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十
 
 文小熊的眼睛大大的,正對著弼教猛瞧著,鄭弼教就把它舉到面前和它對視。熊崽兒舌頭一伸,叭噠就舔到了弼教的鼻尖,濕漉漉的。
 弼教拿出手機,把熊崽兒放到自己腿上趴著,然後“哢嚓,哢嚓”照了好幾張照片。選了張伸著舌頭賣萌的,就順手發到了圍脖上。
 “鄰居的狗狗小熊崽兒,今天竟然從陽臺‘飛’了過來,看它的大眼睛~好萌好可愛❤不過聰明的小熊,你為什麼要我做‘爸爸’呢?”
 
 今天鄭弼教的思路忽然有些理順了,於是他打開文檔,一路寫下去,大概忙活了三個多小時,完成了今天的字數,同時把昨天的份兒也補了回來。
 他抻了個懶腰,按了按眼睛,打開圍脖的頁面開始刷,想要看看有沒有新的內容。
 弼教有兩個圍脖,一個是出版社要他弄的,就叫申賀森,是認證了的號。其實他並不想經營這個帳號,因為他走的是神秘路線。結果沒想到的是圍脖上他的cos層出不窮,為了避免麻煩,一次一次地澄清,他最終還是選擇了一個認證的號。
 而這個號,他也不總登陸,偶爾上去也就是發發人生感慨之類的,很少談及自身情況,為了保持神秘。
 他自己有個小號,這個號可是隨意的多,什麼情緒都可以發洩,也可以肆無忌憚地關注自己感興趣的人和事,反正在二次元又沒有人認識他。這個小號沒有那麼多粉,只有一些聊得來的朋友,關注比粉絲多了好幾倍。弼教覺得,這個小號才是真實的自己。他前兩天還在圍脖上面叨咕了一句自己搬家的事情,而這件事,他才不會選擇用“申賀森”這個號說出來呢。
 不過他每次上圍脖的時候,兩個號都會刷一下,畢竟兩個都是自己的號。
 
 結果今天他一上圍脖,就收到了幾百條評論和@,粉絲數也正在不斷地上漲著,而且還是自己的官皮。弼教很奇怪這到底是怎麼了,於是先打開評論開始刷。
 看了兩條之後,他忽然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
 糟糕,本來想用小皮發的狗狗照片,竟然發到了官皮上。
 但是,只不過是發錯了圍脖,怎麼大家會這麼激動?弼教耐著性子翻下去,一條一條評論看下去,不自覺的開始鬱悶了。
 剛開始的幾條評論還很正常,都在誇狗狗可愛,有幾個人懷疑這是不是賀森本人發的,因為風格差了太遠,還有一些人關注點並不在狗身上,而是說著:賀森的腿真的好漂亮!
 但是這些評論也不過百來條。
 有個妹子眼睛比較尖,看評論的格式應該是先轉發同時評論的:咦,我怎麼覺得這只狗狗好眼熟,好像@Eric_Mun的那只呢,如果沒記錯的話,文老大的狗狗也叫熊崽兒吧。
 接下來,所有的轉發和評論都開始跑偏了:
 右面的,你說的是真的嗎?求證@Eric_Mun,你和森森@申賀森 是鄰居?
 我怎麼嗅到了JQ的味道?
 沒有人關注那個“爸爸”麼?老文同志說他自己是小熊的爹!
 Omo,世界大同了!一定是我打開的方式不對!
 你妹!我對這個賣腐和攪基的世界絕望了!!!告訴我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一定是我打開的方式不對
 一定是我打開的方式不對
 一定是我打開的方式不對
 ……
 後來的評論都差不多,弼教也沒什麼耐心看完,於是就打開了@。
 由於@太多,打開的時候差點就崩潰了。
 只看到傳說中的Eric_Mun轉發了這條圍脖:哦~這皮下確實是我可愛的鄰居,鄰居鄰居,小熊就拜託你照顧一晚啦!
 接下來的@都是什麼,求爆料!求圍觀!文老大@Eric_Mun你攻了森小受吧@申賀森!
 更有人轉發:你們都傻啦!都去給我看文老大的圍脖啊快點啊!今天剛發的鄰居照片啊!完全就是只惹人憐愛的小受受啊!那小腰,那細腿兒,那銷魂的小側影,那美妙的黃昏!只可惜沒有正臉啊!文老大你個混蛋!
 我去!!!!!不是吧!!!!馬上圍觀!!!
 看過了!!!我就說有JQ!!果然沒錯!!!
 這濃郁的小受味兒是怎麼了!一定是我打開的方式不對!
 赫賀天道不解釋!
 右面的,什麼叫赫賀?
 笨蛋,文老大本名叫“文晸赫”啊,還有@申賀森,這連起來不就是赫賀嘛!
 右面,有人建貼吧去麼?赫賀有愛!小熊有愛!
 哦我現在是赫賀CP的腦纏粉了,不要攔著我……
 ……

 弼教有些無奈,現在的孩子們都怎麼了。他點了一下那個叫做Eric_Mun的圍脖。這個號沒有加認證,但是那個頭像一眼就能看出來是自己的鄰居。他的鄰居在和他發狗狗照片的差不多時候發了一張圖片,是自己站在陽臺上眺望遠方,很貼心的沒有露出正臉。
 “這就是我的新鄰居,很可愛吧!鄰居長得很乖,喜歡和我拌嘴,不過我很喜歡他 ^_^”
 拉下評論,果然還是腐妹子們的天下:
 老大,如此美貌的小受還不趕快拿下?小心晚了就被別人拐跑了!
 啊啊啊,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申賀森!我家森森!!
 沒有人注意“喜歡”這倆字麼!!老大,喜歡了就趕緊上!小心後悔!
 文小熊啊文小熊,你要替你的文爹爹追上申爸爸啊!
 只有我一個人覺得那個“爸爸”不是小熊的意思,而是老大的意思麼!
 +1
 ……
 
 弼教看了這些評論,心堶惘釣ルj古怪怪的,好像自己真的有點喜歡文晸赫呢。
 他手一動,加了文晸赫的關注,馬上標籤顯示為“互相關注”。
 很快又來了私信,一看是文晸赫的,上面只有一句話:
 “交出小號不殺!”

