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mmm....我....好期待....RS的H 鏡頭...快來吧! 心情..在醞釀中..
大大快苦盡甘來了~
期待RS愛的升華.......H是也!

가능하다면 제가 하늘의 별도 따 드리고 싶어요.
想請問....什麼是H?
kamkam 親啊,我很想很想回答你的問題,但是......偶羞羞臉啊!
找機會讓ling來個科普教育吧,(*^__^*) ,ling 啊,辛苦你了,5555......別扁我啊!
套句蠟筆小新的話,就是“玩摔跤”啦!\(^o^)/~——


          只記得頭頂的風好大,冷的人全身發抖,而身邊的人給予了自己溫暖,還有那句深情的“森”,便頭一昏,失去了意識。但是為什麼這會又這麼冷呢,那人不是抱著自己嗎?勉強的睜開眼睛,環顧四周,原來他們已經落到崖底了,而此時他正大半身子泡在一條小河堙A全身都在痛。忽然想起文政赫,心中一驚,但隨即發現那人正緊緊的抱著自己,用身體充當保護傘承受了大部分下墜時所造成的傷害。“赫!赫!”等看到文政赫蒼白的臉時不禁嚇了一跳,更加慌張:“赫!赫!你醒醒呀,別嚇我!”濃重的鼻音已經昭示了申賀森內心深層的恐懼。

               “嗯!”“赫?”“你終於肯叫我的名字。”“笨蛋!你怎麼樣?”文政赫沒有回答,他已經因為流血過多而陷入昏迷。文政赫之前被箭射中的傷口還沒來得及包紮,又被殺手們追殺了大半天,還多次使用武功,導致血流得更快,染紅了胸前的衣裳,造成了非常嚇人的景象。申賀森在看到那一片觸目驚心的血跡,眼淚奪眶而出。申賀森使了九牛二虎之力把文政赫從水中拖出來,並幸運地發現離他們不遠處有一個小山洞,堶掄晹釩雃h雜草,看來曾經是一些野獸的棲息之處。唉,什麼時候我申賀森已經淪落到要與野獸為伍了,但也不再顧慮這麼多,奮力將文政赫搬進山洞堙C唉,再次歎口氣,看來還得仿造古人來個鑽木取火,我怎麼這麼倒楣呀!

                申大美人發揮古人堅持不懈的鑽研精神,歷經n次失敗後終於大功告成,申賀森已累得滿頭大汗。他來到文政赫身邊,看到文政赫的慘狀,知道要儘快把他的濕衣服脫下來,還要幫他包紮傷口,但一想到要碰觸文政赫的身體,他的臉就漲得通紅,遲遲不敢下手。但文政赫此時已經發起高燒來,還在不停的抽搐,嘴堻銙鉿a喊著好冷。申賀森一咬牙顫顫巍巍地開始解文政赫的衣服,兩隻大眼睛不知該往哪里看,左瞄右瞄,就是不敢望向文政赫。

            經過一番鬥爭,申賀森手忙腳亂地脫掉了文政赫的濕衣服,眼睛小心地不要看到文政赫的身體。這時,文政赫左肩上的傷口已沒有繼續往外冒血了,但臉色還是刷白刷白的。申賀森從隨身攜帶的囊袋塈銗X金瘡藥,小心翼翼地給他傷口敷上,又撕了衣擺給他包紮。申賀森一步步小心地處理著文政赫的傷勢,眼淚在眼眶堨朝遄A恨不得這傷在自己身上。(哎呀呀,如果那樣,文大帥哥會瘋的。)原來以為他只有左肩受了嚴重的箭傷,沒想到現在一檢查竟發現他身上的傷還遠遠不止這個,還有不少飛刀擦過而導致的破皮和剛才墜崖時所致的摔傷。看到他身上那麼多的傷口,在反觀自己幾乎完好無損,眼淚再也忍不住,一滴滴滑落下來。原來這人也不是金剛不壞之身,他也會受傷,他也會流血。

