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本帖最後由 rs_jingjing 於 2009-5-21 16:28 編輯

養心殿內的奴才們每日都能看到他們主子上演的這道“飯後甜點”,早已從當初的震驚不已到現在的麻木不仁了。俗話說,習慣成自然嘛,何況這還是養心殿奴才們的必修課目,成績可都是A+呢,不知失業後找工作能不能成為一個優勢。不過看他們小主子的行情,失業是不可能的啦,就當自我增值吧!誰叫他們的慧妃小主子臉皮遠沒有他們皇上的來得厚,看似小主子將皇上吃得死死的,但在某些事情上,比如說那常人羞於啟齒的閨房之樂,皇上就將小主子從堥鴠~吃幹抹淨,永無翻身之日。現在偏廳奡N只剩下小白和小二黑早低頭猛吃,還不時交流一下心得體會,另外兩個人在已處於神遊太虛之中。說的也是,任是誰看見自家皇上這麼一副死皮賴臉的樣子都會深受打擊的,就算是他們這些熟識皇上的兄弟。不過,不用擔心,習慣就行,什麼事情都有一個適應過程嘛。話說當初,他們也是這樣一步一步走過來的。當年愚公移山也是從一塊小石頭開始搬起的。還是珉親王的臉皮稍微厚了那麼一點點,也就比那位很純情的朴大帥哥早那麼一兩刻回神。“呵呵呵,我就說嘛,跟過來肯定沒有錯。哎呀,皇兄這個樣子還真是少見呢。不過遇上那位大美人,皇兄以前那些耍賴的小聰明就‘英雄無用武之地’了。哈哈哈!皇兄那吃鱉的樣子真是百年難得一遇啊。忠載,我們也回去吧,戲看完了。忠載啊,人家已經好久沒有和你玩親親了,人家好想你啊!”“好,我們現在就回去。”養心殿內的大大小小們心中一陣惡寒。天呀!這種話也就只有可愛的珉親王說得出口。哦,當然還有他們偉大無比的皇上羅。唉!現在到底是什麼世道啊?怎麼主子們個個都拿噁心當有趣啊?李珉宇可不管別人怎麼想,天上地上自己的愛人最大!只見他挽著朴大將軍的胳膊,打道回府,準備明日再來。不過,自家愛人的承受能力還不行,明天拖那個超級大喇叭金東萬過來,這種好戲當然要與人分享羅,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嘛!
快樂的時光總是稍縱即逝!文.申兩人幸福的宮廷生活也在打打鬧鬧中度過。養心殿內每日都會響起慧妃娘娘惱羞成怒的聲音以及皇上低聲下氣的聲音,但不久又會被一些少兒不宜的聲音所取代。養心殿內大大小小的奴才們也已經習以為常了,反正兩個主子也是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但也不得不說這兩人的生活情趣真是怪異。這不,皇上今天又被心愛的慧妃娘娘揣倒了,原因是“不小心”踩了小白的小胳膊一下下。你說人家一小細胳膊長這麼粗容易嘛,您還要踩人家一下下,所以不排除有報復的成分存在。因此慧妃娘娘也只是替天行道而已。不過,看娘娘打皇上那架勢,別人不知道還以為那是娘娘的殺父仇人呢。唉,難道皇上都不會痛嗎?不過,這個可能是養心殿內的一大迷題吧!


前幾天有大臣上奏說快到秋獵季節了,奏請皇上準備秋獵的相關事宜。申賀森在得知這件事後就興奮不已,只因他從上次昏迷進宮以後就再也沒出過皇宮了,因為皇上強烈的佔有欲,申賀森根本沒有機會離開某人半步,更別說出皇宮了。單一枯燥的皇宮生活讓申賀森感到極度無聊,沒有MP3,沒有DVD,沒有Internet,更沒有穿著非常涼快的美眉,這種生活實在太痛苦了。難得有這種遠遊的機會,你說他怎能錯過。皇帝本想取消這次秋獵。但在申大美人的軟磨硬磨外加簽訂了一系列不平等條約之後,文大帥哥終於在美人的色誘加威脅下投降了,下令大肆慶祝此次秋獵並帶申賀森一同前往。(嘻嘻嘻,我說文老大,你不知心埵釵h爽,還裝做一副心不甘情不願的樣子,看你每天晚上笑著入睡又笑著醒過來就知道您老人家又做什麼美夢了。)這會兒申大美人正為此事興奮不已,因為明日便是秋獵的處罰時間了。他終於能離開皇宮出去逛逛了。雖然身邊還有那頭萬年超級大色狼,但怎麼都比呆在皇宮堭j啊!


