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文政赫你究竟愛的是誰?

가능하다면 제가 하늘의 별도 따 드리고 싶어요.
賀森啊賀森, 怎麼你這样柔弱的啊...(教教在我心中可是很男人的啊!!)
文政赫, 一副眼鏡和留海頭髮你便認不出來了? 你的眼有問題嗎??!!
賀森啊賀森, 怎麼你這样柔弱的啊...(教教在我心中可是很男人的啊!!)
文政赫, 一副眼鏡和留海頭髮你便認不出來了? 你的眼有問題嗎??!!
kamkam 發表於 2009-5-15 08:36
你嘅見解好獨到,我完全同意!

가능하다면 제가 하늘의 별도 따 드리고 싶어요.
週末  赫賀吧

               自從意識到文政赫喜歡自己,申賀森的心情就一直處於一種欣喜與忐忑之中,不能確定他是不是真的喜歡自己,還是僅是一時的興起之作而已,他是不是真的喜歡自己?今晚他又要化身申彗星,站在他最愛的舞臺上放聲歌唱,只有那個時候,所有的煩惱都會遠離自己。他喜歡唱歌,喜歡在歌聲中翱翔的感覺。他不在乎聽眾有多少,他只想唱給自己喜歡的人聽,他只在乎那一人。


                 申彗星站在舞臺中央,偷偷地望著坐在酒吧一角的文政赫,心中不由一陣羞澀,他喜歡自己,那自己呢,好像也有那麼一點點喜歡他的樣子。申彗星甜甜地笑了,溫柔的歌聲漸漸響起,讓人也似乎回到了自己初戀時。文政赫雙眼緊緊注視著舞臺上的小人兒,臉上淨是一片迷戀。每次看到他站在舞臺上,都覺得似乎天使降臨到了人間,是一種沒有沾染世間塵囂的純淨,就是這種純淨讓他沉迷,更想將這種純淨收入懷中。但今日的他多了幾分溫柔、多了幾分甜美,還多了幾分羞澀,讓他整個人看起來就像跳入凡間的可愛精靈一般。亮亮的大眼睛一閃一閃的,似乎會說話一般,長長的手指輕輕地捋了捋鬢角的短髮,文政赫心中一動,真可愛,但隨即就覺得這個動作似曾相識。啊!小森森也經常做這個動作,想到自己的小森森,不由想起了那個吻。一想起那個吻,文政赫全身不由一陣發熱,自己早已不是青澀的少年,“情聖”之名說明自己歷經情事,但從來沒有一個吻讓自己完全深陷其中,幾近癡迷。但自己的熱情似乎嚇壞了可愛的小森森,他推開自己跑掉了,中午也沒有來小樹林和自己共進午餐,文政赫不由皺了皺眉,都怪自己一時忍不住,但誰叫小森森是那麼的秀色可餐呢,這可怪不了自己,但自己不會這麼快就放棄的,俗話說“堅持就是勝利”啊!呵呵,森,等著我!


                   申彗星滿臉通紅地躲回後臺,摸著自己熱辣辣的臉頰,申彗星腦子堣@片混亂。他,他又用那種眼神看自己了,之前親吻自己的時候也是這種極具佔有性的眼神,似乎在下一秒就要將自己吃掉一般,但自己就是對這種眼神沒有一絲抵抗能力。“彗星哥!彗星哥!……”急促的呼叫聲驚醒了神游的申彗星,申彗星回頭一看,迎面竟是超大一束紅玫瑰,不由驚呼了一聲。“呵呵,彗星哥,你也被嚇到了,是吧?這是文少爺剛剛送來了,總共999朵呢。”“他——”申彗星一聽文政赫的名字,心中就不由一陣激動。“彗星哥,你知道999朵紅玫瑰表示什麼意思嗎?”小女孩一臉奸笑地望著申彗星。“‘無盡的愛’!看來文少爺愛上你了!”小女孩笑嘻嘻地望著滿臉通紅的申彗星,大聲說道。“你——人小鬼大!你又知道了?”“我怎麼不知道了?你別看我人小,但我懂得可多了!文少爺每次都來聽你唱歌,每次都會送你精心挑選的鮮花和情書,這不是喜歡你還是什麼?”“可是,可是我是男的——”“男的又怎麼了?愛情是不分種族年齡性別的!”望著一臉堅毅的小女孩,申彗星一時竟不知該說些什麼,只能呆呆地望著她。但小女孩的話卻在申彗星的心中投入了一顆重型炸彈,平靜的心再也回不到從前。


                    “他喜歡申彗星!他喜歡申彗星!……”申彗星陷入一陣迷茫中,申彗星是他,但赫大的申賀森也是他,那文政赫喜歡的是申彗星還是申賀森呢?如果他喜歡的是申彗星,那他又為什麼會親吻身為申賀森的自己呢?“彗星!”一聲愉悅的呼喊打斷了申彗星的思緒,申彗星抬頭望向門口,只見安七炫滿臉笑容地倚在門邊,正一臉興致地望著自己。“七炫,你什麼時候到的?”“在你望著那一大束紅玫瑰發呆的時候。不過,什麼時候我們可愛的彗星寶貝這麼受歡迎了?”“你又取笑人家了?”“哈哈哈,說真的,誰送那麼一大束紅玫瑰啊?”“嗯——文——政赫!”不知為啥,申彗星不想安七炫知道文政赫送花給自己,似乎自己的小秘密一下子被暴露在了別人面前一樣。


