了下來,可能是胡老闆太過激動和驚嚇,不敢接受中。
“恩,是啊,你總結的很對。”鄭弼教這邊悠悠然的回答。
“看不出來,真有兩下子啊,當初你叫我給文政赫打電話我還不信呢,怎麼你一圈兒豔~舞下來,就把他給收了?!我當時還說呢,別說你喜歡他,就可咱這條街找,有多少哥哥弟弟都喜歡他啊!唉唉你說說,你究竟用了什麼高招?說出來讓哥們也開開眼!”胡老闆的八卦潛質只在驚嚇激動之餘消失了五秒鐘後重新捲土重來。
“呵呵,反正我喜歡他,我會好好愛他的,其他的麼,小胡大哥,您忘了吧,當初咱倆可是為這事兒,打過什麼賭吧,您說就算您把文政赫叫來,他也不一定會注意我,別說跳脫~衣舞了,就是我當場做那兒事兒,他也不一定會跟我走!現在您看?嘿嘿嘿,您那瓶路易十三??是不是該歸我啊?”這邊的鄭弼教明顯帶著小奸笑啊!
“給我閉嘴,我什麼時候和你打賭了,老子都戒賭多少年了!老子沒有什麼十三十四的!!”那邊的胡老闆明顯帶著不耐煩和怨氣兒了,他心說文政赫你怎麼就這麼不爭氣啊,老子不就是沒事順個嘴麼,這麼不給老子長臉,個沒節操的玩意兒!這麼快讓小白臉兒給收了,您倒是挺兩天啊!此刻的胡老闆完全不記得當初準備看笑話時的快感了!可他哪兒知道鄭弼教是文政赫救命恩人這一處兒啊,別說鄭弼教“跳”脫~衣舞了,就是鄭弼教坐那兒“看”脫~衣舞,文政赫看見了十有八九也要過來打招呼的啊!行了,咱就不為胡老闆的腦袋瓜子哀歎了。
鄭弼教那邊嘿嘿嘿笑的明顯帶勁兒啊,胡老闆很不耐煩,催促道“你這麼晚了給我打電話有什麼事兒啊,不會就為了提醒我路易十三吧?這個時候你不應該和你家姘~頭在一起禽~獸呢麼?!打給我幹嗎,你倆爽夠了再準備拿我過禮拜天兒啊!”
胡老闆一提醒,鄭弼教那頭一下子黯淡下來,長出一口氣後說“是啊,我找您有事,我倆沒在一起今晚……我也想不通,他為什麼什麼都沒說清楚就把我一個人扔在家?您說,他是不是不喜歡我。”鄭弼教越說聲兒越小,後邊都快聽不見了。
那頭胡老闆頓了一下,問道“今兒星期幾啊?”
“星期六”鄭弼教答道。
“哦,我知道了,你也別睡不著了,文政赫有一個毛病。”胡老闆聲音明顯變神秘起來“他其實是個狼~人,一到星期日就要變身,他怕嚇著你不敢告訴你,他是躲起來了,放心,過了明天他就變回來了,變回來了他就回來了啊!”
“您…唉”鄭弼教簡直要哭了!“您別逗了,我著急著呢,他是不是有什麼事啊?您和他熟,您告訴我吧!別瞞著我。”鄭弼教哀求道。
“咳,真沒什麼事,放心,他可能處理公司的事兒,可能是出差,你別著急了。後天他要是不會來,你就過來找我,胡哥幫你把他變出來啊!”胡老闆想了想,還是沒有告訴鄭弼教實情。
“哦,那好吧。”鄭弼教一看問不出來,也沒辦法了只好作罷。兩人相互道了晚安,胡大哥還讓他好好睡別瞎想,一定沒事。鄭弼教也只好悻悻的掛了電話。
這邊剛掛了電話,沒有一分鐘,就聽見手機一陣狂叫,把剛躺下的鄭弼教嚇了一跳,趕緊拿起來一看,樂了,電話上顯示著:文流~氓
趕緊拿起電話接聽,就聽那邊劈頭蓋臉的一聲低吼,“這麼晚了跟誰打電話打這麼久啊?”
“噢?沒跟誰啊,一個同學,怎麼你給我打電話了?我這邊沒顯示啊,怎麼了?”鄭弼教極力克制興奮的語氣。
“和什麼同學?男的女的?說什麼說這麼久,我都打了半個小時了,一直占線一直說,你那什麼破手機怎麼有人給你打電話一點顯示都沒有?!”文政赫情緒很不好。
“哦,對不起啊嘿嘿”鄭弼教趕緊撒嬌之。
文總鼻子堶韝F一聲,說“我明天晚上回去,你,準備好啊!”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