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W&S公司

              “哎呀,賀森,你看,我們總裁又上封面了,嗯,說什麼商界冷面戰將與美貌佳人的甜蜜約會……哎呀,這個女的跟上次那個還不一樣呢!賀森,你快看!你在總裁室,有沒有見過這個女的啊?她長得真漂亮,像個芭比娃娃一樣,如果我……”金東萬這一吆喝,頓時吸引了休息室內其他人的注意。但見一旁的賀森蒼白著一張小臉,死死地盯著金東萬手中的報紙,眼眶通紅,似乎下一秒鐘就要落下淚來。


                 “賀森,你怎麼了?怎麼臉色這麼差?眼睛也紅紅的?是不是不舒服啊?”休息室內的一名年輕男職員見到賀森模樣,不由擔心地問道,並伸手向賀森額頭探去。“你們在幹什麼?”一聲猛喝從身後傳來,讓眾人頓時驚在原處,回頭望去,竟是文政赫。只見他皺著眉,怒視著年輕男職員探向賀森額頭的右手,如果眼光能噴火的話,那人的右手早成紅燒豬蹄了。


              “總……裁……我……”年輕男職員驚得一時不知該說些什麼,腳下也不覺向後兩步。文政赫狠狠地瞪視著他,忽地向前幾步,一把抓住申賀森的手,轉身就往外走。文政赫的力氣很大,賀森不覺皺緊了眉頭,用力想甩開文政赫的鉗制:“你放開,快放開……快開……”掙紮著,叫喊著,不想,男人的力量遠遠大於他,賀森被拉回了總裁室。


                “你放手——”猛地一使勁,賀森甩開了文政赫的大手,一個踉蹌,幾乎摔倒。文政赫一見,慌忙上前攙扶,賀森低著頭,避開了文政赫伸出的大手。“森森,怎麼了?還在生氣嗎?我不是說過了嗎?我上次是真的有事,才會忘了約定的,再說了,我不是已經補償你了嗎?是不是不喜歡上次的禮物,那你告訴我,你喜歡什麼,我給你買。”沒有得到回答,賀森低著頭,看不清臉上的表情。“你說話啊!你以前不會這樣的,你以前會跟我撒嬌,會跟我鬧脾氣……森森,你說話啊……”還是沒有得到回答,文政赫一陣氣悶,心情也不覺煩躁起來。


               兩步上前,伸手抬起賀森的小臉,小臉上滿是淚珠,文政赫一陣詫異,緊接著滿心憐惜,大手不由輕輕撫上賀森的小臉。賀森全身一顫,猛地用力推開文政赫,眼淚再次湧了出來。


              “森森——”“不要碰我……不要碰我……不要用抱過別人的手碰我……不要……”曾經緊緊擁抱過自己的雙手,現在已經不再屬於自己了,為什麼心會這麼痛?“你在說什麼啊?森森,你怎麼了?怎麼哭了?發生了什麼事?誰欺負你了?告訴我……森森……”面前人兒雙眼通紅,小臉沾滿淚珠,看得文政赫是一陣又一陣的心疼。


               “不要碰我……不要碰我……我不要你管,不要你管……”連著後退幾步,閃避開了文政赫的碰觸,淚不覺流得更凶了。“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不讓我碰你?”賀森明顯的閃避讓文政赫更是氣悶,胡亂抓了抓頭髮,大聲喝問道。拼命地搖著頭,嫣紅的唇瓣透出一絲猩紅,纖細的身子不覺微微發顫。


              “你倒是說話了?這幾天都是這樣,不和我說話,不讓我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的小孩子脾氣到底要發到什麼時候?”文政赫本也不是個有耐心的人,見此情狀,也不由煩躁起來。


              “不要你管!”柔柔地吐出一句,又低下了頭。“不要我管?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不要我管,那你想讓誰管?剛才那個男的?是不是?是不是?”一想到剛才兩人親昵的模樣,文政赫就一肚子火,上前一步,抓起賀森的胳膊,厲聲喝問道。


            “啊,你放手——”文政赫的力氣很大,申賀森只覺胳膊一陣疼痛,便開始使勁掙紮。不想,卻無法掙脫開文政赫的鉗制。看見賀森的掙紮,文政赫怒氣更熾,手上力道也越來越大。緊咬雙唇,隱忍著,賀森拼命地搖著頭。


