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原創][RS][連載] 我的雙面小情人               作者:rs-jingjing

週末深夜    赫賀吧

             這夜也與之前的每個週末一樣,赫賀吧內很早就坐滿了想一睹“星之魂”嬌顏的客人,當然更多的人是為了欣賞申彗星那天籟般的歌聲。“彗星哥!”“什麼事?”“酒吧門前擺滿了客人們送的花,你看,這又是一個狂熱的fan送的,好大的一束花啊,我都拿不過來!”申彗星看著面前滿臉興奮的小女生,心中苦笑了一下,唉,愛做夢的年紀。“啊!還有一封情書呢,粉紅色的!哈哈哈,彗星哥,你真受歡迎!”“彗星哥,我還沒見過這麼大束紅玫瑰呢,嗯,大概有1000朵吧!真漂亮!”“嗯……”申彗星看著眼前這一大束紅玫瑰,不由皺起了眉頭,真俗!原來這年頭還真有人幹這種鮮花攻勢。“少貧嘴,把花扔了!要不然,你喜歡的話就拿去吧!”“可以嗎?真的可以嗎?”“嗯!你喜歡的話就拿去吧!”“謝謝彗星哥!”小女生一蹦一跳地跑開了,臨走前還來了個大飛吻,弄得申彗星滿臉通紅地站在原地。“哈哈,彗星,怎麼了?又虜獲一顆少女心了?”“七炫,你——你怎麼也這麼說?”彗星一臉尷尬地說著,滿臉通紅,一時不知該說些什麼。“好了,好了,別生氣,說笑而已。我們可愛的彗星還是很純潔的!哈哈哈……準備好了沒有,馬上就要上臺表演了。”“嗯,已經準備好了!”“好,那我們出去吧!”“嗯!”
“老大,你家小美人還沒有出來嗎?”“嗯!”“哎喲,我看看!一臉春風得意的樣子,是不是遇見什麼好事了?”“嘻嘻,悄悄告訴你!今天我給小星星送了一千朵紅玫瑰,還有一封我親手寫的情書,那可是我苦思冥想了一天才寫出來的千古佳作呢!”“俗!”李珉宇很不給面子地突出一個字。“你——誰說的,你不知那有多浪漫!小星星一定會喜歡我送給他的禮物的!你就等著瞧吧,沒多久,我就可以和我的小星星出雙入對了,到時候你別羡慕我!”“唉,也只有你這人能做出這種事來!鮮花加情書,如果你的小星星是個拜金女的話,也許不用多久就會拜倒在你的西裝褲下的。不過,你家小星星嘛……”“怎麼?”“決不可能!”“你怎麼知道?”“唉,虧你長了這麼大的腦子,你就不會用用它!你家小星星可是個名副其實的男人,而且還是個很驕傲的男人!你認為他會接受你的鮮花和情書攻勢嗎?我想他可能連誰送他這麼大束玫瑰花都不知道……”“那,怎麼辦?我……”文政赫覺得自己似乎真幹了件大蠢事,不由急得滿臉通紅。“呵呵,送花沒有錯,但是送什麼花就很講究了,另外寫情書也不失為個好辦法。”“你——這跟我做的沒有區別啊!”“豬頭!”李珉宇氣得狠狠敲了文政赫腦袋一下。“你那大腦袋裝飾用的嗎?稍微動一下會死啊!”“你說的就是和我做的一樣啊!”文政赫一臉委屈地撫著腦袋,小小聲地辯駁著。“哪里一樣啦?我說的是送些精心挑選的花,不是那些俗不可耐的紅玫瑰,真虧你想的出來。情書不一定要寫什麼甜言蜜語,真摯最重要。明白了嗎?”“嗯嗯嗯……”


               只見文政赫一臉受教點點頭,兩隻大眼睛膜拜般地望著李珉宇。“你……你……你別用這種眼神看我,我脆弱的小心臟可受不了這種刺激。”“珉宇,你好棒啊!你都是怎麼知道這些的?為什麼我不知道?”文政赫就像只超大型的兔子攀在李瑉宇身上,還不停地蹭著李珉宇的胳膊。李珉宇急忙一把甩開這人型大兔子,跳到一旁,指著文政赫,顫聲道:“你……你……你……你是惡魔嗎?哎呀呀……你別過來,真受不了你,跟我保持兩米距離。”“人家只是想問問你而已嘛!”“人家、人家,一個大男人講什麼‘人家’!害我起了一身雞皮疙瘩!”“人家……我……”“好了,好了,撒嬌也沒用,我是不會告訴你的!不過嘛,既然毛遂自薦當你的軍師,當然會幫你泡到你的小星星啦!”“那今天怎麼辦?”“還能怎麼辦?雖然未至與‘出師未捷身先死’但怎麼說也是個失敗的開始!吸取教訓,下次再來個完美的開場吧!”李珉宇拍了拍文政赫的肩膀,輕聲笑道。“可是……”文政赫話音未落,舞臺上的燈光突然暗了下來,只聽見酒吧內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和歡呼聲。“喲,你家小星星要出來了。”“對啊,對啊,他要出來了,我的小星星要出來了!”李珉宇頓時無語問青天,怎麼給他攤上這麼個朋友,唉,他一定要警告其他人,一定不要誤交損友,要不就會步上他的後塵——生不如死!


