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09.05.16][原創] [完結] A與B——命中註定(0116火熱更新完結篇“幸福”)(RS)

那日,與好友吃飯,好友滔滔不絕地講了大半天的血型說,聽得我暈頭轉向,但也有了這文的構想。

這不是“幾世姻緣”的續篇,雖說第四部我早已想好,但那還得再等等,等《我的雙面小情人》連載完了,才會再推出第四部。

這文不會是大長篇,再說我也沒有那份精力,儘量會將它縮成中篇,但更新不會太過頻繁,畢竟還有另外兩篇文在趕,所以希望親們可以耐心點兒,俗話說“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嘛!

這文實是一時心血來潮之作,必會有這或那的不妥,親們大量,就將就著看吧!

我一直想嘗試那種盪氣迴腸的悲劇,高中時代就超級迷戀埃斯庫羅斯的作品,但我是個樂天的B型,看就已經受不了,寫那會要我的命的,所以,這文還會是我一貫的風格——HE!

希親們喜歡,再願親們快樂每一天,最後願RS永遠幸福!

我自爱我的野草!!!
本帖最後由 rs_jingjing 於 2009-5-16 00:41 編輯

                                                           A與B——命中註定   
                                             
                                                              第一章    命運   
                                                
        A血型人,處事小心,生活嚴謹,主張完美主義,討厭矛盾的邏輯,喜歡講道理,判斷事物較為慎重,不輕易下結論;金錢觀念嚴肅,但個人消費較大,沒有餘錢;對衣著特別挑剔,不喜歡太鮮豔的衣服,講究優雅別致;喜歡和家人或者朋友聚餐,不愛一人吃飯,有些挑食;睡眠較少,有點神經質;孝敬父母,關心周圍的人,嚮往幸福美滿的家庭生活;善於抑制自己的真實感情,不會積極地追求對方,但一旦感情受挫,需要花費很長時間恢復精神創傷;對於XING愛,雖不被動也不積極進取,但很介意對方的反應。



      B血型人,喜歡自由,不愛受限制和約束,十分有主見,敢於標新立異;在管理金錢方面粗枝大葉;頭腦靈活,富於創造性,有很強的觀察分析能力;做事乾淨俐落又不乏穩健;生活上不修邊幅,大大咧咧,蔑視傳統習慣,常常做出超越規範的行為,喜歡自言自語;一般不太講究穿著,比較喜歡原色或者鮮豔一些的色調;對飲食興趣濃厚,講究味道,食欲穩定,無論時間、場所、情況怎樣都能熟睡,晚上精神好,但不能早起;心腸軟,容易動情,無法忍受獨處的寂寞,希望天天與情人見面,如受到感情傷害也容易恢復;喜歡開放的XING生活,熱衷於追求新鮮刺激。



      A對B熱度30%,成功率20%;B對A熱度30%,成功率20%,但就這麼一對在人生觀、金錢觀、愛情觀、行為方式甚至XING愛上差異巨大的人,卻糾纏了一生,也許他們的相愛是命中註定,也許只是月下老人開的一次小玩笑。



      申賀森,A型人,大公司的一名小職員,兢兢業業、勤勤懇懇,他的夢想是中一千萬的彩券,孝敬父母,娶一個溫柔嫻淑的媳婦回家,再生幾個聰明伶俐的孩子,平平穩穩地度過這一生。



      文政赫,B型人,聲名顯赫的世界上市公司總裁,游走花叢,享受人生,他的夢想已在二十五歲時達成——創立總資產達萬億的酒店賭場連鎖企業。



      人生充滿了意外,也充滿了命中註定……

我自爱我的野草!!!
BC BAR

              一天繁忙無趣的工作後,申賀森被同事拉到了城中新開的酒吧,以慶祝好友金東萬新交了女朋友。申賀森靜靜地坐在廂房一角,小口地喝著杯中的雞尾酒,臉上儘是溫柔的笑意。



        “賀……森……”被灌了一大瓶洋酒,金東萬說話已有點大舌頭,搖搖晃晃地走到申賀森身前。“東萬,你喝醉了!”申賀森慌忙站起撐住金東萬的身子。“賀森……我……好高興,她……終於……答……應和我交往了……”“是是是,我們來這奡N是為了慶祝你新交了女朋友!”申賀森眼中露出一絲無奈,卻真心地為好友感到高興。“那……你陪我喝……喝……”金東萬滿臉紅暈,一邊打著酒嗝,一邊將杯中的洋酒灌進申賀森嘴堙C申賀森來不及阻止,便被灌了好幾杯洋酒下肚。