燕禧堂內。
兩條交纏的身影終於在一刻鐘後分開,女人柔若無骨的雙臂又纏上男人的胸膛,嬌聲說道:“事情辦得怎麼樣?”“哈哈哈,你就放一百個心!美人,難道你還不相信我嗎?我保證那小子不會活著回到皇宮的。”“真的?”“我怎麼會騙你呢?我疼你都來不及呢!”說完,雙手又開始大力揉搓女人的雙乳。不一會兒,芙蓉帳內又傳出兩人的苟且之聲。


終於到了出發的日子,申大美人昨晚興奮得睡不著。文大帥哥當然沒有放過此等大好機會,既然睡不著那我們就來做些有助於睡眠的事情,壓著申大美人做了一晚上愛做的事情,最後申大美人終因體力不支昏睡過去。等他清醒過來時,人已在前往秋季獵場的路上了。

當申賀森睜開眼時,一張男人的臉出現在眼前,上面還掛著一個大大的笑容。燦爛的笑容正向全世界昭示著主人的好心情,但在申賀森眼堥煽N是不懷好意的淫笑,想起昨晚這男人像發情的野獸般壓著自己做了一遍又一遍,直到自己失去意識。一陣顛簸讓申賀森意識到自己在馬車上,猜想這人肯定是乘自己昏睡時把自己抱上車的,想到自己是在眾目睽睽之下被人抱上馬車的,心中又是羞愧又是惱怒,無名火頓起,思及此不由一個大巴掌甩了過去。只聽見“啪”的一聲,文大帥哥的臉上頓時紅腫一片,隱約可見五個指印,顯示著申大美人的用力之大。申賀森沒有想到自己真的一巴掌打了過去,更沒有想到這人連躲都不躲,看著男人紅腫的臉,一陣心疼,輕輕撫上男人的臉:“疼不疼?傻瓜,你怎麼都不躲?”文政赫看著自己愛人無意中流露出疼惜和愛戀,心中一陣激動,不由咧嘴一笑:“不疼,一點都不疼。森要打朕,朕不會躲的。”申賀森看這人還是這麼一副ET樣,不由覺得又是好氣又是好笑。唉,自己拿他還真是沒有辦法,不過也只有他才能容忍自己的壞脾氣。(呵呵呵,原來你也知道自己的脾氣不好啊!那就好好犒勞一下文大帥哥吧!)申賀森也不再與文政赫鬧彆扭,乖乖地窩在男人懷中,喃喃說到:“讓雙兒拿個冰袋進來給你敷敷,你看都腫起來了。傻瓜,下次要躲開,知道嗎?”“嗯!寶貝打得一點都不疼。”“笨蛋!記得讓雙兒她們給您那冰袋敷敷。”“是!”“真是的,誰叫你昨晚做得這麼狠,現在我全身都不舒服,腰疼,腿疼,全身都疼,都是你的錯。以後不許你碰我!”“不行!朕知道錯了。朕給你揉揉,你繼續睡,還有兩天時間才能到秋季獵場呢!”“這樣啊......”說話間申賀森又迷迷糊糊地進入了夢鄉。文政赫看著懷中的愛人,輕聲說道:“森,朕真的真的很愛你!不要離開朕,好嗎?”夢中的申賀森似乎聽見了男人的低語,雙臂纏上了男人的腰部,將頭窩進男人溫暖的懷中,輕輕低喃一聲:“嗯!”男人聽見了低喃聲,將愛人緊緊抱在懷堙A仿佛這是世界上珍寶。這一刻,在這小小的馬車中,什麼紛爭,煩惱都沒有,有的只是一對甜蜜的愛人。

我自爱我的野草!!!
睡了一整天,申賀森的精神終於恢復了,但由於長期的睡姿不良,現在申大美人的身體像散了架一樣,讓他叫苦連天。唉,還是現代好啊!做個飛機什麼的,幾個小時就到了,哪需要坐幾天的馬車啊?雖說馬車堶惚僂e敞很舒適,但畢竟還是趕不上在天上飛的飛機啊!“文政赫,還沒到嗎?”申賀森心情一不好就會叫皇帝的全名。文大帥哥聽著寶貝今天的第101個問題,一陣心驚肉跳,心知寶貝又要開始發脾氣了。“森,再忍一下下,馬上就到了。”“馬上,馬上。這句話你已經說100遍了,我不要再聽了。啊,我要瘋了!怎麼還沒有到?那個狩獵場到底是個什麼鬼地方啊?一點兒也不好玩。我全身都疼,快幫我揉揉!”“好!”“別停,繼續!我的腰,我的腿,我的肩膀,好酸好痛啊!我要睡在床上,不要睡在這堙I”“是你自己要跟著來的!”文大帥哥小聲地嘀咕了一句。“你說什麼?”“沒,沒。朕什麼都沒有說。”“是嗎?”“嗯!”“別顧著說話,繼續給我揉。”文大帥哥認命地做著小泉子平日媟F的工作,一句話也不敢說,生怕一個不小心說錯了話,美人的拳頭就會跟自己來個親密接觸。這一天下來,文大帥哥身上大大小小的傷早已不下幾十處,都是申大美人心情不好時的傑作。

