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jing a,真希望會在台灣con見到你!(偶是魔鬼)
情之所鍾當然能令花花的赫赫改變了~
森森真的好幸福~~
ps.我喜歡jing把那些現實的事情放在文裡,例如釣魚、炸醬麵...

가능하다면 제가 하늘의 별도 따 드리고 싶어요.
我來了,爲了對大家漫長的等待表示歉意,一氣更新兩章!

                                                                                         

                                                          第七章    生活

  日子一天天地過去,有甜蜜,也有煩惱。

      “森森——森森——”推開大門,果然一室明亮,卻沒有嬌人兒的身影,微微皺眉,望向一角的書房,槍擊轟炸聲隱隱從堶捷ルX。放下手中的公事包,文政赫悄悄地推開了書房門,果見那嬌貴的人兒正窩在自個兒為他量身訂做的大沙發上,聚精會神地打著遊戲,一點兒也沒察覺文政赫的回來。文政赫寵溺地一笑,倚在門邊,靜靜地看著不遠處的人兒,心中感到前所未有的滿足。


      “嗚哇,成功了,萬歲,我又過關了……耶,我是最強的,我是世界第一,耶——”忽地從沙發上蹦起,揮舞著雙臂,又喊又叫,臉上滿是興奮的笑容。文政赫靜靜地看著,也不說話,臉上卻滿是微笑。


       “啊,文政赫——”轉身看見倚在門邊的文政赫,幾個大步沖過去,直接來個樹熊上身,文政赫穩穩地將人接住,柔聲問道:“吃飯了嗎?”“沒有——”有一下無一下地把玩著文政赫襯衫上的紐扣,申賀森膩聲回答道。“怎麼不吃飯?餓著了怎麼辦?”“我想和你一起吃……”“哦?”心中一喜,低頭望了眼懷中的人兒,只見賀森小臉羞紅,手指頭緊緊揪著衣衫上的紐扣不放。“那森森想吃什麼?”“嗯……我想吃土豆湯、燒排骨……還要吃香草奶昔……嗯……還要……”“好好好,無論森森想吃什麼都行,那快去換衣服,我們出去吃飯。”“耶——”一聲高呼,賀森從文政赫懷中掙開,沖回了臥房。文政赫笑著搖搖頭,進到浴室,洗了個戰鬥澡,換成一身休閒裝扮。此時賀森早已等在一邊,只見一件印有一隻可愛長鼻子大象的套頭衫,一條淺藍色的牛仔褲,隨性舒適的打扮讓申賀森看起來就像個十八歲的大學生,充滿青春活力,更顯嬌俏迷人。


        看見文政赫,蹦蹦跳跳地跑過去,高聲道:“文政赫,我們去超市購物吧?”“叫我赫!”微微一愣,嘟起小嘴,嘟噥一句:“人家就要叫你文政赫!”“那昨晚是誰緊緊抱著我,喊我赫來著?”小臉刷地一下變得通紅,長長的睫毛蒲扇蒲扇著,猛將文政赫推開,小指一伸,嬌嗔道:“你、你、你……你不要臉——”“哈哈哈……生氣啦?不要生氣嘛,我給你買霜淇淋蛋糕。”“哼,不要!你休想收買我,混蛋,色狼!”“呵呵呵……生氣的森森最美了,小臉紅紅的,眼睛亮亮……但最美是這堙K…”聲音漸漸隱沒,文政赫俯身吻上了那嬌豔若滴的紅唇。


            “你……討厭……”氣喘吁吁地伏在文政赫懷中,小臉紅得快滴出血來,“我要喝土豆湯。”小手點著男人的左胸,不時偷偷掐上幾把,賀森撒嬌道。“那我們去吃土豆湯。”“不,我要吃你做的。”“我做的?我不會啊——”大手輕輕捋了捋賀森額前的小碎發,文政赫輕笑道。“呵呵呵……我會啊,我教你做!”“嗯?你會做?”文政赫微微詫異,話說從賀森住進來到現在,可沒見他進廚房一步,他還以為賀森不擅廚藝呢。“呵呵……我可是廚神呢,今天就讓你見識一下我的本事。”“哦,那我要不要先準備好胃藥?萬一吃壞了肚子……”“哼!你竟然敢小看我——”“呵呵呵……我怎麼敢小看廚神大人?但鄙人只有小命一條,還望大人手下留情啊!”“哈哈哈……本廚神饒你不死!……”大聲地笑鬧著,拉起文政赫的大手,兩人走出了大門。

我自爱我的野草!!!
XXXX超市

              推著購物小車,文政赫意興盎然地跟在賀森身後,緩緩地向前走著。但見那小人兒東看看西瞧瞧,兩隻小手不停地往購物車媔諈F西,不一會兒便裝得滿滿的了。文政赫一徑微笑著,只是看著跟前幾步遠的人兒。