            昏暗的燈光下,歌聲慢慢地從舞臺的一角響起,酒吧內嘈雜的聲音忽地靜了下來,只能聽見那空靈般的歌聲回蕩在寬敞的大廳內。一曲完畢,酒吧內安靜得只能聽見人們的呼吸聲。文政赫定定地看著舞臺上的小人兒,就像入了魔一般,那猶如來自遙遠夜空的聲音深深吸引了他,在那一瞬間他覺得自己看見了天使,而天使此時正站在面前對著自己笑。


                在短暫的寂靜後,酒吧內又再次想起了陣陣掌聲。“哇,老大,你家小星星的歌聲真不是蓋得,果然如大家所說天籟之聲啊!我還以為自己到了天堂呢!”李珉宇輕輕品嘗了一口杯中美酒,轉身對文政赫說道。文政赫仍保持著剛才的呆愣狀,顯然還未從震撼中驚醒過來。“老大,老大,唉……”只要碰上他家小星星,這人腦子就會短路。隨著舞臺再次響起的歌聲,酒吧又漸漸靜了下來。李珉宇捧著酒杯,靠著椅背,抬眼望向舞臺上正低著頭輕聲吟唱的人兒,漸漸產生了一種身處夢境的錯覺。兩人一句話也沒有說,只是靜靜地坐著、聽著、感受著。

가능하다면 제가 하늘의 별도 따 드리고 싶어요.
第二天        赫大    圖書館自習室

            今天是文政赫當申賀森學生的第一天,與當初進赫大時的心情可謂是完全相反啊,如果說那天是烏雲密佈、狂風暴雨的話,今天可說是萬里無雲、豔陽高照了。為了給申賀森小老師一個好印象,最好能讓小森森對自己一見鍾情,雖說兩人已不是第一次見面了,但人家文政赫為了兩人相見的這一刻,天還沒亮就起了個大早。嗯,應該說他文政赫一個晚上就壓根沒睡著。幹什麼?還不是時時刻刻惦記著與“佳人”相見的那一刻嘛?先洗了個香噴噴的熱水澡,接著為今天要穿什麼,在服裝室轉悠了大半天,頭都快想爆了還沒有做出決定。最後,做出了人生中的重大決定——打電話求救。


           “珉宇啊!”“嗯?”半睡半醒的李珉宇輕哼了一聲,是誰這麼不懂情趣大清早的就擾人清夢。“珉宇啊!是我啊——”“誰啊?”“我啊——”“你是誰啊?”“我啊,還能是誰?”“到底哪個混蛋大清早的就擾人清夢啊?不想活了嗎?”“李珉宇!”一聲大喊驚醒了尚未完全清醒的李珉宇。一個激靈,“哦!老大,是你啊?你不睡覺,這麼早打電話幹什麼啊?”“我不知道穿什麼衣服?”“不知道穿什麼衣服?那你大清早就來騷擾我!”李珉宇只覺一股怒火直沖上來。如果文政赫在他面前的話,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人家今天要和小星星第一次約會,不知道穿什麼衣服好,最好能讓他對我一見鍾情、二見傾心、三見就與我私定終生!”“是是是!你家小星星早就見過你了,如果要一見鍾情的話,早就鍾情了,還等現在?”“你!哼——那是小星星沒有認識到我的好!今天過後,他肯定會對我一見鍾情的。”“你這麼自信,幹嘛還打電話來問我穿什麼衣服,騷擾我睡覺?”“那是——”“是什麼?”難得抓住個機會看文政赫出醜,當然不能錯過了。文政赫一時口拙,不知該說些什麼,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沒說出個所以然來。半天下來,文政赫也沒從李珉宇那問出他今天該穿什麼,還挨了一頓批!


              經過一個上午的折騰,文政赫終於步出了房門。嘻嘻,文政赫活這麼大還從沒今天這麼帥過,文政赫滿意地望著自己一身的行頭,心堿得像撿了金子一般,邁著輕快的步伐,一路哼起小歌來到了自習室。此時距離兩人相約的時間還有兩個小時,但文政赫早就迫不及待地想與小星星見面了,這兩個小時又算得了什麼。出色的外表引來了眾多的愛慕眼神,但文政赫卻一副習以為常的樣子,一臉的不為所動,徑直坐在了自習室靜謐的一角。周圍紛紛響起了議論聲,都在猜測文政赫到底在等誰,都在暗暗羡慕那位“真命天子”。等申賀森下完課趕到自習室時,自習室早已被文政赫的愛慕者圍得水泄不通,堣T層外三層的都是人,申賀森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擠進自習室,正奇怪今天的自習室怎麼這麼多人時,突然聽見一把低沉的男聲在耳邊響起:“森!森!你來了!我等你很久了!”隨著男人話音剛落,就聽見周圍響起一陣陣驚呼聲。眾人沒有想到她們的夢中情人等的竟是赫大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人稱“小書呆”的申賀森,不免一陣驚訝,但隨之又是一陣狂喜,怎麼說來個“小書呆”都比來個美女強啊!