平淡是福
 十一
 
 申賀森:你怎麼知道我有小號的!
 Eric_Mun:看你這皮太正經
 申賀森:你妹!我本來就是正經人!
 Eric_Mun:¬_¬
 申賀森:好啦,告訴你就是了。我小號:鄭小王爺愛吃肉
 Eric_Mun:噗……我去關注
 申賀森:哎我說,你別一不小心把我小號也暴露了啊,今天被輪的都不行了TAT
 Eric_Mun:好的好的~我就是上你的圍脖圍觀一下嘛~敗擔心
 申賀森:松了一口氣啊
 Eric_Mun:你有扣扣沒啊,加個
 申賀森:有……
 Eric_Mun:快點報上來!
 申賀森:我都不怎麼上的……1492******
 Eric_Mun:靠!你的驗證問題是神馬,我怎麼不會答?你最討厭什麼?說來我聽聽!
 申賀森:額,沒錯的話,是噪音吧……你試試
 Eric_Mun:擦,還真是……弼教我錯了!誠心實意的懺悔!
 申賀森:懺悔沒用,怎麼賠罪?
 Eric_Mun:我下麵給你吃吧怎麼樣 ∼( ̄▽ ̄∼)  
 申賀森:下什麼面
 Eric_Mun:下麵 ヾ(゚∀゚ゞ)  
 申賀森:……擦!占老子便宜!!!
 Eric_Mun:乖,別鬧,下次來我家我給你燉肘子吃。
 申賀森:文大廚求包養!
 Eric_Mun:求包養先暖床,要過來暖床不?
 申賀森:天太熱,不去
 Eric_Mun:我開空調
 申賀森:你關了床就暖了
 Eric_Mun:好啊你……
 申賀森:算了無聊死了,我再玩會兒就滾床去了,你也早點睡吧 明天不是還要去見大boss麼!祝你好運!
 Eric_Mun:借你吉言TAT。要是順利的話我就包養你!那我下了,88
 申賀森:嗯你趕緊下吧,白白
 
 看著文晸赫的狀態從線上變成了隱身,鄭弼教的臉紅得特別厲害。包養,下麵……這是怎麼說出口的啊!
 順便點開QQ的小喇叭,“文大廚愛啃包子”請求添加您為好友。弼教一樂,就接受了申請,這名字,還怪可愛的。
 有點晚了,沒事幹,鄭弼教就拉開文晸赫的圍脖介面看,光看了第一頁就已經承受不住衝擊了。這賣萌賣腐自曝得厲害啊,還到處勾搭……簡直了,不是個善茬。
 現在鄭弼教特別想對著文晸赫豎中指,以表達他的嫌棄。
 
 由於任務完成的早,鄭弼教今天可以早一點去睡了,睡覺前發現熊崽兒對他寸步不離的,他走到哪里就跟到哪里。弼教想了想,拿自己的舊衣服給熊崽兒墊了一下,沒有窩,勉強當墊子用。熊崽兒才不領情,嫌棄地看了一眼地上的衣服,然後縱身一跳,跳到了弼教枕邊。
 弼教轉過身來,發現熊崽兒已經把自己團成一團,眼睛還盯著他看呢。弼教也反過來盯著熊崽兒,一人一狗相對無言。
 誒,算了算了,愛睡床就睡床吧,反正床上空間也挺大。弼教伸出手去摸了摸熊崽兒的小腦袋,心堿O滿滿的愛意。
 小熊真是像他的主人一樣可愛!不對,小熊比文晸赫要可愛多了!
 
 半夜的時候弼教做了個夢,夢見他去文晸赫家幁O飯,文晸赫做了一鍋香噴噴的豬肘子。看見鄭弼教對著菜盤子流口水的樣子,文晸赫說,你不是求包養嗎,我來養你吧,你不用幹別的,就負責給我暖床就好了。意外的是,自己竟然點頭同意了。
 自己可憐巴巴地對文晸赫說,能不能先吃飯啊,我餓了。然後文晸赫點點頭,給自己拿了一副碗筷,坐在那堿搧萓菑v吃。結果沒吃到一半,文晸赫就靠了過來,對自己動手動腳的,又是把手伸進衣服媞N又是往臉上親,搞得特別不好意思。
 這飯吃吃就吃完了,自己肚子還沒飽就被文晸赫扯上了床,文晸赫還說著,你都吃夠了,下麵也該讓我吃了。於是他開始脫衣服,精壯的身材讓鄭弼教紅了臉。接著文晸赫就沖弼教壓了過來。
 忽然間,弼教醒了,一看,小熊正蹲在自己的胸口,舔著自己的臉呢,臉上已經被舔的濕嗒嗒的。
 天已經大亮,這夢做得倒是有點羞人,大早上的害得自己有點衝動了,得趕緊去洗手間解決一下。
 不過肚子還真是有點餓,想起夢堛瑤犐y子,鄭弼教咂了咂嘴兒。
 
 拿起電話,隨手就撥了出去。
 “喂,玟雨哥嘛?我想吃肘子……”

平淡是福
 十二
 
 不到一個小時,李玟雨就到了鄭弼教的家堙C
 “我說,你今天怎麼忽然想起我了?”李玟雨一摘墨鏡,把外賣餐盒往茶几上一放,就往沙發上坐。
 “昨晚做夢夢見肘子了,反正哥你不是說我的外賣你都包了麼?”弼教眨了眨無辜的雙眼。
 “嗯,我包了,那你來點跑腿費怎麼樣?來親一下。”說著,李玟雨指了指自己的臉。
 “羞不羞啊,真是的。”弼教撿起一個靠枕就丟了過去,被李玟雨一把接住。
 “好,我羞人成了吧,好心沒好報。”李玟雨故作傷心地抽了抽鼻子。
 “呀,玟雨哥,你怎麼能這麼說呢。”弼教忙安慰起李玟雨那受傷的心靈,“哥吃了沒?沒吃的話一起吃點吧。”說著就沖著外賣盒去了。“哇,好香的肘子!你家大廚太帥了!”
 “你呀,就一吃貨。”玟雨好笑地看著弼教,拿起方便筷子,就夾了一塊兒肉進嘴。“嗯,做的還真不錯,考慮下,今後把這個當招牌菜好了。”
 