                    “文政赫?文氏企業的下任接班人!”安七炫不敢置信地望著申彗星,似乎想確定申彗星說的是不是真的。看著申彗星一臉扭捏的樣子,看來真的是文政赫那人送的了。“他為什麼送花給你?你們認識嗎?”“不,他只是很喜歡我唱歌而已,沒有別的意思!”“是嗎?”看安七炫一臉的不相信,申彗星不由著急起來:“真的,他只是很欣賞我的歌聲,沒有別的意思!”申彗星不想繼續在這個話題打轉,慌忙將紅玫瑰放在一旁,輕聲問道:“你怎麼有空來看我了?聽志勳哥說,你這段時間很忙!”“嗯,但是,就算再忙也要來給漂亮的彗星寶貝加油啦!”“人家那是帥,什麼漂亮不漂亮的!”安七炫看著鬧脾氣的申彗星,會心一笑:“是是是,那是帥!不過,說真的,我們的彗星寶貝真是越長越漂亮了,連我也忍不住要愛上你了呢!”“愛?”申彗星內心一陣恐慌,慌忙回頭抓住安七炫的衣襟問道:“真的嗎?申彗星真的很美,美得讓人一看就會喜歡嗎?”安七炫望著彗星激動的行為以及滿懷期望的雙眼,雖不明所以但仍點了點頭,輕聲說道:“當然了,我們彗星是我見過最美的人了!”“是嗎?”申彗星突然鬆開了安七炫的衣襟,但整個人看起來無精打采的,輕聲低喃著:“果然,他喜歡的是申彗星——”“他?他是誰?”“沒,沒有誰!你聽錯了!”申彗星急忙低頭,以掩飾自己心中的苦悶。安七炫雖好奇彗星的突然轉變,但看他一副不想說話的樣子,只得輕聲說道:“那好,你快點收拾一下,我們一起去吃夜宵!”“好!”申彗星有氣無力地應著,但他現在只想一個人呆著,他的心好亂好亂。

我自爱我的野草!!!
文政赫很鬱悶、很鬱悶,很痛苦、很痛苦,原因嘛,只有一個——他的小星星。自從那天在跆拳道場情不自禁地親了小森森之後,他已經有三天沒有見到小森森了。嗚嗚嗚嗚,怎麼會這樣?小森森不是應該對自己“投懷送抱”,然後他們兩人開始甜蜜的生活的嗎?怎麼會這樣?嗚嗚嗚……李珉宇看著一臉哀怨的文政赫,不由一陣愉悅,呵呵呵,還從沒見過這人這麼無精打采、耷拉著腦袋的樣子呢,真是大快人心啊!


                 “喂,老大,這回又發生什麼事了,讓我們的‘情聖’大人這麼苦惱的?”“唉,我已經三天沒有見到我家小星星了!”“哦?為什麼?你們不是每天都一起共進午餐的嗎?”“嗯,但是自從那天在跆拳道場前吻了他後,他就不理我了!”“哎呀,接吻了啊,那不是很好嗎?”“他現在都不理我了!”“可能人家害羞了呢?”“是這樣嗎?可是——”“你去找他啊,再使出你超級強勁的粘人功夫,這不就手到擒來了!”“真的嗎?可是我都找不到他,每次到教員室都說他不在。”“唉,真是笨蛋,你不會去問問他的同事或者同學什麼的。”“對啊,我怎麼沒有想到呢?”說完,文政赫一個轉身向門外跑去。李珉宇看著漸漸跑遠的身影,無奈地搖搖頭,看來這次老大真是愛慘了他家小星星了。


赫大

                     “砰”的一聲巨響,文政赫沖進了教員室,一臉的兇惡,掃了一眼不大的房間,沒有看見心堥漱p人兒的身影,不覺有點洩氣,一把抓起身旁的一位較為年輕的教員,大聲問道:“小星星呢?我家小星星到哪去了?”“小星星?”年輕教員一臉迷茫,“小星星”那是什麼東西啊?“申賀森啊!他今天沒有上班嗎?”“哦!申賀森啊!他到外地開研討會去了,今天應該回來了。”“研討會?”“嗯,他代表我們學校去參加一個國際研討會了。”哦,那就是說小星星不是故意躲他的囉,嘻嘻,雖然沒有看見小星星,不過知道了他的去處就沒那麼擔心了。文政赫原來還一片鬱色的俊顏忽地變成如陽光般燦爛的大笑臉,看得教員室內的眾人是一愣一愣的,這變得也太快了吧。文政赫輕輕地放開手堛漲~輕教員,蹦躂蹦躂地跑出了教員室,離開前還不忘送個大大的飛吻。