     終於,經過兩天兩夜的快馬加鞭,皇上的馬車到達了這次的目的地——秋季獵場,也昭示著文大帥哥的受難日終於結束了。再來個兩天,估計文大帥哥就要去和馬克思來個短期約會了。但這時的申大美人也名副其實地成了病美人,全身的酸痛讓申賀森苦不堪言,感覺像被人痛打了一頓,除了兩隻眼睛還會轉之外,別的都不是自己的了。別說走下馬車了,輕輕地動動手指頭都耗費了他全身的力量。文政赫看著一臉痛苦的寶貝,心痛不已,真是痛在汝身痛在吾心啊!“朕抱你下去!”說完,也不等寶貝回答,動作輕柔地將申賀森抱起,並用大披風將申賀森包裹得嚴嚴實實的,他也不想寶貝嬌美的容顏被別人看到。再說寶貝的臉皮薄,如果被別人看見自己是被人抱下馬車的,等寶貝身體復原後再來個秋後算賬,受罪的可是他。申賀森心知自己的身體狀況,也不掙扎,由著文政赫抱著他走下馬車。

    文政赫小心翼翼地將申賀森抱下馬車,生怕一個閃失將寶貝摔了,放眼過去,離宮前黑鴉鴉地跪著前來迎接的大小官員,心想將寶貝包起來真是一個明智之舉啊!而那一眾官員見皇上懷中似乎還抱著一個人,無不驚訝不已。因為每年的秋季狩獵,皇上都是一人前往,並未見其他人隨行,就連在皇宮中地位較高的皇貴妃也不例外。大家不由得開始對皇上懷中的人兒的身份好奇,都想一窺其容貌。眾人心中暗到:“難道那就是‘天下第一美’慧妃娘娘嗎?”早就聽說皇上對這位娘娘寵愛有加,不可離開半步,看皇上像對待珍寶一樣的態度,應該就是那位“天下第一美”了。想到此,眾人更想一窺美人之貌。俗話說得好,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嘛!何況還是“天下第一美”。當然就更加好奇啦!文政赫覺察到眾人的眼光,雙手抱緊懷中的可人兒,雙目帶怒地環視一周。眾官員一見皇上生氣了,趕緊低頭,別看皇上平時都像只無害的小白兔一樣,生起氣來那可不僅僅是頭兇暴的獅子可以形容的,因此眾人再也不敢望向皇上懷中的人兒。文政赫一邊加速向離宮門走去,一邊大聲說道:“今晚的晚宴免了。朕有些勞累,明日再設酒宴吧。”說完,徑直離去,徒留下一干大小官員大眼瞪小眼。但又因皇上的區別待遇,大家對皇上的懷中人更加好奇。

我自爱我的野草!!!
文政赫抱著申賀森,來到一處風景優美的院落,看著昏昏入睡的寶貝,不由一笑,輕聲喊道:“寶貝,醒醒,等會兒再睡。先泡泡溫泉,據說這個溫泉可以消除疲勞,這會讓你舒服一些。”“真的?”申賀森有氣無力地問道,聲音軟軟的,仿佛剛剛經歷完一場劇烈的情事,只聽得文政赫下身一陣激動,差點就把持不住。但看著寶貝虛弱的樣子也只能將強烈的欲望硬生生地壓下去。申賀森可不知道文政赫的天人大戰。只見他舒展四肢輕輕地靠在一塊大石頭上。溫泉的水輕柔地擊打著申賀森的全身,像按摩一樣,一掃連日來的疲勞,舒服的感覺更讓申賀森原本就不甚清醒的頭腦更加昏昏沉沉的。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我自爱我的野草!!!
清晨的陽光照在床上相擁而眠的兩人身上,暖暖的,溫暖幸福的感覺讓其中一個小人兒舒服地發出一聲歎息。,將頭想身旁男人的懷中靠了靠,繼他甜美的夢鄉。一旁的男人早已醒來,幸福地看著身旁愛人孩子般的行為,寵溺地笑了笑,心中一陣感動。身為帝王有無盡的責任,但他也只是一個凡人,也希望與愛人相守一生。他已經找到了他願與之共度一生的那個人,雖然他是一名男子,雖然他的脾氣很壞,還有其他大大小小的一堆毛病續著,但他的眼堙B心奡N只能容得下這個男子,他也只為這個驕縱愛人而瘋狂。怎麼辦呢?遇上他之後,自己就再也不是那個以冷靜著稱的北方霸主,只是一個平凡的為愛癡狂的男人。“森,答應朕,永遠不要離開朕!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我們都要在一起!”