 “汪,汪……”熊崽兒聞到肉香,支楞著小短腿兒,跑了出來。
 “呦,弼教,你啥時候開始養小狗了?”玟雨看著在茶几旁邊來回繞著的熊崽兒,笑著問弼教。
 “這狗是我鄰居的,昨晚從鄰居家陽臺上不知道抽了什麼風就竄到我家陽臺上了,我替他看一天,今晚他過來接。”弼教說著,就把熊崽兒從地上抱了起來,猛地抽走了玟雨的筷子,夾了一塊肘子肉遞到熊崽兒嘴邊,“小熊乖乖,吃肉啦。”
 玟雨一把摸上弼教的腦門,“喂你今天沒吃錯藥吧,怎麼全身都散發著慈母的光輝?”
 “啊?有麼?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喜歡狗,以前我家小茉莉被你調戲過多少次了。”
 “那茉莉畢竟是你的狗,這小熊,是叫小熊吧,怎麼和你這麼親。你鄰居才搬來幾天呀!”
 “今天第三天。”
 “我擦……鄭弼教,我那是感歎句!感歎句!不是疑問句!”李玟雨快被鄭弼教噎死了。“不過話說回來,你鄰居人怎麼樣?妹子還是漢子?”
 “威武雄壯的漢子。咋樣,失望了吧。”
 “漢子啊……”李玟雨搖了搖頭,“唉,我就別指望你能給我介紹妹子了。”
 “你還愁妹子了?真是飽漢不知餓漢饑。”賀森搖搖頭,“不過話說回來,我鄰居人蠻不錯,身材好,嗓子挺磁性的,長得還挺帥,最關鍵的一點是人家做菜超棒。心動不?心動我給你介紹下。”
 “人家才來了兩天你就摸透了?聽上去倒是不錯,不過我對男的沒啥興趣。”李玟雨搖了搖頭,“但是我怎麼覺著你心動了呢。”
 “咳……”鄭弼教一個不留神,被唾沫嗆到了。“李玟雨,有沒有人說……你最欠的就是那張嘴。”
 
 “Your ma luv uh! uh! uh! uh! uh! uh! Venus……”鄭弼教拿起手機,看了一眼,是文晸赫打過來的。“玟雨哥,我接下電話。”說著,弼教就接了起來。
 “喂,你找我,什麼事兒啊?”
 “弼教呀,你有空沒?陪我出來喝酒吧。”電話那邊的文晸赫,聲音可憐兮兮的。
 “啊,今天家埵釩人,我跟這兒吃飯呢,出不去。不過你怎麼想起來找我了?”
 “我給之前的樂隊成員打過電話,人家都忙著搞別的呢,沒一個理我。”
 “那你沒有朋友嗎?”弼教覺得很奇怪。
 “有的呀,我還有一個朋友叫英陪,是我高中起最好的朋友,可是不久前……”
 “對不起啊,我不該問這個的……”
 “他進公司工作了,所以我連最後的朋友都沒了。弼教呀,如果你不出來陪我,那我就孤單死了。”
 “唉,可是我出不去呢,朋友好不容易過來一次,我要陪人家的。不然下次吧,下次我再陪你去喝酒怎麼樣?”
 玟雨聽到這堙A指了指自己,然後又指了指門口,小聲說,“你要有事的話我可以走的。”
 弼教沖他擺了擺手,不用走。
 “那好吧,弼教呀,我晚上要是喝醉了就不去接小熊了,替我好好照顧它。”
 “嗯,好的我會的,那我掛了啊。拜拜。”
 “好的,拜拜。”
 
 “啊……剛我鄰居叫我陪他去喝酒。”弼教往地上一躺,四肢攤開。
 “你要是想去我可以回飯店待著去,你剛才咋不讓我走呢?”玟雨好奇地問。
 “哎呀,我都說你不用走了。其實我本來也不想去,你忘了我沒酒量了?喝點就上頭。”
 “嗯,也是,照你那酒品,還真容易把人嚇跑。”玟雨樂了,“那咱接著吃。”
 “接著吃吧。”弼教張口應了句。
 
 小熊跳上了弼教的肚子,安靜地趴了下來。

平淡是福
 十三
 
 吃過飯,李玟雨也告辭了。鄭弼教吃飽了之後有些犯困,於是收拾了一下又滾回臥室睡覺去了。
 一覺起來是五點多,不知道做點什麼好,鄭弼教就開始打遊戲,不過玩久了也真沒什麼意思,就抱著小熊去客廳看電視了。
 要說宅男的生活確實沒那麼有趣,看了會電視也無聊的要命,沒有什麼有趣的娛樂節目,電視劇又狂灑狗血,要麼就是拉低智商的動畫片和翻來覆去的電視廣告。
 啊,如果自己有個女朋友就好了,去電影院看個電影什麼的都比在家待著強啊。
 賀森往沙發上一躺,沒了精神。
 
