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本帖最後由 rs_jingjing 於 2009-5-21 15:36 編輯

                                    第四章    相處
   

            太陽公公懶洋洋地打了個哈欠,伸伸懶腰,開始了一天的工作。申賀森揉揉了疼痛的腦袋,大大的眼睛變得黯淡無神,身子一晃一晃地往前走著,讓人看了不覺一陣擔心。一想到待會兒要見到那個超級大色狼,申賀森的頭更痛了。


          “賀森——”重重地拍了一下申賀森的肩膀,金東萬臉上的笑容猶如陽光板燦爛。而申賀森在好友的一掌重擊下,身子一個猛地向前沖,幾乎摔倒在地,幸虧金東萬眼疾手快把人扶住,才讓申賀森免於與地面來個親密接觸。但申賀森還是忍不住一陣昏眩,眼前一片迷糊,看來昨天真是喝了太多酒了,說到底,都是那頭大色狼的錯。因此,文政赫在申賀森心中的非好感度又上漲了不少。


        “賀森,來把這喝了!”只見金東萬從背包堭ルX一個大大的保溫瓶,遞到申賀森面前。申賀森頭痛欲裂,臉色蒼白,微閉著眼睛,接過保溫瓶,輕聲問道:“這是什麼?”“爺爺給你熬的解酒湯,喝了你會舒服一點兒。”聞言,申賀森微微抬起頭,扯出一絲微笑,柔聲道:“還是爺爺對我最好了。”緩緩地說完,打開保溫瓶,飄散出來的味道讓申賀森皺了皺眉,但還是乖乖地將解酒湯喝了下去。


          “賀森,你今天就要到總裁室報到嗎?”“嗯,是啊——”半死不活的語氣,申賀森垂頭喪氣地點點頭,臉上滿是抑鬱之色。“嘻嘻,聽說總裁的女朋友都是些超級美豔的模特兒……”挑了挑眼眉,金東萬一臉曖昧的笑容。申賀森一臉的迷茫,不明所以地搖搖頭,問道:“什麼意思?”“啊!唉,算了,我就是喜歡你的純真!”金東萬無奈地搖搖頭。“什麼意思?”“笨,那你就有機會看見那些大美女了呀,哎呀,都是些身材火爆的豔麗美女啊,真是羡慕死我了。”“哦——”申賀森微微點點頭,還是一臉的木然。見狀,金東萬無奈地搖搖頭。好友在愛情方面純得就像張白紙一樣,跟女孩子相處的經驗幾乎為零,殊不知小白兔早被大灰狼連皮帶肉全吞進肚子堣F。


          “啊,你是說,你是說……文政赫他、文政赫他有女朋友?”申賀森猛地站起,一把抓住金東萬的衣領,大聲問道。“啊?什麼?呃……”金東萬一陣疑惑,隨即覺得呼吸困難,慌忙用力掰開賀森的鉗制。“文政赫……嗯不,是總裁,他,他有女朋友?”“咳咳咳……你是說總裁嗎?……對啊,他有很多女朋友,而且每一個都是豐滿妖豔型的,但每一個女朋友的持續時間都不超過一個月,堪稱花花公子中的個中翹楚。真是讓人羡慕啊!”只見金東萬一臉的嚮往之色,講起文政赫的桃色新聞可謂是口若懸河、滔滔不絕,直可媲美一流播音員,大有講個三天三夜不停轉的趨勢。


        “他有女朋友……那就是說,他不是同性戀……那他為什麼對我……”“對你怎麼樣?誰對你怎麼了?誰是同性戀啊?”金東萬猛地靠近賀森,臉上滿是疑惑。“啊,我……沒,沒什麼……”申賀森一個驚嚇,不由結巴起來。“你又緊張了?”看著好友緊張的神情,金東萬一臉的笑容。“緊張?我、我、我……哪有?”“哈哈哈,還說沒有?你一緊張就會結巴!”“你——哼,懶得理你!”詳做出一副生氣的模樣,申賀森扭頭以掩飾自己的尷尬,心堨i是七上八下的,就怕金東萬繼續追問下去。幸虧這時剛好經過了一位美女,瞬間吸引住了金東萬的目光,也讓他暫時地忘了這個敏感話題。