      文政赫看著沉睡中的愛人,心知昨晚那一場激烈的情事耗掉了愛人身上的最後一點力氣,今天如沒有例外會睡上一整天,但又擔心寶貝會餓著了。唉,都快自己不知節制,累壞了寶貝。但這也不能怪他啊,誰叫寶貝這麼誘人,只要一見到寶貝他就覺得全身熱血沸騰,恨不得馬上將寶貝壓在身下狠狠的疼愛一番。(唉,地球人和火星人都知道您老人家就是一隻披著兔皮的萬年超級大色狼,您就別為自己的“禽獸”行為找藉口了。)文政赫親了親寶貝,躡手躡腳地起身,生怕一個不小心驚醒了身旁沉睡的寶貝。唉呀!真不想離開寶貝,但還有許多國家大事需要他去辦理,這可能就是身為帝王的悲哀吧!起床更衣後看寶貝仍睡得十分香甜,一直懸掛的心也放了下來,輕輕地走出臥室,吩咐奴才們不得打擾,並且再三吩咐道:“娘娘如果醒來馬上來通知朕,並要禦膳房準備一些容易消化的膳食。”然後才依依不捨地離開別院。

    秋季獵場地處靜國南方,與安國相鄰。其實每年的秋季狩獵都是為了向周邊國家顯示靜國雄厚的實力及靜國國君文政赫卓越的風姿。因此文政赫一向對這類勞民傷財的事情不太熱衷,這一次是擰不過寶貝的要求才同意大肆操辦的。因為他明白以寶貝的性子將其關在皇宮媢磞b是委屈了,但他又不願他離開自己半步,所以就借此機會帶寶貝出來散散心,順便增進一下兩人的感情。(我說文老大,你還想要增進感情啊!現在已經是十天埵酗迨挭_貝下不了床了,再這樣下去,你乾脆讓他住在床上算了。)

我自爱我的野草!!!
文政赫看著底下討論得興高采烈的官員們,頭痛不已,他已經浪費了整整一個上午的時間呆坐在這媗戊o幫人的廢話了,他好想去看看寶貝有沒有睡醒,肚子是不是餓了。現在都已經日上三竿了,怎麼還沒見有人來通報呢?文政赫如坐針氈,一會兒站起來,一會又坐下,臉上的不耐表情越來越明顯,隨時都有爆發的可能。深知文政赫心事的李珉宇看著自家皇兄那急色鬼的樣子,心中暗笑不已,碰了碰身旁的金東萬,示意他抬頭看皇上。素有“超級大喇叭”之稱的金東萬一看好友那樣子,臉上露出一個堪比三百萬伏大燈泡的燦爛笑容,看在文政赫眼堹u是倍感刺眼,正想拿他開刀讓自己舒展一下筋骨,忽然看見隨侍在慧妃身邊的小李子嬌小的身影出現在前方長廊的拐角處,心中大喜,剛才陰霾的心情一掃而空,臉上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李珉宇和金東萬看著剛才還像死了親人一樣哭喪的臉在一秒鐘不到的時間內竟變得無比燦爛,無不驚訝萬分。回頭一看,哦,原來如此!不過天底下除了那個申大美人,他們也想不到還有誰有這麼大的影響力。“眾位愛卿,秋獵的相關事宜就照爾等商量的去辦。朕有些倦了,無事就退下吧!”眾大臣見皇上一臉精神奕奕的樣子,特別是那兩隻大眼睛又圓又亮,哪有一點倦意,但幫人打工嘛,這點臉色還是會看的,皇上的意思就是讓你們快點滾蛋,當然不敢有半點怠慢,匆忙謝主隆恩後,趕緊離去,沒有一點遲疑。看來這已經不是第一回了。