            “先生,嘗嘗這個,這是我們公司新出的調味料,配著烤肉吃最好了!”一位小姑娘高聲呼喚著。賀森一聽,蹬蹬蹬地跑過去,接過小姑娘遞過來的小牙籤,開心地說了聲謝謝。文政赫一見,不由停住了腳步。“文政赫,你嘗嘗這個,很好吃呢!”小手忽地出現在自己面前,文政赫微微一愣,望向跟前的人兒。只見甜甜的小臉上滿是期待,情不自禁中張開了嘴巴。“是不是很好吃?……嗯?我們買這個好不好?”也不等文政赫回答,申賀森抓起兩包調味料就扔進了購物車堙A接著便又跑到了另一處。


             “文政赫,你嘗嘗這個。”……“文政赫,你吃一下這個。”……“文政赫,你看這個。”……“文政赫……”……“文政赫……”……半個小時下來,文政赫只記得自己光顧著張嘴了,而對於自己吃了些什麼則完全沒有概念。吃完最後一口香草冰欺淩,兩人的購物之旅也宣告結束。雖然吃了一肚子亂七八糟的東西,但看著賀森一臉興奮的笑容,文政赫覺得什麼都值了,但回去還是先吃片胃藥要緊。


              “啦啦啦……”哼著小曲,賀森蹦蹦跳跳地就往停車場跑,可憐文政赫提著大包小包跟在身後,半天才挪動一步。“文政赫,你快點,回去我教你煮土豆湯!”望著小人兒臉上的笑容,再望瞭望自己手中的東西,文政赫哭笑不得,只能振奮精神往前趕。半小時後,兩人終於回到了家。


              廚房堨R斥著兩人的笑鬧聲,還不時聽見某人的嬌嗔怒罵聲。“這樣不對,你要將土豆切成大片的……啊,不是小片,是大厚片的……不是,不是,不是薄片,是厚片……”“不對,不對……啊,文政赫,你怎麼這麼笨呢?不是這樣的……”“文政赫,快點將這個洗乾淨放進去,水開了。”“哎呀,油濺到胳膊上了,好痛!……別吹了,你嘴巴放哪呢?……哎呀,你摸哪了呢?”……打打鬧鬧,一個小時過去了,晚飯也終於做好了。


               只見文政赫滿臉油污,俊臉上還隱約有一個五指印,但嘴角卻噙著笑,笑得異常滿足。而另一邊的賀森,小臉上幾點黑印子,櫻唇紅潤,泛著光澤,身上的拉鏈套衫斜斜挎著,露出一小片雪白的胸膛及點點紅印。


              “啊哦,開動囉!”拿起筷子,夾起一塊紅燒肉就往文政赫嘴媔諢A“好不好吃?”眨著大眼睛,申賀森一臉的期待。“嗯,好吃——”寵溺地點了點賀森的鼻頭,文政赫笑著點點頭。“真的?”又夾起一塊放進自己嘴堙A微微皺眉,隨即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嗯,雖然有點鹹,不過還不錯,算你過關。”“那下次森森親自做給我吃……”微微俯身舔去賀森嘴角的肉汁,文政赫笑問道。


                微微一愣,小臉忽變得通紅,雖然兩人同床共枕已久,賀森對兩人的親密還是會害羞,輕輕推開文政赫,嗔道:“不要!”“真的不要嗎?”不動聲色地挪到賀森身旁,文政赫誘哄道。“不要——”小臉變得更紅了。“真的……不要嗎……”將賀森攬入懷中,並讓其坐在自己大腿上,唇貼在賀森後頸,輕聲問道。“嗯——你——”全身忍不住陣陣輕顫,猛然回頭用手堵住文政赫的嘴。


             看到懷中人兒羞紅的小臉,文政赫滿眼的笑意,伸出舌頭,輕輕一舔,果然引起一聲驚呼,“啊——你別鬧——人家餓了……”“呵呵呵……餓了?”拿起筷子夾住一塊雞肉遞到申賀森嘴邊,賀森乖巧地張口吃下,臉上不覺露出了微笑。“好吃嗎?”文政赫笑問道。“嗯,好吃。”“那讓我也嘗嘗……”說話間,吻上賀森櫻紅的小嘴,唇舌交纏間嘗到了香辣的雞肉味,卻也增添了幾分情趣。一頓晚飯,吃得興趣盎然,曖昧享受。