                        啦啦啦,啦啦啦,今天就能看見可愛的小星星了,三日不見、如隔三秋啊!原來小星星不是躲避自己,他是去開研討會了,不過,他怎麼不告訴我呢?文政赫蹦躂蹦躂地跑到小樹林,做點小準備,給寶貝一個大大的驚喜。但在太陽公公累得回家躺倒之後,文政赫就高興不起來了。嗚嗚嗚,小星星沒有來,小星星沒有來小樹林……文政赫耷拉著腦袋,無精打采地走在學校的主道上,心媮晹b想著今天小星星為什麼沒有去小樹林。忽然一聲高呼驚醒了徑直發愣的文政赫,文政赫不由抬頭向一旁望去,原來是校長。文政赫急忙提起精神,上前打招呼:“金伯伯好!”“政赫啊,怎麼這麼晚了還一個人呆在學校啊?”“嗯,學習!”“學習?不會是因為你那位小老師吧?”“森?不是,他是最好的老師!”“呵呵呵,看來你很喜歡他哦!那為什麼他又會向我請辭呢?”“請辭?”文政赫一臉疑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三天前,他到我辦公室請辭,並主動答應去參加在C城的國際研討會。而之前他嫌麻煩,是從來不肯參加任何研討會的。”


                   文政赫驚訝地抬起頭,森在躲避他,這麼明顯,讓文政赫心中一陣劇痛。“你們發生什麼事了嗎?”慈祥的老校長溫和地問道。文政赫搖搖頭:“沒有!他只是生我的氣罷了!”文政赫一臉的喪氣,森在躲避他,不想看見他,甚至不再做他的小老師了,他該怎麼辦?“森什麼時候回來?”“他今天早上就回來了,但又向我請了一個星期的假期。”“什麼?”文政赫此時可說是萬念俱灰了,沒想到森竟會這樣的厭惡自己。“小政赫,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沒有自信了?你以前可是所向無敵的哦!”“金伯伯——”“哈哈哈,讓金伯伯告訴你一個小道消息吧!”“嗯?”“哈哈哈,算是金伯伯送給你的小禮物吧!聽說你的小老師每天晚上都會到大學旁邊的 DONKIN DUNUT’S 打工,也許你可以去那看看!”老校長說完,笑呵呵地扭頭望向一臉迷茫的文政赫。文政赫一聽,雙眼精光一閃,臉上很快展露出了自信的笑容。老校長點點頭,這才是他認識的小政赫嘛。“謝謝金伯伯!”文政赫送上自己由衷的感謝,臉上的笑容讓人不覺刺眼。

我自爱我的野草!!!
DONKIN DUNUT’S

                    文政赫已經在這蹲點三天了。三天堙A別說看見他家小星星了,連跟星星挨邊的東西都沒看見。文政赫沮喪極了,心情完全掉到了穀底,蹲在路旁,畫著小圈圈,嘴媮暀ㄟ惘a嘟喃著:“森森到底到哪去了啊?難道他真的討厭我了嗎?嗚嗚嗚,森——”“都已經三天了,森到底跑到哪去了呢?是不是出什麼事了呢?”正當文政赫冥思苦想之際,一個小身影出現在街角處,一下子吸引了文政赫的視線。來人正是申賀森,只見他低著頭往前走著,似乎在想著什麼。文政赫一陣大喜,急忙奔到申賀森身前。申賀森只是低著頭,並沒有注意身前站著的人,不小心撞了上去,但申賀森也僅是低著頭輕輕說了一聲“對不起”就繞了過去。文政赫寵溺地望著可愛的寶貝,心中不覺一陣甜蜜,終於看見他家寶貝了,怎麼幾天不見就瘦了呢,他沒有好好吃飯嗎,他有沒有想我呢?一個又一個問題不停地出現在文政赫腦海堙A等文政赫反應過來時,申賀森已經走到 DONKIN DUNUT’S的門前了。文政赫一見,暗叫糟糕,急忙快步跑到申賀森身前,大聲喊道:“森——”


                      沉浸在自己思緒中的申賀森突然被一聲高呼驚醒,慌忙抬頭,一張大大的笑臉出現在自己的面前,申賀森一陣驚慌,不由後退了一步,不小心被腳下的一塊石頭絆了一下,眼看就要摔倒。文政赫眼疾手快,上前一把將小人兒拉進懷中。等申賀森反應過來時,文政赫已經將他緊緊抱在懷中,兩人的身體緊緊地貼合在一起,近得能聞到文政赫身上純然的男人味,還有男人身體炙人的高溫。申賀森一陣臉紅心跳,慌忙中推打著男人厚實的胸膛,忽地男人低沉的嗓音在耳邊響起:“森——”申賀森只覺全身一陣發軟,幾乎要跪倒在地上,但男人堅實的臂膀就像安全的港灣般將他緊緊地包圍著,心在慢慢地陷落。申賀森不由抬起頭,男人愛戀的雙眼正定定地望著自己,四目相望,迸射出激烈的火花,文政赫情不自禁地低下了頭,再次攫取了寶貝嘴中的甜美。申賀森只覺一陣天旋地轉,呼吸漸漸急促,全身不停地顫抖。