        “既然他不是同性戀,我也不是同性戀,那之前的事又是酒後亂性……只要通通忘記就行了,好,通通忘記……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什麼都沒有發生過……”申賀森低著頭,自我安慰催眠中。


        “賀森、賀森……”看見好友發呆的模樣,金東萬不由拍了拍他的肩膀,連聲喚道。“哦,怎麼了?什麼事?”“我才要問你怎麼了呢?怎麼突然發起呆來?”“呃,沒事,沒事……只是、只是突然想到一些事……”“你怪怪的哦!不過,我想你現在應該趕緊到總裁室報到!”金東萬指了指牆上的大掛鐘,輕笑道。循著好友手指方向望去,“啊!”申賀森尖叫一聲,“已經這麼晚了!討厭,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這下完蛋了……”申賀森一邊說著,一邊抓起一旁的公事包就往外跑,跑了幾步,忽地回頭,大聲道:“幫我向爺爺道謝,謝謝他的解酒湯!”金東萬笑著點點頭:“我會的,祝你好運!”“午餐時間老地方見!”申賀森向後擺擺手,人已經跑了十米以外。金東萬無奈地搖搖頭,大聲回道:“老地方見!”

我自爱我的野草!!!
好了,說完美美的賀森寶貝,咱們再來說回色色的政赫老大。


        話說,文政赫這天起了個大早,精心打扮一番後,神清氣爽地踏出家門。豔陽高照,讓文政赫更覺心情愉悅,哼著小曲,走進了公司大門。輕佻地跟秘書阿姨打聲招呼,腳步輕盈地踏進了總裁室。怎麼是秘書阿姨不是秘書小姐呢?嘻嘻,說起來,也只能願文政赫魅力太過強大,每任秘書小姐都陣亡在他的西裝裙下,根本無心工作,最後還是李珉宇一聲令下,招聘資歷老的女秘書,因為文政赫說了他打死都不要男秘書,所以不僅要招聘已婚女子,最好還是媽媽級別的,就算文政赫花心濫情,也不會對人母下手,這點良知他還是有的。果然,這位秘書阿姨一做便做了三年,十分地盡職盡責,深得文政赫的信任。


      秘書阿姨名叫甄智,與丈夫十分恩愛,育有一對龍鳳胎,今年已經五歲了,人小鬼大,十足的古靈精怪,經常讓自詡為好好先生的文政赫抓狂。昨日,人事部突然出了份通告,財務部的申賀森被調任為總裁室助理。甄智微覺詫異,為什麼會突然有這樣的調令,而且據說是總裁直接下令了。這個申賀森到底是何方人士?甄智不覺對他產生了些許好奇。


      時間一分分地過去,文政赫看了看牆上的大鐘,眉頭不由越皺越緊,猛地站起身,心情煩躁地在大方桌前走來走去,一會兒看看牆上的掛鐘,一會兒看看緊閉的大門,臉色也越來越差。


    “智姐,森森,呃,申賀森到了嗎?”長時間的等待已然耗盡了文政赫只有芝麻大小的耐性,不由接通了內線,詢問甄智。“沒有,總裁!”“知道了——”聽見回答,文政赫臉色更加抑鬱,心中小鼓猛敲,難道小東西臨陣脫逃?要不要現在去逮人?


