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經過一番清洗,終於洗盡身上的汙物,又變成那個英俊不凡的文政赫了。隨意地穿了條短褲,一邊擦拭著濕發,一邊走出了浴室,心想著去看看寶貝現在怎麼樣了,還是很難受嗎?在推開臥室門的那一霎那,意外地看見寶貝正端端正正地坐在床沿邊,在看見自己推門進來後,苦悶的小臉忽地露出了一個甜美的微笑,一霎那文政赫覺得心中有什麼東西倒塌了,不由重重地跳動了一下,愣在門前呆呆地望著那個正對著自己俏笑連連的小人兒。



                   “赫——”一聲低低的呼喚讓文政赫一陣心悸,真想撲上去啊,但看著寶貝迷茫的雙眼,寶貝應該還醉著,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幾步走了上去,蹲在寶貝身前,沉聲說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是不是要喝水?我去給你倒——”說完,正想轉身走出去,忽地,被身後的小人拉住了胳膊,文政赫不由回頭望向坐在床上的寶貝。只見申賀森雙眼通紅,似乎在下一秒鐘就會哭出來一般。文政赫慌忙蹲下身來,急聲問道:“森,怎麼了?”“我好難受!”“難受?哪里難受?頭疼嗎?”“這堙A這埵n難受!”說完,拉起文政赫的手放在自己胸前,一臉的痛苦:“這堙A這埵n痛,好痛——”“嗯?”文政赫完全不明所以,但看著寶貝痛苦的表情還是沒來由地一陣心痛。



                      “為什麼?為什麼你不喜歡我——”“不喜歡?不是,我喜歡你啊!”“不是!不是!”申賀森大聲否認著,整張小臉漲得通紅。“我真的喜歡你!我愛你啊!”申賀森定定地望著眼前的男人,似乎在分辨他說的是不是真話。漸漸地,流下淚來,哽咽地說道:“你不用安慰我!我知道,你喜歡的是申彗星,那個會唱歌的申彗星!不是我,不是貌不驚人的申賀森,不是我——”說完,竟掩面痛哭起來。文政赫一臉的驚訝。申彗星?寶貝怎麼知道申彗星?但寶貝痛苦的哭聲像利箭般射向文政赫的心臟,引起陣陣疼痛,此時已管不著什麼申彗星,更管不著寶貝為什麼會知道申彗星,現在只想將他湧入懷中好好安慰一番。思及此,一把將寶貝抱入懷中,輕聲安慰道:“沒有,我喜歡你,我真的真的喜歡你——”“嗚嗚嗚……你騙我,你不喜歡申賀森,你喜歡申彗星,喜歡會唱歌的申彗星,喜歡美麗的申彗星——”文政赫奇怪申賀森為什麼會一直說自己喜歡申彗星,正想問個究竟,忽地被申賀森一個使勁推倒在床上。



                   申賀森轉身面對著文政赫,輕輕地往後退了幾步,哀怨地望著坐在床上的文政赫,滿臉的淚痕,輕聲說道:“為什麼你會喜歡申彗星?申彗星、申彗星、申彗星——我不喜歡他,不喜歡他!你看——”一邊說著,還輕輕地轉了一圈,“我是申賀森啊!”文政赫看著滿臉淚痕的申賀森,不由一陣心痛,只想伸手將他擁入懷中。



                  “對不起,如不是我愛你,我可以若無其事般地過自己的生活。如此的心痛,給你最後的一個禮物。從夢中醒來,睜開眼睛,不知做了多長時間的夢。望著天空,眼角已都是淚水,想閉上眼繼續我的夢,但我知道是不可能的……”柔柔的歌聲在耳邊響起,像涓涓細流般流入心中,文政赫一陣恍然,仿佛猶在夢中。這是他第一次在酒吧看見申彗星,申彗星唱的歌,仿佛又回到了那日的情景還有那初見佳人時心中的那份悸動。但此時,站在自己面前的是申賀森,害羞內斂的申賀森,那個從不正眼看自己的申賀森,為什麼他會唱這首歌?而且……“森——你——”文政赫顫顫地走到申賀森身邊,輕輕地擦著小人兒臉上的淚珠,心中滿是不舍與憐愛。“不喜歡申彗星,不喜歡申彗星!我是申賀森啊!”“是是是,你是申賀森,是我最愛的申——”在撩開申賀森額前的留海,在看到那一直隱藏在黑眼鏡、長頭髮後的小臉後,文政赫驚得說不出話來,看著這張與申彗星一模一樣的小臉,文政赫呆住了,長久以來的思念與疑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滿心的愛戀。原來——原來他們是同一個人,自己一直以來愛的都是同一個人,這就能解釋自己為什麼在看見申賀森的時候會不由自主地想起申彗星了。



                    有時候離得最近,反而沒有辦法看到真相。自己每日與寶貝在一起,竟沒有發現兩人竟是一人,真是愚鈍之極,之前還為了彗星寶貝不肯收自己的禮物而煩悶不已,現在既然知道自己喜歡的是同一人,古語雲“近水樓臺先得月”,那自己就更不用客氣了,這回肯定是手到擒來。文政赫早已從剛開始的震驚恢復過來,還為以後打好了算盤,似乎贏的美人歸僅是早晚的問題了。低頭看向懷中的寶貝,小人兒已經不知什麼時候進入了夢鄉,還發出輕輕的呼嚕聲,小臉上滿是淚痕,真是一副我見猶憐的樣子。