 外面早就黑了,時鐘滴滴答答地走著,一圈兒又一圈兒,弼教也不知道自己想什麼呢,走神兒了。
 忽然外面響起了腳步聲,有人上樓來,但是這腳步聲並不規律,好像上個樓梯還挺費事。弼教瞄了一眼鐘,快九點半了。
 那聲音越來越近,好像就在這一層停住了。接著是鑰匙的嘩啦聲,但是,好像插進了自己的房門。
 難道……有壞人?鄭弼教心堣@驚,然後躡手躡腳地往門邊上走,又順手在廚房抄了把菜刀拎在手堙C
 從貓眼堜馴~看去,借著外面感應燈的光,鄭弼教仔細瞧了一下。誒?這不是鄰居麼?他現在正攥著一把鑰匙,挨個瞅呢。看起來他又選定了一把,於是又往自家大門的鑰匙洞媔諢C
 鄭弼教連忙放下菜刀,趕緊把門打開,結果一開門就聞到一股酒精味兒。鄰居還傻笑著,“咦,弼教?弼教你怎麼上我家待著了?主動給我暖床來了?”說完,又打了個嗝兒。
 得,看起來這人醉的不輕。
 “這是我家,你開錯門了。”鄭弼教很無奈,“你趕緊先脫了鞋進來吧,看你醉成那樣兒,我去給你弄點茶醒醒酒。”
 “嘿嘿,”文晸赫咧著嘴傻笑,“我沒醉,喝得高興呢,你家有酒沒,咱接著喝。”說著,搖搖晃晃地,甩了鞋就往客廳走,見到沙發,“叭嘰”一下就往上面躺。
 鄭弼教泡了茶出來,看見文晸赫癩皮狗一樣倒在沙發堙A不由得歎了口氣,“就沒見到哪個清醒的人連家門都能走錯,醉鬼都說自己沒醉。”
 然後他倒了杯茶,看著文晸赫眼睛都閉了起來,又拍了拍他的臉,“起來了,起來了,喝了茶再睡。”
 文晸赫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看見弼教跪在地板上和他說話,笑著就去接茶杯。結果自己的手有點不受控,往前一伸,沒碰到杯子,反而抓住了弼教的手,又嫩又軟的,手感不錯。
 被冷不丁地抓了一下,弼教一抖,結果一杯熱茶灑了一半在文晸赫的身上。
 “哎呦!”被燙了這麼一下,文晸赫不由得叫了一聲,手也鬆開了。
 弼教忙放下杯子,撩起文晸赫的衣服查看情況,“對不起啊,你沒事兒吧,哎呀都燙紅了。”然後他把文晸赫的衣服往上卷起來,“這衣服都濕了,還是熱水弄的,先脫下來,我去給你弄塊涼毛巾擦擦,別燙壞了。”說著他連忙站起身,往衛生間跑。
 進了衛生間,他也沒多想,直接拽下自己的毛巾,打開水龍頭,把它浸濕。然後他擰了擰毛巾,抖開,打算疊一下。
 忽然,文晸赫的身影出現在衛生間門口,他裸著上半身,拄著門,若有所思地盯著弼教看。
 弼教看見他來了,直接把毛巾往剛剛燙紅的地方按上去。按了一會兒,又順便擦了擦文晸赫的胸膛。
 之後,他又走回盥洗臺,打開水龍頭,投了投毛巾。
 這時文晸赫從他的身後走了過來,胳膊一伸就環住了鄭弼教的腰,然後,另一只胳膊也扣了過來,牢牢地把人抱在懷堙C
 “文晸赫,你怎麼了。”被冷不丁地這麼一抱,鄭弼教的心跳忽然快了起來,他趕緊關了水龍頭,挺起身來,脖子往後轉了一下。
 文晸赫並沒有說話,他把下巴枕在了弼教的肩上,輕聲說,“讓我抱一會兒。”
 於是弼教的臉又紅了。
 
 這個夏天真熱。
 

平淡是福
 十四
 
 這個擁抱很久,至少,鄭弼教是這樣認為的。他的大腦有些當機,不知道應該找個什麼藉口從文晸赫懷堭繹},或者換個說法,他的潛意識並不想離開這個懷抱。
 不知道抱了多久,文晸赫忽然松了手,說了句,我用下洗手間。
 弼教這才紅著臉走了出去。
 