我自爱我的野草!!!
申賀森只覺得自己腰疼、嗓子疼、四肢酥軟無力,身上的某個地方更疼,感覺就像被一輛大卡車碾過一樣。唉,真想這麼睡死過去,但是身體的酸痛和饑餓感硬生生地把他從睡神手中搶過來。“水——”喉嚨一陣劇烈的疼痛,聲音更是嘶啞得像另一個人。“小主子,您醒了!您嚇壞奴婢姐妹了,您都睡了快一整天了。哦,您要喝水,奴婢馬上給您端過來。您餓不餓?要不要喝點熱粥什麼的?”“我——”申賀森被雙兒麻雀似的唧喳弄得頭痛不已,還沒等他回答,就聽見門外一陣喧鬧聲。“森——森——你醒了?朕好想你啊,你有沒有想朕啊?你今天都在睡覺,都不理朕。”說話間,文大帥哥就以端坐在申賀森床榻前。一雙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申賀森,正毫不掩飾地講述著它的主人對眼前這位可人兒熾烈的愛戀。無奈,申賀森可沒有這等閒情逸致去感受面前男人發出的超強電波,他只覺得頭昏腦脹、四肢酸痛,處處顯示著昨晚這男人對他的“禽獸”行為。“渴——餓——”申賀森只來得及艱難地從喉嚨媕膝X兩個字,就往後一倒,又躺回了那張見證兩人熱烈愛情的大床。申賀森現在巴不得生吞活剝了眼前這個看起來神清氣爽的男人,他現在這個慘狀就是這個男人造成的,昨晚除了在溫泉的那一次外,文政赫抱他回到床榻後又做了幾次他已經不記得了,他只記得在失去意識前他滿腦子都是眼前這個男人和那猶如洪水氾濫般的激情。但此時的申賀森看著眼前的男人,心堨u想著一件事情就是狠狠地咬他一口,可惜啊,心有餘而力不足哪,只能自己磨磨牙了,真是不甘心!文大帥哥看著美人的嬌容,想著昨天晚上他在自己身下的樣子,只覺得全身一陣燥熱,壓根不知道自己差點就在“狐狸口”走了一遭。也虧得雙兒耳力好、識人臉色,能得知小主子的要求,否則等申賀森餓暈了,某人還以為寶貝在不好意思呢。不知這算不算某人的一大優點——神經超級粗?

        一陣狼吞虎嚥,申賀森終於恢復了一些力氣,望著眼前的男人,剛才腦子堛熒Q法又再次冒了出來,這一次說什麼都要付之於行動,只見申大美人兩眼放光,抓起文大帥哥的胳膊,狠狠地咬了一口。“啊!”別擔心,這可不是受害者的呼救。當然就更不可能是施暴者的呐喊了,而是旁邊那可愛的小兩姐妹的驚呼。文大帥哥的痛感神經似乎比常人遲鈍一些,只見他乖乖地呆坐一旁也不喊疼,只是寵溺地看著愛人,低聲問道:“這下不生氣了吧?”哦!原來文大帥哥還知道美人生氣了啊,還以為沒發現呢,孺子可教嘛!

我自爱我的野草!!!
申賀森抬頭看著男人寵溺的目光,又低頭看看已被自己咬出血絲的男人的胳膊,心中一熱,剛才的怨恨早已跑到九霄雲外:“不生氣了。你,你是傻瓜啊?怎麼都不躲?”“呵呵呵,你是朕的寶貝啊!朕怎麼會傷害你呢?現在解氣了嗎?沒有的話,繼續咬,朕的皮厚,一點也不疼。”“笨蛋!早不生氣了,都是你昨晚不知節制,現在人家全身痛得要死!以後你不准碰我!”“不行!!!這怎麼能怪朕呢?都是因為你太誘……”申賀森一把捂住文大帥哥的嘴,生怕他又說出什麼丟臉的話來,難道他沒有看到殿內的奴才們憋笑都快憋抽筋了嗎?申賀森看著一臉正經的文政赫,哭笑不得,他從不知道自己原來是一個這麼有耐性的人,對這頭萬年超級大色狼竟然沒來個拿手的迴旋踢。(嘻嘻,那不是你不想,是你不能吧!如果你不是腰酸背痛的話,文大帥哥老早就定居火星了。)一旁的單、雙兒可就沒有兩人這等閒情逸致了,她們應不應該提醒小主子,皇上的胳膊還在流血呢?申賀森的“復仇”大計就這樣胎死腹中,可能、也許在未來的某一天,申大帥哥能一展雄風,翻身做主人吧!那可不是八年抗戰就能解決的事情啊!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在申大美人為自己“悲慘”命運哀歎的同時,一宗陰謀正向他慢慢襲來。

我自爱我的野草!!!
本帖最後由 rs_jingjing 於 2009-5-21 16:40 編輯

                               (七)災難
      這天,天氣晴朗、萬里無雲,似乎是個狩獵的好日子。最起碼申大美人是這麼想的。經過幾天的“休養生息”,申大美人再次活力四射的出現在眾人面前,迷人的風采更甚於前,每每讓人情不自禁地追隨其後,只為一睹那燦爛的笑靨。俗話說得好,有人歡笑有人憂啊!由於之前的“運動過量”,文大帥哥被勒令遠離美人三丈之外,等哪天申大美人心情好了,文大帥哥才被允許爬上美人床榻,也因此每天過著看得見吃不著的生不如死的日子。這對文大帥哥來說,無疑是他人生中的最大挑戰,但也是人生最痛苦的事情了,看那幫大臣們的臉一天比一天憔悴,心臟一天比一天脆弱,就知道文大帥哥都把氣往哪里發了相對于文大帥哥的痛苦煎熬,這幾天可算是申大美人美妙的holiday啦,看那張容光煥發、神采奕奕的小臉,就知道這幾天申大美人過得有多滋潤了。