                      在申賀森覺得快不能呼吸的時候,文政赫終於放開了他,混亂的頭腦也漸漸清醒過來,申賀森想起剛才的一吻,心中滿是羞澀,這人當他是什麼啊,怎麼能在這種地方吻他呢,他不是愛那個會唱歌的申彗星呢,那他到底將自己當作什麼了。思及此,申賀森心中一陣苦澀,幾無法呼吸,猛地將文政赫推開。“啪”一個火辣的巴掌甩到了文政赫臉上,頓時出現一個清晰的掌印,可見用勁之大。文政赫不由一陣呆愣,直直地望著眼前雙眼通紅,仿佛下一秒中就要哭出來的寶貝,一陣心慌,不由伸手想將小人兒抱入懷中。申賀森後退了幾步,淚水再也忍不住滑落下來,抿了抿嘴,轉身跑進了店堙A徒留下完全不知自己又做錯什麼了的文政赫。申賀森手忙腳亂地抹掉臉上的淚痕,心中不由一陣疼痛,他為什麼要這樣對待自己,為什麼?想著不再見他就不會去想他,但錯了,真的錯了。



                   文政赫撫上左臉頰,唉呀,真疼,但寶貝為什麼要打他呢?文政赫現在可說是一頭霧水,明明剛剛兩人還熱情擁吻來著,為什麼現在會變成這樣?寶貝哭了,小臉上的淚痕讓自己心痛不已,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文政赫第一次對自己這麼深惡痛絕之。站在店門前,望著店中寶貝忙碌的身影,心中漸漸升起一股暖意,卻潛藏著一點不安,他的寶貝就在這堶情A但他卻不敢進去見他,他怕會再次看見他悲傷的雙眼,看見他的眼淚。文政赫就那樣靜靜地守在店門前,偷看著心愛的小人兒,這樣就行了。


                  “珉宇啊——”李珉宇聽著手機堛瑭n音,不由一陣頭疼,話說他昨晚為了一個新專案忙到今天早上才回來,看著床頭的鬧鐘,啊,他才睡了不到三個小時,唉,真是交友不慎啊,看來明天要去轉轉運了。“老大,什麼事啊?”慵懶的聲音傳到文政赫耳邊,讓文政赫不由精神一震:“瑉宇啊——我臉好疼啊——”“臉好疼?怎麼回事?打架了?”“森森打了我一巴掌!”“啊?哈哈哈哈——你家小森森打了你一巴掌!是不是你又犯色狼了?”“沒——我——我只是親了他一下——”“只是親了他一下?”“嗯——親了很多很多下!”“哈哈哈,不會是濕吻?”“這這這——”“哈哈哈,那就是囉!恭喜啊,終於攻下敵營啦!”“沒——森森不理我,還打了我一巴掌!”“活該,誰叫你像個色狼一樣?不打你一頓就算不錯了,你家寶貝的身手可不是說著玩的!”“但是——他現在都不理我!”“唉!你那腦筋不是很好使的嗎?”“我——”“哈哈,真想看看你臉上的五指山,肯定美妙至極!”“李珉宇!”“好了,好了!你就發揮你那超人的黏功嘛?這世上我想沒有人可以抵擋得住!”“可以嗎?”“要不你就讓你家寶貝投入別人的懷抱吧!”“不要!臭李珉宇,再也不理你了!”說完,文政赫掛掉電話,氣呼呼地蹲在地上,手指畫著小圈圈,嘴媮椄蓮膠a罵著:“臭李珉宇,壞李珉宇——”李珉宇不敢置信地望著手中的電話,這見色忘義的混蛋,竟敢掛他電話,真是不想活了。不過,貌似今天某人已經遭受到重創了,哈哈哈,真想看看他臉上閃閃的五指山,肯定很有趣!

我自爱我的野草!!!
申賀森偷偷地望向店外的文政赫,心中一陣苦澀,雙眼不由又紅了。“賀森!”“嗯!艾姐,有什麼事嗎?”“你認識那男生嗎?就是蹲在門口的那個帥男生!”“我——不——認識!”“哦,是嗎?那男生在店門口守了三天了,每天天還沒亮就來了直到關門,都一直守在門前。我還以為他是在等你呢!”“不——”申賀森呆住了,他等自己等了三天,真的嗎?為什麼?申賀森腦中一陣混亂,只是望著門外的文政赫發呆。


               時間過得很快,眨眼間就到了打烊的時間。申賀森心情忐忑地邁出店門,他還站在那個地方,整整一天他都守在店門前,只敢偷偷地看著自己,不敢進來。文政赫一見申賀森走出來,急忙跟了過去,輕輕地叫了一聲:“森——”便安靜地站在一邊,不敢再說什麼。申賀森大步地往前走著,似乎想甩掉身邊的這個狗皮膏藥,但文政赫亦步亦趨地跟在一旁,小心翼翼地偷瞄著寶貝的臉色,一副想說話又不敢說的樣子。“你走開!”申賀森氣惱地瞪著身邊的男人,大聲喊道。“森!你肯跟我說話了!”文政赫一臉興奮,他家寶貝又跟自己講話了,真是太好了。“我說你快走開!”“森,你為什麼生氣?我做錯什麼事情了嗎?”“我——沒有生氣!”“但是——”“我說我沒有生氣!”