 過了會兒,文晸赫從衛生間走了出來,往客廳的沙發上一坐,拿著遙控器就按開了電視,眼神直愣愣的。
 鄭弼教看他精神狀態有些不好,就問他要不要在自己家呆一晚,書房還有張床,可以睡人的。
 文晸赫說,他困了的話在沙發上將就一下就好了。弼教就去翻了張毯子給文晸赫拿過來,免得他半夜睡著了再被空調吹感冒了。看著文晸赫貌似還可以自理的樣子,鄭弼教就接著回去碼自己的小說。
 弼教半夜出來給自己倒水喝,一推開門,發現客廳燈已經關了,電視還亮著,文晸赫身上卷著被子,躺在沙發上。
 倒了水回來,想順手關了電視,沒成想沙發上的人已經披著被子坐了起來,弼教嚇得“嗷”了一聲。
 文晸赫這下子忙站了起來,接過弼教的水杯,拍了拍他的後背,幫他順了順氣。“真對不起啊,弼教,我不是故意的。”
 “哎媽,沒事兒沒事兒,我過會兒就好了。”鄭弼教定了定神,“我是沒想到你沒睡著,這冷不丁的發現躺著的變成坐著的了,嚇的。”
 客廳媔繞穠滿A看不清文晸赫的表情,只聽他忽然問道,“你現在有時間麼?”
 “嗯?什麼事兒啊?”
 “其實,也沒什麼,就是心堶惜ㄓj舒服,想和你聊聊天。”
 “成,那咱聊聊吧。”弼教伸手要去開燈。
 “別開燈,”文晸赫拽了拽鄭弼教,“開燈有距離感。”
 “我說你還真是……”鄭弼教覺得好笑,不過聽文晸赫的語氣又覺得好像自己不該笑。於是他走到沙發邊上,坐了下來。
 “呐,你說說你今天怎麼了吧。不是說去找你們boss談專輯嗎?怎麼就不開心了,還把自己喝成這樣。”鄭弼教先起了話頭。
 “嗯,我今天是去談這個的,不過其實我自己心堶惜@直都不太想轉型,前幾天公司說的時候我還想逃避一下現實。不過今天聊完了之後看起來是必然要轉了。”
 “其實我不太瞭解這些……”鄭弼教用手托住了下巴,“所以,可能我現在不是很理解你的感受。”
 “沒事的,你就當是聽故事了。”文晸赫的語氣有點落寞。“其實我很小的時候就去了美國,家堿O開公司的,所以家堣H一直希望我長大了之後能接手家族企業。”
 “哦,高富帥呀……”鄭弼教點了點頭。
 “像我這樣的人呢,我又不太喜歡從商,小時候也一直都是跳跳街舞玩玩音樂什麼的,就和家堣H說想回國。好在家堶惜ㄓ謏琱@個孩子,爸媽也同意了。”
 “誒?這不是很好麼。”
 “好是好,但是爸媽是給我限期的,說讓我回來玩幾年,要是沒玩出名堂來,就要回去接手公司事務。”
 “聽起來好像臺灣言情的男主角。”鄭弼教樂了,然後又忽然閉了嘴,“對不起,我不應該笑話你的,你繼續。他們讓你玩幾年啊?”
 “我前年回的國,算起來,今年是第三年了,爸媽給的期限是五年。其實剛來這堛漁伬唭盚L得不太好,沒什麼朋友,除了和我一起回來的那個高中同學之外就沒有人和我一起玩了。後來慢慢的,去酒吧喝酒的時候認識了幾個朋友,一合計就組了個樂隊,在酒吧堶悸簅t,慢慢的也開始受歡迎,大概去年年初的時候就簽了公司。”
 鄭弼教點了點頭。
 “當時公司的想法是,他們運作過幾個樂隊,都還挺成功的,想讓我們也試試。因為我們自己寫了挺多東西,所以去年六月份就發片了。但是沒想到,唱片賣的不太好,公司的種種後續計畫都作罷了。但是公司又覺得應該把我推出來,因為我還算有些群眾基礎,但是不能再做搖滾了,要做‘大眾情人’這種類型的,可是我覺得我這個人很不適合真摯。”
 “所以說如果你不轉型,或者轉型不成功,就一定要回美國去了對麼?”
 “嗯,差不多是這樣吧。”
 “所以呢,我還以為是什麼大事。”鄭弼教“啪”地拍了下文晸赫,“你這個笨蛋,趕緊振作起來。你現在不就是怕自己不能轉型成功麼?有什麼啊,事在人為,你都不去試試怎麼知道自己能不能成功。說不定你就一夜爆紅了呢,到時候別忘了你鄰居我就是了。再說,如果萬一不成功,你還可以回家接手公司,就是苦了點累了點,也總比我們強多了。我們這種,丟了工作的話,怎麼養活自己都不知道呢。”
 文晸赫沉默了一會兒,忽然伸出胳膊,摟住了弼教,“太謝謝你了。”
 “哎呀,真是,有什麼好謝的。”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感謝,弼教有些不好意思,“這些道理其實你肯定都懂,只不過可以開導別人,開導不了自己罷了。今天碰上這事兒的如果是我,我估計會喝得爬都爬不回來。”
 “沒事兒,你下次要喝酒的話我去陪你,走不動了我給你扛回來。”文晸赫忽然恢復了元氣一樣,開起鄭弼教的玩笑來。
 “你好了是吧,好了就趕緊睡。”鄭弼教抖落開文晸赫的胳膊,“今天把我精力都耗沒了,明天做好吃的賠償一下我。”
 “行行行,鄰居大人!”
 

平淡是福
 十五
 
 第二天,文晸赫起的比較早,不過這個“早”是相對的。抬頭一看,都已經十點半了。想著還要做早飯,他就簡單去洗手間洗漱了一下。
 文晸赫拉開冰箱一看,堶掠禰誘W已經空了,只剩一條魚,在冷凍室堶情A好像放了挺久的樣子。想了想,他把魚拿出來,放到微波爐堶悼h解凍,既然沒什麼配料就做個魚肉粥好了,反正剛起床也不能吃什麼硬菜。
 文晸赫先把魚切段,用鹽抹了雙面醃起來。然後他把米淘淨,用一點點鹽拌勻。過了十分鐘左右,他開始熱鍋,放油,把魚段放進鍋媟峞A煎到兩面金黃,這時候就往堣U蔥段,料酒和水。不多一會兒,魚肉的香氣就冒了出來。
 文晸赫把魚肉夾起來,認真地把骨頭剔了出去,放回鍋內繼續熬煮。他往魚肉堶惟掑F一點豬油和醬油,想起鄭弼教喜歡香油,又拌了一點點香油進去。
 湯堬K了水又煮了一會兒,不久就變成了奶白色,繼而轉濃。文晸赫這時又熱了一個鍋,放進大米和濾去了骨渣的魚湯,大火煮開之後又轉小火開始慢熬。又過了四五十分鐘,見米湯漸漸爛稠,他把魚肉拌了進去,用旺火燒滾。
 這樣,這道魚肉粥就做好了,盛出來就可以直接吃了。文晸赫得意地拍了張照片,順手傳了微博:
 為了給被我折騰了一宿的鄰居賠罪,熬了一大鍋魚肉粥,不知道他喜不喜歡❤聞起來真的好香~鄰居呀~快點起床~這樣才能吃上熱粥啊~^ ^
 隨後他把手機往兜堣@揣,就去叫弼教起床。
 