            此時,文政赫已經燒的開始說胡話,申賀森知道一定要趕緊幫文政赫降溫,急忙從衣服上撕下一塊,不停地用冷水擦拭文政赫的身體,臉因為羞澀而變得通紅,就像一朵剛盛開的嬌豔牡丹,煞是好看。但文政赫還是不停地喊冷,仿佛置身於冰窖之中,只有當申賀森碰觸他的時候才覺得舒服一點。申賀森將他所能找到的雜草全部都蓋在文政赫身上了,但看來效果仍是不佳。文政赫抽搐的更加厲害,申賀森心中一急整個人撲上去抱住文政赫,希望可以憑藉自己的體溫來溫暖文政赫。(哢哢,老大你終於抱得美人歸了,雖然這擁抱有點打折扣,但是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咱們一步一步攻陷敵人堅固的碉堡!)

               不久,文政赫就不再抽搐,而且反手抱住申賀森,似乎要在他的身上吸取能量一般。兩人就這樣緊緊相擁在一起。緊繃的神經和肌肉一旦放鬆下來,申賀森頓時覺得疲憊萬分,往文政赫懷媮Y了縮,頭一歪貼在文政赫的胸前,聽著那一下一下的心跳聲緩緩睡去。

               清晨,小鳥正在歡快地鳴叫著,和煦的陽光照射進山洞,騷擾著正緊緊抱在一起的人兒。文政赫漸漸轉醒,因全身極度的疼痛不由發出幾聲呻吟,驚擾了身旁的申賀森,但美人只是往文政赫懷媮Y了縮,再次沉入夢鄉。文政赫做夢也想不到醒來自己會看到這麼活色天香的一幕——美人衣裳半褪地躺在自己懷堙C美人柔順的黑色長髮披散在自己胸前,身上的衣服領口大開,隱約可見胸前的粉紅突起,一雙修長結實的長腿緊緊的纏繞著自己,全身上下散發著一股誘人的氣息。文政赫氣息加重,深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就會瞬間化身為狼。“嗯……唔……”似感覺到兩道熾熱的視線注視著自己,略微不安地扭動著身體,還發出幾聲輕微的呻吟,接著迷茫的睜開雙眼,迷糊的看著眼前的文政赫,一點也沒有意識到此刻的自己是多麼的誘人。文政赫聽見美人的呻吟聲,覺得自己一直引以為豪的忍耐力在這一刻已經飛到九霄雲外了,聽不見天使的召喚,只能聽見自己心中那只兇猛的狼的呐喊。

            文政赫突然低頭,一口吻上美人雙唇。申賀森愣了一下,隨後開始拼命掙扎。文政赫的舌頭也趁此機會在申賀森嘴塈薽停隻a,瘋狂地吮住申賀森的舌頭翻攪嬉戲,劃過口腔堛漕C一個角落。申賀森的掙扎也越來越微弱,最後張開雙臂,緊緊攀住文政赫的脖子,覺得自己似乎就要在他的懷抱中融化了一樣,顫慄的激情已將他完全擄獲。兩人深深地吻著,窄小的山洞好像變成溫暖的臥室,到處都流動著曖昧情動的氣氛。“嗯……”在申賀森覺得自己快要窒息的時候,文政赫放開了他。安靜的山洞堨u能聽見兩人急促的呼吸聲。文政赫看著一臉緋紅的申賀森,美人雙唇紅腫,嘴角還掛著一絲銀線,雙眼迷茫的找不到焦點,衣服在剛才的激吻中已半褪,文大帥哥呼吸一窒,一股熱氣齊聚在下腹。

                “咕咕……”一陣從文政赫肚子媯o出的悶響打破了山洞堮蘁r的氣氛。“噗哧!”文大帥哥尷尬地看著雙眼帶笑的美人,摸摸自己的肚子,暗自埋怨:“你就不能再忍段時間,等我抱抱美人再說呀。”原來文大帥哥經過連夜高燒體力已經透支加之從昨天被敵人追殺後到現在都沒有進食,所以帥哥的肚子現在就發出嚴重抗議了,想把美人吃進肚子現在也力不從心了。