                   申賀森滿臉通紅,氣呼呼地往前走著。“森——等等我!”文政赫快步跟上前,伸手想抓住申賀森的胳膊。說是遲那時快,文政赫忽然覺得眼前的景物倒了個個,隨即一陣劇痛席捲全身。原來暴怒中的申賀森感覺到身後有人接近,直覺使出了一記過肩摔,文政赫就被狠狠地摔倒了地上。一聲驚呼讓申賀森不由低下了頭,只見文政赫一臉痛楚地躺在地上,似乎傷得不輕,一陣心慌,慌忙問道:“你——你怎麼樣?有沒有哪里受傷了?”說完,還伸手檢查著文政赫的身體。文政赫高興得說不出話來,寶貝還是關心自己的,雖然摔得很痛,但這是寶貝愛我的表現啊!申賀森都快哭出來,他怎麼不說話,是不是摔得很重,都怪自己出手太重了。“文政赫,你怎麼了?不要嚇我?快說話啊!”文政赫看著雙眼通紅的寶貝,心中滿是感動,伸了伸手,啊,好痛啊,寶貝下手真是重!“我沒事!”費勁地說出一句安慰的話,摸了摸寶貝的笑臉,心中滿是甜蜜。“我送你去醫院,你好像傷得很重!”“沒事,沒事,別擔心!”說完,慢慢地站了起來,幸好沒有傷到骨頭。“真的沒事嗎?”申賀森還是一臉的擔憂。“沒事!森,你不生氣了?”申賀森一聽,臉刷的一下變得通紅,扔下文政赫,轉身準備離開。



                      文政赫一見寶貝要走了,心中一急,不由大喊了一聲:“哎喲!”果然,申賀森一聽慌忙停了腳步。文政赫慌忙倒在地上,裝成一副很痛的樣子,嘴媮暀ㄟ惘a嗷嗷叫。申賀森急忙奔到文政赫身邊,一臉的擔憂:“你怎麼樣?是不是哪里痛?”文政赫趁機拉起申賀森的小手,輕輕地撫摸著,啊,寶貝的小手真是又滑又嫩啊!申賀森壓根沒有注意到文政赫正拉著自己的手,他只是很擔心地望著文政赫。怎麼辦?怎麼辦?申賀森心慌得不知怎麼辦才好:“我送你去醫院!”說完,想把文政赫從地上拉起來。文政赫悄悄用勁站了起來,他可不能讓寶貝知道自己裝病,嘴媮暀ㄟ惘a呻吟著:“哎喲,好痛好痛!”“我們去醫院,好嗎?”“不,不用去醫院,只要讓我休息一下就好了。”“真的嗎?真的不用去醫院嗎?”“休息一下就好了,你別擔心!”“都是我的錯,我不是有意的!”申賀內疚得望著一臉痛苦的文政赫,巴不得受傷的是自己,他真的不是有意的。“你別擔心!”文政赫單手撫上申賀森的小臉,輕聲安慰道。申賀森拉住文政赫的手,輕聲說道:“要不你先到我家休息一下——”文政赫心中一陣激動,去寶貝家,真是太棒了,沒想到今天就竟然有意外收穫。如此想著,臉上不由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只不過與剛才痛得扭曲的表情混在一起讓人看了不覺怪異。“我家離這堳靰鞢A你先到我家去休息,而且還可以幫你上藥。”“好好好!”文政赫高興得都快昏過去了,急忙點頭表示同意。“那你能站起來嗎?我扶你!”文政赫假裝費勁地爬起來,靠在申賀森身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寶貝身上甜美的氣息讓文政赫全身不由一陣發熱,好幸福啊,真想永遠永遠這樣!



                   在申賀森的協助下,兩人來到了一間小公寓前。站在門前,文政赫興奮地說不出話來,這扇門後面就是寶貝住的地方了呢,不知是什麼樣子的。真是好興奮啊,只要想到寶貝每天晚上都在這媞恅情A他就全身一陣燥熱。忽地,門被打開了,入眼的是一間一房一廳的小公寓,麻雀雖小卻五臟俱全。文政赫好奇地東張西望,這就是寶貝住的地方呢!“你先坐下,我去拿藥幫你包紮!”說完,申賀森急忙走進房內。文政赫乖乖地坐在一旁,心堣ㄔ悒敦_了歪主意,一定要想辦法住下來,這樣就能天天見到寶貝了,但是要用什麼辦法呢?