가능하다면 제가 하늘의 별도 따 드리고 싶어요.
“森!森!你下課了?肚子餓不餓?我們去吃東西吧!我知道有一家新開的餐廳……”文政赫一個箭步沖上前去抓著申賀森的小手,同時嘴上也不閑著,一個又一個的問題不斷地蹦出來,只把申賀森嚇得一愣一愣的。“你——你——”“嗯?什麼?”“你——你先把我的手放開……”“哦!”文政赫一臉的惋惜,無奈下只能放開申賀森的小手。申賀森不由橫了文政赫一眼,心堨翱偃o人的怪異行為疑惑不解,為什麼這人每次見到他都抓著他的手不放……“不用了,我有帶便當!咱們開始上課吧!”“哦!”文政赫一臉的失望,小星星都沒有對自己一見鍾情,難道今天自己還不夠帥,嗯,是不是小星星不喜歡我今天穿的衣服,是不是不喜歡衣服的顏色,還是……文政赫壓根就沒聽見申賀森說什麼,他早在申賀森收回小手的那一刻就進入了神遊狀態,為什麼小星星沒有對我一見鍾情呢?不應該是這樣的呀,按文政赫的劇情設計,他今天會和小星星有一個甜蜜的第一次約會,然後小星星就會對自己一見鍾情的。嗚嗚嗚,為什麼小星星沒有對我一見鍾情?正在文政赫自怨自艾,神遊太空的時候,申賀森正一臉不耐地望著人滿為患的自習室。今天的人怎麼這麼多,而且都在往這個方向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是他不知道的?


                “喂,喂!”“嗯?森,你叫我呢?”“不要叫我‘森’!叫我老師!……”“哦!”文政赫一臉的鬱悶,今天果然不是個好日子。“今天自習室怎麼這麼多人,好吵啊!根本就不能好好上課!要不我們換個地方吧?”“換地方?好啊好啊,我們快換個地方吧!這堣ㄕn!”“那去教員室吧,這個時間教員室堥S有人,會安靜一點。”“沒有人?好好好,那就只剩我們兩個人了,剛好可以二人世界!”“你說什麼?”自習室媢磞b太吵了,以至於申賀森沒有聽清楚文政赫說什麼,不由大聲問道。“哦,沒什麼,沒什麼!我什麼也沒說!”此刻就算打死文政赫,文政赫也不敢說他剛才想著和申賀森二人世界的事情。唉,看來,又一個“妻管嚴”誕生了。“那我們走吧,這媢磞b太吵了。今天自習室為什麼這麼多人,平時這個點自習室是很少人的啊?”申賀森還是一臉的疑惑不解,慢慢地站起身來,嘴堻銙鉿a說著話。“對呀,今天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多人?嘻嘻嘻,他們真討厭!我們以後都不要來這堣F。”文政赫自從知道他將要和小星星兩人共處一室後,整個人就輕飄飄得像要飛起來一般,當然不會去自投羅網說那些人是因為自己的原因才全跑到自習室來的。這個時候“坦白從寬”似乎得不到什麼優待,只會幫倒忙而已,這一刻文政赫倒恢復了他原先的聰明。“那我們走吧!”“好好好,我們快去教員室吧!”申賀森疑惑地望著一臉興奮的文政赫,這人又怎麼了?申賀森搖搖頭,轉身走了出去,這次倒輕鬆,不用花費多少工夫就走出了自習室,原因當然是身後的“大情聖”文政赫了,不過這並不是申賀森所關注的,他現在心媟Q的只是快點離開這堙A這媢磞b太吵了。文政赫可就完全不一樣了,他現在心堨i說是樂開了花啊,啦啦啦,可以和小星星共處一室,光想想就讓文政赫興奮不已。


             左拐右拐,兩人終於來到了教員室前。因申賀森經常幫教授代課,所以能夠自由地使用教員室,因此申賀森才提議來教員室補習的。但當申賀森打開教員室大門的那一霎那,文政赫覺得自己一下子從天堂掉到了穀底,嗚嗚嗚,為什麼堶捧|有人,還是很多人!申賀森也不覺一愣,一般這個時候教員室都是空閒的,所以他才會提議來教員室的,沒想到今天竟是個例外。申賀森一臉歉意地望著文政赫,輕聲說道:“嗯,看來今天我們不能在這堣W課了。”文政赫也是一臉的沮喪,人家可是非常期待與小星星的二人世界呢,今天真是他的不幸日,幹什麼都不順利,先是小星星沒有對自己一見鍾情,現在連二人世界都泡湯了。嗚嗚嗚,人家不幹,人家好不容易才盼到和小星星第一次甜蜜約會的,怎麼會這樣?文政赫認為肯定是自己今天出門沒有看皇曆才會這樣的。哼,以後一定要查好了黃道吉日再出門。“要不……我們到舊校舍那邊吧,那堳雃w靜!”“什麼?”文政赫在聽到申賀森的建議後,一瞬間覺得自己又到了天堂。哈哈,今天真是個超級幸運日啊!誰說今天是個倒楣的日子的啊?那人真該狠狠地打一頓!文政赫忙點著他的小腦袋,就怕申賀森沒看見:“好好好,我們就去小樹林那塈a。那堥S有人,很安靜,在那堣ㄦ|有人打擾我們的。”這話聽在申賀森耳朵堙A怎麼就怪怪的,不過,看著文政赫一臉興奮的樣子,也不由感染上了他的喜悅。呵呵,沒想到這個學生真是好學上進呢!“那我們走吧!”“好!”文政赫說完,拉起申賀森的小手徑直往舊校舍走去。申賀森一陣羞澀,他怎麼……怎麼又抓人家的手了,但無奈這人的力氣實在太大了,使盡全力都沒有掙脫掉,只能任由他拽著自己的小手往舊校舍方向走去了。幸虧,一路上並沒遇見什麼學生,要不,申賀森真得挖個洞跳進去了。


