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09.05.08][原創] [完結] 慧妃娘娘(1031更新番外"靜文帝的‘美夢’")(RS)

RS對我來說,就是愛情!

無論是彆扭的逃避,還是甜蜜的纏繞,這就是我心中的RS,也是我心中的永恆!

從小就喜歡胡思亂想,但卻沒想過要將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化之文字,07年在心情極度鬱悶下,開始了這文的創作,不想她竟陪伴了我幾近兩年時間,這兩年間的喜怒哀樂,她都與我一起,她已然成了我生命中的一部份!當她完結時,心中的不捨實難用言語來表達,只想一直寫下去,所以有了系列番外的誕生,這個我會一直寫下去!

想與你們分享RS的點滴,想與你們見證RS的愛情,想與你們感受RS的成長......

愿RS健康快樂!


這是我的RS處女座,正文約四十萬字,另外還有十一個番外。
貼文工程實在巨大,但ling說要幫忙,(*^__^*) 嘻嘻……,這裡先謝謝啰!BOBO——
(PS:如簡體字造成大家閱讀上的困難,敬請原諒!請多指教哦!)

                                                                        

                                                             慧妃娘娘
                                                                       
                                                          (一)重生       

      他,申賀森,年方十七歲,長得一副嬌豔動人的容顏,膚色白皙,面盤如玉,眉間有著淡淡的光華,一雙桃花眼似乎能勾人心魄,眼眸卻深邃有神,懸膽似的鼻下淺粉的櫻桃小口似在邀人一親芳澤。人們每每看到他都要驚歎一番,後又惋惜不已,這為何要長在一七尺男兒身上,頓覺少了那麼點風情。


          但申賀森對此早已麻木了,試想一下,堂堂一男子漢從幼稚園開始就有男生為他爭風吃醋,五歲開始情書就能“日進鬥金”,誰還能對這種習以為常的事情有所反應呢?後來長到十幾歲時,事違申賀森所願,他越長越美,越長越嬌豔,脾氣也隨著越來越暴躁。為了增強一點男子漢氣概又為了“防狼”去學了跆拳道,一不小心還拿了黑帶四段,但又事與願違,男性追求者不見減少,反增加了不少女性追求者。因學武的緣故,眉間英氣增加,氣色更加紅潤可人,就像一個誘人去採摘的水蜜桃。這可苦了申賀森,本就是一任性妄為之人,這下脾氣更加野蠻。


            這天,申賀森如往常一樣逃離學校(因追求著眾多,24小時輪班守候在學校大門,學校為此也苦惱萬分,但又因這支著名“校花”的存在,學校名聲在外呀,每年報考學校的學生都擠破門檻,就為可以天天看見“校花”一面),準備回家。突遇一夥銀行搶劫犯,為救一路旁懷孕婦女,不幸被流彈擊中,命在旦夕。(你說一大腹便便之人,不在家安心待產沒事跑到鬧市中心還在銀行門口幹嘛?剛好還在申大美人身邊,這不,美人將香消玉殞了。55555555555!!!)


           “兒子,兒子呀……”申賀森迷迷糊糊中聽到母親的呼喚。這申賀森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他的母親大人,這可不是因為他孝順。因為他那老頑童母親大人一個興起就愛叫他穿女裝扮芭比娃娃,而他的唯一靠山又是個“氣管炎”,而小弟就更是母親大人的親親手下,所以申賀森在母親大人的淫威下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這一聽見母親大人的召喚忙起身回應,生怕起晚了。但突然發現有些不對勁,原來他整個人漂浮在空中,抬頭一看,只見母親哭得像個淚人一樣,眼睛直直的看著自己,那堶惘陬蛑@濃的悲傷與不舍。申賀森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母親。他的母親一直都是笑眯眯的,嘴埵悜騕蛚瓣C八糟的小調。他伸手想撫去母親臉上的淚水,卻發現自己摸不到任何東西,他一臉迷茫的看看母親又看看自己的手,下午發生的一切慢慢的浮現在腦海中,他想起來了,同時也意識到自己可能已經死了,他笑了笑,心想這是不是天妒紅顏呀?(哈哈哈,申大美人也承認自己是紅顏禍水了,不用擔心,你不只是紅顏,還是禍水,禍水是會“貽害萬年”的,哈哈哈!!!)


                    隨後,他想起了他的父親母親,,他們應該會很傷心吧,想著想著眼淚順著眼角滑落下來。“森兒,森兒,你能聽見我說話嗎?聽見的話就點點頭。”母親的話把申賀森從自怨自艾中拉回來,但隨即又疑惑不已,什麼叫“聽見的話就點點頭”呀,難道他們能看見我?他驚訝的張大嘴巴,指著自己,只見母親點點頭,接著說道:“我能看見你,你的父親也能,你可能已經察覺到,你已經死了。”母親的神色一暗,但隨即又振作起來緩緩說道:“但你只是在這個世界死亡了,你仍然可以活在別的世界堙A就是說你能活在別的時空中。”申賀森一臉迷茫,有聽沒有懂,只是呆呆的看著自己的母親,似乎眼前是個陌生人一般。



                     母親沒有理會他的疑惑,接著說道:“現在時間已經不多了,我和你爸爸要把你送到另外一個時空中,讓你能在那塈盓祤祤眭漸肮△菕C雖然我們有可能永遠都不能再看到你了,但只要知道你還活著就行。以後我要研究一下怎麼能讓我們去你那個時空,那樣我們就有能相見了。嗚嗚嗚嗚嗚……,你剛出生的時候算你的命盤就覺得很奇怪,原來是這麼回事。你……”父親忙打斷母親的嘮叨,要知道她一說起來不說的一兩個小時是不會休息的,快語到:“我們都不是普通人,是侍奉天神的摩耶族(借用一下,望見諒),雖說現在已經是21世紀了,但是我們的神力仍然存在,而你的母親更是摩耶族的公主,你本身又繼承了我們的神力。因此我們要借助你本身的力量再合我們二人之力把你送到那個時空去。雖然你的力量將消失,但我們只希望你能繼續活著就行了。在那個時空堙A有一個人與你的磁場、命盤都相同,可以說是在那個時空中的申賀森,但他將在一刻鐘後死去,而你將取代他繼續活著。好了,我們要動作快點,時間不多了。”說完,拿起身邊的水晶球,就要開始作法。



                     申賀森還沒有將父母親的話消化掉,身體就開始慢慢地扭曲,在快要消失的那一刻,忽然聽見母親大人大喊道:“森兒,忘了告訴你,我們摩耶族的男女都可以……”話音未落,申賀森就已經消失不見了,已前往那個對他來說完全陌生的地方。申賀森隱約覺得母親沒有說完的那句話非常重要,但現在已經無從知曉,就不要再庸人自擾了。申大美人懷著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情來到了那個對他來說充滿未知的世界。