    申賀森在單、雙兒的説明下,換上了輕便的狩獵裝。不過,他還能去打獵不成,那狩獵裝充其量就是騎馬裝了。但申賀森看著自己的一身行頭,滿意的不得了,他已經很久沒有穿過這麼男人的衣服了。因那頭色狼的私心,申大美人的衣服都偏向柔美中性系列,更加突顯那仿若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模樣。但誰又知道這根本就是一隻小惡魔,專門生出來整治大惡魔文政赫的。雀躍的心情讓申賀森看起來更加美豔動人。申大美人迫不及待地想讓文政赫看看自己的打扮,不知道他喜不喜歡。這幾天對文政赫的懲罰讓他也不好受,但誰叫那人之前那麼不知節制,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可不想在今天這麼重要的日子因縱欲過度而躺在床上度過。他坐了兩天的馬車可不是來這睡覺的。所以雖說心埵釣リㄖ唌A但還是給文政赫下了道禁令。不過每天看到文政赫那副煩躁的樣子還是很享受的。嘻嘻,量他也不敢在外打野食,除非他不想活了。“嗯!那今天就取消禁令吧,而且我也有點想他了。”申賀森一邊紅著臉小聲嘀咕著,一邊慢慢地向外走去。忽然一隻黑貓從申賀森腳邊竄過,讓他不禁打了個激靈,定睛一看,原來是只小黑貓。“哎呀,這是哪個宮媥i的啊?怎麼讓它隨便亂跑呢?如果驚嚇了娘娘怎麼辦?”沒等申賀森言語,一旁隨侍的單兒已叫開了。申賀森看著那只小黑貓,沒來由的心中一陣煩躁,覺得今天似乎會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但這個念頭剛冒出來就被一聲高呼打斷了。“森!”聽到愛人的呼喚,申賀森抬頭向遠處望去。只見文政赫也已換上了狩獵裝,顯然狩獵裝穿在他身上比穿在申賀森身上合適多了,更凸顯了文政赫強勢霸氣的一面。而文政赫在第一眼看見申賀森的時候,心就早已飛到了他的身邊。與平日不同的穿著充分顯現了申賀森性格中的另一面。文政赫一直知道他的森堅強而獨立,雖然常常依賴自己,但那也僅僅是對他一人而言。對於其他人來說,他的森是一個有擔當男子漢,思及此,心被愛塞得滿滿的。他是何其幸運,能在茫茫人海中遇到他的森——一個想與之偕老的人,縱然那人是名男子,那又如何?我愛他,這就是最大的理由!文政赫心中一動,策馬來到申賀森身前,一把將申賀森抱上馬來。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申賀森措手不及,僵坐在文政赫身前。待文政赫將他緊緊抱在身前時,暴走的神經才恢復過來。“你……你,你幹什麼?快放我下去!”“不,朕不要!朕已經三天,整整三十六個時辰沒有抱你了”“你,你混蛋!你知道這樣子會很丟臉嗎?你不怕丟臉,我怕啊!快放手!”“不,不放,這輩子都不放!誰敢笑你,朕就砍了他的腦袋。”“暴君!”申賀森睜著一雙大眼睛不可思議地看著文政赫,突然粉臉一紅,“你——你——你怎麼可以現在就犯禽獸?”“朕?朕怎麼了?”原來因兩人共坐一騎,身體又緊緊地靠在一起,而文政赫火熱的欲望正死死地頂著申賀森的股間,隨著馬的行進,一下又一下地撞擊著申賀森。申賀森臉皮薄嫩,又怎能忍受此等騷擾,粉臉變得一片通紅,那紅暈更有漫向全身的趨勢。“你——你——你……”此時的申賀森語不成句,更為自己身體出現的變化羞愧不已。“森,朕真的真的好想你啊,好想好想抱著你,然後狠狠地進到你的身體堙C”“赫……”這幾天的禁欲生活讓文政赫對申賀森的渴望已到達瀕臨崩潰的境界,現在美人在懷,他又怎麼能忍受呢?(5555,本想來段馬上激情的,但無奈本人功力不夠,最後還是放棄了。不過嘛,等俺做足功課了,再來個強勁版本的。哈哈哈,神智暴走中……)正當兩人意亂情迷之時,一聲及時的呼喚扯回了兩人迷亂的神智。原來一直跟在文政赫身後的李珉宇看自家皇兄一副就要將美人壓倒的架勢,趕緊叫了一聲,要不這兩人就要就地上演春宮圖了。雖然他是很想看啦,但也不能不顧及眼前跪著的黑壓壓的一大片的老老少少啊!怎麼說這也是少兒不宜的事情啊!看他們一副目瞪口呆的樣子,肯定是因為那個申大美人啦。不過,沒想到穿著騎馬裝的申彗星竟又另有一番風情,連自己也不禁為之心動,更何況那些從沒見過此等絕色的凡夫俗子呢?但自古紅顏多薄命,希望他能跟自己皇兄長相廝守。如果他有個什麼三長兩短,皇兄肯定是活不下去的。即使活著,那也將是一具行屍走肉而已。作了二十多年的兄弟和臣子,他太瞭解文政赫了,深知以他的性格,除非不愛,一旦愛上了那就是一生一世。那熾熱的愛戀會將周圍的一切燒得灰飛煙滅。但就是這種強烈的愛更想讓人去守護它!他從沒有見過皇兄對一個人寵愛到這個地步,整個生命都在圍著那個人轉。他的皇兄真是愛慘了那個大美人!