我自爱我的野草!!!
W&S 公司

               又是繁忙的一天,扔掉手中的筆,揉了揉額頭,沉沉地吐出口氣,隨即拿起面前的電話:“森森,給我泡杯咖啡進來!”“哦!”略帶不滿的口氣讓文政赫不覺失笑,臉上滿是無奈。


                沒多久,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還未等文政赫答應,門已經打開了:“文政赫,你的咖啡!”“謝謝——”接過賀森遞過來的咖啡,小小抿了一口,發現沒有添加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才放心地喝了一口,“森森,晚飯想吃什麼?”“嗯?”聽見“吃”字,嬌人兒雙眼忽地睜大,亮晶晶的,好看極了。文政赫一見,不由輕笑出聲,長臂一伸,將面前的人兒攬入懷中,柔聲哄道:“晚上想吃什麼,我們一起去。”“可是,你、你之前不是說今天會很忙嗎?”“就算是忙,也要吃飯啊,更何況是陪森森吃飯啦!”“真的?”看見文政赫笑著點點頭,賀森也隨之笑了開來,“我要吃麻辣火鍋!”“好,我們去吃麻辣火鍋!”“哇哦!太好了,你等我一下,我馬上去收拾東西。”“好,待會兒公司門口見。”一聽完,一聲歡呼,賀森便頭也不回地跑了出去,見狀,文政赫不由笑著搖了搖頭。


           麻辣火鍋,是賀森眾多最愛中的一種,話說當年曾創下一個月頓頓連吃麻辣火鍋的記錄,害得小跟班金東萬現在是談火鍋色變,整整五年沒有接近過火鍋店,可見當年受到的傷害何其之大,但人家賀森喜歡啊,不僅喜歡,還是超級喜歡,百吃不厭。這會兒一聽見文政赫要陪他一塊吃火鍋,賀森便樂開了花,動作迅速地收拾好東西,早早地便等在了公司門口。


          一個、兩個、三個……十個手指頭數過來數過去,文政赫還沒有出現,耐性漸漸被消磨,賀森原本就是個嬌貴任性之人,這下兒便不高興了。“文政赫,你在哪里,怎麼還不下來?”撥通電話,賀森對著電話那頭怒吼道。“啊!森森,對不起,突然出了點事,今天不能陪你吃飯了,你自己去吧!乖,下次再補償你!”不等賀森回答,電話那頭便掛了電話。望著手中的電話,竟一時說不出話來,怒氣漸漸暴漲,忽地大聲怒道:“文政赫,你混蛋,混蛋,混蛋——”猛地用力一甩,手機遠遠地摔出幾米外,碎成兩半。這一日,申賀森沒有去吃他最愛的麻辣火鍋,甚至沒有吃晚飯。


             淩晨三點,一身的疲憊,文政赫回到了家。洗掉身上的疲累及髒臭,文政赫走進了賀森臥房,果見那人兒緊緊地裹著薄被,睡得香甜。微微一笑,輕手輕腳地爬上床,柔軟的大床深深地陷下,驚動了睡著的人兒,輕輕俯身,在人兒微閉的眼瞼印上一吻。“嗯……討厭……”“醒了?”“沒有醒!”


             伸手將人兒擁入懷中,文政赫笑道:“呵呵呵……那請問是誰在和我說話呢?”“沒有人!”“那我懷中的人是誰?”輕啄懷中人兒的紅唇,文政赫笑問。“是大老虎!咬你!”想起今天文政赫的爽約,申賀森便恨得牙癢癢的,一把抓起文政赫的胳膊,惡狠狠地咬住,但隨後又一陣心軟,便松了口,但文政赫胳膊上仍留下了一個清晰的牙齒印。文政赫知道自己的爽約讓賀森不開心,便也不阻止,賀森脾氣來得快去得也快,只要隨他去,不一會兒他便會消氣。


              “對不起嘛,森森大人有大量,原諒人家嘛!”做出鬼臉,文政赫哄著懷中生氣的小愛人。果然,看見文政赫的鬼臉,賀森終於露出了笑顏,一把掐住文政赫的俊臉,詳裝出兇狠的模樣:“以後不能說大話騙我,我會生氣的!”“好——”文政赫笑著點點頭。“嚴肅點,我是說真的!”皺著眉頭,賀森怒道。見狀,文政赫也不由正了臉色:“我答應你,以後絕不會騙你!”“嗯,你要說話算話!”緩緩露出笑容,精緻的小臉彰顯出豔麗之色,仿若一朵盛開的嫣紅玫瑰。


             著魔般低下頭,這一刻,文政赫腦子堨u有一件事,那就是摘下面前這朵玫瑰,並將他永遠珍藏。

我自爱我的野草!!!
W&S公司    總裁室

             “老大,今晚的宴會,打算和誰出席?”四肢展開,李珉宇一臉舒適地躺在長沙發上。“你——”一徑看著桌上的文件,文政赫隨意地答道。“我?”一個驚愕,猛地從沙發上蹦起,急沖到文政赫面前,“你要和我一起出席宴會,兩個大男人手牽手地出席宴會?我不要——”“我也不要!”微微皺眉,文政赫仍舊看著桌上的文件。“那你剛才不是說要和我一起出席宴會嗎?”“是,但我沒說和你手牽手啊!”“那有什麼區別?還不是兩個大老爺們一起,哎呀,想著就噁心,我不要!”“那我找忠載一起去。”