我自爱我的野草!!!
本帖最後由 rs_jingjing 於 2009-5-16 15:53 編輯

文政赫一把將寶貝抱起,輕輕地放入床中,自己也跟著爬到了床上,將寶貝攬入懷中,有一下沒一下地輕撫著懷中人兒的後背。沉睡中的申賀森似乎感覺到了男人對自己的憐愛,往男人懷中縮了縮,雙臂也隨之抱住了男人,發出一聲舒服的喟歎。文政赫一臉的寵溺,低頭親了親寶貝紅豔的小嘴,輕聲說道:“不管你是申彗星還是申賀森,我愛你——”



               申賀森費力地睜開眼,啊,頭痛得快炸開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動了動胳膊,忽地,碰到一個溫熱的物體,這是什麼?抬頭一看,申賀森頓時呆愣在原處。一張熟悉的男人的俊臉近在咫尺,似乎稍稍往前一點就能碰觸到。為什麼政赫會睡在自己身旁呢?昨晚……昨晚自己好像喝醉了,難道發生了什麼事嗎?他一點都不記得了。“咚咚咚”擂鼓般的心跳聲縈繞耳邊,申賀森覺得自己的心都快跳出來了。顫顫地伸出小手,偷偷地觸碰著那張在夢中曾出現過千百次的俊顏,心中一陣苦澀,喃喃地喊著:“赫——”男人的長睫毛忽地動了一下,似乎要醒過來了。申賀森一陣心慌,慌忙收回小手,閉上眼睛裝睡。



              眨了眨眼,文政赫望著雪白的天花板,腦中一片空白。但懷中小人兒炙熱的體溫讓他想起來昨晚發生的一切,想起了寶貝酒後的告白還有那讓人心疼的淚顏。



                低頭望著懷中的小人兒,文政赫心中一陣甜蜜。嘻嘻嘻,趁寶貝還睡著,偷個香應該沒關係吧。想到這,不由在寶貝的小嘴上輕輕地印上一吻,嗯,真甜。誰想,這個吻像導火線般,將文政赫心中隱藏的欲望完全挑起。文政赫猛地將懷中的小人兒壓在身下,開始了一番激烈的唇舌交戰。文政赫瘋狂地吮吸著身下小人兒的香唇,舌頭強行伸進小人兒溫熱的口腔中攪弄,申賀森一時沒有防備,被他親得緩不過氣來,只能發出“嗚嗚嗚”的嗚咽聲。直到兩人都氣喘吁吁,文政赫才不甘不願地鬆開身下的小人兒。望著寶貝羞紅的嬌顏,豔麗的嘴唇微微喘著氣,迷人的雙眸蒙著一層霧氣,全身散發著一股誘人的氣息,這所有的一切都讓文政赫熱血沸騰,只想來一場“妖精打架”。不再多想,文政赫眼媦Q出激烈的火苗,撲過去又一口含住身下小人兒的香唇……



                 申賀森覺得腦袋一片空白,僵在原處,只是被動地接受著文政赫洶湧的熱情,但不久便發出甜膩的呻吟聲,這讓文政赫體內的欲望更是一發不可收拾。那仿佛連呼吸都要搶走的激情熱吻,讓申賀森完全沉迷其中,想要抵抗的舌,不知什麼時候已與文政赫交纏在一起,貪婪地需索著。“嗯、嗯……”申賀森發出嬌柔的呻吟聲。所有的一切都在失控中。文政赫瘋狂地吮吸著身下小人兒口中的蜜津,混合著唾液所發出的淫靡之聲彌漫在整間房中。



                    文政赫不再滿足於與身下小人兒的唇舌交纏,急躁地想解開申賀森身上礙眼的衣褲,但內心的急切卻讓文政赫無法順利地解開衣扣。心中的急躁讓文政赫大手一揚,“嘶”的一聲將身下人兒的衣服撕掉,露出泛著紅潮的白皙肌膚。



                   “叮咚——叮咚——”一陣陣急切的門鈴聲驚醒了激情中的申賀森,忽地意識到自己正不知廉恥地躺在文政赫身下,還發出讓人臉紅心跳的呻吟聲。一個使勁將身上的男人推開,慌忙將身旁的軟被扯過來遮住自己裸露的身體,滿臉通紅,低垂著頭,嬌俏的模樣讓人不由心生憐惜。


                    文政赫一個措手不及被申賀森推倒在地,一時竟呆呆地坐在地上,看著裹成粽子樣的寶貝,心中一陣迷茫。“叮咚——叮咚——”刺耳的門鈴聲堅持不懈地響著,讓文政赫暴走的神智漸漸繞了回來,咒駡了一聲,恨恨地爬起來,向門口走去。忽的一聲將大門打開,文政赫兇神惡煞地望向那個壞了自己好事的罪魁禍首,熾烈的眼神似乎想將眼前的人焚燒殆盡。站在門前的小郵遞員戰戰兢兢地看著眼前突然出現男人,顫顫地說道:“有……有……有申賀森先生的……郵件!請……請簽收!”文政赫龍飛鳳舞地簽下自己的大名,一把抓住那個該死的藍色大信封,再兇狠地瞪了一眼可憐的小郵遞員,“碰”的一聲將大門關上。



               等文政赫再次回到臥室的時候,申賀森早已經梳洗完畢,穿戴得整整齊齊地站在床邊,一點也看不出剛才的激情纏綿。“森——”文政赫小心翼翼地叫了一聲。只見申賀森瘦削的身子微微地顫動了一下,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地轉身,望著男人的俊臉,申賀森心中一陣激蕩,輕聲說道:“我…..我……我去學校了!”說完,也不等文政赫反應,慌慌地抓起桌上的黑包,逃出了這個讓他呼吸困難的地方。文政赫還沒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情,只聽見“碰”一聲的關門聲,房中只留下自己急促的呼吸聲和滿室的淒清。