    正鬱悶中,忽聽見內線電話響起,隨即甄智沉穩的聲音傳來:“總裁,申賀森先生到了!”文政赫一喜,急忙高聲道:“快讓他進來!”慌忙整了整衣服,理了下頭髮,清了清嗓子,忽地又似乎想起了什麼,急忙走回椅子上坐好,攤開桌上的文件,故意裝出一副十分忙碌的樣子。


    甄智望著眼前的年輕人,眼中掩不住露出一絲驚豔。皮膚白皙細膩,栗色的頭髮柔軟而富有光澤,鼻樑挺直,帶著優美的弧度,一雙大大眼睛仿若水晶般明亮澄淨,眼角微微上揚,不覺增加了幾分嫵媚,小巧的唇形殷紅如血,笑起來形成一個大大的心形,讓旁人也不覺沾染上幾分悅色。


    甄智第一眼就喜歡上了這個有著純真眼神的大男孩,心中更是十分高興其後的日子能與他一起工作。相比之下,申賀森心情就沒這麼輕鬆了。只見他站在總裁室門前,一臉的緊張,連連深呼吸,一臉臨上戰場視死如歸的神情,緩緩地伸出手,又猛地收回,再次伸出手,又再次收回。


    申賀森不知道自己此刻的心情是怎樣,既有點兒緊張,又有點兒期待,還有點兒忐忑。正當他舉棋不定時,甄智敲響了總裁室的大門,聽見堶捷ルX文政赫略顯興奮的聲音,申賀森一驚,回頭望了眼甄智,精緻的小臉上掩不住現出一絲驚慌之色。


    甄智微微一笑,輕輕拍了拍賀森的肩膀,柔聲道:“別怕!總裁是個很好相處的人,快進去吧!”聞言,申賀森不由嘟起了小嘴,喃喃道:“他一點兒也不好,他是個大色狼……”雖滿心不願,但申賀森還是推開了總裁室大門。

我自爱我的野草!!!
一見心心念念的人兒走了進來,文政赫早就忘了要裝模作樣的事情,忽地從座椅上站起,幾個大步迎了上去,當然了,自動忽視嬌人兒臉上不情願的神色,美化成心甘情願之色。“森寶貝,你來了!”文政赫一臉的笑容,狼爪很自然地往前一伸,不露痕跡地抓住了嬌人兒的小手,還趁機摸了幾把。


      此刻申賀森猶自沉浸在自怨自艾中,以後就要跟大色狼共處一室,嗚嗚嗚……他不要!文政赫見嬌人兒走神,心中暗爽,抓緊時間吃嫩豆腐。等申賀森醒過神來時,他已被文政赫拉到一旁的大沙發上坐下,期間小手更被文政赫緊緊抓著不放。


      申賀森慌忙甩開文政赫的大手,猛地一下從沙發上蹦起,仿佛怕沾上細菌一般連連後退幾步,直至退到他自以為安全的距離。文政赫好笑地看著賀森的一系列動作,驚慌失措的神色,仿佛自己如洪水猛獸一般,不覺失笑:“森寶貝,你怕我——?”“誰、誰說、誰說我怕你……我一點兒也不怕……”“真的嗎?”文政赫往前一步,申賀森一見,慌忙向後一步:“我才不怕你呢——”


    “真的嗎?那你為什麼要離我這麼遠?”“我、我、我……”一時不知該說些什麼,申賀森只能不斷地絞著小手。“我又不會吃掉你……”不知何時,文政赫已來到申賀森身前,輕輕抓起賀森的小手,溫柔地撫平那緊握的小拳頭,臉上滿是憐惜之意。


    “東萬說你有很多女朋友——”嘟起小嘴,申賀森渾然不覺語氣中滿是酸味。“嗯?”文政赫微微皺眉,似乎沒有聽明白。“那說明你不是同性戀,為什麼對我……”“嗯……”文政赫眼中只有面前人兒的嫣紅櫻唇,根本沒注意賀森說的話,心中情動,不由緩緩地俯身,不想申賀森一個使勁將人推開。


    “我要回財務部!”再次絞著小手,申賀森嘟噥了一句,語氣中滿是撒嬌味道。被猛然推開,文政赫微微一愣後,又恢復原本玩世不恭的笑容,輕聲問道:“為什麼?你昨天已經答應了。”“我……答應你可以,可是我有條件!”猛地抬起頭,兩隻大眼睛亮晶晶的,正一眨不眨地盯著文政赫,讓文政赫心動不已,不由輕笑道:“什麼條件?”