                “人家今晚有約,嘻嘻嘻……”忽地俯身向前,臉上滿是賊兮兮的笑臉,“好不容易才約了夢中情人,人家又怎麼會跟你去那無聊之至的宴會?”“夢中情人?”終於從桌上的文件中抬起頭,文政赫皺眉輕問。“這一屆的選美冠軍啊,別說你不知道。”重新坐回沙發上,四肢大張,李珉宇懶洋洋地答道。“我只是不知道他到底有幾個夢中情人!”“哈哈哈……只要在夢中出現過的……都是……老大,難道說秘書室堛漕滬茪p人兒不是你的夢中情人?”抬頭望了眼李珉宇,文政赫但笑不語。


             片刻後,李珉宇懶散的聲音再次傳來:“今晚,你不會真的要和我一起去吧?”沒有得到回答,李珉宇繼續問道:“為什麼不帶你的小秘書一起去?以他的外貌,肯定很受那些小姐太太們的喜愛!”沒有回答,只是怒瞪了李珉宇一眼,繼續關注桌上的檔。無辜收到一瞪視,李珉宇微微詫異,隨即笑開來:“哎呀呀,老大,你的獨佔欲可真強啊!讓人看一眼,又有什麼關係?人家可是個獨立個體,又不是你的!”“他是我的!”“嗯?老大,你——”一個驚詫,李珉宇一時竟不知該說些什麼。


               “好吧,今晚我和你一起出席宴會!”看著文政赫的模樣,李珉宇微微歎了口氣。“那今晚我去你家接你。”頭也不抬,文政赫隨意說了一句。“別,我自己開車去就行,和你一起出席已經夠怪異了,還要一同坐車出現,我可不想明天頭條就是‘W&S公司總裁的斷背之情’。”“那你不要遲到了。”“知道了,總裁大人!我真可憐,大好的週末之夜,竟然要和你在一起,啊——”裝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李珉宇對天長吼。“沒事就回自己辦公室。”視而不見,文政赫厲聲拋出逐客令。“哎呀,老大,不會這麼絕情吧,真是的——”看了一眼文政赫,李珉宇微笑著走向大門,隨意地搖搖手以示再見。拉開門走了出去,但很快又轉了回來:“老大——”“又有什麼事?”隨意地應了聲。“呵呵呵……看來你家小秘書今晚也有節目囉!”說完,微微將門敞開。


                文政赫一聽,急忙抬頭向門外望去,果見一個穿著粉白套裝的女孩站在申賀森桌前,臉上滿是嬌俏的笑容,正在跟賀森說著話。見狀,文政赫不由皺緊了眉頭,伸手拿起內線電話:“森森,給我泡杯咖啡進來!”“啊!哦——”語氣滿是不願,但還是泡了杯咖啡端進來,很神奇的,竟飄散出濃鬱的咖啡香味。


            “森森,晚上幹什麼?”“嗯?”聽見問話,小臉猛地抬起,兩隻大眼睛又圓又亮,“小嵐說新開了一家餐廳,要請我去吃自助餐。”“你答應了?”“嗯,有人請吃飯,當然答應啦!”精緻的小臉滿是笑容,似乎十分高興有人請吃飯。“不行!”心情一陣躁郁,文政赫厲聲阻止。“為什麼?”嘟起小嘴,申賀森一臉的不甘。“我說不行就是不行,下班後乖乖回家!”“我不要!”大聲喊完,賀森轉身奔了出去,還很大力地甩上門以示他的不滿。正想喊住賀森,忽地一旁的電話響起:“總裁,XX公司陳經理到了。”“好,讓他進來。”兩人的第一次爭吵就這樣結束了。

我自爱我的野草!!!
深夜

             藉口家埵釣ヾA文政赫從酒會中脫身,只為了心中一直惦記著家堛漱H兒,不知有沒有回家,不知是不是還在生氣,不知有沒有好好吃晚飯……一個又一個的擔心讓文政赫整晚坐立難安,最後只好找了個藉口溜出了酒會。


           碩大的客廳,漆黑一片,文政赫不由一陣緊張,幾個大步走向賀森臥室,屋角一盞微弱的壁燈,讓整間臥室籠罩在一層淡淡的橙光之中。臥室中間寬大的床榻上,正躺著一人兒。深夜的寒意讓人兒裹緊了身上的薄被,迷糊中還會說出幾句胡話。


               輕輕走上前,將床上的人兒整個抱起,擁入懷中,文政赫此刻的心中充滿了感動。“嗯……”喃喃地呻吟出聲,懷中的人兒緩緩地睜開了眼睛。“吵到你了?”“嗯——”嘟噥一聲再次閉上了眼睛。“晚飯吃了嗎?”“嗯——”“吃什麼?”“嗯……自助餐——”“什麼?跟那個叫什麼小嵐的一起去的?不是讓你不要去的嗎?”一陣煩躁,手上不由使了勁。“啊!你弄痛我了!”一聲痛呼,申賀森用力甩掉文政赫的大手,同時從文政赫懷中掙脫出來,