我自爱我的野草!!!
“醒了,少爺醒了!”“兒啊,我的兒啊!你終於醒了,擔心死我了,萬一你有個三長兩短的,你讓我還怎麼活呀?嗚嗚嗚嗚……”申賀森覺得耳邊象有一大群蚊子在嗡嗡的叫,吵得他根本無法入睡,正想翻個身繼續他的美夢,他正夢見一大堆雞腿在向他招手呢!等等,好像有點不對勁,忙睜開眼,只見床前跪著一大幫子的人,嘴巴一張一合的似乎正在說著什麼。


           申大美人眨巴眨巴他的大眼睛,人也漸漸的回過神來。哦!他想起來了,他想起來他被爸媽送到這堥茪F。看看眼前跪著的這些人的穿著打扮再低頭看看自己的,似乎不敢相信似的還摸摸跟前一老太太的臉。他終於認識到:他來到另外一個世界了,一個他完全陌生的世界,他又活過來了。而跟前這些人好像是他的親人。只見那剛才被申賀森摸了一下的老夫人一把抓住他的手,哭著說:“兒啊,你嚇死為娘了。如果你真的去了,你叫娘親的後半輩子怎麼辦呀?”“哦,這是娘呀!年輕的時候肯定長的傾國傾城,你看著皮膚還保養得這麼好。嗯,果然是大戶人家的夫人。”


            原來申賀森趁著老夫人說話的一會兒功夫就將房堛漫狾酗H打量了一番,還順便瞄了幾眼房子的構造和擺設,看得出來這是個大戶人家,應該還非常有錢,而且這副身體的原主人似乎還很“得寵”,那以後日子就好過了。現在申賀森的腦子堨i沒什麼親情、離愁別緒的東西,他可是在他那可怕的母親大人的“淫威”之下長大的,身經百戰了呀,他現在只知道他未來在這堛漱擗l應該挺不錯的,最起碼他不用為三餐奔波忙碌。(他還不知道這媮晹酗@隻“絕世大淫魔”在等著他呢)


             哈哈,如果問申大美人,你最愛什麼?那不用想,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錢!那第二愛什麼,那還是錢!他愛錢,但也不是一毛不拔的鐵公雞,說到底他還最愛的是花錢,最好是花別人的錢。現在讓他看清楚周圍的情況,明白他掉進一個金窩窩堣F,他能不樂嗎?只見他抬起頭,清了清嗓子,展開他的招牌笑容(在原來的世界堙A這可是所向披靡的呀),特別是那位現在已經涕泗滂沱了的老夫人還有一直在旁邊坐著一臉威嚴但又眼含淚水貌似當家主子的老爺,溫聲說道:“我沒事,害大家為我擔心啦!”頓時天地為之色變,古有一笑傾城之說,現在在場的所有人都願意為這一笑肝膽塗地,血洗沙場也在所不惜了。


            就這樣,申賀森以另一個身份在另一個時空重生了。他不知道未來等待他的是什麼,但以他那天生不愛動腦子的個性,他似乎能過得很好也說不定呢。他如果知道就在他的不遠處有個對他虎視眈眈的“絕世大淫魔”,他就沒有這樣的好心情了。


               這一年,申賀森十七歲!

我自爱我的野草!!!
就是這篇文令我認識了JingJing!
也是我現在為止最喜歡的一篇RS古代文!

末看過這文的,絕對值得期待!!!

我會繼續貼下去的!

가능하다면 제가 하늘의 별도 따 드리고 싶어요.
  慧妃娘娘  (二)相遇    作者:rs_jingjing


申大美人這幾天日子過得非常幸福。試想,不用幹活、不用再受那些追求者的無聊騷擾,最重要的是不用繼續遭受母親大人的荼毒,能不快活嗎?“嘿嘿,是有那麼一點點想他們,但是他們要是知道我現在過得這麼好也會很開心的。”申大美人自我安慰到。但是世上是沒有十全十美的事情,所以申大美人還是有那麼一點點的煩惱。
“少爺、少爺,該吃藥了。大夫說你的身子弱,還不能在外面吹風。”
“少爺、少爺,你該午休了。大夫說充足的睡眠有助於你身體的康復。”
“少爺、少爺,這是補品。老夫人叫我端過來的,你要趁熱喝。大夫說你要補充營養。”
“少爺、少爺,你不能跑,大夫說你不能隨便跑動。”
“少爺、少爺……”

申賀森的耳朵都快被這兩位尤勝於一千隻麻雀的衷心小婢女念到耳鳴了。申賀森開始懷疑自己會不會提前進入老年期。他趁她倆不注意躲在一棵樹後再拐到隔壁的花園堙A心媟Q著要趕緊逃離這痛苦的深淵。唉,俗話說一個女人相當於三千隻鴨子,這真是至理名言呀。他漫步到水池邊,低頭看著自己的倒影,不得不再次驚歎起來。想起他剛到這堛熔臚G天起床梳洗的時候望著鏡中的自己,不由看得目瞪口呆。話說在21C時,申賀森已經知道自己長得很美,沒想到還有人比他長得更美,只覺得這幅容顏只該天上有,落入凡間不免玷污了。這不他又看呆了,連那兩隻可愛又可恨的小麻雀走近身旁都沒有察覺到。

“少爺,你怎麼了?身體又不舒服了嗎?”單兒說道。這兩隻小麻雀是一對雙胞胎,姐姐叫單兒,妹妹叫雙兒(這可不是金庸筆下的可愛mm呀,不過呢名字借用一下,我想金大俠應該不會介意的,嘿嘿),心靈手巧,動作麻利,是申賀森蘇醒之後老夫人專門挑選出來當少爺的貼身丫鬟的,而且她倆的確也盡忠職守,申賀森在她們倆的身上看到了他那古靈精怪母親大人的影子,因此也沒有把她們當下人看待,她倆似乎也知道少爺喜歡她們,所以照顧得更加盡心盡力,直讓申賀森大呼吃不消。聽到單兒的聲音,申賀森回過神來,似乎對自己看自己看呆了略顯尷尬。但那兩隻小麻雀可沒給申賀森不好意思的時間,大聲呼喚著:“少爺,快回屋子堨h,這堶楔j!”申賀森也拿她們沒辦法,只能聽話地舉步向那富麗堂皇的大屋走去,只是他再也不覺得自己幸運了,因為這屋子就像一個巨大的鳥籠一樣,關著他這只美麗的“金絲雀”。