             文政赫都快鬱悶死了,到嘴的美人跑了。申賀森看著文政赫不甘心的表情不覺好笑,剛才的羞澀之情也一掃而空,手忙腳亂的拉好自己的衣服爬起來,說道:“你稍微等會,我出去找找看有什麼吃的。”“森!”“怎麼了?哪里不舒服嗎?”“你又不叫我的名字了。你昨天明明叫了的。”說完還一臉埋怨地望著美人,申賀森也不回話瞪了他一眼隨即走出山洞。文政赫左肩上的傷口在金瘡藥的治療下已開始結痂,不愧是皇宮聖藥,藥效就是一流呀,幸虧文大帥哥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受傷是不可能的,所以偷跑出宮的時候順手牽羊了不少藥效一流的皇宮聖藥。所以現在文大帥哥除了一身的擦傷與疼痛外,倒也沒有什麼生命危險。況且文大帥哥的生命力驚人,而那可媲美野生動物的復原能力更是無話可講。這點小傷又有什麼問題呢,根本妨礙不了他要把美人吃掉。這不,精神一震就開始計畫怎樣才能將美人撲倒在地了。

我自爱我的野草!!!
申賀森逃難似的跑出山洞,坐在小河邊望著清澈的河水發愣,他還沉浸在剛才與文政赫的激情狂吻中,他知道自己開始的時候應該一巴掌打過去的,但到最後自己也沉浸其中無法自拔,那種連靈魂都要飛出來的愉悅感讓自己不由自主地回應文政赫。這一認知讓申賀森的臉又紅了起來,眼睛也不敢再看文政赫,更是開始躲避他。沒有多久,文大帥哥就發現美人在躲著他了,原因不明,最重要的事文大帥哥不敢問美人為什麼要躲著自己。文政赫因看不見美人,全身就像螞蟻在咬一樣不舒服,翻來覆去的,最後終於忍不住大聲喊道:“森!森!”

            “你又幹嘛?”文政赫一看見美人頓時兩眼發光,但又覺得美人在生氣,很委屈的小聲說:“我全身都疼!”申賀森的確在生氣,是在生自己的氣,氣自己一聽見文正赫喊叫就以為他出了什麼事而擔心不已,更氣自己對他的無可奈何。“那我再幫你擦點藥吧。你先趴好。”“好!”文政赫動作迅速地脫掉上衣,正要脫褲子的時候,申賀森大喝一聲:“那個不用脫!”文政赫心不甘情不願地拉起已脫了一半的褲子。看他那樣子一點也不象昨天還徘徊在生死邊緣的病人。申賀森心中暗罵道:“色狼!”

              只見文政赫脖子、胸膛、手臂、腹部上都是擦傷瘀青,而左肩上的傷口更是明顯。申賀森臉紅心跳地不敢正視,側著臉避開,只粗魯的往上面擦藥。不知是因為傷口過痛還是因為申賀森的碰觸,文政赫竟抽了一口氣,呻吟了一聲。“很痛嗎?忍一忍,馬上就好了。”申賀森聽見文政赫的呻吟,不由緊張的問道。看著這上半身大大小小的傷,心奡狐_陣陣疼痛。他為了自己不惜身受箭傷,最後還和自己一起掉下了斷崖。之前不管自己如何惡劣地對待他,他還是會一如既往地呆在自己身邊。以後,他還會與自己在一起嗎?心動了,也就苛求的更多了。

             “嗯……啊……”文政赫因申賀森輕柔的按撫舒服地呻吟出聲。他……他怎麼能發出這樣的聲音,申賀森羞紅了一張俏臉,視線一瞄,臉更紅了。原來文政赫因為美人的輕撫起了反映,下身支起了個小帳篷。申賀森羞憤不已,重重地捶了文政赫一拳,怒道:“混蛋,你在想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文政赫被美人罵的一頭霧水,隨即發覺是自己在美人的愛撫下豎起了小帳篷,一陣尷尬,只得強壓下心中那蠢蠢欲動的“狼”,儘量讓自己的注意力不要放在美人那似有魔法的纖纖玉指上。

             漸漸的,夜幕開始降臨,不久前燃起的火堆的光芒取代了洞外的光線。在劈劈啪啪燃燒著的柴火中,搖曳的火光讓申賀森猶如仙境中的仙子一般,更加誘人。“森!森!”“什麼?”“我餓了。”文政赫覺得要儘快轉移注意力,否則他不能確定下一秒會不會撲上去。“你是飯桶呀!”申賀森吼道,但在外人看來,那簡直就是女子的嬌嗔嘛。文政赫看著美人的那更勝於女子的風情,心中不由樂開了花:“呵呵,美人是我的,誰也搶不走。”(這也算是文大帥哥的最大優點了,就是超級自信再加一點點的臉皮厚。哈哈,那可不是一點點的厚!)