        一刻鐘後,申賀森已微現醉意,不由說起胡話來:“我……我也好……好……想戀愛……我……要……娶一個……溫柔……賢淑的……妻子,然後……生好多……好多的孩子……”“哈哈哈……我知道……我知道……這是你的夢想……”“對……我的夢想……”“可是……她們……都不……喜歡我……”“呵呵呵……誰叫你長得比女孩子還漂亮……我第一次……看見你的時候……還以為……你是女孩子呢?……”金東萬不由回想起兩人第一次相遇的時候……




        那時,他才十歲,一日下課後回家,聽媽媽說隔壁新搬來了一家人,便興高采烈地跑去看,在隔壁家的庭院堙A他看見了天上的小仙女,心中一個激動,不加思索地跑過去,大聲喊道:“你真美,可以嫁給我嗎?”沒有回答,小仙女只是定定地看著他,隨後便是一頓拳打腳踢。之後,他才知道小仙女叫申賀森,跟他一樣,是個男孩子,還是個“武藝高強”的男孩子。不過,不打不相識,他倆從此以後成了好兄弟,雖然他仍不時迷醉于賀森絕美的容貌中,那時就少不了又是一頓“虐待蹂躪”。從小到大,申賀森不知擊退了多少男性追求者,但女孩子卻嫉恨於那絕美的容貌,不願與之交往。因此到現在,申賀森都沒有談過一次戀愛。



        洋酒、啤酒、白酒……申賀森已經數不清他到底被灌了多少酒,他只覺得天旋地轉,金東萬也變成了好幾個。使勁地站起,一個踉蹌幾乎摔倒在地,腦子堣@片模糊,申賀森摸索著往洗手間走去。

我自爱我的野草!!!
幾杯威士卡下肚,文政赫抑鬱的心情也一掃而空,之前連續幾宗大生意並沒讓文政赫心情有所好轉,反而添增了幾分煩悶。死黨李珉宇見他半死不活的模樣,便帶他到了新開的BC BAR狂歡,今晚一定要不醉無歸。



        “老大——”李珉宇高聲喊了聲文政赫,臉上滿是賊兮兮的笑容。文政赫一見,無奈地歎了口氣,笑道:“又要幹什麼?不用拐彎抹角了,直接說吧。”“呵呵呵,老大,今天你又上娛樂版頭條囉……”“你也這麼八卦?”“誰叫你的情史都這麼精彩啊?這次這個還是選美冠軍,身材超級辣的!怎樣?是不是很棒?”“無趣!”“啊,什麼?”“沒意思!”“沒意思?你——”李珉宇猛地瞪大眼睛,一臉的驚訝,其他人也是滿臉詫異。“啊,真是讓人生氣!”李珉宇仰天長歎,眾人也均是一臉既羡慕又怨恨的模樣。

  昏暗的走廊,吵雜的音樂聲,文政赫隨意地點著一支煙,微微地歎了口氣,近來的確幹什麼都沒有心情,整天懶洋洋的,那些平時看起來秀色可餐的尤物,現在都只覺乏味之極。也許可以試試珉宇說的方法,雖然是個餿主意。



          頭好暈,身子好重,申賀森眼神迷茫,跌跌撞撞地往前走著,忽地,腳下一個趔趄,申賀森直直往前摔去,眼見就要摔倒在地。但一雙大手在最後關頭將他接住,並順勢將他摟入懷中。申賀森腦袋陣陣昏眩,全身使不出一點兒力量,雙手只能緊緊地攀住男人的脖子,並將自己窩進男人的懷中,嬌唇輕輕地吐出幾聲呻吟。




        文政赫低頭望著懷中的人兒,臉上竟露出一絲笑容,剛才僅是條件反射地扶住快摔倒的人兒,不想他竟像只小猴子一樣攀在自己身上,這讓文政赫不覺有些哭笑不得。申賀森噥噥地發出一聲輕呼,小腦袋在文政赫頸間動了動,雙唇也在不經意間與文政赫的肌膚輕觸。猛地全身一震,文政赫只覺全身血液湧向下身,yu wang 在瞬間蘇醒。



        文政赫睜大雙眼,不可置信地望著懷中的人兒,自己竟然對一個陌生人產生yu wang,而且還是個男人。嗯,好,雖然他的身子軟軟的,雖然他的小嘴紅紅的,雖然他長得很美……