             小樹林一如以往的安靜祥和,隱約中還透出一股淒清。但隨著文申兩人的到來,寧靜的氣氛也被打破了,似乎還帶來了一點幸福。“森,這堹u的好安靜啊!”“嗯!你之前是怎麼知道這堛滿H”申賀森歪著頭,輕聲問道。嬌俏的樣子讓文政赫心中又是一陣激動,不由結巴起來:“我——我也是——一次偶然——走到這堛滿A但沒想到,在這媢J見了你。”“嗯,我也沒想到還有別人知道這個地方。這堿O我的小天地,當我心情不好或者感覺到累的時候,我就會到這堨薿坐@下。”申賀森遙望著遠處林立高樹,輕聲說道。文政赫靜靜地聽著、看著,在這一刻他覺得他的小星星又回到了小時候那個可愛的小娃娃了。申賀森走到一棵櫻花樹下,輕輕地坐了下來,一臉的愜意與自在,不由讓文政赫又想起了那天看見的在櫻花雨中夢般的申賀森,也是一臉悠閒自在的樣子,那縈繞在身上的淡淡光華讓文政赫感到了一種叫“幸福”的東西。文政赫沒有說話,只是坐在一旁靜靜地看著,看著他心愛的人兒。愛情在他們間飄蕩著。

가능하다면 제가 하늘의 별도 따 드리고 싶어요.
週末    赫賀吧

           文政赫歪坐在酒吧的一角,無精打采地看著酒吧堛漕k男女女,有一口沒一口地喝著杯中的紅酒,一臉欲求不滿。“政赫哥!”“嗯!忠載啊!”文政赫聞聲抬起了頭,原來是之前剛認識的樸忠載,因李瑉宇的關係,三人成了拜把子,經常混在一起。文政赫更是高興又多了一個可以欺負的人。忠載為人老實,常常因心思單純而被文政赫欺負,但他也總是一轉身就忘了,沒多久就又左一句“政赫哥”右一句“政赫哥”地叫開了,這讓文政赫對欺負忠載更是樂此不疲。不過,今天的文政赫一臉的百無聊賴,連欺負人的興趣都沒了。“政赫哥,你怎麼了?心情不好嗎?”“嗯,沒有!”“那你怎麼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嗯?”唉,該說這小孩單純可愛呢,還是該說他不會看人臉色、說話直接呢?“呵呵呵,忠載啊!你沒看見他那爛泥樣啊?別理他,當他不存在就行了!”“哦!”只見樸忠載乖巧地點點頭,徑直坐到了一旁。


              “李珉宇!”“怎麼了?我的文少爺!是不是你家小星星不理你了?還是你家小星星移情別戀了?”“我家小星星才不會移情別戀呢!”文政赫一個激動,竟從凳子上跳了起來,看那架勢,還以為要跟人打架呢!“是是是,他沒有移情別戀,但是也沒有戀上你啊!”“他……你……”文政赫一時無言,因為好像小星星真的沒有戀上他,這也是他煩惱了一個星期的事情。李珉宇看著一臉落寞的文政赫,也收起了剛才的笑臉,彎腰坐在了他旁邊,輕聲問道:“我們無所不能的文老大這次又遇到什麼難題了?說出來看看我能不能幫你?”“為什麼到現在小星星還沒有愛上我呢?”李珉宇沒想到他會問得這麼直接,一時也愣住了。“這個嘛……”“你也不知道,是吧?”文政赫趴在吧臺上,兩眼盛滿了落寞。“嗯……”李珉宇實在不知該說些什麼來安慰這個平時看起來強勢得無所不能的文政赫,只能呆坐在一旁。“小星星當我的輔導老師已經快一個星期了,但是他每天都像例行公事一樣,急匆匆地來又急匆匆地走了,我們根本沒有時間約會。他一上課就會變得很認真很認真,我都不敢隨便說話。每天我都只是看著他,都不能摸摸他,抱抱他。啊——我要瘋了!看得見吃不著,你知道有多痛苦嗎?”文政赫一臉欲求不滿地望著李珉宇,還生怕不夠說服力似的拼命瞪著他的一雙大眼睛。


               李珉宇不由輕笑出聲,之前還為他傷心了一把,沒想到這人竟是為了這麼個愚蠢的原因。算了,同情這種人,真正愚蠢的是自己。“那你就找人安慰一下你那欲求不滿的身體嘛!”“不行!我怎麼可以對小星星不忠呢?我是個非常專一的男人!”“呵呵呵,專一?好像你現在追求的可是兩個人啊!”“那是——那是因為——”“因為什麼啊?”看著一臉吃癟的文政赫,李珉宇不由樂上心頭,這人明明就是個有名的“大情聖”,還敢說自己專一?“他們都是小星星啊!所以——”“所以兩個都愛?”“嗯,兩個都愛!珉宇啊!其實我也很煩惱的!如果他們打架了,我要幫誰啊?”“哈哈哈,這種問題就只有你那ET腦袋能想得出來,等你追到人家再說吧!真是杞人憂天!”“人家要防範于未然嘛!”“你以為是火災啊?還防範于未然?真不知你那大腦袋堻ㄧ豸F些什麼!”“小星星啊!”李珉宇一個驚訝,唉,如果不是從小就認識了,還真以為這人腦子有問題呢。