              酒足飯飽後,申賀森在山洞的地上用雜草鋪了兩張近似於床的鋪蓋,兩人和衣躺下。“森,睡過來一點嘛。”文政赫在一旁連哄帶勸要美人睡到身邊。“不行!”申賀森抵死拒絕,他可知道夜晚靠近狼的危險性。“可是,夜埵n冷。”對已經對文政赫的撒嬌伎倆免疫的申賀森來說,文大帥哥的這一招用的著實失敗。只見申賀森背對著他悶聲說:“拿點草蓋著或者把火燒旺一點。”“我全身都痛!”文政赫又想用下午那招,但申賀森此時簡直就是鐵石心腸的最佳代言人。“睡著就不痛了。你要是敢過來,我以後就……,就再也不理你了。”哎呀,申大美人的威脅實在太有威力了,文大帥哥一聽急忙縮回那已經挪過去的一條腿,一動不動的,乖乖地開始數山羊。

               夜漸漸地深了,周圍一片寂靜,隱約可聽見遠處野獸的喊叫聲,當然還有文大帥哥心中的狼嗥聲。文大帥哥的山羊是數了又宰,宰了又數,但還是精神百倍,半點睡意也沒有,反倒因為美人身上傳來的淡淡清香讓文大帥哥的腦子奡y繪了千百萬幅少兒不宜的春宮圖。突然,一個溫暖的身體靠了過來,真是溫暖柔軟呀。原來隨著夜深,山洞堛熒贖觖J降,申賀森在睡夢中覺得寒冷異常,身體直覺地尋找熱源,竟從山洞的一頭挪到了文政赫的懷堙C這正中文政赫下懷,文大帥哥反手緊緊的抱住美人,深深地汲取懷中人身上那醉人的清香,心情漸漸安定下來,但卻也不敢輕舉妄動。他不要強迫美人,他要美人真心地與他在一起。他要美人那種全然的信任,無論身體還是心靈。申賀森在夢中似乎感覺到了這股濃濃的愛戀與疼惜,不禁往文政赫懷中鑽了鑽,沉沉睡去。文政赫也因這種美人在懷的滿足感漸漸沉入夢鄉。

                現已經是夏末秋初,天氣漸漸轉涼,山林間仍然繁花似錦,鳥蟲走獸仍是熱鬧非凡。一道山澗潺潺流淌,水清澈見底。陽光照射在清澈的水面上,反射出粼粼波光,鬱鬱蔥蔥的大樹下,幾隻小兔子在無憂無慮地嬉戲。申賀森慢慢醒來,眼前一張放大的俊臉讓他驚呼出聲,隨即又發現自己正躺在文政赫懷堙A不禁大驚失色。但見文政赫只是深情地看著自己,緩緩的說道:“森!早上好!”心中小鹿亂撞,暗暗埋怨道:“這臭色狼怎麼這麼帥?”“呼”地跳起來跑出山洞,他可不能讓大色狼看見自己臉紅了。

             經過一整天的休養,文政赫的體力已經恢復,他活動一下手腳,走出山洞,馬上被山洞外的美麗景色所吸引。美人輕掬一捧水撲灑在臉上,衣服袖子被高高卷起,露出粉藕一般的玉臂,水珠順著臉頰一直往下滴,漸漸沒入衣裳中。文政赫癡迷地看著眼前絕麗的美人,不由得迷惑,恍惚以為闖進了仙境。美人回頭看見文政赫,微微一笑,在陽光的照射下,越發的豔麗。文政赫呆呆的站著,說不出一句話來。