幾天的新生活讓申賀森對這個家庭甚至這個時代有了一定的瞭解。他現在生活在一個叫靜國的國家堙A皇帝名叫文政赫,剛登基不到兩年的時間堙A一舉殲滅了周圍六國,一統北方,儼然成為實力最強大的北方大國。而他現在叫做申彗星,是北方首富的小兒子,雖然說是小兒子卻是正妻所出,身份地位不比一般。因為申老爺年輕的時候愛上一江南美女,娶為正妻,但卻多年未有所出,申太老爺怕香火斷絕,以休妻威脅申老爺迎娶兩門侍妾,申老爺無奈只能應允。但夫妻二人仍然恩愛非常。後侍妾們陸續生下兒女。不久,申大夫人也產下一子,更差點難產而死。因此申老爺對申夫人和小兒子申彗星更是視若珍寶,真是放在手堜摔了,放在口堜化了,恨不得將世上所有的美好都送給小兒子。再加上這小兒子長得美貌異常,性格溫和、知書達禮、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深得府堣W上下下的疼愛。特別是申老太爺和申老太太。申彗星滿月宴席堥茪F位自稱世外高人的老和尚要為小娃娃算命,膽片刻鐘過後大嚷到:“奇怪,奇怪,太奇怪了。這明明是個男娃呀!”申老爺一聽,嚇得臉色清白,忙問怎麼了。只見高人一臉迷茫,似乎正陷於苦惱中,聽到申老爺一問,直覺的回到:“大富大貴的命,一生享受榮華富貴,雖說有點奇怪,等我回去想個清楚。這有一個玉佛,可保他平安。”高人也沒等申老爺回話,自己動手給小娃娃戴上,轉身離開了。這前前後後發生不到一個時辰,大家還沒有反應過來,一切就已經落幕了。隨著日子的一天天過去,大家也就把這件事情淡忘了。申彗星也在大家的呵護和照料下慢慢地長大了。

話說這天,申彗星照往常一樣,上完早課,準備去馬場溜達兩圈。但往常乖巧聽話的白馬會突然發狂,將申彗星狠狠地摔下馬來。其後發生的一切,我們也就知道了。申彗星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申賀森了,一個初來乍到、21C的新新人類。

但申賀森畢竟不是申彗星,雖然他的肉體是。申賀森就如一個剛出生不久的嬰兒一樣,對周圍的人和事沒有一點瞭解,憑著自己的韌性慢慢的熟悉了這個對他來說既陌生又熟悉的世界。為啥說熟悉呢?這全都是古裝戲的功勞呀。再加上申彗星平時就很少與外界聯繫,所以申彗星變成了申賀森也就沒有什麼人懷疑了。而且再加上一個失憶的完美理由,更是無懈可擊了。

這天,仍然是非常美好的一天,只要周圍清淨一點會更加美好的一天!申彗星,哦,不,應該是申賀森,如往常一樣,偷偷逃離麻雀噪音的虐待,現在正舒舒服服地躺在躺椅上在涼亭堹ЕD。唉,說句粗俗的話,真是過著豬一樣幸福的生活呀!不過,太過完美那就不叫生活了。

“哎呦,這不是我們申家的小少爺嗎?今兒個大夫允許你出來曬太陽了,就不怕曬壞了你那身嬌嫩的皮膚呀?”一聲突兀的女聲打破了花園的平靜。申賀森回頭一看,原來是他老爹的大小侍妾來逛花園了。“唉,是不是古代大戶人家的侍妾都是這麼尖酸刻薄的呀?”申賀森在心媟t道。其實這兩人長得還算貌美,在21C選個世界小姐、環球小姐什麼的沒准還是冠軍,但因長期遭受丈夫冷落,美麗的容顏上增添了那麼點的嫉妒與怨恨,那再美麗的花也會失色的。只見那年長一點的美婦人見申賀森不回話,只冷冷地看著她,似乎看透了她的心,看透了她心底的那點孤寂與嫉妒,不由得老羞成怒,大聲罵道:“你算什麼東西?竟敢不會我的話,等我兒子繼承了家業,第一個就饒不了你,他可是老爺的長子。”申賀森一聽她這話,用手撫了撫額頭,歎氣道:“又來了,她天天說,也不嫌煩,罵人也不知道換句臺詞,老是那幾句,沒點新意。”當下,也不理會她,轉身想離開,心想跟這些人計較真是自貶身價,敗壞興致,還不如回去受小麻雀的荼毒。沒走兩步,申賀森就被人堵在了路中間,抬頭一看,不認識,往左跨一步,又被擋住了,往右再跨一步,還是被擋住了。申賀森這回可生氣了,幹什麼呀?他難道不知道好狗不擋道嗎?狠狠的瞪著那人。如果眼光可以殺人的話,想來那人早就去見馬克思老爺爺了。但申大美人可不知道他自以為兇狠的瞪眼在人家眼堨i是風情萬種的很那。要知道那就慪死了。申賀森想了一會才記起擋住他的是剛才潑婦罵街的美婦人口中的申家的大少爺申彗林(討厭的人就起個俗點的名字)。只見那人一雙色迷迷的賊眼只往申賀森全身瞄去,那恨不得下一刻就把他吃掉的樣子,直讓申賀森起了一身雞皮疙瘩。“三弟”一個陰沉的男聲打破了沉默,原來在申賀森使勁瞪著那色狼的時候,他的名義二哥申家二少爺申彗國走了過來。申賀森扭頭望過去,是一個性格陰沉、面無表情的男子,給人感覺毛骨悚然的,申賀森心底一驚直覺往後退了一步。申賀森心堣礞穧a看著這兩兄弟,不禁疑惑他們要幹什麼,不會要殺人劫財。唉,申大美人也不想想誰會在自己家堭人劫財的呀?看來真是嚇傻了。申賀森打從第一眼看見這兩兄弟就知道不是什麼好人。雖然大少爺一臉要衝上去剝開他衣服的樣子很恐怖,但是二少爺陰沉的樣子更讓他心驚肉跳的。每次見到他潛意識奡N出現一種深深的恐懼,所以每次見到他能避開的儘量就不要打照面,遠遠看見了也要繞道離開。這一點申賀森的本能保護還是很強的。倒是三夫人生的小女兒,算來也是申彗星的姐姐還不錯,就是性子有點懦弱。只聽二少爺接著說:“爹的生辰快到了,不知三弟準備送什麼賀禮?”“生日?”呀,申賀森根本就不知道這件事,還能準備送什麼給他那名義上的爹呢。但也只能悶悶的回到:“嗯,還沒有想好呢。”“那要快點了,三天后就是了。”“哦,我知道了。”申賀森說完,就像逃難似的離開花園,回到了他住的雅苑了。剛走進大門,就看見單雙兒在找他,隨意的喚了聲:“單兒、雙兒,給我倒杯茶來。”“哎呀,少爺,你終於回來了,剛才老爺找你呢。”“哦,爹他找我幹什麼?”“你快點過去吧,已經有一會工夫了。”申賀森一頭霧水地被單雙兒推著來到大廳。只見大廳塈內﹞F人,不僅有申老爺,還有他的娘親,申老太爺和申老夫人。不會要五堂會審吧。申賀森懸著一顆心想長輩們行禮然後坐下,恭敬地聽是什麼事情。哦,原來是關於申老爺生辰慶賀的事情,這下申賀森的心就放在肚子堣F,坐姿也開始有點變樣了。“星兒,你的身體剛剛復原,所以也打算借此機會好好的慶祝一番,慶祝你身體康復!所以我們打算要大擺宴席三天,宴請街坊鄰居。”“嗯,知道了,那我要做些什麼嗎?”“哈哈,不用,你還需要做什麼,你只要那天出席一下就行了。之前一直不讓你出席這種場合一是因為你的身子很弱,二是因為你還沒有成年,但現在你的身體日漸好了,你也要學習一下這些應酬的事情了。”聽這話申老爺似乎要向外界介紹他的小兒子,好像還是以未來當家人的身份介紹的。哎呀,以後麻煩就多了。算了,以後的事情以後再想吧。現在也只會自尋煩惱而已。申賀森一想到這堙A抬頭看著申老爺,回到:“好,一切都聽從爹的安排。”心堳o打著別的算盤。