           眼見氣氛越鬧越僵,忽地,內線電話響起,緊接著甄智的聲音傳出:“總裁,雲帆公司的代表到了。”文政赫微一閃神,賀森一個用力,甩開文政赫的鉗制,小步跑了出去。見狀,文政赫不由一陣懊惱,厲聲道:“讓他們進來!”聽見回話,甄智不由一驚,在看到從總裁室跑出來的賀森,更是心中詫異。賀森沒有理會門口的眾人,逕自抓起自己的背包,離開了。

我自爱我的野草!!!
走出了公司大樓,望著門前的車水馬龍,賀森腦子一片空白,一時也不知該到哪去,只能漫無目的地往前走。天空開始飄起了牛毛細雨,稀稀疏疏,一點一點地沾濕了賀森的衣衫。


             “小夥子,天氣寒,來喝杯熱酒吧!”一聲吆喝從不遠處傳來,賀森不由循聲望去,只見一個帶著頭巾的老奶奶正端著一杯酒,笑眯眯地看著他。被老人友善的笑容吸引,賀森走了過去,並在路邊的一張小矮凳上坐了下來。


              “來來來,喝一杯,暖暖身子,你看,下雨了都不打傘,也不知道避避,感冒了可怎麼辦?”伸手接過小酒杯,一飲而盡,濃郁的酒香霎時盈滿身體各處。一杯接一杯地飲盡,卻沒法讓心中的煩悶消除,喝得也越來越急。


               “小夥子,我的酒可不是給你這麼喝的!”店主奶奶一把奪過賀森手中的酒杯,詳裝生氣的模樣,“是不是遇上什麼傷心事了?”賀森身子一顫,聞言低下了頭。店主奶奶明瞭地點點頭,再為賀森蓄滿酒杯,柔聲道:“小夥子啊,這世上沒有什麼解決不了的難題?喜怒哀樂更是我們人生必不可少之物。放開胸懷,好好去感受,那才是我們該做的。”“我——”欲言又止,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看看你的心是怎麼想的——”店主奶奶微笑著指了指賀森的胸膛。“我喜歡一個人……我一直以為他也喜歡我……但是……”再次飲盡一杯小酒,“他不喜歡我……不喜歡我……”心慢慢地被一種莫名的情緒塞滿,悶悶的,酸酸的。


             “孩子啊,愛情是個很奇妙的東西,永遠都不知道他接下來會做些什麼,也許今天他不理你,但明天他又和你成了好朋友!”聞言,賀森猛地抬起頭,通紅的大眼睛亮亮的,小臉也變得精神多了。“傻孩子,去把自己的愛情搶回來啊!你長得這麼俊,我就不信有人會不喜歡你?”“真的嗎?”“真的,奶奶支持你!”“那、那……那我……”“好了,這酒就算奶奶請你喝的啦!不過呢,成功了,可別忘了來告訴奶奶一聲!”“好,謝謝奶奶!”揮著手,賀森再次跑進毛毛細雨中,而這一次毛毛細雨也變得可愛了許多。


                雨紛紛灑灑地下著,一會兒大,一會兒小,卻為這鼓噪的城市增添了一絲清新。


             等賀森回到家時,夜幕早已降臨,望著自家樓層亮起的燈光,賀森不由一陣欣喜,他回來了。顧不上等電梯,賀森跑上了樓。沒等呼吸平穩,賀森打開了公寓大門,迎接他的是一室的溫暖,但還沒等他去感受這一份溫暖,身子就被人拉了過去。

我自爱我的野草!!!
“怎麼這麼晚了才回來?是不是跟那個男的在一起?嗯——”身子被禁錮在文政赫與牆壁之間,被緊緊抓住的胳膊傳來一陣陣疼痛,不覺讓賀森皺起了眉頭。“嗯?你喝酒了?跟誰喝的?今天那個男的嗎?為什麼下班不直接回家?還有今天在公司到底是什麼意思?……”一個又一個的問題劈頭蓋來,讓賀森應接不暇,不由開始用力推擠文政赫的靠近。


                感覺到賀森的抗拒,文政赫臉色不由變得更加難看,手上的力氣也不覺加大,厲聲道:“怎麼?現在還不喜歡我的碰觸了?是不是有了新歡?嗯?”一把掐住賀森的下巴,文政赫高聲問道。“呃……痛……你放手——”臉上的疼比不上心中的痛,回家前的興奮與期待早已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絕望。


              為什麼?為什麼?……明明是他有了女朋友,為什麼要說他有了新歡呢?明明他喜歡上了別人,為什麼還要冤枉自己呢?……文政赫的態度讓賀森心塈N冷的,不由猛地一個用力,將文政赫推開:“你放開我——不要碰我——”


             沒預防賀森的行為,文政赫被推得微微向後兩步,待站定後,臉色也隨之變得十分恐怖,沉聲道:“你是說我不能碰嗎?”“是!”望著文政赫陰沉的臉色,賀森也不示弱,高聲回了一句。“那誰能碰?”聲音變得低沉陰冷,仿若冬日的寒冰般,冷冷地穿透賀森的心。賀森一顫,握了握拳,猛地抬頭,尖聲喊道:“誰都能碰,就你不能!”


