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09.05.15][原創] [完結] 唇印——吻痕(Codes-Combine CF 番外)(RS)

(*^__^*) 嘻嘻……,這文寫很久了,算是《慧妃》H 場面的練習之作。
~\(≧▽≦)/~啦啦啦,自備紙巾阿膠棗,臉紅飄走——

                                

                                           唇印——吻痕(Codes-Combine CF  番外)
      
      結束了今天Codes-Combine CF的拍攝工作後,申彗星懶洋洋地躺在車上的座椅上,隨口向身旁的經紀人問道:“哥,明天有什麼工作?”“嗯,等我看看。明天嗎?明天沒有工作,你可以好好休息一下。近來頻繁的宣傳工作你也累了。”“哦——”“現在就回家嗎?”“嗯!”靜謐中彗星回想起今天的廣告拍攝,雖說不是第一次拍攝服裝代言廣告,但卻是第一次和 JunJin 兩人一起合作呢。想到今天愉快的工作,彗星不由笑了起來,到最後 JunJin 還玩起了 bobo ,唉,玩心還是這麼重,真是鳥寶寶一個。 車廂媟韁x的環境就像愛人的懷抱,那舒適的感覺讓申彗星不知不覺中進入夢鄉。“彗星,醒醒,到家了。醒醒!”“嗯?哦,到了,那哥,再見。”“好!”

      熟練地輸入密碼,打開門迎接自己的不是一室的淒清及寒冷,而是另一人為自己營造的溫暖與愛意。“sung,回來了!”“嗯!”輕輕應著,心中不覺一陣甜蜜。抬頭一看,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彰顯成熟男人魅力的臉,就是這張臉,讓自己每每忍不住臉紅心跳,百看不厭。“你——你怎麼又在我家?昨天不是讓你回家了嗎?”“嘿嘿,小sungsung ,不要這樣嘛!人家夫妻不是都住在一起的嗎?”“誰跟你是夫妻了,滾一邊去。”大兔子再次發揮其堅韌不拔的毅力,挪啊挪,終於在一分鐘後挪到愛人身邊,並將愛人緊緊環在懷中。大兔子眨眼間變成大色狼。

        看那架勢,大兔子的纏功又更上一層樓了。“嗯,小sungsung,你好香啊!真想把你吃進肚子堙C”“香什麼香,又不是女人。我說,文政赫,你快給我放開,我要去洗澡,全身黏糊糊的,難受死了。再不放開,小心我踢你哦!”“嘿嘿,不,我家的小sungsung 才不臭呢。嗯,好香——好甜——”說話間,唇舌已經襲上申彗星的小臉。“這是我最愛的眼睛、最愛的鼻子、最愛的耳朵——”文政赫輕柔的動作讓申彗星漸漸停止掙扎,腦子陷入一片迷茫中,只能聽從著身體做出最直接的反應。“嗯——Eric——”文政赫本想捉弄愛人,誰知自己竟也沉迷進去。

          兩人的唇舌此時已交織在一起,文政赫的強勢掠奪讓申彗星只能發出微弱的抗議聲。在申彗星感覺自己快要窒息的時候,文政赫放開了他。只見申彗星媚眼如絲,雙頰透出誘人的粉紅,嘴角還留有一絲愛液,高唱著“邀君品嘗”。文政赫又怎能抵擋如此誘惑,沒給愛人喘息的時間又再次投入深吻中。深吻中,文政赫的雙手也並未閑著,此時的彗星上身已經半裸,更增添了一絲誘惑。不再滿足於唇舌的交戰,漸漸地來到那有著優美曲線的頸項,這是文政赫最愛的地方,每次都能讓自己更加興奮。在吻來到那雪白的玉頸時,文政赫感覺到懷中的可人兒全身一陣顫抖,小巧的腳趾頭不由捲曲起來,“呵呵,sung,你真敏感!”文政赫輕聲調笑到。申彗星心中氣憤,但無奈身體誠實的反應讓自己無法發出反駁的話語。“嗯••••••”申彗星努力壓抑著自己的聲音,但不時溢出唇邊的呻吟聲卻更增添了情色的味道。“寶貝,你真美,真甜!”文政赫唇舌隨著頸部線條下滑,溫柔纏綿的前戲讓申彗星陷入深深的欲望中無法自拔。

        忽然,文政赫眼光瞄到左邊頸側有個淡粉色的印記,“嗯?”心中一陣疑惑,不由定睛一看,竟是一個淡粉色的唇印,怎麼會有這種東西?難道••••••高漲的情欲像突然被冰水澆灌一般,瞬間熄滅,隨之而來是那越來越猛烈的怒火。呵呵,竟敢給我泡MM,還明目張膽地留下印記。申彗星此時也感覺到了愛人身體的僵硬,強烈的欲望讓他身體不可抑制地顫抖,他急需眼前人的愛撫。於是輕啟朱唇,低聲喚到:“Eric!”迷蒙的雙眼,魅惑的表情,柔軟的雙臂也相繼纏上文政赫的脖子,一切一切都在昭示著他對眼前人的呼喚。但此時的文政赫早已被那個粉紅唇印刺激地怒火高漲,只要一想到有別人也看過寶貝的這種表情,他就憤怒得想殺人。不過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要把那個姦夫找出來。(呵呵,為什麼是姦夫不是淫婦啊?)