              “啪!”一條鯉魚躍出水面,劃出一道美麗的弧線後落入水中。聲響驚醒了文政赫,尷尬的摸摸臉:“森!我去樹林堿搰搹酗偵穧n吃的?”說完急忙逃離美人身邊,他可不能打保票下一秒自己不會撲上去。申賀森莫名其妙地看著跑得飛快的文政赫,心想這人ET毛病又犯了,也就由他去了。申賀森看文政赫走遠了,心中也在打著算盤。原來申賀森生性愛乾淨,這幾天的逃亡生涯讓申賀森沒有機會好好的清洗一下自己,所以現在看文政赫離去也就正好趁此機會沖洗一下。心動不如行動,但申賀森還是羞澀地只脫了上衣,下身還穿著一條單褲,慢慢的走進溪水中。

               申賀森忌諱著文政赫會不會折返,動作迅速的清洗完身體,套上堶悸漫陪m,突然被人一把抱住,嘴巴也在瞬間被堵住。“嗯……嗯……”那種熟悉的感覺讓申賀森知道來人是文政赫,腦子媟Q著要推開他,但卻在文政赫的激烈索吻中失去抵抗,雙手插進文政赫的頭髮中,似乎那樣可以使自己不要呻吟出聲。文政赫此時已經完全是一匹狼了,手伸進美人的底衫中,揉搓著那兩點誘人的櫻桃。申賀森終於受不了這強烈的快感,呻吟出聲,這更加刺激了文政赫的欲望,手慢慢地伸向美人的單褲中。

             “吱吱……吱吱”申賀森在激情中覺得有個毛茸茸的東西貼在自己的胸前,而且好像還發出了聲音。文政赫聽見叫聲也清醒了一點,低頭一看不覺氣餒。文政赫意猶未盡的摸著美人的臉頰,慢慢的壓下心中的欲望。因為現在有件事急需解決。申賀森在看清文政赫懷堛漯F西之後,欲火也在瞬間熄滅。是什麼東西威力這麼強呀?使狼瞬間變成小綿羊。(哈哈哈,這是臨時加進去的一個小角色。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就是讓文大帥哥吃多點苦頭而已。呵呵呵!!!)

               那是一隻渾身雪白的小猴子,一雙杏眼咕嚕咕嚕的只打轉,正充滿好奇地看著眼前這位看起來很美的人,上翹的鼻子一翕一合的煞是可愛。申賀森伸手把小猴子抱在懷堙A用手逗著玩耍,反把文政赫丟在了一旁。“森!這是滇金絲猴的幼仔,它的媽媽為了保護它與獵豹搏鬥死了。我們可不可以收養它呀?”“可以呀。它真可憐,這麼小就沒有媽媽了。那我來當你的媽媽好了。”(55555,你已經默認自己是媽媽了,大1夢想正式宣告破滅!!!撒花囉!)

              小猴子似乎聽懂了,又往申賀森懷媃p了鑽。文政赫就不願意了,一把扯住小猴的胳膊,就要把它拽出來。申賀森一把拍掉文政赫的手,怒道:“你幹什麼?”“它,它吃你豆腐。它是只小色猴。我要丟掉它。”“你胡說什麼呢?它還小。這只是沒有安全感的表現。”文政赫狠狠地瞪著在美人懷婼鰡o舒舒服服小猴,但小猴壓根不理它,直往申賀森懷媃p,扭一扭把屁股對著文政赫,似在嘲笑他的幼稚。文政赫快氣炸了,這個忘恩負義的傢伙,虧自己把它就回來,不報恩就算了還跟他搶美人,我們的梁子結定了。這一刻一人一猴的對峙也註定了文大帥哥苦難生活的開始。