我自爱我的野草!!!
我想敲赫赫個頭,好蠢!
他這樣就是一脚踏兩船,傷了森森的心~

가능하다면 제가 하늘의 별도 따 드리고 싶어요.
赫大

                      “賀森——賀森——申賀森——”“啊?老師,什麼事?”“你怎麼了?今天一天你都在走神,是不是身體不舒服?”“老師,對不起!我……我……”“今天我們就先到這吧!回家,好好休息一下!”“可是——”“快回家!我希望明天可以看見一個開開心心的申賀森!”“謝謝——”



                      走出實驗室,申賀森坐在空曠的廣場中心,望著湛藍的天空,心中是無盡的苦澀。回想起早上在臥室媯o生的事情,申賀森又是一陣臉紅心動,那唇舌交纏、全身炙熱的感覺到現在仍縈繞心中,那一瞬間的激蕩讓申賀森心生害怕。他怕自己會深陷其中,他怕自己再也離不開文政赫,他更怕自己對那人的獨佔欲。在知道那人喜歡的是申彗星後,他生出了重重醜陋的想法,更是想將文政赫占為己有,即使那申彗星與自己是同一人,他也不想文政赫被別人搶走。他想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會在知道文政赫喜歡申彗星後這麼傷心,申彗星和自己明明是同一人啊,吃自己的醋真是件十分愚蠢的事情,但他就是沒有辦法遏制自己去想他。



                      “賀森哥——”一聲愉悅的高呼拉回了申賀森亂走的思緒,申賀森緩緩地回頭望向身後,原來是開學時新認識的樸忠載,幾次接觸下來,兩人也漸漸熟悉起來,申賀森很喜歡這個有著純真心靈的大男生。看著高大帥氣的樸忠載,申賀森心情也不由愉悅起來。“賀森哥——你怎麼一個人在這堙H”“嗯,沒什麼。忠載,你今天沒有課嗎?”“教授突然有事,所以今天的課取消了。”“哦!”“賀森哥,你有心事嗎?”“嗯?沒!你為什麼這麼問?”“因為賀森哥看起來不開心的樣子。”“沒有——”“你看,你不開心的時候都會皺著眉頭!”“是嗎?”“賀森哥,你有什麼心事可以告訴我啊?我幫你!”“呵呵呵,小孩子說什麼大話呢?”“人家已經長大了。賀森哥,我可是世界上最好的聽眾哦!”“最好的聽眾啊?”“嗯!賀森哥,你是不是喜歡上什麼人了?”“啊,沒,沒有!”“呵呵呵,賀森哥,你的臉好紅哦!”“忠載——”申賀森惱羞成怒地拍打著樸忠載的胳膊,羞得滿臉通紅。



                   樸忠載左右搖晃地躲避著申賀森的粉拳攻擊,笑得直不起腰來。一陣笑鬧,申賀森也累得坐在地上,靠著身後的大樹,呼呼地喘著粗氣。“我喜歡上了一個人!”“嗯?”“他不喜歡我!”“啊!”朴忠載張了張嘴,想說什麼,但又不知該說些什麼。“但是我還是喜歡他——越來越喜歡他——”“賀森哥——”朴忠載看著申賀森臉上痛苦的表情,不由伸出手將他抱入懷中,似乎這樣就能給予他安慰。



                 “他不喜歡賀森哥,是他的損失!”“他有喜歡的人了,一個,一個跟我很像的人——”“嗯?”“那個人跟我很像,但又有點不像——”朴忠載根本是有聽沒有懂,什麼是有點像,又有點不像啊?“那你就去把他搶過來啊!”在樸忠載簡單的人生觀中,喜歡的就要去爭取,壓根就不知道什麼叫暗戀。“可是——”“什麼可是不可是的?難道你不知道,偉大的愛情產生於挖牆腳!”“啊!”聽著忠載的理直氣壯的話,申賀森一陣迷茫,要去搶過來嗎?他能搶得過美豔的申彗星嗎?“我——”“賀森哥,如果你真的喜歡那個人,你就要去把他搶過來。幸福是要自己爭取的!”“幸福是要自己爭取的?”“是的!賀森哥,加油!我相信那人一定會喜歡上賀森哥的,賀森哥是這麼的可愛——”“你在胡說些什麼啊?什麼可愛不可愛的?別用哄女孩子的那一套用在我身上!”“我沒亂講。是你自己不知道,賀森哥最可愛了,我最喜歡賀森哥了——”“你啊——跟個小孩子一樣!”“人家才不是小孩子呢,人家已經是大人了,已經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了!”“是是是,不是小孩子了——”申賀森滿臉笑容地望著眼前鬧著彆扭的忠載,剛才還自怨自艾的心情早已煙消雲散。“忠載,謝謝你!”“賀森哥——”“真的謝謝你,現在我的心情已經變好了,讓你看見我沒用的樣子,真是不好意思!”“賀森哥——你一定要記住,不管發生什麼事,我永遠永遠都和你是一國的,都是你最堅強的後盾!”“嗯,我知道,忠載最好了!”“那,賀森哥請我吃飯吧,我現在肚子好餓啊,都能吃下一頭牛了!”“好好好,今天賀森哥請客,想吃什麼呢?”“真的?什麼都可以嗎?”“但不能太貴哦,賀森哥可是很窮的呢!”“嘻嘻,我就是要吃窮你——”“小壞蛋——”兩人一邊打鬧著,一邊向學校外的飯店走去。天更藍了,微風輕輕地吹著,似乎也感受到了申賀森歡快的心情。