申賀森回到雅苑,坐在椅子上一臉深思的樣子,雙兒看了不覺奇怪:“少爺,你在想什麼,想得這麼出神?”“唉,我在想要給爹送什麼生日禮物。”“那不簡單,你就送跟以前一樣的不就行了嗎?”“那我以前送了什麼呀?”雙兒這才想起來少爺失憶了。“您以前都是送些古畫、古董什麼的。”“這樣呀!”“好,我們出門選生日禮物去。”說完直接往門外走去。“等等,少爺等等我們。”“對呀,我不能這樣子出去,我要變裝,你們也要。”“少爺,什麼變裝呀?我怎麼聽不懂您講話呢?”“哎呀,你們就找我說的去做。”原來,申賀森想起他以前出門他的那張臉為他添的麻煩,如果頂著這張臉出門那就不用逛了。而且也不方便帶兩個丫頭片子出門呀。一會兒工夫,變裝完畢。說是變裝,其實也沒有怎麼變了,畢竟不能戴墨鏡圍圍巾吧,所以也就戴了個斗笠,斗笠上覆著一層薄紗,反正目的就是不讓人們能看清楚斗笠下的那張絕世容顏。單雙兒就換了一身小書童的衣服,放眼看去還有那麼幾分象。就這樣,三人隊伍浩浩蕩蕩的出門了。畢竟這是申賀森到這個世界的第一次出門呀,所以申大美人的心情真是緊張萬分呀,就像小時候第一次去春遊一樣。之間三人偷偷地從下人出入的門口走出來,沒有受到什麼阻擾,試想應該也沒有人會想到堂堂的申家三公子會這麼鬼鬼祟祟的出門吧。一行人不一會兒就走到了一家寶石專賣店。

(哈哈,等了很久吧,RS就要相遇了,前面的鋪墊可能長了一點,但是必要的介紹還是需要的,而且相關人物也要稍微講講呀。)
這是京城最大的寶石專賣店“玉珉齋”,堶悸熙f品可是一等一的,聽說在全國有幾十家的連鎖專賣店,好像幕後老闆是當今皇上的親弟弟民親王李珉宇(別問我為什麼不同姓呀,那又是很長的一段故事了),所以幾乎壟斷了靜國的寶石銷售。申賀森站在門口,望著氣派萬分的大門,心想:“果然是龍頭老大,就是有錢呀。”哈哈哈,我們可別忘了申賀森對錢的執迷。申賀森一個大步跨進了“玉珉齋”,同時他也跨進了他人生堻怓麗的篇章。掌櫃馬上上前高聲詢問道:“這位大爺打算買點什麼呢,我們這堨籉颿~種的寶石應有盡有,只要你能說得出名字。”“哦,那把你們這堻怞n的玉石拿來給我看看。”掌櫃一聽這個口氣就知道是個大客人,忙請申賀森進雅間稍等片刻。不久掌櫃就擺出一堆玉石,把單雙兒的兩隻眼睛都看花了。但申賀森還是搖搖頭表示不滿意。掌櫃又繼續拿出另一堆玉石讓申賀森挑選,申賀森還是不滿意。掌櫃只能繼續在庫存塈滮W好的玉石拿出來。

這時,“玉珉齋”來了兩位貴客,就在堶惕今菕A一位是“玉珉齋”的大老闆珉親王,一位就是當今皇上文政赫,他今天是偷溜出來透氣的,以他的性格能一個月呆在宮堣ㄔX來就是天下奇聞了,所以宮堛漱H們都習慣了皇上三天兩頭的不見蹤影。不過,這天他倒是哪兒也沒去,就去了珉宇的“玉珉齋”,只是因為他之前得到一顆名貴的玉石讓珉宇幫他雕刻出模樣來。李珉宇看見掌櫃的不停的往外拿玉石,好奇的問道:“怎麼了?顧客沒有滿意的嗎?”掌櫃一聽,忙回到:“是的,客人很挑剔,一直沒有喜歡的。”“哦,是什麼人?”“這,不是很清楚,他戴著斗笠還蒙著紗巾,看不清楚,但是他身邊的是兩個女扮男裝的丫鬟,應該是某個大戶人家的公子。”“這樣呀,你好好的招待他,不能得罪了。”“是的,王爺。”“哦,還有,把前天讓雕工雕刻的那塊玉石拿過來。”“好的,王爺。”說完轉身出去了。文政赫正閑得無聊,一說有這麼個顧客,忙說我們去看看,看看那人長得什麼樣,是不是醜的沒有辦法見人才帶個面紗的。李珉宇也拿他沒辦法,雖說皇上雖比他年長個一年,但心性仍像個小孩一樣,都不知道他是怎麼把六國統一起來的。“唉,那我們到偏廳去,那堨i以看見雅廳的情況,但你可不能輕舉妄動,壞了我的生意,我可要你賠。”“好好,我聽你的。”說著,拉起李珉宇就往外跑。“唉,說他是一國之主都沒有認相信。”李珉宇無奈地搖搖頭,被他連拉帶拽的帶到偏廳。