              滇金絲猴的幼猴渾身雪白,有“雪猴”之稱。長大後體毛棕黑發亮,喉、胸、臀部的白毛和頭、背、四肢外側的黑毛形成鮮明的對比,雄猴頭頂還有一撮直立黑色冠毛,在臀部的兩側有長約30—45釐米的臀毛,猶如身著晚禮服的紳士,風度翩翩,也正因為這個滇金絲猴被稱為世界上最美麗、最高貴的猴子。但對文大帥哥來說這小傢伙是全世界最可恨的猴子。“喂,你怎麼又搶我的果子?”“你不要太過分了,小心我把你紅燒了。”“不准碰我的森,他是我的。把你的爪子拿開。”“死猴子!我要為民除害。”但對於一個會和一隻年少無知的小猴子爭風吃醋的人來說,天塌下來也沒有關係,那還能說些什麼呢。不過倒也奇怪,小猴子和申賀森在一起就會很乖順,聽話地窩在申賀森懷堙C但是只要一和文政赫一起就會搖身一變成為一個混世大魔王,氣得文大帥哥牙癢癢的,十分後悔撿回來一個大麻煩。但枯燥的山林生活因小猴子的加入而生色不少。

我自爱我的野草!!!
這天,申賀森讓文政赫帶著小猴子去採摘野果:“喂,把小白帶上去那邊山坡上摘點野果回來,順便再打只野雞。”(嘿嘿,借用一下小白這一名字呀。我實在是太喜歡這個名字了。小白的親們見諒呀。)“我不要跟這只臭猴子在一起。”“你說什麼?誰是臭猴子?”“嗯,我,我不要和小白在一起。”“嗯?”“沒。我們這就走。”“不要欺負它,要是讓我知道你欺負它,你就小心點。”“它不欺負我就好了,我怎麼敢欺負它。”這話文政赫可不敢當著美人的面說,要不真是吃不了兜著走。半天功夫,一人一猴倒也相安無事。

                 下午的時候文政赫抓了幾條魚,經過申賀森的妙手烹飪倒也鮮美。小白這時不知從哪里摘來兩個火紅火紅的果子,抓著其中一個蹦到申賀森身上就往申賀森嘴媔諢C申賀森愣了一會,明白是小白要自己吃這個火紅的果子,用手拿著仔細看了看。那果子顏色火紅就像一團燃燒著的火一樣,飽滿的果肉正發出品嘗的邀請,申賀森忍不住地咬一口,鮮美多汁,滿口都是果肉的清香。小猴子看申賀森已經吃了,就把另外一個丟在文政赫面前,意思是讓他也吃。文政赫可不吃臭猴子給的東西,把頭一扭,繼續在那堆味道苦澀的野果子中奮戰。“赫!你也嘗一下。味道真的不錯。”美人都這麼說了,那就恭敬不如從命。文政赫兩三口就把一個不大的紅果咽下。味道果然不錯,在皇宮堥C日吃的佳餚都不及它的萬分之一,滿嘴清香讓人意猶未盡。

              夜幕降臨,微風輕拂,讓人昏昏欲睡。申賀森用雜草整理好床鋪,把已經昏睡的小白放進用文政赫的衣服做的小床(5555,文老大衣服第二用途),正準備躺下。“森!”“噓!小聲點。怎麼了?”“你跟我來,我帶你去一個好地方。”“什麼好地方?”“你跟我來。”申賀森隨著文政赫走出山洞,來到一片矮樹叢前,文政赫撥開濃密的樹叢讓申賀森跟在身後。申賀森跟在文政赫身後走了一段路,突然眼前一亮,眼前的景色突變。前方竟有一口露天溫泉,汩汩的泉水從地下湧出,冒著熱氣。一輪明月高掛,折射出一種迷人的氛圍。“森!今天下午那只臭猴子帶我過來的,似乎這個對人的身體非常好。森,你下去泡泡。”“這個……”申賀森第一眼看見這個溫泉的時候就忍不住想跳進去了,連日來的逃亡奔波,白天出的汗水浸入衣裳緊貼在身上讓自己感覺非常難受,這時倒是很想好好的泡泡。但是文政赫就在身邊,叫他怎敢在這頭大色狼面前寬衣解帶。

               文政赫見美人遲遲不行動,心知是因為自己在身旁,雖然自己很想與美人共浴,但此時也只能作罷,面帶惋惜說:“我先回山洞吧。你慢慢泡。”說完轉身離去。申賀森待文政赫走遠,忙迫不及待地脫下身上的衣物,走下溫泉。溫暖的泉水包圍著他,熱氣環繞著全身,讓人仿佛有騰雲駕霧之感。申賀森放鬆身體,閉上雙眼,這幾天發生的一幕幕出現在眼前,特別是與文政赫的幾次激吻,更是讓自己怦然心動。突然覺得身體很熱,特別是下腹部,一股股熱流直往下腹湧去。申賀森以為是泡溫泉的緣故,準備起身回山洞。