    “第一,你不能、不能……”粉臉漲得通紅,小手絞得更緊,“你不能再吻我,還有做那天晚上的事!”半天,才吐出下半句,臉紅得都快滴出血來。文政赫但笑不語,輕聲道:“那第二條呢?”“我不加班!”“好!第三呢?”“嗯,你不能隨便扣我獎金!”“好!第四呢?”“你不能隨便罵我!”“好!第五呢?”“我要有午餐補貼!”“好!第六呢?”文政赫微微低著頭,臉上掩不住滿是笑容。“還要公司員工的VIP福利!”“好!第七呢?”“我要我們酒店的打折卡,要那種全球都能用的。”“好!第八呢?”


    “我早上老起不來,可不可以遲到?”見文政赫微微皺眉,申賀森慌忙解釋道:“我愛懶床,可不可以晚到一個小時?”看文政赫微微搖頭,小嘴不由一嘟,“那遲到半個小時行不行?這是最低限度了,你不答應我就不上班!”小人兒惱羞成怒,雙手一叉腰,直接上演潑婦駡街的場面。文政赫笑著點點頭:“行!那第九呢?”“嗯,第九……第九……你可不可以把那個給我?嗯,送給我,算是慶祝我當你的助理。”申賀森微微低著頭,小手指了指文政赫身後的辦公桌,只見上面是一套精緻的流氓兔模型,個個形態各異,十分可愛喜人。


    好一會兒不見文政赫回答,申賀森不由一陣著急,情急之下一把抓住文政赫胳膊,大眼睛眨啊眨的:“它們好可愛,可不可以送給我?……可不可以嘛?”“行——”面前人兒嬌俏可愛的模樣,讓文政赫全身火熱,二話不想直接同意,果然贏得嬌人兒一個甜笑。申賀森幾步向前,小心翼翼地拿起那可愛的流氓兔模型,東瞧瞧西看看,好不喜歡,臉上滿是甜甜的微笑。


    文政赫一見,心中不由滿是暖意:“那第十條呢?第十個條件是什麼?”“等一下,讓我想想……”“那你現在可以答應做我的助理啦?”“嗯——”望了一眼文政赫,小嘴微微一嘟,萬分不情願地點了點頭,但看向手中的小玩意時,不由又再次露出愉悅的笑容。文政赫偷偷一笑,小人兒似乎沒發現自己沒有答應第一個條件,那個至關重要的條件。看著面前人兒羞紅的小臉,文政赫不由笑得更加開心了。


  “那我現在要做什麼?”既然人家都已經答應自己的條件了,縱使心中不願,形式上還是要裝裝樣子的。文政赫緩緩地走到申賀森身前,柔聲道:“甄智是我的秘書,你有不懂的地方就問她。雖然我更喜歡你來問我!”“啊,不用了,那就不打擾總裁了!我去工作了!”話一說完,申賀森轉身便跑出了總裁室,那速度快得猶如一頭小豹子。文政赫滿臉的笑意,反正小豹子跑得了一時跑不了一世,他們還有很多時間來聯繫感情,可以慢慢來。小猴子怎麼跑得出如來佛祖的五指山呢?


    就這樣,申賀森總裁助理生活的第一天開始了。

我自爱我的野草!!!
望著辦公桌上壘成小山狀的檔,申賀森一聲哀嚎,趴在桌子上,半死不活。那可憐兮兮的模樣讓一旁的甄智微笑地搖搖頭,將手中的咖啡放下,笑問道:“怎麼了?”“哦,甄姐!”申賀森慌忙站起,一臉的乖巧。“哈哈……不用這麼緊張,我不是在罵你。怎麼樣?是不是還沒習慣?”“嗯,我不知道要看這麼多文件,我眼睛都快花了。”撒嬌地指著自己的眼睛,精緻的小臉都皺成了一團,“我好慘,頭痛,脖子痛,手痛,腳痛,全身都痛。”