果然,只見雅廳堶惕今菑@位戴著斗笠的男子,斗笠上還圍著紗巾,有點不倫不類的,倒也不覺得怪異,身形高挑偏瘦,有點虛弱的樣子。“也沒有什麼呀,你看。”扭頭看向文政赫,差點嚇了一跳,文政赫兩眼泛著精光,就像看見獵物的惡狼一樣。搖搖頭,微微歎了一聲,這人算是沒救了。申賀森可不知道偏廳媯o生的事情,他只是很認真很認真地在挑選要送給爹的生日禮物。“少爺,沒有喜歡的嗎?”“嗯,沒有!”一句溫和的話傳來,就像一股清風一樣,讓在座的人心情非常舒適。李珉宇一聽,不覺愕然。文政赫更興奮了,他幾乎要衝過去一把拽掉那礙眼的黑紗巾了,但他又答應李珉宇了,只能強忍住心中的衝動,兩隻眼睛拼命地往申賀森身上瞄去。申賀森突然打了一個寒顫,感覺自己就像一頭餓狼的獵物一樣,而且能感覺到背後有兩股視線一直在自己身上,似乎想要把自己吃掉。其實文政赫自己也很奇怪,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對這個人有這麼大的興趣,但他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眼睛。“少爺,您好厲害呀,還會賞玉。”雙兒一副欽佩的表情,要知道,他的少爺不僅是世界是最美麗人,還是最厲害的。“啊,我不會呀。”“什麼,那你為什麼都不喜歡這些玉呀?”單兒一臉驚訝的望著她的少爺。“直覺!”“天呀,我的少爺,您可別這樣跟掌櫃說,他會暈倒的。”的確,在場的聽到他這句話沒有不倒地的。李珉宇聽見了這番高見,一張臉一下子變紅一下子變綠。只有文政赫大老爺一臉興奮地說:“好,我喜歡。”這是掌櫃又重新捧出一盒子玉石讓申賀森挑選,申賀森一眼就看中其中的一片綠葉,上面還有一隻毛蟲匍匐在上面。“哎呀,少爺,你怎麼喜歡這種東西呀。”“沒有呀,你看它多美呀。”主僕三人正說著話,掌櫃插了進來:“這位客人真對不起,這是另外一位客人預定的了,還是用那位客人送來的玉石雕刻而成的,所以它是不賣的。”“啊,這樣呀,那還有沒有這個樣子的了?”“對不起,沒有了。我們店堥C種樣式只有一件,真得很對不起。”“嗯……”李珉宇從偏廳堭璆h,能清楚的看見申賀森手上那片綠葉玉石,唉,不由歎了一口氣,那就是文政赫的那塊玉,原來還有人喜歡這種毛茸茸的怪玩意兒。文政赫這時也看清楚了申賀森手中的東西,呵呵呵,他好高興呀,原來他與自己喜歡一樣的東西呢。他也不等李珉宇,一個箭步就沖到雅廳,站在申賀森面前說道:“這是朕,嗯,我預定的,你很喜歡嗎?”申賀森看見突然有人出現在他的面前,心堣@驚,直覺往後一步,然後又聽見他和自己說話,覺得奇怪,扭頭向文政赫看去。眼前的男子長得非常英俊,而且身上自然地透出一股霸氣,但是他看自己的眼神怎麼有一種自己沒有穿衣服的感覺。兩人久久的注視著,仿佛天地間就只有他們兩人一樣。申賀森覺得自己的心越跳越快,臉也漸漸泛起一片紅色,幸虧自己戴著面紗,要不真是丟臉丟大了,自己竟然會看一個男人看到臉紅心跳。文政赫這時也正為自己的反應驚訝,前面的這位帶著面紗的男子對他似乎有股無名的吸引力,就像一塊吸石一樣,深深的吸引著自己,他不覺把手伸到申賀森面前要把那惱人的面紗扯掉。申賀森驚覺眼前男子的行為,往後退了一步,喊道:“你要幹什麼?”“哦,朕,我,我沒幹什麼呀。”申賀森不再理會他,把手中的玉石放下,抬腿就往外走。文政赫一見,心中一驚,直覺要把他留下,一把拽住申賀森的手。“哎呀!”申賀森沒有想到他會抓自己的手,重心一歪,往後一倒,剛好倒在文政赫的懷堙A讓文政赫抱了個大滿懷。而頭上戴著的斗笠因為這個動作也掉了下來。申賀森的臉頓時完全暴露在大家面前,只聽見周圍一片吸氣聲,隨後就是一片吞咽聲。申賀森氣紅了臉,一把推開文政赫,快步跑了出去。單雙兒一看,急忙撿起掉在地上的斗笠,追了出去:“少爺,少爺,你的面紗,少爺……”慢慢的,追喊聲也漸行漸遠了。

時間一分鐘一分鐘地過去了,大家都扔震驚于申賀森的美貌中。“咳咳……咳咳,皇兄……”“嗯,怎麼了?”李珉宇看了自己皇兄一眼,深覺丟臉,“嗯,您可以把您的口水擦一下了。”“啊!”原來文政赫在看到申賀森的那一眼就呆住了,原來世上還有這麼美的人,而且因為抱著他的緣故,也感覺到懷堻o個人身體的柔軟,陷於自己的遐想之中,連申賀森跑掉了都不知道,更何況流口水這種小case。“珉宇,你知道他是誰嗎?我要追他!他好美好軟好香呀,朕,我好喜歡好喜歡他呀”!“啊!”“這位公子,難道你不知道他是誰嗎?”“他是誰?”周圍響起一片詢問聲。“哈哈,他就是天下第一美,申家的三公子,申彗星呀!”“啊!原來是他,從前只聽說過申家三公子貌美異常,今日得見果然名副其實呀!”“是呀,是呀!”周圍又響起了一片讚歎聲。“呵呵,申彗星,我喜歡,名字我喜歡,人我更喜歡。哈哈哈,我要追他。”“公子,今天能見到他已經很難得了,因為容貌的緣故,所以他幾乎足不出戶,申家老爺更加不會讓他的寶貝兒子出來的,你要見他都難,更何況是追求他。嗯 ,難呀!難呀!”“不過聽說後天就是申老爺的生日,他要大擺宴席招待親朋好友、街坊鄰居,只要過去都能參加的。好像同時也慶祝申三少爺身體康復。”“真的嗎?這消息準確嗎?如果是的話,我可要去見見天下第一美呢。”文政赫在旁邊聽見大家的議論,興奮地走來走去,拉住李珉宇的胳膊,喊道:“珉宇,快,幫我打聽清楚了,我要去追我的心上人了。彗星,等著朕,朕來了。”這邊剛逃回申家大宅的申賀森打了一個寒顫,只想著自己今天可能感冒了。李珉宇看著皇兄那興致勃勃的架勢,哀歎一聲,同時也為申彗星祈禱,希望他能安好,隨即讓人去把申彗星的情況打聽清楚,準備上報。這廂的文政赫心情澎湃,兩眼冒心,人一直傻傻地笑個不停,宮堛漱H一度認為皇上被邪魔附體了。的確,只是那是色魔罷了。

RS的相遇篇這樣就告一段落了,簡簡單單,輕輕鬆松的。沒有什麼山崩地裂的鏡頭,也沒有什麼生離死別的愁苦,高興就好。
接著,RS的篇章就要展開了。
第三張是逃婚,是不是有點期待呢?呵呵呵,若想知後事如何,請看下回分解。
但是好像大家都不是很喜歡的樣子,可能是太繁瑣冗長了吧。我會加快劇情進度的。

가능하다면 제가 하늘의 별도 따 드리고 싶어요.
Jingjing..我等著你的第三章啊....
O(∩_∩)O哈哈~,來了,來了,我還以為沒人看呢!
我發現堶惘酗ㄓ祪蠽O字呢,唉,看官們就湊合著吧!等我哪天有空,(*^__^*) 嘻嘻……,似乎很久很久以後,再重新整理一次,改改錯別字,梳理一下情節什麽的,現在忙著三篇文的更新,還有“慧妃”的番外,實在是忙啊!也就是瞎忙啦!