我自爱我的野草!!!
時間在平靜中一天天地過去。文申兩人都對那天的事情閉口不談。文政赫是怕他家寶貝生氣,每日膽戰心驚地守著心上人,就怕一個不小心就被掃地出門,失去了親近佳人的機會。而申賀森每每想到那天的事情就羞得滿臉通紅,巴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更不敢跟文政赫說起那天的事了。兩個人每天就像抓迷藏一樣,一個躲一個找,倒別有一番情趣。但這個小平衡卻在某個雷雨天被打破了——



                    申賀森看著窗外黑沉沉的天空,不由皺了皺眉,看來快要下雨了。今天早上倉促出門忘了帶傘,現下怎麼辦。打工的店鋪離家有一段不短的距離,就算跑著回去,也會成為落湯雞的。不知,那人,現在怎麼樣了?“賀森——”一聲高呼打斷了小人兒的神遊,輕輕地回了一聲,轉身又投入到了繁忙的工作中。果不其然,一刻鐘後,狂風卷著暴雨從天邊傾瀉而下,像天上的銀河氾濫一般,狠命地抽打著脆弱的玻璃窗。忽地一個霹靂,震耳欲聾,霎那間,雨聲連成一片轟鳴。整個天空似乎在哀鳴一般。



                     文政赫懶洋洋地趴在窗戶前,臉貼著玻璃,瞪大眼睛看著窗外瓢潑的大雨,腦堹B現的全是申賀森嬌俏的笑臉。呵呵呵,雖然小森森現在還躲著自己,但他能感覺到寶貝現在已經不像之前那樣討厭自己,有時還會對自己展露甜美的笑靨,雖然只是小小的一個。嗯,今天的雨真大,剛才還亮著的天空忽地佈滿了烏雲,還伴著一道道閃電和一陣陣雷聲,緊接著豆大的雨點從空中打落下來,嘩的一聲,天象裂開了無數道大口子似的,暴雨匯成了瀑布,讓人不覺心驚肉跳。



                      發呆了一個下午,文政赫終於從軟椅上爬起來,伸了伸懶腰,又到準備晚餐的時間了,現在文政赫最愛做的一件事就是為寶貝做一頓“精美”的晚餐了,嗯,雖然肉的味道有點怪怪的,菜的味道也有點焦焦的,但只要能看到寶貝小小的笑臉,就算把十個手指頭切下來也沒關係。那今天就來個糖醋魚吧,酸酸甜甜的,森肯定會喜歡的,而且,嘻嘻嘻,我還可以幫他把魚刺都挑出來,趁機獻個小殷勤,最好能贏到一個大大的笑容。哼著不成調的童謠,文政赫一蹦一跳地往廚房奔去。等等,文政赫的視線忽地被屋角的一個黑色物體吸引。怎麼辦,寶貝沒有帶傘,望著窗外鋪天蓋地的暴雨,文政赫不由皺了皺眉。但瞬間又露出一副偷香成功的賴皮樣,呵呵呵,沒關係,我給寶貝送傘去,寶貝看見了肯定會高興得投懷送抱的。啦啦啦,出發囉,寶貝,等著我,我馬上就來接你!



                   忙碌了一天,申賀森終於把最後一個客人送走,松了松僵住的肩膀,雙眼不由望向窗外漆黑的街道,忽然,一個若隱若現的身影吸引了申賀森的注意。“啊!”申賀森驚呼出聲,一個轉身跑了出去。



               “文政赫——”“森——”“你怎麼來了?”“下雨了,你——你沒帶傘,我——我來接你!”“啊——”申賀森看著全身濕透的文政赫,心微微地顫了一下,情不自禁地伸手將男人被雨水打濕的劉海拂開,臉上滿是一片柔情,輕笑道:“傻瓜!”冰冷的雨水打在兩人身上,但感覺到的只有陣陣暖意。時間似乎在這一刻停止,兩人的眼堸ㄓF彼此沒有別人。



                  “你什麼時候到了,怎麼不進店堙H”“你在工作,我——”“真是笨蛋,你看你都淋濕了,生病了怎麼辦?”“我——”似乎印證了申賀森的話似的,文政赫打了個冷戰,不由縮了縮肩膀。申賀森一見,心中一急,這人不知在雨中站了多久,怎麼這麼不懂得照顧自己,拉起文政赫的手,低聲說道:“我們回家!”文政赫一聽,心中大樂,慌忙點點頭,呵呵呵,寶貝主動拉自己的手了呢,今天真是個好日子。花傘下兩個緊貼著的身影漸行漸遠,不久便消失在街角處。

我自爱我的野草!!!
等回到小公寓時,兩人早已是全身濕透,文政赫自是不用說,連申賀森也被淋成了個落湯雞。“森,快去洗個熱水澡,要不就感冒了!”“可是——”看著同樣全身濕透的文政赫,申賀森猶豫地搖搖頭。文政赫看著寶貝擔心的小臉,露出個微笑,輕輕地將寶貝推到浴室門口:“別擔心我,快去沖個熱水澡,別感冒了。”“那你——”“我待會再洗。”“嗯!”申賀森點點頭,乖乖地拿著換洗衣物走進了浴室。



                  溫熱的水流不斷灑在冰冷的肌膚上,申賀森原本蒼白的膚色也漸漸蒙上一層紅潤。那人冒著大雨到店堭策菑v,說不感動是假的,看著他全身濕透地守在店門前,長久以來冰冷的心在瞬間被暖暖地包圍起來,原來這就是幸福。那這能不能說明他對自己有那麼一點點喜歡呢?正在胡思亂想中,忽然,一道閃電從天邊劃過,緊接著屋子陷入一片漆黑之中。