가능하다면 제가 하늘의 별도 따 드리고 싶어요.
文裡小時候的教教好可愛也好可憐!
之後的情節也挺虐的!(我說太多了嗎)
一口氣看到這..
等待更新啊..
“哥!你看舞臺上那人好美啊,就像天使一樣!”突然一旁的樸忠載高聲說道,也因此打斷了兩人的談話。不知何時,酒吧埵w靜了下來,一束強光落在舞臺中央,照在一個全身白衣的人兒身上,恍惚間仿似天使下凡。“喲,老大,是你家小星星呢!”李珉宇笑著轉頭望向一旁的文政赫。只見此時的文政赫一掃剛才頹靡不振,兩隻眼睛亮亮的,一眨不眨地望著舞臺中央的“白衣天使”,那臉上的表情除了迷醉還有深深的眷戀。李珉宇一時無言,只能回頭對身旁的忠載說道:“忠載啊!那人可是你政赫哥的愛人呢!遠觀就行了,否則……呵呵,後果很嚴重哦!”“啊!是嗎?政赫哥的愛人好漂亮啊,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漂亮的人呢,像天使一樣!珉宇哥,也認識他嗎?”“嗯……算認識吧。他叫申彗星,每個週末都會在我們這堸蛜q,平時是看不到他的。”“哦!”忠載漫不經心地應著,兩眼直直地望著舞臺上的人兒,臉上滿是一片崇拜。李瑉宇搖搖頭,看來又是一個拜倒在申美人腳下的人啊!不過,李珉宇對他也是滿心的讚賞,出入酒吧的人難得還保有這種純淨的氣質,那出於污泥而不染的純美會讓人禁不住沉醉其中,更何況那倔強的雙眼更是昭顯了此人性子中的驕傲與不屈。其實李珉宇一直奇怪著為什麼像他這樣的人兒會到酒吧媥n唱,但這畢竟是他人的私事,外人實不該去探究。看來,文老大要想追的美人歸,那還要下很大的一番苦工呢!


             “彗星哥!”“嗯?”申彗星抬眼望著站在自己面前的小女孩,一臉的疑惑。“彗星哥,這是您今天收到的花,要放在哪兒?”小女孩一臉愛戀地看著自己的偶像。申彗星則一臉尷尬地看了看堆在門外的一束束鮮花,臉色漸漸不予起來。“嗯?這些人怎麼總是喜歡送這些不實在的東西?真想不通!還真以為他是女人啊!”申彗星心媟Q著,臉上也漸漸露出煩躁的表情。“扔了它!”申彗星冷冷地扔下一句話,頭也不回的走進化妝間。“可是……”就算傻子也知道申彗星此時正處在極怒中,小女孩張了張嘴,實在沒有勇氣繼續說下去,只得轉身處理門外那一大堆嬌豔欲滴、含苞待放的鮮花。


               申彗星走出赫賀吧,一陣狂風出來,申彗星不由裹了裹身上的大衣,四月的晚上還是有那麼點寒意的。申彗星此時想的是早點回到他溫暖的小家,舒舒服服地洗個熱水澡,再好好地吃一頓。但事與願違,申彗星在看到眼前突然出現的幾名壯漢,就知道今天不是自己的lucky day 了。


申彗星冷冷地望著面前肥胖的男人,腦子媔}始快速地回想,轉了一圈後,得出一個讓自己很鬱悶的結論。他認得這個胖男人,就是之前曾在赫賀吧媊斨Z過自己的男人,這人難道還不死心?“嘿嘿,小美人,好久不見了。有沒有想我啊?”申彗星沒有回答,只是瞪著一雙大眼睛冷冷地看著眼前的胖男人。“就是這種眼神,看著它就讓我全身熱血沸騰!讓人只想把你狠狠地壓在身下!哈哈哈……”“變態!”申彗星冷冷地回了一句。“呵呵呵,我就喜歡這樣的,夠性格!”申彗星可沒這等閒暇功夫陪這瘋子胡鬧。他肚子好餓啊!下午急著從學校趕過來,根本沒有吃晚飯,難道這人不知道什麼叫做“人是鐵飯是鋼”嗎?申彗星越想越氣,兩隻眼睛都快冒出火來了,恨不得將眼前這只大肥豬生吞活剝了。申彗星沒有說話,轉身準備離開,但還沒走幾步就又被眼前出現的壯漢擋住了退路。唉,看來今天這架是不可避免的了。申彗星自知自己不是個脾氣溫和的人,但也絕不是個崇尚暴力的人,嗯,雖說有時候是用暴力說話啦,但怎麼說也是個大好大好的人啊!申彗星看著慢慢走近的壯漢,不由活動了下筋骨,把肩上的挎包往地上一扔,做出了作戰的一級狀態。不多久,就聽見一陣拳打腳踢和男人痛苦的喊叫聲。無奈,人數實在過多,一會兒功夫,就見申彗星已經開始大口大口地喘著氣,出拳的速度也減慢了下來。“喲!美人累啦?哈哈哈,沒想到美人的身手還這麼厲害,呵呵呵,我已經開始興奮了!”胖男人在一旁不停地摩拳擦掌,滿臉的興奮,恨不得馬上沖上去將申彗星壓倒在身下。“你去死吧!”申彗星雙眼怒睜,狠狠地瞪著眼前的大肥豬。這些人怎麼這麼多,怎麼打都打不完?難道他今天真的會貞操不保?