                 但當申賀森起身回頭時頓時呆愣在原地。原來不知何時文政赫已經站在身後,正目不轉睛地看著自己。申賀森忽然意識到自己還是赤身露體,急忙縮回溫泉中,吃驚道:“你,你在做什麼?”“哦,我特意給你拿換洗的衣物。”這時文政赫才從剛才的驚豔當中清醒過來,“而且,我也想泡泡溫泉。”說完快速脫掉衣服後緩緩地走進溫泉池中。申賀森大吃一驚,但又不敢太過表露自己的膽怯,諾諾的回到:“那你慢慢泡,我先回了。”申賀森小心翼翼地挪動著,想要上岸,卻突然被文政赫在背後抱住。

              “這麼快就要上去了嗎?再多泡一下嘛。”文政赫在申賀森耳邊輕輕的說道,雙手似無意的撫上申賀森的前胸。申賀森倒抽一口氣,身子一軟,差點滑進池子堙A聲音顫抖著:“不,不用了。我泡好了。你自己慢慢泡吧。”說完微微用力想從文政赫的懷抱中掙脫出來。,但卻怎麼都甩不掉。怎麼辦?申賀森似乎意識到等會要發生的事情,害怕地渾身顫抖。話說剛才往回走的文大帥哥突然覺得全身燥熱,一股想抱美人的欲望越來越強烈,強烈到自己無法控制,而且身體的躁熱感也越來越強,於是身體不受控制地回到溫泉邊,恰好此時申賀森從泉中起身,美麗的軀體在面前暴露無遺,那吹彈可破的肌膚、胸前兩點豔紅的櫻珠、細細的腰身以及那瘦長白皙的雙腿無不散發著誘人的邀請。等文政赫從遐想中清醒過來時就發現自己已經緊緊抱著美人了。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嗯,好重,好熱。”申賀森緩緩地睜開雙眼,發現自己躺在山洞堙C山洞外明媚的陽光照射進來,有一股溫暖的味道。申賀森低頭一看,讓自己醒過來的原因很簡單。原來小白正躺在他的肚子打呼,而那個大色狼正像只八爪魚一般將自己緊緊抱住,正是這一人一猴害得自己連睡覺都不得安寧。申賀森一把推開那粘人文政赫,吃力地撐起酸軟的身體,全身卻是一陣無力。衣襟滑落,白皙皮膚上儘是斑斑點點。申賀森呆呆地看著這些情欲的證據,昨夜瘋狂的一幕浮現眼前。天啊,申賀森怎麼都不願承認昨夜那個承歡在男人身下的人是自己。“森!”沒等申賀森反應過來,就被身後的文政赫一把拉到懷堙A給了一個激烈的早安吻。

              “嗯……”由於昨夜的一夜纏綿,申賀森的身子仍非常敏感,文政赫的吻讓申賀森不住地顫抖,紅暈遍佈全身。文政赫眷戀地吻著申賀森精緻的五官,手還揉搓著美人小巧的乳珠,更引起美人陣陣輕顫。“吱吱……吱吱……”耳邊一個聲音聽起來非常痛苦,也將兩人從情欲的海洋中拉回。原來小白之前一直躺在申賀森肚子上睡覺覺,誰知道那老與它作對的男人竟然大清早就發情,兩人就抱在一起親嘴嘴。他們難道沒有注意到中間還有一個很可憐的小猴子嗎?可憐的小白被他們擠壓的尖叫出聲,這才阻止了那色狼對它漂亮媽媽的侵犯。哼,在我面前想占我媽媽的便宜,先過我這一關。一人一猴的戰爭從此展開,文大帥哥的悲慘生活也隨之開始。申賀森看著這一大一小,哭笑不得,也知道以後的日子會很吵鬧。


(這一段寫得我臉紅心跳,鼻血狂奔,補了好久呢!)