                   突然而至的黑暗,讓申賀森驚呼出聲,隨即陷入一陣恐慌,兒時被拋棄的回憶湧上心頭,身子忍不住陣陣顫抖。“森——森——”男人驚慌的呼喊在身後響起,申賀森慌忙回頭,又是一道閃電,讓申賀森看清了來人,只見全身僅穿著一條短褲的文政赫滿臉驚慌地推門進來,並大步走到申賀森身前將他緊緊抱住:“別怕,只是停電而已。”“政赫——”他知道自己害怕黑暗,他知道……



                  申賀森顫抖的身子在文政赫溫暖的懷抱中漸漸安定下來,心中那份幾乎將他燃燒殆盡的恐慌也在不知不覺中消逝,同時脆弱的心也被這份疼惜暖暖地包圍著。貼在自己身上的濕熱肌膚,讓申賀森忽地意識到自己正一絲不掛地窩在男人的懷中,心中一慌,不由一個使勁將男人推開,結結巴巴地說道:“你……你……你先出去……我……”幸虧周圍一片漆黑,不然自己的臉都要燒起來了。“森,怎麼了?”“沒,沒,沒什麼……你,你快出去……”一邊小聲說著,一邊摸索著尋找放在一旁的換洗衣物。黑暗中男人的雙眼亮晶晶的,一眨不眨地盯著眼前極具誘惑的雪白身體。剛才突然停電後,聽見寶貝的驚呼聲,什麼也沒有想就沖了進來,沒想到竟看到一幕讓人血脈噴張的畫面。強忍住心中狂躁的欲望,文政赫故作紳士地點點頭,沉聲說道:“好,你——我——先出去——”略高的聲調、不穩的語氣無不訴說著男人正壓抑著怎樣強烈的欲望。


                看著男人推門出去,申賀森重重地吐了一口氣,那膠著在身上的熾熱視線、以及剛才緊貼在身上的火熱都說明了男人對自己有著不一樣的欲望。申賀森心中一陣羞澀,那是否能說明男人對自己有那麼一點在意呢?也許他也喜歡著自己,也許他對自己並不是那麼冷淡……一陣冷風吹來,申賀森打了個冷戰,忽然意識到自己還赤裸著身體,手忙腳亂地將衣服穿上,拋開腦中的遐思,推門走了出去。



                 “文政赫——”漆黑的客廳靜悄悄的,聽不見一點聲音,剛才的羞澀與尷尬早已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陣心慌。“森,我在這!”男人的聲音驀地在身後響起,申賀森慌忙回頭,看見男人臉上掛滿溫柔的笑意,正定定地看著自己,不由自主又是一陣臉紅。“可能是電路出現問題了,等會就來電了。”“嗯——”申賀森點點頭,不由露出一個安心的微笑。從小自己就怕一個人呆在黑暗的房子堙A以前在孤兒院被修女們懲罰的時候,都是安七炫陪著自己,那時的自己都會縮在牆角暗暗地流淚直到天明雨停。但此時,不知為什麼,只覺一股安全感暖暖地包圍著自己,似乎只要有身邊的男人陪著自己,就算上刀山下火海他也不怕。

我自爱我的野草!!!
慢慢地睜開眼,望著窗外明媚的陽光,只覺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文政赫很久沒有睡得這麼好了,這段時間寶貝一直躲著自己,要不也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都不讓他抱一下下。嘻嘻,今天早上醒來的時候,看見寶貝在自己懷堛獐豸l,真是幸福啊!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寶貝會睡在自己懷堙A呵呵呵,不過,原因不重要,只要寶貝睡在自己懷奡N行了,而且還要每天都睡在自己懷堙C呵呵呵,想想都覺得美!但,現在寶貝去哪里了呢,怎麼把自己一個人扔在這呢?嗚嗚嗚,寶貝不要我了!寶貝,你在哪里?



                   文政赫一個使勁,從床上蹦起來,鞋也不穿,沖出了臥室,嘴媮暀j聲喊著:“森——森——”那架勢看起來還以為有人殺人放火了呢!正在廚房忙碌著的申賀森被他嚇得手一抖,“砰”的一聲,碗摔到了地上。“森,有沒有傷到哪?手怎麼樣?那腳呢?還是……”“停、停、停——”“森,是不是哪里痛?我帶你去看醫生!”“停!我沒事!你可不可以先放開,你拽得我的手好痛!”“啊!我……”“笨蛋,只是不小心摔了個碗而已。”“哦——”申賀森看著一臉哀怨的文政赫,不覺好笑,這人,還真像個小孩,不由輕聲哄到:“好了,快去洗漱,等會就可以吃早飯了。”說完,還輕輕拍了拍文政赫的臉。文政赫就像只吃了甜頭的人型寵物一樣,乖乖地點點頭,屁顛屁顛地跑向浴室,那臉上的笑容只可媲美七月的大太陽。申賀森不覺莞爾,這人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聽話了。



               “森森做的飯最好吃了——”嘴媔貑o滿滿的,還要費力地說話,真是難為他了。申賀森看著一邊拼命地往嘴媔諈F西另一邊還要和自己講話的文政赫,搖搖頭,伸手擦掉文政赫嘴角沾上的飯粒,輕笑道:“慢慢吃,小心別噎著,又沒有人跟你搶,幹嘛吃得這麼急?”“我要送小森森去學校!”“嗯?”“我要送小森森去學校啊!”“啊?”“以後每天我都要送小森森去學校,晚上接小森森回家,這是我的工作,我要保護小森森的安全!”說完,抬頭挺胸,一臉的視死如歸。申賀森像發現新大陸一樣,兩隻眼睛瞪得大大的,像看怪物一樣看著眼前手舞足蹈的男人,全身湧上一股無力感,唉……



             平靜的生活一天一天地過去,兩人的感情也在這份平靜中升溫。不過,慢慢地,申賀森發現自己快要抓狂了,原因呢,當然就是那只人型寵物啦!