我自爱我的野草!!!
此時,文政赫才看清懷中人兒的樣貌,肌膚嫩如凝脂,柔光盈盈,櫻桃小嘴嬌豔欲滴,腮邊幾縷黑色發絲隨意地貼著,卻平添了幾絲誘人風情。細長的桃花眼微微地閉著,長睫毛輕輕顫動,細腰不盈一握。文政赫只覺口乾舌燥,身下的YU WANG更是炙熱得嚇人。



        “嗯——”輕輕地一聲呻吟讓文政赫本已薄弱的自製力,瞬間崩潰,哪里還管得了什麼陌生人不陌生人。這一刹那,文政赫只知道自己要面前這個人兒,要他——



        猛地低頭,吻住懷中人兒的紅唇,甜美的氣息瞬間在唇齒間彌漫開來,文政赫只覺得內心一陣激蕩,雙手忍不住探進懷中人兒的上衣,激動地在他的胸口腰間徘徊。唇也在激情中轉移陣地,吻上那微揚的頸項,懷中人兒迷醉地發出一聲哼叫,讓文政赫更是激動得無法自已,猛地一個用力,撕扯開懷中人兒的上衣,動作近乎粗暴。



        腦袋昏昏沉沉的,申賀森弄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全身很熱,心媢釵酗@團火似的。灼熱的氣息撲面而來,片刻間,雙唇便被攫取,滾燙的舌瘋狂地掃過每一寸地方,讓申賀森全身一陣酸軟,只能緊緊地攀住男人的頸項。試探似的給予一絲回應,卻迎來男人更為猛烈的吮吻。



      男人獨特的氣息讓申賀森迷醉,而在兩人唇舌一來一往的攻防戰中,申賀森漸漸失守,男人急切而猛烈的攫取幾乎讓申賀森退無可退,只能隨著心中的感覺沉淪。來不急吞咽的唾液,順著嘴角滑落,在申賀森微微昂起的脖子上形成一條長長的銀絲,倍增了幾分誘惑。

我自爱我的野草!!!
忽地,身後傳來一陣吵雜的人聲,驚動了沉醉在激情中的文政赫,也讓他意識到兩人正站在隨時有人經過的過道中。文政赫不覺皺了皺眉,想不到自己竟會如此失控,但懷中人兒無意間散發出的魅惑氣息,讓文政赫不覺再次心神激蕩,但吵雜的人聲越來越近,文政赫眼神一閃,將人兒半攙扶半摟抱地帶到了最近的酒店。


      房門關上的霎那,文政赫就無法再繼續忍耐了,天知道為什麼會這個樣子,文政赫只知道現在自己只想要面前這個人兒,只想狠狠地將他壓在身下。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夜,很長很長……

我自爱我的野草!!!
幾縷晨光透過落地窗,斜斜地照在床上相擁的兩人身上,暖暖的,猶如一幅優美的油畫。



        眨了眨眼睛,眼神迷蒙,申賀森似乎還沒有弄清楚到底發什麼了什麼事,輕輕地動了動身子,一陣疼痛傳遍全身,不覺讓申賀森輕呼出聲。好痛,身子仿佛被卡車碾過一般,沉沉地,根本不受自己控制。微微低頭,申賀森這時才看見環在自己腰間的胳膊,心中暗暗吃驚,隨即發現自己正被人抱在懷中,不由更加驚慌,使出全身力氣從男人的懷中掙脫開,不想雙腿沒有一絲力氣,砰地一聲摔倒在地。



      身後的男人發出一聲呢喃,讓申賀森嚇得不敢再動,確定男人沒有醒過來之後,申賀森才慌媟W張地抓起散落在各處的衣服,手忙腳亂地穿好,根本不敢去看身後的男人一眼。



      他只記得昨晚自己喝醉了,依稀記得似乎有個男人扶住了快要摔倒的自己,後來他就不記得了。他不記得自己怎麼會到了酒店,也不記得自己怎麼會被一個男人抱在懷中,還有身上的痕跡……他都不記得了。也許這一切都是夢,酒店、陌生的男人、還有身上的痕跡……所有的一切都是夢,只要明天睡醒了就會忘記了。思及此,申賀森落荒而逃。



      窗外的陽光越發明媚,文政赫緊緊地抱著懷中的大枕頭,舒服地發出幾聲呢喃,再次沉沉睡去。但這一刻,沒有人知道,兩人的命運之輪已然開始運轉,無論他們身處何處,小指上的紅線都將他們緊緊相連。