                    申賀森小心翼翼地檢查著文政赫身上的傷,發現除了一些輕微的擦傷外,並無大礙。“你好些了嗎?”“嗯,頭疼,肚子疼,腿疼,手疼——”“啊!很痛嗎?那要不要去醫院?”“不不不——我休息一下就好了,我能留下來嗎?”大眼睛眨啊眨,讓申賀森實在沒有辦法說出拒絕的話,只得點點頭答應了下來。誰能想到申賀森的這一點頭,竟將文政赫留在了身邊一輩子。唉,每當申賀森回想起今日的時候都是後悔莫及,沒想到自己的一時心軟竟引狼入室,兩人也從此糾纏了一輩子。



                    申賀森小心翼翼地擦拭著文政赫手上的擦傷,眉頭也隨著越來越多的傷口而緊皺著,怎麼這麼多擦傷,自己只是使出過肩摔輕輕地將他摔在地上啊!看著寶貝緊皺的眉頭,文政赫不覺一陣心疼,手不由撫上了寶貝的小臉,喃喃說道:“不疼,一點都不疼!”申賀森驚訝地看著文政赫的手,一時竟說不出話來。時間在靜靜地流逝,一種名叫幸福的東西在滋生蔓延。


                       “嗯,好了,傷口都處理好了,你稍微休息一下吧。等會我幫你叫車送你回去。”文政赫一聽,心中一驚,寶貝要趕自己走了,不行,這麼艱難才混進寶貝家堳蝏繶鈳o麼輕易就走了呢,一定要想辦法住下來,俗話說近水樓臺先得月嘛!文政赫兩隻眼珠子轉啊轉的,叮,忽然計上心頭,嘻嘻,我就算賴也要賴在這,打死都不走。“啊!”文政赫忽地大喊一聲,抱著肚子滾落在地上。申賀森從房內出來就看見文政赫抱著肚子在地上滾來滾去,心下大驚,慌忙上前:“文政赫,你怎麼了?怎麼了?”文政赫一看申賀森著急的樣子,心中大喜,寶貝果然還是擔心自己的,不由叫喚得更加賣力了。申賀森在一旁乾著急,不知該怎麼辦,眼睛漸漸紅了起來。文政赫看著兩眼通紅的寶貝,心中一陣暖意但也產生了那麼點小內疚,不由自主地捉住了寶貝的小手,輕聲安慰道:“別擔心,我沒事——”“你哪里疼?我送你去醫院!”說完,申賀森想把躺在地上的文政赫攙起來。文政赫一慌,他可不能上醫院,否則寶貝就知道他是假裝的了,急忙說道:“不——不用!你扶我到床上休息一下就行了。”“但——”“讓我休息一下就行了。”“哦——”申賀森慌忙攙起文政赫,並扶他在床上躺下,輕聲說:“你先休息一下,要不要喝水?”“嗯——”躺在寶貝的床上,寶貝特有清香飄進鼻中,讓文政赫仿若仙境般,啊,真幸福啊!迷迷糊糊中竟睡了過去。等申賀森端著水杯進來時,發現文政赫已經睡著了,像小孩般蜷著身子,懷媮朁窱萓菑v的枕頭,一臉的滿足。申賀森慢慢地蹲在床邊,望著沉睡中的文政赫,心中不由一陣淒苦,輕輕撫摸著他的臉,喃喃道:“你愛的到底是誰?”

我自爱我的野草!!!
清晨的陽光暖暖地照在文政赫身上,舒服極了。文政赫伸了個大懶腰,慢慢地睜開雙眼。入目陌生的環境讓文政赫腦中一陣恍惚,這是哪里啊?但昨晚的一切慢慢地在眼前浮現。騰地一下,文政赫從床上跳了起來,飛箭般沖了出去。暖暖的陽光流瀉著,讓文政赫恍如夢境般。環視一周,沒有寶貝的身影,只在客廳角落的飯桌上找到了一張小紙條,上面歪歪扭扭地寫著幾個字:“桌上有早飯,我去上學了。”文政赫這時才注意到桌上的東西,幾個小菜還有一碗鮮美的肉粥。文政赫嘗了口,嗯,真好吃,真好吃!兩三口就把一大碗肉粥吞進肚子,還想吃,想不到寶貝的手藝這麼好。


                       吃飽了,文政赫這才有時間好好看看這個寶貝住著的地方。乾淨整潔的環境顯示了住在這堛漱H有點小潔癖,一應具全的廚具也彰顯了它的主人是個善於廚藝的人。整體說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嘻嘻,雖然是小麻雀,但裝我這個“小人”還是足夠的。啦啦啦,我要和寶貝住在一起了,我們就要生活在同一屋簷下了,真是太太好了!不過,怎麼才能住下來了。哈哈哈,第一步就是鳩占鵲巢,對,就這麼辦。文政赫兩隻眼睛轉了轉,臉上不由露出了一絲奸笑。


                  整整一天,申賀森都心不在焉的,惦記著家堥漱H有沒有吃早飯,惦記著他身上的傷,惦記著一切一切。好不容易完成了一天的工作,申賀森精疲力盡地走回了家,在打開門的那一霎那驚呆了。只見文政赫像灘爛泥般躺在地上,正大口大口地喘著氣。申賀森慌忙扔下手中的大包,幾步跑到文政赫身邊,急聲問道:“文政赫,你怎麼了?有沒有怎樣?”文政赫也是心中訝異,他只不過是因為搬東西太累了,所以躺在地上休息了一下而已,怎麼寶貝一副快哭了的樣子。“我——我沒事!”“真的嗎?那你怎麼——”“也不能說沒事!”“那——”“我被家婸陞X來了,我——我現在無家可歸了——”“無——無家可歸?怎麼會?”申賀森心下驚訝。“臭老頭要我幹些我不願意幹的事情,我不肯就離家出走了。森——你會收留我吧——”文政赫一臉哀怨,拽著申賀森的袖子搖啊搖,就像只討主人歡心的小狗狗一樣。申賀森望著撒嬌的大個子,腦袋一陣疼痛,這人——“你有沒有別的朋友,你可不可以……”“沒有,我沒有別的朋友!他們都和老頭子一夥的,都是壞人!”“壞人”兩字說得還超大聲。“那——那——你——你也不能住在這啊!我——”“森,你是大好人,你看,我這麼慘,一定會收留我的!”說完,還扯了扯自己的頭髮,讓自己看起來一副十足落魄青年的樣子。 不過,這樣子貌似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申賀森一陣心軟,不由點了點頭。