         “呵呵呵……我果然沒猜錯,找到了新金主,就把舊主人給忘了?”臉色陰沉,雙眼冷冷地望著賀森,並一步一步地向前逼近。心猛地一縮,腳下不由自主地後退幾步,雙手緊緊地捂住胸口:“你、你……你不要過來……不要……”“呵呵呵……怎麼?現在還不想看見我了!”大步來到賀森面前,一把抓住賀森的臉,雙眼冷冷地瞪視著。“你走開——你走開——不要碰我——”男人冷酷的眼神讓賀森心驚,不由拼命推打著男人的手。


            “不讓我碰?——呵呵…..那我就偏要碰!”文政赫猛地俯身,堵住賀森的紅唇,右手大力一撕,撕開了賀森的上衣,頓時雪白的胸膛暴露出來,“你就是用這幅身子誘惑男人的?那他們是不是也像我一樣呢?……像我一樣給你快樂呢?……”帶有濃重輕視意味的撫觸讓賀森的心一陣陣地痛,眼淚順著頸項留下,沾濕了雪白的胸膛,也沾濕了他的心。


        客廳的氣氛似乎凝固住了。文政赫的無情與粗暴幾讓申賀森崩潰,雙手狠命地推打著身前的文政赫,眼淚更是不斷地湧出。忽地,賀森右手猛力一抓,意外地劃過文政赫的臉,竟留下了幾道淡淡的血痕。文政赫一個吃痛,鬆開了賀森,揚起右手甩了下去。“啪——”清脆的一聲響,賀森小臉頓時紅腫一片。


           文政赫自己也嚇了一跳,望了一眼自己的右手,似乎還不敢相信自己剛才的行為,慌忙看向身前的賀森。只見賀森微微側著頭,嘴角緩緩地流出一絲猩紅,眼中的淚水更是抑制不住地往下滑。


            “森森……我、我……”賀森的模樣讓文政赫一陣心慌,緊接著更是滿心的悔恨,森森可是他的寶貝啊,自己怎麼能被嫉妒蒙蔽了雙眼,甚至還動手打了他呢?忽的一下,賀森大力推開文政赫,轉身跑出了公寓。等文政赫反應過來,追出公寓時,卻只能看見緩緩關閉的電梯門後賀森絕望的面容。


             淅淅瀝瀝的小雨不知何時變成了瓢潑大雨,絲絲寒意飄散著,卻抵不住心中那決堤般的絕望。這一刻,賀森只想逃,逃到一個沒有文政赫的地方,逃到一個不會讓他心痛的地方,逃到一個能讓他忘記一切的地方。他只想逃,逃得遠遠的……遠遠的……

我自爱我的野草!!!
唉,那個妒忌心啊!文政赫你怎麼能這樣對森森呢,jingjing會教訓你的
但還是不要太虐,免得看著心痛啊!

가능하다면 제가 하늘의 별도 따 드리고 싶어요.
呵呵~~我真的中了毒了,被AMY LINGLING建議睇JING JING的文筆,
完全的比以為還有沉迷,之前睇完兩篇古裝,現再轉回時裝版,呵呵~~
JINGJING版主,您真的好有專業寫小說,支持rs還會支持您喔!
HS... I NeeD U, I WanT U, I LovE U
妒忌真是最傷人的事兒
把森森和文政赫弄得可慘了..
可是, 文政赫你怎能出手打森森呀, 理智都走去那了?!
文政赫, 你個蠢材. 李珉宇不是提了你嗎? 這樣還不知道.
可憐的森森, 為何忍著啊? 說出你的疑問吧 ! 這樣很苦啊 !
文先生:"出手打人",真得幫不了你,希望jingjing公主可以幫到你啦!

P.S.請盡快"更新"吧
我恐怖的記性...每次追文都幾乎要從頭看一次... 6# rs_jingjing
~*huilin*~
來看文囉!
很喜歡rs
當場要看rs文
返回列表