我自爱我的野草!!!
就在李珉宇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時,那被驚醒的兩人也已整理完畢。申賀森現在連死的心情都有了,從沒做過這麼丟臉的事情,竟然在那麼多人面前就想跟文政赫那頭臭色狼幹那種事!難道自己也欲求不滿嗎?看那人一臉不滿的表情,心中更是羞愧難當,難道跟色狼呆久了也會變成色狼嗎?“啊!我不活了!”申賀森越想越生氣,在眾人面前又不好意思發作,但一肚子怨氣就像個正在充氣的氣球一樣越來越大,隨時都有爆炸的可能。突然申賀森一把抓住文政赫拿著韁繩的手,用吃奶的力氣狠狠地咬了一口。文政赫身體自然做出防範,全身內力瞬間行走全身。“啊!”只聽見一聲低呼,申賀森被文政赫的內力一震,一陣疼痛忙鬆開了口。文政赫聽見寶貝驚呼,忙低頭詢問:“森,怎麼了?傷到哪里?”“我——”申賀森痛得說不出話來,兩眼因疼痛早已蓄滿淚水。“唔——唔——,你——,你就會欺負我……”申賀森嘴上疼痛,心中萬分委屈,眼淚在眼眶中不停地打轉。他本不是這麼軟弱的人,但在愛人面前他不用去強作堅強,他可以將所有的感情都表現出來,因為他知道就算天塌下來還有一個人幫他撐著。文政赫真是看在眼堙B痛在心堙G“寶貝,別哭!都是朕的錯。你打朕吧,朕決不還手。只要你不生氣,隨便你怎樣都行”“真的?”申賀森一聽,心中一樂,剛才的疼痛與委屈瞬間飛上雲霄。“真的、真的怎樣都行?”“嗯,是的。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而且君無戲言啊!”“好!那你別忘了,是你自己答應我的。那——那——”“嗯,什麼?”“那——那下次我要在上面!”一口氣說完,申賀森的臉已經可以媲美關公大哥了。但似乎有人沒有聽明白:“嗯?那個?那個是什麼?”申賀森氣惱地看著一臉疑惑地文政赫,大聲嚷道:“你——你——你怎麼這麼笨?就是那個……”申賀森突然意識到他正坐在文政赫身前,而且面前還跪著黑壓壓的一大片。自己竟然就這樣跟他討論這種事情。啊!申賀森的臉一陣紅一陣白的,像個調色板一樣。身後的文政赫根本不知道自家寶貝的這點小心思,還在一個勁地想“那個”到底是什麼東西。唉,果然不是一個星球的人物!在申賀森還在為怎樣跟文政赫解釋“那個”是什麼的時候,他們一行人已經來到了獵場。