                     文政赫一聽,露出個幾可媲美太陽的燦爛笑容,還一把抱住眼前的小人兒,高興地大聲喊道:“太好了,森!謝謝!謝謝!”一邊喊著,一邊還蹭著申賀森的脖子,讓申賀森全身一陣酥麻,慌忙將文政赫推開,羞得滿臉通紅,結結巴巴地說道:“你——你——你可以——先住下來,但——但是你一找到房子就要走!”“嗯,好的!森,我會乖乖聽話的!”“嗯——”看著文政赫亮晶晶的大眼睛,申賀森覺得自己可能做了個錯誤的決定。


                  陽光暖暖地照在身上,讓文政赫舒服地翻了個身又睡了過去。忽然,猛地睜開眼睛,迅速地從床上蹦起來,像一支箭般沖向一旁的臥室。果然,床上空蕩蕩的,被子整齊地疊放在一角,只是不見小人兒的身影。唉,寶貝又走了。文政赫一臉沮喪著走出臥室。今天又沒有看見寶貝,住進來已經三天了,這三天來看見寶貝的次數屈指可數,不知是寶貝故意躲著自己,還是他真的很忙,都怪自己,每次都睡得死死,寶貝什麼時候走的都不知道。文政赫無精打采地梳洗完,走出客廳,看見小飯桌上精心準備的早飯,臉上不由露出個大大的笑容。寶貝每天都會給他準備不同樣式的早飯,冰箱堣]會存放著早已準備好了的午飯和晚飯,味道可真不是普通的好。吃著寶貝為他準備的早飯,文政赫心媢釵Y了蜜般甜滋滋的,同時心堣]暗暗下了個決定,今晚一定要等到寶貝回家,不管怎樣今天一定要和寶貝說話,而且還要說上三句以上。思及此,文政赫不由露出一絲奸笑。

我自爱我的野草!!!
深夜

             申賀森拖著疲倦的身體走到家門前,望著緊閉的大門,思緒萬分。他在堶情A三天前他就住了進來,老實說自己是欣喜的,但欣喜的背後更多的是苦澀。自從意識到自己喜歡那人後,自己離快樂就越來越遠了。慢慢地蹲了下來,他好討厭現在的自己啊,為什麼要喜歡上他呢,為什麼……眼淚慢慢地滑下,留下的何止是他的眼淚,還有他的心!


                擦幹臉上的淚痕,儘量讓自己看起來精神一點,輕輕地打開門,真希望那人睡了。但在打開門的那一瞬間,申賀森呆住了。只見文政赫歪著腦袋斜靠在玄關處,雙眼緊閉著,似乎睡著了。他怎麼會睡在這堜O?申賀森疑惑地看著文政赫的睡顏,心中不由歎了口氣。申賀森輕手輕腳地從文政赫身上跨過,從臥室中取出一張薄被披在文政赫身上。要不要把他叫醒呢,在這媞峇@晚身體肯定是受不了。正當申賀森為要不要叫醒他而苦惱時,文政赫忽地睜開了雙眼,讓申賀森嚇得向後一倒。文政赫眼疾手快地將申賀森拉住,並順勢將他拉進了自己懷堙C片刻後,申賀森才緩過神來,同時也意識到自己正窩在文政赫的懷堙A不由一陣羞澀,慌忙從文政赫懷堭簷璆X來。文政赫看著滿臉通紅的寶貝,不由一陣激動。



                而申賀森則是羞得不知如何是好,眼睛左顧右盼的,就是不看文政赫,嘴媮棖銙鉿a說道:“你好好地不睡覺,躺在這媟F什麼?”“等你啊——”“等我?為什麼?”申賀森一聽,驚訝地看著仍坐在地上的文政赫。“因為我要跟森說話啊!”“說話?說什麼話?”“心婺黹琚I”“心婺隉H什麼心婺隉H”申賀森被文政赫認真的樣子弄得疑惑不已。“森每天都好忙好忙,我都看不見你——”文政赫說完,還一臉哀怨地拉了拉申賀森的衣袖,兩隻大眼睛還一眨一眨的,鬧得申賀森一時不知該說些什麼。“好了好了,今天已經很晚了,有什麼話明天再說,現在你先去睡覺吧!”“可是——”“乖,聽話!”寵溺的一句耳語,讓文政赫整顆心像浸在了蜜糖中一般,甜蜜蜜的,慌忙地站起身,朝申賀森的粉臉上親了一下,讓申賀森一個愕然,文政赫笑嘻嘻地說道:“這是晚安吻。晚安,森!”說完,一蹦一跳地跑到客廳一角的簡易小床躺了下來,今晚肯定會做個好夢的,不久便發出輕微的呼嚕聲,竟已進入夢鄉。申賀森驚訝地望著再次睡著的男人,一腦子的問號,這人等了他一個晚上,說是要說什麼心婺隉A到頭來自己又睡著了,這人腦子堥鴝雩豸F些什麼啊?申賀森搖了搖頭,舉步走進了一旁的小浴室。不久,堶惚K傳出了陣陣水流聲。