好了,閒話少說,開始——

                                                                                 (三)逃婚

             話說,這邊申家正在高高興興地準備生日宴席,那邊文政赫也在紅紅火火準備他的追求計畫。怎樣才能追得美人歸呢?文政赫想了一天都沒有想到什麼好辦法,茶不想飯不思的就坐在椅子上想,越想越煩悶,越想越頭疼,但一想到申賀森的美貌和他柔軟的身軀就又會很興奮,一天下來。宮堣@致認為皇上邪魔入體了。

           這天宮埵韭繕o生了件奇怪的事,皇上早朝的時候神遊太空了,這可是比較少見,平常雖說也經常溜神,但從沒有像現在這樣一邊走神還一邊在偷笑,就像偷吃了魚的貓一樣。底下的大臣驚訝極了,有的大臣想到宮堛漪y言,難道皇上真的邪魔附體了?只有李珉宇知道其中緣由,皇上沒有邪魔附體,他是精蟲上腦了。唉,這個呆子,發情也不能表現得這麼明顯呀。一邊站著的右丞相兼御醫金東萬悄悄地碰碰李珉宇,小聲的問道:“珉宇呀,這皇上今天是怎麼回事?”“沒事,他能有什麼事?等會下朝我們再說。”早朝就在官員們的小聲議論中結束了。

            皇上一個人仍然坐著在發呆,噢,是面帶微笑的發呆。“皇上,皇上!”“嗯,什麼事?有什麼要稟告的嗎?”“不是,我說你現在在幹什麼呀?口很渴嗎?”“口渴,不,朕不渴呀。”“那皇上為什麼不停地在倒茶呀?”“啊,倒茶?”低頭一看,整張桌面都是從杯子媟董B的茶水。“呵呵呵……”文政赫略顯不好意思的笑笑,不一會兒神態又恢復到那邊發呆邊偷笑的表情,看的李珉宇和金東萬一身的雞皮疙瘩。金東萬可沒李珉宇那麼好的耐性,直接問道:“皇上,你是不是有什麼煩惱呀?”

                文政赫一看,原來是小弟李善皓的親親愛人金東萬,也不顧忌什麼了,直言到:“煩惱嗎?有一點。我愛上了一個大美人,但是不知道應該怎麼追求他?”“啊!你說什麼?”金東萬想了千百種答案,偏偏就沒想過會是這種情況,一下子就呆住了。李珉宇在旁邊笑道:“我說吧,他能有什麼事,還不就是這個。他就是一隻超級大色狼在世。”金東萬回過神來,“皇上,您,今天早上這麼反常就因為這個?”不覺聲音都提高了八度。“什麼這個、那個的。那是我最愛的美人申彗星,你聽,他的名字都這麼美,人就更美了,你見了肯定會讚歎不已的。”“行了,皇上,既然你沒事,請恕微臣告退。”實在不想跟這種人瞎折騰,還不如回家抱我的親親善皓。說完也不等文政赫反應,轉身就出去了。

               文政赫也不和他計較,誰叫他是自己最疼愛的弟弟的親親愛人呢。所以馬上轉移目標:“珉宇呀!!!”一聲故作嬌嗔的呼喚讓李珉宇打了個冷戰,忙說道:“皇兄,你想讓我幹什麼,說吧,別再那樣叫我了,我可想長命百歲的。”“嘿嘿,還是我們珉宇最好,忠載真是幸福呀,有你在身邊陪伴……”“好了,好了,不用說好話了,您想怎麼樣?”“嗯,朕要去見我的小美人。”“什麼?那就是說您今天要出宮囉。”“就是,珉宇,真是聰明呀,一聽就懂,哪像忠載老是慢半拍……”“停,您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囉嗦的,要出去可以,但要聽我的,不能給我惹事,也不能非禮人家申少爺,也不能……”“朕什麼時候幹過那種事情呀?”

                  “哈哈,您的不良記錄實在太多了,簡直就是罄竹難書呀,要不要給您一一道來?”“呵呵呵,不用了,不用了,朕一切都聽你的。那抓緊時間,現在就出發吧。”“哎,現在才幾點呀,皇兄,您不會認為人人都象您一樣要早朝吧。”“哦,好像是的,那先去用早膳吧,然後選一見漂亮的衣服,朕要帥帥地出現在小美人面前,讓他傾倒在我的魅力之下。”說完,以光的速度離開大殿。李珉宇哭笑不得看著那早已經不見蹤影的靜國君主,覺得除了歎氣之外,也不需要幹什麼了。那廂的申大美人仍在睡夢中,突然打了個寒顫,拉拉被子,繼續睡去。

                  再說回來,文大帥哥花了一個時辰的時間挑選了一件自認為能讓申大美人拜倒在他魅力之下的衣服,而早膳也就花了不到一刻鐘時間,動作麻利的不像常人。李珉宇看著他色狼老哥的一系列行為,大呼受不了。唉,不過他也承認,那個申彗星長得真的很美,如果他不是已經有親親愛人忠載了,他也會被迷住的。

            “珉宇,我們什麼時候出發?現在就走吧。”“皇兄,現在才是早晨,誰家會在早晨大擺宴席呀?”“哦,是嗎?我就會。你看現在的空氣多好呀,而且早睡早起精神也好。不是有句話說:‘早起的鳥兒有蟲吃嗎’?你看朕就起得很早呀,你也是呀,還有那些大臣們也起得很早呀,還有……”“行了,你什麼時候開始跟東萬一樣囉嗦呀?再吵就不帶你去。”“啊!不要呀。珉宇最好人了,珉宇是天底下最好的!!!”“呵呵呵呵,不是你家小美人最好嗎?”“嘿嘿,小美人當然是最好的了,不過你是小美人之後的第二最好呀。”“最好還有第二的呀?真是一ET,受不了你。等會你自稱是文公子吧,別說破自己的身份了,那就見不到你的小美人了。”“好的。朕會注意的。”

我自爱我的野草!!!
申府這會兒已經開始準備宴席了,因為還要宴請街坊鄰居,所以宴席分為兩個區域。外面大廳大擺流水宴,主要是為周圍的街坊鄰居所設,堶惇O雅廳,主要是宴請一些達官貴人。當文政赫一行四人(還有兩個隨行護衛)來到申府時,也不禁為場面的壯大發出感慨。“嗯,果然是北方首富呀!”“呵呵,小美人朕來了。你在哪里?”“皇兄,您給我收斂一點,千萬別讓您的口水滴下來,那丟臉就丟大了。”只見文政赫一雙眼睛骨碌骨碌地直轉,一心尋找他的小美人,壓根就沒聽見李珉宇說了些什麼。李珉宇看他那樣,也懶得理他了。