              “呃,對、對不起……我、我不是有意的,有沒有哪里痛?”“不要碰我!”身子往後一躲,避開了文政赫的大手,“我不喜歡你身上的味道!”“呃,我……”聞言,文政赫一愣,直覺低頭聞了聞,一股摻雜著濃郁香水味和酒味的味道飄來,讓文政赫不覺皺了皺眉。“我去洗一下。”文政赫一邊說著,一邊從床上站起,並走向另一邊的浴室。拉開浴室門的一霎那,藏在薄被下的人兒嘟噥了一句:“是和東萬一起去的……我們兩個人一起去吃的自助餐……沒有和小嵐一起……”柔柔軟軟的聲音輕輕地飄著,一直飄到文政赫的耳中,卻也奇異般地安撫了文政赫煩躁不安的心。


             快速地洗了個戰鬥澡,輕手輕腳地上床,果然,愛發脾氣的人兒沒有睡著,循著溫暖的懷抱靠了過去。“在等我嗎?”在懷中人兒殷紅的臉頰上印下一吻,文政赫笑問。“哼,我只是在等我的抱枕!”“呵呵呵……抱枕嗎?……那抱枕會不會做這個?”輕聲笑著,俯身堵住了那嫣紅的小嘴,開始了一夜甜蜜的糾纏。
兩人的同居生活仍舊持續著,愛情似乎也在這日復一日的平淡生活中升溫發酵,直至成熟的那天。

我自爱我的野草!!!
第八章    爭吵

W&S  公司

              “賀森,晚上去喝酒吧?哀悼我失戀!”趁著午餐時間的空閒,金東萬來到了總裁秘書室,一見面便拉住了賀森的胳膊,一臉的哀怨可憐。看見好友的慘樣,申賀森微微一愣,隨即反抓住金東萬的手,高聲問道:“失戀?誰失戀了?你?之前你倆不是好好的嗎?怎麼會突然分手了呢?發生了什麼事?”“唉——”微微歎了口氣,金東萬一臉的痛不欲生,鬆開賀森的手,將自己狠狠地拋入一旁的大沙發中,“我們沒有分手!”“那你幹嘛說失戀了?”泡了杯咖啡,遞到好友面前,自己也在一旁坐了下來。“她嫌我沒錢,跟人跑了!”“什麼?”一聲驚呼,賀森猛地從座椅上站起,來到金東萬面前,瞪視著癱在長沙發上的某人。


                “晚上陪我喝酒吧!今晚讓我們一醉方休!”雙眼通紅,好友頹廢傷心的樣子讓申賀森一陣心煩,一把抓住金東萬的衣領,高聲喝道:“打起精神來,舊的不去新的不來,何必為了一棵小樹放棄整個森林?來,我們去喝酒!今晚就讓我們不醉不歸!起來——”一把將好友拽起,同時扭頭對不遠處的甄智喊道:“甄姐,我有事,先下班了!”也不等甄智回答,賀森便推著金東萬走出了秘書室。


                 “政赫哥——”伴隨著一聲疾呼,總裁室大門被打開,隨之沖進來一人。“忠載,什麼事?”見到來人,文政赫笑問道。“今晚去喝酒吧,赫賀吧重新開業了!”“不去了。”笑著搖搖頭,文政赫輕聲拒絕。“為什麼?今晚你又沒有約會!”“人家和小秘書有約了。”又是一聲燦笑,李珉宇走了進來。“小秘書?”樸忠載一臉的不明所以。“森森小秘書啊!那個炮製五味香咖啡的漂亮小秘書啊!你不記得了?”“啊!那個皮膚白白嫩嫩的,眼睛大大的,小嘴紅紅的……”“STOP!——忠載,你再繼續形容下去,你的政赫哥就要抓狂了!”聞言,樸忠載回頭望去,果見文政赫臉色鐵青,正惡狠狠的瞪著他,似乎在下一刻就會沖上來將他撕成碎片,不由一陣瑟縮,往後退了一步。見狀,李珉宇狂笑出聲。


                “老大,剛才過來時,怎麼不見你可愛的小秘書?”“嗯,他不在外面?”聞言,文政赫不由皺了皺眉,隨即按下內線電話:“森森——森森——”沒有聽見回答,眉頭不由皺得更緊,“甄智——”“總裁,有什麼吩咐?”“森森呢?怎麼不在座位上?”“回總裁,小森說他臨時有事,提前下班了。你有事找他嗎?”“提前下班了?他有沒有說他要去哪里?”“沒有!剛才他的朋友過來找他,他們兩人一起走的。”“他的朋友?”“是財務部的金東萬!”“好,我知道了,你忙自己的事情吧!”掛了電話,文政赫隨即又撥通了賀森的手機,許久以後,那邊才傳來賀森甜美的聲音。