        看著賀森的模樣,甄智臉上的笑容更盛了:“我們公司是數一數二的全球大企業,這些都只是這個月的報告罷了。幸虧總裁沒有讓你看完這幾年的彙報,他對你已經很好了。”“他才不好呢,他就會欺負我……”撇了撇小嘴,小臉上滿是埋怨。“呵呵呵……你說他欺負你?有時間到公司各處逛逛,你就會發現他對你最好啊!”“你幫他說好話也沒用,他就是大壞蛋,就會欺負我。”“好了,別生氣了,生氣小臉就不帥囉。總裁他們在會議室開會,泡五杯咖啡過去。”“哦,好——”申賀森滿心不願地應了一句,慢吞吞地挪到一旁的茶水間。


        望了一眼裝潢華麗的茶水間,申賀森吐了吐小舌頭,嘟噥著:“真奢侈,那個大混蛋肯定賺了很多錢,哼,奸商!”隨意地泡了五杯咖啡,正想端出去。忽地,申賀森腳下一頓,黑眼珠轉啊轉的,嘴角露出一絲奸笑,慢慢地放下盤子。只要能收刮到的調味料,甜的、酸的、鹹的、苦的、辣的,申賀森都倒進了杯子堙A輕輕地攪拌幾下,臉上的微笑不由變得更加燦爛了。


        輕輕地敲了幾下門,聽見答應聲後,申賀森推門走了進去,嘴角掩不住露出一絲微笑。碩大的會議室中央擺放著一張大圓桌,坐著五人,主位上的正是讓申賀森恨之入骨的大壞蛋文政赫,從左至右依次是副總裁李珉宇,海外部主管朴忠載,營業部主管李志勳和廣告部主管安七炫。


        會議室內的氣氛並不像申賀森預想的那樣劍拔弩張,針鋒相對,反顯得輕鬆愉快。文政赫神情慵懶,舒適地斜靠在沙發上,全身散發出一股懶洋洋的味道。但在文政赫看見申賀森的瞬間,原本萎靡不振的精神忽變得十分振奮,兩隻眼睛閃閃發亮,一眨不眨地盯著申賀森。


      申賀森微微低著頭,以掩飾在看見文政赫瞬間時陡然出現的羞赧,但那投射在自己身上的熾熱視線,似乎要將他焚毀一般。精緻的小臉,臉頰上兩片桃紅,櫻桃小嘴微微嘟著,長長的睫毛蒲扇蒲扇的,似在發出無聲的邀請。會議室眾人一見,不約而同心頭一震,瞬間忘記了手中的事情,只顧著直直地盯著申賀森看。這讓文政赫不覺怒上心頭,小人兒是自己找到的,也是自己想盡辦法留在身邊的,他們憑什麼可以這麼光明正大看他的人兒。


        “砰——”猛地一拍桌子,文政赫俊臉漲得通紅,可見正在盛怒中,其餘四人一見,不由產生一絲困惑,這人又怎麼了?剛才還一副無聊之極的神色,怎麼一會兒功夫不到就變成臉紅脖子粗的鬥雞了?申賀森也被嚇得向後一退,精緻的小臉微現一絲驚慌,手中的盤子也差點掉落在地。這一下,文政赫慌了,慌忙從座位上站起,幾步走到申賀森身前,接過盤子,臉上滿是安慰的笑容,柔聲道:“別怕,我不是凶你!”“你答應過人家,不罵人的!”“是是是,不罵人!這是森寶貝泡的咖啡嗎?好香!”“呃——”聞言,申賀森微微一愣,小臉現出一絲尷尬,“甄姐讓我拿進來的,她說你們要喝咖啡。還有,就是我叫申賀森,不叫森寶貝。”


        文政赫微微一笑,正準備端起一杯咖啡,申賀森忽地端起另一杯,急聲道:“這杯是你的。”大眼睛眨了眨,臉上滿是期待之色。“專門為我泡的嗎?”聞言,文政赫不由心中大喜,端起那杯加料咖啡,笑得兩眼眯成一條線。申賀森不好意思地低下頭,使勁地絞著小手。