我自爱我的野草!!!
本帖最後由 rs_jingjing 於 2009-5-16 01:10 編輯

                                          第二章    交集


        明媚的陽光照進來,暖暖的,不覺增添了一絲春天的氣息。房間媕R悄悄的,只能聽見淡淡的呼吸聲。忽地,一陣突兀的電話鈴聲響起,猶如往平靜的湖水中投擲了一塊大石頭,打碎了房內的寂靜,也驚醒了沉睡中的人兒。



        文政赫迷糊地翻了個身,長臂一伸,在一旁的小方桌上摸索著,終於抓住了發出噪音的“罪魁禍首”。“喂,誰啊?”起床氣頗重,文政赫語氣不佳。“老大,你終於接電話了!”聽見文政赫的聲音,那邊仿佛中了頭獎般一陣狂喜。文政赫皺了皺眉,惡聲惡氣道:“一大早擾人清夢,到底有什麼事?”“老大,現在已經快十點了,你不會忘了今天十一點董事局開會吧?”李文宇驚訝地說道。文政赫一聽,眉頭皺得更緊,咒罵道:“該死的!我馬上過去——”說完,便掛掉了電話。



        快速地從床上爬起,文政赫走進了淋浴間。十幾分鐘後,便走了出來,看到散落在地上的衣服,不覺皺了皺眉,昨晚發生的一切也漸漸在腦海中浮現。酒吧的過道堙A他扶住了一個快跌倒的人,那人酒醉的模樣,竟讓他一陣迷亂,不僅吻了他,意亂情迷中還將人直接拐到了酒店。但那人絕美的小臉,柔媚的呻吟,全身上下更無不散發著致命的誘惑。思及此,文政赫的下身就不自覺地起了反應。文政赫一陣低咒,慌忙將腦中的遐思拋掉,手忙腳亂地穿上衣服。



        簡單的整裝完畢,文政赫徑直往門口走去。忽然,地上一個閃著金光的物體吸引了文政赫的注意,不由定睛一看,原來是個袖扣。看了一下身上的衣服,扣子完好無損,那這個袖扣?把玩著手上的袖扣,文政赫略一沉思,便將袖扣放進了襯衣口袋堙A隨即打開門走了出去。大門“砰”的一聲關上了,留下了一室的靜謐與昨夜的瘋狂!

我自爱我的野草!!!
W&S公司    會議室

          “總裁——總裁——”連聲輕呼,驚醒了在一旁神游的文政赫,讓他不覺皺了皺眉。原來他又在發呆了,算不清這三天來已經是第幾次了。這三天,只要腦子一空閒下來,他就會不自覺地想起那夜的瘋狂,身子就會一陣陣地發熱。這對久經花叢的文政赫來說,是件十分奇特的事情。他愛女人,更愛女人軟綿綿的身體,但那夜的男子卻讓他陷入瘋狂,這在別的女人身上是從來沒有過的。



          想起昨夜的女人,那濃重的香水味讓他反胃,不覺更思念那人身上淡淡的清香,還有女人造作的樣子、濃厚的妝容……所有的一切都讓他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人的美好。文政赫重重地歎了口氣,不得不承認自己真的迷上了那夜的嬌人兒。



          把玩著手中的袖扣,文政赫眼神也漸漸變得迷茫。對於那人的事情,他只知道名字叫“森”,其他的一概不知,不知道他姓什麼,幹什麼工作,住在哪里……但那人絕美的容顏仿佛刀刻般在他心中留下了印記,還有那純真無暇的笑容,羞澀稚嫩的反應,柔媚的呻吟,一切的一切都讓文政赫深深迷醉。文政赫從來不知道自己竟會對一個人這麼著迷,還是一個只有一夜露水姻緣的男子。也許,過一段時間,這種迷戀就會淡去吧。



          甩了甩頭,努力將腦中那人的身影拋掉,文政赫臉色一正,眼神瞬間變得淩厲,環視一周,頓時又變回了那個運籌帷幄、指點江山的商場霸王。



        那日清晨逃難似的離開酒店,回到自己的小公寓後,申賀森就病倒了,身心的雙重驚嚇讓他發起高燒,連續燒了三天,直到第三天才迷迷糊糊地醒來。幸虧死黨金東萬看他沒去上班,跑到家堥荍鉹H,要不,某人就英年早逝了。雖然病好了,但申賀森不知道的是,這三天他的人生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望著好友蒼白的小臉,金東萬又開始了他每日例行一次的叨嘮:“我說賀森,你怎麼這麼不注意照顧自己?怎麼會突然發起高燒來呢?還燒了三天……是不是吃了什麼不乾淨的東西,又或是……”念經般的絮叨讓申賀森腦袋一陣陣疼痛,一把抓起薄被將腦袋蓋住,希望這樣可以阻擋魔音入耳。無奈,某人功力實在太強,只見金東萬一人一邊收拾屋子,一邊自說自話,倒也自得其樂。