              “森森,你在哪呢?你那邊怎麼這麼吵?”“和朋友在一起呢?有沒有好好吃飯?要不待會兒我去接你?”聽見那邊的回答,文政赫的眉頭也越皺越緊,臉色也越見暗淡,許久以後才緩緩說道:“好,那你早點回來,要好好吃飯,別亂吃東西,你胃不好……嗯,好好好,我不說了,記得要早點回來!要不到時候你打電話給我,我去接你!”聽見那邊掛了電話,文政赫才滿臉不願地放下電話。


             “怎麼了?你家小秘書去約會了?”看見文政赫的模樣,李珉宇心中一樂,故意高聲問道。聽見問話,瞪了一眼幸災樂禍的死黨,文政赫沉聲道:“他朋友失戀,森森陪他。”李珉宇一聽,更是樂了:“哎呀,那可就危險了,失戀的人可是很瘋狂的。”“你胡說什麼,我的森森才不像你。”“嘻嘻嘻,我怎麼?”李珉宇一臉的笑意。“哼,水性楊花!”“喂喂喂……老大,你這麼講就不對了,我這叫博愛,什麼水性楊花,簡直就是侮辱我的人格……再說了,也是那些女人投懷送抱,我也只是發揮我的博愛精神罷了……”


              見李珉宇大有長篇闊論的打算,文政赫一把抓起被冷在一邊的樸忠載,向門外走去。“哎——你們去哪?”李珉宇一見,慌忙跟了上去,急聲問道。“你不是說去喝酒嗎?”頭也不回,文政赫沉聲回答。“你不是說不去嗎?怎麼突然……呵呵……小秘書不在家,你要去偷腥——”狠狠敲了下李珉宇腦袋,文政赫怒道:“你又胡說八道什麼?早會上怎麼不見你這麼有創造力?”“哈哈哈……某人惱羞成怒了……哈哈哈……”“珉宇哥,你們到底在講什麼啊?我怎麼聽不懂?”樸忠載一臉的不明所以,一會兒看看李珉宇,一會兒看看文政赫,越看越迷糊。“呵呵呵……忠載啊,你不用懂,只要某人懂就行了!”一路上,三人說說鬧鬧,不覺到了酒吧。

我自爱我的野草!!!
赫賀吧

             剛入夜,酒吧外便已站滿了人,全是等號進場的顧客。文政赫不喜人多繁雜的地方,見狀,不由皺緊了眉頭,側頭問向一旁的李珉宇:“這怎麼這麼多人?”“你前幾年一直在外國,所以不知道。這是全城最有名的赫賀吧,自從上個月重新開張後,每日都門庭若市,一票難求,如碰上‘星之魂’的表演就更多人了!”跟隨著服務員,李珉宇隨意地答道。


             “‘星之魂’?”不耐於吵雜的人群,文政赫眉頭越皺越緊。聽見文政赫的疑問,李珉宇不由微微一愣,隨後笑道:“申彗星,以前曾在赫賀吧媥n唱,因其絕美的外貌及神賜的聲音,被大家愛稱為‘星之魂’,但三年前突然消失,赫賀吧也隨之關閉,直至上個月赫賀吧重開,‘星之魂’也重現舞臺。不過,聽說因他愛人的阻擾,‘星之魂’每月只做一次表演,而且時間不定,這就更加激起大家的興趣,所以每日赫賀吧都門庭若市,生意十分之好。”“那你是說那個什麼‘星之魂’今晚會出現?”“我可沒有這麼說,我剛才不是說了嗎,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出現,一切都要碰運氣。”眉毛皺得更緊,文政赫沒有說話,僅是跟在李珉宇身後到了一處燈光昏暗的角落。


                很久沒有到這種場所了,文政赫不免有些不習慣,一徑品著杯中的威士卡,低著頭,並未說話。“政赫——”忽地,一個略帶驚喜的聲音從身旁響起,疑惑地抬頭,竟是大學時代的女友金喜善,不由輕聲應了句:“喜善!”“沒想到能在這兒見到你,政赫,近來好嗎?”說話間,金喜善在文政赫身旁坐了下來。“嗯,還行,你呢?”“我結婚了!”笑著伸出右手,無名指上的鑽戒熠熠生輝,映襯著臉上的笑容,十分美麗。“恭喜你!”微笑著說出祝福,文政赫臉上滿是真誠。“謝謝,他對我很好!”美麗的面孔露出一絲嬌羞,女人笑得幸福。


                緩緩品著杯中美酒,兩人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時間不覺一分分地過去。失去了愛情,新生的友情卻讓兩人相處愉快。


赫賀吧另一角

             “東萬、東萬、東萬……”連聲急呼,不想身旁的好友已醉得不省人事,歪歪地倒在沙發上,任賀森連喊幾聲都沒有反應,“真討厭,喝得這麼醉,我怎麼搬你回去啊?”一人自言自語,賀森眉頭也越皺越緊。
“喂,剛才那桌的男人真帥啊!”“是啊,如果能跟他共度一夜,讓我幹什麼都行!”“你想的倒美,那種男人動動手指頭,一堆女人沖上去,怎麼會看上你?”“你怎麼知道他看不上我?”……兩位穿著暴露的年輕女子笑鬧著從賀森身旁經過。沒有理會,猶自苦惱地望著斜躺在沙發上的好友,巴拉了兩下頭髮,不經意地向酒吧一角望去,一張熟悉的臉龐映入眼中,腦子做不出反應,只得呆呆站在原處。