第一幕——
“文政赫!”一聲高昂的呐喊回蕩在鬥大的房內,可以想見它的主人是何等的生氣,讓聽者無不心驚肉跳,你看,那個罪魁禍首此時正顫抖地躲在沙發後,就怕眼前的小人兒一個化身為虎撲過來。“森……森……我,我……”文政赫嚇得都不知怎麼辦才好,寶貝這麼生氣,到時候不給我做飯,不讓我抱抱怎麼辦?“文政赫,我說過多少遍了,髒衣服不要隨便亂扔,不要把襪子和內衣褲放在一起,洗完澡不要不穿衣服隨便亂晃,不要隨地亂扔垃圾,不要……”哎呀,一數起來,這人的缺點還不是一般的少,真是罄竹難書!“森森,別生氣,我,我以後再也不敢了,我保證!”立正站好,還要做出一副虛心認錯的樣子,寶貝最心軟了,肯定不會再罵我了!嘻嘻嘻,文政赫的如意算盤敲得叮噹響。果然,只見申賀森一臉的無奈,看了看低頭認錯的文政赫,到嘴邊的話再也說不出來,但還是很生氣,走過去狠狠地敲了一下某人的大腦袋,氣呼呼地說道:“以後要是再犯,小心我拔了你的皮!”“嘻嘻,好好好,我會乖乖聽話的,以後肯定不會再犯。森森,不要生氣了!”“你,唉……”除了歎氣,申賀森真是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些什麼,當初怎麼不知道這人竟這麼賴皮。“森,我餓了——”“你——”申賀森看了一眼一臉賴皮的文政赫,歎了口氣,任命地往廚房走去,誰叫自己養了一隻超賴皮的人型寵物呢?唉……



第二幕——
申賀森每週六晚仍在赫賀吧駐唱,但奇怪的是再也沒有收到文政赫送的鮮花和禮物。申賀森自己也不知為什麼,自從沒有收到文政赫送的鮮花和禮物後,心情就變得怪怪的。之前以為文政赫喜歡申彗星,痛苦了很長時間,但現在卻又因文政赫似乎不喜歡申彗星這個念頭煩惱,每天回到家堻ㄖ啎ㄕ窾Q問他是不是不喜歡申彗星了,而每次聽到他說最喜歡作為申賀森的自己又忍不住欣喜若狂。



              終於有一天,申賀森不再去酒吧唱歌了,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每次站在舞臺上往下望,只要沒有看見那個熟悉的聲影,心堻ㄦ|怪怪的,無論幹什麼都提不起勁來。安七炫曾問過他不唱的原因,心情變了,他是這麼回答的,為什麼會心情變了,他不知道也不想去探究原因,其實答案很簡單。



第三幕——
            “文政赫——”又是一聲恐怖的尖叫。窗外的喜鵲看著屋內每日都會準時上演的一幕,撇撇嘴,撲哧撲哧地飛走了。“文政赫,你為什麼會睡在我的床上?不是警告過你,不准進我的房間嗎?”“嗯,嗯——”只見男人嘟噥幾聲,抱著自己又睡了過去。氣得申賀森滿臉通紅,真想對著那張看似無害的大臉敲下去,自己昨晚明明鎖好了門,不知怎的他就是有辦法混進來。看著男人緊緊抱著自己的樣子,就是抱著世上最珍貴的珍寶一般,申賀森滿心的憤怒也不由淡了下來。但是……



              “文政赫,你是不是裝睡,快給我起來!”看著男人伸進自己睡衣堛漱漶A申賀森一陣頭疼,這人,是狼嗎?怎麼一個不注意,這人的狼爪就伸進睡衣堣F,還有漸漸往下移的趨勢,而且嘴巴也伸過來來。啊!申賀森忍無可忍,一個巴掌拍上去,從床上爬起,尤不解恨般地使勁踹了一腳。“哎呀!森,怎麼了?”揉揉眼睛,文政赫睡眼朦朧地望著眼前的小人兒,不明白為什麼寶貝這麼生氣。自己昨天沒有幹什麼壞事啊?沒有亂扔髒衣服,洗完澡也乖乖穿了衣服……“文政赫你怎麼又跑到我房堥茪F?”“我偷偷進來的。”“我知道你是偷偷進來的,我問你是怎麼進來的?我明明已經鎖好了門的。”申賀森無奈地看著一臉迷茫的文政赫,只覺全身無力,這人就像只超級小強一樣,怎麼打都打不死。明明門鎖得死死的,不知為什麼,他就是有辦法偷偷溜進來,唉,氣得又是一巴掌,狠狠地說道:“滾,回你自己的床上睡,別賴在我這!”“不,森森的床軟軟的,而且還有森森的味道,香噴噴的!”“什麼香噴噴的?又不是女人,怎麼會香噴噴呢?”“森全身都是香噴噴的,而且抱起來軟軟、暖暖的,很舒服!”說完,伸長雙手,準備將申賀森抱入懷中。申賀森被他說得滿臉通紅,惱羞成怒地踹了一腳,落荒而逃。文政赫呵呵地笑起來,小森森害羞了,真可愛,蹭了蹭懷堛漱j抱枕,文政赫又再次跟周公討論孫子兵法去了。



                  雖說每天都會上演這麼一幕,但申賀森還是無法坦然接受文政赫若有若無的身體接觸,那日兩人激情擁吻的畫面會不由自主地湧上心頭,讓申賀森又是臉紅又是心跳加速,一整天都無法集中精神。