 “弼教啊,起來吃飯了。”文晸赫敲了敲臥室的門。堶惆S反應,文晸赫就推了門進去。
 鄭弼教這個時候還在睡覺,壓根兒就沒醒,他整個人埋在被堙A冷氣開得挺大,好想是夢到了什麼好吃的,還咂了咂嘴兒。
 弼教的頭髮睡了一宿有些亂,臉看起來軟嫩嫩的,像個小孩兒。文晸赫上去就想戳他的臉,不過後來想了想,還是算了,不如直接掀被子。
 於是他走到弼教身邊,拽了一下被弼教壓住的被子,然後一掀。弼教只穿了一件小背心和一條小短褲,背心被他蹭得有些往上,一邊的小乳頭都露了出來,粉粉嫩嫩的很可愛。現在他白白嫩嫩的小肚子和又長又白的兩條腿都暴露在了文晸赫的眼前,把文晸赫刺激的夠嗆。啊,如果弼教是妹子該多好!
 被猛的這麼一掀被子,弼教覺得有點冷,於是他扭了扭身子,還揉了揉眼睛,打了個哈欠。
 這麼一來,他忽然看見文晸赫站在他床邊,正帶著笑意看著自己呢。弼教本來就有些起床氣,這下子可好,文晸赫一下子成了靶子。
 “你進來幹嘛,我還沒睡夠呢!”鄭弼教撅起了嘴,“你出去,我要睡覺!”說著,手還在空中不斷揮著,就是沒碰到人。
 文晸赫看著好笑,忙去抓弼教的手,“小懶豬快起床,再不起來粥就涼了。”
 “哎呀你讓我再睡會兒。”鄭弼教掙開文晸赫的手,在腦袋下麵摸了摸,又沖文晸赫砸了個枕頭,“出去出去!”
 文晸赫無奈,只好走出了臥室,去客廳堶捷}電視看。又拿出手機發了條圍脖:
 小懶豬還在睡覺,我被去叫他,被枕頭砸出來了T^T
 文晸赫看自己的圍脖多出了好多評論和@,就一條條刷著看,基本上都是關於剛剛那條魚肉粥圍脖的:
 咦!文老大你會做飯!求包養!我會暖床的!!!
 啊啊啊,我看到了什麼!鄰居!折騰!一宿!還沒起床!請告訴我我一定是想多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JQ,赤裸裸的JQ
 筒子你沒想多!我的關注點竟然一樣!文老大你從實招來,你把我們森森@申賀森 怎麼了!
 沒有人關注那魚肉粥麼,昂!流質食物啊!森小受你好享福的,文老大你是個好攻!我沒看錯人!
 赫賀天道!萌赫賀的人有木有,來加群!群號9630XXXX 驗證填赫賀有名
 有群咩,帶我玩帶我玩!赫賀大旗永不倒!
 ……
 
 看著評論,文晸赫臉上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評論還在接著湧進來,這回是關於新的那條了:
 文老大,你家小受有起床氣啊,不是什麼好兆頭。
 從實招來吧,你把人家咋了,森森多乖咧,才不會無緣無故地拿枕頭砸人。
 沒有人覺得這個場景很萌咩~我一定不是一個人吧~
 沒錯!你不是一個人~我已經被萌到肝顫了!
 文老大,求森森@申賀森 正面照!!!
 我說你不要秀恩愛好咩!!!是故意刺激我們這些單身的吧!Fuck!
 喂,我說,你倆既然都這種關係了,幹嘛還當鄰居啊,多費錢,收拾收拾搬一起住算了。
 ……
 
 住一起麼?文晸赫往鄭弼教的書房瞥了一眼,滿地的書,基本上都被翻爛了,還有些手稿散落在地上。
 現在住一起,貌似不是什麼好主意。

平淡是福
 十六
 
 鄭弼教又磨嘰了一會兒才起來,一出來就發現文晸赫在那兒對著手機傻樂。他抓抓腦袋上的呆毛,打著呵欠,“文晸赫你看什麼呢?那麼來勁?”
 “啊?”文晸赫發現鄭弼教出來了,連忙放下手機,“我剛才刷圍脖呢,你趕緊洗漱去吧,我粥都做好了。對,看你這兒沒啥吃的了,咱一會兒去超市吧,我家也沒吃的了。”
 “嗯,行。”鄭弼教點了點頭,“好幾天沒出門我都快發黴了。”
 
 文晸赫趁著弼教洗漱的時候又切了點兒薑絲蔥末兒什麼的往粥堣@放,稍微開了點小火熱了熱粥。弼教一收拾完,就被香味兒吸引了,趕緊往飯桌前湊,見到是魚肉粥,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我說,你悠著點兒啊,這剛出鍋可還燙著呢。”文晸赫取笑道。
 “知道啦知道啦,”鄭弼教不耐煩起來,“你讓我先嘗嘗。”說罷,就拿勺子盛了一口往嘴媔諢C
 著急上火地這麼一喝,果然,弼教的嘴被燙到了,他忙張開嘴,伸出舌頭來,一邊抽著氣一邊用手扇著風。
 弼教的舌尖被燙得紅紅的,眼睛堶惘n像還有小淚花。拿手扇了一會兒後他看向文晸赫,“好燙啊。”
 “叫你那麼心急,我說燙你還不信。”文晸赫嘴媦ご巡菕A心堳o像被貓撓了一爪子似的,有點兒癢癢的。儘管此時此刻他並不認識李玟雨,卻不由得與他產生了相同的想法:鄭弼教這丫真是個禍害!
 
 吃飽喝足,就該去超市了,鄭弼教看著圍著他轉的熊崽兒,提議要把小熊拉出去遛遛。文晸赫皺了眉頭,這是要去超市的,怎麼能帶狗狗呢?只能作罷。
 “文小熊,你乖乖待在家埵n不好,我們去超市了。”文晸赫拍著它的小腦袋。
 “汪汪!”熊崽兒開始叫喚,明顯是對這個決定不滿。
 “小熊,我們給你帶好吃的牛肉回來。”鄭弼教試圖說服文小熊。
 小熊看了弼教一眼,“汪……”之後就不出聲了。
 “唉,你說它是真懂了還是假懂了?”鄭弼教扭過頭問文晸赫。“我咋覺得它這麼神奇呢。”
 “說不好。”文晸赫聳了聳肩膀,“之前也沒見過這麼懂事兒的。”
 
 鄭弼教又把自己關在房間堙A捯飭了半天才出來。文晸赫倒是沒說什麼,以前那些女朋友哪一個不是收拾一個多小時才能出門的,鄭弼教比她們快多了!這麼想一下,他心奡N有平衡感了。
 倆人往社區外走了五分鐘,忽然鄭弼教摸了幾下褲兜,“哎呀,糟糕,今天換褲子忘了把錢包拿出來了,我回去拿一下。”
 “我說你這個記性吧,”文晸赫無奈。看著鄭弼教要往回走,他一把拉住人,“算了算了,別回去拿了,怪折騰的,待會兒去超市我幫你付賬。”
 “那也行,回來還你錢吧。”鄭弼教一聽不用上樓,樂得跟什麼似的。
 “哎我說,鄰里鄰居的,提錢多傷感情,不就是去超市買東西麼,那點錢就不用還了。”
 “那怎麼好意思呢,親兄弟還得明算賬的。”
 “你會不好意思?”文晸赫斜眼看著鄭弼教,“沒事,就當是我買吃的寄放到你家了好不好?大不了我多去你那兒蹭幾頓飯。”
 “嗯,那行。”鄭弼教趕緊賣了個乖,“多謝文老大。”
 “跟我走,有肉吃。”文晸赫傻笑一聲,咧開了嘴。
 