             文金兩人相談甚歡,臉上儘是笑意,還不時碰杯飲盡。心臟似乎被人重重地敲打了一下,痛得幾乎無法呼吸,緩緩轉身,閉眼,想將眼前的一幕從腦海中刪除,無奈,兩人的笑顏深深地印在腦中,怎也無法消除。很想沖上去分開兩人,但還不待行動,心卻退卻了,似乎自己才是第三者,自己才是那個外來者,只得在心中不斷地安慰自己,他們只是普通朋友,他們只是不小心碰見而已,但愛情的空間很狹窄,似乎容不下一丁點的隱瞞與猜測。


            使勁將東萬撐起,再讓服務生幫忙扶到叫好的計程車上,恍惚中,將東萬送回了家,接著賀森自己回了家。沒有意外,豪華公寓內一片漆黑,原本是早已習慣了的,但今晚卻異常難耐。胡亂地沖了澡,將身上的酒味沖掉,再將自己重重地摔入那張兩人曾徹夜纏綿的柔軟大床。薄被上殘留的男人體味,讓賀森煩躁不安的心漸漸沉澱下來,閉著眼,卻無法入睡。


           大鐘的時針滴答滴答地走著,在寂靜的深夜十分清晰,一聲一聲地傳進賀森耳中、心中……許久以後,文政赫回來了。

我自爱我的野草!!!
一屋的漆黑讓文政赫微微一愣,隨即望向微閉的客房門,臉上不由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刻意放輕腳步,推門進去,果見那人兒睡在大床中央,雪白的薄被正緊緊地裹著他的身子,小小的,不覺顯出一絲柔弱。


              伸手將人攬入懷中,完美的契合度讓人不覺浮現天生一對的感覺。賀森並未睡著,隱隱傳來的開門聲讓賀森心臟忍不住一陣急促的跳動,而當文政赫將他抱住時,一直纏繞心中的煩躁消逝,但隨之而來的是一股濃重的不安。


              “醒了?”既是個疑問句又是個肯定句,文政赫微笑著望向懷中的人兒。“醒了!”微微用力掙脫出文政赫的懷抱,頓失的溫暖讓賀森不覺皺眉,但男人身上隱隱傳來的香水味,卻讓申賀森一陣煩悶,雙手推擠著文政赫,沉聲道:“我要睡覺了!”文政赫也不懷疑,在賀森額上印上一吻,柔聲道:“好,你睡——”一邊說著,一邊就想脫衣上床。


            皺著眉頭,拉起薄被將自己裹緊,略顯無力的聲音柔柔響起:“今晚我想一個人……你……你今天怎麼這麼晚?……”對賀森的異狀,文政赫並未多想,逕自脫掉衣服:“今晚……今晚公司臨時有事,所以晚了。”不知為何,文政赫並不想賀森知道自己去夜店的事情,所以隨便找了個藉口回答到。“嗯……公司……公司有事?……那你……”他想問文政赫為什麼會在赫賀吧,他想問今晚在酒吧堛漱k人是誰,他想問……他最想問的是為什麼要說謊話騙他?但到最後,賀森也沒有問出他心中最想知道答案的問題。這一夜,兩人沒再講話。第一次,賀森失眠了;第一次,賀森排斥文政赫的懷抱;第一次,有了煩惱;第一次……也許也是最後一次。


             酒吧之夜似乎被遺忘,賀森再也沒有提起那晚的事情,但卻時常陷入深思,也不再像以前那樣對文政赫事事依賴了。文政赫雖覺怪異,但也僅是以為這只是賀森發發小脾氣,所以也並未多想。


            “賀森、賀森……”好友的又一次走神,讓金東萬不覺鬱悶起來,難道陪自己吃飯就這麼無聊?“嗯,什麼事?”微微皺眉,賀森抬頭問道。“發生了什麼事?近來你總是無精打采的,還常常走神,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如果有事,你一定要說!”“呃……沒什麼?你別擔心。”“可是……”“我吃飽了,你還要吃嗎?”“不,我也吃飽了,我們一起回去吧!”說話間,兩人從座椅上站了起來,並走出了餐廳。


             低著頭,賀森慢慢地向前走著,腳下不時踢著小石子。“哎呀,我們總裁又上封面了!”金東萬一聲驚呼,成功阻止了賀森的腳步,不由抬頭望向金東萬。金東萬站在書報亭前,正拿著一份報紙,報紙頭版正是文政赫英俊不凡的臉龐,身旁是一個盛裝打扮的美麗女子,挽著文政赫的胳膊,溫柔地笑著。