我自爱我的野草!!!
文政赫一大清早醒來就看見最愛的美人在跟前,二話不說就來個激烈的早安吻。如果不是那只討人厭的臭猴子,他現在正在品嘗美味的“早點”呢。哼!瞪了一眼臭猴子,心中把它切成十八塊紅燒、清蒸、燉湯、火烤只要能想到的都做了。但小猴子還安安穩穩地躺在美人的懷堙C那本來應該是我的位置。嗚嗚!我跟它勢不兩立。

              文政赫覺得一股熱氣從丹田湧出,讓自己全身充滿了力量。再看看之前受的箭傷,已經完全好了,甚至看不到任何傷口。正覺奇怪,突然想起昨晚臭猴子給自己和森吃的紅果子,是不是吃了那個的緣故。文政赫難得開動腦筋想問題,但既然能勝任一國之君且能一統北方六國,就知道此人不是省油的燈。文政赫想起他小時候曾經看過一本古書,上面記載著有一種紅色的果子,一百六十年才結一次果子,此果是武林中人的夢想之物,因為它能增強練武之人的功力,難道臭猴子給我們吃的就是那個傳說中的紅果。

               文政赫疑惑地望著小白,心中升起一個大大的問號。的確,小白也不知道這個紅果子有這樣的效果,只是以前聽族中的老猴子說過這棵樹結的果子非常美味,剛好昨天是紅果樹結果的日子就採摘下來給新媽媽,沒想到新媽媽竟然給那個老想占媽媽便宜的壞蛋吃。哼,氣得小白一個晚上不理漂漂媽媽。文政赫猜測的沒有錯,這的確就是傳說中的紅果,但功效遠不止文政赫想的那些。紅果不僅可以增強練武之人的功力,最重要的是它還可以治癒疾病、傷口以及使人百毒不侵,而且還會促進情欲。所以昨晚文政赫才能順利上壘成功,兩人感情也因此突飛猛進。文政赫現在巴不得時時刻刻呆在美人旁邊,就算不能抱抱美人,也能摸摸美人小手呀。但是那只討人厭的臭猴子每時每刻都纏著美人,美人還把它抱在懷堙A真是讓人生氣。但是又不敢表現出來,只能時不時地發射幾束“動感死光”。但看來那臭猴子簡直就是齊天大聖的化身,專門來整文政赫的。

              申賀森此時仍不敢相信昨晚在溫泉媯o生的一切,面紅耳赤地看著發愣中的文政赫,心想:“自己真的跟這個人……”他記不太清楚昨晚的點點滴滴,但是那讓人震撼不已的快感卻深深地刻進他的心堙A還有那與心愛之人結合的那一刹那的滿足感。他知道自己這輩子都不可能離開這個男人了。但他能一輩子跟他在一起嗎?他這個時候才想起自己對他一點都不瞭解,他來自哪里,他以前幹過什麼,和什麼人來往。這些問題一下子湧進他的腦子堙A壓得他喘不過氣來。望著文政赫,心中一痛,手不自覺得撫上文政赫的臉:“赫,你會永遠永遠愛我嗎?”文政赫看著一臉柔情的愛人,一把抱住,緊緊的護在懷堙G“會!我愛你!永遠永遠。就算你不要我了,我也要一輩子纏著你。”兩人緊緊的相擁著,仿佛世界在明日就會毀滅一般。陽光射入山洞,暖暖地照在他們身上,就像給予他們永遠的保護一般。小猴子難得溫順地呆在一旁,心中卻打著別樣的算盤:“哼!這次先讓你抱一下,以後就沒機會了。呵呵呵。”





趕忙去補血!週末去喝參雞湯好了Y(^o^)Y——

我自爱我的野草!!!
kamkam啊,你看了隱藏的部份就明白!
温馨提示:會流鼻血,準備紙巾

가능하다면 제가 하늘의 별도 따 드리고 싶어요.
套句蠟筆小新的話,就是“玩摔跤”啦!
----------------------------------------------------
jing a,你這個解釋非常精闢獨到,而且清新可喜!

가능하다면 제가 하늘의 별도 따 드리고 싶어요.
現在完全明白了.. 面紅中...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