        大手悄悄抓住面前人兒的小手,文政赫柔聲道:“謝謝!”“啊,不,不用謝!……你為什麼還不喝?”只見申賀森緊緊盯著文政赫手中的杯子,臉上滿是期待,雙頰緋紅,讓文政赫又是一陣心動,迷蒙中舉起咖啡杯猛灌了一大口。


        端著咖啡的大手一頓,臉色忽變得十分難看,一會兒綠,一會兒白,一會兒紅,被加料了的咖啡含在嘴堙A吐又不是,咽下去更不行。申賀森在一旁,兩眼睜得大大的,閃著奇異的光芒,正一眨不眨地望著文政赫。看到嬌人兒滿心期待的神色,文政赫不由扯出一絲微笑。“好喝嗎?”“唔——”實不願表現出厭惡,文政赫只能微微低頭,使勁將口中的咖啡咽下,臉色變得更加難看。“好不好喝?怎樣?”“呃——這——好——喝——”使勁壓下口中的噁心感,文政赫半天才吐出一句。


      “哦?真的好喝嗎?”一臉的不敢置信,申賀森一把抓住文政赫的胳膊,急聲問道。看到嬌人兒擔心期待的小臉,文政赫頓時心花怒放,緩緩道:“嗯,很好喝!”“咦——”聽見回答,精緻的小臉上滿是失望之色,也不再說話,緩緩地轉身往門外走去。望著寶貝兒轉身離開,文政赫一臉的迷茫,難道佳人兒發現自己騙他,實際上咖啡很難喝,不由得一陣著急,高聲喊道:“咖啡真的很好喝!”“哦,知道了!”申賀森低低地應了聲,便垂頭喪氣地走出了會議室,留下一屋子丈二摸不著頭腦的大男人。


        “老大,這不會就是你說的‘天機’吧?”“嘻嘻……”摸了摸下巴,文政赫一臉的淫笑。“什麼‘天機’啊?”樸忠載一臉的興致盎然,顯然對剛才發生的事非常好奇,並端起文政赫放在一旁的咖啡杯,小啜了一口,隨即噴了出來,不意外地,坐在一旁的三人成了被殃及的池魚。安七炫厭惡地望了一眼白色西裝上衣上的小黑點,沉聲道:“你在幹什麼?”“呃——好難喝!”樸忠載狂灌了一大杯冰水,半天都沒緩過勁來。


      聞言,其他三人不約而同地望向文政赫,只見他已完全是神遊狀態,臉上滿是傻笑,忽地一下從椅子上站起,疾步向門外走去。李珉宇一見,急忙喊道:“你去哪兒?不開會了嗎?”文政赫迅速轉身,大笑道:“去看我的小愛人,還有喝他親手為我泡的咖啡!”“啊——”在眾人的詫異下,文政赫興高采烈地跑出了會議室,會佳人去也。


      半天後,李珉宇才緩緩說了句:“是我腦子沒轉過來,還是他真的瘋了?”“別管他,他就整個ET!”安七炫嫌惡地脫掉西裝外套,他實在不能忍受衣服上有任何污點。一旁的樸忠載還是一副苦瓜臉,不斷地灌著冰水,腦子媮棷搹s著剛才喝下的咖啡味道,又是一陣噁心。而李志勳則是一臉玩味的表情,看著文政赫離去的方向微笑不語。





世界和平!!!

祝寶貝巡迴演唱會大成功!!!

我自爱我的野草!!!
雖然小森森作出頑強的抵抗,終究還是逃不過赫赫的魔爪的,哈哈。。。。

가능하다면 제가 하늘의 별도 따 드리고 싶어요.
噢,政赫追求森森的手段相當高超!森森能不投降嗎?
本帖最後由 pxvirgin 於 2009-6-6 21:57 編輯

那十個條件都答應, 好好的總裁啊.
喜歡森寶貝撒嬌和政赫的攻勢  
哦...估唔到這堻ㄕ逍ost....
這一篇文我非常喜歡.....jj請繼續努力,期待你的更新....
雖然看王道文不是很久, 但接受了RS, RS給我的感覺很好…謝謝版主的文! 努力!
又看到新發表的文啦
趕快來參拜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