               正想著,突然從身後傳來一聲呐喊聲:“小星星!”申彗星一個皺眉,這“小星星”不會是叫他吧!不由轉身向身後望去,只見一個高大的身影站在巷子口。因為背光,申彗星無法看清來人的樣貌,只是皺著眉定定地看著那高大的身影。“小星星,你怎麼了?”隨著來人的跑近,申彗星終於看清了他的樣子。呵,原來是他!來人正是文政赫。話說他從酒吧塈珉宇那幫酒鬼中逃離出來,正想喘口氣,就聽見巷子媔ヮ茪@陣打鬥聲,本不是什麼多管閒事的人,但不知為什麼,心埵乎有一把聲音告訴自己去看看,還沒等他走進巷子,他就認出那被圍在中心的人兒正是他最愛的小星星,心中一驚,急忙沖了過去,一把抱住了申彗星,焦急地問道:“你沒有受傷吧?啊?有沒有哪里痛?”看著滿臉焦急的文政赫,申彗星心中不由一陣暖意,原來自己並不是孤單一人,在這世上還有一個人一直記著自己。


             申彗星的臉色不由舒緩了下來,輕輕回了一聲:“我沒事!”輕輕柔柔的一聲回答讓文政赫露出了無比燦爛的笑容,一陣熱氣湧上心頭,大聲說道:“不用怕,有我在,他們是不能傷害你的。”申彗星看著一臉自信的文政赫,情不自禁地點了點頭。申彗星自己也不清楚,為什麼自己會相信他,但在那一瞬間,自己就是相信只要有眼前的這個男人在,別人是沒有辦法傷害自己的。望著眼前忽然變身為“戰神”的文政赫,輕啟朱唇,回應道:“我相信!”文政赫沒想到能聽到小星星愛的回應,心中更是激動萬分,恨不得立馬沖上去將面前的臭男人們一一打倒,特別是那只大肥豬,竟然想沾汙他的小星星,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

가능하다면 제가 하늘의 별도 따 드리고 싶어요.
胖男人看著不知從哪里鑽出來的文政赫,心中不由一陣惱怒,又多了一個障礙,氣得大喊:“上!全都給我上!”“是!”話音剛落,四周的壯漢就向文政赫和申彗星沖去。文政赫急忙用身體緊緊地護住申彗星,小聲地說道:“你躲在我的身後,小心別傷著!”申彗星剛想說自己不需要他的保護,文政赫已經一個箭步沖了上去,轉眼間就和壯漢們打了起來。一陣拳起腳踢,不多久,就見身旁躺滿了被文政赫打倒的男人。申彗星此時也加入到了打鬥中,文政赫看著申彗星淩厲的身手,不由地目瞪口呆。哇!他家小星星好厲害啊,呵呵呵,真是越來越愛他了。突然,文政赫覺得手臂一陣劇痛,不由向後倒退了幾步,低頭一看,只見右手小臂上被刀劃了一道深深的口子,心中暗罵了一句。原來胖男人見形勢不妙,掏出了刀子,剛才趁文政赫走神之際,在他手臂上劃了一道。


                  另一邊的申彗星聽見一聲悶哼,禁不住回頭看了一眼,就看見了一時不察被人劃傷了的文政赫。此時因傷口過深,文政赫的右小臂正流血不止。申彗星不由一陣心慌,急忙奔到文政赫身前,焦急地問道:“你——你怎麼樣?”文政赫兩眼冒心,他做夢都沒有想到原來小星星這麼關心自己,呵呵呵,小星星果然是愛我的。文政赫徑直沉浸在自己美妙的想像中,一時愣在原處。申彗星見文政赫沒有回答,以為他傷得很嚴重,不由更加心慌,急聲問道:“你的手臂怎麼樣?傷得很厲害嗎?快給我看看!”也不等文政赫有所反應,申彗星一把抓起文政赫的手臂仔細看了起來,看到那幾乎傷到骨頭的傷口,不由一陣心痛,雙眼漸漸蒙上了一層水汽:“嗯!傷得很深呢!”文政赫看著眼前溫柔似水的愛人,感覺到一股暖暖的東西緩緩地流過心中,真的很幸福很幸福呢。“別擔心,我沒事!”輕輕的話語傳到申彗星耳中,除了安心還有幸福。“嗯!”兩人視線緊緊地交纏在一起,碰射出一種叫愛情的東西。就在兩人深情對望的時候,胖男人一行人等已經將他們緊緊包圍了起來。“哼!別以為來了個幫手就行了。今天我一定要抓住你!”“妄想!”申彗星俏臉一冷,水汪汪的大眼睛恨恨地瞪著面前的大肥豬,就像只會噴火的小恐龍一般。生氣的申彗星在文政赫眼奡N像朵帶刺的紅玫瑰般,更具誘惑性,文政赫只覺一陣口乾舌燥,全身的能量似乎都往一個方向湧去。從此以後,文政赫特別愛惹寶貝生氣,就是為了看那怒火般嬌豔的容顏。