         文政赫一把抱起申彗星,沒有言語,徑直向浴室走去。申彗星嚇了一跳,不由驚呼出聲:“啊!Eric ,你要幹什麼?快放我下來。”並開始掙扎起來。“別動!”申彗星似乎感覺到了愛人的怒氣,一臉疑惑的望著男人的臉,剛才的欲望也因氣氛的突然凝重而漸漸平息下來。文政赫一個使勁將申彗星放在浴室的大鏡子前,將申彗星的腦袋按在鏡子前,厲聲問道:“說,這是誰留下來的?”“什麼啊?”申彗星被他一系列的動作弄得一頭霧水,疑惑地問道。

         “這個唇印是誰留下來的?”“唇印?什麼唇印?”文政赫手指著申彗星脖子,大聲喝道:“就是這個?別跟我說這是你自己留下來的。”滿腔的醋意讓文政赫表現得像個被愛人紅杏出牆的妒夫,雙眼圓睜,滿臉通紅,緊握的雙拳顯示了隱忍的怒氣。“嗯?”這時申彗星才看清楚,原來自己脖子上還真的有一個淡淡粉紅色的唇印:“嗯?是那個時候留下來的嗎?”他自己也很奇怪,怎麼會有這種東西。但這句話在文政赫聽來,無疑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一陣心痛,心像被撕裂一般讓他沒有辦法呼吸。“不,不,你是我的,永遠都是我的,誰也搶不走!”說完,雙唇不留一點空隙的壓下來,熟悉的味道瞬間在口鼻間渲染開來,伴隨著一陣磨人的疼痛。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又是一個甜蜜的夜晚!

      陽光透過窗簾射在床上四肢交纏、緊緊相擁的兩人身上,其中膚色較為黝黑的男子正用他獨特的肢體語言向世人展示著他對另一人的獨佔。“嗯!”一聲微弱的呻吟響起,接著那具膚色白皙、上面卻佈滿斑斑點點的軀體稍稍動了一下。身體的主人長睫微動,鼻間溢出輕不可聞的歎息,似乎要清醒過來。緩慢地張開雙眼,第一眼看見的正是自己可愛又霸道的愛人,深邃宛如阿波羅再世的迷人五官此時正寫滿幸福與滿足。“呵呵••••••”不知不覺中手已經撫上愛人的俊顏,想到昨晚愛人孩子氣的行為,不由露齒一笑,輕輕歎息到:“傻瓜!”

        雖說今天沒有任何工作安排,能好好地休息上一整天,但肚子大唱空城計實在不允許自己再繼續安穩地躺在床上。而他正是硬生生被餓醒的。想到這堙A申彗星決定先起床解決一下這個當下的大問題。“哎喲!”輕輕一個動作引發全身一陣酸痛,“啊!”那混蛋昨晚做得實在太過了。一想起昨晚那場激烈的性愛,申彗星不由得兩腮通紅,窘得只想鑽進地縫中。偷偷瞄一下那仍沉沉睡去的男人,看到那滿臉的滿足,相比之下,自己滿身的酸痛,申彗星氣憤得只想宰人!“咕咕——”算了,還是先去填飽肚子再說吧。肚子傳來的聲音將申彗星暴走的意識再次拉回。怎麼說,宰人也是要花費力氣的啊!現在的他,別說宰人,連活動一下都困難。顫巍巍地挪到浴室,準備稍微梳洗一下。

        鏡中的自己仿若誘惑世人的妖精,那種仿若脫離塵世的中性美,申彗星不愛,但卻是文政赫的最愛。他說過最愛看剛睡醒的自己,不僅有那宛如小貓般的嬌羞與可愛,還有那隱隱透出的魅惑,天使與惡魔的完美結合每每讓他在清晨看到自己第一眼就被壓著進行那人間最美麗的事情。恍惚中,申彗星似乎又感覺到了愛人看著自己那熾熱噬人的眼神,全身不由一陣火熱。

       注意力忽然被吸引住,這是什麼?定睛一看,啊,粉嫩的玉頸上赫然是一枚碩大無比的吻痕,曖昧地講述著它的擁有者有一個熱情如火的情人,妄想染指者滾一邊去!害羞彆扭的性格使然,申彗星早就三申五令過那頭“發情野獸”不能在別人看得到的地方留下痕跡,但這怎麼看,都是有意為之。神智開始暴走,怒火在持續高漲中,“啊!”忍不住尖叫出聲,“文政赫,我要宰了你!”

       浴室外,始作俑者還絲毫不知災難的來臨,此刻正擁著一隻大兔子,做著春夢,隱約可見嘴角留下的津液,喃喃說道:“Sung , bobo ——”


\(^o^)/~,臉紅心跳!
害羞——

我自爱我的野草!!!
Jing a,我剛想今天貼這文,看來我們已達到心靈相通的境界
我確信那CF背後就是這樣!

가능하다면 제가 하늘의 별도 따 드리고 싶어요.
我絕對相信大大是個佔有慾很强的人!
“文晸赫,我要宰了你!”
看到這句話 不知莫名就笑了起來~
那個畫面完全可以想像的到!
-- 從火星坐太空船來的敏姐
大大又是你激親我王子嗎 ? 我也要宰了你 ...
足以證明愛深切嗎?
不 CJ 的
想看隱藏呀
樓大
喜歡彗星喜歡神話的坪子
1# rs_jingjing
~*huilin*~
回復來看囉!
好奇好奇
呵呵
哈哈~~大大不要這樣吧,
是鳥寶寶留給鳥媽媽的吻而已,不是嗎?
HS... I NeeD U, I WanT U, I LovE U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