                甜蜜的同居生活每天都在上演著,兩人也一直保持著這種不冷不熱的感覺,雖說不免會有些肢體接觸,但也僅僅是碰觸並沒有進一步的發展,兩人的感情也是一樣,誰都沒有捅破那一層薄薄的紙,直至那一天。

我自爱我的野草!!!
甜蜜的二人生活一天天地過去,雖說時不時地會出現一些不和諧的小插曲,但總的來說都是甜蜜溫馨的。兩人的感情也在這份甜蜜中發酵升溫,直至那一天——


             這天起床後,看著陰沉沉的天空,申賀森沒來由地覺得一陣煩躁,似乎會有一些不好的事情發生。



               準備好早飯,申賀森看了看牆上的掛鐘,快到點了。雖然之前文政赫一直說著要送自己去上課,但這人每天早上都會賴床,每天都要自己花十幾分鐘叫他起床,今天還是算了吧。不過,這人昨天又是怎麼混進自己房堛滿A每天晚上自己都再三確定房門鎖得好好的,這人就是有辦法混進來。現在早上睜開眼的時候已經習慣看見男人的俊臉,那個時候自己的心中滿滿的都是幸福。


                 申賀森動作輕巧地關上大門,提起黑色的大背包走出了公寓。又是美好的一天!


               文政赫懶洋洋地伸了伸胳膊,翻身一抱,抱了個空。嗯?森森呢?費勁地睜開眼,環視一周,沒有找到愛人可愛的身影,忽地一下,從床上蹦起來。“森——森——”轉了一圈,文政赫很鬱悶地發現他的寶貝扔下他一個人去上課了。決定來個速決戰,文政赫飛快地洗了個澡並將自己的肚子塞得滿滿的,因為寶貝說過不喜歡不乖乖吃飯的人,所以無論多忙都要把飯吃光光。十分鐘後,文政赫背著大書包,哼著歌兒去上課。


赫大
                    天陰沉沉的,時不時還伴隨著幾聲悶雷。剛被教授訓完話,申賀森的心情不太好。低著頭,漫無目的地走在校園的小道上。風呼呼地吹著,揚起一陣塵灰,讓申賀森不由轉頭閉上了眼睛。



                 忽地,“政赫——”一聲呼喊吸引了他的注意,不僅因為呼喊的正是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人的名字,更因為那是一個女人的聲音。申賀森循著聲音望過去,只見拐角處正站著一男一女,男的正是文政赫,而女的因為背對著,看不清樣貌,只能依稀看見是位衣著豔麗的女子。只見兩人有說有笑,看來是認識的朋友。



                忽然,女人撲上去抱住文政赫,兩人竟這樣接吻起來。申賀森一瞬間呆在原處,定定地望著抱在一起的兩人,整個人像根木頭一樣一動不動。時間似乎在這一瞬間靜止,申賀森覺得自己的心在這一刻被活生生地撕裂,疼得快不能呼吸。眼淚也在不知不覺中落下,沾濕了整張臉。申賀森不知兩人是何時分開,也不知兩人是何時離開,他就那樣靜靜地站在那堙A雙眼無神地望著越來越密集的烏雲。



                 人們常說:“一醉解千愁!”申賀森沒想到自己竟然也有買醉的一天,望著眼前金黃色的液體,申賀森笑了,只要喝醉了,他就能忘記一切,忘記文政赫,忘記自己對他的感情,更能忘記那一吻。之前自己傻傻地以為他喜歡的是另一個自己申彗星,沒想到那也是自己的自作多情。那作為申賀森的自己又算什麼呢?一杯杯金黃色的液體倒進嘴堙A申賀森覺得天空也變得美麗很多。



                望著不知何時下起的瓢潑大雨,申賀森笑了,原來住在天上的神仙也知道自己今天失戀了,這大雨是不是在為自己還沒有開始就失敗了的愛情哀悼呢?靜靜地走在雨地堙A申賀森覺得心冷得像被凍住一般,腦袋昏昏沉沉的,為什麼到了現在自己還在想那個男人。



                  文政赫今天一天都沒有見到小森森,心情跌落到了穀底。把整間校園找了一遍,壓根就沒有小森森的半點身影。小森森到底到哪去了?怎麼不在學校堜O?跑到森森打工的地方也沒有找到,文政赫都快瘋了。



               急急忙忙地跑回家,希望可以看見那人在廚房埵ㄧL的身影,但在打開門的那一霎那,他失望了,沒有,哪里都沒有,小森森就像人間蒸發了一般,怎麼也找不到。文政赫失魂落魄地歪坐在牆角,眼睛定定地望著緊閉的大門。
雨轟隆隆地落下,響雷一個接著一個,豆大的雨點從天空中打落下來,打得窗戶啪啪的直響。嘩啦,又是一個響雷,大雨鋪天蓋地地從天空中傾瀉下來,無情地打在申賀森身上。但申賀森沒有任何感覺,心像刀割了一般疼痛,腦子媞◇〞熙ㄛO文政赫的身影。我要見他,我要見他,然後和他說我愛他……再然後,就把他完完全全地忘記……



                 狂奔在雨夜堙A申賀森心堨u有一個念頭——跟他說我愛你。但當申賀森回到公寓前時,那股勇氣竟不知何時離開了他,靜靜地坐在地上,彎腰抱膝,儘量地將自己埋在那無盡的黑暗中。低低的哽咽聲傳出,在這個雨夜中讓人更覺心痛。