        迷糊中,面前似乎出現了一雙男人的眼睛,男人眼中熾烈的欲望讓申賀森心中一陣恐慌,但身體卻止不住陣陣火熱。那夜的事情,申賀森只依稀記得一些,但這幾日迷糊中總能感覺到一雙眼睛,還有一個略顯沙啞低沉的聲音在腦中盤旋,喃喃地喚著自己的名字。那個男人是誰?他為什麼……為什麼……




          低頭望著身上已慢慢淡去的紅紫吻痕,申賀森俏臉漲得通紅,雖然從沒談過戀愛,但他知道這些代表著什麼,心不由又陷入一陣驚慌中,他該怎麼辦?他該怎麼辦?三天過去,身上的痕跡雖然淡去,但心中的痕跡呢?也能隨著時間慢慢淡去嗎?迷糊中,申賀森漸漸睡去。也許睡眠就是治療一切的最佳良藥吧!

我自爱我的野草!!!
本帖最後由 rs_jingjing 於 2009-5-16 01:16 編輯

一周後    X公司

        會計部辦公室狹小而淩亂,到處彌漫著一股老舊糜爛的氣息,只見一排不大的辦公桌後幾個人正悠閒地喝茶嗑瓜子。忽地,從門外竄進來一人,還未站定,便大聲地吆喝開了:“重大消息!重大消息!……”來人的幾聲大呼,不意外地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只見一個長著大大啤酒肚的中年男子高聲問道:“金東萬啊,這次又有什麼重大消息啊?”只見金東萬腦袋一揚,高聲道:“我們公司被收購了!”“什麼?”眾人一聽,均是一驚,不由驚呼出聲。



          “金東萬,這是真的嗎?”一個略顯瘦削的中年男子猛地從座椅上站起,急聲問道。金東萬臉色一正,沉聲道:“我什麼時候說過謊話?其他部門聽到消息,早已經炸開鍋了,你們這邊算是最晚的了。”“這——”看著金東萬一臉正經的模樣,眾人也不由得沉了臉色。



          “那……會不會解雇我們啊?”剛才的胖中年男子顫著聲音,終於問出了眾人心中的擔憂。只見金東萬一臉笑容,晃了晃食指,高聲道:“不用害怕,大老闆下命令了,公司職員全部留下來,但工作部門則要整頓改革,我們可能會搬到公司本部去。”“啊——”眾人一聽,均是松了一口氣的模樣。現今經濟不好,如果丟了工作,那家堛漲悁悀痐皏i怎麼辦啊?



          “對了,金東萬,那個大老闆是誰啊,竟然收購了我們公司?”忽地,一人好奇地問道。“嘻嘻嘻,聽好了,我們以後的大老闆就是……”金東萬故作神秘地頓了一下,環視一周,見眾人均是一臉的好奇,不覺心中得意,緩緩道:“文——政——赫——”



          一陣靜謐,忽地,辦公室堿絮}了鍋,人人臉上都現出既驚訝又興奮的神情。辦公室堸艉@的一朵紅花小燕尖叫地沖到金東萬身前,一把抓住金東萬的衣領,高聲問道:“你、你說的文政赫,就是那個擁有上萬億資產的W&S公司總裁文政赫嗎?”金東萬隻覺呼吸困難,慌忙抓住小燕的雙手,好不容易才掙脫開來:“咳咳咳……你想謀財害命啊?我孤家寡人一個,既沒錢也沒……”“誰管你是誰啊?我問你,你剛才說的是不是那個被業界稱為“鬼才”的文政赫,W&S公司的總裁?”“是啊!難道還有第二個文政赫?”金東萬一臉的疑惑,隨口反問道。小燕一聽,雙眼一亮,隨即興奮地大叫起來:“啊,太棒了,太棒了!我要打電話,告訴我的姐妹們……我要打電話……真是太棒了……”



          剛才的胖中年人看到女孩興奮不已的表情,一臉的不明所以,不由高聲問道:“這個文政赫是誰啊?很大來頭嗎?”在一旁又叫又跳的小燕一聽,一個箭步沖到胖中年人跟前,大聲說道:“組長,你竟然連文政赫都不知道?雖然我知道你不看財經新聞,但是你都不看報紙的嗎?”“看啊,我剛才還看來著呢。”“那今天的頭版,看了嗎?”“看了啊!說什麼什麼公司進行大型的收購項目……啊!你說的就是……就是那個……”“就是他!擁有上萬億資產,不僅創立了世界規模最大的連鎖酒店賭場,還涉及其他行業,經商手段一流,人稱商業鬼才!”“哇,我們公司被那麼厲害的人收購了呀!”