                 這時,申老爺聽說珉親王來了,忙出門迎接:“珉親王,大駕光臨寒舍,真是蓬蓽生輝呀。”“哈哈,你過獎了。你這可算什麼寒舍呀?”“哈哈,請進,請進!準備上茶!”申老爺把李珉宇等人請進屋中,就開始說起客套話來了。文政赫看他們越說越來勁,就準備悄悄的往外溜。申老爺早在進門之前就看見文政赫了,看李珉宇對他的態度非常恭敬,也就猜測到這人身份不比一般,所以一看見文政赫稍稍不耐煩的樣子,、就輕聲說道:“珉親王,您還沒有給我介紹您這位朋友呢?”“呵呵呵,就是,就是。這位是文公子,來京城做生意的。”“文公子,這位是申老爺。”文政赫這時看申老爺的心情可是異常興奮呢,在他的認知堥漸i是他的岳父大人啊。

                 只見他一把握住申老爺的手,搖晃道:“你好!你好!初次見面,朕叫文,嗯,我叫文小赫。”“噗哧!!!”李珉宇趕緊用手捂住嘴,不讓笑聲流出來。“這ET,真虧他想得出來,文小赫!”申老爺被文政赫唬得一愣一愣的,完全沒有反應過來。這時,申夫人走了進來:“老爺!”文政赫扭頭一看,是個眉宇間與申彗星有幾分相似的貴婦人,猜想這一定是岳母大人了,一個箭步奔過去抓住申夫人的手:“小婿是文小赫,岳母大人,你好呀!進來身體怎樣?一切安好?”申夫人被嚇壞了,眼睛眨了眨,根本說不出話來。李珉宇看到這一幕都快崩潰了,知道這ET毛病又犯了,急忙走過去,一把拽開文政赫:“申夫人,真是對不起!他,他,腦子不太好。前年生了場大病就變成這樣了。平時他倒是挺好的。望申老爺和申夫人見諒!”“呵呵呵,你的這位朋友真是有趣呀!沒事,沒事,來,來,我們來喝茶,我們來喝茶。”申老爺畢竟是見過世面的人物,這段小風波就讓他這一兩句話給化解了,只不過讓李珉宇死了不少腦細胞罷了。李珉宇怒視著文政赫,讓他收斂一下,別再添亂了。

                   文政赫這時正在為沒見到申彗星而心急如焚,哪里還會理會李珉宇。他一下子站起來,稍稍作揖道:“申老爺,我對您府上的建築設計很感興趣,不知可否參觀一下?”申府是由名家設計的,當年申老爺花鉅資建造就是為了讓妻子離開家鄉仍然可以感受到江南景致,所以申府又有北方小江南之稱。申老爺一聽有人欣賞當然很高興,雖不知文政赫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呀,回道:“好的,好的,那我叫人陪同你一起參觀吧。來人啊!”“嗯,申老爺,不用麻煩了,不知可否容我自己隨便走走看看?”“哼,有人在旁邊,我還怎麼找我的小美人呀?絕對不能有人在旁妨礙我的大事!”“那也行,那你請便。宴席開始我會差人去請你的。”文政赫一聽,喜上心頭,忙向門外走去,也沒向李瑉宇打個招呼。李珉宇當然知道他要去幹什麼,所以也就隨他去了。看來他沒見到他的小美人他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申府真的很大,文政赫左拐右拐就給迷路了,不知不覺中來到一雅苑門前。

                這是一間極具江南特色的庭院,完全隔絕了外界的嘈雜,頗有人間仙境的感覺。文政赫不禁被這景色迷住了,邁步走了進去,隨著小路一直往庭院深處走去,抬頭一看,文政赫覺得自己呼吸都停止了,他終於找到他的小美人了。庭院的深處是一大片櫻花樹,申賀森正全身舒展地躺在一張躺椅上,胸膛微微的起伏,看來似乎是睡著了。(唉,還真是過著豬一般幸福的生活呀!羡慕呀!!!)文政赫兩眼泛著精光,將他的小美人從頭到腳再從腳到頭看了一遍又一遍,口水又快滴下來了。

                   文政赫輕輕地走到申賀森身邊,蹲下來看著申賀森的俊容,呼吸越來越重了,忍不住伸手摸上申賀森的臉。申賀森在睡夢中迷迷糊糊地覺得有東西在自己的臉上,伸手拍開這惱人的東西。文政赫看到美人的這個小動作覺得可愛極了,但又怕驚醒了睡夢中的美人。由於文政赫的騷擾,申賀森睡的不甚安穩,輕輕地呻吟了一聲。文政赫聽到呻吟,覺得所有的血液都沖到了下腹,但是他又不敢輕舉妄動。這是他要珍愛一生的人呀,可不是路邊的野花野草!但是他又覺得美人粉紅色的櫻桃小嘴在呼喚他,在向他招手。文政赫的心堣悃洬M惡魔正在激烈交戰。“嘿嘿嘿,他是你的親親愛人,親一下沒有關係的。”“不行,正因為他是你的親親愛人,所以你要尊重他。”“哎,親一下,他又不知道。再說你自己不是也想嘛。”“不,就算他不知道,但是你還是輕薄了他。”文政赫覺得自己這一刻快崩潰了,抬頭又看著申賀森。天呀,這一下文政赫的理智完全消失了。

                    原來申賀森在睡夢中覺得口乾舌燥不覺舔了舔嘴唇,而剛好這一幕被准色狼看到了。文政赫看著美人的粉紅小嘴像中了邪一樣,慢慢地低下頭,輕輕地吻了下去。但文政赫只是輕輕地碰了一下就離開了,他怕驚醒了小美人,那麼連這個美夢也會消失掉的。(55555,申大美人的初吻就這樣被文大色狼偷走了。)申彗星似覺不適,開始輾轉清醒。“嗯!”申大美人因為前天那位登徒子(不用問都知道是誰),一直沒有睡好,所以剛才才會不小心在院子媞庰菄滿C

                  “啊!”申賀森睜開眼睛就看見眼前站著一位男子,還以一種奇特的眼光看著他(唉,美人沒經驗吧,那是欲火),定睛一看,原來就是那個登徒子,一把推開他站了起來,說話都結巴了:“你,你,你怎麼進來的?你是誰?你怎麼會在這堙H”申賀森因為剛睡醒,好看的桃花眼還帶著一層霧氣,因為生氣而小臉漲得通紅,這一切在文大色狼眼中都自動解讀成誘惑了。文政赫也沒有回答,只是一個勁的傻笑,他還在回味那個偷來的吻呢,眼前的小人兒又是這樣的美麗動人,他要不要現在就撲過去呢。

                申賀森看到這架勢,直覺認為碰到個瘋子,準備扭頭進屋堨h。這時文政赫反應倒奇快,他一下子擋在申賀森面前,深情的說到:“星,你不記得我了嗎?”申賀森怒視著文政赫,心媟Q到:“我怎麼可能忘記你?你這個色狼、社會的渣滓、敗類,哼!”也不回答,兩隻眼睛狠狠地瞪著眼前的高大男子。文政赫兩眼冒心,“啊,小星星,看我呢,他的眼神是那麼的飽含深情。原來他也喜歡我呀。”文大帥哥完全解讀錯誤,那是憎恨的眼神呀。“小星星,你上次喜歡的那塊玉,我給你帶來了,送給你。”申賀森一聽,頓時往後退一步,“俗話說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他打算幹什麼?”文政赫見美人往後一步就急忙向前一步,手媮椪陬菬漱蠾酗礞臕峈漱p綠葉。申賀森一看,嚇得直往後躲,一不小心被地上突出的石頭絆倒了。