                在文政赫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時,一旁的申彗星早已打了起來。文政赫急忙加入戰場中,生怕那些粗人傷害了自己的小星星。這一次兩人都使了全力,沒多久就將眾人打倒在地,就剩那剛才還說著大話的胖男人全身顫抖地跪在地上。“呵呵呵,你是不是還要抓我們家小星星呢?”“啊——我——嗯——”胖男人顫抖的聲音傳出了他內心深深的恐懼,啊,沒想到這次偷雞不成蝕把米。“哼!真是不知死活的傢伙,我的小星星也是你能想的嗎?”文政赫一邊說著,一邊狠狠地踹了跪在地上的胖男人一腳,還尤不解恨般,走上去,準備將胖男人痛打一頓,讓他知道不要隨便覬覦別人的東西。但還沒等文政赫有所行動,就聽見身後傳來寶貝的說話聲:“算了,別理他了,我們走吧!”“嗯?”文政赫一臉不解地望著自己的寶貝,為什麼呢,這種人就是要給他一點教訓。“嗯……那個——那個——你的傷口……”“什麼?”文政赫沒有聽清,不由又問了一遍。只見申彗星滿臉通紅地望著文政赫,半天才擠出幾個字:“那個——你的傷口需要處理……”這回文政赫終於聽清了,心中一陣激動。啊!他的小星星是在關心自己呢,今天真是他的lucky day,回家一定要好好謝謝佛祖爺爺。“我陪你去醫院吧!你的傷口要及時處理,否則會感染的。”幸虧漆黑的夜色掩飾了申彗星佈滿紅暈的俏臉,要不申彗星都羞得不敢抬頭了。“好好好,我們一起去醫院吧!”文政赫說完,一把抓住申彗星的小手,就往城堻怳j的醫院走去。

가능하다면 제가 하늘의 별도 따 드리고 싶어요.
金城醫院

           文政赫風風火火地拉著申彗星到了城中最大的醫院“金城醫院”,那速度快得讓人還以為這兩人在亡命天涯呢。等申彗星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已經站在急診室的門口了。這人還真是個雷厲風行的人呢。“文少!”一聲呼喊吸引了申彗星的注意,不由回頭一看,是一名穿著白衣的大夫,看樣子似乎認識。“金域啊!”這時男人也看見了文政赫的流血不止的手臂,急忙走上前來。“哦!怎麼受傷了?快點隨我過來。”男人二話不說將文政赫拽到了一邊,動作迅速地處理著傷口。整個過程,申彗星都靜靜地陪在一旁,但臉上的表情洩露了他心中的擔憂。“別擔心!我一點也不疼!”文政赫看著寶貝擔心的俏臉,不由輕聲安慰道。沒多久,傷口就縫好了針,還做了簡單的包紮。這時,白衣男人才高聲問道:“到底怎麼回事?怎麼受傷了?還傷得這麼重!”“呵呵呵,沒什麼,跟人打了一架!”“還說沒什麼?再深一點就傷到骨頭了!”“啊!”一旁的申彗星輕呼了一聲。白衣男人此時才注意到身邊的申彗星,不由抬頭望向他。男人在看到申彗星的那一瞬間就呆住了,這人實在太美了,那種仿若天使般純美的氣息會讓人情不自禁地深陷其中。“不准看!”文政赫看到男人呆愣的表情,不由一股怒氣湧上心頭,忽地一下擋住男人的眼睛,蠻橫地不讓男人看俊美的申彗星。申彗星哭笑不得地看著文政赫幼稚的行為,一臉的尷尬,真是太丟臉了。“他是我的,你不能看!”文政赫氣呼呼地瞪著白衣男人,恨不得將他的眼珠子挖下來。申彗星更是急得滿臉通紅,巴不得沖上去捂住這人的大嘴巴。


           什麼叫是他的,自己什麼時候成他的了?申彗星狠狠地瞪著文政赫,臉色臭得嚇死人。文政赫一看,心知寶貝生氣了,但這是個原則問題,決不能退縮:“我不管,他就是不能看!”此時的白衣男人終於回過神來,聽著文政赫幼稚的話語,哭笑不得,看來自己再繼續看下去,就真有可能看不見明天的太陽了,急忙轉移話題:“好好好,我不看,這行了吧!”“嗯!這還差不多!”“好了,你手臂上的傷口很深,雖然縫了針,但明天還要過來換藥,記得不要碰水,還要忌口,不能吃刺激傷口的東西!知道了嗎?”“哦!”文政赫非常不滿地應著。“呵呵,如果你想打兩針的話,我是沒有意見的!”“不要!”天不怕地不怕的文政赫最怕的就是打針了,一想到那尖尖細細的東西要插進身體了,就覺得很可怕。“那就要乖乖聽話。這些藥記得要吃,服用方法已經寫在袋子後面了。”“哦!”文政赫一臉哀怨地回答著,怎麼還要吃藥啊?

가능하다면 제가 하늘의 별도 따 드리고 싶어요.
“嗯?東萬還沒有回來嗎?”“還沒呢!不過,聽說可能下個月就回來了。怎麼?想他了?”“哼,想他?我巴不得他不要回來呢!”“怎麼了?你們又吵架了?”“哼!”這兩個人就像冤家一樣,明明很關心對方,但每次見面都會碰射出激烈的火花,吵得不可開交,但第二天又好得像親兄弟一樣。其他人實在不解這兩人的關係。東萬,全名金東萬,四大家族中金家的小兒子。金家有世界上最大的醫院,而金東萬也是世界上享有盛名的醫生,醫術十分了得,現正在各地金家的連鎖醫院視察。這金城醫院就是金家屬下的一所醫院,這白衣男子則是金東萬的堂哥,也是這所醫院的管理者。“大夫,他會聽話地吃藥的。”一旁的申彗星輕聲說道。文政赫一看寶貝說話了,頓時乖乖地坐在一旁,不敢說話,只是乖巧地點點頭,意思是他會乖乖吃藥的。金域很不給面子地輕笑出聲,看來面前的這個大美人就是文政赫的死穴呢。“那謝謝大夫!再見!”說完,申彗星轉身走了出去。文政赫一見寶貝走了,急忙跟了過去,一邊向外走著,一邊回頭對金域喊道:“替我向金老太爺問好,說我有時間會去看他老人家的……”話還沒說完,抬眼看寶貝已經走遠了,急得扔下金域就跑走了。“呵呵呵,看來能管住這小子的人出現了呢!不過,那人——真美!”金域回想起剛才看見的申彗星,不由又是一陣迷醉。