                  隱隱的低泣聲讓屋內的文政赫心中一動,慌忙轉身打開門,果然,樓梯拐角處一個小小的身影吸引了他的注意。“森——”輕輕的一聲呼喚,包含了很多很多——憐惜、心痛以及無盡的眷戀。



                 身體一震,申賀森慢慢地抬起頭來,朦朧的雙眼中滿懷著對男人的愛戀,喃喃地開口:“赫——”沖上去緊緊地將眼前的小人兒抱在懷堙A文政赫覺得心痛得無法呼吸。

我自爱我的野草!!!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我自爱我的野草!!!
夢中的申賀森很幸福,他夢見政赫跟他說愛他,還夢見他跟政赫發生了那種關係……但……是不是夢醒了就一切都會消失了呢?如果那樣,那他寧願永遠不要醒過來。


                    文政赫看著沉睡中的申賀森,心堨R滿著從沒有過的感動。小時候的第一次相遇、酒吧堛熔臚@次驚豔、賀森酒醉後的告白以及昨夜的瘋狂都像幻燈一般在眼前閃現,幸福滿滿地充溢心中。“森,我愛你!永遠永遠——”訴說著一生的誓言,文政赫將申賀森緊緊抱在懷中,似乎懷抱著世上最珍貴的寶物一般。



                  迷蒙中似乎聽到政赫說“我愛你”,那是對他說的嗎?他能相信嗎?睜開眼是不是夢就會醒了?啊,身體好痛,特別是身後那個羞人的地方……“嗯……”忍不住呻吟出聲,身子輕輕地動了一下,這下更痛了。忽然,一雙溫暖的大手輕輕地按摩著他疼痛的四肢,不一會兒工夫,那噬人的疼痛竟奇跡般地消失了。



                 “森,還疼嗎?身子還疼嗎?我給你揉揉,揉揉就不疼了……”“嗯……”微微地睜開眼,想看清楚那溫柔嗓音的主人是誰,印入眼簾的男人有一張與政赫一樣的臉,悄悄地伸手撫上,櫻唇微啟:“你跟文政赫那傢伙長得真像,呵呵呵……”聽到懷中小人兒說的話,文政赫輕笑出聲,他的寶貝實在太可愛了。望著那微微開啟的櫻唇,文政赫只覺自己下身一陣火熱,趁著寶貝現在迷糊,偷吃幾下豆腐應該沒問題,身隨心動,忽地俯身堵住那兩片甘甜。



                 “嗯……嗯……”文政赫的猛烈索取讓申賀森頭昏目眩,只能發出微微的呻吟聲,對文政赫來說不啻於人間最美的呼喚。一個翻身將懷中的小人兒壓在身下,雙手也在小人兒身上狂亂地愛撫著,想要更多、更多,手不受控制地伸向身下人兒的下身,摸向那曾給自己帶來無盡快樂的地方。
申賀森只覺全身火熱,像要燒著了一般,而被男人觸摸到的地方更像是被火熾一般。身體像是別人的一樣,不受控制地輕顫著,全身泛著誘人的粉紅,被動地回應著男人猛烈的汲取,申賀森迷亂地發出甜膩的嗚咽聲。



                   身後忽地一個刺痛讓申賀森身體猛地僵住,文政赫也感受到身下小人兒突然的變化,慌忙低頭查看著身下小人兒的情況。只見申賀森緊閉著雙眼,身體微微發顫,文政赫一陣心慌。原來因自己的急切又不小心傷了寶貝,身後的傷口又溢出一絲紅色。文政赫一陣心疼,忙輕聲哄著:“森,對不起,對不起……我真該死,真該死……”“赫……”輕輕的一聲呼喚讓文政赫又是一陣火熱,唉,在寶貝面前自己真的變成狼了,而且還是只狂發情的大色狼。



               迷蒙的思緒漸漸清醒起來,原來這一切都不是夢,自己真的和政赫……忽地想起昨夜的表白,申賀森羞得將自己塞進枕頭堙A根本不敢看文政赫一眼。“呵呵呵……我的森森真可愛,真是可愛死了……”伸手將寶貝挖出來,連著BO了幾下,這下申賀森更羞得不知如何是好。



                “赫,你說……”“說什麼?”“你昨晚說……說你愛我……是……是真……真的嗎?”“哦?賀森很好奇嗎?”“我……”“如果我說是假的,賀森會怎麼樣?”“我……”申賀森雙眼通紅,聲音也變得哽咽起來。“森——”“嗯——”低著頭輕輕地應了一聲,身子幾乎縮成了一團。看著這樣的寶貝,文政赫滿心的憐惜,輕輕地將小人兒拉入懷中,高聲許下了一生的誓言:“森,我愛你!文政赫愛申賀森,愛了很久很久,以後也會一直愛下去。文政赫會一生一世愛著申賀森!”



                    申賀森驚訝地瞪著一雙大眼睛,像看到了什麼怪物望著文政赫。“森,我愛你,文政赫愛申賀森——”“真……真……真的嗎?……我可以相信嗎?可以嗎?……”太過震驚讓申賀森回不過神來,胡亂地說著些亂七八糟的話。“我會用我的生命去愛你。森,看著我,我文政赫愛申賀森,會用我的整個生命去愛你。”看著文政赫真摯的雙眼,申賀森迷惑了,他真的可以相信嗎?無論是不是謊言,他都愛著這個男人,即使是一瞬間的幸福他也願。伸出雙臂環住男人的頸項,將自己投入男人的懷抱中,似乎也在這一刻將自己交出:“赫,我愛你!”時間似乎在這一刻停止,窗外明媚的陽光似乎也在為這一刻的甜蜜而呼喚。

我自爱我的野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