          “他不僅商業手段厲害,而且人也長得英俊瀟灑,特別是他不笑的時候,那種冷冷的氣質真是迷死人了!如果能讓他愛上我,我就是總裁夫人了,那以後這輩子都不用愁了!”只見小燕雙眼冒心,一臉嚮往之色。



        “別做夢了!”坐在角落的一個年輕人一臉的鄙視,“人家文政赫是什麼人物?會看上你?聽說文政赫換女人比換衣服還快,而且個個不是模特就是明星,哪個不是身材姣好,容貌豔麗?就你——?”瞄了一眼面前的小燕,諷刺之意不言而喻。小燕一聽,頓時火冒三丈,雙手叉腰,立馬便是一副潑婦罵街的架勢。見狀,眾人笑著搖搖頭,這兩人不知前世是不是仇人,一見面沒有不吵架的。唉,今天又是熱熱鬧鬧的一天啊!



          金東萬見申賀森許久沒有說話,不由走到他的辦公桌前。只見申賀森臉色還是略顯蒼白,小臉也更瘦了,精神也不太好。金東萬擔心地問道:“賀森,是不是身體不舒服?說了讓你過幾天再上班,你就不愛聽我的……”說話間,伸手摸上申賀森前額,試了試體溫,見沒有發燒,微微放下心來,但見賀森的臉色實在太差,便輕聲道:“要不,我幫你向組長請假,你先回家休息。”“這——”自己已請了三天的假,申賀森實在不好意思繼續窩在家中,臉上不由現出一絲猶豫。“沒關係,反正之前你的報表,我已經幫你做完了。再說了,現在公司被收購了,大家還哪有心情工作啊。聽我的,你先回家休息,明天再過來。”




          “嗯……那好……東萬,謝謝你……”“呵呵呵,朋友一場,說這個就見外了。如果你覺得不好意思,下次請我喝酒就行了,就去上次那個酒吧!”申賀森一聽,身子猛地一晃,臉色變的更加蒼白。粗枝大葉的金東萬並未發覺好友的變化,一徑地說著那晚在酒吧發生的趣事。



          申賀森暗暗壓下心中的慌亂,輕聲道:“東萬,這邊就麻煩你了,我、我……有點不舒服,先回家了。”“啊,臉色怎麼變得更差?要不我陪你去醫院?或者我送你回家?”金東萬這時終於發現了好友的不妥,不由焦急地問道。申賀森擺了擺手:“不用了,只是有點頭疼,睡一覺就好了。你也不用送我了,我自己坐計程車回去就行。”說完,拿起桌上的公事包,跟組長打了聲招呼,便搖搖晃晃地走出了辦公室。



        走出大樓,望著喧囂煩惱的街市,申賀森心中一陣迷茫,一時之間不知何去何從。本以為病癒上班,一切就會回到原位,自己還是會按著早已做好的規劃一步步地走下去。但他知道,有那麼一點東西不一樣了,但到底是什麼,申賀森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小心謹慎的性格使然,申賀森不喜變化,不喜計畫外的事情,更不喜冒險。如果結局註定是要受到傷害的,他寧願沒有開始。



        伸手攔住一輛計程車,申賀森慢騰騰地鑽進去坐好,輕聲說出公寓地址,隨後閉上雙眼,隨意地倚靠在椅背上,以讓自己煩躁的心情能夠得到緩解。司機大叔應了一聲,腳下一踩油門,計程車便嗖的一聲開走了,車後揚起了一層薄塵。就在這個時候,從另一個方向開來幾輛黑色高級轎車,等車停定後,從車上下來幾個人,走在最前面的正是W&S總裁文政赫。大步地往公司大樓走去,心忽地一動,似乎感覺到了什麼,文政赫不覺扭頭望向一旁,僅見一輛計程車漸行漸遠,直至成為一個小黑點,消失不見。

我自爱我的野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