               文政赫生怕申彗星扔下自己走了,以百米衝刺的速度跑到寶貝身邊,一步不離地緊緊跟著。四月的夜晚還有那麼些涼意,讓申彗星迷糊的頭腦漸漸清醒起來,想著今晚發生的事情,唉,真是一個混亂的夜晚呢。申彗星看著一旁的文政赫,心中可說是五味雜陳,一時不知該說些什麼。兩人就這樣定定地看著,誰也不想打破這一刻。突然,旁邊飛馳過一輛汽車,驚醒了沉醉在文政赫眼神中的申彗星。申彗星滿臉通紅,自己竟然看他看呆了,輕輕咳了幾聲以掩飾自己躁動的心情:“我……你要乖乖地吃藥,要不,傷口不會好的。還要記得明天來醫院換藥!”


              “嗯!”文政赫乖巧地點點頭,只要是小星星讓他做的,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他也會去的。“那……我走了,你自己……小心……”“什麼?”文政赫一個驚慌,小星星要走了。“現在已經很晚了,我要回家了,你也早點回家吧。記得明天到醫院換藥,不要碰水、不要隨便吃刺激性的東西。”說完,也不等文政赫有所反應,攔住一輛路過的計程車,跳了上去。一眨眼的時間,計程車已經離開文政赫的視線之中。只剩下可憐兮兮的文政赫呆在遠處,一臉的落寞。嗚嗚嗚,按他的想法,下一步應該是護送美人回家才對的啊!人家幻想送愛人回家已經很久很久了,怎麼又出師未捷身先死呢。不過,嘻嘻,人家今天英雄救美了呢!這下小星星肯定對自己一見鍾情了,哈哈哈……只見一臉詭異的文政赫站在馬路中間,不時地發出一些恐怖的笑聲,驚起無數正在溫暖的小巢中休息的小鳥兒,連善良的月亮姑娘都嚇得躲到了一邊。


              望著絕塵而去的計程車,文政赫面露詭異的微笑,腦中不免開始幻想著與佳人約會的美好場景。忽然,大叫一聲,忽地轉身跑回醫院,那速度快得仿若獵豹一般。一路快跑入金域的辦公室,嚇得金域一個趔趄,摔坐在辦公椅上,雙目圓睜地瞪著喘著粗氣的文政赫,斷斷續續地問道:“你——你——你要幹什麼?”一分鐘後,文政赫終於緩過勁來,大聲說道:“我手受傷了!”金域一臉疑惑地回道:“我知道你手受傷了,半小時前我不是已經幫你縫針包紮的呢!”“我是說我的手受了很重很重的傷!”“嗯——不算嚴重,休息的幾天就沒事了!”“我說我的手受了很嚴重很嚴重的傷!”文政赫說完,還怕他不相信一樣,一個箭步沖到金域面前,並向他展現自己受傷的右手。金域還是一臉的疑惑,他知道他手受傷了,不需要再看了。兩人就這樣大眼瞪小眼得瞪了一刻鐘。最後還是文政赫忍無可忍地大聲喊道:“你怎麼這麼笨,我是說現在的傷不夠重,我要受很重很重的傷?”金域還是一臉的疑問,根本就是有聽沒有懂。“唉,還是金東萬那小子懂事,虧你還是他堂哥呢?”這跟是不是金東萬堂哥好像沒有關係吧?不過,這回金域倒變聰明了,他歪著腦袋,小心翼翼地問道:“嗯——你是不是想包紮得——嗯——誇張點?”“對!嘻嘻,金域你真聰明,比那個叫什麼金東萬的強多了!”一眨眼功夫,金域就在愚蠢和聰明的境界堜b了個來回。文政赫點著他的小腦袋,撲閃著他的兩隻大眼睛,就如同一隻大兔子一樣。金域受不了地搖搖頭,無奈地說道:“唉,真是誤交損友,終於明白金東萬那小子當初為何要捲舖蓋連夜逃走了。文政赫,你真是個惡魔!”說完,還恨恨地瞪了眼前這個一臉乖巧的大男人。“過來,我幫你重新包紮!真是的,別人看見了,還以為我是名黃綠醫生呢!”說完,抓起一大卷紗布和繃帶,開始準備給文政赫重新包紮。文政赫一見頓時樂開了花,趕緊在金域面前乖乖坐下。不一會工夫,文政赫就如願地有了一個綁著厚重繃帶的傷手。金域望著樂得快找不到北的文政赫,重重地歎了一口氣,唉,怎麼就讓他攤上這麼個腦子不正常的朋友呢?這人竟然還是文家的下任繼承者,唉,真擔心文氏企業的未來啊!“金域,謝啦,有空再一起喝一杯!”說完,搖了搖那只受傷“嚴重”的手,轉身走了出去,徒留下男人在房堳s歎自己的交友不慎。

가능하다면 제가 하늘의 별도 따 드리고 싶어요.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