             “嘖嘖嘖……這次又換人了,雖沒有上一個身材好,不過氣質略佳,羡慕啊,我怎就沒有這等桃花運呢?”金東萬一邊說著,一邊感歎著封面男人的好運。賀森靜靜地站在一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金東萬手中的報紙,神情漠然,看不出心情的任何起伏跌宕。“走吧——”低低地說了一句,賀森邁步離開了書報亭。“等等……等等我……幹嘛走這麼快啊?對了,賀森,你老在總裁室,有沒有見過報紙堛漱k人啊?總裁是不是很多女人啊?我聽說啊……賀森,你等等,等等……賀森、賀森……”

我自爱我的野草!!!
總裁室

            “珉宇,之前與金氏企業的合作專案,現在辦得怎麼樣?”“很順利,估計按期完工沒問題。”“嗯,那就好!……老大,那個封面女郎是怎麼回事?”“什麼封面女郎?”微微皺眉,文政赫一臉的疑惑。“你沒看報紙嗎?……幾乎每份報紙的頭版都是你挽著佳人的小手,步入會場啊!”“哦,你說喜善啊?”“喜善?……金喜善?你們不是分手了嗎?什麼時候又好上了?”“你說什麼胡話啊?什麼好上不好上的?人家喜善已經結婚了!”“啊,你現在連人妻都不放過啊!”“李珉宇,你胡說八道什麼啊?我只是受他父親所托,陪她出席宴會罷了!”“啊!這……”李珉宇一臉的驚訝,但看文政赫不像說笑的表情,也不由相信了,“原來這樣啊!”


              忽地,一陣清脆的敲門聲響起,文政赫沉聲說道:“進來!”不多久,申賀森應聲而進,手中還捧著一個託盤,上面是剛泡好的兩杯咖啡。片刻間,濃郁的咖啡香味在總裁室中飄蕩開來。申賀森目無表情,逕自走到大桌前,將咖啡放下後,微微行了個禮,便轉身向門外走去。


           “森森——”文政赫急聲叫住申賀森,大手向前抓住了賀森的胳膊,“你臉色不太好,身體不舒服嗎?”緩緩地搖了搖頭,小臉不覺有些蒼白,更讓一旁的文政赫心疼不已。“我沒事,不用你管!”輕聲講完,不待文政赫回話,便用力甩開文政赫的鉗制,轉身走了出去。望著賀森離去的身影,文政赫不覺皺緊了眉頭。


             “你家小秘書怎麼了?怎麼有氣無力的?老大,我說你也該節制點……”李珉宇一徑說著,但文政赫只是看著早已閉上了的大門發呆,一個字也沒聽進去。


是夜

            “森森——森森——”推門,意外的,一室的漆黑與寂靜,賀森不在家,慌忙掏出電話撥了出去,許久以後,那邊才接聽,有些許迷蒙的聲音。“森森,你在哪?怎麼還不回來?……什麼?你今晚不回來了?……哦,在朋友家……那我去接你……可是……那好,我不吵你了……”掛了電話,客廳重又恢復沉寂,只能聽見文政赫的呼吸聲。


一味鮮

              “小森——”略顯低沉的一聲輕呼,驚醒了一徑沉思的賀森。“爺爺——”賀森輕輕地回了聲,隨即又低下了頭。金正徐,金東萬的爺爺,看著賀森長大,待他如親孫子一般,尤甚于金東萬,一度讓金東萬吃味不已。這幾日看著賀森消沉的模樣,不由起了些許擔心。


            “小森,怎麼了?有心事?”柔聲說著,金正徐在一旁坐了下來。“我……沒事……”“傻孩子,你有沒有心事,爺爺還看不出來嗎?”動作輕柔地倒了杯酒,也為賀森添滿空了的酒杯,“爺爺也許不能幫你解決問題,但爺爺卻是一個很好的傾聽者。”


           “我、我……我好像喜歡上了一個人……”低著頭,臉頰忽地現出兩朵紅雲,“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愛,但是跟他在一起,我就會很開心……我想跟他在一起……”猛地一下,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飲而盡,“之前都是他主動,但是……”輕輕撫摸著杯沿,臉色也漸漸黯淡了下去,“但是沒有了他的主動,所有的一切都沒有了。他有了別人……雖然他還是對我很好……但是我老是想起他們在一起的一幕,他們就像天生一對,這一幕深深地刻在了我腦子堙A怎麼都忘不了……甚至睡著了都會驚醒……我不喜歡這種感覺,我不喜歡……我好討厭這樣的自己,好討厭……好討厭……”


             “小森——”緊皺的眉頭,愁苦的表情,讓金正徐看著一陣心疼,輕輕抓起賀森的手,輕聲安慰著:“不不不……這不是你的錯,不是你的錯,我的乖孫子,這不是你的錯……我的乖孫子……”輕輕將人攬入懷中,低啞的嗚咽從懷中傳出,金正徐不由更是心疼,輕拍賀森後背,以給予些許安慰,“我的乖孫子……我的乖孫子……”

我自爱我的野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