 超市離社區不遠,倆人散散步就走到了。進了超市倆人就推了一輛購物車,畢竟是要一起付賬,就不用分了。
 弼教喜歡吃零食,不一會兒,車子奡N裝了一堆巧克力,薯片之類的。文晸赫看著這些東西搖了搖頭,自己去拎了兩大盒牛奶。
 “你喝得了這麼多麼?”鄭弼教不解。
 “我喝一盒,另一盒給你。”
 “不要,我才不愛喝。”鄭弼教一撇嘴。
 “這玩意對身體好,你不喝就給小熊。”文晸赫噎了一句回去,氣得鄭弼教直瞪眼。
 “我喝還不行!”鄭弼教踢了踢車子,正好看見旁邊的架子上擺著罐頭類的熟食,就認真地瞧起來,接著,拿了好幾盒SPAM放進購物車堙C
 “你愛吃SPAM?這個好吃麼?”文晸赫拿起罐頭,仔細地瞧了兩眼。
 “好吃,你要不要試試?”鄭弼教可勁兒地點著頭。
 “行啊,那回去給我分一盒試試,好吃的話下次我也買。”
 
 倆人逛完了超市,雖然中間有點小拌嘴,但氣氛還蠻不錯,比初見的時候強上百倍。
 結賬的時候文晸赫守在外面負責裝袋子,鄭弼教就很自覺地把錢包從文晸赫褲兜媞N了出來,拿了幾張票子就要遞過去。
 “呀,笨蛋,你沒看見這堛瑰x值卡麼?”文晸赫叫了一聲。
 “啊?你還有卡呢,不早說。”鄭弼教嘀嘀咕咕地開始翻起來,果然看見了這家連鎖超市的卡,拍了一下就算結賬了。
 “辦卡之後可以享用會員價,還不用備零錢了,多方便。”文晸赫努了努嘴,讓弼教把錢包塞回他褲兜堙C“我家媮晹陶o卡的副卡呢,一張主卡兩張副卡,都辦了一年了也沒給出去,要不你拿一張去用吧,用完往堨R錢就行。”
 “唉,太感謝了。”
 “感謝啥,你幫我積分我不還得謝謝你。”
 “說的也是。”

平淡是福
 十七
 
 兩人回了家,分完東西,文晸赫就抱著熊崽兒回去了。鄭弼教想起今天早上文晸赫刷圍脖刷得開心,沒抑制住自己的好奇心,就登上圍脖去瞧了瞧。
 結果一上了圍脖,各種評論和@把他輪的慘兮兮的,一條一條看過去,也不外乎是說他和文晸赫CP的事情。這事兒真是又好氣又好笑,分明他和文晸赫都是大老爺們兒,怎麼能被腦內成這樣。
 就因為你!我今天被輪瘋了!我討厭死你了,文晸赫!@Eric_Mun
 他發完這條圍脖就開始偷笑,等著被輪吧!文晸赫!不過沒想到的是,當他再次登上這個帳號的時候,已經被眾妹子界定為“傲嬌”了。
 這都是後話。
 
 他記得文晸赫前一天晚上提到的樂隊的事兒,於是就去網上搜了一下文晸赫。百科上除了基本資料之外沒什麼特殊內容,沒搜出什麼料,可能是因為做搖滾,“海歸”不是賣點。不過雖然鄭弼教覺得很沒勁,也記住了兩點:文晸赫血型B,生日2月16號。
 接著他順著鏈接去聽了那張專輯的主打曲。以他一個外行人的角度,這首主打確實有點吵鬧,然而他卻覺得文晸赫的聲音有種特殊的磁性,想要一直聽下去。
 就這麼聽了一會兒,鄭弼教覺得,他有必要把所有歌曲都聽完。
 然而就說文晸赫的專輯不怎麼受歡迎,網上竟然只有那麼四五首歌。其他的雖然在歌曲列表堶惘C了出來,卻不是鏈接失效就是根本搜不到資源,鄭弼教氣得捶桌,怎麼這麼麻煩!
 忽然他靈光一閃,這樂隊主唱不就是自個兒鄰居麼,還費那事上網找什麼資源啊,於是趕緊抓起手機,給文晸赫撥了個電話。
 “喂?弼教?”那邊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嗯,是我。我想問個事兒啊,你們那專輯,你還有沒有了?”鄭弼教單刀直入。
 “嗨,我還以為什麼事兒呢。有啊,你想聽?”那邊的人是探詢的口氣。
 “嗯嗯嗯,我剛才上網搜了一下,發現有幾首還挺不錯的,但是其他的找不到了,所以才問你來了。”
 “唉……我就說你笨,也沒見你聰明了。你想聽怎麼不直接找我要?”那邊的語氣,聽起來無奈,實則是藏了點兒笑意。
 “我就是笨了那又怎麼樣!誰叫你攤上個笨蛋鄰居的!你那點聰明能當飯吃還是能拯救人類啊?”鄭弼教不服氣。
 “拯救不了全人類,試試拯救小笨蛋嘛。”文晸赫笑得開懷,“你啥時候過來拿CD?”
 “先說好,CD是給我的,不能要回去。”
 “你小霸王啊?”文晸赫樂了,“行,給你。”
 “你再給我簽個名,未來的大明星!”鄭弼教開始耍賴。
 “好說。”
 “嗯……你有啥要求不?”弼教想了想,覺得天下應該沒有免費的午餐。
 “我想想我該要點兒啥……”
 “先說好,太貴的我給不起。”
 “你放心,我肯定不會為難你。這樣吧,等你下本書印出來,第一本得給我,附上簽名。”
 “可是……我的書都寫了四分之三了,也沒出現擼點啊,你要來幹什麼?”弼教裝無辜,實際上在吐槽。
 “就算沒擼點我也看,成不?”文晸赫咬了咬呀,沒想到這鄭弼教還有點小聰明的,都能噎著人。
 “行,簽名這個問題,你只要不嫌我寫字難看就成。”鄭弼教竊笑。
 “這東西要等拿到手再說嘛。誒我都簽好名字了,你啥時候來拿啊,主唱收藏版附簽名,世界上僅此一份!”
 “晚上吧,求蹭飯!”
 “行行行,你想吃啥?”
 “你做啥我吃啥。”
 “行,下麵給你吃。”
 “大白天的開什麼黃腔!”弼教想起上次的葷段子,怒了。
 “啊?什麼啊,你怎麼那麼齷齪。我想做大排面吃的。”這下子算報復回來了,文晸赫心情十分舒暢。
 “好吧,大排面就大排面嘛。你做好了飯給我打電話,我馬上過去蹭飯!絕對不帶晚的!”
 “除了吃,真不知道你腦袋堶掄晹勛ㄐC”
 “哼,我腦袋堶掘邞漯F西可金貴呢,你是無法理解的。”
 “是,你最金貴了。那我晚上煮好面叫你哈,我掛了,拜拜。”
 “拜拜。”
 