我自爱我的野草!!!
滿眼的綠色讓申賀森瞬間就忘記了剛才的“那個”事件。對於從小在高樓林立的大都市里長大的申賀森來說,前面這仿若原始森林的景色無疑是具有超強吸引力的。這不,連關乎自身權益的“攻受”問題都被他拋之腦後了。“赫,我要自己騎馬。我也要去打獵。”文政赫看著可愛的愛人,實在沒有辦法拒絕他的要求。“赫,拜託!好不好嘛?”“這個?”“你敢不答應?哼哼……”申賀森見文政赫一直不肯答應,不禁惱羞成怒。哼,既然軟得不行那就來硬的。文政赫見寶貝快要發飆的樣子,覺得後背一陣涼氣襲來,他可不想再禁欲個三五天,那會要他的命的。“嗯,但是……”“但是什麼?”申賀森見文政赫有軟化的跡象,馬上變成一副很好說話的樣子。文政赫每次見到寶貝這幅模樣都會舉手投降,因為那實在是太誘人了。文政赫再次相信寶貝是上天派下來管制他的,是不是他上輩子幹了什麼壞事啊?不過能被寶貝管一輩子,我想是沒有人介意成為“妻管嚴”的。“你不能自己單獨行動,不能去打獵,不能離開大家,在這堥蘑藻a等朕回來。如果你答應,朕就讓你自己騎馬。怎樣?”“你?”申賀森滿以為自己已經搞定文政赫了,誰知他之後竟有這麼長的“但書”,氣得粉臉紅通通的,說不出一句話來,但又無可奈何,鼓著腮幫子嗡嗡地答道:“好!”“呵呵呵,寶貝真乖!來,親一個!”說完,趁申賀森還沒反應,嘟著嘴巴在寶貝臉上印上一個大大的口浮水印。“啊!你、你、你……”申賀森捂著被文政赫親的地方,一臉驚訝地看著眼前那個像偷吃了蜜糖似的男人,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李珉宇這時非常慶倖自己剛才就把大臣們先召集到獵場,否則剛才那一幕不知道會嚇壞多少朝中大臣,那可都是國家棟樑啊!唉呀,為什麼我這麼不幸?為什麼我要留在這堬毒自己的眼睛?忠載,你在哪啊?啊,誰來阻止那頭正兩眼冒心的大色狼啊?

       北方塞外
     “牛羊散漫落日下,野草生香乳酪甜。”好一派安靜祥寧的景象,但誰又能想到半小時辰之後這堭N是另外一番景象呢。濃重的血腥味、滿眼的紅色讓人不忍目睹。遍地的死屍,甚至還有剛出生的嬰孩,沒有一點生氣的場景讓人不難知道屠殺者是個何其殘酷的人。“找到了嗎?”一個似乎是上位者的人問道,此人一身華服,長得一表人才,只是華服上的斑斑血跡使他看起來像是地獄來的使者。“主上,找到了。”說完,恭敬地雙手遞上一個看起來歷史久遠的木盒子。華服男子接過木盒,打開看了一下,只見木盒堶掘佽菬煻圓形的珠子,上面滿是斑斑駁駁的痕跡。“嗯,就是它。我們走!”話音剛落,華服男子和他帶來的所有黑衣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離開,徒留下滿目的瘡痍和淒涼。
   
       秋季獵場
      在申賀森的“威逼利誘”下,文政赫終於同意讓他自己騎一匹馬,還專門喚人找來一匹脾氣溫和的母馬。不過,申大美人可不會在意這些。雖然他長得很像小0,而且的確是一個小0,還是絕品小0,但他始終相信終有一天他會翻身做主當大1的。文政赫看著一臉雀躍的寶貝,臉上不由露出寵溺地微笑。“寶貝,喜歡什麼,朕幫你抓回來。”“不要,我要自己抓。”“這個嘛?寶貝,森林堶惚雃M險,你還是乖乖待在這媯幼茼^來。”“不,我要跟你一起去。”“不行,這個,朕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同意的。你說什麼都沒用。”“不,就要去。”“不行!”難得文政赫這麼堅持。“你……”申大美人氣得說不出話來,但心堣]清楚文政赫這麼做是為了他好,所以只能生著悶氣。申賀森看著眼前一臉堅持的男人,早上升起的那股不詳的預感又再次湧了上來,心中一陣恐慌,直覺不想文政赫離開自己。但申賀森知道那人除了是自己的愛人之外,他還是皇上,統治著北方六國的一代明君。申賀森低下頭,暗自壓下心中的不安。“嗯,好。我不去。但,但,但你要注意安全!”申大美人扭扭捏捏地憋出一句話,聲音小得只有火星人聽得見。哈哈,火星人當然就是指咱們偉大的文大帥哥啦。文大帥哥伸長他的ET耳朵,清楚地聽到寶貝的那句低語,心媦硍}了花。哈哈哈,好久沒有聽見寶貝的甜言蜜語了,雖然很小聲也很短,但這可是寶貝對朕說的第10+1句情話呢。朕要把它記下來。申大美人在說完那句話後就紅著一張粉臉飛快地離開了,只聽見身後某人大聲喊道:“寶貝,等朕回來,朕給你抓只打老虎!寶貝,朕最愛最愛你了。”申賀森在那一霎那只想找個地洞鑽進去,那人怎麼可以這樣,他、他、他……“啊,混蛋!我不要大老虎,我要大兔子。”忍無可忍,申賀森不顧形象地大聲吼回去。吼回去之後才驚覺自己的行為是多麼的幼稚,難道自己也變成ET了嗎?都是這個混蛋的錯。文政赫看著因生氣兩頰通紅的寶貝,心中一陣暖意,呵呵,這就是他的寶貝,世上獨一無二的寶貝。

我自爱我的野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