                文政赫一見馬上奔過去,但衝力過大,一下就撲倒在申賀森身上。“啊!”申賀森大聲地叫起來,“你,你,你快起來,你要幹什麼?”文政赫也嚇到了,忙抓著申賀森的手:“小星星,你有沒有摔到哪里?身體有沒有哪里疼?”“啊!你快起來,你這個色狼,你快起來,你壓倒我了。”“哦,對不起,我馬上起來,你別生氣!”“你!”申賀森被氣得說不出話了,身體一個勁的發抖。申賀森快氣瘋了,不想再理會他,抬腿向屋子邁去。但是才邁出一步,“唉呦!”原來剛才被絆倒的時候不小心把腳給崴了,身體不受控制地向前撲去,剛好撲進文政赫的懷堙C

                     申賀森一驚伸手把文政赫推開,但文政赫又怕美人會再次摔倒,雙臂抱得緊緊的。申賀森拍打著文政赫的胸膛讓他鬆手,但文政赫紋絲不動,申賀森氣紅了臉,微抬頭怒道:“你……”剛好文政赫也低頭看著懷堛漸荈P森,雙唇在霎那間碰在了一起。“啊!”申賀森大喊一聲,雙手用力把身前的文政赫推開,一屁股坐在地上。文政赫一見忙上前攙扶。“你別過來!”“少爺,你怎麼了?怎麼坐在地上?”原來申賀森的大叫把單雙兒吸引了過來,看見自家少爺正一身狼狽地坐在地上,急忙走過去扶起少爺,雙兒發現了申賀森的不妥:“少爺,怎麼了?你的臉好紅啊!剛才發生了什麼事嗎?”申賀森一聽,又羞又惱,也沒回話,攙著單兒往屋堥咱h,剩下文政赫呆呆地站在那堙A半天沒有回過神來。直到申老爺派人來請他參加宴席。

                 本來這次宴席是想借著申老爺壽辰的日子向外界介紹申家三少爺的,但是申少爺不幸扭傷了腳,所以只能作罷。宴席上,文政赫一個勁的在發呆,也沒有呆多久就回宮了。這廂的申賀森在包紮完傷腳後,躺在床上,回想著那個不經意間的吻,第一次失眠了。申賀森怎麼也沒有想到早在那之前他的初吻已經讓文大色狼偷走了。

我自爱我的野草!!!
第二天,文政赫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他要娶申彗星為妃。這個決定不僅在朝廷上掀起了軒然大波,也在申家掀起了驚濤駭浪,更讓申賀森做出了一個改變他人生的決定。

              “少爺,少爺,皇上下旨了,皇上下旨了。”“雙兒,什麼事呀?這麼大驚小怪的。”申賀森的腳只受了點輕傷,經過一天的修養,已經能稍微地走動走動了。“不是很清楚,但是皇上派了很多人過來呢。”“哦,是這樣呀。不管我們的事,你扶我出去走走,老關在房堙A快把我悶壞了。”“少爺,老爺請你過去一趟。”“什麼事呀?這麼急。”“老爺請你儘快過去。”“雙兒,扶我到大廳。”申賀森一步一瘸地來到大廳,只見全家人都到齊了,連二姨太、三姨太和她們的子女也到了。“星兒,快,接旨呀。這位是宮堥茠漱膜翩C”“嗯?”雖然有疑問,但申賀森還是聽話的跪了下來。

                “奉天承運,皇帝召曰:申家三公子天生麗質、性格敦厚淳樸,人品出眾,實為百年難得一見。現特封申彗星為慧妃,侍奉皇上,三日後進宮。欽此!”宮堣蚨呇y澀的嗓音似乎仍在耳邊回蕩,但沒有一個人說話。申賀森直接呆住了,什麼叫封為慧妃,進宮侍奉皇上呀?有沒有人能告訴他發生什麼事情了。“慧妃娘娘,接旨呀。”“啊!什麼?”“娘娘,接旨!”“哦!”申賀森沒有反應過來,只是條件性地接過太監手中的聖旨。“哈哈,恭喜,恭喜啊!”“恭喜娘娘,恭喜申老爺!”聽到太監的聲音,申家上下才反應過來,真是有人歡喜有人憂呀。55555,有沒有人能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我不是個男人嗎?怎麼會成為妃子的呢?有沒有什麼地方搞錯了呀?

                 宮堻o邊也是雞飛狗跳的,大家似乎還在認為皇上之前的邪魔附體沒有痊癒,才會封一男子為妃,雖然那是天下第一美。文政赫可不管這些,他一想到美人馬上就是自己的妃子,他就興奮得全身發抖,急不可待地馬上就要見到他。李珉宇深知文政赫的脾性,他一旦確定的事情十頭牛也拉不回來,也就不再浪費口舌勸說了。但大臣們可不這麼認為,都向皇上進諫要收回成命。

                這邊的申賀森都快發瘋了。他不僅沒有見過那個什麼皇帝文政赫,而且他是男人,怎麼能嫁給另一個男人呢?一定是什麼地方搞錯了。申賀森把自己關在房子堙A茶飯不思,日思夜想,就為了要找到一個解決的辦法。最後終於讓他想到了。他要效法古代奇女子——逃婚。呵呵呵,還可以趁此機會好好地遊玩一下,我要實現我的童年夢想——我要當遊俠,我要除暴安良,為民造福!(天呀,看來申大美人的志願真是非常宏大呀!文大帥哥的苦日子就要到了。)申賀森決定今天晚上就開始他的逃婚計畫,首先要填飽自己的肚子,然後再去帳房拿點盤纏。

               這天夜晚,真是月黑風高,非常適合幹壞事的日子,只見一個從頭到腳包得嚴嚴實實的黑影從一牆洞堛戎X,認真看還能看出來那個黑影一瘸一瘸地,似乎腿腳不太靈便。不用懷疑了,那就是我們的申大美人。那黑影慢慢地向前移動,來到一十字路口。怎麼辦?該往哪個方向呢?申賀森撫著額頭,想了一想,“對,北方好像都是靜國的領土,那我就往南方走,要離開這鬼地方,離開那個什麼爛皇帝文政赫”。說完,就往南方走去。在這一點上,申大美人還是很清醒的,該說是人類的本能作祟吧。

              這邊的文大帥哥抱著枕頭,做著好夢,夢中的彗星正對著他笑呢。5555,文大帥哥,你的小美人跑了。


敬請期待第四章《遊歷——相戀》

我自爱我的野草!!!
努力爬看...又等到新一章! 本来不是王道迷, 但只爱看RS, 越看越爱RS!...哈!哈!
從來沒看過RS的小說
不知道會是怎樣的..
1ST.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