 掛了電話,弼教又打開他那篇文檔,開始碼字。
 不得不說,這兩天自己都思如泉湧的。要感謝鄰居嗎?
 又想起了剛剛那通電話,哼!開我的玩笑!小爺我才不要感謝他!

平淡是福
 十八
 
 晚上,文晸赫果然如約做好了一鍋香氣撲鼻的大排面,還切了點兒醃蘿蔔絲兒配著,酸酸甜甜的爽口極了。
 鄭弼教蹭完晚飯回去,順道揣回了“限量版”CD,上面是文晸赫的簽名,簽名旁邊還畫了只大兔子。
 鄭弼教對著文晸赫左瞧右瞧,這渾身上下哪有一點點像兔子的,要說像大野狼還有點靠譜兒。
 文晸赫舉起手,在腦袋上比了兩個“2”,嘴堶掠菾_來,“小兔子乖乖,把門兒開開,快點開開,我要進來。”
 鄭弼教斜了一眼,“真噁心。”
 
 回家後鄭弼教接了個電話,是編輯妹子打來的,妹子問,賀森賀森你能不能趕趕稿子?出版社這邊想讓你去參加九月末那個書展,去簽售,你看你能不能在七月中把初稿交上來?
 “啊?我不是說過我不想去簽售麼。”鄭弼教一臉苦相,“再說,我怎麼能寫得那麼快啊,我那書還剩四分之一沒磨出來呢,只有一個月左右了。”
 “那給你寬限到七月末怎麼樣?”妹子有點兒著急,“其實我也很苦逼的啊,我也不想逼你的,可是這是大Boss的決定。要是不答應的話,你上本書的錢和我這個月的工資看起來就要泡湯了啊!”
 “啊啊啊,阿步妹子!你可要逼死我了啊!!!”鄭弼教鬼嚎三聲,把自己摔進了床堙C
 “啊,就這麼說定了啊,再說反正你圍脖已經把自己曝光了,不如多傳幾張照片上去,賣個萌探個消息啥的,轉轉型哈。行了我撂了,你趕緊趕稿子去吧。”妹子怕弼教反悔,馬上掛了電話。
 你妹啊!鄭弼教欲哭無淚。
 康師傅!我需要你!!!
 
 鄭弼教苦逼的趕稿人生開始了,按照妹子給的期限一算,自己也歇不著了。於是他關了手機,只留下一個負責和出版社聯繫的號碼,一狠心又拔了自己的網線。
 不就是一個多月麼!老子拼了!
 於是他也堂而皇之地用各種泡面和零食來填肚子。每到這個時候,他就會眼淚汪汪地往肚子上一拍,“肚子啊,委屈你了,等我完稿了就好好犒勞你,你想吃啥我就給你吃啥,絕對不拒絕!”
 文晸赫倒是犯了嘀咕,一個星期沒見到鄰居的影子,對宅男來說好像還是正常的。但是這已經第二周了,圍脖不理人,QQ不上線不回復,短信不回,連電話都關機,這是個怎麼回事?
 滿心疑慮地發了個圍脖,說了這件事,結果下麵的回復才叫人心慌呢。不是說人已經翹辮子了就是猜失蹤了,唯一好點兒的猜想還是個不太正經的,說不定是和哪個妹子偷偷出去玩了吧。
 就在他在著急納悶兒的時候,一個私信過來了,加了個V,認證身份是編輯。她說鄭弼教才沒事兒呢,早上通過電話了,他還在趕稿子。
 文晸赫這才放下心。
 然後他忽然反應過來,這事兒不對啊!他鄰居有倆手機號,他怎麼能只知道一個呢!
 
 鄭弼教今天很煩躁,說明白了,就是他胃開始不舒服了。一看胃藥已經沒了,他就乖乖往床上一躺,挺屍,反正這難受的死樣子也沒法寫東西。
 醒來的時候才下午三點多,鄭弼教只覺得胃脹,剛剛坐起來,胃卻又開始絞痛。他只好再次躺下來,想順順氣。
 沒想到這胃痛愈演愈烈,疼得他大喊了好幾聲,卻壓根兒沒緩解這種疼痛。他開始在床上翻滾起來,咬著牙,難受地飆眼淚。
 好想去醫院,卻怕自己挺不住。這就是一個人在外的缺點,身邊都沒有家人可以依靠。鄭弼教這麼想著,委屈地開始小聲地哭起來。
 胃還是很難受,忽然鄭弼教想起了鄰居,文晸赫這個傢伙在幹什麼呢?他連忙打開手機,也沒看那幾條短信,直接給文晸赫撥了過去。
 沒響幾聲,文晸赫就接起了電話,還沒等他開口,就只聽見這邊弼教有氣無力的聲音,“文晸赫嗎?我……現在胃痛……要疼死了,你能不能過來一趟……”

平淡是福
今儿先搬到这里。。。总共76章。。。一天搬起来有点费事呢。。。

平淡是福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