我自爱我的野草!!!
時間一天天地流逝,轉眼間竟過了半月。這半個月堙A申賀森還是一如既往的很忙很忙,忙著上課,忙著躲避文政赫,而文政赫從那天起就每晚都在家等著申賀森回家,想盡一切辦法要跟申賀森說心婺隉C申賀森回家的時間也越來越晚。而酒吧那邊文政赫送去的花都被完好地送回,申彗星再也沒有收下文政赫送的任何東西。這讓文政赫焦急不已,兩個寶貝都不知怎麼了,猛烈的追求似乎撞到了鐵板上,無功而返。今晚,文政赫一如既往地坐在玄關處等待著寶貝的回來,今晚似乎比往日都晚,是不是在路上發生什麼事了呢。正這樣想著,門突然被打開了。



                   隨著大門被打開,湧進一股濃郁的酒香,身形瘦削的人兒跌跌撞撞地走了進來。文政赫一見,慌忙上前抱住了搖搖晃晃的人兒,急聲問道:“森,你喝酒了?”懷中的小人兒使勁地睜了睜眼,笑得嬌俏可人,輕聲喊道:“赫——”一直以前,寶貝都叫自己“文政赫”,難得會叫自己“赫”。柔柔的嗓音讓文政赫頓覺下腹一陣火熱,吞了口唾液,啞著嗓子說道:“你——你喝醉了。我——我扶你回房休息,睡一覺就好了。”說完,一把抱起倚在自己懷中的可人兒就往臥室走去。申賀森乖巧地窩在文政赫懷中,因為難受而時不時發出輕輕的呻吟聲。這讓文政赫更是激動得無法自已。
輕輕地將懷中的寶貝放上床,只見酒醉的申賀森一臉嬌豔的粉色,兩眼泛著晶瑩的淚光,嬌嫩的櫻桃小嘴微微撅著,修長的四肢隨意地放著,一副極度誘惑的樣子。看得文政赫是熱血沸騰,幾可化身為狼。“水——”喃喃的一聲要求讓文政赫從幻想中驚醒過來,慌忙到廚房倒了杯水回來,他從來沒有照顧過醉酒的人,他不知該怎麼做,才能稍微減輕一下寶貝的痛苦,只能趴在床前眼睜睜地看著難受的申賀森輾轉反側。只見申賀森說著胡話,不停地扭著身子,酒勁已經完全上來了,臉燒得通紅,甚至白皙的身體也泛著一層漂亮的粉色,正無聲地邀請著面前的男人。正當文政赫又再次陷入幻想中時,申賀森忽地坐了起來,“哇”一聲吐了文政赫一身,一股酸臭味漸漸彌漫開來。文政赫驚訝地看著自己身上的汙物,一時竟呆住了。但無論怎樣,文政赫也知道要先幫寶貝清理一下,快速地脫下自己的髒衣服,從衣櫃中尋出一套睡衣,準備要給寶貝換上。誰想來到床前,看著寶貝美妙的軀體,竟不敢有所行動。



                     此時的申賀森上衣全皺在了一起,露出了媊戙遜鄋漲棌均A隱約可見兩點嬌俏的茱萸。文政赫一陣口乾舌燥,拿著衣服僵在一旁,不知如何是好。他真怕自己會忍不住撲上去。使勁地咽了咽口水,拼命地壓抑著體內猛烈的欲望。強行壓住體內的欲望,文政赫目不斜視地幫申賀森換上睡衣,但仍“不小心”地看到了寶貝一身粉嫩的肌膚,小巧嬌豔的茱萸,修長的雙腿,忍不住幻想起它們圈在自己身上的愉悅感覺。這個過程中,申賀森只是輕輕地呻吟了幾聲就睡過去了,看來真是醉了。一番折騰下來,文政赫累得是滿頭大汗,不過,應該是忍耐體內旺盛的欲望導致的。低頭再看看一旁的髒衣服,心中一陣嫌惡,一股股惡臭撲面而來,自己身上也沾上不少。



                   此時,申賀森身體似乎已不像開始那麼難受,微微地蜷著身體,沒過多久便發出了輕輕的呼吸聲,似乎是睡著了。文政赫不由松了口氣,他還擔心寶貝會有什麼不良的醉酒行為呢,畢竟這還是自己第一次照顧酒醉的人。溫柔地幫寶貝蓋上薄被,彎腰在寶貝的臉上印下自己的印記:“寶貝,祝你有個好夢!”

我自爱我的野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